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日

6320浏览    140参与
和谷幽

刚才🚌🚌被屏了
淦,淦
所以补了张英英(女仆装预警)

刚才🚌🚌被屏了
淦,淦
所以补了张英英(女仆装预警)

依依陌玲

[伊日]画家与作家简直绝配

画家伊伊x作家菊菊

是以记者的第一视角写的,bug还请不要在意,ooc预警,我还是不太会写伊伊。(自闭)

*祝冰冰棍er生日快乐!* @和谷幽


———————————————————

在得到本田菊与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二位老师表示可以为了我们的文章有一些不是大众都知道的内容接受一次小小的采访的时候,我们全组上下都是感到惊喜的,毕竟这两位虽然并非明星,只是画家与作家,但是凭借着出色的才能,不输于当代偶像的颜值,以及微博上会分享的一点小日常还是积累了不小的人气。

   ...

画家伊伊x作家菊菊

是以记者的第一视角写的,bug还请不要在意,ooc预警,我还是不太会写伊伊。(自闭)

*祝冰冰棍er生日快乐!* @和谷幽


———————————————————



        在得到本田菊与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二位老师表示可以为了我们的文章有一些不是大众都知道的内容接受一次小小的采访的时候,我们全组上下都是感到惊喜的,毕竟这两位虽然并非明星,只是画家与作家,但是凭借着出色的才能,不输于当代偶像的颜值,以及微博上会分享的一点小日常还是积累了不小的人气。

         大概是上午九点半点左右,我们出发前往两位老师的家。采访定的是十点开始,本来是定的七点左右前去采访的,但是本田老师表示太早了瓦尔加斯老师赖床,瓦尔加斯老师也表示在他们在一起后本田老师也经常有无法早起的情况。最后敲定了这个不算晚也不算早的时间。

          到达后,我看见本田老师带着耳机,正坐在院子的桌子前手速飞快地敲击着键盘——据说是前段时间陪瓦尔加斯老师玩去了,截稿期快到了却还没完成任务,最近特别忙,所以这次的采访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瓦尔加斯老师坐在本田老师身旁望着他。能见到平常都是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瓦尔加斯老师这么安静真的很难得,不知道怎么着,看着两位老师这样的相处场景,总会想到“岁月静好”这个词。

          虽然不太想破坏这样美好的一幕,但是快到约好的采访时间了,于是我轻轻敲了敲院栏杆,瓦尔加斯老师听到了,盯着本田老师侧脸的目光移了过来,看着拿着东西的我们,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眨了眨眼睛,“抱歉啊,可能各位要稍微等一下了,因为菊还有一点没写完,不过很快的”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理解的,毕竟工作重要。大约过了十分钟后,本田老师摘下了他的耳机并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发现了等候在大门前的我们,赶忙起身把我们迎进院子里,“实在是对不起,因为写的太投入了所以没有察觉到各位已经到了,抱歉。”然后又扯了扯走回到他身边的瓦尔加斯老师的袖子,略带责备的小声说道,“费里西安诺君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人来了啊。”

          瓦尔加斯老师的表情十分无辜,声音还有点委屈“可是菊说过在你工作的时候不能去打扰啊,不然就让我去客房睡”“那也应该把人请进来啊,快去再搬几张椅子过来。”于是瓦尔加斯老师很听话的去搬椅子,本田老师则让我们稍等片刻,去厨房泡了一壶茶,顺便装了两盘点心出来,请我们坐到椅子上,采访正式开始了。

          在问了一些关于工作这类的问题后,剩下的一个问题便是比较私人的,关于感情的问题,于是我礼貌的征求了一下两位老师的意见,本田老师想拒绝,但是瓦尔加斯老师特别起劲,听粉丝说他一直想分享感情史,奈何本田老师不让,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他当然不会放过。

