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代玮

91827浏览    963参与
龙子由

【主代卓/含佳昱/Super Vocal全员向】蔡程昱全世界第一可爱 03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3

 

电话是罪魁祸首打来的。

 

“我这周有个活动,去长沙。”

 

仝卓立刻回答,那真不巧,我这周都在北京呢。

 

“那我去北京找你。”

 

不好吧,北京那个地铁……它怪挤的。

 

“我不坐地铁,我开车。”

 

那也不行,那北京路太堵了,你来一趟多不方便呀,回来再把你给塞住了,还得我蹬共享单车捞你去,算了算了,见了也没啥...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3

 

电话是罪魁祸首打来的。

 

“我这周有个活动,去长沙。”

 

仝卓立刻回答,那真不巧,我这周都在北京呢。

 

“那我去北京找你。”

 

不好吧,北京那个地铁……它怪挤的。

 

“我不坐地铁,我开车。”

 

那也不行,那北京路太堵了,你来一趟多不方便呀,回来再把你给塞住了,还得我蹬共享单车捞你去,算了算了,见了也没啥用,还不如网聊儿呢兄弟。

 

还省钱。

 

“仝卓,你怎么回事儿。”

 

什么我怎么回事儿,我好着呢。

 

“从九月份到一月份了现在,你接过我几个电话你心里没数吗。”

 

两……两三个没有吗。 

 

“你自己翻翻通话记录。”

 

你等我看看,诶……还真没有,行吧,你来吧你来吧,我七号开始应该有两天都在家。

 

 

第二天,一起回长沙的飞机上,只有鞠红川一个人不在状态。

 

他完全没理解为什么今天高天鹤和皮卡丘蔡程昱每次看到仝卓时都会投去一个异样的眼神。

 

具体有多异样呢?

 

就好像在看身世悲惨的秦香莲。

 

每次他想要问点儿什么,都会被蔡程昱煞有介事地一把拦住。

 

哥,别问,你不会想知道的。

 

鞠红川说,可我真的好想知道。

 

仝卓也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能在这两个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睡得像一头死猪一样,即使是在皮卡丘同学的暴风骤雨一般的叽叽喳喳之下,也没有睁开过一次眼睛。

 

他有这么困吗?蔡程昱伸出一只手去轻轻地掐了一把仝卓的脸。

 

你能不能对这位同事多一点包容和理解了,菜菜小朋友?高天鹤立刻推开了蔡程昱的手,说道。

 

鞠红川试图加入群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早睡了一会就错过了全世界?

 

哥,不能随便说的,我们要替卓儿保守秘密,蔡程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鞠红川说道。

 

“……什么秘密?”刚刚被蔡程昱掐了一爪子的仝卓不情愿地从梦里醒了过来,迅速调整状态加入讨论。

 

蔡程昱刻意地靠近仝卓的耳边,但是金色男高音的音量没有降低分毫,说道:“就是你意外怀孕的事嘛!”

 

他一开口说完话,仝卓就愣在当场,十秒之后才想起用手堵住了蔡程昱的嘴巴。

 

我真谢谢你了,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皮卡丘的脑回路总是和别人不大一样,立刻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无辜,问道:“我怎么了?”

 

你这一嗓子全飞机的人都听见了好吗?高天鹤用力地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说道。

 

“哎,我真怕一会下了飞机我就霸占了微博热搜。”仝卓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会的,卓哥,咱们没有这么红。”蔡程昱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仝卓点了一下头,说,哦,听了你的话真是一点都没有宽慰呢。

 

状况外的鞠红川现在终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那架飞机上果然被有心之人拍下了一个短视频,在几个小时之内就顶上了微博热搜前三名。

 

#仝卓 意外怀孕#

#仝卓 机舱内视频#

#声入人心 仝卓#

 

本来他们三个的原计划是直接回台里补拍一段视频的,但是现在莫名其妙的上了热搜。

 

弟弟一心要坑哥,哥哥能怎么办呢,宠着呗。

 

四个人谁也没敢出机场,生怕一出去就会被记者们拍死,就在VIP室里打起了扑克。

 

皮卡丘这会儿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出了问题,抱着腿坐在沙发最里面,头上的无形的两条长耳朵好像都耷拉了下来,玩扑克都玩得如此没精打采。

 

“没事儿、没事儿。”仝卓生怕弟弟自责,伸出手去揉了一下小崽子的头毛,眯起眼睛笑着说道:“这也不是你的问题,菜菜,你别往心里去。”

 

“嗯……”菜菜小朋友对着仝卓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三个三带对四,哥哥。”

 

Emm……行,要不起。

 

 

代玮昨天晚上熬了个通宵,这会儿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就接到了电话轰炸,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他的小室友,备注三个字——高漂亮。

 

喂。

 

你怎么还没起床啊,代玮。

 

他这个小室友是个巨蟹座,一个极慢极慢的慢性子,不管有多着急的事儿,他也照样儿是慢慢悠悠地,一字一句地,就好像刚学中国话没多久的歪果仁。

 

怎么了,高哥?

 

哎呀,打电话当然是有事和你说。

 

我知道呀,那是什么事啊?

 

有点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啊?

 

哎,反正我说不出口。

 

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的呀?

