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仰望星空

2004浏览    142参与
瑞秋
给我的小公主换一身新的皮肤w暂...

给我的小公主换一身新的皮肤w暂时定的名字叫做雏菊物语——可能过几天会画彩插w

给我的小公主换一身新的皮肤w暂时定的名字叫做雏菊物语——可能过几天会画彩插w

请让我自闭谢谢
@九街の寒. 跟九街的的画我...

@九街の寒.
跟九街的的画
我画食契,她画战联
等着我明年上色吧

@九街の寒.
跟九街的的画
我画食契,她画战联
等着我明年上色吧

辰修†明月

【食契】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补充篇)

#标签打不完所以剩下的四个标签明月就合并了一下……#

【华丽的波浪 仰望星空】

门在自己面前缓缓关闭后,仰望星空收起了脸上嘲讽的笑容。

自己其实还挺适合这个角色不是吗?

从米饭小姐的表情来看,自己的演技真的是非常的高超呢。

低头看了看已经漫过膝盖的水,仰望星空轻轻笑了笑。

女王的终焉……就是这里了吗?

水已经没过了头顶,仰望星空感觉到氧气正在减少,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点的离自己而去。

罢了,这样……也不是什么难看的死法,和之前比起来。

米饭小姐,活下去,这是女王的命令。


【火焰的盛宴 火鸡】

“蛋奶酒那家伙刚刚的表情……噗~还蛮有趣的。”

大门禁闭后,火鸡想起蛋奶酒刚刚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也开心不了多...

#标签打不完所以剩下的四个标签明月就合并了一下……#

【华丽的波浪 仰望星空】

门在自己面前缓缓关闭后,仰望星空收起了脸上嘲讽的笑容。

自己其实还挺适合这个角色不是吗?

从米饭小姐的表情来看,自己的演技真的是非常的高超呢。

低头看了看已经漫过膝盖的水,仰望星空轻轻笑了笑。

女王的终焉……就是这里了吗?

水已经没过了头顶,仰望星空感觉到氧气正在减少,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点的离自己而去。

罢了,这样……也不是什么难看的死法,和之前比起来。

米饭小姐,活下去,这是女王的命令。


【火焰的盛宴 火鸡】

“蛋奶酒那家伙刚刚的表情……噗~还蛮有趣的。”

大门禁闭后,火鸡想起蛋奶酒刚刚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也开心不了多久了。”看着四周愈演愈烈的火势,火鸡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希望米饭别浪费我的这一番心意。”

火刑吗?真是残忍的一种死法啊。

火焰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拽住了他身后的红色披风,随后继续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而且……好困……

米饭,你这家伙一定要……活下去。


【恩惠的太阳 法棍面包】

萨赫他……现在应该很生气吧?因为我抢先了他一步……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就是了。

想到这里,法棍叹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就不要争什么先后了……

谁先谁后不都是一样的吗?

也不知道……米饭小姐他们怎么样了。

这里真的很热啊……体内水分的流失也很快……

连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米饭小姐……一定要活下去。

大家,我就……先行一步了。


【安息的黑暗 萨赫蛋糕】

也有被法棍抢先的一天吗?

想到这里,萨赫蛋糕轻轻笑了笑。

算了,这中事情不管是先后结局都一样。

黑暗中什么事物都看不见,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已愈来愈弱。

无尽的黑暗……最容易让人发狂。

米饭小姐,活下去。

萨赫蛋糕最终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动荡的大地 蛋奶酒】

小王子的举动在蛋奶酒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到火鸡他会那么快的行动。

小王子他真的成长了不少呢……

我们的选择……没有错。

朋友之间不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这次……也是一样的哦。

蛋奶酒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随着大地的震荡,他坠入了深渊。

米饭小姐,小王子,还有……大家,希望醒来后还能看到你们。


【雷鸣的伴奏  闪电泡芙】

演戏这种事情根本难不倒我好吗?

这次的选择,我可是绝对不会后悔的啊!

闪电泡芙抬起头,看着上方逐渐汇聚起来的乌云。

没想到掌控这种力量的人最终会死在这种力量的手下吗?神明大人真是个残忍的家伙。

这要是被拿破仑那家伙知道了,会不会被他笑话啊……

几道天雷劈了下来,闪电泡芙的体力接近透支,但还是强撑着站在那里。

啊啊~也不知道剩下的那几个家伙保护好米饭小姐没有……

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

最后一道天雷笔直地劈了下来

这样的结局……也不坏吧?


【旋风的圆舞曲 法式鹅肝】

门扉缓缓的面前关闭,法式鹅肝也恢复到了平时那副冷静的神态。

一开始看透这个塔内所谓祝福的鹅肝,将塔内的这些秘密告诉了除了米饭的所有人。

米饭小姐,对不起了。

鹅肝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凛冽的风呼啸而过,在鹅肝身上划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五 四 三 二……