          “菊,菊你最好了,就答应吧,反正也不会问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的”瓦尔加斯老师对着自己的恋人撒娇,本田老师硬的不吃,但是对于瓦尔加斯老师的撒娇攻势那是真的没办法,我趁机劝说道,“是的,请您放心,我们的问题都是审核过的,只是对于初遇这方面有些好奇而已,不会是什么奇怪的问题的。”在我与瓦尔加斯老师的双重劝说下,本田老师最终点头答应了,瓦尔加斯老师开心得呆毛都在一晃一晃,开心的抱着本田老师不撒手,还凑上去亲了一口。本田老师的脸皮可真薄啊,一下子就红了。除此之外,我还看见瓦尔加斯老师的眼里透露着一种计谋得逞的小得意。我不禁想起微博上有些人总说瓦尔加斯老师这么可爱怎么会是攻方,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看得我都快相信瓦尔加斯老师是下面那个了,但是今天这情况让我明白:

          瓦尔加斯老师绝对是个腹黑的家伙。

          我看了看时间,离采访结束还有半个小时,不能耽搁了,我清了清嗓子,提醒俩位老师采访要继续了,看到二位重新各自坐好后问道“两位老师是怎么认识的呢?”

          “这个啊,我和费里西安诺君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威尼斯”瓦尔加斯老师在听见这个问题后,立马开口想说点什么,本田老师却先他一步说道,“那个时候想要写的文章刚刚好和水之都有关,但是没有具体的灵感,所以想着可能到威尼斯去会找到点灵感。当时费里西安诺君坐在一个角落里画画,我走过去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他的东西,感觉捡起来道歉,没想到他盯着我看了两秒,突然问我可不可以给我画幅画。”想到这,本田老师忍不住戳了戳瓦尔加斯老师的脸,“虽然知道意大利人比较开放,但是亲身感受还是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拒绝。然后他就和我说了好久终于把我说服了。”“我也没想到菊那么无情”瓦尔加斯老师听到这,撇了撇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只是想画幅画而已,又不会把菊卖了,拒绝的那么干脆”本田老师又戳了戳瓦尔加斯老师,不过这次戳的就是头了,“但是第一次见面就突然兴冲冲的问我可不可以给我画幅画,真的很突然啊,正常人的不都是先选择拒绝吗。”“那是因为菊太好看了嘛,美人的模样就应该保留在画纸上啊。”瓦尔加斯老师的语气十分理直气壮,本田老师估计也是习惯了,拍了拍他的头——好吧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场面很萌,就好像本田老师在拍一只可爱的小狗一样的。

          安抚了一下瓦尔加斯老师后,本田老师继续讲道,“然后就在那坐了快两个小时的,让他画了两幅画,一副给了我一副自己留着。现在那两幅画还收着的,”停顿了一下,本田老师又补了一句,“如果想要观赏的话结束后可以拿出来给各位看看的。接下来还请先让我讲完这里。因为费里西安诺君画的特别好,虽然最开始并非自愿的,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于是便问他多少钱,我出钱买下来。但是费里西安诺君却告诉我不用钱,但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就是想和我交换一下联系方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那么答应了”本田老师无奈的笑了笑,“谁知道啊,本来报酬只是一个联系方式,结果最后不小心把自己赔进去了。”

          “因为我有魅力啊,所以菊才会这么爱我”瓦尔加斯露出了自己洁白的牙齿,有些自恋的小得意,“不然我也不可能拿下菊的心”

           “是是是”本田老师迁就着他,“我们家费里西安诺君才貌双绝,谁不爱对吧?”回答的无比熟练——后来我才知道,本田老师每次都是这么回复时不时自恋一下的瓦尔加斯老师,于是渐渐的变成了一种习惯。

          所有问题问完后,我看了看负责记录的同事所记录的内容,忍不住对着两位老师感叹道,“二位真的是恩爱又般配啊,画师与作家的组合也真的是绝配啊。”看着他们上扬的嘴角和放在桌子上叠在一起的手,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突然想起了还需要拍一张合影,“啊差点忘了,还得麻烦两位老师合影一张,因为到时候发表的时候是需要配图一张的,可以吗。”本田老师和瓦尔加斯老师对视一眼,同意了,于是我赶紧把因为刚刚没有他的事,在征得两位主人同意后,四处转悠的摄影师叫了回来,结果我们两个却因为不知道让两位老师摆什么姿势而发起愁来:亲吻好像不太好,普通的拍一张又没什么特色,拥抱好像也没办法体现出感情。

