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亮统

65.4万浏览    2384参与
梦牵绕了谁的灵魂

失去庞统姓名与彩蛋的元歌,背景故事里全是阿亮的影子

失去庞统姓名与彩蛋的元歌,背景故事里全是阿亮的影子


九重葛。

绝 对 占 有

听说元歌终于把机关傀儡做出来了。


此消息一出,校友们都热闹的讨论了起来。元歌长期将自己紧关在机关室努力制作傀儡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因为诸葛师兄不让大家打听八卦,所以具体的制作过程是否一帆风顺也无从得知。这也直接导致了一部分人开始对那所谓的机关傀儡展开了天马行空的想象:有人说那傀儡面貌诡异,凝视人的时候往往让人觉得阴鸷无比,也有人说傀儡聪明刁猾,最善蛊惑人心等等,传言版本一个又一个,是他们酒足饭饱后的谈料。


作为稷下最有才华的学子,诸葛亮一人包揽了学校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处理完这些令人头大的事情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之前蹲在机关室门口等看热闹的人也觉得自讨没趣回去吃饭了。不过,不仅仅是...

听说元歌终于把机关傀儡做出来了。


此消息一出,校友们都热闹的讨论了起来。元歌长期将自己紧关在机关室努力制作傀儡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因为诸葛师兄不让大家打听八卦,所以具体的制作过程是否一帆风顺也无从得知。这也直接导致了一部分人开始对那所谓的机关傀儡展开了天马行空的想象:有人说那傀儡面貌诡异,凝视人的时候往往让人觉得阴鸷无比,也有人说傀儡聪明刁猾,最善蛊惑人心等等,传言版本一个又一个,是他们酒足饭饱后的谈料。


作为稷下最有才华的学子,诸葛亮一人包揽了学校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处理完这些令人头大的事情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之前蹲在机关室门口等看热闹的人也觉得自讨没趣回去吃饭了。不过,不仅仅是他们找不到那个听说已经制作完傀儡的少年,就连诸葛亮也不知他的去向。


“阿亮。”


正当他带着担忧与疑惑准备回屋歇息,就听见身后有声音呼唤他道。


诸葛亮转过身去,发现一个令人惊艳的美丽傀儡正站在自己的三步后处,一遍又一遍的用那中性嗓音重复着, “阿亮,阿亮。”


“是我。”傀儡说着,藏在身后操控的元歌终于把脑袋探了出来,自信的扬着嘴角,活像个刚刚搞完恶作剧还暗自偷喜的小孩。


“因为想让阿亮第一个看到傀儡,所以今天一直在躲着没有出来。”


秋季的夜晚除了微微的凉风,还有窸窣的虫鸣。诸葛亮一言不发的欣赏着面前的尤物,心里已经想不出更好更恰当的词语来赞美这个杰作。元歌对美的喜爱是非常热烈的,关于对美的诠释,元歌也总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就像之前那次在魔道课上,庄周让学生们自由绘制梦境,元歌交的那份答卷就是第一名。


现在想想,他能做出如此完美的机关傀儡,也并不奇怪。


“太棒了,士元。”漫长的欣赏时间过后,诸葛亮微笑着说,“这真是让我惊喜。”他伸出手,像以前那样习惯性的在元歌的头上拍了拍。


现在沉默的那个人轮到元歌了。制作改良傀儡的这么长一段时间,他知道外面有各种各样的言语乱飞互传着,也有不少人对自己的举动表示质疑。但他确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过别人的看法,决定制作傀儡是因为阿亮的开导,制作完也是最想让阿亮看到,只要知道阿亮是一直在支持着自己的,心里就已经雀跃不已了。


现下傀儡不再说话了,元歌觉得此时此刻快要住进师兄那对温柔的眼睛里了。干净,纯澈,被夜晚的星光所点缀着,模模糊糊的映着自己,还有傀儡的轮廓。…望着那双眼睛,他的嘴唇不自觉动了动,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师兄下一秒就会亲吻过来。


但果然没有。


对阿亮有异样的情愫这件事情,早在很久以前就初露端倪。也许是因为在最黑暗的那一段时间里只有阿亮陪伴着自己,鼓励自己吧?


