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他人即地狱

0
342万浏览    10768参与
绝美心动混剪 [征集]
饭圈神仙剪刀手养成计划
发布视频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2 09:30
老殘(。 ́屳 ̀。)
🚗【Lolita预警,雷深...

 🚗【Lolita预警,雷深入】


画了一下青山太太洛丽塔文里的画面

我永远喜欢洛丽塔!

全图走推特或者爱发电~

 🚗【Lolita预警,雷深入】


画了一下青山太太洛丽塔文里的画面

我永远喜欢洛丽塔!

全图走推特或者爱发电~

小邪_接稿中

2019/11/11

     — Sanguinary&Aesthetics🦋
                                     🦋他人即地狱

老福特屏我呜呜呜!过分!...

2019/11/11

     — Sanguinary&Aesthetics🦋
                                     🦋他人即地狱

老福特屏我呜呜呜!过分!
兔兔这么可爱!为什么会被屏!!!

小貔貅
【祖宗AU】神父与他的小祭助第...

【祖宗AU】神父与他的小祭助第二弹------某神父的恶趣味

第一弹见合集上一篇。

【不知道能不能坚挺】

【祖宗AU】神父与他的小祭助第二弹------某神父的恶趣味

第一弹见合集上一篇。

【不知道能不能坚挺】

春日遥

《业火 Ⅲ》

*pwp高速/伪骨科/荡秋千play/野战/注意避雷

试阅:

我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尹宗佑总这样自问,却自答不出个结果。或许自从他六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徐文祖,那个新闯入他生命的不速之客,尹宗佑就已经没了概念。他反抗不了,刀锋抹着蜜架在他脖颈,只能任人宰割。尹宗佑从幼稚时期的依赖到青春期的心知肚明,他能飞翔的手脚都已经被徐文祖扣上了枷锁。

他拖着锁链,跑不掉。

尹宗佑需要苟活在被徐文祖构思好的金丝笼里,甚至不用人类惯有的思考,只要像个长不大的幼鸟,向徐文祖张开怀抱就好。徐文祖喜欢他极度依赖自己,做什么都少不了吻来奖励他的听话。徐文祖像是兄长,更像是父亲,又最多像是情人。徐...

*pwp高速/伪骨科/荡秋千play/野战/注意避雷



试阅:

我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尹宗佑总这样自问,却自答不出个结果。或许自从他六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徐文祖,那个新闯入他生命的不速之客,尹宗佑就已经没了概念。他反抗不了,刀锋抹着蜜架在他脖颈,只能任人宰割。尹宗佑从幼稚时期的依赖到青春期的心知肚明,他能飞翔的手脚都已经被徐文祖扣上了枷锁。

他拖着锁链,跑不掉。

尹宗佑需要苟活在被徐文祖构思好的金丝笼里,甚至不用人类惯有的思考,只要像个长不大的幼鸟,向徐文祖张开怀抱就好。徐文祖喜欢他极度依赖自己,做什么都少不了吻来奖励他的听话。徐文祖像是兄长,更像是父亲,又最多像是情人。徐文祖对尹宗佑来说是诸多身份的载体,也是世界里遮天蔽日的那方云。人站在地面,尹宗佑裹在徐文祖的笼罩下。

尹宗佑总是分不清,分不清徐文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兄弟之间会上床吗?兄弟之间会接吻吗?这些道德常识在尹宗佑的意识里就是一团雾,被徐文祖刻意抹杀了,直到他上高中之后有了叛逆期,慢慢从校园生活里学到正常人的生活和教育,尹宗佑才明白过来:他是一个独立的人,徐文祖也可以不是他生活里的一部分。



点:哥哥,快亲亲我。





君绾绾呀

【祖宗】星辰 20

·预警见1

·我流祖宗,ooc预警,超甜注意。我爱甜甜的日常恋爱。

·最终章

·《星辰》一句话简介:一个人眼中的初遇,总是另一个人眼里的重逢。


第二十章


两人又搬回了大学路附近的房子住,那小区竟然还没有被拆迁。尹宗佑跟在徐文祖身后走进去时,心里难免有些感叹。

所有的家具都被徐文祖用防尘布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打扫起来并不困难。当所有都收拾妥当后,徐文祖站在客厅里,外面是漂亮的夕阳。

他漂亮的眼珠缓缓的扫视过这里,时隔十年,他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所以当天晚上,他几乎发狠了般折腾尹宗佑,任凭对方怎么哭泣求...

·预警见1

·我流祖宗,ooc预警,超甜注意。我爱甜甜的日常恋爱。

·最终章

·《星辰》一句话简介:一个人眼中的初遇,总是另一个人眼里的重逢。


第二十章


两人又搬回了大学路附近的房子住,那小区竟然还没有被拆迁。尹宗佑跟在徐文祖身后走进去时,心里难免有些感叹。

所有的家具都被徐文祖用防尘布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打扫起来并不困难。当所有都收拾妥当后,徐文祖站在客厅里,外面是漂亮的夕阳。

他漂亮的眼珠缓缓的扫视过这里,时隔十年,他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所以当天晚上,他几乎发狠了般折腾尹宗佑,任凭对方怎么哭泣求饶,他怎么也不松手。

他永远没办法松手。

直到周天晚上,尹宗佑坐在床上,用商量的口吻问,宝贝儿,咱们能歇一天么?

他浑身上下几乎都布满了痕迹,尹宗佑皮薄,徐文祖很轻易就能从他身上留下自己的标记。这几天几乎是吻痕叠吻痕,青青紫紫的落在尹宗佑的皮肤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家暴了。

不过这也确实算家暴。尹宗佑倚在徐文祖怀里想。

他越想越气,直接抓过徐文祖的手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徐文祖正在看一本医学方面的书籍,他的视线从镜片后落下来,落到尹宗佑的肩窝。

他将手里的书随手反扣在一边,另一只手绕到前面去摩挲尹宗佑凸起的喉结。

“怎么了亲爱的?”

