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什塔尔

32071浏览    476参与
铃音
诈尸 三破.改(兔女郎.ver...

诈尸  三破.改(兔女郎.ver)
被骗换灵衣的伊什塔尔(请自行脑补剧情😆)
之前在学校里画哒!  本家服装设定有些模糊
左侧眉毛可以以勾线笔为准,磨完铅笔发现忘擦了(瘫)

日常话多(¦3[▓▓]

诈尸  三破.改(兔女郎.ver)
被骗换灵衣的伊什塔尔(请自行脑补剧情😆)
之前在学校里画哒!  本家服装设定有些模糊
左侧眉毛可以以勾线笔为准,磨完铅笔发现忘擦了(瘫)

日常话多(¦3[▓▓]

Starryfufufu_星芙芙芙酱

扫描救我狗命
多图注意(实际也就三张)
咕咕咕了好多 要还债还要上网课真麻烦……

扫描救我狗命
多图注意(实际也就三张)
咕咕咕了好多 要还债还要上网课真麻烦……

百里坊

七宗罪明信片+海报套组,只拍了明信片,海报跟明信片同图懒得拍,随便看看,感觉大家的表情都超棒!

七宗罪明信片+海报套组,只拍了明信片,海报跟明信片同图懒得拍,随便看看,感觉大家的表情都超棒!

强制性否定

咳()

英灵衣服太难画辽甚至不知道是第几再临了(卑微

咳()

英灵衣服太难画辽甚至不知道是第几再临了(卑微

HIYORI

最近的 剛找到一張補上傳,結果被屏蔽只好重發TT
cp向只有梅閃

最近的 剛找到一張補上傳,結果被屏蔽只好重發TT
cp向只有梅閃

ICE BEAR
肝了好多天,第一次纯用马克笔上...

肝了好多天,第一次纯用马克笔上色真的是不习惯啊(▼皿▼#) ,谁来教教我软头马克笔怎么用???

肝了好多天,第一次纯用马克笔上色真的是不习惯啊(▼皿▼#) ,谁来教教我软头马克笔怎么用???

三文魚
考试前才知道原来ps这么好玩?...

考试前才知道原来ps这么好玩😰

考试前才知道原来ps这么好玩😰

yifujiadeng490

『闪恩』恩奇都在哪里?

蓝笔摸鱼有话说:

本文手闪恩,ooc预警。

不太清楚吉尔伽美什说话的语调,写的时候参考了很多别的大佬写吉尔说话的方式,但是剧情是原创滴。

希望各位蓝笔头喜欢!

大大的吉尔伽美什和小小的恩奇都

“所以说,你在找那把破锁吗?”

伊什塔尔颇为不屑的看着眉头紧锁的吉尔伽美什,把怀中的玩偶卫宫抱的更紧了。

“嗯。。。是这样没错。”

年轻的英雄王托着腮,难得的没有对这位他认为的愚笨女神回一句大不敬的话。

所以说,即使鳃精换成伊什塔尔,只要是关于他挚友的话,他总会认真听的。

伊什塔尔满意的看着英雄王的表情,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位绿色的泥人溜到了哪个时空去了。

忽然,有什么奇怪的点子从女神的脑子里冒出来。

“如果你把财宝中六分之一的宝石...

蓝笔摸鱼有话说:

本文手闪恩,ooc预警。

不太清楚吉尔伽美什说话的语调,写的时候参考了很多别的大佬写吉尔说话的方式,但是剧情是原创滴。

希望各位蓝笔头喜欢!

大大的吉尔伽美什和小小的恩奇都

“所以说,你在找那把破锁吗?”

伊什塔尔颇为不屑的看着眉头紧锁的吉尔伽美什,把怀中的玩偶卫宫抱的更紧了。

“嗯。。。是这样没错。”

年轻的英雄王托着腮,难得的没有对这位他认为的愚笨女神回一句大不敬的话。

所以说,即使鳃精换成伊什塔尔,只要是关于他挚友的话,他总会认真听的。

伊什塔尔满意的看着英雄王的表情,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位绿色的泥人溜到了哪个时空去了。

忽然,有什么奇怪的点子从女神的脑子里冒出来。

“如果你把财宝中六分之一的宝石给我,我可以保证你的宝贝在任何时空里都不会受到威胁,这可是苏美尔神话特别的加护哦!真的真的真的只有一次哦!”