 

算了,你直接去看看微博的热搜吧。

 

那你发个微信我不就去看了吗,何必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儿?

 

少废话,快去快去。

 

这么半天到底是谁在废话啊?

 

 

代玮一点开微博主页,整个人就傻在原地。

 

#仝卓 意外怀孕#

#仝卓 机舱内视频#

#声入人心 仝卓#

 

谁意外怀孕?

 

仝卓意外怀孕。

 

仝卓怎么了?

 

仝卓意外怀孕。

 

仝卓为什么怀孕?

 

仝卓意外怀孕。

 

……

 

代玮感觉自己要死了。

 

而且世界观突然稀里哗啦地碎成了一地渣渣。

 

怎么会这样?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代玮感觉自己的手指头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想用手机给高杨打个电话,问一问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

 

但是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手机。

 

后来发现原来就在自己手上。

 

喂……那个……那个高杨,你说我现在、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问我?——打飞的过去亲他一口。

 

可我俩不是你和黄子弘凡那种关系,顶多算是——炮友吧。

 

你是一直不知道这件事吗?

 

完全、完全没听说过,从几个月前,仝卓就不怎么接我电话了。

 

你们两个多久没见面了啊?

 

Emm……四个月、差不多吧。

 

那你干脆打飞的过去,问问他的态度好了,但是你问得迂回一点,不要太直接,别吓着人家了。

北鸢
来自某准时起床的美食博主代代和...

来自某准时起床的美食博主代代和他的美丽(但是好难吃的)早餐的21svlog

来自某准时起床的美食博主代代和他的美丽(但是好难吃的)早餐的21svlog

南有离歌

【SRRX】当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变了物种 32

【沙雕友情】

【剧情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我来惹~~我要好多心心手手和评论)(要好多评论~~)

  周加菲猫坐在地上,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爪子正捧着另一只爪子,泪眼汪汪的看着,还喵呜喵呜的叫着。

  呜呜呜呜,( •̥́ ˍ •̀ू )我的指甲呜呜呜……

  周加菲猫叫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呀,就差学狼叫了。

  就是他一直在那叫,愣是挤不出一滴眼泪来。

  代玮看傻了。

  这是啥情况?这只猫进入发情期了?

  ……

  深深……爪子收起来吧,代代还是个孩子……

  代玮:我是老师!

  闭闭闭闭嘴!

  高杨站在一边,被撕成一条条破布的裤子像是在表现他主人的放荡不羁,...

【沙雕友情】

【剧情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我来惹~~我要好多心心手手和评论)(要好多评论~~)

  周加菲猫坐在地上,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爪子正捧着另一只爪子,泪眼汪汪的看着,还喵呜喵呜的叫着。

  呜呜呜呜,( •̥́ ˍ •̀ू )我的指甲呜呜呜……

  周加菲猫叫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呀,就差学狼叫了。

  就是他一直在那叫,愣是挤不出一滴眼泪来。

  代玮看傻了。

  这是啥情况?这只猫进入发情期了?

  ……

  深深……爪子收起来吧,代代还是个孩子……

  代玮:我是老师!

  闭闭闭闭嘴!

  高杨站在一边,被撕成一条条破布的裤子像是在表现他主人的放荡不羁,布条都好像飘了起来。

  他就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只加菲猫坐在地上哀嚎。

  真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天居然让他看到了假哭的猫。

  还是一只假哭的加菲猫。

  这就跟你看到黄子弘凡不说相声了一样的不可思议。

  黄子:????

  黄子:羔羊你的心怎么比我的脸还黑?

  本来应该是全世界都感到震惊的事情,结果有三个人偏偏就要跟全世界的人民作对。

  他们不震惊。

  “哎呦哎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王晰此刻的音调估计比他平时高了八度,变成了王high c。

  他见周加菲猫坐在地上哀嚎,赶紧一个跨步上去,弯腰把周加菲猫抱了起来,一只手拖着他的身子让他窝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轻轻捏着毛茸茸的小肉垫,翻来覆去的查看。

  “叫的那么可怜,是刚才摔地上摔疼了?”阿云嘎凑过来说着,手就要伸过去摸摸看加菲猫的pp是不是摔变形了。

  周加菲猫正叫着呢,察觉到阿云嘎的企图,马上变脸,扭头冲阿云嘎威胁似的呲了呲牙。

  王晰和郑云龙立马瞪了过来。

  阿云嘎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周加菲猫见击退了阿云嘎,继续哀嚎。

  

  专业铲屎官郑云龙拖着周加菲猫的爪子看了一下,突然开口。

  “乖乖的,把你的指甲伸出来我看看。”

  周加菲猫抽泣着把猫咪的利爪……额……断爪伸了出来。

  三个男人凑上去给周加菲猫会诊。

  “是指甲断了。”郑云龙说。

  王晰阿云嘎郑云龙齐齐回头,看着高杨。

  高杨和代玮正围观他们给猫咪会诊呢,突然这三位老大哥就扭头盯着他们,三人的眼神呦,就差冒绿光了。

  代玮不知觉的后退了一步,要不是因为高杨挡在门口,他早就把门给甩上了。

  高杨也是被吓住,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位哥哥突然就冲自己散发杀气了。

  周加菲猫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瞬间安静了下来。

  五人一猫,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最后,还是身为话唠的周加菲猫受不了了,喵呜了一声,爪子拍了拍王晰的胸口。

  “这个……”王晰干巴巴的开口,“我们要爱护小动物,它们长个指甲也不容易……”

  这是什么废话(눈_눈)。

  周加菲猫仰头给了王晰一个鄙视的小眼神。

  “对对对,你得赔偿它好几条秋刀鱼!”阿云嘎努力为周加菲猫谋取利益,“还得是烤的鱼!记得加辣椒和孜然!”

