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独

34108浏览    131参与
Estris

国王游戏(1)

预警请看前篇


以及有私设:苏露同体,死亡过一次的露丧失了部分苏/联时期记忆——其中包括【与米是恋人关系的记忆】,但【潜意识留有痕迹】


ready?


————————————————————————————

事情究竟为什么发展成这样呢?


世界的初恋尼桑今日也在cos着思想者。


但事件起因其实非常简单——


世界会议,暴雨,堵路,几个小时,十个无聊且没法离开的国家,以及游戏——这么说能懂吧?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ve~路德路德,我好无聊啊。”费里西安诺整个人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呼唤着自己的依靠。


路德维希一直皱着眉看窗外的雨,...

预警请看前篇


以及有私设:苏露同体,死亡过一次的露丧失了部分苏/联时期记忆——其中包括【与米是恋人关系的记忆】,但【潜意识留有痕迹】


ready?


————————————————————————————

事情究竟为什么发展成这样呢?


世界的初恋尼桑今日也在cos着思想者。


但事件起因其实非常简单——


世界会议,暴雨,堵路,几个小时,十个无聊且没法离开的国家,以及游戏——这么说能懂吧?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ve~路德路德,我好无聊啊。”费里西安诺整个人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呼唤着自己的依靠。


路德维希一直皱着眉看窗外的雨,听到呼唤后也只是回头说了一句“安静”,毕竟此次会议场所在德国家,作为主办方的他,还是对耽误了大家的宝贵时间感到抱歉。


本田菊看了看不满的费里西安诺,又望了一眼歪到在亚瑟身上的阿尔弗雷德,提议说:“我们玩玩游戏打发时间吧。”


金发蓝眼的小英雄顿时精神百倍,一跃而起道:“好啊!那我们玩什么?”“ve~说的对呀,小菊你有什么建议吗?”费里西安诺也从沙发上爬起来追问。


“嗯——就玩在下家最近很流行的国王游戏吧。”“国王游戏?那hero要当国王!”“笨蛋阿尔别做梦了,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亚瑟毫不留情地镇压了兴奋的阿尔。


这里弄出的声音足够大,把不远处的大家都吸引过来了。


“呼呼~很有趣呢!”“这个游戏我有听湾湾说过,算是一个对老年人不友好的游戏啊鲁。”“啊,要靠游戏打发时间嘛?那哥哥也来加入好了。”“嗯,我也想玩呢——诶?又被无视了……”剩下的人围过来了。


“都要参加游戏吗?那在下来讲一下规则。”











“那么,”本田菊站起来环视众人,“这一次在下是国王。”


“请⑤号⑧号站起来,互相说一个恰当的词语形容对方。”略加思考后,本田菊公布了命令。


费里西安诺当即跃起,“ve~是我哦!⑧号!”一边热切地盯着坐他身侧的路德维希。但路德维希却一反常态皱着眉,似乎想着心事。


⑤号迟迟没有人站起来,本田菊便拿起了众人身前茶几上的扑克牌翻开,赫然便是⑤号——这是游戏开始前的大家商讨的额外规则,随机选一个闭眼抽出一张牌,那张牌属于这一局的国王。换句话说,即便是“国王”,也有可能要执行命令。


顺带一提,这个规则是为了限制某俩个“裸/奔变态”和“天马行空的蠢金毛”的(笑)


“看来,在下自作自受了呢。”本田菊轻声道,却并没有像往常一般笑着。


“……唔,小菊的话……一定是可靠!”“哦?在下不胜惶恐。”“那我呢那我呢!”“……是可爱哦。”


“ve~开心!路德!小菊夸我可爱哦!”费里西安诺欢呼起来,扑向路德维希大声炫耀。


路德维希似乎刚回过神,愣了一下,拍着身上人的背,无奈道:“我知道了,你的确很……可爱。”“嘻嘻!”费里西安诺直接把头埋在路德维希的颈窝里。


“是在下的错觉吗?总觉得费里君是在路德君回答后才真正在高兴……”本田菊隐约察觉到什么。


但有人却忍不住了:“喂!hero不想当背景板啦!这轮算是结束了?那快点进入下一轮啦。”