法式鹅肝倒在了血泊里。

一……

所以的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白银的庭院 披萨】

卡萨塔……这次真的是生气了呢。

披萨坐在这个房间的角落里,低下头轻笑一声。

一直都是卡萨塔在保护我们大家吧,有什么危险总是第一个冲在最前面。

结果这次却是最后一个呢,噗嗤~

看来大家也不想一直当被保护的那个啊。

啊……好冷……

刺骨的寒冰渐渐攀上了披萨的身体

好冷,已经……动不了呢。

一直以来都是被保护的那个……

这次,就让我来保护别人一次吧。


【岩浆的胎动 卡萨塔】

说实话,进入这座塔来米饭所经历的事情,卡萨塔是看的最全面的一个。

当他把长枪指向米饭的时候,他的手其实是在微微颤抖的。

但是……他必须这么做。

石门禁闭后,卡萨塔无奈地笑了笑。

真是的……为什么要留我到最后啊,这些家伙。

上一扇石门紧闭前,他看到了……

披萨笑着和他轻轻说了一声“再见。”

那家伙……其实在害怕吧。

虽然是在笑着,但是披萨的眼角挂着的泪珠还是暴露了内心真实的想法。

我们谁又不想活着呢?

但是他们不能让米饭一个人承担这一切……

室内燥热的空气

面前是滚烫的岩浆

这就是……最后了。

向石门那边看了一眼后,卡萨塔纵身跳进了岩浆。

米饭小姐,你一定要……活下去。


夜岚霜*

一些飨灵图片,章鱼烧真的好可爱(/ω\)
冰皮月饼真的好戳我(≧v≦)
图1:章鱼烧
图2:冰皮月饼
图3:味增汤(皮肤)
图4:屠苏酒
图5:仰望星空
图6:北京烤鸭(皮肤)
图7:B-52鸡尾酒(皮肤)

一些飨灵图片,章鱼烧真的好可爱(/ω\)
冰皮月饼真的好戳我(≧v≦)
图1:章鱼烧
图2:冰皮月饼
图3:味增汤(皮肤)
图4:屠苏酒
图5:仰望星空
图6:北京烤鸭(皮肤)
图7:B-52鸡尾酒(皮肤)

临筌

孤单的人,总喜欢一个人趴在窗台上,仰望星空。因为只有抬头看着星星的时候,他们才会发现:原来…有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只比星星远了一点点而已。

孤单的人,总喜欢一个人趴在窗台上,仰望星空。因为只有抬头看着星星的时候,他们才会发现:原来…有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只比星星远了一点点而已。

笑颜不散

萌新抽了仰望星空卡池,B-52鸡尾酒他好好看啊!初始就选的是他!仰望星空也可爱!

萌新抽了仰望星空卡池,B-52鸡尾酒他好好看啊!初始就选的是他!仰望星空也可爱!

千机雪樱子
一发十连带回家,不亏

一发十连带回家,不亏

一发十连带回家,不亏

辰修†明月

【食契】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看了n多相关手书后控制不住自己的爪所以码了这篇文,本文没有什么cp向。#

#下周开始单休,所以更新会慢很多,更新会来迟但是从来不会缺席。#

焉然的大地…… 残存的人类彼此牵起柔弱的手  强壮的时候也好,病弱的时候也罢。

只是相信这一点......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人类偷尝了禁果,创出史无前有辉煌的的光明,神明大人一怒之下……对人类下赐了惩罚。

看啊,这群愚蠢还自以为是的小羊羔们。

昔日的富贵繁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留给人类的啊,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数不尽恐惧。

愚蠢至极的人类互相推搡,却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在神明大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神明大人...

#看了n多相关手书后控制不住自己的爪所以码了这篇文,本文没有什么cp向。#

#下周开始单休,所以更新会慢很多,更新会来迟但是从来不会缺席。#

焉然的大地…… 残存的人类彼此牵起柔弱的手  强壮的时候也好,病弱的时候也罢。

只是相信这一点......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人类偷尝了禁果,创出史无前有辉煌的的光明,神明大人一怒之下……对人类下赐了惩罚。

看啊,这群愚蠢还自以为是的小羊羔们。

昔日的富贵繁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留给人类的啊,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数不尽恐惧。

愚蠢至极的人类互相推搡,却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在神明大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神明大人一定是最仁慈的,人类这样相信着他们的神明大人。

那一座高塔上不就是神明大人赐予给人类的希望之火吗?

人类为了最后存活的希望,他们相继去了那座高塔。

诸君……快看,呵呵~

人类的本性暴露出来了呢……

为了自己的生存,

背叛,残杀,欺骗同伴,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哦。

结果呢?到头来却发现这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游戏罢了。

真的是超级的有意思呢,人类这种生物。

神明大人笑着,继续欣赏着人间末世一样的风景。

年轻的使者们,

带着神明大人预言的吉报……

那名外表可爱的坚强少女是下一个【救世主】。

少女白色的长发再风中微微飘动着,

她的脸上挂着自信而且温柔的笑容。

有大、大家和我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对于这名少女而言,他们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朋友这两个字,就像是家人一样,没有什么比他们更重要的了,少女是这么认为的。

拿着斧子,脸上挂着可爱笑容的黑发少女,表示想和她一同前去。

那个嘴上说着“我才不会和你一起去呢!”的小王子,还是站在了她的身侧。

和小王子形影不离的黄发少年向她温柔的笑了笑,加入了这支队伍。

举着法杖的优雅少女轻轻落在了她的身后,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和她一起来到队伍中的是那名自称可以操控闪电的少年。

那两个整天在一起嬉戏玩闹的好朋友也加入了自己的旅程。

那对天天待在一起努力工作的少年也抽出时间参加了自己的旅程。

嗯,一、一定没问题的!

