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今天欺负夏目了吗

   1参与
Fair

【的名/微斑夏】假如斑夏的名都喝醉了

CP:的名、一点点斑夏提及

OOC预警!!写着玩儿的!

沙雕脑洞: 连环误会修罗场

———————————

喝醉了酒可怕吗?并不。


除非你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和表面上不对头实际正暗恋着的对象睡在同一张床上,下身还有不可描述的感觉,更糟糕的是昨晚香艳的场景还在你的脑中回放起来。


或者你早上醒来发现床上一片混乱甚至还有干涸的可疑液体,床沿却坐着一个正揉着太阳穴的未成年少年,更糟糕的是你对昨晚发生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又或者是你早上起来宿醉得头疼不已,下去到前台要了些醒酒的东西,结果回房间的时候就这么不小心走错了房间,房间主人...

CP:的名、一点点斑夏提及

OOC预警!!写着玩儿的!

沙雕脑洞: 连环误会修罗场

———————————

喝醉了酒可怕吗?并不。

 

除非你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和表面上不对头实际正暗恋着的对象睡在同一张床上,下身还有不可描述的感觉,更糟糕的是昨晚香艳的场景还在你的脑中回放起来。

 

或者你早上醒来发现床上一片混乱甚至还有干涸的可疑液体,床沿却坐着一个正揉着太阳穴的未成年少年,更糟糕的是你对昨晚发生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又或者是你早上起来宿醉得头疼不已,下去到前台要了些醒酒的东西,结果回房间的时候就这么不小心走错了房间,房间主人还偏偏是认识的人,更糟糕的是当时就这么走了进去还一屁股坐在了不知道上面有什么的床铺旁边。

 

……这是怎么回事?

 

——————————————

 

要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家旅馆,名取周一是来参加庆功宴的,他的月九剧刚刚杀青,正好他是最后一个杀青的,整个剧组的工作也在几天后告一段落,于是导演就决定办个庆功宴。他们选定了这家温泉旅馆,打算放松一下,卸下压力的大家都开始放开了吃喝,酒也是一轮一轮地敬。

 

他大约就是这样喝昏了头,以致于看到的场静司的时候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的场静司为什么会在这里?

 

只是个巧合。

 

应酬,通常在这种情况下的场静司是绝不会喝醉的,然而却在走道上经过时意外在一个半开的包厢中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几瓶酒下了肚,好在送走那一行人之前并没有出什么岔子。

 

但也许是他的确喝得太多了,总觉得头脑发热,不像平时那样清醒了,便决定直接在旅馆下榻,第二天再回的场一门。

 

至于夏目,他曾经在这一带附近住过,单纯是带着猫咪老师来旅行顺便故地重游的而已。

 

而这只不过是第一重巧合。

 

——————————————

 

“夏目?”

 

的场静司难得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有些困惑地看着背对着他坐在榻榻米上的夏目贵志,后者正揉着太阳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诶?”

 

听见一个低沉的嗓音,夏目一惊,赶紧扭过身子,然而刚转过脑袋他就后悔了,立刻在心里责备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房间都能走错。

 

侧躺在床铺上的人衣衫半敞,完全没有以往见到时威严的家主形象,反而像是一个喝多了早上醒来迷茫万分的醉汉。更糟糕的是,那片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还有暧昧不已的斑斑红痕,想也知道那不可能是蚊子留下的。

 

而事实上是……的场静司的确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了。

 

“的场先生……?!啊!抱歉,我吵醒你了吗?”夏目赶忙站起身挥着双手道歉,并且红着脸快速地挪开视线,努力假装没有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太尴尬了,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撞见的场静司?还很不巧地撞见了最不应该看到的画面……他真的不会被的场一门灭口吗?

 

吵醒?的场静司心下一惊,再看看夏目慌乱的样子,脸还有些红,他不会真的……

 

不管怎么回想,关于昨晚的记忆大脑里面总是一片空白。

 

而且直觉告诉他恐怕忘掉的是相当重要的事情——

 

当然他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看他自己身上的痕迹就知道了,但重要的是对方……

 

拜托不要告诉他是夏目。

 

他还不想被当作罪犯抓进去。

 

“夏目,你怎么在这里?”

 

“啊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夏目赶紧解释道。

 

“走错房间了?”的场静司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决定无视不小心在夏目后颈处看到的一个牙印。

 

太好了,没有犯罪。要不然他刚才那句话听起来真像一个渣男。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会是……

 

“名取先生……?”夏目刚想打招呼离开就感觉到身后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他转过头,诧异地看着门口一脸错愕的名取周一,“名取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夏目怎么会在这里?

