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外

26.4万浏览    785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5 10:27
边境牧歌
2019.12.14一群不务正...

2019.12.14
一群不务正业的斯科古士兵,拆电动车乐无穷。

2019.12.14
一群不务正业的斯科古士兵,拆电动车乐无穷。

秃秃鸦

2019.10.14
悄悄放更新
是狮王斗鱼的衍生

我太菜了otz

2019.10.14
悄悄放更新
是狮王斗鱼的衍生

我太菜了otz

Limbo

新世界

你被他圈养了。

你被圈养在这个生物拼凑起来的柔软的巢穴中—这巢穴由被撕破的皮沙发,椅子垫,肮脏的毛巾与一床质地很好的羽绒被组成。这些丝毫不沾边的的东西被“他” 像鸟儿衔回巢的树枝一样带回来,加以莫名其妙的坚韧丝状物,组成了一个正八边形的奇妙建筑物。

你又突然想到,这可能与巢相比更像是一张网,你是被缚在网上的猎物。

因为眼镜摔碎了,这里又是一片黑暗,你看不到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空旷,巨大,黑暗,寂静,寒冷,一根针掉下去都可以听到声音,这里像是什么异界。但是你模糊的看到,离你不远处停摆的扶梯又像是人类文明的遗物。

你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甲壳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是他带着食物...

你被他圈养了。

你被圈养在这个生物拼凑起来的柔软的巢穴中—这巢穴由被撕破的皮沙发,椅子垫,肮脏的毛巾与一床质地很好的羽绒被组成。这些丝毫不沾边的的东西被“他” 像鸟儿衔回巢的树枝一样带回来,加以莫名其妙的坚韧丝状物,组成了一个正八边形的奇妙建筑物。

你又突然想到,这可能与巢相比更像是一张网,你是被缚在网上的猎物。

因为眼镜摔碎了,这里又是一片黑暗,你看不到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空旷,巨大,黑暗,寂静,寒冷,一根针掉下去都可以听到声音,这里像是什么异界。但是你模糊的看到,离你不远处停摆的扶梯又像是人类文明的遗物。

你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甲壳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是他带着食物回来了。

你不知道是否应该称呼他或者“它”,因为你仅剩的模糊视力可以看出来他与人形相差甚远。你说不上来,你感觉他像是昆虫与尸体的拼凑物。

你接触过他的皮肤,那皮肤苍白而冰冷,像是死人一样。他的手指与人类不同,他有六个指关节,在他的每个关节处又严丝合缝的覆盖着外骨骼。

他的身体,上半部份是赤裸的人类,你看不大清他下半部分,那像是蜘蛛又像是蝎子。这听起来像是一个野兽,但是当他凑近你的脸去喂你的时候,你发现他有人令人惊异的美貌与尖尖的耳朵,就像是传说中的精灵一样。这样的组合使他的存在更加诡异,一开始你也无法接受,想要逃跑,但是你的腿折断了,你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虽然被他冰冷的吻注入了毒素,你感觉不到疼痛,你仍可以感受到你腿的骨骼扭曲向奇怪的方向。

你觉得被他咬在脖子上的伤口里注入的不仅仅有麻醉效果,你还感觉昏昏沉沉的,你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你每天都在半睡半醒中。


1Nc1igo
单独发下,是小练习,有参考照片

单独发下,是小练习,有参考照片

单独发下,是小练习,有参考照片

鲮鱼

在人类濒临灭绝的世界(-1)

想不到吧!我也有日更的时候!这又是新的脑洞,想了想感觉可以在开个时间线!全员甜宠的人外噢!拿人类一点辙都没有的兽人噢!甜噢!

————————分割线————————

  郸黄站在大厅中间,她秀美背脊上凸出的骨头在灯光下打出层层的阴影,诱惑而脆弱。周围青春亮丽的兽人们对着她发出嘻嘻哈哈的嗤笑声,她仰着头,看着那个高大的兽人和牠手里磨砂玻璃的酒瓶,橙色的酒液噼里啪啦的直往自己的头上浇。

  “第四瓶!第四瓶!”

  “第四瓶!第四瓶!”

  “费尔南多!再浇一瓶!!”

  “帅哥!用那个酒缸!”

  “冰桶冰桶!上冰桶啊!”

  她的头发丝丝绺绺的黏在她身上,脸被一瓶接...

