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外

24.4万浏览    751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22 01:00
🔪李屈兰🥩

画了几个人外系列基妹~
1.娜迦
2.细猎犬
3.魅魔
4.机器人

最后一张是没洗头合影【不

画了几个人外系列基妹~
1.娜迦
2.细猎犬
3.魅魔
4.机器人

最后一张是没洗头合影【不

TKOP

从此,哪怕是匹配,他都带上了鬼脸披肩

被迫佛系,还佛不到,真的很绝望

然后开始画点梗了
大家过几天见

从此,哪怕是匹配,他都带上了鬼脸披肩

被迫佛系,还佛不到,真的很绝望

然后开始画点梗了
大家过几天见

春春はる
想玩这个很久了! 来来来 多少...

想玩这个很久了!


来来来



多少热度/20喂佣兵&先知媚药


一人一半=一人热度/40


好像很多人会误会


24hr后结算_(┐「ε:)_




想玩这个很久了!


来来来




多少热度/20喂佣兵&先知媚药


一人一半=一人热度/40


好像很多人会误会


24hr后结算_(┐「ε:)_





🔪李屈兰🥩

用怪物女孩的题画了一套人外利利!边画边扯起了故事【靠

【有blood表现注意】
▪️虎鲨利利被渔夫刺伤,气得暴打无辜路人艾尔文。
▪️伯劳鸟,食肉的雀类,把猎物穿刺在树枝上储存。
▪️奥尔洛夫快步马,最擅长的是射箭。
▪️幽灵利利,因为太可爱了根本吓不到人,而且自己还很想麻麻,非常假的幽灵了。
▪️黑薮猫,虽然是猫但是能吃掉一条狗。
▪️蜉蝣利利很快就能长大,虽然飞了很远但是不吃也不喝。等到黄昏,他的手脚和翅膀就一个接一个脱落下来。朝生暮死,小虫子一样的人生。 ​​​
▪️虎鲨利利后来身体溃烂到无法游动,鱼叉和肉长在一起,只能在浅滩拖行。艾尔文寻着异臭发现了已经变成黑色的利利并且带回家治疗,到后来利利可以...

用怪物女孩的题画了一套人外利利!边画边扯起了故事【靠

【有blood表现注意】
▪️虎鲨利利被渔夫刺伤,气得暴打无辜路人艾尔文。
▪️伯劳鸟,食肉的雀类,把猎物穿刺在树枝上储存。
▪️奥尔洛夫快步马,最擅长的是射箭。
▪️幽灵利利,因为太可爱了根本吓不到人,而且自己还很想麻麻,非常假的幽灵了。
▪️黑薮猫,虽然是猫但是能吃掉一条狗。
▪️蜉蝣利利很快就能长大,虽然飞了很远但是不吃也不喝。等到黄昏,他的手脚和翅膀就一个接一个脱落下来。朝生暮死,小虫子一样的人生。 ​​​
▪️虎鲨利利后来身体溃烂到无法游动,鱼叉和肉长在一起,只能在浅滩拖行。艾尔文寻着异臭发现了已经变成黑色的利利并且带回家治疗,到后来利利可以下海继续生活,但是尾巴也没有完全恢复,留下了一个凹陷的痕迹。 ​​​
▪️这位神父早年便受到主的召唤,坐在告解室中接受他人的忏悔。他是黑山羊却传递福音,适合纵情声色的身体包裹在圣衣里。神父对着镜子时,虽也有事相告,但是自己真的能赦免自己吗?最终还是沉默不语。 ​​​
▪️失去了一只手的战神摩诃迦罗。

是阿晖不是阿辉啦

【jojo乙女】只有你一个人类存在的世界

是人外,各种奇幻生物

混部,荒木庄和jo家大院

本章花京院典明(植物),空条承太郎(人鱼)东方仗助(狼人)

人物ooc,私设一大堆

很苏也很俗,但是爽啊!!!

有隐晦描写,不接受道德指责,适合接受一切的人观看!

  这个世界是没有人类存在的。

  兽人作为组成人口的大多数,他们维持着类人的外表却能随时变身成为动物,吸血鬼是暗夜的主人,丧尸也存在,精灵人马天翼族也有,可却唯独没有人类。

  所以理所当然,你在联邦人口普查登记上的种族,是奇美拉。

  意为基因改造混合的产物,没有特征族群可以参考,是扭曲不可名状的怪物。

  空条...

是人外,各种奇幻生物

混部,荒木庄和jo家大院

本章花京院典明(植物),空条承太郎(人鱼)东方仗助(狼人)

人物ooc,私设一大堆

很苏也很俗,但是爽啊!!!

有隐晦描写,不接受道德指责,适合接受一切的人观看!