尹宗佑不说话,犬齿陷入医生手腕上的皮肤里,并还在加重力道。

徐文祖也不恼,他低声笑了起来,然后低头亲吻了尹宗佑的发顶。

等怀里人终于松口时,医生手腕上出现了一排深深的齿印。尹宗佑用的力气虽大,但却没咬破他的皮肤。

“亲爱的牙齿很整齐嘛。”徐文祖将手腕举到眼前,带着笑意点评了一番。

尹宗佑嗤笑了一声:“我牙齿整齐你是第一天知道?”

“不是。”徐文祖抱住他,“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就知道了。”

 

周一的时候,尹宗佑是卡着点跨进工作室的。

没办法,徐文祖早晨故意赖床,他自己是诊所的老板,说不去上班就不去上班,几乎任性的要忘了诊所门朝哪儿开。

直到拖到不能再拖了,他才不情愿的起来,踩着拖鞋去送尹宗佑上班。

工作室的人员配置他已经很熟悉了,申在浩早就在等他了,此时搂着他的肩膀向工作室的其他人介绍着他,尹宗佑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笑容,惹得孙柔静大呼可爱。

“啊,宗佑来了后,工作室里终于有了个养眼的了!”孙柔静笑眯眯的说。

“柔静姐过奖了。”尹宗佑笑了笑,“以后还要多多关照。”

工作室里的其他人也顺带着打趣了几句,孙柔静作为工作室里唯一的女性,还是受到很多关照的。大家都或真或假的欢迎了尹宗佑的加入,只有朴丙民一直冷着脸,甚至在尹宗佑伸手过来时,故意拖了一会儿才敷衍般的和他握了握。

申在浩扫了一眼尹宗佑的后颈,刚才他低头的时候,后颈上的吻痕露了出来。鲜红的颜色落在那一小块皮肤上,像是落在雪地里的一朵梅花。

诡异的漂亮。

尹宗佑很快的直起身子,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衬衫顶上的衣扣,扭头看向申在浩:“哥,那我要坐在哪里?”

“哦,就坐在朴室长旁边吧。”申在浩转身,“我还有点事,你有什么不懂的就直接问朴室长就好。”

和以前一样,朴丙民室长对尹宗佑展现出了非常直接的恶意。

尹宗佑故意拿着个简单问题去问他,毫不意外的换来了室长的训斥。尹宗佑歪了一下头,直接转身喊道:“柔静姐,我这个地方不太会,您能帮我看一下吗?”

“哦,哪里?”孙柔静起身走了过来,她弯腰看向尹宗佑的电脑屏幕,“这里呀?嗯…如果之前没接触过确实还蛮麻烦的…我教你,看好了哦。”

孙柔静细声细语的为他讲解着,她伸手将落在前面的头发别到后面去,笑意盈盈的拍了拍尹宗佑的肩膀:“懂了吗?”

“嗯,谢谢柔静姐。”

“真可爱。”孙柔静说,“以后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丙民室长就好啦。”

尹宗佑转头看向朴丙民,他在孙柔静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恶意的笑容:“丙民室长好像很忙,没有空教我呢,下次还可以麻烦柔静姐吗?”

朴丙民这次抢在孙柔静之前说道:“新…新人!你那是什么…表表情?!我什么时候说不、不教你了!你根本没来问过我!”

“朴室长,那我还有几个地方不太明白,您帮我看一下?”尹宗佑凑过去。

当着孙柔静的面,朴丙民只好不情不愿的为尹宗佑讲解起来。

尹宗佑应和的挺认真,但一个字儿都没听到耳朵里去。

按照职场规矩,今晚为了欢迎尹宗佑加入,大家会一起去聚餐。尹宗佑对聚餐不感兴趣,对这场几乎复制黏贴般的聚餐更不感兴趣。他耳朵里塞着耳机,徐文祖的声音落在他的耳膜上,让他这场聚餐不至于那么难熬。

但他的耳机却被一旁的朴丙民一把扯下,尹宗佑眉头轻蹙,直接将手机揣进了兜里。

他并没有挂断通话。

“新人!大、大家都是为了…为了你才舍弃休息时间出来聚餐!你还在这里塞着耳机!”朴丙民说话的声音很大,“你太不把前辈们放在眼里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们两人身上。

申在浩打着圆场:“喝酒!宗佑自罚三杯!”

众人又起哄着给尹宗佑灌酒。

他酒量不好,喝多了容易迷糊。当这场饭局终于结束后,申在浩架着醉醺醺的尹宗佑走出餐馆,抬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徐文祖。

他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直到看到他们一行人,他才把手里把玩着的手机放进了衣兜里,大步走了过来。

这人从头到脚都带着锋利的意味,他们不由得齐齐后退一步。

徐文祖懒得理他们,伸手把尹宗佑抱进怀里,只居高临下的扫了他们一眼,便带着人扭头就走。

“嘁,新人的朋友也果然没…没礼貌。”朴丙民小声说道。

但几步之外的徐文祖停下了脚步。

他微微回头,目光从朴丙民脸上停了一瞬。

这个人应该就是亲爱的要处理的人吧。

果然该死。

 

尹宗佑没等到半个月就动手了。

他选择了一场聚会之后。散场后尹宗佑向众人告了别,然后打车故意绕了个路,赶在朴丙民之前来到了他家门前。

钥匙是之前就配好的。尹宗佑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开门走了进去,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朴丙民居住的小区是一个非常老旧的居民区,别说监控了,就连路灯也没几盏是好的。小区门口并没有保安,甚至住户也都空了一大半,治安状况堪忧。