虽然脱离了那个与她相性很好的少女,但是伊什塔尔本人似乎受到了那个少女根深蒂固的影响,不仅是外貌,性格,甚至对魔术宝石的追求都比以前更加狂热,据说,在女神初次登上英灵座的时候,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名叫卫宫的白发青年:“凛告诉我你做的饭很好吃,先给我做一份蛋包饭吧,这可是女神的特级加护啊卫宫,好吃就罢了,要是不好吃,我亲手送你特殊的诅咒,是想要株连九族还是喜欢让爱的人归于冥界呢?”

然后自那之后别的任何食物她都吃不下去了。

吉尔伽美什颇为无奈的看着伊什塔尔。

“我也不认为除了苏美尔文明的神之外还会有人可以伤害到我的挚友,愚笨女神。”

说话明显意有所指。

伊什塔尔不满的咕哝嘴。

“切,和木头精一样无聊。”

她本想离开,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突然停住。

“恩奇都是绿头发吧”

吉尔伽美什正在翻书,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绿眼睛?”

“废话杂修,在吾友死的时候,你没有好好记住他的。。。脸。。。。。”

吉尔伽美什的表情突然扭曲了一下,修长的眉毛止不住的颤抖。

因为他看到了恩奇都。

就在他面前。

碧色的头发,翠色的眼睛,完美无缺的容颜,白皙的皮肤都没有错,这就是他的挚友,他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来。

但是尺寸好像小了点。

准确的说,是太小了,非常小的那种。

虽然恢复五六岁的容颜对他的挚友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以前也经常发生过。

但是。。。不管怎么说,恩奇都的那双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和他挚友的那双充满知性和温柔的双眼完全不同,那就是一双小孩子的眼睛,那种求知的,略带幼稚的眼睛。

如果说有什么唯一是相同,就是那隐藏在眸子里的,对人世深深的冷淡。

这就是他的挚友,不会错。

“恩奇都。。。吗”

白色袍子的少年轻轻抬了头。

“嗯,我是。”

明亮的双眸中没有王的影子。


Dou Shirozen

【咕哒/艾蕾/伊什塔尔/梅林】多重梦境

设定借鉴了盗梦空间和幻城(毕竟梅林是个梦魔嘛233)。


乱贴tag。是咕哒子。第一人称转换。cp是咕哒艾蕾和弓枪凛,注意避雷。fgo1.7和18圣诞(以国服)剧透预警。


OOC部分:枪凛在面对弓凛时是攻。



    神代的夜空,是繁星闪烁的。我第一次看到完整的银河——如珍珠项链般挂在黑色的夜空中,比新月更加闪亮的星光照亮了乌鲁克城北部二十公里的城墙。


    “能稍微聊一下吗,藤丸?”


    伊什塔尔似乎切换成了她本来的面貌。金色的大波浪长发垂到腰间,披着用金丝缝制的红色披风。我不得不承认,其实这...

设定借鉴了盗梦空间和幻城(毕竟梅林是个梦魔嘛233)。


乱贴tag。是咕哒子。第一人称转换。cp是咕哒艾蕾和弓枪凛,注意避雷。fgo1.7和18圣诞(以国服)剧透预警。


OOC部分:枪凛在面对弓凛时是攻。




    神代的夜空,是繁星闪烁的。我第一次看到完整的银河——如珍珠项链般挂在黑色的夜空中,比新月更加闪亮的星光照亮了乌鲁克城北部二十公里的城墙。


    “能稍微聊一下吗,藤丸?”


    伊什塔尔似乎切换成了她本来的面貌。金色的大波浪长发垂到腰间,披着用金丝缝制的红色披风。我不得不承认,其实这样的她更可爱一些。我决定逗一下她。


    “你是谁啊?”