  这个世界是没有人类存在的。

  兽人作为组成人口的大多数,他们维持着类人的外表却能随时变身成为动物,吸血鬼是暗夜的主人,丧尸也存在,精灵人马天翼族也有,可却唯独没有人类。

  所以理所当然,你在联邦人口普查登记上的种族,是奇美拉。

  意为基因改造混合的产物,没有特征族群可以参考,是扭曲不可名状的怪物。

  空条承太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被隔离在控制室,每一个奇美拉在能进入社会生活之前都要接受严格的审查,他的手里拿着的正是关于你的检测报告。

  各项身体素质水平低下,在水中不能呼吸,无法飞行也不能潜入地下,过高或过低的温度会让你生病,食物也需要烹饪好且易嚼碎的,否则你脆弱的肠胃根本就无法消化。

  “天啊,这么弱小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花京院典明忍不住吐槽,大多数的奇美拉都外貌丑陋可怕,却有着十分强大的生命力和破坏力,为了防止引起混乱,奇美拉种族进入社会是需要监管人存在的。

  空条承太郎便是你的监管者。

  他还在仔细浏览着报告,生怕漏看了什么最后将你养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弱小的生物,他也在想你究竟是怎么长大的。

  脆弱又可怜的小奇美拉,意外的是全年分泌荷尔蒙激素与每月到来的发情期,生育率极高,是很好的备孕母体。

  “嘁...”他忍不住压低帽檐,那双青色的眼睛有些无奈,虽然他只需要照看你三个月的时间,等三个月后人口监管局评估完你的危险系数,只要合格你就可以独立生活了。

  空条承太郎觉得你很麻烦,像魅魔一样由欲望构成的奇美拉,他不想喜欢总是会发情的生物。

  可眼下你却是他最好的选择,比起将那些不可名状的怪物当做毕业论文的观察对象,你就显得柔软无害又可爱了。

  控制室的门开了,你坐在床铺上向他们投来一个警惕的目光。

  这也太小一只了吧!总觉得能一只手将你提起来...

  你早就收拾好了,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后就被逮捕监禁了起来,直到昨天才有人告诉你可以离开了,虽然这三个月要跟随陌生人生活,但毕竟你现在既没有身份也没有钱。

  你的行李箱被花京院接过了,他怕你那么细瘦的手腕会被折断,因为对你的脆弱有了书面上的认知,他不想亲眼看见你受伤。

  “谢谢。”你看向他小声说着,语气温和柔软,仿佛幼崽般惹人怜爱的声音传来,花京院典明脸有些红了。

  “您闻起来好香。”你由衷的说着,确实闻到了花京院身上那股浓烈的味道,仿佛无数鲜花盛放,他看向你时眼神如同植物的枝叶舒展般温和。

  他身上有很包容的亲和力,你越靠近他越觉得平静,仿佛整个人都安定下来,有种回归自然森林的清新感。

  可他不是收养你的先生,旁边那位高大健壮,看上去能一只手捏碎你头骨的男人才是,他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压低帽檐青色的眼睛俯视着你眼神很冰冷。

  要搞好关系才行,你告诫自己然后朝他露出一个你自认为比较好看的笑容。

  谁能想到他瞪得你更凶了,眼神可怕的让你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把你吃了。

  “你吓到她了啊,承太郎。”花京院忍不住拍了拍你的头,作为生性温和宁静的种族,他喜欢纯洁柔软的少女。

  “真是够了。”承太郎弯下腰,高大的身子矮下来也跟小山似的健壮,你还没反应过来,自腿弯就被他横抱起来,你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抱过,以前就算是你的父亲也很少和你亲近。

  你很轻也很柔软,却和史莱姆那种黏稠柔腻的生物不同,你的脊椎骨骼是存在着的,隔着那层衣物,他能感受你的骨架构造和他们没什么不同,但却更加纤细脆弱,无法承受太强的冲击。

  “麻烦您了...”你努力不让自己紧贴着他,害怕他不高兴,你知道抱着你的男人其实并不喜欢你的靠近,他更多是觉得你步伐太小,配合你的速度走路太慢了。

  花京院觉得很有趣,他了解自己的好朋友,承太郎其实并不讨厌你。

  你还是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走在街上,似乎一切都稀松平常,科技比你原来生活的地方要发达,车子更多是无人驾驶和飞舟模式。

  当然也有天翼族在挥动翅膀飞行,那洁白的羽翅和类人的外表,你真的看到了圣经里记载的天使。

  你没有见到一个人类,哪怕花京院和承太郎的外表在你看来再怎么正常,可你也注意到了花京院藤蔓一般的触手卷住了你的行李,承太郎颈侧有闭合的鳃还有鱼鳞。

  他们都不是人来着...你环抱住自己缩在角落,那种害怕又无助的情绪太过强烈了。

  花京院看了你一眼,然后拍了拍你的肩膀,在你迷茫的眼神下,他摊开手心长出了一朵花。

  “送给你。”他说着,你在他鼓励的目光下接过了。

  你看着那朵不知名的花,然后下意识闻了闻它的味道,和花京院身上的相同,你在想他是不是自己开花了然后送给你。

  “不疼吗,就这么摘下来?”你有些好奇地问着,懵懂又柔和的目光看得他的心快要化了,怎么会有人无知到这种地步呢,只要不是伤到根茎,他摘掉一朵花和拔一根头发没什么区别的。

  “一点也不疼。”花京院说着,然后又继续问道:“还想要更多吗?”

