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今剑

92878浏览    3596参与
Libera Cosmos
BAND SANJOU! 我居...

BAND SANJOU!

我居然又画了刀乱 没想到吧.jpg

BAND SANJOU!

我居然又画了刀乱 没想到吧.jpg

小蝎子小骨头一起抓

居然忘记放小天狗修行的截图了……


对不起小今剑大人!!!


为毛一个个的历史都那么的……嗯……


摸摸,以后你就是我的爱刀!


居然忘记放小天狗修行的截图了……


对不起小今剑大人!!!



为毛一个个的历史都那么的……嗯……


摸摸,以后你就是我的爱刀!



铃铛是大魔王

旧主穿刀衣
冲田小姐应该,不会涂色了
第二次画水彩,嗯肤色好难掌握,你看着脸黑的

旧主穿刀衣
冲田小姐应该,不会涂色了
第二次画水彩,嗯肤色好难掌握,你看着脸黑的

没得干事唠
突然翻到张没发lof的打这种t...

突然翻到张没发lof的
打这种tag太难了

突然翻到张没发lof的
打这种tag太难了

城阳大总攻
【刀剑企划totentanz】...

【刀剑企划totentanz】今剑婶/划水的暗杀组(事件1上)

脑壳痛,不细上色了

更多内容请关注企划tag

【刀剑企划totentanz】今剑婶/划水的暗杀组(事件1上)

脑壳痛,不细上色了

更多内容请关注企划tag

屁事儿贼多啊池绿绿

当你家里塞满的不是你老公而是猫时(刀剑乱舞)

今剑(不好意思这个可能应该归到儿子一类但是也有婶婶的婚刀就是今剑小天使)

今剑其实不是你捡来的。

三条家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养猫了,你就成了接盘侠(划掉)然后三条宗近问你能不能帮他照顾好他的猫时,你脑子一撇就答应了,收了一篮子的猫回家。

相对于三条家其他的猫来说,今剑有点活泼过头了。

洗澡。

第一次使用的是浴盆,然后它在里面愉快的转圈圈,像小公举一样两只爪子疯狂扬起水花扬到你身上,能扬多少扬多少。所以湿身的不仅是它,还有你。

第二次你吸取了教训使用淋浴头,然而这孩子把淋浴头当成逗猫棒耍了。

???然后还是很愉快地冲完了澡,不过你依旧湿了身。

#万屋牌宠物沐浴露 万千铲屎官...

今剑(不好意思这个可能应该归到儿子一类但是也有婶婶的婚刀就是今剑小天使)



今剑其实不是你捡来的。



三条家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养猫了,你就成了接盘侠(划掉)然后三条宗近问你能不能帮他照顾好他的猫时,你脑子一撇就答应了,收了一篮子的猫回家。



相对于三条家其他的猫来说,今剑有点活泼过头了。



洗澡。



第一次使用的是浴盆,然后它在里面愉快的转圈圈,像小公举一样两只爪子疯狂扬起水花扬到你身上,能扬多少扬多少。所以湿身的不仅是它,还有你。



第二次你吸取了教训使用淋浴头,然而这孩子把淋浴头当成逗猫棒耍了。



???然后还是很愉快地冲完了澡,不过你依旧湿了身。



#万屋牌宠物沐浴露 万千铲屎官让宠物喜欢上洗澡的选(哔——)(广告消音)#



玩耍。



今剑是真的很喜欢玩耍。



一般的猫会玩一小阵子然后睡上一整天,但是它给人的感觉就是它可以玩一整天。



然后第二天睡死一整天。



#猫不用休息啊?#



它是很黏人的。



刚来到你家,人生地不熟地缩了两天,然后开始认猫粮了,开始扒拉你的裤腿,扒拉你的卫衣帽,从沙发这头跳到餐桌那头,然后还不会弄乱任何家具。从这个层面来看,今剑喵简直就是天使啊。



#随便玩 不要学鹤丸国永到处乱钻弄坏我一堆家具生活用品#



不过岩融出现了/它找到岩融的话,你的地位就瞬间下降了。它宁愿黏岩融也不要你。



有时候看到它们黏在一起,岩融背着今剑到处跑,你是真的很疑惑:岩融是哪里来这么大力气背着今剑跑啊/岩融怎么跟老妈子一样啊?



咱也不会问,问也听不懂,问就是岩融是今剑它妈(呸)。



而且岩融负重跑和今剑一样,什么都不会撞翻。



这到底是什么天使存在啊!



#鹤丸国永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鹤丸国永伸出猫爪搓了搓今剑的头继续横冲直撞躲进你的电饭煲中#  #今晚就吃全猫锅应该没问题吧?#



唯一有一个问题,今剑太小只了。



“三条先生?”你问过今剑的原主,“这只猫看上去不像是小奶猫,但是体型长得也太小了吧?”



“它有点缺陷,最大也就长成这样了,我也是没有办法。虽然很有活力,但是我也不清楚它会不会夭折,长到现在已经很万幸了。要好好对它才行啊。”



要好好对它是肯定的啊它可是天使啊。






之前没写完不小心就发出去了现在打完了重新发一遍。




nia小米

是放刀好手(被打)
今剑真的是我入刀剑最戳我心的刀了呜呜

是放刀好手(被打)
今剑真的是我入刀剑最戳我心的刀了呜呜

太郎是江奕男神
第一把极化的短刀是今剑也补充一...