    “我当然是伊什塔尔了哦……”她似乎有些害羞,把脸转到一边,“这才是我本来的面貌。”


    她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拘谨而充满贵族大小姐的气质。


    我们坐在城墙上,聊着我所知道的现代的一切。我白天也曾和她聊过,然而那时的她却没有像现在一样,眼睛中充满了期待和渴望。


    ——莫非,这不是伊什塔尔?




    睁眼的时候,我坐在一个开满蔷薇的花园中,馥郁的花香熏得我有些发晕。通向花园正中高塔的坂道上站着一个白头发白色法袍的年轻人——是梅林。


    “呐,阿尔……不,是御主啊。”


    “嗯?”我一头雾水。


    “欢迎来到我的花园(Avalon)。”


    阿瓦隆,我试着拼出这个单词。嗯,我知道,这里是沉睡着亚瑟王灵魂的花园。


    “这里鲜花遍野——而她可是那个世界中唯一的花。”他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花?”


    “天上的日月,星辰,以及飞翔的神,都是天上的花——说天空也是阿瓦隆也不为过。而地上,却只开着一朵花。明白吗,御主?”


    我摇了摇头。


    他无可奈何地拍了一下脑袋。


    “那,我来给你讲一下美索不达米亚的神话吧。”




    画面猛地切换。我站在诸神黄昏般的原野上,看到一位人头蛇身的男人撕裂了长着羊角的女人。


    羊角女:"Oooooo-h"


    蛇身男:“再见了,母亲(Tiamat)。”


    羊角女:“为什么……你们杀了你们的父亲(Apsû)……还不够吗……”


    随着女人被分尸,天地的轮廓逐渐清晰。


    跟在男人身边的一对一模一样的金发小女孩困惑地看着一切。


    “小伊斯塔(Ista),小艾蕾(Erey)。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诸神的了。”男人左手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右手抚摸着另一个女孩的头。


    “现在你们要去支配天和地了。谁想在天空中驰骋呢?”


    牵着手的女孩,眼睛中有泪珠打转。


    “爸爸,我不想在地下。”


    “乖,小伊斯塔,那我们就在天上飞了,好不好?”


    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另一个女孩。


    “小艾蕾,作为姐姐只能委屈了一下你了。”


   两个小女孩逐渐长大,天上的小恶魔统治着星辰,地下的大小姐统治着亡灵。被伊什塔尔激怒的太阳神把她的金发烧黑烫直,作为触犯主神之女的赔偿,他送出了天舟(Ark)。


    而那个叫艾蕾的少女一直用手中的权杖(枪槛),沉默地管理着数百万亡灵。




    回过神的时候,我闭着眼睛——刚才我应该是睡着了。


    梅林的宝具吗?


    “你醒啦,御主?”他邪魅地笑着。


    “梅林,这是怎么回事?”


    “赐予你一个梦境哦。这样能省省我的嘴皮,毕竟我可是个口吃,念咒语都能咬到舌头。”


    我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所以她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拍脑袋的声音更重了。


    “美索不达米亚的安努神有两个女儿——执掌天空的丰收母神伊什塔尔(Ishtar),和统治冥界的大地母神埃列什基伽勒(Ereshkigal)。


    “她们如同镜中的自己,彼此互相嫌弃,却又交换神格——伊什塔尔曾经被埃列什基伽勒所杀,从此她每年必须有半年的时间与她的姐姐交换权能。”


    我似乎知道了那个“伊什塔尔”是什么。




    所以当我以三女神同盟的罪魁祸首之一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并没有惊慌。


    我托梅林为她做了一个多重梦境,毕竟我不善言谈。


    没错,我是个坏人。我妒忌比我强的,毁灭比我弱的。对于我喜欢的事物,得到后我会毫不留情地摧毁。我不仅是大地的母神,更是恐惧的母神。来到我的神殿中祈祷的人,无非是想要施加诅咒的复仇者。


    然而,她却把我当做在冥界中盛开的花。


    “艾蕾不是什么坏人哦。”


    我泡在冥界之海中,听到了远处的第二层,她的宣告。


    傻瓜,我不过是个没用的冥界守护者啊。


    记忆逐渐消退。


    她是谁来着?