  你摇了摇头,然后握住了他的手,短时间的相处让你觉得比起承太郎,花京院典明更像个好人,起码他看你不会总是愤怒阴沉。

  他到底在生什么气啊,你垂下眼不敢说话。

  其实空条承太郎是人鱼,生性冷淡又喜欢独处,可作为海洋种族中的霸主,人鱼族给世人留下的印象往往是狡猾而淫乱的,他们会用歌声诱惑异性,交配是因为快乐而不是繁衍的本能。

  虽然曾经因为种族出身嘲讽过他是色情狂的人全部被他狠狠揍了一顿,现在大家总是在背后骂他是怪胎,同族的人不能理解他的保守,异族人觉得他虚伪。

  你并不明白,这个世界的种族差异会带来多大的歧视问题,承太郎厌恶自己的本能。

  与同族异性冰冷又微弱到可怜的荷尔蒙相比,你总是散发温和又甜美的气息,是非常强烈的雌性激素,怎么会有生物全年都处于发情期,每月定期排卵等待备孕呢。

  明明是很淫乱的身体,可你却总是表现出一副单纯又无害的样子。

  他要和你保持距离。

  承太郎的家很大,除了他的房间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不过更多的时候你只待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关于这个人外的世界有了基本认知。

  空条承太郎每次出门都会为你准备好食物,不需要太多,你的胃口跟他比起来简直小的可怜,就是吃的东西很讲究,他得保证你能咬碎消化。

  可就在今天,他准备的食物一口没动,他去找你发现你正躺在床上小声的哭。

  “抱歉...承太郎先生...”你将脸埋在枕头里不想被他看见,明明已经成年了还在别人面前哭鼻子也太幼稚了,你抽抽搭搭的说着,声音传来有些闷:“欢迎您回来,我过会就好了,您能先出去一下吗...”

  承太郎看着你,然后坐到了你床边。

  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回家听见你在走廊里小跑着出来迎接他的脚步,你总是会赤脚站在地板上,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地热,免得你生病感冒。

  虽然对于适应了冰冷海水的人鱼来说,这个温度几乎让他觉得郁燥,可他却还是尽量依着适宜你生存的环境生活。

  “为什么会哭?”他身上还带着凉气,逐渐入冬了,外面的温度冷得不适宜你生存了,所以他也没让你出过门,也不清楚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发生了什么。

  难道奇美拉也需要陪伴吗,他忍不住皱眉,模仿着群居生物的本能安抚你。

  他的手很大也很冷,放在你因为哭泣而涨红的脸上却很舒服,你忍不住去蹭了蹭他,承太郎愣了一下。

  是柔软又可爱的雌性在蹭他的手掌,他能闻到你头发拂过他指尖时留下的荷尔蒙的味道,很浅却很缠人,仿佛是在枫糖浆里搅了搅,那股甜蜜又奇妙的心思让他没能收回自己的手。

  “你到底怎么了?”他沉声说着,人鱼的声音往往低沉又磁性,你显然很喜欢他说话的样子,承太郎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本能让他诱惑道:“你可以跟我说的。”

  他的表情变得很古怪,自知被本能牵着鼻子走了的承太郎难得没有生气,他知道你很信任他,最后你纠结着还是吐露了自己的心事。

  “我想回家...”你枕着他的手,男人的手掌很宽厚,有些粗糙冰冷的纹路让你觉得很安心,你看着他,表情绝望又难过。

  你在哭,眼泪滑落滴在他手上,比人鱼滚落的珍珠还让人觉得神奇,承太郎从来不知道原来眼泪会这么灼热,烧的他手心像是要溃烂了。

  “我想我的爸爸妈妈了...”你垂下眼眸睫毛扫过他指腹,仿佛吐露了片刻柔软便又缩回了蚌壳,你将自己的头蒙起来不再看他。

  空条承太郎凝视着自己的手,然后尝了尝你的泪珠。

  是咸苦的,但却和海水不一样。

  他想你快乐的话,味道或许会不同?