          “我知道摆什么样是造型!摄影师叔叔你准备好拍就好了,我和菊可以搞定造型的”瓦尔加斯老师自信满满的说道。看样子他应该是真的有办法,我让摄影师准备好工具,瓦尔加斯老师拉着本田老师走到院子的花田前,本田老师大概是知道他想干什么,十分配合的被拉着走了过去,看到摄影师表示已经准备就绪的手势,单膝跪地,身后是娇艳欲滴的花朵在轻轻摇曳着,他先生抬头与本田老师对望了一秒钟,然后十分虔诚的,轻轻的低头亲吻了本田老师的手背,——就好像是一位骑士在向自己效忠的皇后表示爱与忠诚。本田老师看着他,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相机记录下了这样美好的一幕。

          离开时,我十分真诚的对两位老师说:“请永远好好的在一起啊。”

          “会的。”他们这样回答道,看着对方的眼神是那样温柔,犹如春风拂过,星子落入眼眸。


塔说

【all菊】“妈妈你在生我的时候爸爸在干嘛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这个。

米日的场合

米:(因为医院是琼斯集团的产业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三台摄像机将完全记录小英雄的诞生过程——☆!

英日的场合

本次接生手术将由柯克兰医生亲手操刀。

露日的场合

日:(很痛,在哭)

露(对医生):😊😊😊(施加压力施加压力施加压力……)

医生:我实在是很为难啊。

仏日的场合

仏:(心疼地握着日的手)等孩子出生了以后我会包揽家务一日三餐你只负责吃吃喝喝永远保持美丽……(开始了奶爸的承诺)

伊日的场合

伊:呜呜呜菊你很痛吗……生小宝宝很痛的吧……

日:不痛哦(其实很痛)

伊:哇😭我要做爸爸了……

日:费里君不哭哦……

独日的场...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这个。

米日的场合

米:(因为医院是琼斯集团的产业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三台摄像机将完全记录小英雄的诞生过程——☆!

英日的场合

本次接生手术将由柯克兰医生亲手操刀。

露日的场合

日:(很痛,在哭)

露(对医生):😊😊😊(施加压力施加压力施加压力……)

医生:我实在是很为难啊。

仏日的场合

仏:(心疼地握着日的手)等孩子出生了以后我会包揽家务一日三餐你只负责吃吃喝喝永远保持美丽……(开始了奶爸的承诺)

伊日的场合

伊:呜呜呜菊你很痛吗……生小宝宝很痛的吧……

日:不痛哦(其实很痛)

伊:哇😭我要做爸爸了……

日:费里君不哭哦……

独日的场合

独:(安抚日)痛的话就掐我吧……(会是个正经的好爸爸)

普日的场合

普鲁士先生由于过于吵闹虽然作为准爸爸还是被赶出了手术室。

西日的场合

西:(天啊我要做爸爸了!太他妈兴奋了赶紧发个推!)

西(推特):(附上自拍)各位乡亲父老我要做爸爸了!好兴奋啊……(发表要做爸爸的感想顺便diss没有对象的大学同学……)

西:(附上自拍)啊啊啊啊啊啊快要生出来了我的天啊——!!!我——好——紧——张——啊——

西:(附上小宝宝的图片)天啊是个男/女孩!我就想要一个男/女孩(其实早就检查过知道了)!小宝宝太可爱惹!

西:(附上妈妈和宝宝的合照+圣洁滤镜)我永远爱我老婆和孩子!

