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外

25.8万浏览    776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8 10:57
電波墙
奶油老虎糖🐯 终于把小老虎画...

奶油老虎糖🐯


终于把小老虎画完了!画画即恋爱,我完全好了(´;ω;`)

奶油老虎糖🐯


终于把小老虎画完了!画画即恋爱,我完全好了(´;ω;`)

是阿晖不是阿辉啦

【jojo乙女】只有你一个人类存在的世界04

是人外,各种奇幻生物

混部,jo家大院和荒木庄

本章花京院(植物)承太郎(人鱼)乔鲁诺(金钱豹)仗助(狼人)虹村亿泰(巨人)福葛(恶魔)

苏爽嫖文,人物ooc,私设一大堆

看个乐呵,别较真


  这个世界并不适宜人类生存,冬季漫长而严寒,生态演化使得大部分的奇幻生物并不需要冬眠也能够活下去,可你却既没有厚实的皮毛也没有强健的身体。

  你渺小脆弱,甚至连呼吸到室外冰冷的空气都会觉得疼痛,仿佛是被尖刀剥裂剖开了一样。

  “怎么又受伤了?”花京院典明在给你削苹果,索性这个世界的水果你吃下去还尚且能够消化,你倚靠着柔软洁白的枕头,黑色的长发仿佛海藻般肆意铺散开,而你正伏在上面...

是人外,各种奇幻生物

混部,jo家大院和荒木庄

本章花京院(植物)承太郎(人鱼)乔鲁诺(金钱豹)仗助(狼人)虹村亿泰(巨人)福葛(恶魔)

苏爽嫖文,人物ooc,私设一大堆

看个乐呵,别较真







  这个世界并不适宜人类生存,冬季漫长而严寒,生态演化使得大部分的奇幻生物并不需要冬眠也能够活下去,可你却既没有厚实的皮毛也没有强健的身体。

  你渺小脆弱,甚至连呼吸到室外冰冷的空气都会觉得疼痛,仿佛是被尖刀剥裂剖开了一样。

  “怎么又受伤了?”花京院典明在给你削苹果,索性这个世界的水果你吃下去还尚且能够消化,你倚靠着柔软洁白的枕头,黑色的长发仿佛海藻般肆意铺散开,而你正伏在上面不断滚落泪珠。

  他擦了擦手帮你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拨到一边,为了防止你窒息,在他们眼里你脆弱到至今还活着更像是个奇迹。

  “承太郎先生呢?”你咳嗽了几声蹙起眉头,哭过的眼睛湿漉漉得仿佛浸了水的黑色珍珠,花京院莫名想知道自己的好友看到你这幅模样会有什么想法。

  怜爱?保护?亦或是摧毁占有?

  他天生就少有情感波动,植物平静温和的性格让他不大愿与人有太深的交流,同大多数无法违抗本能的兽人相比,他温和理智的过了头。

  当然生物的进化也让所有种族都保留了好奇心,花京院典明尝试去触碰你的眼睛。

  空条承太郎此刻正待在吸烟区,干燥的火柴点燃后的灼烧感他并不是很喜欢,此刻他想念大海,但又十分厌恶种群里不分昼夜狂欢做爱的族人。

  他开始思考你的事情,原本想着这几天就将你接回去住的,可谁曾想你又生了病,仅仅是因为呼吸到了温度极低的空气便气管破损,他在想你究竟是怎么活到成年的。

  你看起来很不好,嶙峋的瘦骨包裹在苍白的皮肤下,仿佛没有多余的血肉,看着他时眼睛流露出的想念和依赖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观察者与实验对象,空条承太郎捻灭了烟,你们之间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他想。

  “眼睛都哭肿了。”花京院典明的指尖抚着你的眼角,泛红的肌肤有些滚烫,你眨了眨眼,睫毛扫过时总让他觉得有些痒。

  没什么特别的,他想。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原本很早就可以出院了还一拖再拖...”你枕着他的手,柔软的脸颊紧贴着他,太过灼热的泪滴让他觉得神奇,花京院典明温柔地抱住你拍着你的肩膀。