  对对对!

  周加菲猫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

  郑云龙沉默不语。

  所有的目光的集中在他身上,等着他开口。

  “高杨,”郑云龙终于开口了,“以后不许你穿这条裤子!”

  说完还甩了甩头发,两撮刘海在空气中飘荡。

  态度还异常坚决。

  所有人包括周加菲猫的目光从郑云龙的身上,转移到了高杨身上,再齐齐往下移,停留在了他的裤子上。

  那条已经变成破布条的裤子。

  然后所有目光又回到郑云龙身上,那些眼神,充满了关爱之情。

  大龙,你醒醒,还没睡觉就开始神志不清说瞎话了?

  你自己瞅瞅。

  这条裤子烂成这样了,还能穿吗?

  啊?

  现在还流行乞丐装呀?

  郑云龙昂着头,一副傲视众人的样子。

  那样子,他们都觉得已经听到了郑云龙的心声了。

  不懂得欣赏我的品位。

  哼,凡人。

  众人:可以打他吗?

  

  

  

龙子由

【代卓/含佳昱/Super Vocal全员向】蔡程昱全世界第一可爱 01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1

 

 

仝卓还记得,在长沙演出之后的某一天,他和代玮一起窝在广电附近的出租屋里,一人盖着一条毯子,看完了张艺谋执导的《活着》。

 

代玮说,如果他能有个孩子,一定给他起名叫小馒头。

 

仝卓记得自己笑着咬了代玮一口,说代玮你是个gay,你要拿出gay的气魄来,不要惦记着给你们老代家传宗接代了。

 

他记得代玮那天晚上操到他腿软,表面乖巧听话的山东男...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1

 

 

仝卓还记得,在长沙演出之后的某一天,他和代玮一起窝在广电附近的出租屋里,一人盖着一条毯子,看完了张艺谋执导的《活着》。

 

代玮说,如果他能有个孩子,一定给他起名叫小馒头。

 

仝卓记得自己笑着咬了代玮一口,说代玮你是个gay,你要拿出gay的气魄来,不要惦记着给你们老代家传宗接代了。

 

他记得代玮那天晚上操到他腿软,表面乖巧听话的山东男人,在床上永远不会说一句好听的话,只会无畏的顶撞和释放。

 

 

仝卓对外是个1。

 

他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本来是绝不做0,在遇见代玮之后,发现巧了,他俩的底线居然一模一样。

 

于是仝卓退让了三步,就变成了对外绝不做0。

 

比起代玮这样的乖崽,仝卓就是网民眼中私生活混乱的同性恋。

 

他比其他的gay更早知道自己的性向。

 

所以也见识过太多淫乱糜烂的生活,街头的酒吧夜店,赤裸的肉体,辛辣的酒精和气味刺鼻的香烟。

 

整个大学四年,仝卓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以及那张帅气的面皮,约过炮也谈过感情,不过他也从来没当回事儿过,过眼云烟一般,散了。

 

 

代玮是个意外。

 

用仝卓的话说,这是个长在自己理想型上的男孩子。

 

来到梅溪湖的第一天,仝卓就立刻在这个孩子身上嗅到了同类的味道。

 

代玮谈过一场横越三年的恋爱。

 

从高一到高三。

 

后来那个和他做同桌的男孩儿高考去了别的城市,从此失去了联系,连微信号也都没留一个。

 

而后来的几年之中,代玮在没和谁聊过感情。

 

只是用虚假笑容迎合着每一个人。

 

但是仝卓的热情似乎可以融化霜雪。

 

在声入人心时期,仝卓每天都会找代玮一起吃饭,每次都会获得代玮那位漂亮室友的一个白眼,他总是会和代玮坐在一起,还说着要和代玮一起搞CP的话。

 

CP是什么——是couple 。

 

是一些人眼中的尖刀利刃,也是一些人眼中的绕指柔情。

 

但是仝卓却从来没和代玮说过“喜欢”这两个字。

 

出租屋里某个春光旖旎的清晨,代玮总是会问他,卓儿,我们这算什么关系?

 

炮友吧,仝卓如是说。

 

 

那请问,怀了炮友的孩子怎么办?