“笨蛋,就不能有点耐心?”亚瑟坐在阿尔弗雷德左侧,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他的头。


“噫——亚蒂好烦哦。”“臭小子!”“小阿尔说的对,你这个原不良是真的烦人。”“红酒混蛋闭嘴!”“冷静点阿鲁,别打起来阿鲁。”“呼呼,起因是阿尔弗雷德对吧?那打掉他的头就不会吵架了~”“嘿!你以为hero会怕你?拿水管也没用,看hero不打爆你这只蠢熊的头!”


本田菊为难地看着眼前的混乱,正想制止时,大门忽然被撞开!


“哥哥!”“阿西!”是基尔伯特!


“哥哥你为什么要来?!”“担心阿西你嘛,一路冒雨冲刺真是累死本大爷了。”“所以我的担忧还是成真了吗……”路德维希叹了一口气。


“ve~原来如此,所以刚才路德一直在走神,就是在担心基尔哥哥啊……”


————————————————————————————

终于写完了,累死我了。


因为这一章是伊独主场,所以没有打其他cp的tag


下一次发大概是下一周末


下一次更新会写两轮游戏,可以写到米受cp了,诶嘿开心!★


以及我有埋几个伏笔,你们要是能在全文完结后全找到的话,可以点一篇没有拆或逆我cp的文(比心)


Estris

记录

我的女朋友最近喜欢上了a p h,她求我写文,所以我写了一个国王游戏梗(你懂我意思吧?)


但本人是初三学生,并且文笔极差,所以不怎么敢写,但如果有人要看的话请发评论留言,我可能会写吧


【请注意:cp是露米  英米  耀菊  普独  伊独  其余全部友情向】


之所以有露米和英米两个米受cp,是因为我是all米党,普独伊独是因为罗莎(我女朋友)是all独党


最后一段温馨提示:本人无论如何都吃不下红色组cp,耀君cp只吃耀菊,英法组同理,只吃法贞


(悄咪咪说一句,打TAG好累)

我的女朋友最近喜欢上了a p h,她求我写文,所以我写了一个国王游戏梗(你懂我意思吧?)


但本人是初三学生,并且文笔极差,所以不怎么敢写,但如果有人要看的话请发评论留言,我可能会写吧


【请注意:cp是露米  英米  耀菊  普独  伊独  其余全部友情向】


之所以有露米和英米两个米受cp,是因为我是all米党,普独伊独是因为罗莎(我女朋友)是all独党


最后一段温馨提示:本人无论如何都吃不下红色组cp,耀君cp只吃耀菊,英法组同理,只吃法贞


(悄咪咪说一句,打TAG好累)


碟·日常葛优瘫·然·子

休息日

*盲人伊x导盲犬独

*超短

*可能会有后续?


  若是天气晴朗的话,威尼斯某一处的小公园里经常能见到在最靠近喷泉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牵着德牧的男人,再打听一番,便能知道那个男人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一个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小提琴家。

  费里西安诺戴着一副墨镜,暖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晕,仔细端详他的侧颜,会发现他似乎一直在轻声唱着什么,嘴角带笑。而德牧则听话地趴在他脚边,身上套着工作背心,却始终昂着头,警惕地四处张望。

  “好啦,路德,放轻松!”费里西安诺俯下身子,拍拍德牧的后背,帮他梳理起毛发来,阳光比起男人的笑容都要逊色三分,“今天是休息日,难得出来逛逛,不要这么警惕。...

*盲人伊x导盲犬独

*超短

*可能会有后续?