不过这些年里,这附近也没发生什么大案子,所以人们的警惕心都已经被安逸的生活给消磨的一干二净。尹宗佑轻声叹了口气,修长的指间把玩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是从徐文祖那里顺过来的。

其实他不太喜欢这种处理方式,血喷的到处都是的话,善后会非常麻烦,尹宗佑有些苦恼的按了按太阳穴。他站在玄关的角落,那里刚好是一个视觉死角,进门的人不会第一时间看到他,反而会毫无防备的将后背露出来。

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尹宗佑慢条斯理的戴上了胶皮手套。

他最后选择的是用注射器直接扎入朴丙民的脖颈,在那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直接将针管里的药剂全部送了进去。

十足的徐文祖式处理。

朴丙民按住了自己的脖颈,他缓缓的转身,扶着玄关的柜子慢慢的滑坐在地上。

“是…你!”

“晚上好,室长。”尹宗佑缓缓蹲下,他笑眯眯的看着朴丙民,语气甚至算得上愉悦,“今晚过的开心吗?”

朴丙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感觉自己的四肢非常沉重,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

尹宗佑?他想,这是尹宗佑?

他想干什么?他怎么会在我家里,他…

但下一秒,剧痛将他从意识模糊状态唤醒了。

尹宗佑切开了他的皮肤:“啊,别人说话时不看着别人的眼睛,是非常不礼貌的哦。”

鲜红的血液顺着刀锋流了下来,染湿他他身上沾着酒臭的衬衫。他疼的五官都狰狞起来,但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求饶的话都说不出。

“其实我一般不喜欢搞的这么…乱七八糟的。”尹宗佑叹了口气,刚才由于他的疏忽,几滴血迹溅到了他的裤腿上。“阿西…脏死了。”

玄关的灯闪了两下,尹宗佑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

“大叔。”他将沾满血迹的刀刃落在半死不活的朴丙民脸上,“你知道你有多讨人厌吗?”

朴丙民努力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呜咽。

尹宗佑此时还在笑着,他在惨白的灯光下垂下头,像是一位悲天悯人的神明。他的影子笼罩在朴丙民身上,朴丙民努力动了动手指,却依旧没能逃出这片阴影。

他感觉自己的体温在快速流失,血液几乎带走了他最后一点体温。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急速跳动着,正努力将所剩无几的血液输送到全身各处,以求维持正常的生命活动。

但尹宗佑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神明将利刃落在他胸口的皮肤上,然后一寸一寸的捅入了他的心脏。

“晚安。”神明轻声说。

他缓缓起身,伸手将地上的尸体拖到一边,跨过蜿蜒的血迹走出了门。

尹宗佑关上了房门,沿着楼梯缓缓下楼。外面下起了雨,徐文祖正站在雨幕中等他。

他将手上沾满血的胶皮手套摘下来随手塞进衣兜里,然后跑进了雨幕中。

徐文祖站在那冲他张开双臂,将冲过来的青年接了个满怀。

尹宗佑心情极好的笑了起来,他双手抱着徐文祖的脖颈,将脸上的血迹蹭到徐文祖的侧脸上。

“善后的人在路上,那我们回家?”徐文祖拍了拍他的脊背,带着点纵容的意味说道。

“嗯,回家。”

 

“靠靠靠徐文祖你放我下来!”

“看路看路看路!前面他妈的是个水坑!”

“阿西…”

徐文祖笑了起来,他将怀里人放在地上,转而将他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两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但这场恼人的阵雨却在两人走进小区里时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

月亮在云层里露出脸来,皎洁的月光照亮了大半个夜幕。

尹宗佑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们小区近几年修了一个不大的喷泉池,不过也没打开过几回,里面的水倒是还挺干净,平常总是有小朋友在这里玩水。尹宗佑拉着徐文祖走到喷泉池旁,然后俯身鞠了一捧水。

他将那一捧水送到徐文祖面前,后者挑了挑眉。

尹宗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送你一轮月亮。”

泉水正顺着尹宗佑的指缝淅淅沥沥的落下来,徐文祖赶在所有泉水流失殆尽前,凑过去看到了倒影在尹宗佑手心里那小小的扭曲的月亮。

他带着笑意问:“但是亲爱的,你的月亮要溜走了,你要怎么送给我?”

尹宗佑转了转眼睛,他干脆的松手,任凭剩余的泉水砸落在地上。

他将湿淋淋的双手伸到徐文祖面前,手心向上,像是捧住了什么东西。

“月亮没有了,但是有一颗从尹宗佑胸膛里取出来的心脏,里面写满了你的名字。”

“你要收下吗?”

end

-------------------

好der!终于这个也完结啦!

应该还有个番外

我真的喜欢甜甜的恋爱呜呜呜...

本子里打算放个新的短篇,我要开始撸新短篇了。大概是个仇人变爱人的故事?依旧是我流强强,绾绾盖戳的甜掉牙。

最后感谢大家的喜欢,爱你们!啵唧。

灯草

【祖宗】大魔王和小黑兔的同居生活 23

  • 时间线是考试院查封后

  • 宗佑黑化

  • 大魔王x小黑兔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 祖宗牌杀人小作坊开始营业

  • 主甜,大量发糖

你是与我共生的黑暗,也是地狱里唯一照进来的光。


本章简介:祖宗看电视剧,老徐给宗佑看牙


23

有些夜晚,徐文祖和尹宗佑会肩并肩躺在床上看电视剧,球总要挤到二人中间,把前爪搭在尹宗佑腿上,把尾巴落在徐文祖腿上,在投影柔和变幻的灯光下惬意舒服的吐着舌头,不时呜一声试图引起注意。


电视剧上出现男主和男二对峙的画面,他们为了女主的幸福展开激烈的辩论,气势汹汹即将大打出手,男主嚣张至极说着霸道总裁...