(同学朋友同事:你有病你找死。)

兰日的场合

兰:(在抽烟区抽烟)。

希日的场合

希腊先生一觉起来手机收到了两条短信。

第一条是通知他老婆快生了。

第二条是恭喜他当爸爸了。

希:啊……

和谷幽

2019.8.25 
      ❁✿✾🇮🇹🇯🇵✾✿❁︎
❁❀✿✾枢軸お花❁❀✿✾

❁❁*✲゚*💖💖*✲゚*❁❁

❁❁*✲゚*💖イタリアと日本💖*✲゚*❁❁

“是谁在远东歌唱八月的恋歌,和着菊与樱的盛会传遍罗马的长街,让紫藤绽放梦中的香气。”
“让我们一起在亚平宁半岛和日本群岛中间填下桃心。🇮🇹❤️🇯🇵”

♡.。.:*・°♡.。.:*・°♡。.:*・°♡.。.:*・°♡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2019.8.25 
      ❁✿✾🇮🇹🇯🇵✾✿❁︎
❁❀✿✾枢軸お花❁❀✿✾

❁❁*✲゚*💖💖*✲゚*❁❁

❁❁*✲゚*💖イタリアと日本💖*✲゚*❁❁

“是谁在远东歌唱八月的恋歌,和着菊与樱的盛会传遍罗马的长街,让紫藤绽放梦中的香气。”
“让我们一起在亚平宁半岛和日本群岛中间填下桃心。🇮🇹❤️🇯🇵”

♡.。.:*・°♡.。.:*・°♡。.:*・°♡.。.:*・°♡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今年是喜欢伊日的第三年✨✨✨但是第一次摆阵

💖💖记录是从今年四月五日开始吃谷,虽然总量很少,但也在努力收集了…!!
꒰⌗´͈ ᵕ `͈⌗꒱৩♡☆

💖💖是昨天晚上摆出来的,因为太困了所以还有一箱子没有铺上去>人<明年一定给你俩再摆个大的!!😌

你们两个可是我的心头宝er…!我永远会喜欢伊日🇮🇹🇯🇵🇮🇹🇯🇵🇮🇹🇯🇵

最后一句,朋友入教嘛!

伦敦德里小调☁️

1945年9月2日,本田菊在匆忙中接到了日本政府正式投降的消息。


翌日下属在房间里找到他时他已经死去半天有余,小腹上长条状的殷红血迹和手中无法再握紧的佩刀昭示着他切腹自杀的事实。他没有留下遗书,他的死也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惊异——在日本投降后的仅仅一天内,已经有无数位军官像他一样死去了。只是有两点让本田菊的部下感到疑惑:在本田菊的遗体被发现时,他的眼睛还微微张着,身旁的桌子上摆着两封信件。一个年轻的士兵把它拿起来粗略地翻看,发现它们都是在匆忙间写就的,字迹很是潦草。一封还崭新,是昨天才寄来的关于日本正式投降的消息;一封看起来已有些时日,而依然被保存得很好,是运载着德国慷慨赠与日本...

1945年9月2日,本田菊在匆忙中接到了日本政府正式投降的消息。

 

翌日下属在房间里找到他时他已经死去半天有余,小腹上长条状的殷红血迹和手中无法再握紧的佩刀昭示着他切腹自杀的事实。他没有留下遗书,他的死也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惊异——在日本投降后的仅仅一天内,已经有无数位军官像他一样死去了。只是有两点让本田菊的部下感到疑惑:在本田菊的遗体被发现时,他的眼睛还微微张着,身旁的桌子上摆着两封信件。一个年轻的士兵把它拿起来粗略地翻看,发现它们都是在匆忙间写就的,字迹很是潦草。一封还崭新,是昨天才寄来的关于日本正式投降的消息;一封看起来已有些时日,而依然被保存得很好,是运载着德国慷慨赠与日本的一吨铀的U-234潜艇被美国空军击沉的消息。士兵惊讶地发现那封信末的文字已经晕染开来,像是曾经被谁的眼泪沾染过。不过他只是礼貌性地把它们放回了原处,并没再多想些什么。

9月4日,下属们为他举行了简单的葬礼。长长的钉子被敲进木质的棺材,然后纯白色的棺木被送进深沉又朴实泥土里——日本第四师团长本田菊中将就此结束了他尚还年轻的一生。

没人知道那双棕黄色的眼睛里最后映出的是什么,或许他又看到了1941年的初春,在会议桌上偶然相撞的视线和轻声哼唱桑塔露琪亚的少年琥珀色的明亮眼睛。

 

 

