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263.3万浏览    20529参与
氵步丿I丨

逐渐草稿...

原意是想画冰哥的
但我觉得两个冰冰都可以有这类狠厉的表情

(刚才不小心手滑删掉了,重发)

逐渐草稿...

原意是想画冰哥的
但我觉得两个冰冰都可以有这类狠厉的表情

(刚才不小心手滑删掉了,重发)

无惑

今日摸鱼,贴画纸真好玩儿

今日摸鱼,贴画纸真好玩儿

nico_紫瑛

【漠尚】美食主播的日常 番外一

突然发散的灵感。

想到自己暑假的旅行,决定写一下漠尚两人在无锡的旅行。

————————————

番外一  无锡春季双人旅行


婚后的生活一如既往,漠北君做着他的“大老板,尚清华做着他的美食主播,在夏末到今天春天的这半年里,他们的日子过的有资有色。趁着淡季,他们会到处跑一跑、玩一玩,收集一些直播素材;节假日的时候,他们还会去各地的漫展走一走,做一做vlog,心情好的时候,尚清华还会拉着漠北君一起cos角色。


这样兜兜转转的到了开春,在经历过两个人一起过的第二个新年之后,他们决定在阳春三月下江南,去往美丽的无锡,感受樱花桃花漫天飞舞。


三月是开学季,到了旅游的淡季...

突然发散的灵感。

想到自己暑假的旅行,决定写一下漠尚两人在无锡的旅行。

————————————

番外一  无锡春季双人旅行


婚后的生活一如既往,漠北君做着他的“大老板,尚清华做着他的美食主播,在夏末到今天春天的这半年里,他们的日子过的有资有色。趁着淡季,他们会到处跑一跑、玩一玩,收集一些直播素材;节假日的时候,他们还会去各地的漫展走一走,做一做vlog,心情好的时候,尚清华还会拉着漠北君一起cos角色。


这样兜兜转转的到了开春,在经历过两个人一起过的第二个新年之后,他们决定在阳春三月下江南,去往美丽的无锡,感受樱花桃花漫天飞舞。


三月是开学季,到了旅游的淡季,景区的人少了许多,他们提前做好攻略,一起来到无锡游玩。他们将订好的酒店作为定点,每天乘车出发到各个景点游玩。来到无锡,著名的三国水浒影视城不容错过,他们买好双人双门联票,一起验票进门。


尚清华的直播依旧在进行,粉丝们大呼主播又来发糖了,更有甚者表示自己就在无锡要前去围观,也有很多学生党工作党表示很无奈。原本他们想要步行走遍影城,却突然发现门口有双人电动车,尚清华灵机一动,交了押金领了小钥匙,拉着漠北君去开小车车。本来他是想坐在后面,但是他很想体验一次载着漠北君的感觉,于是两人的现状变成了尚清华开车车,漠北君窝在车子后面面无表情的拿着手机直播。


他们像老大爷开车一样一颠一颠的开着电动车,直播的弹幕里满满的是甜点小哥哥好委屈啊,窝在后座还要帮着直播,面无表情却有点萌哈哈哈。他们穿梭在三国城和水浒城之间,看到了古色古香的后院,看到了影视剧里著名的场景,去坐了大船游历太湖,还在长锁桥边携手散步。


在三国城和水浒城通行之处,需要出示票据,为了方便大家穿行,出示过票据的人将会在手上盖上一个印章,等下开车回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通过。尚清华一边介绍风景和情况,一边吐槽自己带着一个直播间的人一起逃票。


这一天的“兜风之旅”,让尚清华非常的开心,内心的小九九得到了满足,漠北君则是觉得对方开心就好,能看到他开心的笑容,他便觉得岁月静好。回到酒店,漠北君整理了一下行李,尚清华在床上整理今天的照片,嗯,当然是拿漠北君的手机拍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去到美丽的鼋(yuán)头渚,那里有一个樱花庄,三月这个花朵烂漫的季节十分适合到那里参观。他们漫步在林荫小道上,看着周围的树上星星点点的花瓣,风一刮过,就吹到他们身上,就像是电影里的特效一般,漠北君默默的为他拂去头发上的落花,尚清华还他一个笑脸盈盈。