只要大家互相扶持,互相帮助……

一定可以拿到祝福。

这样就可以让世界改变了。

少女的内心这么想着。

能让我害怕的东西,才不存在呢!

终于到达了高塔,

寂静神秘的石门开启,踏入后,就再也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可爱高贵的小女王飞快的冲向了“华丽的波浪”,伸手推开了少女,挂着和往常无异地笑容用斧头拦住了少女。

从这一刻起,这一切……就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仰、仰望星空小姐?”

“米饭小姐,我们是朋友吧?朋友当然就要......”

“有福同享啊~♡”

巨大的冲击让少女踉跄地退出第一扇石门,米饭只能看着仰望星空派看上去和平时无异但此刻却有着某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为什么......会这样啊?

少女回头看了看……她所信任的朋友们。

可是呢,再也不会是那种信任的眼光了,同伴之间,已经反目成仇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小王子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一脸兴奋地扑向“火焰的盛宴”朝她说道

“米饭小姐,这个就是我的了。”

手握法典的少年抢先一步夺走了“恩惠的太阳”,他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名棕发少年,在对方没有一丝波澜的目光中消失在了石门后。

棕发少年什么也没有说,淡淡地看了一眼米饭后,就转身冲向“安息的黑暗”,随着石门的关闭,一起消失在众人眼前。

所谓的欲望……真的就会改变一个人吗?..

昔日的同伴……

我究竟、究竟该相信谁......

蛋奶酒和往常一样温柔地对米饭笑了笑,随后就踏入了石门,将祝福献给了“动荡的大地”,但这时的笑容在米饭眼里是非常具有嘲讽的意思。

伴随着“雷鸣的伴奏”,闪电泡芙冷漠的眼神和微微上扬的嘴角成为了米饭看见他的最后一面。

看透命运的人自然不会落后太多,即使是现在这种情况也不会,踏入“旋风的圆舞曲”,朝米饭优雅地鞠了一躬,法式鹅肝嘴角扬起一丝讽刺的微笑,似乎在嘲笑米饭的无能为力。

披萨用力地推开了卡萨塔,自己踏入了“白银的庭院”,并扬起了得逞的笑容,那个笑容,在米饭看来……非常的刺眼。

最后一个,这个队伍中的守护者,也背叛了自己,卡萨塔把长枪指向了米饭的颈部,向她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这是米饭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的表情,他慢慢地走到“岩浆的胎动”,随即就消失在了石门后面。

我……被背叛了吗?

已经要……结束了?

米饭黄色的双眸瞬间变得空洞无光,她迈着沉重无力的步伐一步步走向了高塔的塔顶,准备迎接那把已经无法点亮的火柜。

祭台上……狂风怒号,孤寂的火柜沉寂在塔顶中央。

旁边是,献祭的……伙伴们的生命。

原来是这样吗?

少女的嘴角划过一丝苦涩的笑容。

这一切……本来都该是自己该承担的才对。

这究竟……是谁的错啊?是谁啊?

火炬前面,站着一名酒红色卷发,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用怜悯的眼光看着她。

她是上一世的救世主——拉菲。

“米饭小姐,你差不多……已经知道了吧?”

“我当时和你一样……以为大家背叛了我……苹果蒸蛋小姐,梅菜扣肉小姐,奥利奥米饭先生,恶魔蛋糕先生,河豚刺身小姐,卡布奇诺先生,响尾蛇先生,草莓奶昔先生,还有水果茶小姐。”

“但是……大家其实是为了、为了保护我,我却以为是……背叛。”

“仔细想想,怎么可能会那么、那么简单让我拿到祝福啊……”

“米饭小姐,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

原来......是这样的吗?

自己所信任的同伴并没有背叛自己啊。

这只不过是身为“救世主”所需要的救赎……

自己的同伴替自己牺牲罢了。

眼泪忍不住从从眼角划落……

第一抹曙光已经升起,

祭坛被曙光所照亮。

米饭在祭坛把手高高地举起,

同伴们代替自己成为了献祭的祭品。

这愚蠢的锁链不断的重复、循环,

神明大人一脸愉快地观赏着这一次次荒缪的舞台剧,不断重复、毫不厌倦地观赏着。

名叫芒果冰沙的橘黄色长卷发少女嗤笑一声,

噗噗~请来献祭吧~♪

平果的微博

雨的音量(短诗六首)


《每个时节的月亮》


每个时节的月亮都已被认领,

李白认领了下弦月,

苏轼认领了圆月。


我选择在月亮的背景深处,

认领一颗星——

发现它的美困难得多。


《世界分为两个部分》


世界分为两个部分:

一部分经过我的思想的滤网,

留有我的指纹;

另一部分如夜色的海。


《自信与自恋的界限》


我仍然会在无意中模仿自己,

但不会抄袭自己。


《仰望星空的感觉》


因为仰望,

所以仰望。


一时觉得无比遥远,

一时融化为星空的一部分。


《雨的音量》


雨下成这样正好。

雨的音量,

恰好屏蔽掉四处的嘈杂,

以及记忆...