  若是天气晴朗的话,威尼斯某一处的小公园里经常能见到在最靠近喷泉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牵着德牧的男人,再打听一番,便能知道那个男人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一个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小提琴家。

  费里西安诺戴着一副墨镜,暖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晕,仔细端详他的侧颜,会发现他似乎一直在轻声唱着什么,嘴角带笑。而德牧则听话地趴在他脚边,身上套着工作背心,却始终昂着头,警惕地四处张望。

  “好啦,路德,放轻松!”费里西安诺俯下身子,拍拍德牧的后背,帮他梳理起毛发来,阳光比起男人的笑容都要逊色三分,“今天是休息日,难得出来逛逛,不要这么警惕。我没事的,不用太担心我。”

  一只鸽子扑棱棱地飞了过来,簌簌落在椅背上,突然大胆地啄食起他右手捧着的鸟食。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德牧立即触电般弹了起来,冲着鸽子就开始吼叫。

  “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拖长声音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立刻安静下来,重新趴回费里西安诺脚边。

  “我都说了不用太担心我。”听见鸽子受惊后拍打翅膀逃走了,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把右手的鸟食洒在地上让其他鸽子啄食,低头对路德维希说,“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只是肚子饿了而已。”

  路德维希当然知道那只鸽子不过是因为饥饿,但那在费里西安诺受惊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喊叫出来了,并且如果费里西安诺能听懂他说的话,就会知道路德维希当时在大喊:“滚!”

  ――当然,路德维希即使能让费里西安诺理解自己,也绝不会那么做。

  似乎是感受到路德维希有些不满,费里西安诺俯下身,摸索一番,抓空几次才成功把路德维希抱到自己的大腿上,伏在他肌肉分明的背脊上,温热的鼻息拂过黑色的皮毛。

  “路德,我没有怪你。我只是觉得……”费里西安诺顿了顿,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你该好好放松一下。就算我看不见,我也没那么脆弱――还有盲杖呢,而且我的耳朵可好使了,鸽子也不会突然变成长满獠牙的怪物把我吃掉。所以……”

  他没有说下去,但路德维希都懂。

  他吻着路德维希的背脊,一路向上,最后吻到了额间。

  “答应我,就这一次,我们俩都给自己好好放个假,好吗?”

  路德维希低低叫了一声,勉强答应了,一点一点将头埋在两只交叉的前腿间。


深海之森

【独诞】土豆危机

#梗源微博,沙雕文风,ooc有


路德维希最近很郁闷。


十月一日是王耀的生日聚会,所有人都去了,他也不例外。为了给这位建交以来关系一直不错的盟友准备礼物,他一大早就起身去了厨房,却意外地在厨房冰箱的留言板上看到了一句恐怖如斯的话。


“Do not eat potatoes”


笔迹很新,看起来是刚写上去没多久,路德维希大概能想到是谁的恶作剧。基尔伯特昨晚和几位朋友闹得很晚,现在还趴在床上大睡;尼可拉斯不像是能干得出这种事的人,那么剩下的可能只有爱因斯了。


他揉揉脑袋,罕...

#梗源微博,沙雕文风,ooc有

 

 



路德维希最近很郁闷。

 

 

十月一日是王耀的生日聚会,所有人都去了,他也不例外。为了给这位建交以来关系一直不错的盟友准备礼物,他一大早就起身去了厨房,却意外地在厨房冰箱的留言板上看到了一句恐怖如斯的话。

 

“Do not eat potatoes”

 

笔迹很新,看起来是刚写上去没多久,路德维希大概能想到是谁的恶作剧。基尔伯特昨晚和几位朋友闹得很晚,现在还趴在床上大睡;尼可拉斯不像是能干得出这种事的人,那么剩下的可能只有爱因斯了。

 

他揉揉脑袋,罕见地因震惊和烦恼而感到头中晕眩。

讲道理,这只不过是写在冰箱上的一句话而已,擦掉重写成别的东西就可以了。

但不行,路德维希莫名地感觉自己的胃紧了紧,他还清晰记得那天四人开会时说到,为了规范饮食健康,只要是写在留言板上的话,一周内所有人都必须遵循。

——最要命的是,这个方案一开始就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他不可能打自己的脸……爱因斯一定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才想通过这个方法来报复他——上周他在留言板上写的是“Do not Smoke”(虽然这和饮食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一周内都必须遵守的话,生日那天也吃不上土豆了。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他深知军营教条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长官身先士卒,他再怎么不愿意也必须遵守。