  “没关系的,我们更关心你什么时候能彻底健康。”他垂下眼睛,纤细柔软的少女身体嵌在怀里是什么感觉,他想到了菟丝子。

  你必须依靠着他才能活下去,这是一种共生关系,而他将在你身上寻找到情感的意义。

  空条承太郎就站在门口,你有无数句话想跟他说,可想了想开口总是道歉,为了怕他觉得厌烦,你选择了闭嘴。

  “好好养身体。”他走进,男士风衣外套带起的风都是冷的,连同抚摸你头发时指尖是烟草的味道,你不觉得难受,反而有些开心的想要去拥抱他。

  你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哪怕仅仅是因为雏鸟情节,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人类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这种心理是否健康正确。

  疗养院的探视时间只在下午,他们同你告别,乔鲁诺准时出现。

  金发的小神子穿着宽大的病号服有些松松垮垮的,遗传了吸血鬼的皮肤冰冷苍白,他不对你露出獠牙,微笑时也总是漂亮的像画。

  “我要带你出去见一见我的朋友。”他坐到你床边说着,翘起的腿露出一截细白的脚踝,仿佛通知一般的语气并不强硬却绝对不容拒绝,你被他拉起来收拾打扮。

  他在帮你用冰敷着眼角,你忍不住闭起眼睛小声问他:“怎么出去,不需要说一声的吗?”

  他垂眸看着你,翠色的眼睛深沉又克制。

  “一切都交给我。”他帮你把哭过的痕迹掩盖掉,见惯了浓妆艳抹的女人出入父亲的宅邸,他总觉得很无聊,不是没用过“黄金体验”救下她们,可总是得不到感谢。

  被他父亲迷昏了头的女人甘愿赴死,可到头来只是让他饱餐一顿的“面包”。

  乔鲁诺停止了动作,他看着紧闭着双眼的你,然后吻了上去。

  你有些惊讶,被他扯住了手腕不能动弹,少年的吻有些急躁缠人,你又想起来仅仅是将手从他锋利的前爪中撤出来便会被划伤手臂,于是你温顺的接受了这一切,不断加快的呼吸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你原本苍白的脸不断变红,推开他时咳嗽着带出了鲜血,乔鲁诺抿唇看着你然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能会有些疼,请忍着点。”他轻声说着,“黄金体验”击打你的肺部时让你跌进他怀里,剧烈的疼痛后伴随着身体的轻松,你确实感觉不到那股被刀割的钝痛了。

  他不敢去看你,被那甜美芬芳的血液吸引,同时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发现了会怎么办。

  高级食粮,甚至不再是果腹的面包,而是丰盛的菜肴,应当好好享用,用自己所知的一切品尝血液的方法对待你。

  真可怜,他摸了摸你的头,想着绝对不能让你被迪奥发现。

  他带你去的地方只是一家餐厅,你穿的很厚重,兜帽和口罩几乎遮住了所有特征,店内开着十足的暖气,怕热的纳兰迦忍不住不断哀嚎。

  乔鲁诺牵着你的手,你不断咳嗽着像是要将肺呕出来,太冷了,你觉得整个人都意识混沌,可还是忍不住去想乔鲁诺为什么能治疗你的伤口。

  “是替身能力。”他眨了眨眼睛,帮你把兜帽系紧,天空飘着雪花,他不觉得冷反而心口烫的吓人。

  “严寒终将过去,不会太久的。”他说着,敞开的领口灌进去风,你下意识帮他捂住裸露的皮肤,隔着手套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骂他为什么不穿的厚一点。

  乔鲁诺露出微笑,握紧了你的指尖。

  餐厅内的温度让你感到舒适,布加拉提他们看着你从厚重的衣物内解放出来,小小的还很细瘦,模样漂亮又乖巧的类人雌性。

  你没想到布加拉提会在这里,你的主治医师知道你偷跑出院,你有些尴尬可他却无比自然的拥抱了你。

  乔鲁诺的朋友们,你面对着陌生人总觉得恐惧,这是事实,没人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变成什么东西。