第一把极化的短刀是今剑
也补充一下第一把极化的刀是卡内桑,当初还是因为看了活击之后才坚定了玩下去的决心。然后在打池田屋时并没有意识到极短的重要性以及要练就练自己喜欢的人的影响下把他送出去了。回来时果然没辜负我的期待帅得雅痞,让我没练的堀川看得眼热(笑)
今剑是因为他好看才(什)不是,是因为他等级已经满了刚好活动肝了一套就把他送出去,想着回来就扔去5-4带队试图骗出岩融,事实证明了我果然在想屁吃因为他一直沟……
最后只好掏出我的无敌·小龙·从来不沟·景光直接踩爆,结果出了鹤球江雪一期三明都没有岩融,直接哭瞎。
沟归沟,但是今剑小天使是真的超可爱,真剑刀尖的特效是...

第一把极化的短刀是今剑
也补充一下第一把极化的刀是卡内桑,当初还是因为看了活击之后才坚定了玩下去的决心。然后在打池田屋时并没有意识到极短的重要性以及要练就练自己喜欢的人的影响下把他送出去了。回来时果然没辜负我的期待帅得雅痞,让我没练的堀川看得眼热(笑)
今剑是因为他好看才(什)不是,是因为他等级已经满了刚好活动肝了一套就把他送出去,想着回来就扔去5-4带队试图骗出岩融,事实证明了我果然在想屁吃因为他一直沟……
最后只好掏出我的无敌·小龙·从来不沟·景光直接踩爆,结果出了鹤球江雪一期三明都没有岩融,直接哭瞎。
沟归沟,但是今剑小天使是真的超可爱,真剑刀尖的特效是很喜欢的了一点也不后悔。然后就是退退的腿子真鸡儿好看我可……!(但没养淦
小夜的也不错嘿嘿,我爱左美人一家!
短刀的腿子们不知道逼死了多少阿伟。

懒宅月喵
圣诞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

圣诞节快乐!🎃
不给糖就捣蛋(≧▽≦)

圣诞节快乐!🎃
不给糖就捣蛋(≧▽≦)

洛雅思

【刀剑乱舞】黑夜无光 第十四章

没有等墨韵清出来,龙南就离开了,她相信这孩子会自己处理好的,而且那个鹤丸国永对她也​没有恶意。


回到本丸,是大俱利来开的门,看到她半跪了下来,“主公,我来请罪。”


龙南看着他身上还没好的伤口,还有痕迹明显的青紫,无奈的瞥了一眼身后的歌仙,“没事,歌仙原谅你了就行。”毕竟当初大俱利被刀解,歌仙才是最痛苦的那个。


歌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可没说过原谅。”


小两口吵架,龙南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俩一定会和好并且发狗粮的,与其去做电灯泡还不如围观吃瓜比较好。


把他们抛在身后,龙南先行进入了本丸,一道影子悄无声息的尾随上来。


龙南...

没有等墨韵清出来,龙南就离开了,她相信这孩子会自己处理好的,而且那个鹤丸国永对她也​没有恶意。


回到本丸,是大俱利来开的门,看到她半跪了下来,“主公,我来请罪。”


龙南看着他身上还没好的伤口,还有痕迹明显的青紫,无奈的瞥了一眼身后的歌仙,“没事,歌仙原谅你了就行。”毕竟当初大俱利被刀解,歌仙才是最痛苦的那个。


歌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可没说过原谅。”


小两口吵架,龙南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俩一定会和好并且发狗粮的,与其去做电灯泡还不如围观吃瓜比较好。


把他们抛在身后,龙南先行进入了本丸,一道影子悄无声息的尾随上来。


龙南现在心情比较平和,却也生出了几分无奈的心思,强大的灵压降下,把逼近她身后的小短刀压在了地上,“你到底想怎么样?”


原本扎的好好的丸子头散落了下来,手中的本体上有着明显的伤痕,身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出了伤口,看着龙南的时候还笑嘻嘻的,“我只是想跟主公一起玩啊~”


关于今剑的事,前面的记载还很多,但关于这一振今剑却没什么记载,因为那个时候Q离死已经不远了,灵力和精神都不太足,也没有心情再去写日记了。


不过之前因为帮了鲶尾和退,所以药研和龙南说过一些事。


当时Q的行为已经被曝光了,但她那个时候压制他们的灵力还是有的,所以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开始碎刀,除了碎刀还开始虐刀,用他们的本体直接在他们的身体上开刀。


为了阻止她这种行为,他们开始守在锻刀炉附近,在有新刀的时候,趁Q不注意把人带走保护起来,只不过他们只成功过一次,Q那时候对他们的防备也是很严。


而就在某个晚上,Q又开启了锻刀炉,那天晚上正好是药研守着,也不知道锻刀炉抽了什么风,Q用加速符锻了八次刀,全部都是今剑!


Q将八振今剑全部唤醒,一开始还温声细语的跟他们说了些哄着的话,然而当他们露出信任而敬慕的神情后,Q却变了脸色。


[我们一起来玩个游戏好不好啊?]