    意识,随着肉体消散。


    我会将冥界的权能交给那个人。这样,人理就不会崩坏了吧。




    “不是这样的!”


    一声呼喊,唤醒了沉向冥界深处的我。




    我站在父亲赋予我权能的原野上。妹妹站在我的面前,头看着地面。


    “对,对不起啦,老姐。”她害羞地开口。


    “不要再跟我讲天上的事,伊斯塔。你忘了我为什么手撕你了吗?”


    “因为我啊……”她的脸红得像我的披风一样。


    “我想让老姐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了啦。”她委屈地玩弄着自己的黑发。


    糟糕,她好可爱——我又想撕碎她了。其实我还是很想知道地面上的世界的,那次的话不过是我掩藏自己想法的托辞。


    “然而我不想知道。”


    撒谎就要撒到底。我一边克制着体内的澎湃魔力,一边说着违心的话。


    “不过,伊斯塔觉得我是个坏人吗?”


    “当然不可能啦。”伊斯塔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老姐……这么漂亮……这么温柔……天啦我在说个啥子啦嘛!”


    “不过,如果老姐把冥界给了那个家伙,那你就是坏人了。”


    “为什么啊?”


    她只是微笑,一言不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中断了仪式。




    我是死了吗?


    她的声音逐渐清晰。


    不,不过是个梦罢了。


    明明只是个不成熟的魔术师,却能对我这种主神使用梦境赋予这种属于冠位的魔术。


    ——她把记忆还给了我。


    “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怎么会忘了呢?”我的泪水淌了下来。


    我想握住她的手,却突然察觉到她和圣诞老人都虚幻了起来。


    ——随着特异的修正,她失去了留在冥界的权利。如果,我能到迦勒底,该有多好。


    “我们与冥界有一年的时差。你能等我一年吗,艾蕾?”


    她的橙发在冥界格外闪亮。


    “嗯!”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如她所说,我是冥界唯一的花。


    而她,是我唯一的花。




    “你干嘛一言不发啦,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神哦?”


    看到她可爱的模样,绝望我不禁掩嘴轻笑。


    ——用了达芬奇1500个魔力结晶,她不会杀了我吧。

宿宿宿宿宿

#cp24#

我唯一的感想:别低头,王冠真的会掉……

弓凛:原po
妆后自理
摄影:阿九

特别鸣谢拼舟扛舟为舟服务了一下午的不知名摄影两位、矜矜业业为我折腾道具的韦伯和他的猛男大帝、以及被我抢了大白兔奶糖的热心市民金先生。

#cp24#

我唯一的感想:别低头,王冠真的会掉……

弓凛:原po
妆后自理
摄影:阿九

特别鸣谢拼舟扛舟为舟服务了一下午的不知名摄影两位、矜矜业业为我折腾道具的韦伯和他的猛男大帝、以及被我抢了大白兔奶糖的热心市民金先生。

三文魚
又摸了个弓凛,喜欢这个想画完。

又摸了个弓凛,喜欢这个想画完。

又摸了个弓凛,喜欢这个想画完。

暴风城特产狼排

#重度ooc预警##恶搞向!#


大概是沉船导致咕哒子变混沌恶 然后和大家玩了个“去向英雄王借钱吧!借不上的人晚上就要独享钢之锻炼(满破)投喂的麻婆豆腐了!(满破)”的 致命(确信)游戏


轻微闪恩!


输了呢,伊什塔尔亲。

#重度ooc预警##恶搞向!#


大概是沉船导致咕哒子变混沌恶 然后和大家玩了个“去向英雄王借钱吧!借不上的人晚上就要独享钢之锻炼(满破)投喂的麻婆豆腐了!(满破)”的 致命(确信)游戏


轻微闪恩!


输了呢,伊什塔尔亲。

yifujiadeng490

『闪恩』恩奇都在哪里?