  潘纳科特·弗高是生有巨大骨翼与黑色羊蹄的恶魔,一出生便被炙热的烈焰包裹,他的原罪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不过在女人面前他总是相当收敛,俊美漂亮的脸有些漠然,维持着看书的姿势,勉强在你靠近时抬头看了你一眼。

  很奇妙的味道,是从来没有感受过得,兽人们大多气味燥烈得让人不是很喜欢,福葛觉得你颇为美味,是灵魂的芬芳和甜美。

  他多看了你一眼。

  纳兰迦实在无法忍受高温和米斯达出去了,乔鲁诺在你耳边小声说着他们的情况。

  阿帕基皱着眉头并不想让乔鲁诺交代太多,这个臭小子虽然能力很不错但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金属指骨,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乔鲁诺你的话太多了。”

  你能感受到这微妙的气氛,扯了扯乔鲁诺的衣袖朝阿帕基抱有歉意的一笑,被对方微黄但透着紫色的机械眼瞳锁定,不断显示着你的信息令他感到头疼。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信息上面能有这么多问号,甚至连种族是奇美拉都存疑,没有家庭信息也无过往履历,一切都是空白的。

  享用晚餐时总是很安静,布加拉提细心的帮你处理着食物,你不能吃太多,最后是他摁了摁你的肚子,确认你不会因此而消化不良。

  福葛尝试跟你搭话,用刻意掩盖过的优雅与良好教养,只可惜他的怒火永不燃灭,冰冷的烈焰永远环绕在他周围。

  他会因为很多事情而暴怒,刻薄怨毒的咒诅一切,可他同样也在尽量克制,原型和替身都很少暴露出来。

  “福葛是我们这里学识最渊博的一个,有什么想知道的都可以问他。”布加拉提亲吻你的额头,留下庇护,他颇为歉意的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

  福葛没有在意,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冰冷魔气确实会伤害到你。

  你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长相相当俊美,紫色的眼睛优雅深邃。

  “您好。”你朝他点了点头,声音温柔细弱,仿佛羊羔般纤白的手指因为紧张而绞着,他看见了微微抿唇露出一个微笑。

  你因为他的笑容而松了口气,福葛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他的内心更希望将你吞没撕碎。

  没由来的渴望,就如同六翼天使布加拉提对你的怜惜,身为恶魔的他更希望引你入地狱。

  “你该去批改纳兰迦的作业了。”阿帕基出声提醒道,电子义眼能够轻易看穿一切,福葛变得兴奋,但恶意绝对大于所有的情绪。

  福葛皱紧眉头,下意识觉得怒火中烧,你眨了眨眼睛低下头喝了口茶。

  阿帕基曾是警察,为了保卫人民而接受了人体改造,抛却了所有种族的特征,到头来发现他所宣誓要保护的,不过是一场笑话。

  他将甜点推到你面前,你小声说了句谢谢。

  生活总要继续,这不过是你待在疗养院的一段小插曲,东方仗助和他的好朋友虹村亿泰倒是经常来看你。

  最新的电子游戏和漫画,你的床头堆了很多东西,狼族兽人对划为自己保护范围的雌性总是很友好,他跟你说着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你专心听着不时点头。

  虹村亿泰很规矩的坐在一边看着你,身为巨人族,虽然自己的母亲只是雌性兽人,但他父亲的基因已经足以让他格外高大又不聪颖了。

  巨人族认为男性应当高大健壮才符合传统审美,可对于女性,他们更希望能找到体型娇小的伴侣,这符合父权崇拜和自身力量的肯定。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冬天呀。”你站在窗前看着屋外积满白雪的地面,赤脚站在地上也觉得温暖的地热让你心安,你踩着毛毯踮起脚,足心粉红一片。

  “不会太久的,今年反而春天会漫长一些。”东方仗助和你挤在一起看雪,暴露出来的尾巴垂下不断摇摆,他并不觉得丢人,你很喜欢抚摸他的皮毛。

  这个世界的季节长短并不确定,可是兽人们对温度的变化无比敏感,进化的直觉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天气回暖,他摇了摇灰色的尾巴,蹭过你大腿时有些痒。