  “明天我会陪着你的。”承太郎将你的被子拉了下来,免得你被憋气闷死,在他看来你可太过脆弱了。

  他没有说谎,也确实是要陪你一天,穿着黑色毛衣和宽松的休闲长裤,他坐在沙发里看新闻,你听见门铃的声音,然后去查看。

  你搬着凳子踩上去看猫眼,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配合兽人们的身高制成的,除了杜林族也就是小矮人的家会很矮,你看科普上说,杜林和兽人们见面会预约到专门的会客室的。

  门外是花京院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生。

  你打开了门,花京院看见你站在小板凳给他开门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下意识环住了你的腰将你抱了起来。

  你搂住他的脖颈,然后和他身后的男生对视。

  是很好看的男孩子,宝蓝色的眼睛明亮又充满好奇,他看着你,下意识去闻你的气味。

  “诶,你是什么种族啊,为什么味道这么淡呢?”身为狼族的东方仗助有着旺盛的好奇和活泼的性格,他围着你转圈,一只手还戳了戳你的脸颊。

  “她是奇美拉,但是是很弱的那种,你不要把她碰坏了。”花京院拍掉了东方仗助的手,果然你的脸颊已经红了一块。

  “你好,我叫东方仗助。”他朝你伸出了手,你握住了,然后冲他点了点头。

  这可以说是他最小心的一次了,能感受到你的手贴着他,指节细瘦,仿佛被什么柔软的东西依附着,等他回过神来,你早已经收回了手。

  他们是来找空条承太郎的,你乖乖地待在一边看电视,是科普教育类的节目,东方仗助不明白你为什么看得这么认真,这些明明是给兽人幼崽们看的。

  他支着下巴看着你,狼族的好恶往往表现得十分明显,很显然他对你充满了好奇。

  “要不要我陪你玩?”他说着,然后伸手又碰了碰你的脸颊,这一次他十分小心的控制力道了,你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你是狼人吗?”你忍不住问他,黑色的眼睛眨了眨,睫毛弯曲卷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弧度,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还非常的柔软,雌性温柔美妙的信息素让他有些陶醉。

  他又靠近了你,然后鼻子嗅着你的气味,像是表示对你的喜爱和友好,他的额头碰了碰你的脑袋。

  “我是狼族兽人。”他骄傲又自豪的说着,抬头时得意的表情让你觉得有点像狼对月嚎叫。

  “那你有尾巴吗?”你轻声说着,又觉得这个问题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可显然他没有觉得被冒犯,反而从衣服里探出尾巴来让你瞧了瞧。

  你还是头一次见狼的尾巴,不同于以前在动物园见到被圈养驯化过的狼,他看起来健康又漂亮,灰色的皮毛被打理的很好,你的眼睛发亮,想伸手摸一摸他。

  “我可以吗?”当然要先经过同意,你恳求的看着他,这让他觉得内心有种很奇怪的满足感,没有一个兽人会去摸另一个兽人的尾巴,大家都对这种东西习以为常了,除了打架会变成原型互相撕咬,其余的时候没有人会喜欢碰对方的尾巴的。

  “也不是不可以,只能一下。”他的尾巴尖扫了扫你的手,你下意识抓住了然后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太...太舒服啦!

  是毛茸茸的大尾巴,还是狼的,油光水滑的皮毛好好摸啊...

  你仿佛被治愈了一般握着他的尾巴蹭了蹭脸颊,东方仗助的脸变得更红了,他觉得自己就快要爆炸了,雌性柔软的手就在抚摸着他很敏感的尾巴尖,自脊骨传来一阵颤栗,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嚎。

  完全是狼一般的叫声,你抬眼看见了他尖锐的獠牙,就在你下意识要后退一步的时候,他却一只爪子摁在你肩膀上将你推倒了。

  巨大无比的狼舔舐着你的脸颊,那股强烈又腥臊的气味传来,是完全属于动物没有理性的模样。

  可你却觉得他不会将你开膛破肚,他看着你的眼神很亮,几乎是非常直白的表达着喜欢,他让你想到了围着主人打转的猎犬。

  不过这个世界因为没有人类也就没有了狗和猫,可狼被驯化了便是狗,他很喜欢你。

  就在他疑惑你为什么不变成原型和他一起玩耍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你是一只奇美拉,可能原型没有他这么好看帅气,他舔了舔你,然后张嘴咬了咬你的头表示没关系。

  是在表达亲近来着,在他看来你是自卑又没见过世面的小雌性,味道却很好闻,没有同类那么燥烈浓郁,反而很清浅,很快你身上就只有他的味道了,他满意的闻了闻然后又变了回去。

  “我会对你好的。”他郑重地说着,将你视做他的下级保护对象。

  午饭是承太郎做的,你的碗只是他们三分之一的大小,虽然你需要的热量少的可怜,可你吃饭必须得细嚼慢咽,很多肉类你是嚼不碎的,你吃的是他们兽人幼崽才会享用的某种食用鱼类。