根据攻略上说的,他们选择先坐船去往湖心小岛。淡季人少,他们等了一会坐上了船,大多数的人选择在船舱里坐着,不去吹风,尚清华则是拉着漠北君来到了上一层的甲板,春天的风尚且有些凛冽,吹的他们发丝飘舞,但是远眺太湖风貌还是觉得心情愉悦。


尚清华埋在漠北君的怀里,漠北君自发的给他挡了挡风,风有一下比较猛,刮走了尚清华的渔夫帽,漠北君手疾眼快的按住帽子,按回对方头顶,却被尚清华一把拉下脖颈,亲了一口。甲板上根本没人,两个人却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漠北君难得无奈的笑了笑,给尚清华带好帽子,拉着他回了船舱。


岛上的风景依旧美丽,他们走过姻缘桥,意外发现在小路的尽头,有一间小小的月老祠,推门而进,香火的气息扑面而来,满目皆是挂于院中的红丝带,写着曾经来过的人们的祈愿。这次没有等尚清华主动,漠北君就已买好了许愿带,两个人都在带子上留下了祈愿。


“愿往后余生,风雨同舟,悲欢皆是你。”


太湖仙岛不过是这里的一小个插曲,他们回到鼋头渚,一路走过十里芳径,朝着樱花庄而去。三月当真是个好时节,古人常言“烟花三月下扬州”,他们虽不在扬州,仍在美丽的江南欣赏风景。一路落英缤纷,春风虽还带着冬日的凛冽,头顶的太阳却不甘示弱的照耀着,让他们心里暖暖的。樱花时节虽短,却能在绽放的时候让所有人的心情跟着它一起绽放,当属不易。


第三日的灵山大佛,是他们旅程的一个结点。人皆有愿,求财求势求缘求子,这里一年四季,香火不断,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慕名而来,明知道有些东西虚无缥缈,却仍然愿意拜上一拜。并不是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是对这些以往几千年岁月里流传下来的文化的尊重,带着肃穆庄严的态度对那些佛像拜上一拜。


灵山大佛上有一万佛殿,据说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佛像在此内,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当你身在此间,会有万千神明注视着你的微妙感受。尚清华表示他这不是心虚,只是单纯的觉得有些紧张,就像是面对着一群来考量他的领导,他的一举一动皆在佛像的注目下,他便拉着漠北君与他一起认真拜过,不求什么,只是虔诚。


求财求势求缘求子,世人烦恼欲望太多,纷乱复杂,尚清华在这里站定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求的。求财求势?他和漠北君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也没有给人打工;求子?他们都是男人哪里来的孩子呢?求缘?可他们已经有对方了啊。


他竟不知,世间诸多疾苦,唯他幸福常乐。


即是别无他求,便求个“他”。两个人心照不宣,一跪三叩首,心里一字一句求的皆是对方。


他们愿意修这“尘缘之苦”,修一世对方平安喜乐,无恼无忧。


离开的时候,院里的香火依旧,青烟袅袅,带着檀香的幽幽气息,伴着僧人敲木鱼时低吟的佛经,有种庄严神圣的感觉。大雄宝殿在他们身后逐渐远去,而他们握着对方的手,更加坚定了自己信念。


现在,该回家了。

————————————————

前半段和后半段分开码字风格都不一样了,大概是因为我看了《贫僧》文风都带跑了哈哈哈哈哈

增粮!吃粮快乐!

央祺

【垣九】爱隔山海

      

  近日,清静峰的弟子皆谨言慎行,只因峰主状态不佳。

     
  据清静峰上扫山梯的那位不知名群众所说,那日他正在扫山梯,见沈峰主走来,原想打个招呼的,但“沈”字还没出口,就被沈峰主一个犀利的眼神给吓了回去,然后他就看到,平日里温柔可亲面带微笑的沈仙师摆着一张阴鸷的脸色,浑身低气压的走了。


  众弟子议论纷纷,经过激烈的辩论后一致认为师尊修炼遇到瓶颈了。


  也许只有沈九本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

      