“我今天听墨子先生夸奖你了,你在机关这方面很有天赋。”


“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的效果也会令人出乎意料,师弟,今天的魔道作业还要再改改。”


稷下学院的女孩子们总说什么“谁能禁受的住诸葛师兄的温柔细致呢?”那时候元歌就想,看来自己也不是那些被温柔折服的人中的例外。那个人,好像永远都被光明所笼罩。


说起来很讽刺,很快,那个被不少学生之前称为“邪物”的傀儡因为巧舌如簧,且拥有能够变成任何人的能力而一举拿下稷下学院最想要的东西排行榜第一名,据说还有学弟过来询问能不能借来替代自己去上课的,被老夫子当场抓包。


因为傀儡一事,许多人都改变了对元歌的看法,甚至有将他奉为偶像崇拜的,一时间元歌人气大涨,成了机关学院的有名人物,并与包括诸葛亮在内的其他三人被称之为“稷下F4”。虽然大名人本人并不在乎这些荣誉。


诸葛亮也听见了。他禁不住嘴角的笑意,心想学院里总是有那么一批百事通,打听消息传播消息,搞八卦这种事永远比学习要勤快不少。要是精力全都放在学习上,说不定就有什么能人来与自己踢榜了。


嗯,不过看起来似乎很困难,想要踢榜诸葛亮,得先打过比谁都要努力的千年老二周瑜。



“诸葛,在想什么如此开心?交代你做的功课可做好了?”夫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啊,夫子,您怎么来了?我功课都已做好,只是您教的最后一个招式实在是太难了。”见是夫子,诸葛亮赶紧恭敬行礼。“可能是那天扎马步太久,腿脚现在还酸疼的不行,有点耽误练习时间。”


“什么?原来阿亮的弱项是扎马步!”面前的尊师随着魔道力量的转化现身傀儡原型,敏捷收手的调皮师弟现在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呢。


“…士元?不可胡闹。回头要让夫子知道了,少不了你一顿批评。”才发现是元歌傀儡所变的诸葛亮无奈叹了口气,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成功逗了师兄一回的元歌讨好似的拉了拉他的手揶揄道。“可惜了,要是上次的武道课是和阿亮一起上的就好了,说不定能看到阿亮扎马步时的丰富表情。”


还以为诸葛亮会反过来调侃自己的元歌发现对方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摩挲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思。


这个动作让元歌觉得自己紧张得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如此温柔的抚摸,几乎让他忘记了手伤的疼痛。


“是提线磨出来的吧?”他说。


“…是。”


豆绿色药膏冰凉的搽匀在伤口上,将刚开始的疼痛缓解了不少。诸葛亮的力度很轻,像是把他当成什么奇珍异宝似的,轻柔的不像话。


后者则慵懒的趴在桌上,凝视着认真给自己上药的师兄。


“师兄,好像是个百宝箱。”


这声少有的“师兄”叫的诸葛亮有些不自在,“药是跟夫子拿的。别看他平日里手不留情的责罚学生扎马步,练打桩,其实内心也是很柔软的。”


“就像师兄对司马那样吗?虽然平日里总是嘴不留情,其实心里把他看的很重吧。”元歌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突然被师弟如此发问的诸葛亮一时怔住,那个人的脸也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生气的样子,发窘的样子,愉快的样子,都像走马灯一般循环投放着。


少年人眼底闪过难以捕捉的光亮,温柔的笑意让嘴角翘的很高。“嗯。”人的情感往往会在某些举动或言语中体现出来,下意识这种东西让情意无所遁形,明眼旁人一看就穿。


好像被什么刺痛了。


师兄的笑容对于元歌来说,既像霜雪未沫春风欲来,又像花开满院飘香十里。换言之是第二个太阳,耀眼,温柔,让他心甘情愿的泡在这糖罐里。


但这个笑容不是为他。是为别人。


元歌很早之前就发现诸葛亮与司马懿比和其他朋友亲密,形影不离的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让先到的自己都开始变得多余。各种猜疑各种困惑都像颗尖锐的石子硌在心间,几乎让元歌喘不过气来。


就像师兄对司马那样吗?虽然平日里总是嘴不留情,其实心里把他看的很重吧。


啊,怎么真的说出口了。


原来自己那些猜测都是对的,以及自己那无法控制的嫉妒,也是真的。


从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会如此极端。


很快,继元歌创造出绝美傀儡一事之后,稷下学院再次出了一条爆炸新闻,魔道学院的司马懿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多是些吃瓜看戏的群众,或可惜魔道学院痛失一名才子,或暗喜从此榜单中又抹去一名强有力的对手,或第一时间询问诸葛,最好的朋友的踪迹,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诸葛亮确实不知道。他甚至想不明白,司马懿是何时不再与自己站在一条线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司马懿一句话也不愿意留下,就带着部分天书碎片离开?