  “她不能再长大了吗?”东方仗助早就填饱了肚子,天性让他们进食都是速战速决。

  “她已经成年了。”承太郎嗅到了你身上那股浓烈的狼味,好臭,他觉得还是你以前好闻。

  花京院还给你准备了温水,他的手摁在你的肚子上,为了防止你吃多了不消化又或者是吃的太少,单单是通过触摸就能感知到你今天的进食状况。

  “今天很乖。”他摸了摸你的头,手指生长出来的藤蔓纠缠形成了花冠,戴在你头上仿佛是奖励,其实他也不喜欢你身上那股狼的口水味的。

  隔了种族习性便会差很远,可不喜欢雌性被标记是共同的事。

  东方仗助一直陪你玩了很久,你们的年龄其实相仿,午睡的时候你枕在他柔软的肚皮上。

  “论文准备的怎么样了?”花京院端起茶问道,他察觉到了一些事情,迪奥·布兰度又有了新的动作。

  “还可以。”空条承太郎看着在不远处熟睡的你,猛地想起来你枕着他的手哭泣的样子,是那样的柔软美丽,还眷恋着自己的母亲。

  承太郎又想起来午夜梦醒时,他仿佛被那娇柔的雌性激素纠缠着,你在不停的流泪,可看起来却那么的快乐,他舔了舔你的眼角,很甜,仿佛甘露蜜汁的香味。

  他不是性冷淡,只是讨厌被本能牵着走,你为什么一直在散发荷尔蒙,没有任何生物会每个月排卵,连魅魔也不曾有。

  你的身体仿佛随时等待孕育生命,勾引雄性却不自知,你有罪。

  承太郎压低声音问道:“能找到她的家人吗?”

  花京院看了自己的好朋友一眼,觉得他异想天开,奇美拉生下来就会被抛弃,没有人会养怪物的。

  “她说她想回家,她的父母还在等她,似乎是很美满的家庭。”承太郎说着,花京院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放下了茶杯,以一种冷酷的态度说着:“可能是臆想吧,她对这个世界懵懂又没有概念,正常的父母不会这么教她的。”

  种族是植物,花京院典明平静包容又充满了亲和力,但同样,他没有动物那么丰沛的感情,很多时候那只是一个温柔的假象,他更多是冷淡和理智。

  承太郎不在说话了,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偌大的房间空空如也,一种被世界抛弃了的孤独感涌上来,你下意识心慌,想要去需要承太郎的身影。

  人是群居动物,你和他不一样,他适应了独来独往,你却需要陪伴。

  最后,你站在他门口踌躇着不敢动,可承太郎早就听到了你的脚步声,他对你说可以进来。

  你被眼前的景象惊讶的说不出话。

  空条承太郎在水里,巨大的蓝色人鱼尾巴摆动着,美丽漂亮的鱼鳞闪闪发亮,几乎折射着绚丽的光,自腰腹处变回了人类的姿态,健壮结实的肌肉几乎是雕塑一般的美感,他侧头看你,颈侧的鳃鼓动着异常的性感。

  他从水里探出身,湿漉漉的黑发被他单手捋顺,那双青色的眼睛仿佛通透又美丽的宝石,他看你的眼神,莫名的深沉又炙热。

  “找我什么事?”他靠在池子边,手臂湿漉漉的搭在瓷砖上,蜜色的肌肤不断有水滴下来,呼吸间起伏的胸口,充满了性张力,他说着嗓音嘶哑,你才看见那些被水打湿了的香烟。

  你走过去,但距离水池还有段距离便停了下来,你不会游泳也怕水,曾经待在人口监管局时,实验人员粗暴的将你推下水测试你的种族,窒息濒死也没能激发你的潜能,他们才彻底放弃继续让你继续在水里实验。

  承太郎看着你谨慎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你才缓过神来柔声道:“因为一醒来大家都不见了,我很害怕。”

  你坦然的说着自己的恐惧,承太郎想起来你是需要充足陪伴的,否则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难过和抑郁。

  他朝你招了招手,你坐在池子边上,试探性的将脚伸了进去。

  好凉,你忍不住缩了起来,却还是努力适应,想要离他近一点。

  雏鸟情节,你对他产生了依赖。

  他为你带来了很多贝壳和珊瑚,其实只是用来模拟海洋的环境,可你却还是被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承太郎先生这个好好看啊!”你将那节珊瑚递给他瞧,承太郎从来没在意过这些,他点了点头柔软滑腻的鱼鳍蹭过你脚背。

  他喜欢不经意间的接触,就像你总是会撩起头发露出细白的脖颈,那时候隐秘又娇媚的荷尔蒙总能让他变硬。

  人鱼确实是性‖欲膨胀的种族,哪怕他再怎么遮掩压抑,也改变不了隐藏在血脉里的本能。

  “要摸一摸吗?”他难得笑着问你,单手撑着身子坐在池子边和你对视,那么漂亮美丽的鱼尾摆着水花,你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是很光滑冰冷的触感,却意外的锋利,你抚摸着却被划伤了手指。

  他在颤抖,可你却被疼痛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他想起来他还住在海里的时候,人鱼们总是会忘情的交‖合,他讨厌雌性柔媚又高昂的叫声,又或是雄性低沉压抑的闷哼,他们拥有最美好的声音,可除了诱惑和欺诈,人鱼们很少吐露心声。