 

仝卓叹了一口气,将那张确诊报告撕成十八块,然后精准而且利落地扔进了垃圾桶之中。

 

他拥有梅溪湖最繁忙的日程,商演晚会综艺节目一个也少不了,一礼拜到头就在大江南北来来回回地飞,他在北京有一栋房子,是毕业之后用直播赚来的钱买的,但是买来之后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后来就基本上是空置着。

 

他在长沙广电附近租了一间双人间,除了在长沙有行程的时候,基本不住,却已经预交了三年的房租费用,有个长得像皮卡丘的弟弟有时候会来借宿。

 

 

事实证明,当你想要避开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可以做到一眼都不必看。

 

代玮其实本来就不经常来长沙,而且他俩的行程也不总是能撞到一起去,以前每周都可以见面,其实都是在互相迁就,当然大部分的时间是仝卓在迁就代玮。

 

仝卓是个典型的金牛座男生,爱赚钱不爱花钱,喜欢看银行卡里的数字一点一点变多。

 

给家里打钱的时候有多豪情万丈,给自己花钱买衣服的时候就有多抠抠搜搜。

 

在奢侈品牌转了一大圈,最后买了一双双十一打五折的阿迪达斯,给自己心疼坏了。

 

皮卡丘弟弟不止一次问过他,哥,我觉得你也不少挣啊,怎么还穿一百块以内的淘宝款啊?

 

仝卓总会干笑两声回答他,衣服有什么用,能穿不就完了,你以为我跟你似的,靠漂亮衣服圈粉啊?

 

皮卡丘表示十分不解,就问他到底靠什么。

 

山西人骄傲地笑了一下,回答说,当然是靠英俊的脸庞。

 

行,那你就当我没问吧。

 

 

认识代玮之后的这一年里,仝卓感觉自己的月开支翻了好几倍,而且三分之二的钱都是花在路费上了,也没吃到也没喝到也没填补什么,没着没落的。

 

长沙直飞潍坊那条线的检票员都认识他了。

 

仝卓坐在快乐大本营的休息室里,拿着计算器噼里啪啦地一顿按。

 

皮卡丘抬起爪子扒拉了他一下,说你干啥呢,终于发现商机要包下台里早点铺了?

 

皮卡丘人如其名,皮得要命,一会儿没人跟他玩就开始瞎折腾。

 

“你看我长得像不像早点铺?”仝卓特别会哄孩子,不管是一个团里的皮卡丘弟弟,还是自己家里的亲弟弟,都是信手拈来:“大人工作小孩儿别瞎忙乎,去找你川儿哥玩去。”

 

这生个孩子到底要花多少钱啊。

 

啊啊啊啊,算不出来。

 

皮卡丘一颠一颠儿地从鞠.好脾气的老大哥.红川那里顺来了一包麻辣鸭锁骨,别人的东西送起人来总是这么大方,往仝卓的那边一推:“川儿哥的,吃吃吃。”

 

麻辣鲜咸,满屋飘香。

 

仝卓立刻捂住嘴巴,推开了皮卡丘的爱心馈赠,然后一言不发地快步走向卫生间。

 

“诶?——卓儿,卓哥,仝卓哥哥,你怎么了。”皮卡丘突然有点怂了,立刻几步就跟上了仝卓,称呼也从平语变成了敬语。

 

没事没事,我真的没事,仝卓立刻摆了摆手,把皮卡丘推拒在卫生间门外。

 

 

川儿哥,你的麻辣鸭锁骨可能有毒,皮卡丘转过头去,对鞠红川总结道。

 

那你别吃了,拿回来,让它毒死我,鞠红川正在看谱子,头也不抬地说。

 

真的,你看卓儿,还没吃他就吐了,皮卡丘信誓旦旦地强调道,我就让他闻了一下,看来是剧毒!

 

高天鹤拿了一块鸭锁骨塞进嘴里,说妖言惑众,我都吃了七八个了,我怎么没事?

闵玧其

高数线代的同人文的同人文

       本文是一篇根据高数线代同人文而进行再创作的同人文。

       原文大概内容是:高杨是学霸,所以被同学欺负。代代是因为长的漂亮,被怀疑和老师乱搞关系而被欺负,最后两个伤心的人走在了一起,成为了彼此的光。欺负他们的同学看见了他们在一起就更生气了,威胁高杨把代代约出来,不然就收拾高杨。高杨怂了,就把代玮约出来了,最后代代被强后跳楼自杀,高杨很愧疚,代替他考上大学的故事。

        我真的找不到...

       本文是一篇根据高数线代同人文而进行再创作的同人文。

       原文大概内容是:高杨是学霸,所以被同学欺负。代代是因为长的漂亮,被怀疑和老师乱搞关系而被欺负,最后两个伤心的人走在了一起,成为了彼此的光。欺负他们的同学看见了他们在一起就更生气了,威胁高杨把代代约出来,不然就收拾高杨。高杨怂了,就把代玮约出来了,最后代代被强后跳楼自杀,高杨很愧疚,代替他考上大学的故事。

        我真的找不到原作者了,所以也没有要到授权,如果原作者或者有姐妹知道,请联系我一下,我真诚的希望能拥有授权。

       我对这篇同人文进行再创作的原因就是:我不允许也不接受高杨这么怂,代代就这么挂掉了,这不是我心中的高数线代,所以就想自己给他们一个结局。因为这是续写,所以也不会改变原同人文的故事,只是想让这个故事更完整。

        我同人文看得多但是却从来没有写过一篇,眼看着大学都要结束了,觉得自己能掌控的时间太少了,便下了决心写一篇同人文,就当做完成一个心愿。

        因为看得多,写的少,所以应该会觉得好眼熟,如果有雷同,算我能力有限,绝对不是故意冒犯。

       自从入湖以来,一直坑底躺平,最爱的崽崽是代代,高杨和超鹅,所以就为他们写了一篇超高玮三人行,以代代为中心,有超代,杨代,可能有超级羊羊。背景现实和想象交织,半真半假,湖里其他兄弟客串,另外强调指出黄子不和高杨在一起,并且我还给他拉郎了,具体章节会预警。

       全文大约4万字,怕大家看的烦躁,我把章节分的比较细,大家可以不用一次性看完。每一个节我都有放下一些点,希望大家能get到,如果觉得还不错就多多评论和我互动吧。


白
之前的生贺 诈尸

之前的生贺

诈尸

之前的生贺

诈尸

大尾巴呼呼
占tag歉 大家看看我们少年组...