 

集中精神给王耀做好了蛋糕也备好甜点做礼物,两个小时的烹制后他上楼去叫了基尔伯特起床,再半小时便由路德维希开车顺路去接了罗德里赫,三人一起来到王耀的家里。

 

费里西安诺本说着会来,到场了却没有见到他,菊解释说是他前天晚上喝断片了,可能要晚点再来,家里还有事务要办的路德维希和王耀寒暄几句准备要走,却被对方一把拉住。

 

“我弟弟妹妹给我带了些家乡特产来,我也吃不了这么多,你吃点再走吧。”

 

“好啊…是什么菜呢?”

 

“有土豆饼,土豆片,土豆丝,土豆泥,土豆炖牛肉,排骨炖土豆,狼牙土豆……”

 

 

路德维希用一副“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的手势阻止了对方用言语继续对自己的摧残。他适时地告知了王耀自己这一周不能吃任何土豆制品以及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对方听后啧啧啧地唏嘘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闲的没事吃饱了撑的对食物还这么挑剔balabala……

 

路德维希趁王耀要开启老干部教育模式前带着已经开始在王家大宅中迷路的罗德里赫走了。

 

回去的路上由于过于信任导航,他们的车子吧唧一声撞向了路边的公共厕所。

 

“你这个大笨蛋先生!——”

 

罗德里赫气鼓鼓地摆弄起方向盘,路德维希却开始烦恼起晚饭的问题。

 

没有土豆,该怎么办呢……

 

 

好不容易处理完手头的公务,他在商场采购食物时迎面撞见了同样来买菜的安东尼奥。

 

“哟!”对方爽朗地打了声招呼,路德维希却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他再次向毫不知情的好友解释了土豆危机的前因后果,对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一句:

 

“为什么不试试番茄呢?”

 

两个人的对话到此结束,但路德维希还是接受他的建议买了一堆西红柿回家。

 

 

晚上八点爱因斯也回家了,路德维希忍住自己想揪着对方把他按墙上的冲动问了一句他为什么要在留言板上写那句话。

 

“哈?”男人满脸‘你是不是吃错药了’的表情,“那句话不是我写的。”

 

“??那是谁写的?”

 

“你是工作傻了吗路德维希,不吃土豆对我有什么好处?而且就算要报复你,我也该写‘不许喝啤酒’才对吧。”爱因斯面无表情地嘲笑着对方,心里却打定主意要趁早把最后那个想法付诸实践。

 

“我也知道啊。”路德维希坐回沙发里,“可如果不是你,那还能有谁呢……”

 

 

一家四口痛苦地过了两天没有任何土豆的悲惨生活,直到第三天,十月三日的早晨,谜底才终告破晓。

 

和前天那次不大一样,也许是因为住得近,这次费里西安诺是第一个来的。

 

“路德路德!生日快乐!我给你带了礼物哦!”

 

包装盒下的是培根土豆风味的pasta,路德维希绝望地用手挡住自己的脸。

 

“那个,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家最近……”

 

但他的话还未出口就被对方打断。

 

“诶,对了!上次来你家的时候本来想在冰箱上给你留言的,结果写了一半就忘记了,我现在把它补上吧。”

 

在四个德国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意大利小伙掏出了口袋中那只水墨很足得一个晚上才能风干的油性记号笔,在冰箱那块留言板的字符后面又加了一句。

 

于是它现在变成了:

 

“Do not eat potatoes without tomato sauce”

 

在大家的笑声中,路德维希看向了昨晚买来的一堆番茄,不禁在心里默默吐槽‘你不会是跟安东尼奥串通好了的吧’。

 

 

不过总之,十月三日这天,时长两天的土豆危机终于结束,真是可喜可贺。

 

 



#END



阿一只BIRD

最近磕诅咒上头了,,

英露真的好好吃啊

日光也是日露我可


还有伊独对伊独

独右也很!!


gb更佳


果然就是磕北极圈叭


(其实就是说下我还活着(

最近磕诅咒上头了,,

英露真的好好吃啊

日光也是日露我可


还有伊独对伊独

独右也很!!


gb更佳


果然就是磕北极圈叭


(其实就是说下我还活着(


鱼骰子
不得不说,意呆攻好带感啊哈哈哈...