  突然觉得有人握住了你的脚踝,你被惊到了,下意识想要逃开却被绊了一跤头磕到了墙。

  虹村亿泰也被吓了一跳,他只不过是帮你把鞋子穿好,仗助说你经常生病的。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虹村亿泰看着你,他有些难过总是会搞砸一切,更多继承了母亲特质的兄长便不会这样。

  “没...没关系...”你揉了揉额头,并不严重,伸出手希望他能将你拉起来,这是表示友好的信号。

  比你大了太多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握住了你,虹村亿泰觉得仿佛捉住了一只纤巧脆弱的蜂鸟,他总是会看着那些小巧可爱的生物发呆,不敢靠近生怕自己把它们吓坏了。

  力气小一点就没有关系,你站起身,额头有些泛红。

  这个世界危险又拥挤,你要留心,任何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你。

  东方仗助的耳朵动了动,他低头闻着你的味道,隐秘诱人的雌性荷尔蒙,他觉得心情愉快,蓬松的尾巴不断在摇。

  狼族表示喜爱的方式会轻咬对方的脑袋,一大口亲亲,你的身上有股狼的腥燥味,可你却闻不出来。

  巨大无比的狼肚皮却很软,因为要回家照顾父亲所以亿泰先离开了,你帮着仗助梳理皮毛,有些毛糙但却蓬松柔软。

  他在低声嚎呼,你并没有意识到揉弄它的肚皮和抚摸人类的腹肌没有区别,他觉得兴奋牙齿轻咬住你的手指。

  “乖狗狗。”你在揉他的头,总觉得和很久以前养过的家犬很像,但却还是有所不同,它的前爪锋利到能轻而易举的将你开膛破肚。

  这个世界只有你不能保护你自己了,对比他们你更像是退化过一样。

  “你在难过吗?”东方仗助变了回来,他的手贴着你的脸颊,你抬头看他。

  越了解这个世界就越绝望,连空气都能杀死你。

  “没有,我很开心。”你搂住他的脖颈侧头贴着他的胸口,滚烫燥热的体温,活下去其实也很容易,你看他的尾巴在摇。

  乔鲁诺总是会在探望你的人离开后准时出现,你身上狼族兽人的气味他并不是很喜欢,可他却没有显露出自己的不愉快。

  “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他说着朝你伸出了手,一切都准备好了,而他在等你最终的答复。

  “我需要金箭。”你谨慎地说着,犹豫不前。

  “我可以帮助你。”乔鲁诺走进你,翠色的眼睛盯住你时犹如看着猎物,他替你做出了决定,一把握紧了你的手。

  谁也没能想到你的主治医师为你办理了出院手续,没有联系你的监护人空条承太郎,连同乔鲁诺和布加拉提,你们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她会是自愿的吗?”花京院依旧温和的笑着,可他身上不断散发的香味犹如警告,虽然不想承认,他有些生气了。

  “不可能!”空条承太郎皱起眉说着,不断抽烟缓解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双手颤抖,你太过脆弱了,他甚至觉得你现在已经濒临死亡。

  因为照顾过你一段时间又格外上心,他不敢想你在外面会遭遇到什么,定位器已经被有意破坏掉了,花京院问他需不需要将这件事上报给奇美拉控制中心,空条承太郎想起你被关在监控室内痛苦焦躁的模样。

  他摇了摇头,手心的冷汗浸湿了烟盒,干燥的空气让他想念大海,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你那双湿漉漉的双眼。

  冷静下来,他警告自己道。

  而身为吸血鬼的迪奥·布兰度也收到了部下关于自己儿子的情报,他正看着书脚边是女人的尸体。

  父与子之间,总是意味着权力的更迭交替,他有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乔鲁诺是唯一能让他刮目相看的那个。

  “不过他从疗养院里带走了一个女孩,没什么特别的,看起来还很弱小。”小达比说着,迪奥总算来了点兴趣,乔鲁诺可是禁欲派的代表,他们彼此都看不惯对方的生活态度。

  他合上书并不打算做出什么干涉,挥了挥手便有人走上前献上血液,他闻了闻有些挑剔地皱起眉。

  他都要被折磨的厌食了,质量好差的面包,他迪奥为什么要享用这些糟糠?