今剑天性爱玩,面对的又是将自己唤醒的审神者,自然是满口答应。


然后Q就用灵力将他们束缚起来,拿着他们的本体,在他们身上划开一道又一道的伤口,听到他们的求饶还轻柔的笑眯眯的抚摸他们的伤口。


[这是游戏哦……你们不是要跟我一起玩吗?]


除非本体碎掉,或者付丧神落进刀解池,不然是不会死去的。


八个今剑的痛呼让Q意外的满足,而就在她神情恍惚的时候,其中一个今剑挣脱了束缚把所有同伴推进了刀解池,然而他自己却被Q抓住了。


药研在这个时候出现,联合其他人一起救下了今剑——这是他们那唯一一次的成功。


Q留下的伤口一直存在于今剑身上,在龙南来到后,他也不愿意治疗,导致现在出现在龙南面前时,身上还有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伤口,其中似乎还有不少是新添的。


龙南之前把他丢给三日月来着,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大概也能猜到,他是为了逃出来,故意自残,三日月不忍心,他自然也就能逃出来了。


龙南把他手中的本体夺了下来,看到他依旧笑嘻嘻的表情和身上毫不掩饰的杀意,已经不想再强调自己的无奈了。


把人直接拎起来,用灵力清洁了一下身体,龙南直接瞬移回到了天守阁。


长谷部已经把天守阁收拾好了,那对夫夫也和好了,龙南自然不可能继续赖在歌仙房间里。


把人放下,龙南跪坐在榻榻米上,搂住今剑给他来了个膝枕,只不过今剑脸是朝下的。


拿出口袋中备用的束发带,龙南开始给今剑梳头,口中还哼着不知名的曲子。


这支曲子是当初狐清教给龙南的,在她脾气暴躁到处惹事的时候,他就会给她哼这首曲子,后来禾子告诉了龙南,那首曲子是狐族的母亲在哄孩子的时候用的。带着狐族独有的魅力,安抚着一颗颗躁动的心。


龙南的声音很好听,重明鸟一族鸣声似凤,这并不是什么夸张的赞誉,就算是暴力的不像一个重明鸟的龙南声音也很好听,只不过平时给人的压力太大,让人完全忽视了而已。


现在她处于一个平稳的状态下轻哼如此轻柔的语调,也让人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养过不少崽子的龙南在扎头发方面还是很在行的,当然她自己的头发除外,今剑的头发稍微麻烦了点,但也没难到她。


轻哼了一会曲子,龙南不自觉的为曲子填上了词


♪月光轻轻撒了下来♪

♪温柔的风儿也在♪

♪你有没有一点期待♪

♪期待光的到来♪

♪可怕的噩梦会离开♪

♪世界于你♪

♪会温柔以待♪


龙南轻声哼唱着,一下一下,轻轻抚摸着今剑的后背,腿上有些湿意,还有一声声逐渐放开压抑的哭声。


龙南撤去了灵压,今剑却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哭声却越来越大,身体也不断颤抖着。


他至今不敢回想,那一天,和他一样的七振今剑,被折磨的求死不能,虽然他当时被救了下来,可那个场景却是他一生的噩梦。


其实在龙南来到本丸后,排斥性最大的应该是他,毕竟他对于审神者的恐惧远大于憎恨,所以他一心想要杀了龙南,想要解除这份恐惧。


但是……但是…… 龙南大人太过分了,如此温柔的安抚他……会让他忍不住依赖的……他会忍不住的……


龙南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她也不介意就是了,说起来本来她还打算把今剑放在最后的,因为她很清楚,对于今剑使用暴力是绝对不可取的。


只不过没想到今天去了一趟时政,自己的心情发泄了一通变得平静了下来,正好今剑又撞上来,顺手一起解决了。


觉得今剑一时半会哭不完,龙南拿出手机联系了一下小乌丸。 ​









那个词是我自己想的!其实写这个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着小樱透明卡牌篇里知世和秋橞合唱的那首胧月夜,那首歌的曲调真的很温柔!只不过跟我写的这个词搭不一起去就是了😂


Sev
又到了吹峻也的時候 今天是刀音...

又到了吹峻也的時候

今天是刀音四週年的大日子

期待歌合

又到了吹峻也的時候

今天是刀音四週年的大日子

期待歌合

痴妄归人

[刀剑乱舞]此夜无眠

         本文是《红蜻蜓》的续篇,话说我以为不会有续了,世事难料啊。(仍旧我与本丸一期一振真实相处改编)

—— —— —— —— —— —— —— ———— —— —— —— —

        不动行光刚刚来到这个本丸一天,刚显现时醉眼朦胧里匆匆打量了审神者便走了。毕竟同一时间接回来的还有另外一把刀,叫肥什么前的。不动行光不记得全名,反正都会比自己这把废刀好不是吗?

       本...

         本文是《红蜻蜓》的续篇,话说我以为不会有续了,世事难料啊。(仍旧我与本丸一期一振真实相处改编)

—— —— —— —— —— —— —— ———— —— —— —— —

        不动行光刚刚来到这个本丸一天,刚显现时醉眼朦胧里匆匆打量了审神者便走了。毕竟同一时间接回来的还有另外一把刀,叫肥什么前的。不动行光不记得全名,反正都会比自己这把废刀好不是吗?