啊。。。刚刚发了一遍了。。。

那个什么的,发现有些字没发上,从新发一下。

错字怪见谅。

恩奇都小小小设定

踏上英灵座的第一秒开始,吉尔伽美什就开始寻找自己的挚友。

按理说,自己的挚友先他一步离去,应该更早的登上英灵座才对,但是乌鲁克的王先生找了一个月都没有看到他那位绿色头发的挚友。

倒是碰到了人类最古网骗。

“啊啦阿拉,乌鲁克的小孩子气王吗?”

梅林又和往常一样溜到他身边,身后别着那诡异的法杖,笑眯眯的看着他。

“还没找到恩奇都桑吗?”

声音欠揍。

“滚。”

说话丝毫不客气,一边继续投身在英灵登记簿上继续翻找着。

梅林凑到他身边,探着粉红色的脑袋。

“你不是全知全能吗?怎么,恩奇都都找不到。”

说话声音依旧吊郎当的。

“找不...

啊。。。刚刚发了一遍了。。。

那个什么的,发现有些字没发上,从新发一下。

错字怪见谅。

恩奇都小小小设定

踏上英灵座的第一秒开始,吉尔伽美什就开始寻找自己的挚友。

按理说,自己的挚友先他一步离去,应该更早的登上英灵座才对,但是乌鲁克的王先生找了一个月都没有看到他那位绿色头发的挚友。

倒是碰到了人类最古网骗。

“啊啦阿拉,乌鲁克的小孩子气王吗?”

梅林又和往常一样溜到他身边,身后别着那诡异的法杖,笑眯眯的看着他。

“还没找到恩奇都桑吗?”

声音欠揍。

“滚。”

说话丝毫不客气,一边继续投身在英灵登记簿上继续翻找着。

梅林凑到他身边,探着粉红色的脑袋。

“你不是全知全能吗?怎么,恩奇都都找不到。”

说话声音依旧吊郎当的。

“找不到。”

吉尔伽美什难得没口吐芬芳。

这倒不是吉尔伽美什王心情好的原因,现在旁边站着伊什塔尔估么着他也姑且能做到与这个半吊子女神正常说话。

。。。算了,应该不行。

但是他实在没心情和梅林开玩笑。

自己是全知全能的王没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英灵座上就无法预知未来了,连恩奇都在哪里都不知道,还得像那个过劳死一样傻乎乎的埋头在厚重的书本里读书。

远方的贤王打了个喷嚏,一边继续辛苦的在纸张中翻找自家挚友的姓名。

“可恶,真的没有吗。”

恩奇都不会没上英灵座的,不可能,自己的挚友一定愿意上英灵座的。

他这样思考着,双手交到自己的下巴上,托着略有头疼的脑袋。

正在这时,耳畔传来了鳃精的声音。

“我记得~恩奇都没有上英灵座哦~吉尔伽美什王~~”

本来还想说滚的吉尔伽美什停住了自己的嘴。

“你说什么,杂修。”

“阿拉,王,你要是不改改你的口吐芬芳,我就不说嘞。”

“。。。。你说什么,梅林。”

“我说,恩奇都没有上英灵座。”

突然严肃的表情,不过只有一秒,这位鳃精就又嬉皮笑脸起来。

“这里是有恩奇都的一席之地没错,但是他本人不在英灵座上,好像跑到什么别的时空去了,可能是参加圣杯战争吧,未免不只是银河系有圣杯战争这种东西的,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回到某个时间点的乌鲁克了,很快就会回来吧。”

“回到乌鲁克的时间点吗。”

吉尔伽美眉头紧锁,他不是不能理解恩奇都的行为,只不过离开英灵座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回不来,可是要出事的,所以虽然不情愿,他还得拜托几个人。

“喂,鳃精,首先是你,开好你的眼睛,看看恩奇都有没有回来,反正英灵座里的英灵每个英灵过得时间都不一样,你就给我调到恩奇都回去的时间,盯着。”

说话丝毫不客气。

“报酬。”

梅林眨眨眼睛。

“全王财的泥板,你要看都给你。”

“还要。”

“。。。再算上所有历史文献。”