  近日,清静峰的弟子皆谨言慎行,只因峰主状态不佳。

     
  据清静峰上扫山梯的那位不知名群众所说,那日他正在扫山梯,见沈峰主走来,原想打个招呼的,但“沈”字还没出口,就被沈峰主一个犀利的眼神给吓了回去,然后他就看到,平日里温柔可亲面带微笑的沈仙师摆着一张阴鸷的脸色,浑身低气压的走了。


  众弟子议论纷纷,经过激烈的辩论后一致认为师尊修炼遇到瓶颈了。


  也许只有沈九本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为众人所关注的沈仙师此刻正坐在一柄修竹旁,漂亮的手指随意在琴弦上拨拉,一触到便迸发出清越的旋律,断断续续的音符依稀是首清心曲。


  闻讯来探望的岳清源却是心中一凛:沈九向来不怎么爱弹琴,那把古琴放在竹舍内不过是充当摆设附庸风雅,今日却奏曲清心,可见是有了极为烦心的事。

 
  “清秋师弟,你……”

 
  沈九方才还尚佳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他丢下铮然鸣响的琴弦,道:“掌门师兄可是有什么要事吗?”

 
  “没有,但……”
 

  “没有要事的话,就恕师弟招待不周了。掌门师兄日理万机,还是不必在清静峰浪费时间了。”话毕,便扭头径自走了,青衣隐入了竹林深处。
 

  到了林子深处,沈九才停下脚步。他重重吐了口气,抬手扯下了身旁的一片竹叶。
 

  断面的竹汁气息,清新而不刺鼻,令沈九心烦意乱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沈垣已经消失一周了。

  
  毫无预兆的,沈垣不见了。早晨起来的时候看见空荡荡的枕头,那时他还以为沈垣出去浪了,到了饭点会自动回来。但是到了夕阳西下之时,也不见那抹青色。

  
  他遍寻清静峰上下,却只寻到了只短毛怪。
   

  他尝试用沈垣留下的折扇探知沈垣的气息,却毫无回应。
  

  沈垣突然地离开,一如他突然地出现。他来时双手空空,离开时却带走了沈九的一腔真情。

  
  果然,诺言什么的,终究会变成谎言。

     

 
  清静峰的弟子在低气压下生活了数月之后,终于迎来了师尊温和似水的笑容。

  
  “九哥,我回来了。”沈垣进门时,正看到沈九用手撑着眉心,皱着眉头在桌案旁小憩。手边放了一盏茶,喉咙早已冒烟的沈垣见了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端起来一饮而尽。
  

  “谁?”沈九被惊醒了。
   

  “我啊。九哥,几日不见,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沈垣啧啧嘴,苦不堪言,“九哥,这茶好苦,你冲那么浓做什么?”

   
  沈九没有回答。
  

  浓茶可以提神。只是怕一睡着,便会陷入你的梦靥。

   
  梦里的沈垣笑得那么真实,他以为沈垣已经回来了,醒来却才痛苦地发现,原来只是幻梦一场。

  
  现在,也是梦么?沈九伸出手,悄悄地捏了自己一下。小臂传来的痛感告诉他,不是梦。

   
  沈九把欣喜埋进眼底,不动声色的问了句:“你去哪了?”

   
  “不小心死掉了。”沈垣那天是被他大哥和二哥吵醒的,醒来才发现那个辣鸡系统竟然不经过他同意就把他遣送回了原世界,害的他费尽心思才得以回来。

  
  只是耽误了几日,不想这边已是过了数月。
   

  “我当时根本感觉不到你的气息,你是怎么回来的?”

  
  沈垣轻笑,低头吻了吻沈九一缕冰凉的发丝。

   
  “想着你,所以回来了。”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瑞雪Rxuer-

秀家小剧场24

*小剧场24
【沙雕段子】



洛冰河:“师~尊~啊~,您是不是饿滴慌呀~哎呀咿呀嘿~您要是饿滴慌啊~请您就对冰河讲,冰河给您溜肥肠~请您就………………”

沈清秋:“………………向天打飞机!是不是你教他的!”

尚清华:“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就随口说说………………是……是他灌的酒!”

魏无羡:“!!才……才不是我灌的天子笑,是不是二哥哥!”