       本丸的夜景是很美的,秋日的枫叶金红交杂映染潭面,小径旁的草坪疏于打理浅浅地没过人的脚踝。不动行光深一脚浅一脚的拿着他那罐酒走在刺人的草间,夜风吹得微烫的脸颊舒服不少。他就地躺下,将腿曲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动行光倏然惊醒,他的手摸向腰间拔出本体向旁挥去。令他讶然的是面前不是什么敌人,而是一个有着浅栗色半长发的瘦弱女子。不动行光收势,刀锋与来时一样迅速退开,毫不拖泥带水。

         “突然坐过来不怕被斩去手臂吗?嗝……还是因为我是把没用的刀就小看我啊。”出奇的,不动行光自己竟没有什么忿忿不平的情绪,只是语气平淡地对来人说了这么一句。

          女子似乎是轻笑了几声,但是很快被呜咽的晚风吞没,短刀不能很好听清。但夜视良好的他看见了她好看的唇一张一合:“不动行光,我是你这一代的主人。审神者川。”

         她在说什么?审神者……审神者……!不动行光的酒醒了一半,他手忙脚乱把剩下几罐酒全拢在身后。“喂!你这么晚还不睡!快、快回去!”他站起身揉着通红的额际嘟嘟囔囔,“嗯……嗝……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会被打扰……嗝……”

         这样的一面都被看到了,废刀果然是废刀啊。不动行光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自嘲的勾起嘴角。“看够了就快回去,不然那些家伙要担心了。”

         谁想审神者轻轻摇头,轻盈地跃过柔软的草间走向他。女孩子微微弯腰凑近不动行光的脸,因为他身上的酒味微皱眉头。

         “……不会的,没有关系。夜晚不会有近侍,没有人会发现的。”审神者的眉头一蹙而展,变化快得像不动行光的错觉。她伸手帮不动行光整理歪斜的领口,径直自己顺了顺裙摆坐在他刚刚坐的地方。

         短刀觉得自己脸更热了,却不是因为酒。“好啦,勉强同意你待在这里了。不过先说好你不许吵……”

         “我要喝酒。”审神者打断他的话。“不动行光,酒分我一罐吧。”

          哪怕醉意朦胧,不动行光也直觉这不是什么好提议。

          “不然等长谷部回来,我就告诉他你唆使我喝酒。”审神者云淡风轻地说出厚颜无耻的话。她愉快地看着短刀模样的付丧神臭着脸把一罐酒开好了递给她。

          “什么嘛,明明是很贴心的孩子呢不动。看上去这么小真的会喝酒吗?”

          “什么啊,喝点酒怎么啦?别看我这副模样,可也是活了上百年了。”不动行光短促地嗤笑着。“倒是审神者可别醉倒在草堆里了,我可不会像他们一样把你抱回去。”

           审神者收敛了笑意低头泯了口酒,“不劳你,也不劳他们。我自己会走回去。”不动行光喉间发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好仰头大灌特灌。醉意要来,很容易。月亮几经奔走最终还是乖乖地穿过枫叶落在潭水里,两人的神智都有几分迷离。

        不动行光摇摇晃晃站起身,他举着酒罐定定地看着月亮,而后拍着大腿俨然一副醉鬼相堪称鬼哭狼嚎地唱着歌。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候。”

         “哈哈哈酒,都给我拿酒来!……嗝!”

         审神者一口一口喝着涩然无比的酒,安静地抱膝看着不动行光又唱又转,悲哀的歌声与狂放的笑声来回交替。

         直到月光躲进云层,只有微弱几点萤光还在飞舞的时候。不动行光终于跳累了,也笑累了。他踢到自己脚边散落的空酒罐,不满地低斥着“疼!谁啊~在脚边乱放东西!”他摇晃着脑袋锁定审神者。

          “是你吗?是你吗?嗯?”他蹲下来握住审神者的肩膀。“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嗯?大家都知道吧,你知道的吧!”审神者平静地看着不动行光失态的喊叫,因为短刀的声音很快就弱下去,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滴在厚厚的草地里,有些甚至溅在审神者脸上 。“我是一把没能把被爱的份回报于主人的,没用的刀啊……”

          审神者歪头看了他半天,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酒罐一饮而尽。

           “哈?没用的刀?你在说什么呢,我才是一个没用的人呢。没能把被爱的份回报给什么人,哼哼哼,你先告诉我怎么被人爱啊?”面前的少女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但是不动行光却感觉对方似乎在凄厉的哭诉什么一样。

            “我是个,废人啊!”他讪讪地想说什么安慰一下审神者,却看见少女兀自站起来张开手大喊。“你有我废吗?你有吗?织田信长宠爱你,对你给予厚望,你做工精良是传世名刀。我是什么?我配吗?我不配。”不动行光被审神者的声音吼的虎躯一震,他急忙上去想要捂住审神者的嘴,但被审神者挣脱了。

          “被人讨厌,是一件让人灰心丧气的事情。渴望被爱之心则是一个麻烦的,让人想要摧毁的恶心东西。”浅栗色发丝随风阵阵飞扬,审神者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我想要被一期一振期待都不可以吗?就那么怕我带坏小短裤吗?”