不得不说,意呆攻好带感啊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意呆攻好带感啊哈哈哈哈

軟隱棘杜父魚

【伊獨】威尼斯假日(下)

-六個世紀前-



熱鬧的狂歡節永遠是盛夏的威尼斯最重要的節目,所有人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戴上面具走出家門,去除一切隔閡走到一起享樂,直到午夜的鐘聲響起,再讓一切回歸原點。



路德維希隨著商隊來到了這座水城,下船的瞬間眼前繁盛的景象讓從未見過很多世面的他感嘆了許久,眼前的一切遠遠超過了他在其他人遊記裡記載的對威尼斯的描述。他被那繁盛熱鬧的市井吸引迫不及待的想探尋更多。和商隊還有船長道別後他就漫無目的在威尼斯城裏閒逛著,他並不著急尋找什麼,他只是欣賞著每一步所看到的風景。那些看似簡單的線條構成了最繁複的建築,貢多拉在狹窄的水道裡緩緩的漂浮前進。街邊櫥窗裡擺放著精緻的威尼斯...








-六個世紀前-




熱鬧的狂歡節永遠是盛夏的威尼斯最重要的節目,所有人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戴上面具走出家門,去除一切隔閡走到一起享樂,直到午夜的鐘聲響起,再讓一切回歸原點。




路德維希隨著商隊來到了這座水城,下船的瞬間眼前繁盛的景象讓從未見過很多世面的他感嘆了許久,眼前的一切遠遠超過了他在其他人遊記裡記載的對威尼斯的描述。他被那繁盛熱鬧的市井吸引迫不及待的想探尋更多。和商隊還有船長道別後他就漫無目的在威尼斯城裏閒逛著,他並不著急尋找什麼,他只是欣賞著每一步所看到的風景。那些看似簡單的線條構成了最繁複的建築,貢多拉在狹窄的水道裡緩緩的漂浮前進。街邊櫥窗裡擺放著精緻的威尼斯玻璃杯讓他駐足了好一會。




“很漂亮對吧?”




路德維希聽見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他回過頭看見一個貴族打扮的人正和他並排站著。那人穿著華麗高貴的絨鍛外衣,手上戴著一枚寶石的戒指,手裡拄著一隻做工精緻的手杖,頭上是一頂有著金邊刺繡的軟帽,耳邊還有一綹翹起來的頭髮。




“是的,我一直都很想親眼看看威尼斯的手工杯子,沒想到它們比那些遊記裡寫的還要漂亮。”




“當然,我還能讓你看看更漂亮的。”說完那個人做了個手勢就推門進了那家放著杯子的店舖,他也跟著進去,在進門的瞬間他再次被裡面的裝飾震驚,看起來這是一家古董店,各種各樣的珍寶擺放在雕刻精細的櫃子裡,被那些乾淨的玻璃與世俗隔離等待著它們的主人把它們帶走。櫥窗裡的那幾個杯子跟裡面的其他珍寶相比起來立刻遜色了不少。




“你是從哪來的?”那人坐到了圓桌的一邊摘下帽子示意路德維希坐下。




“北方。”路德維希一邊回答著他的問題一邊放下自己的行囊坐到了那人對面的位置上。




“神聖羅馬帝國的哪個邦國嗎?我對威尼斯以外更遠的北方並不了解。”




“沒關係,反正也只是個小地方罷了,我小時候就一直很想來威尼斯,我哥哥說這裡是上帝的眼淚。”




“上帝在羅馬,威尼斯只有狂歡。”




對方說了一句他不太明白的話,聽起來像是什麼諺語之類的東西,他對於地域文化並沒有了解到那種深度,對威尼斯的瞭解也僅限於他的哥哥給他的書籍還有其他吟遊詩人的講述罷了,他有些似懂非懂的看著對方,默默地在心裡幾下了這句話然後老實的搖了搖頭。




“對不起我不太懂這個。”




“沒關係,你叫什麼?”