蓝忘机:“…………恩。”

花城:“哥哥,我们回鬼市吧…………”

谢怜:“…………好。”

————

是武林外传动的手

满脑子都是这个调调(இдஇ; )

*小剧场24
【沙雕段子】



洛冰河:“师~尊~啊~,您是不是饿滴慌呀~哎呀咿呀嘿~您要是饿滴慌啊~请您就对冰河讲,冰河给您溜肥肠~请您就………………”


沈清秋:“………………向天打飞机!是不是你教他的!”

尚清华:“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就随口说说………………是……是他灌的酒!”



魏无羡:“!!才……才不是我灌的天子笑,是不是二哥哥!”




蓝忘机:“…………恩。”




花城:“哥哥,我们回鬼市吧…………”




谢怜:“…………好。”



————

是武林外传动的手

满脑子都是这个调调(இдஇ; )

小脑斧

幻想屋系列(冰九)1未完结

幻想屋设定,底特律au
入者谨慎,内含汉康打酱油,下一话,打酱油的cp还要增加。

2000+
我现在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的文总是写着写着就爆了字数?
我是不是要反省一下自己?

01.
洛冰河死死握住手里的胶囊,看着躺在冰柜里的沈九,眼神不停的在人和胶囊里转换。

他听人说过这个幻想屋,但是现在他求仁得仁的拿到了复活药后却不敢用。

这是沈九,那个散着长发对他嗤之以鼻、漠不关心的却唯独触动了他心的沈九。
不论多少个世界里面独一无二的沈九。

当然,现在站在他身边的特制仿生人不算。“冰河,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仿生人歪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扫洛冰河。

极度激动,处于非常喜悦之中,喜悦...

幻想屋设定,底特律au
入者谨慎,内含汉康打酱油,下一话,打酱油的cp还要增加。

2000+
我现在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的文总是写着写着就爆了字数?
我是不是要反省一下自己?

01.
洛冰河死死握住手里的胶囊,看着躺在冰柜里的沈九,眼神不停的在人和胶囊里转换。

他听人说过这个幻想屋,但是现在他求仁得仁的拿到了复活药后却不敢用。

这是沈九,那个散着长发对他嗤之以鼻、漠不关心的却唯独触动了他心的沈九。
不论多少个世界里面独一无二的沈九。

当然,现在站在他身边的特制仿生人不算。“冰河,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仿生人歪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扫洛冰河。

极度激动,处于非常喜悦之中,喜悦程度88%、纠结程度11%混合情绪1%,结论:立刻帮助洛冰河给沈九喂复活药。

“是需要我的帮助吗?”仿生人温暖的手捉住洛冰河紧紧握住的右手。
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疑惑。

是呀!现在自己怎么连干什么都有点不敢做了?不论发生什么,那都是自己等待了漫长岁月的沈九。
你不是只要师尊回来就可以了吗?洛冰河?

可我还幻想他一醒来就爱上我,而不是又想着自杀。
洛冰河头上的红色花纹不稳定的忽隐忽现,就如同他现在忽紧忽松的拳头。

“没什么,你退下吧”将舌头咬破,含着胶囊,洛冰河如同溺水一般咬食沈九的双唇,冰凉的气息刺的他本能的退了一下,但旋即就又纠缠了上去。
溺水的人怎么会因为痛苦后退了?
痛苦才是提醒他还可以求生的征兆。
沈九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感觉到交缠抽动的舌头猛地收缩,洛冰河势在必得的笑着加深了这个吻。

喝了我的血就是我的人了,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沈九,你都是我的。

翻滚入肚的鲜血究竟宽慰了谁的荒唐和无措?
这场罪过无人可以逃离审批。

02.
如果你突然昏迷后睁开眼看见了一个吻你的变态你会怎么办?