“阿亮。”元歌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我最近新学了支舞蹈,要看吗?”


诸葛亮合上书卷,一如既往的挂着笑意。“好。”


得到同意后,元歌收拢起提线,凭着肌肉记忆在空旷的大厅里开始起舞了,动作熟稔,就如那天同司马懿一起打开天书碎片时那样没有一丝犹豫。


元歌伸展腰肢,傀儡也伸展腰肢,元歌转动身体,傀儡也转动身体。一人一傀儡,在诸葛亮的注视下展示着完美的舞步。为了今天这一场只为诸葛亮一人的表演,元歌私下花了不少功夫练习,真正跳起来,竟然要比之前的反复练习还要好。


可能是因为阿亮现在眼里只有自己吧?


天书碎片里呈现出那些被藏起来的过往时,司马懿崩溃又痛恨的模样实在是太让人愉悦了。元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并把它也算进极致美的范畴里。


正如此刻阿亮那欣赏的视线一样。烫的他整个人都好像化身轻燕在林中飞跃,阳光穿过繁茂的枝叶四散着光芒——


“阿亮,你看到了什么?”


“当然是元歌师弟精彩的舞蹈。我猜,今年的表演大会,他要拿第一名。”


“猜错了,”与诸葛亮对上视线的元歌会心一笑,“元歌师弟说,他只表演给阿亮看。”





啊反正我就是想换个ID

  继续尝试新的笔刷和画风,画一对龙凤情头~_(•̀ω•́ 」∠)_快到年底了也要抓紧进步一下下~

  继续尝试新的笔刷和画风,画一对龙凤情头~_(•̀ω•́ 」∠)_快到年底了也要抓紧进步一下下~

名字也很烦

才看到!艹 我卑微磕糖✔

才看到!艹 我卑微磕糖✔

啊反正我就是想换个ID

[亮统]短打一篇(我真的不会起名字)

  *无脑爽爽,饿到自割腿肉_(:з」∠)_

  *ooc,大学校园时光的一帧,产点小糖自己吃吃,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正文:


  夏天的凉风是奢侈品,要是能在一身大汗淋漓的时候和一阵凉爽的清风来个正面拥抱,那是顶顶舒服的事情。即使到了大学,每次体育课之后,庞统还是会和被人抽掉了魂一般,但还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拖动步子跟在诸葛亮后面。老天爷似乎也看不下去了,这时刮起来一阵轻柔的风,庞统脸颊上的灼热感顿时消退了不少。

  “阿亮,真,真羡慕你……你们,跑完一千米,还能站着……”庞统胸口还跟鼓风箱一样起起伏伏个不停,看着走在前面连脸色都不曾有太大改变的诸葛...

  *无脑爽爽,饿到自割腿肉_(:з」∠)_

  *ooc,大学校园时光的一帧,产点小糖自己吃吃,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正文:


  夏天的凉风是奢侈品,要是能在一身大汗淋漓的时候和一阵凉爽的清风来个正面拥抱,那是顶顶舒服的事情。即使到了大学,每次体育课之后,庞统还是会和被人抽掉了魂一般,但还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拖动步子跟在诸葛亮后面。老天爷似乎也看不下去了,这时刮起来一阵轻柔的风,庞统脸颊上的灼热感顿时消退了不少。

  “阿亮,真,真羡慕你……你们,跑完一千米,还能站着……”庞统胸口还跟鼓风箱一样起起伏伏个不停,看着走在前面连脸色都不曾有太大改变的诸葛亮,忍不住悲愤地说道。

  诸葛亮回过头,伸手在庞统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说:“既然知道自己体育不行,平时叫你出来晨跑你还赖床,怪谁,啊?”