占tag歉

大家看看我们少年组吧!!!!!TT

占tag歉

大家看看我们少年组吧!!!!!TT

拾陸
周深拿着刀追杀我我的存活率是4...

周深拿着刀追杀我
我的存活率是49%
代玮救了我
把我带到孟鹤堂的家里
这时张九龄和王九龙闯了进来
说了句:“盘他!”

(mxh和dys搅和到一块了)

周深拿着刀追杀我
我的存活率是49%
代玮救了我
把我带到孟鹤堂的家里
这时张九龄和王九龙闯了进来
说了句:“盘他!”

(mxh和dys搅和到一块了)

文武双全阮二小

【杨晰/卓玮】彩虹

春假第一天,消失五年的王晰来找高杨,而高杨的室友代玮则跟他的男朋友仝卓在一起。


这篇时间线在《雪茄》之后,《花生牛奶世涛》之前,大概2月份吧,加州那边刚放春假。

这章有很多主线剧情,后边会进度慢下来,主要还是写那个啥。

下一章77再次上线,这回他爽了,有人就惨了🚬。


警告:


请注意看tag

这是pvvp

这篇卓玮互攻

未成年请不要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72148


继续无奖竞猜:

开头的凶杀案是谁做的(ta还没出现哦)

重生的人是谁?

春假第一天,消失五年的王晰来找高杨,而高杨的室友代玮则跟他的男朋友仝卓在一起。


这篇时间线在《雪茄》之后,《花生牛奶世涛》之前,大概2月份吧,加州那边刚放春假。

这章有很多主线剧情,后边会进度慢下来,主要还是写那个啥。

下一章77再次上线,这回他爽了,有人就惨了🚬。


警告:


请注意看tag

这是pvvp

这篇卓玮互攻

未成年请不要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72148


继续无奖竞猜:

开头的凶杀案是谁做的(ta还没出现哦)

重生的人是谁?

文武双全阮二小

【卓玮】彩虹(上)

春假来了,仝卓和代玮打算享受一下生活。


这是过渡章,时间点在《雪茄》之后,《花生牛奶世涛》之前。


《彩虹(下)》将写杨晰的故事,就会和主线剧情连接上了。


写的比较温吞,主要是为了满足每一章都有搞簧的初衷。


无奖竞猜:

猜一猜开头的跟踪狂是谁鲨的?

本文里谁是穿越的?


警告:

这是一篇互攻文。

ooc,他们的个性是作者片面的想法。

未成年请不要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59926

春假来了,仝卓和代玮打算享受一下生活。


这是过渡章,时间点在《雪茄》之后,《花生牛奶世涛》之前。


《彩虹(下)》将写杨晰的故事,就会和主线剧情连接上了。


写的比较温吞,主要是为了满足每一章都有搞簧的初衷。


无奖竞猜:

猜一猜开头的跟踪狂是谁鲨的?

本文里谁是穿越的?


警告:

这是一篇互攻文。

ooc,他们的个性是作者片面的想法。

未成年请不要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59926
北鸢

目标是今年年底至少凑个代代的九图!

目标是今年年底至少凑个代代的九图!

我要吃一铲子薯条🍟

随便调色🍃

小呆学弟和小代学长🐇

可以做壁纸

原图crdwdw

随便调色🍃

小呆学弟和小代学长🐇

可以做壁纸

原图crdwdw

C16H13ClN2O

因为之前好多私信说想看后续但又不知道要画什么qwq就瞎开了个特工au的脑洞继续搞年操好了x

⚠️还是注意避雷

羊、龚、卓、玮有提及

因为之前好多私信说想看后续但又不知道要画什么qwq就瞎开了个特工au的脑洞继续搞年操好了x

⚠️还是注意避雷

羊、龚、卓、玮有提及

纳兰祈轩

白衣代玮×红衣代玮

白衣代玮白月光,

红衣代玮血月

让我想起了龙葵和红葵,一个人的双面。

脑子里有谱了,先占个坑。

明天再写

设定:
红衣代代的是代代在千年孤独无靠中分裂出的一个强硬人格。
血月现,天地变。

白衣代玮白月光,

红衣代玮血月

让我想起了龙葵和红葵,一个人的双面。

脑子里有谱了,先占个坑。

明天再写

设定:
红衣代代的是代代在千年孤独无靠中分裂出的一个强硬人格。
血月现,天地变。

北鸢
可可爱爱的吃播代代x

可可爱爱的吃播代代x

可可爱爱的吃播代代x

柒辰

当你发烧时

灵感来源于自己,洗完澡后浑身发烫
头手脚都时不时痛,头重的要倒了
用冰凉的小手摸了摸后背
烫的不行,我知道我不幸发烧了
大家一定要穿多点多点多点
别像我一样,还有多喝热水,嗯,对
柒辰表示很难受,希望大家不要生病
掉落 羊/代/蔡/佳/棋/方/黄