  他是异类是怪胎,是不愿意接受本能的伪善者。

  可你却从来不会这么看他,你总是那么憧憬又充满依赖。

  他无法违抗本性,被你接近排卵期疯狂分泌的荷尔蒙操控,你头一次看到人鱼的生殖腔打开,露出狰狞又令人害怕的欲望来。

  人鱼抓住了你的脚踝,你被他冰冷又湿漉漉的手掌包裹着,本能让你害怕的想要逃跑,可对方发出那样磁性又低沉的哄诱时,连你的灵魂都在劝说着向他臣服。

  你下意识想满足他。

  但很快你就清醒了过来,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涨红了脸说道:“承太郎先生请你清醒一点!”

  从来没这么尴尬过的空条承太郎滑入水池里,你没有害怕到离开,理解这个世界的人们被无法抵抗的本能所牵引着,人类在这方面进化的就要比他们完全。

  可你还是忍不住颤抖,瘫坐在池子边教育他道:“您怎么回事,不是不愿意被本能牵着鼻子走嘛,你简直吓到我了...”

  空条承太郎恢复了理智,又变回了从前冷淡又克制的模样,他和你真诚的道歉。

  你的手指落在他的颈侧,抚摸他的鼓动着的鳃,细瘦脆弱的指节却温热,可很快便和水一样冰冷下去了。

  但对于他来说却是难得的抚慰。

  你的表情变得柔软又可怜,科普书上说这么做可以安抚人鱼的情绪,你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虽然这么说有点太过傲慢了,可对于他们来说往往动物的本能会战胜理智的。

  承太郎的指尖上沾了你的泪水,还是那么灼热滚烫,同样是咸苦的味道,他尝了尝然后对你一笑。

  某种程度上你比这个世界上的任生物都要强大,抛开脆弱的身体不谈,你的意志是没有人可以改变。

  他张了张嘴,人鱼的歌声传来,却是温和又沉缓的,仿佛是一曲安抚灵魂的赞歌。

  你倒在他面前,沉沉地睡去。

 

 

 

(一些碎碎念)

就是想搞人外而已,还会有吸血鬼dio,丧尸吉良吉影,金钱豹乔鲁诺,六翼大天使布加拉提等等等一大堆人外

唯一的人类这点很好磕,血液对于dio来说有很强的吸引力,丧尸的话又是另一种概念非传统的,但同样也是很喜欢人类血肉的那种,第一次见吧,只能吃一次,也不敢吃,喜欢的紧

只是自我满足之作,不知道更多少,没人看就自己想想和我的鹤鹤一起讨论讨论爽到就完事了,同样如果触雷了,我给你在这里很诚挚的道歉,为你浪费的时间说声对不起,但也请不要浪费更多时间来评论区或者私信骂我,我不爱网络吵架

 

 

🔪李屈兰🥩

我又画了一堆人外利利出来!依旧是怪物女孩30题!


▪️荆棘利利,光是刺痛自己就很要命了,因此不敢触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丧尸利利,生前是个爱干净的优等生,为什么身体会被缝起来可以自己想象一下。

▪️黑曜石利利,虽然硬度不是最高,却以出众的速度与技巧取胜。

▪️杜拉罕利利,长得很体面却是告死者,承受大家的怨恨,终于有一天摔碎了自己的脑袋。 

▪️恶魔利利,翼展有两米多长。幼时被折断犄角后有了极强的防御意识,不喜欢和人亲近。

▪️怪形利利,为了救人被感染,变形时还有自我意识,在攻击前会有犹豫,请趁机逃跑。“如果可以,请烧死我”
▪️史莱姆利利,是蓝莓布丁做的,背后的翅膀是奶...

我又画了一堆人外利利出来!依旧是怪物女孩30题!


▪️荆棘利利,光是刺痛自己就很要命了,因此不敢触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丧尸利利,生前是个爱干净的优等生,为什么身体会被缝起来可以自己想象一下。

▪️黑曜石利利,虽然硬度不是最高,却以出众的速度与技巧取胜。

▪️杜拉罕利利,长得很体面却是告死者,承受大家的怨恨,终于有一天摔碎了自己的脑袋。 

▪️恶魔利利,翼展有两米多长。幼时被折断犄角后有了极强的防御意识,不喜欢和人亲近。

▪️怪形利利,为了救人被感染,变形时还有自我意识,在攻击前会有犹豫,请趁机逃跑。“如果可以,请烧死我”
▪️史莱姆利利,是蓝莓布丁做的,背后的翅膀是奶油味,如果有星星便会聚集,如果幸运会有稀有草莓味或樱桃酒心味出没。

▪️偏执王利利,因为喜欢血界的独眼偏执王所以画了这样的利利!偏执王的声音很可爱!安利你们!