第一反应懵逼
第二反应懵逼
第三反应下意识的打对方一巴掌。
沈久有点懵逼了,额,发生了什么不对吗?他不是在大学军训吗?怎么昏了以后一醒来就在跟人接吻。

虽然沈九定睛一看,是个大帅比,不过,这也不是他这个小处男丢掉初吻的理由吧!
难道长的帅就可以强吻别人吗?
enn?说不定真的可以?
沈九的脑回路突然如同转弯过度一样开始仔细想帅和强吻之间的关系。

“沈九!!师尊~”他听清楚了前面的却没有听清后面的,再次昏迷的之前,他脑海里面不停回放一句话,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他认识自己,自己不认识他?
哦,天杀的脸盲症。

洛冰河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连忙抱住,还好,身体慢慢在变热,心脏也在“扑通~扑通”的跳动。
心放下来才反应出脸上有点生疼。

刚刚那家伙眼神似乎很不对。他还是沈九吗?

为什么他眼中只有震惊没有厌恶?这不符合常理啊,而且似乎隐隐约约有点害羞?
洛冰河呆在原地,心里一时不知道该欣喜还是绝望,沈九是不记得了?还是原谅他了?

可是一个宁愿自尽都要丢下你的人,什么时候还曾给过你希望吗?

洛冰河,你知道是为什么的。

“但我不能承认,师尊”泪珠掉在沈九的胳膊上又滑落在冰凉的地面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还要有借口继续期待你”

仿生人低着头扫视着跪坐在地抱住沈九的洛冰河。
极度情绪:98%悲伤、1%希望、1%复杂情绪。
结论:洛冰河怎么还没有去自杀了?
仿生人的光圈红着不停闪动:警惕、警惕,异常情绪,软体不稳定。

呼叫援助。


03.
汉克觉得他最近估计真的运气很差,肯定是康纳那臭不要脸的仿生人带来的。

一想到前两天的意外,再看着眼前复杂的拥抱场景。

见鬼啦,为什么另外昏迷不醒的人没有记录?
现在还有黑户这种东西吗?

而且那红头纹家伙的眼睛他们一准备靠近就变血红色……

看起来这个任务就很不妙,他现在人老了就想干一些清清楚楚不要设计情爱的案子这么难吗?

真想提前退休算了,不干了,当的个警察和妇联大妈一样。

突然,汉克耳边突然出现“放弃啦!不干啦!当个……”

他狠狠瞪了一眼傻笑的康纳,谁告诉你警局交流用的无线耳机是用来放歌的啊?!

康纳看着精神一下又振奋起来的汉克,感觉p这一下他很开心。

面前这两个人的状况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他检测的那个没有信息的男人的脑电波、心率和脉搏波动高低频率都和隔离了大洋的新加坡一个突然昏迷不醒的青年相吻合。

但是,面前和他头脑中调动的画面里面,两个人都在。

一个人有了两具身体?像是心率和脉动高低频率加上脑电波频率都完全吻合的情况出现,这是第一次。

“你们究竟还要站多久,现在警察都可以随便私闯民宅了?”洛冰河双眼眯起,悲伤一下转换成了怒火。

他不确定如果面前两个人还不走,他会不会,杀了他们。

不过,现在这个社会杀人的代价太大,这个2038年的科技太先进了,而他准备穿梭时空的东西还没有准备好,并且,低头怀着无限相望的,洛冰河克制的亲吻了一下沈九的额头。
师尊还昏迷着,他不知道现在灵魂刚刚回来的师尊可不可以忍受这样的时空穿梭。

“ 当然不会,沈冰河先生,祝你休息快乐。我们就先走了”康纳感觉洛冰河有点不对劲,但他没有上前。

他是仿生人,万一出了事,顶多就是痛不欲生,但是,汉克会死。

康纳下意识扯住汉克,打起手势准备回去解释,没想到汉克也直接回扯住他,来的警察就他们两个,对面这人很明显就不好对付。

而且,他们之前对于事情的看法都是自己的猜想,万一那个睡着的人是愿意的了?