  • 时间线是考试院查封后

  • 宗佑黑化

  • 大魔王x小黑兔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 祖宗牌杀人小作坊开始营业

  • 主甜,大量发糖

你是与我共生的黑暗,也是地狱里唯一照进来的光。


本章简介:祖宗看电视剧,老徐给宗佑看牙




23

有些夜晚,徐文祖和尹宗佑会肩并肩躺在床上看电视剧,球总要挤到二人中间,把前爪搭在尹宗佑腿上,把尾巴落在徐文祖腿上,在投影柔和变幻的灯光下惬意舒服的吐着舌头,不时呜一声试图引起注意。

 

电视剧上出现男主和男二对峙的画面,他们为了女主的幸福展开激烈的辩论,气势汹汹即将大打出手,男主嚣张至极说着霸道总裁经典语录,什么她就是我的女人,男二的眼泪在眼眶打转,说但是你伤害了她。

 

徐文祖看着看着,淡淡吐出一句:“把他杀了不就好了么。”

 

尹宗佑猝不及防,笑了笑:“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用刀子解决问题的。”

 

“如果有心怀不轨的人要接近亲爱的,我一定会把他,或者她,杀了。”

 

“知道了。”尹宗佑耸肩。

 

“换一个电视剧吧,这个不好看,看上次那一个。”

 

“哪一个?”

 

“那一个。”

 

尹宗佑和徐文祖对上视线,想了想,了然的眨眨眼:“调查连环杀人魔的刑侦剧对吧?”

 

“嗯。”

 

“汪!”球也跟着小声叫了一声,徐文祖心情不错的笑着撩了撩它的耳朵。

 

投影上是一间昏暗的房间,蓬头垢面面容可憎的杀人魔晃悠悠的行走着,宛如行尸走肉,再配上诡异的音乐营造出极为恐怖的气氛。他手里拿着刀,对案板上的尸体进行解剖,镜头一带而过,最后留下地板上鲜红泛滥的血迹。

 

徐文祖不太满意,对电视剧里杀人魔解剖尸体的工序表示质疑,认为选刀不对,握刀姿势也不对,挥刀时的发力点也不对。最后,他严肃的说,没有任何一个享受杀人的人在杀人时会是邋里邋遢的,这是在玷污杀人艺术。

 

尹宗佑心里憋笑,觉得跟徐文祖一起看刑侦剧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他会像导演一样指点江山,虽然语气冷冷的,但也不失为一种实时吐槽。

 

画面转到警察那边,他们正在商讨抓捕,分析杀人魔可能隐藏的地方。徐文祖于是又开始侃侃而谈有关于如何隐蔽的正确方法,将自身完美的融入电视剧杀人魔的立场,提供了三套目前杀人魔可行的逃跑或者躲藏方案,尹宗佑默默给他伸了个大拇指。

 

因为才是第六集,抓捕当然失败,其中一个小警察被杀人魔带回到公寓里,绑在椅子上,徐文祖挑挑眉,看的愈发认真,尹宗佑侧头悠悠道:

 

“想拔牙了?”

 

“不,他绳子绑的太业余,容易挣脱,想重新绑一下。”

 

剧情继续进展,杀人魔通过各种手段折磨小警察,带着可怖的嘻嘻嘻的笑声,狰狞病态。

 

徐文祖皱眉:“真想把这个人杀了。”

 

尹宗佑道:“是啊,简直是在侮辱杀人魔。”

 

镜头转到警察身上,他模样清秀,湿漉漉的眼,沾满鲜血的脸,正咬着牙被迫接受鞭挞,见到这一幕的徐文祖忽然停止了吐槽,喉结微动,然后转头看向尹宗佑。尹宗佑觉得有点不妙,刚刚对上他灼热的视线,就被锢住后脑勺,利牙轻咬下唇,攻破城池。

 

徐文祖将尹宗佑扑倒在床上,投影闪烁着被人忽视的光芒,而原本在中间怡然自得的球仓皇而逃,跑到床边呆呆的看着耸动的被子,眨眨眼,转头继续看电视。

 

它早已习惯了。

 

在田园,青草,蓝天,还有狗粮的熏染下——球一天天茁壮成长起来。

 

它的精力很旺盛,每天不知疲倦的在园子里疯跑,后来熟悉路线后二人也允许它顺着山路自己溜达,反正玩完总能找回家。比起徐文祖,它还是更亲尹宗佑,平常总爱粘着他,但对徐文祖也并不害怕了,它知道这个人虽然看着凶,但不会真的伤害它,偶尔它会叼着球冲徐文祖撒娇,让他陪它一起玩球。

 

尹宗佑去便利店买完东西回家后,球照例冲过去迎接,汪汪叫几声,用爪子把球推到尹宗佑脚边,但这次尹宗佑没有拿球,只是弯腰温柔的摸了摸它的头,然后走回屋去。

 

球奇怪的看着他的背影,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尹宗佑没有跟它玩球。

 

屋里的徐文祖正无事可做在床上发呆,尹宗佑走过去,顿了顿:“这两天,牙有点疼,后面的牙。”

 

“牙疼?我看看。”徐文祖扶着尹宗佑的肩膀让他坐在床上,“张嘴。”

 

尹宗佑乖巧的照做,眼神却不安的瞥了瞥徐文祖的脸,手不自觉抓紧床单。

 

让徐文祖看牙这件事,他有阴影。

 

哪怕是两个人已经生活在一起多时,对徐文祖的恐惧也消散殆尽,但是对让他看牙的恐惧却从来没有减少,莫名的就是会感到害怕。

 

“亲爱的,你在发抖。”轻轻拍了拍尹宗佑的脸,“嘴张大点,都看不到了。”

 

“啊——”尹宗佑眨眨眼。

 

“是智齿啊,得拔掉。”徐文祖说罢起身去拿工具箱。

 

尹宗佑听后更慌:“什,什么!要拔掉吗……”

 

徐文祖低头挑选着工具,淡淡应道:“是啊,智齿长歪了会挤压其他牙齿,必须要拔掉。”

 

“等等,现在就拔吗?”