▪️蛟利利,住在清澈的巨大湖泊中,和其他水生动物关系很好,已经有了渡劫的能力但是不想变成龙,只想在湖泊里和大家一起生活。额头上的角不是硬质的,很软,如果抓住就会浑身没有力气。


上一弹在这里:http://culinbear.lofter.com/post/1cb94038_124c385d

旺汪北
🐺x🐱 热心市民狼狼噗(上...

🐺x🐱

热心市民狼狼噗(上)!可惜被拒绝了,下次再加油呀(还有下次的话,没想到画条漫是这么累的活儿

🐺x🐱

热心市民狼狼噗(上)!可惜被拒绝了,下次再加油呀(还有下次的话,没想到画条漫是这么累的活儿

🔪李屈兰🥩

也是喝过茶的人啦
我又来了!
中间这个白利利是洞穴生物,可以在墙壁上爬的那种
自己可以发光,因为环境黑眼睛有点不好使
得掰着埃尔文脸认 ​​​

也是喝过茶的人啦
我又来了!
中间这个白利利是洞穴生物,可以在墙壁上爬的那种
自己可以发光,因为环境黑眼睛有点不好使
得掰着埃尔文脸认 ​​​

丸猫

画了2个月的怪物女孩问卷合集!【啊……真的好久没来loft发图了……

虽然设计力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能坚持下来挑战这个问卷,把这些图放在一起看的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另外loft最多10张图所以拼了一下,图质压缩请不要在意……

后3P是随手写的小设定

为啥只到25号?其实最后5个是互动题实在没时间画了……有缘补上吧


画了2个月的怪物女孩问卷合集!【啊……真的好久没来loft发图了……

虽然设计力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能坚持下来挑战这个问卷,把这些图放在一起看的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另外loft最多10张图所以拼了一下,图质压缩请不要在意……

后3P是随手写的小设定

为啥只到25号?其实最后5个是互动题实在没时间画了……有缘补上吧



一车厘子🇨🇳

P1摸鱼练练人体=v=试问谁不想RUA毛呢?

P2人外pa预警,别问,问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姿势形态有参考

P1摸鱼练练人体=v=试问谁不想RUA毛呢?

P2人外pa预警,别问,问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姿势形态有参考

TKOP
是500fo本本点的哈斯塔学姐...

是500fo本本点的哈斯塔学姐 @本垒打

梗原作者 @唾液菌

已授权

是正(sha)经(diao)的校园paro

又到了恋爱的季节呢

是500fo本本点的哈斯塔学姐 @本垒打

梗原作者 @唾液菌

已授权

是正(sha)经(diao)的校园paro

又到了恋爱的季节呢

恶魔

触手我画完啦!!!!下面是超长废话设定
图的话试着画了一下解刨结构
有很多器官都不知道怎么画但还是画了/ni
总之触手,好东西,画起来爽写起来爽

是寄生性质的生物,但是是共生关系的寄生,作为寄生物他能为寄主提供额外的“视野”
但是有的时候会在他们存在地区的大型生物身上发现同时有存在五六个……这个时候就会导致寄生对象的营养过低而死亡了,但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这种事情
摸上去的感觉像是死了一段时间的鲶鱼或者是被剥了皮的海鱼,就是很滑,很黏,能感觉到了里面的肌肉就好像是没有皮肤一样,而他们一旦脱离寄主粘液就会异常的多,这点上无论是寻找新寄主还是移动都很有用。口部位于躯干的中间,腔内的感觉是类似于“肠子”的感觉,...