  庞统揉了揉额头,瘪了瘪嘴,说:“怪我怪我。阿亮你下次可一定一定要把我叫起来啊,我,我保证我不会再对你发起床气了。”

  诸葛亮仰天翻了个大白眼:“我记得你上次,上上次,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

  “你既然这次保证了,如果又做不到,你说,该怎么办呢?”诸葛亮看着庞统,嘴角往上翘了翘。诸葛亮平时不怎么笑,其实他笑起来特别好看,但庞统却莫名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不禁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耷拉着头嗫嚅道:“那就,随你处置好了。”

  诸葛亮嘴角上扬的弧度大了几分,他的凤凰也只有在他面前才能低得下头。心照不宣的沉默无声弥漫,两人走到了校园小卖部,给自己补充一点燃料。两人各自买了瓶水和一些吃的东西,作为甜食控的庞统又额外买了根柠檬味的冰棍。

  “剧烈运动后吃冰的不好。”诸葛亮淡淡地提醒了一句。

  “但不吃我恐怕撑不到回教室了。”庞统对诸葛亮眨眨眼睛,嘶啦一下撕开包装,一口叼住冰棍,心满意足地长吁了一口气。诸葛亮无言以对,就在庞统头上乱揉了一把当做回应,并随后精准地躲开了庞统一把甩过来的手。两人打闹了一阵,就安静下来,一个乖乖嘬冰棍一个开了瓶汽水喝,并排往教室方向走。

   “阿亮。”庞统嘬了会儿冰棍,突然出声叫住了诸葛亮。

  “怎么了?”

  “你把眼睛闭上。”

  诸葛亮乖乖闭上眼睛,随后,一阵柔软的触感自双唇传来,虽然那份温柔只停留了短短一瞬就匆匆离开了,如同羽毛轻轻抚过不留痕迹,但还是在诸葛亮的唇瓣上印下了柠檬冰棒清甜冰凉的味道。

  诸葛亮睁开眼睛,庞统正叼着冰棒看向远处,但从发丝里漏出来的耳朵已是一片绯红。诸葛亮把庞统耳边的发丝别在他的耳后,落下的手指顺着庞统的脸颊一路向下,最后往上一挑,轻搔了一下庞统线条完美的下巴。

  “阿亮……”

  “你也把眼睛闭上。”

  又开始刮风了。夏天的风,带着点柠檬和汽水但我味道,吹在人身上很舒服呢。


梦牵绕了谁的灵魂

【亮元】多喝牛奶能长高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短,非常短。

稷下学院,由三贤者建成,为王者大陆最高学院,无数谋略家、军师皆曾是稷下学子。

稷下学院有许多传奇人物,写检讨次数比写作业还多的健美冠军钟无艳,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周瑜,一年四季都在扇扇子的天才军师诸葛亮,以及擅长机关制造的傀儡师元歌。

世事无常,一切都回不去最初。

那年,元歌刚入稷下学院。

元歌幼时受到刺激,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因此元歌遭到了不少的嘲讽与同情。

稷下所有人中,唯有诸葛亮不同,他不看轻也不同情元歌,只是平静的给了元歌一个建议:“你既然因为过度恐惧失去了声音,就让机关代替你的喉咙与舌头与世界恢复交流吧。”

从那一刻起,元歌...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短,非常短。

稷下学院,由三贤者建成,为王者大陆最高学院,无数谋略家、军师皆曾是稷下学子。

稷下学院有许多传奇人物,写检讨次数比写作业还多的健美冠军钟无艳,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周瑜,一年四季都在扇扇子的天才军师诸葛亮,以及擅长机关制造的傀儡师元歌。

世事无常,一切都回不去最初。

那年,元歌刚入稷下学院。

元歌幼时受到刺激,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因此元歌遭到了不少的嘲讽与同情。

稷下所有人中,唯有诸葛亮不同,他不看轻也不同情元歌,只是平静的给了元歌一个建议:“你既然因为过度恐惧失去了声音,就让机关代替你的喉咙与舌头与世界恢复交流吧。”

从那一刻起,元歌眼中灰暗的世界,突然亮了起来。

元歌醉心于制作傀儡的机关,他成功了,成功制造出一个完美的“自己”。

傀儡是那么精致完美,那么栩栩如生,能替元歌说话,能替元歌上课,以至于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集中在傀儡上,从而忽略那个提着傀儡生命之线的少年。

与傀儡的夸夸其谈不同,元歌本人害羞且自卑。

和大多人一样,元歌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诸葛亮。

至于诸葛亮为何会注意到这个小师弟呢?