  你拉紧兜帽看着飘落雪花的天空,头一次觉得仿若自由般畅快,哪怕肺里如同爆炸般点了火,血液翻腾喧嚣,你呼出的每一口气,都觉得畅快。

  “和我在一起吧。”乔鲁诺握紧了你的手,你有些疑惑然后才反应过来他在告白。

  “嗯。”你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他,无关乎爱情,你需要他,就如同你需要空条承太郎一般,无论是谁对你说出这句话,你都会答应他。

  雪落到你脸上融化,滚烫又灼热,滴落进嘴里有股咸苦的味道。

  只是雪水而已,你想。







(。)

超久违的更新,我最近太忙了,思想汇报设计作业还有一堆事情压得我喘不过气,我知道大家都在等,心里有数,感谢没太多人催更,我是真的不喜欢,别雷区蹦迪谢谢了

算是过渡章吧,很多人出场了,迪奥还露面了,我喜欢亲情向的木大父子,充满了神圣宗教感的父子关系,福葛的种族设定想了很久,原身是浑身包裹着火焰的恶魔,降生的原罪就是愤怒,后续暗杀小队也会出现,阿帕基的设定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很惨,想要为人民付出的警察接受改造却发现“人民”背叛了他,后续会深入写一些,每个人都有值得挖掘的点。

喜欢请点❤️和👍,我超爱评论的球球了。我很俗没热度确实会不开心,陷入是不是我没写好的死循环中不想更新,喜欢请让我感受到爱,谢谢大家。


夜露
jaya ply老師的崽,估計...

jaya ply老師的崽,估計叫nunny bunny

jaya ply老師的崽,估計叫nunny bunny

反反反反反田机
好希望画个完整的系列 但一直在...

好希望画个完整的系列 但一直在自否

(我还是安静点比较好TmT

好希望画个完整的系列 但一直在自否

(我还是安静点比较好TmT

伯斯比Bersbe
【The last Hallo...

【The last Halloween】

遲來的賀圖,很高興關注多年的作者爆紅整個歐美圈,真的太高興了
期待本作真正反派BOSS的出場

【The last Halloween】

遲來的賀圖,很高興關注多年的作者爆紅整個歐美圈,真的太高興了
期待本作真正反派BOSS的出場

鸦

刚刚搞完了
分别是蛇骨,小白鼠,兔子

刚刚搞完了
分别是蛇骨,小白鼠,兔子

恶魔
摸完了尝试了比较快的方法去画说...

摸完了
尝试了比较快的方法去画
说起来很久没搞原创了所以就快速的摸了这只
下面的都是oc设定(废 话)
因为这样画很快所以之后也会试试,不过动作什么都还是不太会…

是靠前肢和毒液来捕食的树栖中型亚龙
基本以中小型猎物为食,和人类发生的冲突很多(吃人),没有咀嚼能力但是吞咽能力很强,达到成体之后一米七的男性也可以很容易的吞下
前肢的长爪是合在一起的骨鳞和指爪,这当然导致了无法进行较大的弯曲和活动,但是短一些的第一指还可以较为灵活的活动,前肢的肌肉很强,就算是把一百多斤的猎物从地面上勒住并且瞬间拉到自己嘴前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毒液是麻痹性毒液,常常会麻痹之后用嘴叼着返回巢穴再吃,如果比较紧急会选择直接吞下,相比...

摸完了
尝试了比较快的方法去画
说起来很久没搞原创了所以就快速的摸了这只
下面的都是oc设定(废 话)
因为这样画很快所以之后也会试试,不过动作什么都还是不太会…