两个人沉默的离开了,有些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冲动是魔鬼。

沈九不想睁开双眼,他感觉到了痛苦,极致的痛苦。

明明只是层层上涌的本来属于自己的记忆,应该如水入溪流一般顺利,却像水入油中般煎熬。

他都记起来了。

那些痛苦,那些绝望,那些,试图自杀的日日夜夜。

但是他现在有亲人,他不能就这样死了,可是一睁开双眼,他就会看见洛冰河。

他无法反抗的伤他入灵魂的,他深爱过的洛冰河。

如果要活下去,沈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沈九在心里的虚无中告诉自己。

你要完完整整的做一个跟你前十八年一样的颜控阳光少年。

如果自己不颜控的话,当时也不会在私欲和与柳傻子,不,柳师弟争执中收下洛冰河吧。
想起七哥的结局,沈九在虚无中探手拿出一柄长剑不停的往身上捅,完全不顾这是自残的行为。

他没办法违背心意去杀了洛冰河,那他就只能折磨自己,但是他不可以死。
他还有爱他的父母。
他梦寐以求的现在和他过了十八年的父母。
他不能让他们担心。

他的命和心都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沈九,你是一个人,但是又不能是一个人,多纠结啊”

“沈九,师尊,你会看见我吗?”洛冰河抚开沈九脸上的头发,却在要亲下去的时候停了下来。
“你不会愿意的,我不能再这样对你了”洛冰河最后只是把昏睡的人环抱住,如同抱住了全部。

未完待续
争取三篇内完

芒果

刚听了魔道广播剧.....哇哦我哭的.....所以画了个冰秋 (什么逻辑?!orz)

好像是渣反66章的一瞬间?

刚听了魔道广播剧.....哇哦我哭的.....所以画了个冰秋 (什么逻辑?!orz)

好像是渣反66章的一瞬间?

tiantiantiantian830
我觉得我的指绘要死😂😂

我觉得我的指绘要死😂😂

我觉得我的指绘要死😂😂

四哈哥
清华吧………没画完…好累

清华吧………没画完…
好累

清华吧………没画完…
好累

苏什

【渣反/天官/魔道】中秋

   cp:冰秋,漠尚,冰九,七九,忘羡,曦瑶,薛晓,双杰(友情),花怜,裴水,双玄。
ooc慎,不喜勿喷。
补中秋。

【冰秋】
沈清秋初到异界的第一个中秋,是孤寂的。

不过,和洛冰河在一起之后的每一年中,他都体验到了家的味道。

有你的地方,即为家。...

   cp:冰秋,漠尚,冰九,七九,忘羡,曦瑶,薛晓,双杰(友情),花怜,裴水,双玄。
ooc慎,不喜勿喷。
补中秋。
    
    
    
【冰秋】
沈清秋初到异界的第一个中秋,是孤寂的。

不过,和洛冰河在一起之后的每一年中,他都体验到了家的味道。

有你的地方,即为家。
      
    
       
【漠尚】
尚清华望着天上的明月,还没来得及感慨,便被自家大王拖入室内。

“外面天冷,别着凉了。

还有,这个顺手买的。”

漠北君指着桌上的月饼,故作高冷,却掩不住双颊的绯红。
      
      
     
【冰九】
中秋,不就是应该团团圆圆的嘛。

可是,为什么你却在中秋那一天彻底抛弃我了?

沈清秋,你回来啊,我会不准你死啊。

师尊,算我求你了,你回来吧。
    
     
    
【七九】
沈九曾经一直以为每一个中秋都有岳七陪着他。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

他终于明白了,哪有什么一直,不过都只是他的自以为是罢了。

  
    
【忘羡】
今年的中秋不是一个人了啊,真好!

魏无羡看着身旁的蓝忘机笑得灿烂。

远处,蓝启仁叔父正黑着脸往规训石上刻些什么。
     
    
     
【曦瑶】
中秋无月。

蓝曦臣停下了抚着琴的手,冲前来送月饼的弟子微微一笑 。

阿瑶,忘机问灵十三年等回了魏公子,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等回你 。

中秋无月,我无你。
    
    
    
【薛晓】
虎牙少年坐在床旁,望着明月,突然大笑起来。

“晓道长,你看这月亮,多美啊!”