大概是因为元歌每日都找他询问各种问题?或许是因为元歌精妙到连他都自叹不如的傀儡?

亦或者元歌太过苍白的脸颊与单薄的身躯?

诸葛亮甚至怀疑元歌没吃早餐,以至于养成了每天早上给元歌买牛奶的习惯。

对于诸葛亮“多喝牛奶能长高”的说法,元歌没有质疑也没有认同,只是沉默的把牛奶喝完。

虽说傀儡是诸葛亮自己出的主意,但他还是希望少年能走出阴影,亲口说出想说的话。

曾一度少年极亮的眼与那翩翩起舞的傀儡成了诸葛亮最深刻的记忆。

元歌与诸葛亮和谐的让人有些意外,虽说诸葛亮不是什么很难相处的人,却也是清冷孤僻,一心沉醉于天书碎片,元歌竟能在他身边待这么久。

傀儡让元歌收获了许多,也让他陷入了迷茫。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而我又是谁?”

诸葛亮扇扇子的动作顿了一下,继而开口:“你是元歌。”

元歌陷入沉思。

诸葛亮在收东西,准备回宿舍。

突然间,教室间响起陌生的声音:“阿亮。”

是元歌!

而元歌唤完那声阿亮后,又不说话了。

在诸葛亮有些疑惑的眼神中,傀儡接着说完了剩下的话:“没事。”

从那之后元歌依旧很沉默,却会时不时的唤阿亮,直至几年后,元歌离开稷下。

元歌离开稷下后,他开始四处旅行。旅途中的消息总是特别敏锐:关于崛起的武都与神秘人,惨烈失败的战神,以及风云动荡的赤壁面对的危险。几乎没有犹豫的,他立刻做出决定。

曾经,他没有思索过生命的意义,现在他想,他生命的意义大概就是追随阿亮的追随。

不久便传出,曹操新收了机关师的消息。

Ennnnder

最近遇到的亮与懿~  觉得超稀有der


这感觉真好🌞❤️

最近遇到的亮与懿~  觉得超稀有der


这感觉真好🌞❤️

鏡無

落鸢(一)

庞统第一次见到诸葛亮时仅仅有十岁。


他的父母丧失在一场灾难,尚未年少的他被安置在一处破败的孤儿院,环境又脏又差,吃不饱是常事。因惊恐而失声的他也成了同辈欺凌的对象,他们叫他小哑巴,嘲笑他雪白的头发是不详,嘲笑他的绿色眼睛会带来厄运,而他总是沉默,低着头去应对一切的恶意,直到诸葛亮的出现。


他始终记得那个冰蓝色头发的男人有着刀削般的脸颊,眸里总是沉静如一弯春水,他将他抱起,并不介意他会弄脏他价格昂贵的黑色西装,他将他抱入浴缸中,洗净他身上的灰尘,动作轻柔的仿佛在抚摸一片羽毛,他为他清理大大小小的划痕,用温和的酒精替他上药,直到他的眸子第一次找回了神采,眼睫颤抖的落下泪来。...



庞统第一次见到诸葛亮时仅仅有十岁。


他的父母丧失在一场灾难,尚未年少的他被安置在一处破败的孤儿院,环境又脏又差,吃不饱是常事。因惊恐而失声的他也成了同辈欺凌的对象,他们叫他小哑巴,嘲笑他雪白的头发是不详,嘲笑他的绿色眼睛会带来厄运,而他总是沉默,低着头去应对一切的恶意,直到诸葛亮的出现。


他始终记得那个冰蓝色头发的男人有着刀削般的脸颊,眸里总是沉静如一弯春水,他将他抱起,并不介意他会弄脏他价格昂贵的黑色西装,他将他抱入浴缸中,洗净他身上的灰尘,动作轻柔的仿佛在抚摸一片羽毛,他为他清理大大小小的划痕,用温和的酒精替他上药,直到他的眸子第一次找回了神采,眼睫颤抖的落下泪来。


“beautiful boy.” 


他能看到诸葛亮眼神里温柔的光,也能听到他在他耳边私语着他听不懂的话语,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浑厚好听,像很久很久以前他去听音乐会时低沉的大提琴。


“从今以后,我便是你的养父。”


-----------------------------------------------------


见评论



庞统(元歌)设定太美,亮统算半个官方cp,如果被屏了直接私信

漠谣要做无限媳妇儿小黑师娘
丢图,是作业稿画三个人物动态加...