是靠前肢和毒液来捕食的树栖中型亚龙
基本以中小型猎物为食,和人类发生的冲突很多(吃人),没有咀嚼能力但是吞咽能力很强,达到成体之后一米七的男性也可以很容易的吞下
前肢的长爪是合在一起的骨鳞和指爪,这当然导致了无法进行较大的弯曲和活动,但是短一些的第一指还可以较为灵活的活动,前肢的肌肉很强,就算是把一百多斤的猎物从地面上勒住并且瞬间拉到自己嘴前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毒液是麻痹性毒液,常常会麻痹之后用嘴叼着返回巢穴再吃,如果比较紧急会选择直接吞下,相比于的腐烂的猎物更喜欢活物,所以在早晨和夜晚都会很积极的主动捕食(包括人类)
眼睛上的红纹是雄性在发情期的特征,雌性的纹路是较淡的青蓝色,雄性间的争斗很惨烈,前肢的爪和嘴里的牙会造成很大的创伤和严重的感染,死亡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在攻击前都会进行很久的外观,体格,肌肉的比较,如果有一方愿意离开就不会出现严重的流血事件了

可以饲养但是危险和难度极大,有出现饲主被攻击致死的情况

野犬丼

绘本作业 极度潦草看看图个乐吧
我永远喜欢大毛毛×可爱妹妹😣

绘本作业 极度潦草看看图个乐吧
我永远喜欢大毛毛×可爱妹妹😣

青色玥
是菇(?) 真名叫Alva,是...

是菇(?)

真名叫Alva,是和朋友合作的世界观里的一个角色。

这个世界观是一个种族阶级森严的世界,由一个结构像蜂巢一样的高级种族统治。Alva是高级种族的一员,但是是克隆的工具人,本职是去定期“清理”废土多余的低等种族。因为一些原因失忆了,被拉进了一个反抗暴政的小队。

后来...

是菇(?)

真名叫Alva,是和朋友合作的世界观里的一个角色。

这个世界观是一个种族阶级森严的世界,由一个结构像蜂巢一样的高级种族统治。Alva是高级种族的一员,但是是克隆的工具人,本职是去定期“清理”废土多余的低等种族。因为一些原因失忆了,被拉进了一个反抗暴政的小队。

后来...

青色玥

是和晓柔的oc的互动,我最近好喜欢我的新oc和我们合作的新世界观啊啊啊

是和晓柔的oc的互动,我最近好喜欢我的新oc和我们合作的新世界观啊啊啊

Nibanibanibaba

让我们看一下近期和远期的非自家oc可不可以凑九

让我们看一下近期和远期的非自家oc可不可以凑九

青色玥
摸了新设的漫画,可能在考完试后...

摸了新设的漫画,可能在考完试后还会再画一些吧,是Alva在过去的经历的透露....

摸了新设的漫画,可能在考完试后还会再画一些吧,是Alva在过去的经历的透露....

咛若

鲛人x你 基因产物的病态爱情(四 番外)

人外  忠犬黑化 囚禁

鲛人(三)翻车了的话可以微博自取,直接私我也行吖~

微博:nightmare咛若

------------------

    零一自打一睁眼,就是她

    他清楚地记得她眼里闪着喜悦的光,像是终于散去阴霾的夜空,他拢了满眼星辰

    她是谁呢

    偌大的实验室只有她一人忙忙碌碌

    忙碌的对象只是他

    她为他专门建造了水池

  ...

人外  忠犬黑化 囚禁

鲛人(三)翻车了的话可以微博自取,直接私我也行吖~

微博:nightmare咛若

------------------

    零一自打一睁眼,就是她

    他清楚地记得她眼里闪着喜悦的光,像是终于散去阴霾的夜空,他拢了满眼星辰

    她是谁呢

    偌大的实验室只有她一人忙忙碌碌

    忙碌的对象只是他

    她为他专门建造了水池

    她引导着对一切好奇又恐惧的他适应这个实验室

    她一字一句地教他发声,教他说人类的语言

    她一手牵着他,另一手搂着他,教他直立行走

    她定期为他检查身体

    在他闹脾气的时候甚至还会温声软语的哄他

    他是她的实验品,也被她所圈养

    但他对这样的生活感到满足,他没有信仰,唯一的真主就是她,做实验品又如何呢

    他以为日子就会一直这样下去

    直到她发现了他根本没法直立,发出人类的语言也会对声带造成过大的伤害

    她似乎开始琢磨着其他事情了,除了定期的检查身体,他几乎分不到她的一点注意力

    他想上岸陪在她身边,可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最低劣的昆虫一般。

     “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我都能做到的,求您别放弃我”

    