“我回来了,有没有想羔羊呀”
“啊,你怎么了,宝贝你没事吧,额头这么烫”
高杨一开门就看到你蜷缩在沙发上,赶紧上前看看你怎么了
“羔羊,你……你回来啦,我好难受啊,想要抱抱”
你努力睁开双眼打开颤抖的手
“好,抱抱宝贝”
高杨坐在你旁边,心疼地把你缓慢的放在怀里,像珍贵的宝物
十分钟后你睡着了,高杨轻轻地把你放在枕头上,去找...

灵感来源于自己,洗完澡后浑身发烫
头手脚都时不时痛,头重的要倒了
用冰凉的小手摸了摸后背
烫的不行,我知道我不幸发烧了
大家一定要穿多点多点多点
别像我一样,还有多喝热水,嗯,对
柒辰表示很难受,希望大家不要生病
掉落 羊/代/蔡/佳/棋/方/黄

“我回来了,有没有想羔羊呀”
“啊,你怎么了,宝贝你没事吧,额头这么烫”
高杨一开门就看到你蜷缩在沙发上,赶紧上前看看你怎么了
“羔羊,你……你回来啦,我好难受啊,想要抱抱”
你努力睁开双眼打开颤抖的手
“好,抱抱宝贝”
高杨坐在你旁边,心疼地把你缓慢的放在怀里,像珍贵的宝物
十分钟后你睡着了,高杨轻轻地把你放在枕头上,去找了退烧药充给你喝
他回来看你越发红烫的脸满脸担心轻轻吻了你的额头
“宝贝起来喝完药,羊羊抱你睡好不好”
“好”

天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雨,你本想让代玮接 但代玮今天有活动晚上才会回来 你只好硬着头皮冒着雨冲了回家。 你洗完澡后发现头很晕,拿了体温计测了一下发烧了,你倒了杯热水就在沙发上看着声入人心等代玮回来,你高估了自己,你没看多久就睡过去了
代玮回家扯下来一点领带叫了叫你的名字你没回应,代玮便走向客厅,果然看到了你,代玮还以为你因为等他太累了才睡的,刚想把你抱着上床,就摸到你浑身发烫,你也被代玮的东西弄醒了
“你发烧了吗,吃药了吗,难受吗”
“嗯,吃了药了,好难受,好烫啊”
你摸到代玮胸口的冰凉就把脸埋进去 代玮脸红了,你一直说“好烫,好烫……” 代玮没办法,抱你上了床一起睡,看到你湿了的衣服明白了
“傻瓜,等一会再走啊,代代抱着你,睡吧”
“你才是傻瓜,我好难受……”
“好好好,代玮是傻瓜,辛苦了”代玮吻了你的额头

蔡蔡今晚不回来,你洗完澡后不知为何,全身发烫还很痛,你发烧了,你去拿了感冒药吃了就缩在被子里睡了 “宝贝我回来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诶,今天宝贝这么早就睡了”蔡程昱有点小失望
洗好澡收拾好后上了床抱着你一起睡,结果刚碰到你就吓得缩回了手,赶紧开灯,发现你的脸是红彤彤的
“哎哟,宝贝你怎么了,嘶,头这么烫,发烧了”他的动作有点大你醒了
“嗯?蔡蔡你怎么回来了?哦,我吃了药的没事”
“啥没事啊,这么烫,起床我们去看医生”
“不要,不想起床,你陪陪我就好”蔡程昱听后无奈地摇摇头,把灯关了轻轻地抚摸你的头发
你在他温柔的轻抚下睡着了
“唉,要照顾好自己,蔡蔡很担心”

你发烧没告诉马佳,因为还是低烧也看不出来,就陪马佳去打球
你看着球场上的一个马佳,两个马佳,三个马佳……好多个马佳,你的症状越发严重了
马佳休息的时候向你走过来,你为了不被他发现睁大了眼睛拼命让自己清醒
“佳哥,辛苦了喝……水”
“哎哎哎媳妇,媳妇”
你一下站起来眼前一黑就腿软头向下倒,马佳赶紧抱住你跑回家 你们回到家,你清醒了一点点,马佳刚想把你放床上你就开口说“一个马佳,两个,好多个我老公!”(超大声) “媳妇你这真是发高烧还陪我打球,傻不傻,来,老公去拿点药和热水昂”
“不要走,呜呜呜,好难受,要马佳老公陪”
他看着你没办法,在你要发出highC前快速把热水拿了过来握住你的手
“小祖宗,下次要说呀,别让佳哥担心了”
“好……好!”
佳哥:这音量……怕不是学的蔡蔡