 

“不然呢?”徐文祖轻笑,“亲爱的想什么时候拔?”

 

“啊不是,我倒不是害怕拔牙,我是怕……”

 

怕你给我拔牙。

 

徐文祖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说道:“这颗牙齿我会好好珍藏起来的,可以做一个最漂亮的戒指,也可以做项链。项链和戒指更喜欢哪一个?”

 

“能不能不要在即将拔牙前说这种事情。”尹宗佑哭笑不得,这时徐文祖已经提着工具走过来,环视周围,戴上手套,“抱歉,设备有点简陋,只能倚在床上了。”

 

“我不在意设备,只要轻一点就好。”

 

“不会让你疼的。”

 

徐文祖笑着坐在他身边,见尹宗佑还在用担忧的眼神看他,于是挑眉:“不相信我?”

 

尹宗佑耸肩:“相信是相信,但是还是忍不住紧张。”

 

“这样的话……”

 

徐文祖若有所思,盯着尹宗佑怯生生的面庞,忽然起身吻在他的唇上,低声道:“还紧张么?”

 

他长长的睫毛颤动几下,眼神闪向左边,又突然睁大定定的看着徐文祖。

 

“更紧张了。”他说。

 

这句回答让徐文祖忍不住笑的更深,他拿起开口器,道:“突然说这种话,我可能会分心,亲爱的这个样子太可爱了。”

 

尹宗佑耸肩,于是不说话,手在嘴边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然后乖巧的张开嘴等待拔牙。

 

徐文祖盯着他的唇看了一会,才抬头将开口器缓缓放入尹宗佑嘴中,仔细调试,轻轻问:“这样可以吗?”

 

尹宗佑点头。

 

没有头顶的照明灯,没有消毒水的气味,也没有周围白色的墙壁,只是在一间最平凡朴素的屋子里,床脚窝着一只小狗,他俯身,眼神温柔。

 

先是麻药。

 

“可能会有微微的刺痛感。”他像在诊所给人看牙时那样专业的说道。

 

“嗯。”尹宗佑应一声,视线一直落在徐文祖的下颚线,看着看着他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针刺入的同感如徐文祖所说,很轻微,只是一瞬的肿胀感。

 

徐文祖换了一把小镊子,戳了戳口腔深处的牙龈:“有感觉吗?”

 

尹宗佑摇头。

 

“这里呢?”徐文祖耐心的问。

 

还是摇头。

 

“好。”

 

接下来是最后一道工序,拔牙。

 

没有专业设备的辅助让徐文祖有些不适应,他的手捧在尹宗佑脸侧,另一只手猛地发力。拔牙是一件需要力气的活,拥有粗鲁的过程,大部分牙医在拔牙时会一只手使劲向上拽,另一只手使劲压着你的脸,把你的脸当作着力点,生拉硬扯。

 

但是徐文祖要略微文雅点,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挥斧头的,力气大。

 

又有多年工作经验,找准点后迅速聚集整个手臂的力量猛然上提,只要你牙根不是紧的要死都能拽出来。

 

一颗带血的牙就这么拔出来了。

 

尹宗佑睁大眼睛看着,虽然不痛,但他能够感觉到牙齿被拔出瞬间的空荡感。

 

徐文祖收好牙,利落的拿下开口器,示意尹宗佑先别动,然后用镊子将棉球压在流血的豁口上,说道:“咬着,不然会淌血。”

 

“哦。”尹宗佑含含糊糊的答应,点点头,因为左脸里塞了一团棉球,所以鼓起来一点,想只偷吃东西的小仓鼠。

 

徐文祖看着他嘴角流出的血丝,温柔的拿纸巾擦去,笑道:“嘴巴要有意识的合拢,因为麻药的关系,你自己没感觉,但其实已经流出来了。”他把纸巾上的淡红色给尹宗佑看看,尹宗佑惊讶,又是点头。

 

鼻子以下,现在没有知觉。

 

徐文祖把牙齿拿到水管下认真清洗,尹宗佑伸了个懒腰,把地上的球抱进怀里,挠挠他头顶的毛,球好奇的盯着他的嘴看,抬鼻嗅嗅,似乎是闻见了血腥味。

 

半小时后麻药劲过了,尹宗佑渐渐感觉到微弱的疼痛,嘴里很粘稠,这时正在打磨牙齿的徐文祖转过头说道:“现在可以把棉球吐了,用这个漱漱口吧。”他将盛好水的杯子递给尹宗佑。

 

漱过口的尹宗佑轻吸一口气,来到徐文祖身后看他打磨自己的牙齿。

 

“形状很好看呢。”徐文祖骨节分明的手拿着小刀修修刮刮,然后举起来给尹宗佑看了看,“做成项链怎么样?这是我拥有的第一颗属于你的牙齿。”

 

“除非我们一起活到六七十岁,不然你应该有且只有这一颗了。”尹宗佑耸肩。

 

“为什么不会呢,毕竟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

 

尹宗佑看着那颗牙齿,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链。

 

是永远,不过是在有限生命中的永远。

 

还能平安无事一起生活几年呢?