《每个时节的月亮》


每个时节的月亮都已被认领,

李白认领了下弦月,

苏轼认领了圆月。


我选择在月亮的背景深处,

认领一颗星——

发现它的美困难得多。



《世界分为两个部分》


世界分为两个部分:

一部分经过我的思想的滤网,

留有我的指纹;

另一部分如夜色的海。



《自信与自恋的界限》


我仍然会在无意中模仿自己,

但不会抄袭自己。



《仰望星空的感觉》


因为仰望,

所以仰望。


一时觉得无比遥远,

一时融化为星空的一部分。



《雨的音量》


雨下成这样正好。

雨的音量,

恰好屏蔽掉四处的嘈杂,

以及记忆中的嘈杂。

偶然出现一两次无声的闪电,

表明雨水,

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表达。



《闪电》


搭乘闪电,

神为他一人定制的闪电。

看起来就像是,

他照亮了自己的眼。


恶龙阿溪

【食之契约乙女向】断头王后(仰望星空×你)

也可以是你×仰望星空,反正都一样。

当时一看到小公主的立绘就想到了玛丽·安托瓦内特。

嗯……

部分描写来自《恐怖绘画》——《玛丽·安托瓦内特最后的肖像》

剧情有一定的修改

人物性格崩坏,学前班文笔,很矫情,就这样

华美的服饰、珍贵的珠宝还有那些精致的糕点……这一切全部都属于我的女王陛下。以及,我的小公主。

仰望星空,我的小公主,为这个国家带来胜利的功臣;使我们得以不再向邻国卑躬屈膝的救世主。

“你是来接我的骑士吗?那我允许你亲吻我的手背。”

那个拥有超越我百倍力量的女孩问道,她那天真的话语中带着的是不可逾越的高贵。

我单膝跪地...

也可以是你×仰望星空,反正都一样。

当时一看到小公主的立绘就想到了玛丽·安托瓦内特。

嗯……

部分描写来自《恐怖绘画》——《玛丽·安托瓦内特最后的肖像》

剧情有一定的修改

人物性格崩坏,学前班文笔,很矫情,就这样





华美的服饰、珍贵的珠宝还有那些精致的糕点……这一切全部都属于我的女王陛下。以及,我的小公主。

仰望星空,我的小公主,为这个国家带来胜利的功臣;使我们得以不再向邻国卑躬屈膝的救世主。

“你是来接我的骑士吗?那我允许你亲吻我的手背。”

那个拥有超越我百倍力量的女孩问道,她那天真的话语中带着的是不可逾越的高贵。

我单膝跪地,轻吻她的手背——

“是的,我是。我是永远忠于您的骑士。”

「我亲爱的小公主,我将永远忠于您。」





我是王国的第一骑士。但那已经成为过往,现在我是小公主的侍卫。

每日的任务不过是跟在小公主的身后,为她泡茶,整理收藏室的收藏品,跟在她与我女王陛下的身后或巡视四方,或南征北战。

而今日,我将站在她们的身边见证着女王陛下为仰望星空——我的小公主带上由她的战利品所制成的皇冠,见证她成为一位高贵的女王。

那一天,其他国家的使臣来到了王都,送上来自他们国家的祝福与礼物。其中也包括女王陛下的姐姐。

很久以前我们的国家还是那样的弱小之时那位长公主远嫁到了曾经强大无比邻国和亲。之后她还拥有了曾经的我们梦寐以求的权利与地位。

但现在来看岂不讽刺?她这次的目的是请和。

在她的身后站着的那名身着红色礼服的银发青年叫血腥玛丽。是长公主的飨灵。

小公主盯着长公主,不准确来说应当是她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

“我想得到它。”小公主开口道。

“陛下……我会为你找到更好的。”我连忙说到。那条项链对于长公主异常重要,她一定会拒绝小公主的。

“不,我就要它。”她说出这句话是如此的认真。

当日她找到了长公主,但被狠狠地拒绝了。

看着她失望的神情,我也做不了什么。

翌日,那名被称为血腥玛丽的飨灵找到小公主,说是要做她的倾听者,为她排忧解难。

“怎么了,是有什么烦恼么?”

“唔……我想要那位公主的项链,但是她告诉我,那是她很重要的东西,不能给我。”

“你很想要那根项链么?”

“嗯!我找了很久,只有那根项链最配我的王冠……御待的兄长大人明明告诉过我,无论我们想要什么,大家一定都会给我们的。不管是什么……”

“那是自然,我的女王陛下。没有人能拒绝你们的要求。也没有人能够忍心看到你们因为失望而沮丧的脸。我会为你达成所愿。”

“陛下,不要——”

我阻止的话语还未出口, 血腥玛丽便拉起了小公主的手,轻吻着她的手背。

剩下的话被我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是夜,城堡的拐角处,我将剑抵在血腥玛丽的喉咙上。他靠着墙,笑得慵懒,没有丝毫的剑抵在脖子上的自觉。

“你明知道那位公主是不可能将项链交出来的,那你为什么还要怂恿陛下!”我将剑的顶端刺入他的皮肤,可他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见女王陛下失望的表情。”他笑着,慢慢向我走来,“况且,骑士小姐,与其为两个女人卖力,不如将你的能力给予更加值得的领袖。”

他笑得魅惑,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我卯足了劲将他的手打开了。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小公主找到一条更美丽的红宝石项链的。”我这样说着,转身离开。