 

名取周一愣了愣,缓缓开口道:“我……经过的时候恰好看到你……”

 

醒来发现被睡了,对象还是的场静司,赶紧撑着酸痛的腰开溜,刚跑路发现钱包没拿,怕暴露身份于是折回来拿钱包……什么的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如此想着,名取周一忍不住将视线转向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却忽然心脏一紧,生生掐断了他的话头,身着浴衣的长发男人坐在榻榻米上,目光死死地锁住闯进来的他。

 

他现在万分后悔自己为钱包跑了回来,明明完全可以避开的,早知道就不管那个钱包了。

 

名取周一压下心头的烦乱,走进了屋子,嘴角扯起一个弧度,不情不愿地朝的场静司点点头开口道:“的场先生……”

 

“真巧啊,名取。”的场静司笑着说。

 

他在耍我吗?为什么要故意这么说?难道是怕我会因为夏目知道了觉得尴尬吗?

 

虽然他的确会,但他仍然摸不清的场静司。

 

“夏目你怎么在这里?”名取周一决定无视,继而转开了话头。

 

“啊,我……”夏目刚想开口解释就被的场静司伸出的一只手打断了。

 

“名取。”的场静司把手搭在了夏目的肩膀上,微笑着开口道,“夏目跟我在一起。”

 

“哈?怎么可能,刚才……”名取周一眉头一皱下意识就要反驳,却在望进那双沉静的红眸中时才后知后觉自己被套话了,只能顺着的场静司的话问道,“……是这样吗?夏目?”

 

“诶?不是的!我并没有……”夏目不明白的场静司为什么突然开始乱说话,慌张地立刻解释道,“我只是不小心走错了房间!”

 

他猛地甩开的场静司的手臂,跑到了门口,朝房间里的两人鞠了一躬,说道:“抱歉!我先走了,不然老师会担心的。”

 

然后就跑没了影。

 

名取周一讶异地看着夏目像逃一般的跑走了,转头时却红了脸。

 

刚刚那下一拉一扯,扯松了长发男人本就松散的浴衣,原本拢好的衣襟大敞,一片显眼的吻痕暴露在名取周一的目光下。

 

他……他昨晚有这么用力的吗?

 

记忆又不受控制地复苏了,名取周一红着耳根悄悄移开视线。

 

这一小动作却被的场静司看在眼里。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面前有个赤裸的胸膛时名取周一已经吓了一大跳了,一下子被吓清醒后发现自己的右手甚至伸进了对方的浴衣里还搭在腰上,而让他如同做贼心虚般抽回手的是那张还在睡梦中的脸。

 

一夜情的对象居然好死不死是的场静司。

 

他把这称作“一夜情”,因为这是不可能存在结果的,正是如此想着,他又一次逃掉了。

 

也许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比较好,他这样认为。

 

但事与愿违,他本可以及时离开这里,回家理一理心情,然后装作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继续保持他们苦心维持着的那一层表面关系。

 

那该死的钱包!

 

现在好了,撞了个正着,能为他拖延时间的夏目也跑了,他现在完全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用不着几分钟的场静司就会发现真相。

 

而事实上的场静司已经知道了。

 

“你好像很在意这个?”的场静司作势掩了掩衣襟,然而只不过是虚拢了一下而已,饶有兴致地看着尽力想要保持镇定的名取周一。

 

名取周一从刚出现在门口就不太寻常,视线几度往自己身上飘却又几度挪开,看到吻痕时的耳根也是红透了,却一点都不意外,就这样竟然还撒谎说是路过。

 

演员的修养呢?

 

“不,的场先生的私生活与我并没有关系。”名取周一微微笑了笑,转过身,轻声说道,“那么,我先告辞……”

 

但这回再想逃,就没那么容易了。

 

话音未落,的场静司突然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名取周一,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和机会,抬手就扯开了他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衫领口,洁白无瑕的衬衫下是密密麻麻的吻痕。

 

名取周一脑中警铃大作,立刻甩开了的场静司的手,攥紧了自己的领口。

 

完了,他想。

 

“路过?嗯?”的场静司一把拉过名取周一压在了墙上,双手撑在他脑袋两侧,把他困在了两臂与身体围成的空间里,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嗓音有些沙哑,“周一真是穿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呢,我很受伤啊,明明昨晚还那么热情。”

 

闻言,名取周一彻底红了脸,绝望地任由记忆占据着脑海,昨天喝高了的两个人的确……有些过于上头了。

 

“周一,其实昨晚的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

 

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他为什么会把自己暴露得这么彻底?诶……所以?

 

又一次被推倒在床上的名取周一连骂娘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堵上了嘴,为了帮助的场静司“找回昨晚的记忆”,他又被酱酱酿酿了。然而作为回报,的场静司身上的吻痕也多了不少,不过本人似乎挺乐意的。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