          不动行光满头雾水地看着刚刚还咬牙切齿地一副我要毁灭世界样子的中二审神者,无措地拍了拍她的背。

            “为什么,为什么他演练场输掉之后,我会不自觉的去安慰他的沮丧之语。而他可以面对我们和好了吗这个问题干干脆脆冷漠的刀装失败啊。”审神者越说越气,仰头咕噜咕噜干完了不动行光喝过的酒,把不动行光臊得脸更红了。

          “想那么多干嘛!说不定是那个谁手误了!”他努力的想要解释,最终烦乱的抓抓头发。

           “上一次也有人这么说过……唔……本来我也这么想,下属不喜欢上司,也是自由嘛不好动怒的。就一直催眠自己想多了。”审神者定定地看着他:“可是,新刀也好旧刀也好第一次当我近侍都是金色的刀装。说着可怕台词的肥前忠广、陆奥守、青江,包括你起码给的也是绿的。虽然……嗝……你坚持随便做做就好的态度让我不满。”

          不动行光茫然了一下,回忆起来审神者确实有让他做几个刀装自己用,但是那会他正喝多了,心不在焉的随便搓了搓。一期一振……难道比自己这个废刀做得更差吗?

           “是,没错。”仿佛听到不动行光的心声,审神者斩钉截铁地说,“但是我没想到居然有第二次。也许是因为那天我安慰他了,也许是因为我带着第一部队踏遍土佐藩把肥前和南海接回来了。在我好不容易放下心结把他再次提为近侍的时候,他先是给了我一个金刀装。”

           “那不是挺好的吗?”不动行光抱怨。

           “我也这么觉得,于是我愉快地问他我们不是和好了。然后刀装就眼睁睁的在我面前裂了。”

           “……也太巧了吧!说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信了啊!”酒鬼拍了一下醉鬼的肩膀,勾肩搭背的递给了她一罐新的酒,并与她碰了碰杯。

           “哈哈哈哈我是废刀。”

           “哈哈哈哈我是废人。”

            或许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的原因,一人一刃再也没有任何的顾忌,他们在漆黑的本丸又跑又跳。

           在大广间……其实今天除了粟田口家的孩子们之外,其他付丧神都没有睡。

           “阿鲁基的手臂有伤……应该不能这么喝酒吧?”今剑有些担心。“上次之后也不知道阿鲁基有没有好好处理,还是每天只是用长袖子遮住了。”

           “哦呀,一旦了解自己不被爱的话会被仇恨变成鬼吗?”笑面青江把玩着自己手里的金色刀装。“阿鲁基sama如果这么喜欢的话,完全可以来找我要呢。”

          髭切是今天才来的,他听着外边审神者和不动行光的鬼哭狼嚎,毫不在意地发言:“不要紧,总领变成鬼的话斩了就是。”此话引起今剑的敌意,小天狗跳上桌子盯着髭切,“要伤害阿鲁基的话,先问问我的刀吧,不会再眼睁睁地失去主人了。”

         狮子王跪坐在一边,想起初见时对自己温和微笑的审神者,在自己拿到誉时欣喜夸奖的审神者,被他摸头时会害羞又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僵在原地。

          明明是很可爱的孩子嘛,狮子王叹了口气。那位粟田口的御物大人在想些什么呢?

          陆奥守吉行挠了挠头,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哈哈哈哈阿鲁基明明很可爱呢,咱上次当近侍非常兴奋来着,搓了许多不动行光用不了的轻骑兵阿鲁基也没有怪我,而是先夸奖我很棒才温柔地告诉我这些不动行光用不了哦。”

           笑面青江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啊,阿鲁基真是美味啊……我是说她看到我拿到誉时的笑容。”

          歌仙兼定和小夜坐在门边不安地看着,突然小夜严肃地转头对所有人报告:“阿鲁基……她哭了。”

           今剑慌忙从桌子上跳下来,无心继续与髭切争锋相对。当他和小夜左文字带着浩浩荡荡的付丧神大队一起跑到闹腾了一晚上的草丛间,就看到了躺着地上相拥着的不动行光和审神者。审神者还在往外冒着眼泪,间或抽噎几声;而不动行光红着脸,眼尾沁着的泪珠被蹭到审神者的发间。

          今剑硬了,拳头硬了。lv76的他对不动行光重拳出击。这场闹剧终于以不动行光的中伤结尾。

          “被被……呜呜呜呜被被……我想你了。被被对不起根本没有人喜欢我。对不起……对不起。”许是冷了,审神者一边缩成一团一边难过的说着梦话,仿佛在寒冷与哀泣里孤立无援的她下意识的对着自己的初始刀求救。饶是对她感情不深的新刀也都沉默了下来。最后歌仙兼定被大家推出来抱审神者回天守阁,意味着他不得不一路听着小姑娘心碎的呓语 。                                 


         今剑回想自己刚刚翻开审神者的袖子所看到,少女白皙手臂上的伤以一种歪歪扭扭的,粗糙而丑陋的样子慢慢愈合。他吸了吸鼻子,突兀地扯了扯从头到尾漫不经心,乐乐呵呵的三日月。

           三日月知道今剑想说什么,但他只施施然的抱起今剑走向三条部屋。

            “哈哈哈哈哈也是好事呢说不定,戒除渴望被爱之心,会更成长吧。也就不容易受伤了,今剑。”