想不到吧!我也有日更的时候!这又是新的脑洞,想了想感觉可以在开个时间线!全员甜宠的人外噢!拿人类一点辙都没有的兽人噢!甜噢!

————————分割线————————

  郸黄站在大厅中间,她秀美背脊上凸出的骨头在灯光下打出层层的阴影,诱惑而脆弱。周围青春亮丽的兽人们对着她发出嘻嘻哈哈的嗤笑声,她仰着头,看着那个高大的兽人和牠手里磨砂玻璃的酒瓶,橙色的酒液噼里啪啦的直往自己的头上浇。

  “第四瓶!第四瓶!”

  “第四瓶!第四瓶!”

  “费尔南多!再浇一瓶!!”

  “帅哥!用那个酒缸!”

  “冰桶冰桶!上冰桶啊!”

  她的头发丝丝绺绺的黏在她身上,脸被一瓶接着一瓶的酒液熏的通红。

  郸黄挣扎着往后退了几步,就又像一开始那样,被那条狗扣着肩膀,拿着别人倒满的酒缸,往头上哗啦一声浇了个透心凉。

  [妈的那帮畜生还加了冰块]

  她的小礼服往下哒哒哒的滴着酒水,而她被死扣着肩膀被那条狗往后用力一推。

  她猝不及防后退几步站稳。接着就看到那个兽人开怀的接过其他人递过来的手帕擦着手,用力的像沾上了脏东西,而牠睥睨的看着自己,嚷嚷着听了无数遍一点新意都没有的讽刺。

  路上月黑,郸黄挑着小路往宿舍走,糟糕透了的新生礼,还有嘴脸丑恶的兽人。

  郸黄是个人类,然而名义上的父母却是一对兽人。在这个活了16年,别说见过,连同族出现的消息都没听闻过的年代,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大富大贵的兽人家庭里的,其实不需要别人说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无非就是被拐卖又被这家买过来的。

  她几乎记事起就一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兽人基本都是一个德行。

  郸黄把湿哒哒的衣服扔进垃圾桶,然后开始冲澡。

  她的室友是个渔猫,郸黄还记得当时她知道自己要和个人类住3年时,那满脸的崩溃和敢和我有任何交流你就完了的凶狠样子。

  温烫的水驱散了自内而外的冷意,舒服的让她长叹了口气。

  今天的新生欢迎会估计会搞到很晚,虽说被迫当了个炒热气氛的工具人,但好歹能这么快回来,这应该是唯一能稍微庆幸些的事了。

  她讨厌兽人,讨厌这个充斥着兽人的世界。

  郸黄渴望着同类,这份渴望因她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而愈发强烈。

  这份孤独无法倾诉,毕竟人又不会因为畜生的原因,而特意去融入动物的社会。

  身为人类,她能理解却又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己这个种族会被群动物逼到这种寒碜的地步。

  明明我们才更具优势,明明再厉害的兽人,也都不过皆为劣种罢了。

  不理解不理解。

  郸黄打了个哈欠,扭了扭慢慢睡了过去。

  渔猫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打着酒嗝推开宿舍门,发现那个人类睡觉时连灯都不关,不知道是忘了关,还是在给她留灯。

  渔猫想起刚刚迎新会上灯光下的小舍友,明明被那样侮辱,还一副无所谓的,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样子。

  现在回想起来,她有些不清楚那时的感觉,是兴奋,是拧在一起的疼痛,还是冲击着灌入灵魂的惊艳。

  牠悄悄走过去,站在她旁边看了很久,然后关掉了灯。

  开不开灯根本无所谓,毕竟那是夜习性的种族。

  牠到浴室冲掉自己满身的酒气,擦干后躺在床上,听着自己急促的心跳,还有那个人类均匀的呼吸声。

  牠有些后悔。

  那时牠应该上去拦住的

  牠是应该要拦住的 啊

  好后悔

  好后悔!

  为什么我没去拦住牠!

  渔猫后背的毛奋力炸起,控制不住伸出来的爪子把床单爪烂,用力的深陷进床褥里。

  可恶的狗崽子……

  那是我的舍友啊!跟我住在一起的我的舍友!