酷盖本想让你陪他健身,可闺蜜想让你和她一起逛街,你就拒绝了
正当龚子棋举铁举地起劲,《光之心》响了起来 “喂,怎么了”
“龚子棋你快回来啊!小可爱她烧的好厉害啊,我现在在你们家”
“马上”龚子棋知道后好了换好衣服回家 一进门就看到你闺蜜正在喂你喝粥
“龚子棋你终于回来了,快来看看她” 龚子棋满脸担心地看着你 “我还要开会,你照顾好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闺蜜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就走了
“龚子棋我想睡一会你陪我好不好”
“好,药吃了吗”
“吃了”这时龚子棋已经爬上了床,把你圈在怀里
“睡吧,我在”
你在他的胸膛均匀的呼吸下睡着了

你在《我的遗愿清单》看着方方演出,可你的头越来越晕快结束时,你撑不住了,睡在了观众席 观众都走了你还没醒,方方本想去门外找你,可没见到,助理说好像倒在了观众席,方书剑就赶紧飞奔过去
看到脸红的你赶紧抱你上车回家
回家后你醒了“嘶,我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剧场吗” “你吓死我了,你在观众席睡了”
“对不起呀方方,辛苦你了”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是你不幸苦,睡吧,我洗好澡就来陪你”
“好,谢谢方方” 方书剑洗澡后出来你已经睡着了,他蹲在你旁边轻声说到“傻瓜,保护你应该的”

“我回来啦,我的宝贝在哪里,不在客厅……厨房,诶找到宝贝啦”
黄子从后面抱住你,你刚想倒一杯热水就被吓了一跳 “黄子,你回来啦,辛苦啦,快去洗澡吧”
“你怎么了,发烧啦”
你没有回答,走进了卧室躺下“嗯”
“哎哟,肯定是冷到了吧,叫你少穿裙子偏不听,裙子只能给我看,不听我的话吧,多喝热水是有用的,现在发烧了吧,身体很痛很晕吧,真的是叫你多穿点你也不听,非得说不冷不冷,不冷个屁,哎哟小祖宗……”
你捂住了黄子的嘴“黄子别说了,我烦,陪陪我就好” “还嫌我烦,生病了关心关心你还被……”
你一个眼神过去“好好好不说了,陪你” 你枕着黄子的手睡着了 “唉,黄子只想让你烦啊”

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从八点五十写到了十二点 发烧真的很难受 所以大家要听妈妈的话 多穿点,多喝热水 换季=生病,大家照顾好自己 不听话的人抢不到票!
好了,晕眩,勿念

北鸢

【卓玮】pelargonium

※2.6k+摸鱼一发完

※对不起我是憨批我以为今天11.31的 赶的急 写的超潦草

※又菜又水我本人

※私设有 ooc有 勿上升

※都ok的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代玮发现,办公室里不少同事桌上都多出了几盆盆栽,还有人的桌上摆着细长的透明玻璃瓶,往里面灌水后再插上几支花。

应该是大家口中那位“公司附近新开的花店里超好看的店长小哥哥”的功劳吧。

“代玮,你要不要也去养盆盆栽?”隔壁桌的同事问他,给他展示自己养的那盆多肉,“养些绿色植物对防电脑辐射有作用的——今天中午,我可以去陪你去那家花店一起挑一下。”

“不了。”代玮有些心动,但回忆了一下自己从小到大养死过的所有植物的经历,还...

※2.6k+摸鱼一发完

※对不起我是憨批我以为今天11.31的 赶的急 写的超潦草

※又菜又水我本人

※私设有 ooc有 勿上升

※都ok的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代玮发现,办公室里不少同事桌上都多出了几盆盆栽,还有人的桌上摆着细长的透明玻璃瓶,往里面灌水后再插上几支花。

应该是大家口中那位“公司附近新开的花店里超好看的店长小哥哥”的功劳吧。

“代玮,你要不要也去养盆盆栽?”隔壁桌的同事问他,给他展示自己养的那盆多肉,“养些绿色植物对防电脑辐射有作用的——今天中午,我可以去陪你去那家花店一起挑一下。”

“不了。”代玮有些心动,但回忆了一下自己从小到大养死过的所有植物的经历,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像自己这样养啥死啥的人不太适合侍弄这些花花草草的。

也有这次会有什么改变呢。

代玮看着花店的玻璃门,还有外面摆的一些小盆栽和花束,陷入了内心的纠结之中。

也许是好奇心吧,他还是挺好奇那位快要被同事们吹上天的那位店长的,再说,养盆盆栽也不错——他已经好几年没敢再养过任何生物了,说不定这次能养活呢。

清脆的风铃碰撞声响起,几个公司里的女同事推开玻璃门走出,她们脸上还带着笑,正扭着头在对店里的人说些什么话。其中一人回过头来,就看见了正在店门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代玮,挥挥手冲他打了个招呼,还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中午休息时间快结束了。

“好的,谢谢啊。”代玮点点头,深呼吸,推开了那扇门。

“午安。”正在整理着花束位置的男人听到风铃的响动声,转头看向了代玮,笑了笑,“刚刚就看到你了,冷吗?”