丢图,是作业稿
画三个人物动态加衣服装,就想着画亮统。
大家可以自行想象冬天的夜晚,甜统在等车,偶遇亮亮的场景~(我好水,又水更)

丢图,是作业稿
画三个人物动态加衣服装,就想着画亮统。
大家可以自行想象冬天的夜晚,甜统在等车,偶遇亮亮的场景~(我好水,又水更)

Ennnnder
摸个士元 衣服自己随便画的别在...

摸个士元


衣服自己随便画的别在意


🌞❤️


嘴巴不会(淦)

摸个士元


衣服自己随便画的别在意


🌞❤️


嘴巴不会(淦)

沐寒溵
册那娘额冬菜我那里色情哪里低俗...

册那娘额冬菜我那里色情哪里低俗了

册那娘额冬菜我那里色情哪里低俗了

鸽王老言不自闭
是🐟!!亮统不管隔多久都让人...

是🐟!!
亮统不管隔多久都让人心动

是🐟!!
亮统不管隔多久都让人心动

逢沐祭秋
统砸女装 又名“回眸一笑百媚生...

统砸女装


又名“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国美女无颜色”~

统砸女装


又名“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国美女无颜色”~

菜鸡要勤奋画画
只有🌹,没有糖。要跟我回家吗...

只有🌹,没有糖。要跟我回家吗?

只有🌹,没有糖。要跟我回家吗?

悉尼ing双姝-洛海铃

今年的万圣节“好”无聊

看文预警:

1.ooc!ooc!ooc!

2.太久没写东西了,真的跪了,这边也没有假期(听说是小朋友的假期)

3.老实说,我都没弄清楚万圣节是11.1 还是10.31


“士元,你在忙什么,已经凌晨三点了。”诸葛亮从带上了摆在枕头边的眼镜,披了一件外套,探着头看着还在书桌前不知道忙着什么的庞统。

 

“嗯?阿亮,吵醒你了吗?那我再把灯调暗一点。”庞统稍微侧过身看着还有些迷糊的诸葛亮,又回过身去把面前的小夜灯调暗了些。

 

“士元......”诸葛亮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床的,站在庞统的身后,抓住了他收回的手腕,另一手又把小夜灯调到最亮去了,“你的手.........

看文预警:

1.ooc!ooc!ooc!

2.太久没写东西了,真的跪了,这边也没有假期(听说是小朋友的假期)

3.老实说,我都没弄清楚万圣节是11.1 还是10.31


“士元,你在忙什么,已经凌晨三点了。”诸葛亮从带上了摆在枕头边的眼镜,披了一件外套,探着头看着还在书桌前不知道忙着什么的庞统。

 

“嗯?阿亮,吵醒你了吗?那我再把灯调暗一点。”庞统稍微侧过身看着还有些迷糊的诸葛亮,又回过身去把面前的小夜灯调暗了些。

 

“士元......”诸葛亮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床的,站在庞统的身后,抓住了他收回的手腕,另一手又把小夜灯调到最亮去了,“你的手......”

 

诸葛亮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往庞统的双手看去,他的双手十指上几乎都贴着创可贴。

 

庞统循着诸葛亮的视线,立刻把手放到了背后,“阿亮,你听我解释一下,这个......”

 

诸葛亮转身去衣柜上层取了一个药箱,回到庞统的身边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子,打开了药箱取出了棉签和药酒,握着庞统的手,解开了他手上的创可贴,把药酒涂在了伤口上。

 

诸葛亮的动作行云流水,却一句话都不讲。寂静的氛围,加上现在也快秋末了,冷风从窗户吹进来,庞统只觉得整个房间都是冷的。

 

诸葛亮帮他擦完药,收拾好了药箱之后看先向了面前的庞统,轻声问着,“怎么样,还会疼吗?”