1941年3月,刚刚被提拔为日军中校的本田菊跟随日本外相松冈洋右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访问了德意两国。许是意大利人从骨子里流传下来的浪漫基因作祟,战时的罗马一眼望去与平时同样美丽。会晤的地址选在一间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小公馆,室内的装潢让它显得颇有几分中世纪风格。室内采光效果和这一日的天气都意外地好;午后和煦的天光慵懒地散进室内,为檀木的桌沿镀上明亮而快活的金边儿。本田菊坐在长桌尽头环视四周;当他的目光顺着屋外的光线滑进室内的时候,他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少年军官。

肩章上并排的三颗黄色星星昭示着这是一位上校。然而这位上校先生现在正像个孩子似的左右打量着一排日本军官,白手套中的手指在面前的桌上像是有规律地轻轻敲打。本田菊盯着他的手指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意识到他正敲着的是意大利民歌《桑塔露琪亚》。青年半眯着的眼睛里满溢着好看的琥珀色;虽然离得并不近,本田菊却好像看得那么清楚:在那眼睛里有一闪一闪的光点在嬉闹呢。本田菊突然没来由地想到:那三颗星星大概不应该纹在他的袖章上,而应该缀在他的眼睛里。

本田菊意识到自己破天荒地走神了。然而不等他把注意力拉回到上级正谈论的事宜上,上校先生就注意到了他。琥珀的眼睛向着他俏皮地眨了眨,上校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

于是本田菊深深记住了这一日明媚的春光。

 

会晤结束后松冈外相决定在意大利多停留几天。在这几天的时日里,本田菊想到的是自己会和那位上校再次相遇;本田菊没想到的是,他们的相遇会到来得如此之快。

在油画一样鲜艳明亮的意大利的清晨,本田菊推开窗户,听见的第一个声音是清脆的鸟叫,第二个声音是同样清脆的叩门声。

“Ciao——!”还未完全褪去少年稚气却已可称英俊的面颊从门后探了出来,然后是浅栗色的头发映入本田菊的眼帘,“意大利陆军坦克团团长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参上——!”

费里西安诺,Felice iamo...往后的无数个日子里本田菊都会念起这个名字。仅仅是读一遍都会觉得心情明朗起来了的可爱名字呀。

然而本田菊不会知道未来的事情,当下他只是循规蹈矩地微微欠身将这位瓦尔加斯上校让进屋。“瓦尔加斯上校先生来找我是有急事吗?”

“(*´д`*)...”费里西安诺看起来沮丧了一下,转瞬又变成晴空万里:“本田菊好冷漠噢——!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拜托他们问到了你的名字和住址...”

“姓名和住址?为什么?”

“因为好想要认识你呀——”费里西安诺向本田菊靠近了一步,“在会晤中看到你的一刹那你就把我的心俘虏到了你的心里,只有再见到你它才有获救的可能——”他们之间的距离还在不断缩短,本田菊的耳尖也不觉灼烧了起来,直至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停滞在他的面前,他才想到要把对方推开。“——太失礼了啊你!”慌乱之下连敬称都忘了带上。

那个瞬间本田菊的脑海里闪过很多东西。诸如在日本只有非常熟识的人才能直接唤人全名;和一个陌生人靠得如此之近简直是伤风败俗;即使对方是军衔比自己高的上将也不可以做出这么过格的事情...但下一个刹那,在他的脑海中,所有的过分都变成了理所当然,所有的羞涩都变成了坦然。所有的念头同时消失,只剩下一个名字。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二十五岁的本田中将生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费里西安诺喜欢放了很多红酱的意大利面。费里西安诺一口佛罗伦萨标准语中夹杂着米兰口音。费里西安诺鬓角的碎发里伸出一根长长翘起的呆毛。费里西安诺身上有所有北意大利人的特征,而他又不同于旁人。也许这是因为在本田菊所见过的所有意大利军官中,只有费里西安诺会微微低下头,往他的手里塞一小束初开的沾着晨露的雏菊,再在他的耳旁轻轻地轻轻地说一句:“Ti amo”。