“再给点嘛,比如说你的AE借我玩玩,我堂堂冠位魔术师还是要了解一下乖离的结构和使用方法的,未免那位贤王的已经差不多被我套空了,也就这把乖离了,他说在你这儿。”

『未来的我吗。。。真是随便呢。』

吉尔伽美什王这样闷闷不乐的想着。

是时候考虑一下怎么灭口了啊。

“杂。。。梅林,你到底拿什么跟那个过劳死换的。”

“恩奇都啊,未免恩奇都来英灵座之后就一直不知所踪,当然我也只是负责调到某个时间点观察一下恩奇都在不在,请我一次报酬很高的——所以,乖离剑,给不给?”

完全不知道危险近前的冠位魔术师,依旧在自夸自己的能力。

“这个不能给你,姑且是本王最喜欢的宝具。”

吉尔伽美什闷哼,生气不在梅林,而在未来的自己。

那家伙真是的 随随便便就把那么珍贵的宝具给了别人。

虽然为了恩奇都,真的把宝具都送人了没事,但是你再相信谁也不能相信网骗啊,那可是网骗啊。

远处的贤王又打了个喷嚏。

“你最近喷嚏格外多啊,吉尔伽美什。”

正在自己的冥界里(为了吉尔伽美什)努力寻找恩奇都的女神埃列什基伽勒为被贤王又一次打断寻找而愤怒的直颤。

“那你把Enkidu给我吧!考虑一下?”

最古网骗特地用了恩奇都的名字。

迷人又欠揍的微笑。

吉尔伽美什怒目而视。

迷人又欠揍的微笑x2。

吉尔伽美什怒目而视x2

吉尔伽美什怒目而视x3

吉尔伽美什眼睛酸了。

“。。。。算了,还是乖离吧。。。恩奇都我实在是舍不得,杂修,该死。”

随手一挥,金光一闪,王财中显露出了乖离剑的样子,

姑且算是拜托了一个了,接下来是未来的自己,那个过劳死。

“未来的本王吗。。。真是令人烦躁啊,杂修。”

正当乌鲁克的英雄王烦恼的时候,更领他头疼的人出现了。

“你是。。。吉尔伽美什???”

金星女神,伊斯塔尔参上。

————————

蓝笔摸鱼的小声bb课堂

其实写的时候就单纯觉得很好玩。

顺便我永远喜欢闪恩。

小小的恩奇都和大大的吉尔伽美什的故事。

喜欢的点个赞留个言吧。


-KoppI-
弟弟点的图我没玩过所以都是参考...

弟弟点的图
我没玩过所以都是参考——画错请见谅

弟弟点的图
我没玩过所以都是参考——画错请见谅

乱雪司命

各英灵对御主的高考应援(上)

01

阿尔托莉雅靠着门边,远处是渐次沉默的夜空,灯光亮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御主,和夜空一起沉默。

沉默守候星辰,守护未来。

这一次,她发誓一定会战斗到最后。

02

金碧辉煌的大剧场。

尼禄飘在空中,一双脚来回的晃动。

“唔唔,余尽管说过汝不需要什么才能,但也不能太弱了吧。剩下的时光,就依靠余吧,和余一起战斗吧!”

这不是御主一个人的战斗,也是她的战斗。

自从与御主相遇后,她始终相信,雷鸣般的喝彩,是属于她的,也是属于她的御主。

03

御主咬着笔头,烦躁抓着头发。

齐格飞端坐在对面,淡淡说了两个字。

沉心。

04

“我不会思考,不会感受,只会杀戮。所以其余的一切都...

01

阿尔托莉雅靠着门边,远处是渐次沉默的夜空,灯光亮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御主,和夜空一起沉默。

沉默守候星辰,守护未来。

这一次,她发誓一定会战斗到最后。

02

金碧辉煌的大剧场。

尼禄飘在空中,一双脚来回的晃动。

“唔唔,余尽管说过汝不需要什么才能,但也不能太弱了吧。剩下的时光,就依靠余吧,和余一起战斗吧!”