 

庞统摇了摇头。

 

诸葛亮摘下了眼镜,冲着庞统给了一个温柔的笑容,“那就休息吧。”

 

“所以,阿亮,你没生气了,是吗?”庞统有点心虚,那双好看的和诸葛亮一样的碧蓝色的双瞳,悄悄地朝着诸葛亮的方向看着。

 

诸葛亮笑了出声,食指的手背擦了他的鼻间,“我怎么可能跟你生气,先好好睡一觉吧。”

 

“阿亮——”

 

“幸好今天公瑾去陪小乔,司马仲达又去找曹操了,不然你今天工作到这么晚,他们两个可又要说你了。”诸葛亮摘下了眼镜,坐回床上。

 

“知道了,还差一点......”庞统又把面前的小夜灯亮度调暗了不少,“谢谢阿亮。”庞统冲着诸葛亮笑着。

 

“别弄的太晚了。”诸葛亮看着桌子上的一套礼服,说着

 

“好——”

 

 

“诸葛亮学长——”

 

刚下课,诸葛亮才走出课室,楼梯拐角处的一个学妹便抱着一个小本子跑了上来,在诸葛亮的身后叫着他的名字。

 

诸葛亮推着眼镜看了一下停在面前还在气喘吁吁的人。这个人,他记得,是士元那个社团里的其中一个学妹。

 

“有什么事情吗?”

 

“你不知道吗?!那个学妹很惊讶地看着诸葛亮,“今天晚上的万圣节的活动,我们社团有表演啊,你可是主角啊!”那个学妹说完之后,就又往楼下跑了。

 

跑开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地跟诸葛亮说道,“学长,下午已经没课了,你一会要来排练!”

 

诸葛亮站在课室的门外,眉头微皱了一下,低低地念着,“士元的社团?”

 

“难怪昨天叫着休息又不休息......”诸葛亮下了楼梯就往寝室的方向走去。

 

“士元......”诸葛亮推开了寝室的门,叫着庞统的名字,回应他的是周瑜和司马懿的目光。

 

“你找师弟啊,他不在,刚刚看见他回了寝室放下了一套衣服之后就又急冲冲地跑出去了。”周瑜把那件衣服搭在诸葛亮的手上,拽了一个背包,还顺势拍了几下诸葛亮的肩膀。

 

“诸葛村夫,万圣节你就好好玩吧,我周公瑾不奉陪了。”

 

司马懿也只是带了一套衣服就离开了。

 

等着两个人走了,诸葛亮把手里的衣服挂了起来,是一般吸血鬼伯爵类型题材的西式服装。

 

黑色的披风,蓝白相间的制服,还带着银色的光粉海洋条纹,金色的扣子别在了衣服的正中间,还有白色的领结。

 

这个笨蛋......

 

诸葛亮摘下了眼镜,把这套衣服给换上了。

 

诸葛亮把衣服换上了,站在等身高的镜子前打量着。

 

这套衣服,就是庞统昨天晚上弄的那一件衣服,当时小夜灯的光很暗,戴着眼镜的诸葛亮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原来是为他做的......

 

“那估计今晚,就会比较有趣了。”诸葛亮侧着身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士元,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一下......”诸葛亮往庞统的社团的工作室里走,刚推开门就看见趴在桌子上的庞统。另一只手还握着一只羽毛笔,笔尖还落在了剧本上面。

 

银色的卷发还贴在面上,一起一伏的,还带着轻轻的呼吸声,环绕着整个小房间。

 

是了,昨晚几点睡的,我都不太清楚,今天我起来的时候,你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就再睡会,好了。”

 

“咚——咚——”

 

“那个,社长,请问剧本改好了吗?一个女生站在了庞统的工作室的外面,敲了门。

 

诸葛亮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剧本,看到德古拉伯爵这几个字之后,脸一下子黑了......

 

又给自己安排戏份了......

 

诸葛亮轻咳了一声,隔着门,模仿着庞统平时的声音问道,“有备用的剧本吗?我觉得现在这个剧本,好像不是很好。”

 

“啊,有的,之前压箱底的剧本还在,不过这样子的话,诸葛亮学长饰演的德古拉伯爵就要被换掉了。”那个女生说话犹犹豫豫的,带着点停顿。

 

诸葛亮的面容勾起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推了一下眼镜,“没关系,那就换吧,这样刚!刚!好!”后面三个字还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好的!谢谢社长。”门外那个学妹哼着小调离开了。

 

听着学妹一蹦一跳的脚步声,诸葛亮又走回了庞统的身边,搬了另一张椅子放在旁边,把庞统的小脑袋放自己的双腿上。

 

傍晚六点。

 

庞统迷迷糊糊地就醒了,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是时间。

 

“现在几点了......”

