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间相逢

5浏览    2参与
李之少女

人间相逢『二』

“所有感情,说到底都是往来人间一场相逢。”

看似稳重其实话痨皮皮虾攻 x 看似高冷实际内敛小可怜受

久别重逢 主攻
—————————————————————————
这篇初遇的小攻小受体现的主要还是外在性格,即稳重×高冷;

小攻的设定就是早在圈中的前辈,在一些基本应对上会偏于世故。毕竟偏现实向,希望大家理解。

PS 只是随便一个小灵感!没有内涵任何人!!
—————————————————————————

经这两位一路上的普及,夏准才搞明白这路德是何方神圣。

他理当是知道他的。

当初这个选秀节目尚未官宣时,这路德便因为路透照上过一次热搜。照片中的男孩一身白T恤,...

“所有感情,说到底都是往来人间一场相逢。”

看似稳重其实话痨皮皮虾攻 x 看似高冷实际内敛小可怜受

久别重逢 主攻
—————————————————————————
这篇初遇的小攻小受体现的主要还是外在性格,即稳重×高冷;

小攻的设定就是早在圈中的前辈,在一些基本应对上会偏于世故。毕竟偏现实向,希望大家理解。

PS 只是随便一个小灵感!没有内涵任何人!!
—————————————————————————

经这两位一路上的普及,夏准才搞明白这路德是何方神圣。

他理当是知道他的。

当初这个选秀节目尚未官宣时,这路德便因为路透照上过一次热搜。照片中的男孩一身白T恤,手托一杯拿铁,走在人行道上,行止从容,眉目精致贵气,往来行人皆沦为陪衬。可以说是十分惊艳。当时夏准的经纪人还朝着他夸,说要不是这气质和夏准有些撞型,公司铁定抢着出面签他。

夏准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这孩子一看就是个傲的,哪能像我这么做牛做马全面发展。你可看吧,这种不争不抢的,除非背后有金主,否则将来就是个吃不上蛋糕的。”

不得不说,夏准在这方面的确算得上是火眼金睛。

路德进了这选秀节目后,除了首秀给节目组带来了些话题量,其余时候皆是不温不火。倒不是说他能力不足,或者是节目组不捧他,恰恰相反,百京娱乐很看重这一支新秀,为他疏通了不少关系,奈何这高冷人设安的猛了,在这一群“人来疯”的戏精练习生面前,“高贵冷艳贵族小王子”的人设就是个吃瘪的,好看不中用,争不来半个镜头。这不,节目都播出三期了,这位路德王子该咋样还是咋样,任凭他人风风雨雨,排名在中位圈稳如泰山。

“要不夏老师,您让路德给您搭个舞吧,来上一两个有意思的镜头就行,不然百京娱乐那边,我们也交代不过去啊。”片场导演犹豫着开口。

夏准望着练习室里自顾自练舞的男孩儿,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我搭的是二组,这么公然抢人,会不会不太好啊?”

“嗨呀,这都不是事儿!这不中间还有一期嘛,我们给他往上走个几名,不就有了嘛!”导演嘿嘿笑了两声,黄豆大的眼里写满了你懂得。

 

路德对这安排是什么反应,夏准不知道,等他第二天到二组练习室的时候,这个大眼睛漂亮男孩儿就已经在队末就位了。

别的选手纷纷上前打招呼,夏准做足了前辈的姿态,温和地和每个人寒暄。

他没有。

夏准在心里默默想。

夏准装作不经意的打量了路德一眼。男孩儿没有发现,只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衣服,看起来平平淡淡,没有任何反应。

夏准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努了努嘴,心想着,唔,还真是个傲的。

 

节目组对外打的旗号是嘉宾自由选择表演曲目,可实际上终稿还是节目组定的。夏准本想申请个活泼的唱跳曲目,瞥了眼小王子,顿时歇了心思。

得了吧,他可想不出怎么让小王子卖萌装嫩抛媚眼。

最后敲定的是一首上世纪的老式情歌,原曲节奏偏慢,夏准找了公司的前辈修了修谱子,成功地将之进化成了摇滚乐。原曲讲的是一对情人生不逢时、心意相通却爱而不得的故事,夏准嫌弃这剧情拖拖拉拉,直接替换了后半截歌词,亲自操刀,屠了男主人公,可以说是做足了改动。

成曲一拿出来,果不其然就收到了众学员的一票星星眼,叫夏准心里头十分受用。

 

“歌词最后那句话不应该这样改。”

休息时间,一直云淡风轻的小王子开口。

“啊?”