 

“砰,砰,砰……”

 

球又叼着球跑到院子里,回头冲尹宗佑叫了几声。

 

“来了。”他淡淡笑了一下,走出屋子。

 


龙伢

「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

「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

易水复萧寒

【他人即地狱/祖宗/ABO】《危情十日》(十七)

食用说明:

九号房间梗。

一觉醒来,他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的房间中。

在只有完成指定任务才能获得生存必需品的情况下,是选择接纳彼此,还是相互伤害?

第一章 实验开始

第二章 第一天

第三章 诱导剂

第四章 曾经

第五章 第二天

第六章 最后的防备

第七章 掌控

第八章 忍耐

第九章 门

第十章 地狱

第十一章 排斥

第十二章 纸条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四章 绝配

第十五章 负责

第十六章 ...

食用说明:

九号房间梗。

一觉醒来,他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的房间中。

在只有完成指定任务才能获得生存必需品的情况下,是选择接纳彼此,还是相互伤害?

第一章 实验开始

第二章 第一天

第三章 诱导剂

第四章 曾经

第五章 第二天

第六章 最后的防备

第七章 掌控

第八章 忍耐

第九章 门

第十章 地狱

第十一章 排斥

第十二章 纸条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四章 绝配

第十五章 负责

第十六章 相信

更新戳下面

第十七章 保护装置

评论=动力

谢谢大家!

今晚双更,没看过第16章的小可爱记得留意一下!


Rose

基赫: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赫: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易水复萧寒

【他人即地狱/祖宗/ABO】《危情十日》(十六)

食用说明:

九号房间梗。

一觉醒来,他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的房间中。

在只有完成指定任务才能获得生存必需品的情况下,是选择接纳彼此,还是相互伤害?

第一章 实验开始

第二章 第一天

第三章 诱导剂

第四章 曾经

第五章 第二天

第六章 最后的防备

第七章 掌控

第八章 忍耐

第九章 门

第十章 地狱

第十一章 排斥

第十二章 纸条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四章 绝配

第十五章 负责

更新戳下面

第十...

食用说明:

九号房间梗。

一觉醒来,他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的房间中。

在只有完成指定任务才能获得生存必需品的情况下,是选择接纳彼此,还是相互伤害?

第一章 实验开始

第二章 第一天

第三章 诱导剂

第四章 曾经

第五章 第二天

第六章 最后的防备

第七章 掌控

第八章 忍耐

第九章 门

第十章 地狱

第十一章 排斥

第十二章 纸条

第十三章 玩具

第十四章 绝配

第十五章 负责

更新戳下面

第十六章 相信

评论=动力

谢谢大家!

今晚双更

 一小时后放出第十七章

留意更新!


GS。

【直播体】关于泉边牙科的突然直播结束

祖宗only

可能是个直播系列


主业牙医徐医生x白切黑装乖小黑兔


“姐妹们,我今天去了泉边牙科看牙,呜呜呜太好运了是院长给我看的牙”

“卧槽,实名羡慕”

“院长技术很好的,长得又好看,我上次去拔牙一点都不疼”


为了泉边牙科的营业额,院长看着网上的对于泉边牙科的激烈评论,脸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对着两个前台小姑娘就是一句。

“开直播吧”

前台:????

于是在几天后的下午,院长穿着白衬衫在家里开了直播,打开直播没多久,电脑就有点卡,看来观看的人数不少。徐文祖脸上带着职业的温柔笑容,隔着屏幕和看直播的大家打了招呼,偶尔低头展出笑容的模样,弹幕多...

祖宗only

可能是个直播系列


主业牙医徐医生x白切黑装乖小黑兔

 

“姐妹们,我今天去了泉边牙科看牙,呜呜呜太好运了是院长给我看的牙”

“卧槽,实名羡慕”

“院长技术很好的,长得又好看,我上次去拔牙一点都不疼”

 

为了泉边牙科的营业额,院长看着网上的对于泉边牙科的激烈评论,脸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对着两个前台小姑娘就是一句。

“开直播吧”

前台:????

于是在几天后的下午,院长穿着白衬衫在家里开了直播,打开直播没多久,电脑就有点卡,看来观看的人数不少。徐文祖脸上带着职业的温柔笑容,隔着屏幕和看直播的大家打了招呼,偶尔低头展出笑容的模样,弹幕多的都看不过来。

弹幕:我可以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弹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院长你这么温柔有没有对象!

弹幕:没有对象看看我!我可以!

弹幕:你没机会了院长的对象是我!

弹幕:又疯了一个,快醒醒!

被弹幕逗得有点发笑的徐院长,扶了扶金丝边镜框,饶有兴致的看着网友们继续刷,弹幕虽然刷的很快,但是他还是准确的抓住了几个重点,清了清嗓子准备澄清时,脖子突然被人掐住。

弹幕沉默了一秒,很快又继续疯狂的刷起来,似乎比之前的还要疯狂。

弹幕:???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哥哥?

弹幕:是我错觉吗,我觉得院长好像笑的更开心了

弹幕:这个手好漂亮啊(重点错x)这个手是我,我单方面宣布了

“有没有对象看看我,我可以。”那人并没有露出脸,只是用略带欢快的语调机械的读着被徐文祖重点标出的弹幕,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看起来白皙脆弱的脖颈已经显出了几分红痕,手的主人并没有收力的打算,“你也可以吗?医生。”

“亲爱的吃醋了吗?我很开心。”徐文祖调了调摄像头,保证两个人都进入到画面中,看着弹幕从“院长我可以”变成了“呜呜呜这个小哥哥也好漂亮”,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展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脖颈上的钳制也松开了。

原本的炫耀,现在反而让人觉得厌恶,徐文祖不着痕迹的掩饰掉眼里的情绪,“前面看见有人问有没有对象,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弹幕:?????