“哦,我忘了,你看不见。”

我忘了,你再也不能醒来了。
    
   
   
【双杰】
今年的中秋,江澄仍旧是一个人,

即使魏婴回来了;

今年的中秋,江府上下不见一只狗,

因为魏婴回来了。
     
     
     
【花怜】
自打太子殿下飞升后,

每年中秋都可以看见一个盛景——

三千明灯,满城花开。
     
     
      
【裴水】
中秋宴上,裴茗下意识的往旁边侧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新水师正一脸专注的望着台上。

裴茗尴尬的转回头。

一旁的灵文叹了口气。

“放下吧,水师兄他……”

话终是没有说完。   
    
 
   
【双玄】
每一次的中秋宴,贺玄负责吃,师青玄则负责调节气氛。

有一次师青玄还开玩笑说他俩可真是天生一对!

贺玄却突然暴怒起来,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留下一脸错愕的师青玄为他打着圆场。

是我配不上你。
    
    
    
   
    
补中秋。
你们能想象那种中秋不放假而且没有月亮的绝望吗(ಥ_ಥ)
爱你们哟_(:з」∠)_
欢迎扩列,欢迎捉虫,欢迎催更(虽然不一定有用)。
阿萨,化学好难啊,要癫了。

萌芽子☆

第一次发lofter好方,这里萌芽芽偶尔摸摸鱼最近超喜欢秀秀家的孩子们尤其是冰妹儿超可爱表白他xxx!【发完就跑_(:з」∠)_

第一次发lofter好方,这里萌芽芽偶尔摸摸鱼最近超喜欢秀秀家的孩子们尤其是冰妹儿超可爱表白他xxx!【发完就跑_(:з」∠)_

殊酒
很快乐了 问卷来源见水印

很快乐了 问卷来源见水印

很快乐了 问卷来源见水印

曳汐___

『泽芜雪浪,冰竹雅香』十一

#沈清秋、金光瑶友情向
#有私设,有ooc
#如果两个反派凑在一起
#主曦瑶、冰九,但更多九瑶中心向
#这个是联文,三个人一起写,下一章  @边若卿吖.

自我厌恶啊——
若无彼此相遇,自生自灭而已。
不得不说,沈清秋和金光瑶是极相像的。娼妓之子和随意买卖的奴隶,一个用尽计谋登上仙督之位,一个百费心机坐上峰主之椅。极力掩藏自己那肮脏的影子。
两个极相像的人,要么厌恶,要么同病相怜。而沈清秋和金光瑶,厌恶的是自己,怜的是对方。
金光瑶的与沈清秋认识是那枚戒指,那戒指出现在他成为仙督的时候,沈清秋的戒指是在他继承清净峰峰主之位时出现的。
在彼此最光鲜的时候相识,于彼此最落魄的回忆相知。十来年的光景,沈清...

#沈清秋、金光瑶友情向
#有私设,有ooc
#如果两个反派凑在一起
#主曦瑶、冰九,但更多九瑶中心向
#这个是联文,三个人一起写,下一章  @边若卿吖.

自我厌恶啊——
若无彼此相遇,自生自灭而已。
不得不说,沈清秋和金光瑶是极相像的。娼妓之子和随意买卖的奴隶,一个用尽计谋登上仙督之位,一个百费心机坐上峰主之椅。极力掩藏自己那肮脏的影子。
两个极相像的人,要么厌恶,要么同病相怜。而沈清秋和金光瑶,厌恶的是自己,怜的是对方。
金光瑶的与沈清秋认识是那枚戒指,那戒指出现在他成为仙督的时候,沈清秋的戒指是在他继承清净峰峰主之位时出现的。
在彼此最光鲜的时候相识,于彼此最落魄的回忆相知。十来年的光景,沈清秋陪着金光瑶,金光瑶也伴着沈清秋。
闻声未识人确实知己有缘,萍水相逢怎堪,无关流年,浅茶相伴。

沈清秋和金光瑶这几日,两人间的气氛有点尴尬。金光瑶好像浑然把那件事给遗忘了一样。还托人去姑苏给沈清秋买了上好的茶叶。
而茶雾氤氲中,金光瑶却觉得愈发看不懂沈清秋眼中的神情了。