夏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上一段原歌词结尾是,‘风月浓,到底平白惹一段心动’。”路德轻声哼唱,音色微哑,“后一段对应的改成’人间梦,恰似一场欢喜一场空’,这有点牵强。”

男孩抬头看着他,一双眼坦坦荡荡,十分干净。

“怎么说?”

夏准来了兴致。

“改编后,女主不再一味为着男主心碎周旋,而是,看透了男主的犹豫,摆脱了情人的身份,主动杀死这段交往,这里的女主应该是释怀的。’一场欢喜一场空’,这对于女主的人物设定而言,似乎有些太过矫情。”

“不对。”

夏准看着路德疑惑的神情,微笑着解释,“你说的那些都没错,可是太过于理想化了。”

“他们的爱情炽热,相爱的时候就像飞蛾扑火,这样的感情在彼此心中留下的印记,是难以轻易抹去的。女主角大梦初醒,离开男主,这的确是算得上是释怀,但是…”

夏准停顿了一下:“这样说吧,她清醒地知道这段交往不作数,却也贪恋两人当初在一起时候的感情。这并不矛盾。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爱的,本来就是她意识里,经过美化后的那个男主角、那个形象。但当她意识到男主角的怯懦之后,她其实就已经清醒了。真正让她感叹’一场欢喜一场空’的,其实是那段像梦一样的爱情。”

“她爱的不是他,她爱的是爱情。”

夏准思量着说。

“原来是这样。”

路德点头。

“是不是有点太绕了?”夏准拍拍他的后背,“不过你说的倒也提醒了我,这首歌的题目也得跟着换换了。”

“好好练习吧。”

 

这孩子倒还是个心思细腻的。

夏准在心里默默为路德加好感。

他一转身,正撞上摄影师的镜头,吓了一跳。

“夏老师,夏老师,不好意思啊,那段您说的太好了,刚刚机器没到位,能再来一次吗?”摄影师打着哈哈道。

夏准立时有些哭笑不得。他回头一看,小王子已经对着镜子开始练动作了。

“咳,别了别了,也不是什么正经话,只是一些粗浅的感悟,可别班门弄斧了。”

他搂着摄影师的肩膀,把方向对准了路德,使了个眼色:“观众吃不吃这套还不一定呢。多拍点努力练习的,才是真的。”

镜头里,穿着白色T恤的男孩儿体格修长,微垂双眼,神情认真。
李之少女

人间相逢『一』

“所有感情,说到底都是往来人间一场相逢。”

看似稳重其实话痨皮皮虾攻 x 看似高冷实际内敛小可怜受

久别重逢 主攻
—————————————————————————
这篇小攻小受的爱情,算是我理解中成年人式的爱情之一,没有别扭,没有矫情,点到为止。

所以,在这篇文里,不会有太多的你侬我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虐恋牵扯。

And——我拼命控制自己不be!

PS 只是随便一个小灵感!没有内涵任何人!!
—————————————————————————
当初分手的时候,夏准就知道,自己以后肯定免不了会与路德碰面。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左不过就是这样,还能死命避开不成?

“不要难过,...

“所有感情,说到底都是往来人间一场相逢。”

看似稳重其实话痨皮皮虾攻 x 看似高冷实际内敛小可怜受

久别重逢 主攻
—————————————————————————
这篇小攻小受的爱情,算是我理解中成年人式的爱情之一,没有别扭,没有矫情,点到为止。

所以,在这篇文里,不会有太多的你侬我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虐恋牵扯。

And——我拼命控制自己不be!

PS 只是随便一个小灵感!没有内涵任何人!!
—————————————————————————
当初分手的时候,夏准就知道,自己以后肯定免不了会与路德碰面。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左不过就是这样,还能死命避开不成?