弹幕:卧槽

弹幕:现在长得好看的男孩子都是有对象的呜呜呜,这个对象甚至也是个帅哥

弹幕:小哥哥笑起来真好看,眼睛里闪闪的是有星星吗?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一说玩院长直接把摄像头下移了

弹幕:院长意外的很会吃醋啊

弹幕:小哥哥也吃醋吃的很厉害啊,你看看院长脖子现在还红着呢

弹幕:我想知道刚才说院长对象是我的那位还好吗

弹幕:我就是那位,我表示我不是很好

弹幕: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尹宗佑半眯着眼睛直接坐在徐文祖旁边,只是靠着他百无聊赖的看着弹幕,偶尔用乖巧软糯的口吻说几句话,引起弹幕的激烈发问。

甚至最后还有人开始刷起了礼物,更有甚者表示过几天就去做个牙齿的日常清洁之类的。

“医生你最近工作会很忙哦。”宗佑突然低头看着摄像头,笑的眼睛眯起弯成月牙状,“谢谢大家这么关照医生的生意。”

弹幕:啊啊啊啊啊笑的太甜了吧?!

弹幕:我死了,我单方面宣布我和小哥哥结婚了

弹幕:楼上的当心你去牙科那边院长给你拔牙不打麻药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不打麻药太狠了

弹幕:院长吃醋预定

弹幕:这是什么天使,太可爱了叭!

弹幕:我想起来了,我上次看见过小哥哥,本人更好看!

弹幕:实名羡慕x

弹幕:我也想看见qwq

弹幕:上次看见小哥哥坐在角落里刷手机不说话,很乖的像个小兔子一样,我还想怎么这么晚还有人,原来是等院长下班

弹幕:神仙颜值,神仙爱情

看着越来越多的弹幕刷着尹宗佑的相关,徐文祖本来就想要借由直播来炫耀小兔子的目的达成也已超出太多,引以为傲的忍耐力,此时只听见耳边什么断裂的声音,他一只手摸上小兔子的后颈,顺力的往上一扶,另只手放在人腰部借力,把人的脸移出摄像头。

随后连结束语都没有说,直接关掉了直播。


精神小伙
【授权转载】203 —————...

【授权转载】203

——————————

每当我迷失在老徐是个卑微的憨比里时hashidoi太太总能把我拉回来提醒我快想想人设这是个帅比
太太推特@hashidoi_doi

【授权转载】203

——————————

每当我迷失在老徐是个卑微的憨比里时hashidoi太太总能把我拉回来提醒我快想想人设这是个帅比
太太推特@hashidoi_doi

一片枫叶

【互穿】黑兔子、白兔子(14)

【A】


徐文祖这人啊,杀人像是在行为艺术一样。动手往往快准狠,因此很少受伤,像这么看起来严重的伤势还是第一回。

身上大面积青紫,被尹钟宇压在地上时狠狠拽了一下,左手臂差点脱臼,脸上还被打了一拳,肿起来了。

其实尹钟宇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没有打太重。可徐文祖皮肤着实白,而且容易留痕迹,实实在在的“一拳一个印子”,看起来格外凄惨。

可以用这个赚一波同情分,徐文祖打着算盘,故意没管伤口。


但徐文祖着实漏算了一点,尹钟宇之前跟徐文祖打过多少回都数不清了,哪里不清楚他这些小把戏。

因此当他敲开门看见徐文祖凄凄惨惨戚戚地窝在沙发里时,只是近乎冷漠地皱眉问道:“你这里怎么没有床?”

“啊……没必要。”徐文祖...

【A】


徐文祖这人啊,杀人像是在行为艺术一样。动手往往快准狠,因此很少受伤,像这么看起来严重的伤势还是第一回。

身上大面积青紫,被尹钟宇压在地上时狠狠拽了一下,左手臂差点脱臼,脸上还被打了一拳,肿起来了。

其实尹钟宇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没有打太重。可徐文祖皮肤着实白,而且容易留痕迹,实实在在的“一拳一个印子”,看起来格外凄惨。

可以用这个赚一波同情分,徐文祖打着算盘,故意没管伤口。


但徐文祖着实漏算了一点,尹钟宇之前跟徐文祖打过多少回都数不清了,哪里不清楚他这些小把戏。

因此当他敲开门看见徐文祖凄凄惨惨戚戚地窝在沙发里时,只是近乎冷漠地皱眉问道:“你这里怎么没有床?”

“啊……没必要。”徐文祖双手垫到脑后,衣服被拉起,露出了青紫斑驳的腰迹。

“那你怎么睡觉?”尹钟宇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问。

“沙发上眯一会儿就好。”徐文祖放下手,不经意地捋起袖子。

“你管睡觉叫眯一会儿?”

“我不太喜欢睡觉,亲爱的。”徐文祖抹了抹嘴角已经凝固的血迹。

“徐文祖。”尹钟宇突然正经地喊了他的名字。

徐文祖歪头“嗯”了一声。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乱动?”

“……”被打的应该是他没错吧?为什么罪魁祸首那么理直气壮,把他的伤口视而不见,还能反过来让他安静?

徐文祖久违地,有一种挫败感。




【B】


姜锡润已经拼尽全力在跑了,但烤肉店离考试院不过一条街的距离,而且他还抽空给牙医发了个消息,在考试院门口才将将抓住了小作家。

事态紧急,姜锡润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了,直接扑上去扒拉在了小作家的背上,和他前后拉扯。

“哥,哥!真没什么东西,烤肉还没吃完呢,我们回去吃完再来吧!”