     他是被淘汰的实验品,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是在看见了另一条和他相似的鲛人时。‘零二...么,原来我的名字,不过也只是个序号罢了么。’

      他本无意向零二示威,可他接受不了对方的挑衅,他听见零二用鲛人的语言说“失败的产品,怪不得会被遗忘在这里,也真难为她明明都不想要你了还得抽时间养着你”

     他知道自己是失败的,他也知道自己被她遗忘了,看到零二的一瞬间他就明白自己不是她的唯一了。尽管难过,他也不能向零二生气----他的造物主只喜爱乖巧的,优秀的实验品。可被零二挑衅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然后被赶来的她看到了。

     零二是故意的,故意算准了她会来,让她看到他丑陋的一面。

     然后等她刚好走到零二身后时,零二又极不协调地摔倒。那样单纯善良的她,怎么会看得出那条邪恶鲛人的把戏呢。

      他不甘心,她就像以往宠爱他一样宠爱着零二,那些美好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而带来一切美好的人,将这些美好又送给了别人。

     

       米拉,原来她的名字叫米拉。可怜他与她相处那样久就不知道她的名字,凭什么,凭什么那个狡猾的鲛人都能知道!

      

        她美丽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他一点的位置了,零一已经不被需要了。既然如此,那么他也不必再装成那样乖巧而卑微的样子了吧。毕竟,他可不能认同这样的结局....

      他成功了。

      她此刻就在他身下,虽然断掉了两根手指为代价。

      看她惊恐的样子多么惹人恋爱,她永远那样美,除了下颚那个被该死的零二划开的伤口。

      她原来这样娇小无力么,多么可爱,他的米拉。

      他只看着他的宝贝

      看她一点点被催情气味侵入,看她一点点失去清明,看她挣扎逃开的手逐渐改为拥抱他。

      看啊,她的眼里现在只有他了

      他从未感到如此安心过。解决了零二后,洗去了满身的血腥,他才缓缓打开了她的门。那张柔软的床上,被囚禁着柔软的她。

      但她还想离开他,不可以的,怎么会让她走。

      看着她再一次被迫陷入情欲,他心里不由得发苦,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留住她呢。

      没关系,日子还长,他可以慢慢的等。

青色玥

堆一点之前的图,最近好忙都没有画太多新图了

btw第一张是成年版的麦拉..

堆一点之前的图,最近好忙都没有画太多新图了

btw第一张是成年版的麦拉..

废畜成肝

画得很开熏的两个头像www
是别人的委托不能私存用▼

画得很开熏的两个头像www
是别人的委托不能私存用▼

鸦

#2019我在lofter
这个2019算是很充实的一年吧
最大的收获估计就是完善了整个妖夜谈的世界观,也理出来了一个基本故事线(有两百多年呢吼吼吼)
也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世界观,互相催更以及彼此殴打(雾)
今年很快乐,就是下半年集训产出很少,基本没咋更新
不过明年暑假应该就可以放飞自我了
嘿嘿
还有点期待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很多想产的粮没来得及产(大哭)
是我太懒了

————分割线————
一个小小的剧透
随着故事的进行小云的旅程也将进入第二个阶段
也是小云开始真正成长的时期
会有更多奇妙的冒险
神秘的妖怪
而一个全新的妖族世界也将露出神秘的一角
准备好迎接南境之旅了咩?
我是等不及了,嘿嘿

#2019我在lofter
这个2019算是很充实的一年吧
最大的收获估计就是完善了整个妖夜谈的世界观,也理出来了一个基本故事线(有两百多年呢吼吼吼)
也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世界观,互相催更以及彼此殴打(雾)
今年很快乐,就是下半年集训产出很少,基本没咋更新
不过明年暑假应该就可以放飞自我了
嘿嘿
还有点期待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很多想产的粮没来得及产(大哭)
是我太懒了

————分割线————
一个小小的剧透
随着故事的进行小云的旅程也将进入第二个阶段
也是小云开始真正成长的时期
会有更多奇妙的冒险
神秘的妖怪
而一个全新的妖族世界也将露出神秘的一角
准备好迎接南境之旅了咩?
我是等不及了,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