   晚上有人狂欢,有人狂暴。

   牠睡得并不安稳,睡睡醒醒直到她起床。

  渔猫走到郸黄身后拿护毛剂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病气的味道,那个人类叼着牙刷,体温比之前高了不少,还一副蔫了吧唧的难受样。

  牠几乎就要脱口问出来了,接着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开口关心谁都做不到开口关心她!不过要是那个人类好声好气的,让自己帮忙请个假,自己也会顺手带个话的,毕竟她看起来那么难受。

  人类是公认的脆弱,既然生了病,就必须要好好休息。毕竟是住在一起的室友,帮你请个假,也不是不行。所以来吧来吧,快来求求我,然后在宿舍继续躺着好好休息就好。

  而郸黄却照常收拾着自己,她揉了揉脸,觉得自己呼出的气都带着热风。难受的要死不说,自己这个舍友一清早,就一副你给我滚远些的烦躁样子,比以往看着更讨人厌。

  渔猫的确很烦躁,牠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她发烫的身子。

  但她偏偏居然和以往一样什么话都不说的去上课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对自己开个口就这么难吗!

  “早呀,斑秃女孩。这么早就趴在桌子上是怕别人认出你吗?毕竟昨晚开场就被连浇4瓶,最后还来个冰桶挑战。你现在可是全校的名人哦。”

  ……

  “斑秃女孩?”

  游隼看着郸黄,她把头埋胳膊里趴着,一副好让人担心的样子。

  以往自己开嘲讽的时候,她好歹还会象征性吱一声的。

  果然是因为自己太过分了!昨天已经那么可怜了!自己居然还在对她落井下石!

  牠赶紧补救,说出来的话却让牠有种想抽自己一嘴巴的嫌恶感。

  “不过你也太自作多情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你,毕竟”

  “闭嘴瘟鸡……让我趴一会。”

  她嗓子哑的可怕,牠犹豫了下,把喙挨近她的耳后,而那里红彤彤的正散发着热气。

  “你发烧了,斑秃女孩。”

  牠压着话里的着急,挨着郸黄的耳朵轻轻念叨。

  她蠕动了下,难受的轻轻喘了口气。

  把游隼听的从胸口到胃都难挨的痉挛起来。

  “我很难受”

  “关我,什么事……”

  [对啊我看出来了!都这么难受了为啥你还要来上课!]

  “老师来了叫我。”

  “你脑子烧坏了凭什么我要叫你。”[你赶紧去拿药回宿舍躺着啊你都哑了!快去休息快去休息!]

  “请帮我看下老师,麦斯森。我真的好难受,谢谢了”

  游隼顿住了,开学小半个月,这是她第一次叫自己名字。第一次对自己说谢谢。第一次拜托自己,请求着自己的帮助。

  得有人告诉老师才行,郸黄发了很高的烧。任何人都能开这个口,但不该是每次对她开口侮辱的自己。

  按他们的相处方式,牠本该对这个人类大肆嘲讽然后拒绝。

  但做不到,更本没办法去拒绝她。

  不如说只要她对自己放软声调,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去为她做。

  牠迷迷糊糊的听见自己用很小的声音说“好,那你趴着吧。”

  “嗯……”

  郸黄听见自己那个傻子同桌软趴趴的回答后,就混沌的闭上眼睛。

  兽人们都是一个德行,动物永远都是动物。

  心里想着什么一眼就能看穿,明明想要的不得了,却装模作样,模仿人类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一样的丑陋,一样的单纯, 一样的愚蠢,一样的不可救药,一样的欲壑难填。

  遇见的所有兽人,第一次见面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结果没过个几天,一个两个都不择手段的跑到自己面前找存在感。

  只要对牠们稍微特殊对待一点,不管是谁都好,一个两个都摇着尾巴跑过来,一副求得垂怜的样子。

  无缘无故,没有理由,无法理解。

  兽人全都一个德行。

  所以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人类会输……明明只要撒个娇,服个软,什么得不到,什么要不着。

  这么好掌控的劣种,究竟为什么会输给牠们。

  郸黄深吸了口气,假装没发现那只瘟鸡担心的眼神。

  这样就可以了,和所有人保持距离,不过是在一群畜生里待上几年而已,正是因为谁都不会得到想要的,所以到最后也不会有谁会难过。

    

  “你请个假吧”

  “嗯……”

  “然后去拿个药”

  “嗯……”

  “接着回宿舍休息”

  “嗯……”

  “你不讨厌我……”

  “嗯……”