这不是御主一个人的战斗,也是她的战斗。

自从与御主相遇后,她始终相信,雷鸣般的喝彩,是属于她的,也是属于她的御主。

03

御主咬着笔头,烦躁抓着头发。

齐格飞端坐在对面,淡淡说了两个字。

沉心。

04

“我不会思考,不会感受,只会杀戮。所以其余的一切都交给了御主,我一直相信你。如果你需要力量,我会借给你。因为御主身上总让人觉得奇妙,你要刻我这个纹样吗?”是吗?原来学校不允许。那让我去破坏学校吧。不行吗?真是可惜。”

05

“这可是不能输掉的战斗哦,我红A肯定会协作你的。不,当然不是指的作弊,而是饮食。保持良好的饮食,是胜利的关键。所以这几天的饮食我来负责,不许吃垃圾食品,不许吃辛辣,不许吃油腻,保持营养和良好的身体状态。”

06

“蠢材,这种事情都令你畏惧,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御主。”

“杂修,尽量表现出豁达一点,不要露出怯弱,你可是本王的御主!”

07

“我希望所有的孩子愿望成真,御主,你也是孩子呢,我会守护你的,虽然是弓兵。御主不会嘲笑我的梦想,也没人会嘲笑御主的梦想,不管怎样,虚无缥缈也好,自不量力也好,倒也要倒在这条路上,要加油啊,御主。”

08

“王牌只有一次啊,御主,三年的准备就是为了这一刻。关键时候,请相信自己,也相信我。”

09

美杜莎把所有的书籍都堆在了一起。

御主被围在了里面。

“我和您并肩战斗哦。”

10

“仅此而已的东西罢了。”

库丘林猩红的魔枪放在御主的书桌面前,流露出很危险的气息。

11

“御主,你见过鲜红的饮料吗?”

“哎呀,不是西瓜汁啦!”

伊丽莎白歪了歪头,笑道:“我很期待御主的。”

“欸,什么意思吗?御主不能失败哦,否则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的。”

12

“御主,有个你喜欢的英灵在你面前会怎么样?”

“死缠烂打?ok,现在你的前方就有一个。”

罗宾汉如是说道。

喂喂喂,哪有英灵啊!

13

“御主,不要撒谎哦。我看到你的紧张,所以要我抱抱你吗?”

“骗你的,可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了。事情一件接一件呢,戒指,聘礼,婚纱…所以御主你要努力了。”

14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何种困难,无论弱小与强大,都不要去逃避,去面对,去克服,去战斗,去战胜一切。我的旗帜永远引导你。”

15

“要好好休息哦,御主。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才能拯救地球。所以你该和你的贤妻狐狸睡觉了哟,御主!”

16

“我喜欢具备勇气之人,向我斯卡哈展示你的勇气,御主。”

17

“御主,你要摸下我的手吗?”

“什么?我的话很奇怪吗?真是的,不是你一直在乱碰我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

“缓解你的紧张啦!”

“明天我让格里芬带着你,不会迟到的啦!它很快的!”

18

“不要停下来,你背后就是火焰,会被烧死的。”

“哼哼,我可不是开玩笑的。”

“考完后让我烧书?喂喂喂,你把我龙之魔女当作了什么?”

“不愿意?那…那倒也不是。哎呀,就这一回!”

19

“万事万物都在法老的手中,所以不要担心。”

20

“愿你的前行之路充满了花之祝福。”

“为什么要撤掉这些花瓣呢?这种人生的大事,是需要仪式感的。”

21

乌冬面,精致团子,武藏亲的笑容。

大概这就是御主需要的守护,所以一定不会输的。

22

“第一,准备好准考证、铅笔、橡皮等。第二不要晚睡,不要熬夜。第三合理饮食,避免剧烈运动。第三考试时看清题目,涂抹答题卡要注意。第四天气和交通情况时刻关注。第五……唔唔唔,你这笑眯眯表情是什么意思啊!给我认真点,我也是有女神威严和立场的!”

23

御主拿到了伊什塔尔塞给的注意事项,发现与艾蕾的一模一样,但在金星毁灭的威胁下,御主一字一句背诵完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