我发动了我手下的所有仆人在全国搜集珍贵的红宝石,并找到了全国最好的工匠打造出了与小女王的皇冠相配的宝石项链。

当我拿着宝石项链去找小公主时,却发现那条属于邻国公主的项链正戴在她的脖子上。

那一刻,精致华丽的锦盒从我的手中滑落。

我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隔日,邻国前来请和的公主被杀的消息传遍了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

邻国公主被杀,在各方势力的挑拨下,来两国之间的一触即发。就在此时,以女王陛下的兄长为首的所谓的“革命派”发动了政变。

这场所谓“正义的反抗”竟然得到了许多民众的支持。

皇城被破,我本想与护卫队奋力抵抗,但卫队所有人纷纷倒戈到了革命派的队伍里。而小公主……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卑劣手段竟然让小公主无法使用灵力。

眼看着反贼将要攻入王座之间,女王陛下站在高台上,俯视着城下燃烧着的房屋、在街道上奔走的人民与军队;抬头仰望着在碧蓝的天空中飘舞的黑烟……半晌,她缓缓开口道——

“你带仰望星空走吧。”

“陛下不可啊!”我跪在地上。

“走吧,他们有可以对付仰望星空的武器与毒药,你们这也只会送命。”

“可是……”

“走,这是女王的命令。”女王陛下转身俯视着我。她高昂着头颅,神圣不可逾越。

我颤抖的伸出手,轻吻着她的手背。

“遵命……陛下。”


我带着小公主离开了。

女王陛下被抓,革命派的多数人投了投了死刑的赞成票,三天后执行。

已成定局的事无法被改变,但至少我可以和小公主送陛下最后一程。

那天,女王被运送动物尸体的马车载着前往刑场。那些愚民挤满了街道两旁——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前朝的女王现在的落魄模样。

甚至有几个该死的演员小丑骑着马故意将马车拦住,似乎是要特地的羞辱女王陛下。

我们此时就委身在那群愚民之间。我左手牵着小公主,有手紧紧的攥着剑柄。

真想把那些该死的叛徒都砍死!

可是现在我不可以也不能这样做。

马车继续向着刑场前进,我们顺着人流向前走。

我们到了。

女王陛下从马车上下来了。

她早已不再如过去那般美丽。牢狱中的生活使得她的身体状况大大下降;她的饰品在反贼攻入城堡当天便被那些下人哄抢干净,连同小公主的收藏品。她的头发被执行人桑松粗暴的剪掉了,为的就是可以漏出后颈……

但是她的神态依旧高贵——她高昂着头,闭着双眼,对周围的嘲笑声熟视无睹。

“罪人玛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说话的人是女王陛下的兄长,曾经的前朝亲王。不过此时的他摇身一变成了革命派的领导人,推翻了腐朽的王朝,被拥立为新任的领导人。

“我,何罪之有。”女王陛下高昂着头颅,冷漠的盯着那个男人。

“‘何罪之有’?”他笑了,转身面对台下的民众,“四处侵略吞并、制定暴虐的法律、沉重的税收、杀害前来请和的临国公主……哪一条都足以让这个昏君在地狱中永世不得翻身!”

这,是罪过吗?

这一切明明都是你们希望的造成的啊!

我的嘴唇咬出了血,身体因愤怒在不停的颤抖。我紧紧的攥着小公主的手,这样可以使我冷静。

女王陛下依旧高昂着头颅,俯视着所有人:

“纵使你们摘下了我的王冠,将我自王座驱逐,但这一切都不能抹去我是你们的女王,你们才是

卑劣的有罪之人的事实!”

“真是一派胡言!来人,将这个疯女人送上断头台!”

女王陛下被执行人推上了断头台,那一刻仰望星空挣脱了我的手拨开人群跑到了陛下的身边。

“仰望星空……你……”

“御侍,不要……”

“哦,看来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啊……”男人的脸上露出来癫狂的笑容,“我亲爱的妹妹,你放心,我不会忘记她的功德。我一定会让她没有痛苦的死去的。”

陛下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半晌,她终是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请你……放过……仰望星空。”她的身体在颤抖,“至少……她,还可以作为……你的,武器……”

“那是当然。”

闸刀在那一刻应声而落,顷刻间女王陛下身首分离——

“不——!”我悲痛欲绝的呻吟声被民众的欢呼声所掩盖。而就在下一秒,那个男人举起了手中的斧子,面目狰狞的劈向了还没来得及消化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的仰望星空……

那一刻,我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

雨水冲刷着地面上的鲜血,我抱着仰望星空的头颅跪在地上。

之后我带着她们都尸首离开了王都,在附近郊外小镇安葬女王陛下。

外面的世界战争与革命还在继续。

所谓的革命派因为意见不和与内部的利益冲突开始了分裂。

我隐藏在王国的黑暗面中推波助澜并制造各种的伪证,使得矛盾进一步加大,最终将女王陛下的兄长与当初投了死刑赞成票的大部分革命派送上了断头台。

但这并不能使我有那么一丝的喜悦。

王朝不可复辟,国家四分五裂,女王已死……

最重要的是……小公主。

即使飨灵的身体不会腐烂,但是总有一天她的身体会消散的。

我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保住小公主的遗体。

直到有一天,一个衣着华丽的红发青年找到了在小镇中隐居的我。他自称意大利面,是个飨灵。

他说:他可以让小公主复活。

而且它还带来了一样见面礼——小公主的皇冠。而作为交换,我答应了他一起向人类复仇的邀请。

他将灵力注入仰望星空的体内,她近乎透明的身体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一点一点回复实体。

她再次睁开了眼睛。

她起身,环视四周,然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你……你是谁?”