            群星隐没的夜晚即将过去,此心坚固将更甚于往日。三日月很清楚,还会因此计较,只不过是仍在意罢了。到审神者游刃有余的驾驭与一期一振的关系时,那颗始终跃动的,渴望被爱的心才终于冷却了啊。

            “哈哈哈哈不是该笑的时候呢,明天还是和一期殿谈一谈吧。”

————————————————————————

the end

          

          

          

         


        


風风风风子

#刀剑乱舞#今剑
萌卡场照
「好,在对方大意的时候,奇袭!」
「战斗战斗!」
「哼哼哼。就让你们来陪我玩!」
出镜: 風风子(原po )
摄影后期:新凉
后勤: 片思 @🌼片思🌼

,,,emmmm 总之自己太菜了,有很多表现的不好的地方,但是真的喜欢今剑小宝贝,,,以后一定要多学习( ๑ŏ ﹏ ŏ๑ )!变的好一点( ๑ŏ ﹏ ŏ๑ ),感谢美女亲友片思后勤٩(๛ ˘ ³˘)۶❤

#刀剑乱舞#今剑
萌卡场照
「好,在对方大意的时候,奇袭!」
「战斗战斗!」
「哼哼哼。就让你们来陪我玩!」
出镜: 風风子(原po )
摄影后期:新凉
后勤: 片思 @🌼片思🌼

,,,emmmm 总之自己太菜了,有很多表现的不好的地方,但是真的喜欢今剑小宝贝,,,以后一定要多学习( ๑ŏ ﹏ ŏ๑ )!变的好一点( ๑ŏ ﹏ ŏ๑ ),感谢美女亲友片思后勤٩(๛ ˘ ³˘)۶❤

我永远喜欢玛尔塔!!

低价割爱
家里出了急事急需用钱,被迫卖宝贝qwq
刀音粘土人六个
单买一个90r
成对买160r
抱盒250r
特典已经单卖出去了所以没有了】救救孩子吧qwq好人有好报
占tag致歉

低价割爱
家里出了急事急需用钱,被迫卖宝贝qwq
刀音粘土人六个
单买一个90r
成对买160r
抱盒250r
特典已经单卖出去了所以没有了】救救孩子吧qwq好人有好报
占tag致歉

钱糖浆

*草稿流 全部都是今剑

*前三张是幼年今剑内番 后三张是战损(我真的很爱战损!)


失踪人口回归一会

最近在忙着准备考试orz

发出来 记录下

*草稿流 全部都是今剑

*前三张是幼年今剑内番 后三张是战损(我真的很爱战损!)


失踪人口回归一会

最近在忙着准备考试orz

发出来 记录下

何麻大是祖国的一朵娇花!(ಥ_ಥ)

今剑太可爱了完全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呜我这个废物(ಥ_ಥ)我感觉我上辈子就是他的妈妈呜呜呜✧٩(ˊωˋ*)و✧

今剑太可爱了完全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呜我这个废物(ಥ_ಥ)我感觉我上辈子就是他的妈妈呜呜呜✧٩(ˊωˋ*)و✧

痴妄归人

[刀剑乱舞]红蜻蜓

[刀剑乱舞]红蜻蜓

          晚霞中的红蜻蜓

          请你告诉我

          童年时代遇到你

          那是哪一天?

        ...

[刀剑乱舞]红蜻蜓

          晚霞中的红蜻蜓

          请你告诉我

          童年时代遇到你

          那是哪一天?

                                                   ————《红蜻蜓》

part one

         “我觉得,我们家的一期一振不喜欢我。”我趁夜深人静的时候,避开所有的刀剑男士,窝在天守阁里给审神者深夜电台打电话。

        嗓音甜美的小姐姐安慰我,“怎么会呢?一期一振只是看上去疏离了一些,毕竟是皇家御物。是不是有做什么让一期不高兴的事啦?”小姐姐顿了顿,语气更斟酌了一点“还是,对粟田口家的孩子们不好或者带他们做不该做对事情了。”

       手机被我握得汗津津的,这会我坐在天守阁的屋顶,闷闷地敲打屋檐。“才没有!才没有对他的弟弟不好!我才……不稀罕做反派呢……”谁会对粟田口的孩子们不好呢?小短刀都那么可爱,况且素知一期一振最疼爱弟弟,自然也不会去做挑战人死穴的事情。“我每天都会给短刀讲故事,刀装都是金的。中伤肯定回城有伤必定手入,拿誉当时就摸摸头加鼓励,从来不批评战场上表现不理想的小短刀。你评评理我哪里对不起他一期一振了呜呜呜呜呜”

      说到最后眼泪竟然止不住的往下流,一边低声说着可恶一边恶狠狠的擦眼睛。电台小姐姐有些慌乱地安慰我。

        “欸、欸?你别哭啊,我就是提出一个假设。那个……你为什么会认为一期一振讨厌你?一期尼应该是很温柔的才对吧。”听罢我哭的更上气不接下气了。“那都是别人家的一期一振!哼!哼!!!他当然很温柔,除了对我之外!你知道吗?我昨天,第一次让他当我的近侍。出阵前我发现刀装不够了,就带着一期来搓刀装。他在搓的时候我想起审神者流行的刀装问答,于是我就鬼使神差的问他:一期,作为审神者你是喜欢呢还是讨厌呢?”