本田菊在意大利停留了一个星期,费里西安诺陪伴了他一个星期。本田菊离开意大利的前两天,费里西安诺执意要陪他去威尼斯一趟。

两天能做的事毕竟少,但这是战争年代里少有的平和时光。费里西安诺撑着贡多拉在小河上慢慢地划桨,本田菊坐在他身边半仰头看。青年上校的侧颜溶在威尼斯的斜阳里,浅栗色的碎发在晚风里轻轻地扬起。

温柔得像一幅经年却鲜艳的油画。

本田菊看得入神,半晌才意识到棕发青年正轻轻哼唱着什么歌。几乎不需要思考他就知道这是《桑塔露琪亚》。然后他松松地拉住费里西安诺的手腕说,教我唱这首歌好不好。

“当然好,”费里西安诺笑,仿佛世界也明朗了一分,“那我从头开始了噢。”

 

“它原本是首来自那不勒斯的船歌。”费里西安诺放下船桨在本田菊身旁坐下,“可是你说它在我们口中,像不像一首情歌?”

本田菊颔首,紧接着一个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很快你就该走了。祝你平安。”

“你也是。”

 

1941年4月,本田菊身边的军官为他带来了远方的第一封信。

令他意外的是,整封信都是用拙劣的日语写的,甚至有些地方语句不甚通顺;只有信封上流畅的落款是由意大利语书写。他把信封贴近面庞,感到上面有些雏菊的香气。大概是用了某种香水罢。

真像个小孩子。本田菊笑着摇头,视线却久久停在歪歪扭扭的一行字上。

“今晩はお月さん。”

 

后来与费里西安诺的记忆大抵只有每月从意大利定期寄来的信。信纸上飘着雏菊的馨香,信封上签着一个北意大利军官的名字。1943年5月,本田菊听到平常的敲门声,见到了一个不平常的人。

“搭乘U-511来给日本输送水银、铅和铝是例行公事哦。”迎着本田菊惊愕的目光费里西安诺理直气壮地解释,“而且能顺道来见你一趟,太值得了呢。”

本田菊没再多问,能突破同盟国的重重防线前来日本的U-511潜艇究竟经历过什么。他想给他倒杯茶,然后在起身的一刻被紧紧抱住。

“我在日本停留不了多久。”意大利人环住他的腰,“这样的时间,我才不要浪费。”

 

费里西安诺走后战事愈发紧张,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直到1945年5月30日,本田菊的下属为他带来了U-234潜艇沉没的消息。

其时本田菊正静坐在房间里对一幅世界地图琢磨着什么,然后便听到部下小心翼翼的叩门声。部下的话本田菊已经记不清楚,只是他说完了什么后,将一封信递到了他的手中。

一手收放自如却稍显仓促的日文不消细读落款便知是出自本田菊同在军队任职的远亲本田葵之手,信中并没有刻意提及某个随U-234前往日本的意大利军官,只是以平淡的口气叙述了潜艇被击沉的全过程——潜艇突然失去了与哥利亚通讯站的联系,艇长费勒随即收到了德国投降的电报,再三纠结下终止了出海以来严格保持的无线电静默,很快被盟军察觉,美方即刻行动,让U-234及其随行人员永远安眠在了深沉的太平洋底。

几滴眼泪掉下来,沾湿了信纸末端的字迹。本田菊却在须臾间平静了下来。从与费里西安诺一见钟情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这段感情已经与大和男儿应有的谦和审慎完全相左,随时都要作好无疾而终的准备。

 

于是下属听到他在帷幕后轻轻地叹息了。

 


Fuko枫江素晴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日伊国交153周年おめでとう!💕

乜禾

[异色枢轴花]Crush Up

@兰花草又回来了 点的异色枢轴花的车
(虽然我并不会写)
链接走评论

@兰花草又回来了 点的异色枢轴花的车
(虽然我并不会写)
链接走评论

和谷幽

【九色·唐红】
“我从元廷得知了你的消息,不知此处的红锦与箱根的红叶谁更胜一筹。”

【不想勾线进行时】

【九色·唐红】
“我从元廷得知了你的消息,不知此处的红锦与箱根的红叶谁更胜一筹。”