“清秋,今日的茶是在云梦这边买的,莲花坞特有荷荷花茶,你且尝尝?”金光瑶把泡好的茶往沈清秋的那边推了推。
沈清秋睨了一眼:“哦?这些日子不都是你从姑苏弄来的碧螺春吗?”
“见你喝的不乐意,就给你换换。”金光瑶笑着,讨好道。
只要和你那好二哥扯上的,那就没有惯的。
“没什么喝不惯的。”沈清秋的眉有蹙在一起的趋势。这茶……甜腻腻的,喝的嘴里发酸。
“嗯,那以后清秋就喝这个吧?”沈清秋看着金光瑶的笑,把那杯茶放下,灌了一口白水,冲散了嘴里的味道,便没有接金光瑶的话,只是折扇一展,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表露自己的心情。
“清秋。”
“……”
“清秋?”
“……”
“好清秋,我错了好吧?”
金光瑶扯他的衣袖,沈清秋这才收起挡着脸的竹骨扇:“嗯?”
“我不该捉弄你。”
“哦?”
“我……不该捉弄你两次。”
沈清秋拿竹扇敲了一下金光瑶的头:“这么敷衍?”
“那我……给你斟茶认错?”
沈清秋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金光瑶则作势要端起那杯荷花茶,在接受到沈清秋的一记眼刀后又笑着放下,去了外室。
沈清秋在桌子旁,不疾不徐地摇着折扇。
不多时,金光瑶又端来一杯茶进来,递到沈清秋面前。沈清秋勾了勾嘴角,掀开盖子,入眼便是清亮的茶汤。
金光瑶开口道:“在下金光瑶,给沈峰主您斟茶认错了。”
沈清秋一挑眉:“饶你一次罢了。”说罢,抿了一口茶水,又说道:“我喜欢这个。”
“那以后喝这个?”
“嗯。”
待到品完这杯茶之前,室中一片静默,是沈清秋先打破了在静默。
“阿瑶,我帮你杀了蓝曦臣可好?”
金光瑶摇了摇头““罢了吧,是我欠他的。”
在金光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清秋想到了岳清源。沈九想起了岳七。
他总觉得岳七是欠他的,是岳七没有来找自己,自己才在秋府受苦,因为他没有来找自己,所以自己才不能在最适合修炼的年龄拜在苍穹山门下。
可,当洛冰河把玄肃的残片扔到他面前时。沈清秋笑了。岳七啊……我们早就两清了。七哥……是我对不起你。
“你欠他些什么?”沈清秋对着金光瑶,严肃到甚至没有摇动他那柄折扇。
金光瑶不答。
“阿瑶,你告诉我,你欠他些什么?云深不知处被烧,他逃到云梦,是你帮他,照顾他。你害过他?害过他家人?宗族?没有。甚至都从未有过这念头。他呢?毫不留情的刺你一剑。阿瑶啊,你是傻。你欠他些什么?是他欠你!欠你一生安稳,一世周全。”

洛冰河通过心魔看着这一切,他和沈清秋其实离得很近——就在他的隔壁。
沈清秋啊,可你欠我啊。
欠我一场拜师礼,欠我一本你给的心法,欠我一个笑,欠我一声徒弟……
我想啊,你一辈子都还不起了吧,我只要你一辈子就好,我很宽容的。魔尊抛下了他的三宫六院,放下了他每日的政务,只是跟着一个人,一个把他希望浇灭,让他因爱生恨的人。沈清秋同金光瑶走在街上洛冰河跟在三十步开外,有时候路上人群熙攘,他甚至追逐不到那人的背影,他还是跟着,买了一串糖葫芦,包下了一个小摊上的所有折扇,然后又把那些不带竹,不带“清”,不带“秋”的那些都折了扔掉,第二天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把带“秋”字的也折了扔掉。每待沈清秋和金光瑶走出一家食肆后,他才进去,点和那人一样的菜,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有时还要说一句“还不如我做得好”,有时沈清秋在等金光瑶的时候扭头对着金光瑶的脸上的微笑,能让洛冰河看痴一整天。
由爱故生怖……有爱亦生痴。
可是无情无爱,又怎么那么简单做到,挣扎着,还是要继续承受。

氵步丿I丨

漠北君的设定我都搞完了

p1是漠北君还是小魔的时候~

...(刚下晚自习,来发一发设定就去休息去了

漠北君的设定我都搞完了

p1是漠北君还是小魔的时候~

...(刚下晚自习,来发一发设定就去休息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