       “为什么你还会设置讨厌这个选项啊!!一般的审神者会担心被刀剑讨厌吗?那一期怎么回答的?”小姐姐忍不住吐槽,看起来她好像已经沉迷八卦了的样子。

       “我还在害羞地想万一锻出银色的答案会是什么呢,不喜欢也不讨厌吗?结果!!”就算不断抽噎我也坚持用恶狠狠的语气。“结果,他刀装失败了!!咔嚓!裂了!这是第一次近侍第一次刀装!我有那么讨人厌吗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撅着屁股在房顶上痛哭流涕,月光照在我的屁股上仿佛用慈爱的目光关心我这个智障。

        “别哭了,别哭了。这说不定是人一期……技术性失误呢?”小姐姐的声音已经不如一开始甜美端庄了,她竭力安慰。“对,说不定一期是害羞了。你一说话他一分心。砰地刀装碎了。”

        “我有想过!所以我还给他台阶下了啊!我说一期是不是第一次做刀装不太会做。于是接下来他就报复地给我搓了一堆绿刀装!可恶的男刃、呜呜呜长谷部第一次当近侍就给我好多金刀装呜呜呜我本丸霸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小姐姐似乎是拿纸擦了擦汗,她轻吁了一口气。“那这样看,你本丸的一期一振确实比较叛逆。欸?不过他是第一次当近侍,之前近侍的人是谁啊?会不会是他跟上一任近侍有矛盾啊。”

         “不可能的啦。”我拿袖子擦了擦眼泪,嘴角莫名上扬了起来“我之前的近侍一直是被被一个人,他是我的初始刀。从lv1到lv93一起走过的刃!这次他去参加调查……我不知道这个调查他得一个月后才能回来呜呜呜呜早知道我就和被被好好告别了,被被!一期一振他欺负我!嗷!”

        对方的语气已经完全淡定了,熟练无比的劝哄着,“好好好,被被回来你就告状去。不过我倒是想到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一期吃醋啊!你想想你之前近侍一直是被被,没有这次调查你可能一直不会让他当近侍啊。”

        对小姐姐表示感谢后我放下手机呆坐在屋顶,夜比之前更深远了。如泻的月光混合寒凉的夜风把我布满泪痕的脸吹得凉凉的。

       “可是……他真的会在意这种事情吗?”我不由自主的喃呢着。自然不会有人在此时回答我,周遭只有屋瓦上流淌的皎洁月华和庭院里黑黢黢的婆娑疏影。对于这个哭泣的小小角落它们谁都漠不关心。

part two

        那一通电话后我照常批阅着文件,带着刀们出阵,偶尔去突击检查他们内番。我尽力想做个不为个人情感干扰工作的人。但是,就像被捕兽夹夹住过的小兽一样,我无法不对一期一振感到警惕和畏惧,害怕他让我再次伤心。

       从前不是这样的,我刚刚来的时候曾经把一期一振视为我得不到的刀剑。因为我运气向来不好,在现世就如此。结果某一天他被我无意用all350的公式锻出来,我不顾还在身边的山姥切国广和刚刚显现的一期一振又笑又跳。好半天才愉快地抬起头对他说,一期一振是吧,从此以后多多指教咯。我是你的审神者你的弟弟们来了好多哦!和我一起在本丸里与弟弟们重逢吧!

        一期一振那个笑容我记到现在,蜜金色的眼睛里全是摇漾的温和与无限欣喜。

        果不其然,我的小短刀们都很开心。

        那时候我和小短刀们玩闹着,总能感受到一期一振温柔看向这里的目光。然后……通常没能玩很久小短刀就被一期一振领回部屋。一大群人呼啦啦走了个干净,剩我站在空落落的院子里。

       像是小时候我和小伙伴在山里玩时,明明是一起采花的同伴,最后却只剩下我一个人楞楞地捧着花篮站在小径里。那些吵吵闹闹的小朋友说好了一样悄悄跑走,我只能孤零零地走下山腰,走过农家的桑田。晚霞跃过千里倒映在水田里,农人早已回家,田埂上只剩下又脏又累的我提着空掉的花篮掉眼泪。

       后来是怎样收场的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一只极美的红蜻蜓轻巧地飞过来,落在水田里的竹竿尖上。我突然停止了眼泪,专注的看着它。那一天坐在盛大的晚霞里,与红蜻蜓沉默地待了很久。

       怎么又去回想以前的事情呢?我晃神回来继续穿好我的战甲。该说果然吗?在现实得不到人类喜欢的人,又怎么可能得到付丧神的喜欢呢?

part three

        嘶……这次敌人有些难以对付。之前第一部队其他五个人都被派去调查了,只剩下今剑被我编入如今的第一队,一期一振打过大阪城是目前等级最高的太刀,其他短刀们也是,并且他们早就想试试去合战场了。

       我拗不过他们,最后选择了博多,秋田,乱,五虎退一期一振和今剑出阵5-1。

       自从上次本想给一期一振锻刀装但是被他连续用刀装失败、冷眼和严肃的表情重伤的我已经很久没有敢于找任何刀锻刀装了。而且每次遇见一期一振,对方对小短刀和颜悦色的脸马上就阴了下来!居然是真的能秒收回笑容!吝啬!