“没什么东西你拉我干嘛?!”小作家疯狂扭动试图挣脱,但姜锡润就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得牢牢的。

“节约光荣,浪费可耻啊!”姜锡润嘴炮叭叭叭,仿佛刚才自己没结过账一样。

但小作家不为所动,拖着一个大累赘,仍然奋力前进。


姜锡润改变方式,双手环住他的腰往后拖,小作家精准定位电线杆,抱着不撒手。

“我夜宵要被你挤出来了啊靠!”

“那就再吃一顿吧,我请你啊!”

“谢谢你了不需要!”

“哥,别执着了,撒手吧,现在还来得及回头!”

“你才是别拉我,没结果!”

两人输出全靠吼,成功吸引了为数不多的路人的目光,连晃晃悠悠都醉汉都好奇地多看了两眼。

这是一场持久战啊。路人得出结论。


“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响起的熟悉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拉锯,看到站在考试院门口的医生,姜锡润猛得撒了手,跳开三米远。

“我我我我我们什么都没干,我是清白的!”姜锡润欲哭无泪,直面医生晦暗不明的眼神,他现在是真的不想掺和这两人的事儿了,怎么做都不讨好。

小作家疑惑地皱了皱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来扔个垃圾。”医生举了举手中的黑色塑料袋。

“!”姜锡润心里疯狂敲警钟,不是医生自己说不要让哥知道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扔东西!

小作家盯了垃圾袋两眼,突然说道,“我能看看里面是什么吗?”

“啊,”医生停顿了一下,然后笑道,“当然可以,只是一些厨余垃圾罢了。”

完了完了,事情败露了千万别赖他啊……姜锡润随时准备撒腿就跑。


垃圾袋并不是太厚实,小作家用了点儿里就撕开了个口子,露出里面的一些瓜皮果核。厨余垃圾发酵的气味,没有什么其它的奇怪味道。

连一旁不忍直视捂脸都姜锡润都惊讶了一下下,眨了眨眼睛。

“亲爱的看好了吗?我要扔了哦。”医生指指一旁的垃圾桶。

“哦……你扔吧,不好意思了啊。”什么都没发现,小作家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现在显然不适合再追问。

见小作家站在原地脑内风暴,医生看一切顺利稍稍安了下心,先瞥了眼姜锡润进行恐吓,再换上笑容拍了拍小作家的肩。

“嗯?”小作家回神。

“一起进去吧。”医生发出邀请,姜锡润也在后面点头。

三个人走入考试院,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看起来。




【B】


“行了,不跟你闹了。”尹钟宇根徐文祖废话了几句,心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起来,“你也别装,那点儿伤就是看着严重了点,抹点药养两天就好。”

“亲爱的很聪明。”徐文祖停下了作妖,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怎么现在过来了?”

时针已经慢慢走向了五点,透过窗帘,可以看见渐亮的天光。

尹钟宇在外面待了快一宿,徐文祖也一宿没有睡。

“忙了点儿事。”尹钟宇没直说,但身上的血腥味昭示着他这一晚在忙什么。

徐文祖自然清楚,将尹钟宇裤脚沾的血迹收入眼底,“为什么?心情不好吗?”

“不是。”

尹钟宇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攥在手心,“给你做了个小礼物。”

那是一条手链,纤细的银链款式简单,用红绳作连结,固定住一根雪白的指骨。

尹钟宇本来想效仿徐文祖送他的那条牙齿手链的样子,可是指骨实在太大了,而且原材料不足,参差不齐还累赘,做了半天还不好看,气得尹钟宇把指骨扔了个七七八八,就留下了最小的那根,做了条小手链。


“是送我的吗?”徐文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问这些多余的问题,但他就是想再确定一遍。

尹钟宇没回答,拉过他的右手,轻轻地给他戴了上去。

银链,白骨,红结,衬着徐文祖苍白的皮肤,特别好看。

徐文祖看着手链,有一瞬间的恍惚,等尹钟宇的温度倏然撤离才反应了过来,反握住了尹钟宇的手。

“干嘛?”尹钟宇歪头问他。

徐文祖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和尹钟宇四目相对,微微笑了,“真巧,我也有东西想送给亲爱的。”

尹钟宇有一种预感,心跳声突然“砰砰”响了起来。他看着徐文祖空着的手打开了一旁桌上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条熟悉的牙齿手链。

徐文祖低头给他戴上手链,牙齿和银链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和当初徐文祖给他戴手链的场景渐渐重合。

徐文祖的指尖擦过他的手腕,然后一点点地,拉住了他的手。

天亮了,有光从窗帘的缝中漏进来,像是上天的小惊喜,恰巧打在了两条手链上。

它们闪闪发光。


Hikaru 25
120. 结局后,来看看幕后花...

120. 结局后,来看看幕后花絮😳...

已经有亲们買到(他人即地狱)的写真书,这兩张照片,老徐还真是一脸享受跟黑兔的(亲密接触)😂😂😂

PS: 写真书淘宝有代購賣(請直接找(他人即地狱))!🙂🙂🙂

Credit to Twitter airymintz

120. 结局后,来看看幕后花絮😳...

已经有亲们買到(他人即地狱)的写真书,这兩张照片,老徐还真是一脸享受跟黑兔的(亲密接触)😂😂😂

PS: 写真书淘宝有代購賣(請直接找(他人即地狱))!🙂🙂🙂

Credit to Twitter airymintz

大白藕

当时看到这段的时候感觉后续发展应该是介个亚子的,但是漫画老徐太怂了(背后一凉)

当时看到这段的时候感觉后续发展应该是介个亚子的,但是漫画老徐太怂了(背后一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