【不想勾线进行时】

和谷幽

【九色·藤紫】
❁本家竹林梗,豆丁伊不可思议的梦❁
“在我与日本真正见到之前,我以为像这样的人仅仅只能被我于梦中所见。那是年幼时的我,对情人的一个过于完美的拟任。”

我不会画紫藤我自裁谢罪

【九色·藤紫】
❁本家竹林梗,豆丁伊不可思议的梦❁
“在我与日本真正见到之前,我以为像这样的人仅仅只能被我于梦中所见。那是年幼时的我,对情人的一个过于完美的拟任。”

我不会画紫藤我自裁谢罪

和谷幽

※美人鱼名场面
※伊日,爱丽舍组要素有
※分镜有参考

※美人鱼名场面
※伊日,爱丽舍组要素有
※分镜有参考

和谷幽

“这是谁家的小美人呀~”

是Azone
出镜仨娃!俩学院一公式☆
学院的嘴角上翘结果被弄掉了
拿软件搞的效果
意外的好好看哦!
(私心伊日ttag)

“这是谁家的小美人呀~”

是Azone
出镜仨娃!俩学院一公式☆
学院的嘴角上翘结果被弄掉了
拿软件搞的效果
意外的好好看哦!
(私心伊日ttag)

青莲的大脑皮层
《共度良宵》 枢轴花我好爱。...

《共度良宵》


枢轴花我好爱。

第一次糊的星空就献给轴花了。


结婚吧wwwww

《共度良宵》





枢轴花我好爱。

第一次糊的星空就献给轴花了。


结婚吧wwwww

和谷幽

p1伊日,日本女装预警

p3.4我滴cp观前一p是受组(除了仏)
后一p是攻组(除了独)
之后就是极东兄弟合照(但其实是露中和伊日)

p1伊日,日本女装预警

p3.4我滴cp观前一p是受组(除了仏)
后一p是攻组(除了独)
之后就是极东兄弟合照(但其实是露中和伊日)

和谷幽

这里是《ヘタリア》同人志《十日谈》的企划招募宣传(イタリアx日本向)
详情见图,进群有审核详细见群公告
欢迎加入フェリ菊他们爱的小窝,群聊号码:469624126

这里是《ヘタリア》同人志《十日谈》的企划招募宣传(イタリアx日本向)
详情见图,进群有审核详细见群公告
欢迎加入フェリ菊他们爱的小窝,群聊号码:469624126

星野玲子

朗朗晴天

(2)


  本田菊被费里西安诺牵着手站在了街上,明亮的路灯使得他的眼睛有些难受,他闭上眼睛,心想:在下是有多长时间没有真正地接触光亮了呢……费里西安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问道:"怎么了,菊?是哪里不舒服吗?""谢谢您,费里西安诺先生,在下没事。"说着,一瘸一拐地迈开脚步,然而膝盖上的刺痛让他摔倒在地。费里西安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本田菊:"还说没事,要不是我扶住你,你早就摔地上了。"虽然这话中充满了责怪,但本田菊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满满的心疼与怜惜。"真是一位温柔的先生呀……"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








(2)


  本田菊被费里西安诺牵着手站在了街上,明亮的路灯使得他的眼睛有些难受,他闭上眼睛,心想:在下是有多长时间没有真正地接触光亮了呢……费里西安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问道:"怎么了,菊?是哪里不舒服吗?""谢谢您,费里西安诺先生,在下没事。"说着,一瘸一拐地迈开脚步,然而膝盖上的刺痛让他摔倒在地。费里西安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本田菊:"还说没事,要不是我扶住你,你早就摔地上了。"虽然这话中充满了责怪,但本田菊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满满的心疼与怜惜。"真是一位温柔的先生呀……"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但他嘴上却说着:"请松开在下,在下真的没事,可以自己走。""可是小菊你还有伤呢,还是让我抱你回去吧"身体忽然被温暖的大衣所包裹,本田菊挣扎无果,只好乖乖地被费里西安诺抱着。"真是太失礼了……"他小声地嘀咕着,将红透的脸埋入深蓝色的大衣中。"我听到了哦,菊~""……"