她问到,话语一如既往地天真,但此时有带上了几分的懵懂。

她记不得了,什么都记不得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我还记得你就够了。

我取出锦盒,将意大利面送来的已经修补好的皇冠戴在了她的头顶;之后单膝跪地,轻吻她的手背——

“我的女王,我的女王,我是永远追随您的骑士。”



「复仇吧,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

「您是利刃,是战斧;而我就是您坚硬的后盾。」

「向人类复仇,让他们为自己愚蠢的背叛而付出代价。」

紫幽 若能再见

那个,就先更新到这里。虽然微信体的热度来的很快但是……我还是想认真写文。

那个,就先更新到这里。虽然微信体的热度来的很快但是……我还是想认真写文。

云深不知处

开始仰望星空感觉
爱的时间 空间
寻找生命中最灿烂的亮点

开始仰望星空感觉
爱的时间 空间
寻找生命中最灿烂的亮点

风过无痕

国王游戏《12》

久违的各位


之前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写段子


十分抱歉


--------------------------------------------


【23】


这是 @冰羽 点的段子(猫饭x水信玄饼)


“哎呀我抽到鬼牌了呢!”月饼双指夹着鬼牌笑眯眯像恶魔,飨灵们集体打个寒战。


“请黑桃4喂红心k吃芥末吧!”月饼从桌下拿出一瓶芥末,“今天市场大减价,我买了很多呢。”


“……”猫饭有些生无可恋,“红心k是哪位?”


水信玄饼比他更加此生无恋,“是我……”颓废得有些半死不活。


众飨灵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开始怀疑灵生伤春悲秋。


水信玄饼瘫坐在轮椅上,双...

久违的各位


之前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写段子


十分抱歉


--------------------------------------------


【23】


这是 @冰羽 点的段子(猫饭x水信玄饼)


“哎呀我抽到鬼牌了呢!”月饼双指夹着鬼牌笑眯眯像恶魔,飨灵们集体打个寒战。


“请黑桃4喂红心k吃芥末吧!”月饼从桌下拿出一瓶芥末,“今天市场大减价,我买了很多呢。”


“……”猫饭有些生无可恋,“红心k是哪位?”


水信玄饼比他更加此生无恋,“是我……”颓废得有些半死不活。


众飨灵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开始怀疑灵生伤春悲秋。


水信玄饼瘫坐在轮椅上,双眸微敛,看着一片岁月静好实则消沉颓废。


“快来快来。”月饼一如既往兴奋,不知从哪里找了个勺子递给猫饭,猫饭沉默着接过勺子,静静看了水信玄饼好久,“吾辈……得罪了。”


然后挖了一勺芥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水信玄饼微张准备说话的嘴里。


不得不说这个时机把握得相当好。


水信玄饼愣愣地垂眸,又抬头看着猫饭,一直保持着张嘴的姿势,然而芥末的味道顺着舌头一直冲上天灵盖,水信玄饼下一秒突然暴起,失去了假装瘸子的兴趣,抡起轮椅朝猫饭扔过去,餐厅上演辣手摧花大义灭亲谋杀亲夫的大戏。


水信玄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精神过。


猫饭秉承着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你不仁我不义的心态,请了月饼和秋刀鱼按住水信玄饼,然后将一瓶芥末全部喂到他嘴里。


水信玄饼脸都绿了。


听说后来半个月都在自闭。



【24】


这是 @潘多拉的残月 点的段子(黑布丁x仰望星空)我应该没有艾特错吧……


“鬼牌在这里哦。”凤梨酥叹口气,“为什么又抽到鬼牌了。”


“请方块9对方块q说一段情话吧。”


黑布丁笑得特别病娇,“哦呵呵,方块q是哪位小可爱呀?”


这种病娇一般人怕是hold不住。


“是我呀。”仰望星空嘟起小嘴,灰色的眸子眨着漂亮的星空,“我不是小可爱,我是女王。”


“是的,我的女王陛下。”黑布丁笑眯眯屈身拉起她的手背亲吻,“对于你所厌恶的,喜爱的,我都会通通全部无论什么都要抹杀,那样你就会爱我,永远都爱我一人,你的心,永远只能为我跳动。”


“所以,永远都不要想着背叛哦,不然,就只能让你永远,永远躺在我为你而做的水晶棺里……永远地做我的睡美人……”


来自黑布丁的情话真是一如既往地走病娇风呢。


仰望星空歪头眨眨眼,“那说好了哦我的骑士,但是如果你背叛了我,我会砍下你的头颅,放在我的珍宝室里,永远的被让我看到。”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黑布丁单膝跪下,在她手背上虔诚一吻。


“黑布丁的心,永远只为您跳动。”