       出阵一开始我就和队长今剑小天使走一块,怎么说也是我的老队员了。

        ”阿鲁基?和一期殿吵架了吗?”今剑担心的问。

        ”我没有!我不屑和他吵架!”我气势汹汹的喊了一句马上回头担心被一期一振听到,看见对方正在和乱说话才发现的转过头来。所以,我并没有看见一期一振审视的眼神。

       今剑看我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也就体贴的不再多问,而是活力无限的逗起我来,小天狗的可爱让我一扫连日来的沉闷笑个不停。

      即使七十级了今剑也还是防御短板,王点前就被打掉刀装,太刀溯行军飞至身前的时候这孩子还在低头惋惜刀装。我赶忙冲上去用仓库里未显现的一振山姥切国广架住敌太刀,只是力道上毕竟不敌,格开时手臂被敌刀划出长痕。

       “阿鲁基!”

       “竟敢伤害主人,好过分啊!”

       “啊、阿鲁基……呜……”

        见短刀们都似乎因为我的受伤而分心赶忙大喊“不,我没有什么事!不要分心小心受伤啊!”

        一期一振不声不响干掉了两个敌脇差跃过我和今剑往前走向王点。今剑龇牙咧嘴本来想声明队长地位,可是看了看我手臂上的伤口又愧疚地陪在我身边。我笑了笑有些粗鲁的擦掉伤口上的血,用另外一只手拉住今剑又走到队伍最前面。余光看见一期一振无表情的脸上似乎皱了眉。

       最后这图算是有惊无险的过了,秋田和今剑受了轻伤。我背着那振山姥切国广,抱着小天狗听他快乐的和我展示他的誉,也不忘夸奖几个粟田口的小短刀。

       “阿鲁基,一期尼的表现好吗?”乱绝对是察觉到了什么。我现在已经觉得[一期]这个名字,每听到,每说起都会让我感觉我是一个不配被爱的loser。如果这像RPG游戏里一样大概就是怪物对你发起[一期]攻击。[一期][一期][一期],审神者HP-1-1-1。

        但我不可能乱为难,所以我只是抱紧今剑,拘谨又官方地朝一期一振鞠躬。“当然了,一期殿辛苦了。过这张图要感谢一期殿出不少力。”

       今剑在耳边无奈地吐槽阿鲁基像个小孩子一样闹别扭得太明显了啦。我也知道,但这是我克制恐惧的最好结果了。

        于是我和今剑两个人与粟田口拉开了一点距离,我知道小短刀们什么也没做错。但是我仅仅是害怕情感受伤的普通人类而已,礼貌的不把恐惧暴露出来已经是极限了。

        回到本丸里已经傍晚了,玫瑰色的夕阳从万叶樱的树冠出发,沿着草坪、屋顶、红色的鸟居最终反射在一期一振蜜金色的眼睛里。他看着我好半天,似乎在开口前暗暗谨慎自己不要失态。

       遂笑了笑赦免他不得不和不喜欢的审神者交流这份罪,“乱他们一定累了,一期殿快带他们去休息吧。还有秋田快去手入吧,轻伤也要注意哦。”

       一期一振也就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一手抱着秋田,一手牵着五虎退往部屋走。乱担心地看了看我才和嘟囔着什么的博多跟了上去。

       我本想牵着今剑去手入就见三日月慢悠悠的晃出来,今剑的手瞬间从我手中抽出来飞奔向他。

        “三日月!三日月!我今天拿到誉了哦!”

        “哈哈哈哈,甚好。”三日月一贯失智的笑着把今剑抱起来。“很厉害呢。”

        握了握空空的手心,才迟钝的感觉手臂的伤口作疼,像是个幼稚又愚蠢的怪物企图引起我的注意。我维持亲和的笑容站在原地对三日月笑了笑。

        “啊,既然三日月来了今剑就交给你了,今天表现的很不错但是受了轻伤要记得带他去手入哦。”说罢飞快转身向天守阁走去。想要把晚霞里和乐融融的人们的身影全部留在身后。

        “阿鲁基!阿鲁基!三日月,阿鲁基为了保护我手臂有伤啊!”今剑小天使有些着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我感觉非常羞耻,仿佛我受这样的伤是为了博取他们关注一样。我下意识的没有回头安抚今剑,也没有说明等会会去处理伤口,而是全速奔跑起来,背着那振山姥切国广跌跌撞撞的想要尽力远离三日月和今剑。跑到没有任何人的地方去。

        廊道曲曲折折,空无一人。素色的灯笼被风吹着打转,折射耀眼的霞光。我恍惚间像回到那个看见红蜻蜓的傍晚,一样的孤寂,一样如血的晚霞。

        孩童光着脚丫把脚伸进水田,她脏兮兮的小手伸出来,有一只红蜻蜓正安然地停在她的指尖。那一天是哪一天?我已经全然记不清,但这颗可悲的渴求被爱之心并未随着那只红蜻蜓一道消失,而是数年如一日的保留下来,时至今日依旧像不满足的怪物啃食我的心脏。

       我的眼睛涩涩的,却没有要哭的欲望了。

——————————————————————————

可能会有一期或三日月视角的后续。

以及这是我和我一期真实的日常……每个一期大概都不一样。嗯,我会尊重他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