  回到家中,费里西安诺立即让本田菊泡了个澡,并翻出医药箱为他包扎,当看到膝盖上的伤时,费里西安诺还是被吓到了。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划伤,谁知这伤口竟然如此的深,就像是有人故意用刀划开一样,这使得费里西安诺对本田菊的身份更加好奇。思考再三,他抬起头,严肃地问道:“菊,你应该不是普通的小孩吧。”“还是被发现了吗……”本田菊沉吟了一会儿,直视着费里西安诺的双眼:“费里西安诺桑,在下接下来所说的话,您绝对不可以说出去,明白了吗?”“好”本田菊闭上眼,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法阵从他的脚底蔓延开来,那么,请您发誓。“我,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发誓,绝对不会向他人吐露任何信息。”蓝色的法阵消失,本田菊睁开眼:“接下来在下所说的话,请您仔细听好了……”

星野玲子

朗朗晴天

人类伊x狐妖菊


(1)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商业街上灯火通明,人们或是与友人笑着聊着天,或是低着头处理着工作。费里西安诺抬起头,洁白的雪自空中缓缓落下,仿佛在将这个世界的黑暗一点点染白。真冷啊……这么想着,他放下手中的纸箱,在一旁的长凳坐下。费里西安诺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就在一个小时前,他被炒了鱿鱼。之后该怎么办呢……这么想着他低下头,轻叹了一口气。这时一片猩红从眼角闪过,望过去,点点血迹从一个漆黑的巷口蔓延出。


  是什么小狗或猫咪受伤了吗?在好奇心的促使下,费里西安诺沿着血迹向小巷深处走去。ve……好黑啊……欸!那边是不是有一个小孩子?费里西安...








人类伊x狐妖菊


(1)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商业街上灯火通明,人们或是与友人笑着聊着天,或是低着头处理着工作。费里西安诺抬起头,洁白的雪自空中缓缓落下,仿佛在将这个世界的黑暗一点点染白。真冷啊……这么想着,他放下手中的纸箱,在一旁的长凳坐下。费里西安诺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就在一个小时前,他被炒了鱿鱼。之后该怎么办呢……这么想着他低下头,轻叹了一口气。这时一片猩红从眼角闪过,望过去,点点血迹从一个漆黑的巷口蔓延出。


  是什么小狗或猫咪受伤了吗?在好奇心的促使下,费里西安诺沿着血迹向小巷深处走去。ve……好黑啊……欸!那边是不是有一个小孩子?费里西安诺揉了揉眼睛,在适应了黑暗后,视线也清晰了不少。在杂乱的纸箱中,有一个披着斗篷的瘦小身影,而血迹也就此消失了。这个孩子是受伤了吗?费里西安诺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个孩子,“啪”手突然被拍开,之间一双漆黑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孩子的脸上有着擦伤的伤痕。“那个……你的脸上有伤……”“不用你管!”“可是……”“咕噜噜”空腹的声音打断了对话,孩子的脸上染上了一片红晕,他飞快地扭过了头,这是在害羞吗?费里西安诺轻轻地笑了笑,从口袋中掏出了一颗糖,因为长期的熬夜工作,他常常会随身携带一些糖防止自己低血糖而晕倒。“这个给你,虽然不能充饥,但至少垫垫肚子吧。”


  孩子回过头,迟疑了一下,接过糖,低着头塞入口中,过了一会儿,他轻声说:“感激不尽。”见这个孩子不再对自己抱有敌意,费里西安诺十分高兴:“不用谢,我叫费里西安诺你呢?”“菊……本田菊……”“那菊,你愿意和我走吗?”本田菊愣了一下,而提问者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问,双耳变得通红,眼神躲闪着为自己辩解;“我,我只是看你有伤……所以就这么说,我不是什么坏人,所以……”本田菊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皎洁的月光照耀下来,仿佛往他的眼中注入了星河一般,费里西安诺呆住了,只见本田菊伸出手,得到了回应,他便握住这只稚嫩的小手,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像是握着一朵柔弱的小花,“走吧,菊,我们回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