--------------------------------------------


下一个段子


黄山毛峰x桂花糕


还有吗


潘多拉的残月

最近的一些野鸡指绘摸鱼草稿






p2是私设的生蚝女装,极丑注意避雷

最近的一些野鸡指绘摸鱼草稿








p2是私设的生蚝女装,极丑注意避雷

残山_旧境

【转载】格瑞洛/奈芙拉斯特飨灵涂鸦By Jing Er Esther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 ˙˘˙ )
P4生蚝数羊梗来源于他的台词哈哈哈哈哈
P10是周年庆时候太太根据剧情画的哟,超级可爱|。・㉨・)っ♡

【转载】格瑞洛/奈芙拉斯特飨灵涂鸦By Jing Er Esther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 ˙˘˙ )
P4生蚝数羊梗来源于他的台词哈哈哈哈哈
P10是周年庆时候太太根据剧情画的哟,超级可爱|。・㉨・)っ♡

潘多拉的残月

[食契]关于黑社会古堡七人团的真实面貌

*我系残月,我带着我的小号又回来了!(啥
*这次是 @微生朔 的点文,快乐古堡七人团沙雕
*有意蚝、布星,也许有一点点点炸鲱?(我个三角党居然开始欺负罗宋汤姐姐了hhh
*就是沙雕,沙雕日常以及沙雕御侍的脑内沙雕,虽然对他们不太了解但还努力沙雕一下
*好的我话太多先撤了撤了

1、
御侍一直以来都认为住在餐厅最东边的古堡里的那六个人是全餐厅最不可以惹的人,就算在B52与他们道不合不相为谋后,这一点依旧从未改变过。
所以古堡组是什么呢?就是一个技能面板废却有着大哥大气场的黑社会老哥带着一个屌炸天的小老婆以及一群任何一个提溜出来都比他强但是一个二个都叫他爸爸的小弟,只要往那一站气场比谁都强,实力加...

*我系残月,我带着我的小号又回来了!(啥
*这次是 @微生朔 的点文,快乐古堡七人团沙雕
*有意蚝、布星,也许有一点点点炸鲱?(我个三角党居然开始欺负罗宋汤姐姐了hhh
*就是沙雕,沙雕日常以及沙雕御侍的脑内沙雕,虽然对他们不太了解但还努力沙雕一下
*好的我话太多先撤了撤了


1、
御侍一直以来都认为住在餐厅最东边的古堡里的那六个人是全餐厅最不可以惹的人,就算在B52与他们道不合不相为谋后,这一点依旧从未改变过。
所以古堡组是什么呢?就是一个技能面板废却有着大哥大气场的黑社会老哥带着一个屌炸天的小老婆以及一群任何一个提溜出来都比他强但是一个二个都叫他爸爸的小弟,只要往那一站气场比谁都强,实力加起来堪比忘忧舍。
其实在古堡组没有来餐厅之前,餐厅里分别由三大势力-------撒旦咖啡屋、竹烟典当行以及忘忧舍组成。但在古堡七人团横空出世时,御侍当天站在餐厅门口锣鼓欢迎真正的爸爸降临。此时撒旦咖啡屋势力默默退居二线。
惹不起,惹不起。

2、
其实以前沙雕御侍曾经和双黄莲蓉月饼、梅子茶泡饭、提拉米苏等女孩子一众作过死,将意面和罗宋汤、生蚝和黑布丁、仰望星空和鲱鱼罐头关到一个房间里然后观察他们的反应。
其实意哥那边还好,就是罗宋汤死鱼眼蹲角落,然后意哥用意味不明的眼神观察着门外,负责偷窥的双黄莲蓉月饼差点被意哥锐利的扫视眼神吓死,以为自己偷窥被发现了。
至于生蚝那边就是间歇性炸毛,只要黑布丁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一次就炸一次毛,最后忍不住吼道,“看我干什么!我对女人没有兴趣!”
黑布丁的笑容意味不明,“真巧,我对男人也没有兴趣。”
然后偷窥的沙雕御侍差点笑出声来。
至于仰望星空和鲱鱼罐头那边两个单纯的小女孩已经开始聊天玩游戏了......
不过最后意哥黑布丁仰望暴力出门的时候,御侍已经提前甩锅出逃了,然后全程炸毛的生蚝看到意哥出来的时候,委屈的“汪”的一声就扑了过去。
“????所以是谁干的????”
双黄莲蓉月饼和梅子茶泡饭盯着意哥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对视了一眼,毫不犹豫的把御侍给卖了。
御侍:委屈。

3、
如果古堡组六人出去看恐怖电影的话,基本上就是意哥坐在世界中心雷打不动,鬼脸都伸到眼前了都不眨一下。然后生蚝一开始会赌气的一个人坐,然而越到后面就越往意面身上趴,直到电影结束整个人都趴在意面身上发抖。
而至于另外三个女孩子,就是罗宋汤全程扯意面的袖子,每出现一个惊悚镜头就用力扯一下,以至于意面总觉得自己的袖子这场电影完了就要报废了。而黑布丁和仰望大概就是除了意哥以外最冷静的人了。
“黑布丁,那个人是谁呀~她的脸上好多血啊~”
然后黑布丁一脸迷之笑容温柔的揉揉仰望星空的头发。
其实最冷静的人是鲱鱼罐头,因为她总是可以一个人面无表情眼都不眨一下的看完整场血腥的恐怖电影。
一场电影看完后,意哥总是一脸嫌弃的看着罗宋汤,“哎呀你们女孩子就是胆子小。”
然后转过身去温柔的摸摸脸都吓白了的生蚝的头,“小生蚝有没有被吓到?”
罗宋汤:“......”(男人,就是这样的生物)