 

“下午六点了......”

 

“六点了!”庞统一下子就坐起来了,“糟糕了,表演!完蛋了,剧本都还没有弄好!”

 

毛毛躁躁的样子,诸葛亮全看在了眼里,捂着嘴笑了一会。随后便掰着庞统的脸,转向自己,“士元,冷静点。”

 

“唔,阿亮,你怎么......”看见面前的诸葛亮,庞统一下子就清醒了。

 

诸葛亮迅速地亲了一下庞统的双唇,笑道,“清醒了?”

 

庞统的耳根渐渐泛红,“嗯。”

 

“不过,阿亮,你怎么在这里,表演是六点......”庞统靠在椅背上。诸葛亮站在了他的身后,替他打理着头发,最后在口袋裡掏出了蓝色的丝带,绑到了庞统的头发上。

 

“嗯,是啊,我都还没问你呢,私自给我安排话剧,这个怎么算?”诸葛亮把身体往前面压着,在他的耳边说着。

 

“你要是不好好告诉我,我就吸你的血了。”诸葛亮还装着舔了舔唇,还咬了一下庞统的耳朵。

 

“阿亮——”

 

庞统仰着头看着诸葛亮,伸手就去揉着诸葛亮的脸。

 

诸葛亮双手撑在椅子上,低头又是迅速一吻,蜻蜓点水地落在了庞统的双唇上,“你有糖吗?要是没有糖,我就来捣乱了。”

 

另一手收回来了,从庞统的脖子一直划到他的锁骨上,停留。

 

“阿亮,你别闹,还在工作室......”庞统拍开了诸葛亮的手,努力往诸葛亮的面前凑,轻咬了一下诸葛亮的双唇,“我记得,我好像还有棉花糖。”

 

 

“又吃冰淇淋,都快冬天了。”诸葛亮抓着手里的香草冰淇淋,另一只手和庞统的十指相扣,两个人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有什么关系,现在也不是很冷啊。”庞统抓着手里的薄荷冰淇淋,像小孩子一样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冰淇淋。

 

“不过,说是万圣节,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庞统左顾右盼的,大街的路灯上不是挂着几个蝙蝠吊饰,就是摆了几个南瓜灯,有些商店为了做出气氛还甚至把灯给关上了,接着就放着一台收音机播着鬼叫的声音。

 

“因为,我这个吸血鬼都下凡了,怎么可能还有人在附近呢?”

 

“那见到这么帅气的吸血鬼,不应该全部都来了才对嘛?”庞统又咬了一下冰淇淋,有些闷闷不乐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跟我一起过节了。”诸葛亮叹着气,失望到极点的神情露了出来。

 

“没有!”庞统突然间有些激动,“就是想着阿亮可以帮忙的话,社团应该......”后面的话说着有些小声,慌忙地摆了摆手,有些着急地把垂落在耳边的头发弄到后边。

 

“那士元的意思是......?”

 

“就是想着表演结束之后就可以跟阿亮一起过节了,公瑾要回家住,仲达也要请了假要去曹操那边聚酒,所以......所以......”

 

“士元,看着我......”诸葛亮说话的语气很低,摘掉了眼镜,冷着脸色给面前的人看着。

 

“啊?”

 

“唔——”

 

诸葛亮闭着眼睛就轻轻地咬着庞统的双唇,手里的香草冰淇淋也和庞统的薄荷冰淇淋融在了一起。

 

半夜十二点整。

 

“所以,阿亮今晚是吸血鬼,那我是什么?”庞统轻轻地哼着小调,抓着诸葛亮的手又紧了几分。

 

“被吸血鬼初拥的凡人?”诸葛亮又顺势站在了庞统的身后,双手环在了庞统的腰上,被带起的披风挡住了两个人的身影。

 

诸葛亮借着身高的差距,又咬上了庞统的唇角。

 

 



来自时差的碎碎念:因为夏令时,澳大利亚的时差会比国内快三个小时,所以这边三点的时候,国内刚好凌晨十二点,也就是万圣节了!!!澳大利亚这边快夏天了,国内也快冬天了,大家过节的时候也要记得保暖!!!万圣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