“不要难过,”他犹豫着打字,脑海中却忍不住浮现男孩翻红的眼角,“以后你见到我,也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叫一声前辈就可以了。”

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就是好,三两个平白无奇的字,拼拼凑凑,连情绪都省略的恰到好处。

“发送”
“屏蔽”
“删除聊天记录”
一键到位。
就好像真的一键到位一样。
 

夏准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再见到路德,快到,他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

七月中,余白盛情邀请他去看好友的演唱会,恰巧这个好友他也感兴趣,便顺水推舟就去了。
这会儿他和余白主演的作品刚上荧幕,正是大热。这十几二十天他和余白这小油条捆cp捆到两人都十分绝望,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肯定不成。两只小学鸡一拍即合,疯疯癫癫拥着两层大口罩就去了。

“我跟你说,这个舞蹈太酷了!不过肯定没你跳的好看!”
“哎哎哎这个舞台可以这个可以!”
“我的老哥,这操作太骚了扒!!!”
“… …”
余白恨不得把他的嘴给堵上,做贼似的看了看四周,凑到他耳边上大喊:
“你特么给我闭嘴吧!!!”
“… …”

夏准翻了他个白眼。

舞台表演间隙有个给粉丝的福利。场控熄了所有的大灯,只剩一处光源扫射,摄像机跟着,光圈到哪儿,大荧屏里面就会出现现场粉丝。不得不说,这环节实在是吊足了粉丝的胃口,聚光灯打到哪儿,哪儿就有一片尖叫,现场一片沸腾。

夏准饶有兴致地歪着脑袋看着。他曾是个唱歌的,也曾有个万人空巷盛大歌唱的梦,虽说戛然而止了,但打心底里还是喜欢这样热热闹闹的场面。

“哎,我跟你说,”他兴奋地拍着余白,后者凑近过来听他说话,“下次你演唱会也…”
…也这样。
也就是在这一刻,夏准越过重重人海看到了路德。
愉悦的声音戛然而止。
“哎?你说什么?”余白没听清。
“没、没什么。”夏准收回了搭着余白的手,端正坐着,把头转向舞台,又重复了一遍:
“没什么。”
光线暗,余白也没在意。

夏准忍不住去想当时的场景。
是他吗,会是他吗,还是…只是自己看错了。
一样温柔的轮廓,在锣鼓喧天中安安静静拥着一方天地,下巴尖尖,下颌线锋利又沉默。
他忍不住回头,光线却恰好暗了。
演唱会的主角在黑暗中说着煽情的话,引得粉丝尖叫连连,他一句也听不进去。
他佯装不在地随意看着,眼角余光仍是死死盯着那个方向。
他说不出,他在紧张什么。
几十秒,几句话的时间,心跳快的不像话。
这不是他现在该做的事。他本不该这样的。
但他忍不住。
一如当初那样。

       
说真的,就像夏准当初千百次自我说服一样,他和路德,的确不是一路人。
       
夏准初见路德的时候,他已经不做男团,走上演戏生涯了。去路德的那个选秀节目,纯粹是为了去给作品提前刷一波热度。他那会儿咖位一般,全程也就几个经典镜头,和几个中上位的学员来个小互动就完事。      
和路德他们组搭档的是个颇有名气的女爱豆,刚从棒子国解约回来,虽然位置不到,但话题度相当高。夏准刚进练习室,就瞅见一圈学员,围着这姐姐叭叭个不停。      
夏准笑了笑,识趣地让了镜头过去。      
想进这圈子的,多少是有野心的,既然有野心,也就不免会有不择手段的。       
这些学员们看着年轻,心里却也跟明镜儿似的,多一点能够蹭镜头的机会,也便就多了一份爆红的可能。       

“唉,路德又没在么?”
他听见旁边有人问。
“不知道。嘉宾见面又没说要所有学员都参加。路德不走这个人设,不来也正常。”
“啧,也是。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不在真的有点可惜了。”
       
夏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个路德是谁:
“路德是哪个?”
那两人一见是他,连忙打着哈哈道:“是三组的学员,百京传娱的。这会儿大概在练习室里。”
那两人瞅着夏准,掂量了两三分:
“夏老师,您,要不去瞧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