触手我画完啦!!!!下面是超长废话设定
图的话试着画了一下解刨结构
有很多器官都不知道怎么画但还是画了/ni
总之触手,好东西,画起来爽写起来爽




是寄生性质的生物,但是是共生关系的寄生,作为寄生物他能为寄主提供额外的“视野”
但是有的时候会在他们存在地区的大型生物身上发现同时有存在五六个……这个时候就会导致寄生对象的营养过低而死亡了,但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这种事情
摸上去的感觉像是死了一段时间的鲶鱼或者是被剥了皮的海鱼,就是很滑,很黏,能感觉到了里面的肌肉就好像是没有皮肤一样,而他们一旦脱离寄主粘液就会异常的多,这点上无论是寻找新寄主还是移动都很有用。口部位于躯干的中间,腔内的感觉是类似于“肠子”的感觉,里面包括着产卵管,生殖器,卵包,进食用的管状物,他的腔内是大约小指长的一排排整齐的触手
他们极少会成年,据说在成年之前就会繁殖然后死去,但是没人目击到他们成年,而能成年的又极少,哪怕有目击记录目击证人也会在看到他们之后被杀死,他们的成体知道被这种生物(人类)发现是就会是危险的,所以就不被发现了。他们的学习能力相当于儿童
他们极少说话,但是肢体语言很丰富,眼睛是可以被“吞”回体内的,就像是眨眼一样,他们表示害怕的时候就会这么做,开心的话会像是拖把一样立在地上在开心的来源前面上下的跳动,伤心是缩成一团,只露出金色的刺,愤怒就是从身体的腔内发出怪异的低吼,这也是关于成体是否会发出声音唯一记录
设定上是近几年发现的物种,难以捕捉/在大型生物身上,还没靠近就被看见了,然后告知给大型动物了,然后又打不过
饲养条件也很苛刻,第一他们是会挑人的,有些人理都不理,有些人就天天粘着,具体参考不清楚,应该是外貌,气味,健康程度。第二他们的食物,对于有疾病的,除非是喜欢的食物,他们会通过肢体动作让他们赶紧去治疗。
他们一般选择的寄生部位一般是大型动物的躯干,多数是背部,通过软化肌肤来让吸食口器进入猎物体内,人类一般不会钻入体内,而是像围脖一样缠在身上,夏天和太热的时候例外,会离得超远,他们的吸食口器像是蚊子,不过是触手型的,更粗也更长,最长记录是一米四的全场口器,正常伸出部分大概是四十七厘米,触手里面是吸盘,很小的吸盘,大概只有小指甲盖这么大,但是数量很多,平时是缩在触手里面,而触手包成了圆柱形,所以根本看不到,但是吸附状态下就会展开来了
眼睛看起来很脆弱,但实际上外貌负裹着一面有很强弹性的透明的膜,这个膜上面还有一层膜,可以张开闭合清理灰尘
小道消息:有研究人员尝试过亲眼睛的行为,被研究对象表现出了开心的行为,但是禁忌有这几条,一不能直亲瞳孔,二不能没刷牙就亲,三要亲的话要亲眼睛的下半部分,眼睛要直视对方的瞳孔,这个时候对象会表现出“害羞”的行为,四要是肆意去亲的话,会被用触手推开,会小小的生气
他们是没有性别的,至少是辨认不出来,没有固定的性别进食对象,人类的话他们就对于身上有肌肉的似乎额外喜欢,但是有个别也是例外/性癖,可能是口味不一样
每个个体的眼睛纹路都是特殊的,可以以此分辨,还会因为个体所在地区不同出现不同的颜色,有非常暗淡的灰色,也有异常艳丽紫黑色,有发现过红白相间的,但是是尸体不能确定是否是死亡后导致的变色,采集的样本带会研究室后发现和红色种并无基因差别
尸体无法保存,在发现后的数天内基本会融化掉,只留下牙齿和棘刺,而之前发现这些东西的研究人员根本认不出来,因为质地原因只能当做水晶或者是玛瑙,融化后的液体极易被土壤吸收,没有腐蚀性,没有毒性,营养成分很高
粘液量是可以在短时间达到一杯的量的,抱在身上很快就会全身黏糊糊,啊对了,他们喜欢被抚摸

警告⚠️:若是发现请不要擅自饲养,因为这种生物的危险系数尚不清楚请在发现后立刻离开⚠️

TKOP

没错,我就是在拿旧图混更今天我考试
★众所周知,先知的梦就是预知梦
★伊莱成功自我攻略
★走评论shimo

没错,我就是在拿旧图混更今天我考试
★众所周知,先知的梦就是预知梦
★伊莱成功自我攻略
★走评论shimo

摸那个袜

去年的本(黑)子(历)图(史).们(

分别是动物本(仨还有一个觉得丑到不想发()魔法本(一个)天使恶魔本(俩)和贴纸(34个)和高校本(一个)

部分角色是自家崽.好像有很多都百合(

去年的本(黑)子(历)图(史).们(

分别是动物本(仨还有一个觉得丑到不想发()魔法本(一个)天使恶魔本(俩)和贴纸(34个)和高校本(一个)

部分角色是自家崽.好像有很多都百合(

小队长の仓库
我喜欢你,想和你碰碰鼻٩(˃̶...

我喜欢你,想和你碰碰鼻٩(˃̶͈̀௰˂̶͈́)و


给拖拖的~ @光速爬墙侠 

我喜欢你,想和你碰碰鼻٩(˃̶͈̀௰˂̶͈́)و


给拖拖的~ @光速爬墙侠 

小蓖麻
奈亚子!奈亚拉托提提普的化身肿...

奈亚子!
奈亚拉托提提普的化身肿胀之女。。。。。和夜魇的娘化。我非常喜欢这种魔幻又华丽的感觉

奈亚子!
奈亚拉托提提普的化身肿胀之女。。。。。和夜魇的娘化。我非常喜欢这种魔幻又华丽的感觉

豺豺豺豺豺
怎一痛字概之 最近抑郁产物,意...

怎一痛字概之

最近抑郁产物,意义不明,补子懒得画是直接用的网上文三品的照片

怎一痛字概之

最近抑郁产物,意义不明,补子懒得画是直接用的网上文三品的照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