店里暖黄色的灯光似乎映的男人的笑容都带着暖洋洋的温度。

“呃……还好。”冬天里,哪怕是正午时分也颇有些寒冷,想到自己刚刚跟个傻子似的站在外头吹着冷风,还给人看见了,就有些不好意思,此刻耳朵都红了——也不知是被冻红的还是害羞的,也许两者皆有吧,“我想买些盆栽,好养活的就行。”

男人将店内空调温度调高了两度,领着他走到了摆放着盆栽的位置:“你可以自己看一下,喜欢哪一种。”

代玮并不是很懂关于这些花草的东西,看着各种他根本就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摇了摇头:“我不是很懂,你来帮我挑一下吧。”

“……天竺葵?”男人想了想,提议道,“好养活,而且再过些时候就能开花了。”

“行。”不过代玮还是有些担忧,“——真的好养吗,我之前都是养什么死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养不养的好。”

“没问题,天竺葵真的挺好养。”男人挑了挑,把长势最好的那盆天竺葵递给了代玮,“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仝卓。”那人又补充了一句,“我的名字。”

代玮点点头:“代玮。”

当代玮拎着一袋子养花用的东西,抱着一盆天竺葵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差点就迟到了。

在邻桌同事“代代你不厚道”的玩笑声中,代玮打开微信,点开带着红色未读消息提示的对话框。

是仝卓发来的,关于养天竺葵的一些注意事项。

代玮一条一条的看了下来摸摸记在了心里。

过了几天,代玮捧着一盆叶子脱落有些严重的天竺葵到了花店。

“是水浇太勤了吧。”仝卓看了看那盆花,做出判断,“五到七天浇一次水。”

“啊,这样吗。”代玮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又过了几天,代玮捧着一盆枝干疯长但是花蕾却有些发蔫迹象的天竺葵到了花店。

“是光照太少了吧。”仝卓看了看那盆花,做出判断,“多把它放出去晒晒太阳。”

“啊,这样吗。”代玮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再过了几天,代玮捧着一盆叶子有些发红的天竺葵到了花店。

“是温度太低有点冻伤了吧。”仝卓看了看那盆花,做出判断,“记得放到温暖的地方。”

“啊,这样吗。”代玮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仝卓看着眼前人忽然就笑出了声:“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连养天竺葵都这么难。”

代玮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回应了,只好愣愣的看着仝卓。

“抱歉抱歉,”似乎是看出来他的窘迫,仝卓打破沉默,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的二维码,示意代玮来扫,“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来问我。”

“好。”代玮加上了仝卓的微信,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

“嗯。”

风铃轻轻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仝卓看着门外的人明显被风吹的哆嗦了一下,追出去,在代玮诧异的目光下给他围上了自己的围巾,坦然的笑笑,“下次来的时候再还给我吧。”

仝卓说完就小跑着回了店里,估计是时间实在不够,代玮只是对着他的背影道了声“谢谢”便迈着匆匆的步伐回了公司。

有些日子都没有再见到仝卓了,不过天竺葵的长势还行——在仝卓每天微信中对它的问候里,这花艰难的活了下去。

不过有一点令他苦恼的是,他有些时间没再见到仝卓了。关于养花方面的问题都在微信解决,仝卓又说围巾先在他那里放着,这样就失去了见面的理由。

不对,我成天想着跟他见面干啥?代玮忽然愣了。

我……在想他?

不会吧,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而已。

代玮摇摇头,将某些荒唐的想法从脑海中除去。

同事们聊天的话题又变了,代玮一向也不会参与的特别多,就这么心不在焉的听着他们聊天,打开相机,给办公桌上的天竺葵拍了张照,发了朋友圈,然后无意识的刷新着消息提醒。

看到仝卓给这一条点了个赞,他才停下这动作,然后用手捂住脸,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降降温。

……真傻。

“——代代!生日快乐!”十二月的第一天,代玮刚刚进了办公室,就收到了同事们送的几束波斯菊,“波斯菊的花语是永远开心!”

“谢谢!”代玮收下那花,向那位同事道谢,然后又收到了其它的同事们的祝福和礼物,礼物零零散散堆满了半个桌面。

“生日快乐。”

正当他和同事们聊着天的时候,桌面上的手机忽然亮屏。

仝卓发来的微信消息,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今天中午有空的话要来花店吗,送份礼物给你。”

隔了一小会,又发来一条消息。

“实在不行,就当是把围巾送回来了。”

“抱歉啊各位,”代玮向着讨论中午一起出去聚餐的同事们露出一个歉意的笑,“我今天中午有事,晚上吧。”

“来啦。”仝卓站在店里,有些紧张的看向代玮。

“嗯,来了。”代玮把装着叠好的带着淡淡洗涤液气味的围巾纸袋放在柜台上,也莫名的被仝卓带的有些紧张。

气氛一时间有些怪异,不过还是仝卓先打破了沉默:“那盆天竺葵——如果按你这么养的话,开不了花。”

什么?是说天竺葵吗?代玮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嗯,可能我确实不适合养这些花花草草的吧。”

“你知道天竺葵的花语吗?”

“什么?”代玮被仝卓跳跃的逻辑搞的有些糊涂了。

“偶然的相遇,幸福就在你身边。”

“嗯?”

“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试试,在一起。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就是这家花店——还有我。”

仝卓的花店在这一天提前关门了,原因是花店的店长不在。

那么花店的店长呢?

哦,他正站在火锅店包间的门口,笑眯眯的向代玮的一众同事们打着招呼,然后介绍自己。

“你们好,我是代玮的男朋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