4、
以前罗宋汤和意面去偏远的地方出任务时两个人都不会带干粮。在没有吃的的时候,两个人就坐在路边,一个人开始吃叉子上的面,一个人打开扛着的袋子开始吃蔬菜。
后来来的几个飨灵第一次去远的地方出任务时,因为忘带了食物而吃了亏,下来以后立马询问罗宋汤解决的办法。然后姐姐慢悠悠的说:“没什么,你只要把武器上装上食物就可以了。”
另外四人:????
后来鲱鱼罐头还真的找了把长刀把从罐头里捞出来的腌鲱鱼插了上去,据说飘香十里,然后二十里的堕神都不敢靠近,导致鲱鱼罐头带着自己特制的武器去目标点一脸懵逼的看着空荡荡的山洞又回来了。
其实还有一种使用方法就是迅速找到一只懵逼的堕神,然后拿着这把刀往它脸上一戳,不到十秒就可以熏死一只堕神。
当然现在是没有用了,因为炸鱼薯条觉得鲱鱼罐头最近飘香十里,于是鲱鱼罐头果断的把那把刀扔了。
据说扔刀的地方二十年内寸草不生堕神(雾)

5、
古堡黑社会,真正的男人是不动手的,如果你不小心得罪了她们,只会有四个女孩子冲上来对着你一顿拳打脚踢。
众所周知,古堡黑社会,男人的尊严粉碎机。

6、
众所周知古堡组的厨艺担当是罗宋汤,而甜点师是黑布丁,当这两个人都出事的时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都知道。
晚6:31分,仰望星空兴冲冲的冲进了厨房。
晚6:35分,仰望星空把厨房炸了。
晚6:35分,意大利面把仰望星空抢救了出来
晚6:40分,意大利面把厨房炸了
晚7:13分,厨房被抢修好了
晚7:20分,生蚝把厨房炸了
最后两位病患看着三位炸成非酋的人做出来的糊成一团的苹果派,黑漆漆的烧糊了还浇着血一样的甜辣酱的意面以及根本看不出是生蚝的蒜蓉生蚝,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7、
说起来,在这个gay里gay气的餐厅里,罗宋汤姐姐才是古堡组最正宗的那个单身狗,看着左边有意蚝深情接吻,右边有布星甜言蜜语,连鲱鱼罐头都跑出去和炸鱼薯条约会的情况下依旧坐得雷打不动,用一双看透红尘的眼睛扫遍周围男男女女。
“单身,是一辈子的事。”
罗宋汤姐姐默默低头,一脸沧桑的又吃了一大碗狗粮。

8、
这三个人玩国王游戏,十把有六把都是生蚝输,而他3次都因为罗宋汤的恶趣味(报复心理)而被安排一些亲亲抱抱啊的内容,导致意面全程带着一种深不可测的笑容用令全场人汗毛直立的眼神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因为意哥太非了只抽到了一次王牌还安排给了鲱鱼罐头和罗宋汤),在仰望星空再一次苦着脸对上生蚝的脸的时候,生蚝整个人都快成了一只炸毛的猫,来自黑布丁刀子一样的眼神快把他戳成了马蜂窝,而意面也黑着脸死死盯着生蚝的侧脸。
“可以......不接吻吗?”
生蚝的脸上开始掉冷汗,而仰望的表情也不太好。
“那可不行哟。”罗宋汤一脸愉悦的欣赏着意面脸上的表情,然后转了一圈牌,“意大利面先生,你现在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呢~”
意大利面的脸都快黑成锅底的颜色了,在生蚝终于憋不住僵硬的向仰望星空低下头的时候,意面长手一伸,就把仰望星空手里的牌拿了过去,懒懒的看了一眼牌面,道,“现在我是黑桃9了,你应该和我接吻。”
“????”生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意面捏着下巴吻了上去,而黑布丁在一边用牌捂着嘴笑得一脸愉悦。
“小生蚝,”意面附在生蚝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刺激得生蚝的耳朵酥酥麻麻的,“有的时候,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哦。”

9、
其实在罗宋汤姐姐喝了酒以后,看见生蚝都会固定触发一句语音(雾)
“意,意大利面就是个骗子!!!生蚝你太小了,姐,姐姐不允许你被他骗了!!!!”
后来意大利面无意间听到了这句话,于是后来每次罗宋汤喝醉酒了他都不允许生蚝去酒馆了。
不过最后他还是会亲自去把她送回古堡来。

10、
如果说这几个人吧,他们是由自己相似的过去集合在一起的一起乌合之众,但是表面上来说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在长期以来的相处下,这种建立在被伤害的过去上的互相同情早已消逝,取而代之的应该是一种家人一般的依恋。
无论是最开始加入的罗宋汤和B52,还是不断加入的黑布丁、鲱鱼罐头、仰望星空,以及最近加入的生蚝。绑住他们的不仅是长期以来培养出来的爱情,还有亲情以及友情。
无论是意蚝和布星之间相濡以沫的爱情,还是罗宋汤与意面之间荣辱与共的老朋友间深厚的友情,还是他们始终如此,甚至没有察觉出来的、家的感觉。
就是这样,他们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却理解彼此的苦痛,就如这般,从未分开。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