   游隼张了张喙,想确认一下,然后纠结又为难的闭上嘴。 牠闷闷的背对着她趴着,小幅度扑腾牠的翅膀,直到身后传来沙哑的一个声音

  “我不讨厌你”

  牠猛的扭过来,连带着椅子都发出巨大的摩擦声。牠用那索敌的眼睛紧盯着旁边那个连动都没动过的人类,势要在她身上找出些不同于往日的变化。但她和以往一样,软软的,小小的,光是待在她旁边,就像是待在名为幸福的一旁一样,要是偶尔能说上一会儿话,那就更是值得创造纪念日般的意义重大。

  “嗯……”

   牠闷闷的回答到,那个藏都藏不好的喜悦,就像装上了它主人的翅膀,振翅一跃十万八千里。

  连带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一起。

  山魈老师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牠那个突然变得奇怪的学生。

  明明是同桌,却搞得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才认识几天,却天天都是单方面吵不完的架。

  牠知道班里的那个人类学生很不受欢迎,明明是个很安静也不招惹是非的乖巧孩子,却在班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唯一一个能说的上话的还是个为了和她吵架的。

  明明关系是很差的不是吗。

  却突然很积极说同桌发烧了要送她去医务室, 还一副开心的无以言表的样子。

  山魈老师摸了摸郸黄额头,体温高的让人担心。

  牠看着那个一脸激动的游隼学生,又看着这个感觉都要烧糊涂的乖孩子。

  不放心的觉得牠怕是要趁她生病干一些恶作剧。

  “给我坐好。”山魈假凶了下游隼,扭头对郸黄叨咕

  “郸黄,让薇薇安(博美)陪你去吧。今天烧要是没退就赶紧去医院打个针,然后让你爸妈给你请个假回家。”

  “我感觉还好,就是有点虚。我去拿点药回宿舍睡睡就行了。麦斯森陪我就好。 ”

  想了想,郸黄补了一句

  “我们是朋友。”

  

  所以说劣种就是劣种,又好掌控,又好满足,还很容易哄。

  游隼磨蹭着翅膀坐在她床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和之前差不了多少的啰嗦,唯一的区别就是之前的是给人找不痛快,而现在牠巴不得把自己的生平出上本书,每一页都渴望着她的阅读。

  郸黄也一如既往,她躺在被子里,偶尔应上几句。

  

  “我想让你稍微用亲昵些的方式称呼我。”

  “可是这让我很恶心。”

  “很恶心吗……”

  ……

  “我觉得直接叫费尔南多就很好。”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你烦死了,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

  “你分明就是生气了……”

Ps.其实这里的本土人类,无论生活环境如何,受到的教育如何,都会有种骨子里的高傲,和视牠族为低他们一等的子民,有着这样不可一世的冷漠还有近乎怜惜同情一样温柔。因为有与生俱来的血脉压制,所以在只有人类和兽人着两大种族里,大家抱有的三观几乎都是,[我为刀俎,整个世界都是鱼肉],这种完全没有生命平等意识的人类呢。虽说如此,但大家骨子里都有一颗温柔的心。设定就是是长居上位的善良性

Nibanibanibaba
衣服设计上袜子太太TVT太好康...

衣服设计上袜子太太TVT太好康了我又画了一遍

衣服设计上袜子太太TVT太好康了我又画了一遍

拉贝

p1sg波士顿
p2是脑补声线以及配色来源(?)
然后后面都是摸鱼
有自家孩,最后两张是别人家的

p1sg波士顿
p2是脑补声线以及配色来源(?)
然后后面都是摸鱼
有自家孩,最后两张是别人家的

Under The Ruins
「Wolf under the...

「Wolf under the Mask」
随便画的,模特是我二儿子

「Wolf under the Mask」
随便画的,模特是我二儿子

豢犬-

是自家崽子,大概是在板绘上画翅膀最成功第一次?(懒死,其实一共也没画几次画)后面是草稿和一张摸鱼

是自家崽子,大概是在板绘上画翅膀最成功第一次?(懒死,其实一共也没画几次画)后面是草稿和一张摸鱼

Silent Scream

买了豪皮专门搞了个弟弟(咖喱配色配满了()
番茄十分钟改变了一个萌新

买了豪皮专门搞了个弟弟(咖喱配色配满了()
番茄十分钟改变了一个萌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