“我叫路德維希,你呢?”




“我叫費里西安諾,費里西安諾・瓦爾加斯。”




“這是你的店嗎?”




“是的,瓦爾加斯家世代都在收集這世上的珍寶,並且給他們找到適合的歸宿。”




“它們⋯真的很美,那你一定經常出遠門。”




“是的,不過我大部分時間走水路,我喜歡往南和東走,北方對我來說太冷了,我不太適應。”




“我從小在北方長大,要說寒冷什麼的確實也不能完全適應。”




“我的爺爺倒是去過北方,不過那時候並沒有帶什麼東西回來。”那人把手杖立在了桌邊,隨後便站起來去準備了點東西來招待路德維希,在費里西安諾準備的時候,他站起來隨意的走動著仔細打量著那些櫃子裡的收藏品,無論是首飾還是珠寶,還有那些嵌滿各色寶石的十字架,哪怕是木雕那精美細緻的雕刻紋路都無不令人感嘆。




“那是東方的木雕,據說是東方的神明,我想你一定沒嚐過這個。”路德維希回過頭看見費里西安諾用一個精緻的威尼斯玻璃杯盛著一小杯黑褐色的東西朝他走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十分特殊的香味,光是聞見味道就讓他從旅途的疲憊中脫離出來。




“這是什麼?”




“咖啡。”




路德維希接過溫熱的杯子,把杯子邊緣貼近鼻子深深地呼吸著那香醇的味道,然後試探的喝了一小口,那股苦澀在口腔裡奔湧,但是在嚥下之後卻反而讓人想要品嚐第二口,他身上些微的飢餓感疲倦感在兩三口咖啡下肚之後就被一掃而光,當那個小杯子見底的時候他透過那透明卻模糊的杯底看見了對方的樣子。




“好喝嗎?”




“這是什麼這味道真是太特別了。”




“咖啡,我從土耳其人手裡買到的,我用了一個黃金和寶石的戒指才換了一袋。”




“那我這一杯要付你多少錢才行了,但是不得不說這味道我願意再付一杯的錢再來一杯。”




“沒關係,我請你的,現在我們是朋友了。”

軟隱棘杜父魚

【伊獨】威尼斯假日(上)

他第一次見到費里西安諾的時候是在威尼斯一家靠水邊的咖啡廳,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他只知道他落入了愛河。



那個人褐色的頭髮在剛被越過屋頂照射進這邊咖啡廳靠窗的陽光染上一層光暈,他面前有一杯冰咖啡,上面浮著一層冰塊,他時不時用吸管攪動讓那些冰塊發出清脆冰爽的聲音,過一會又捏住吸管的上半部分轉動著露出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



對方的面容看起來十分年輕,那雙盯著冰咖啡的眼睛深邃卻清澈,尤其是在他玩吸管把自己逗開心的時候露出的笑容,讓坐在吵雜旅遊團這邊的路德維希忘記了自從出發以來的所有煩惱。



那僅有的一縷陽光鋪灑在那個人身上,讓他有一種自己彷彿發現了超越...

他第一次見到費里西安諾的時候是在威尼斯一家靠水邊的咖啡廳,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他只知道他落入了愛河。




那個人褐色的頭髮在剛被越過屋頂照射進這邊咖啡廳靠窗的陽光染上一層光暈,他面前有一杯冰咖啡,上面浮著一層冰塊,他時不時用吸管攪動讓那些冰塊發出清脆冰爽的聲音,過一會又捏住吸管的上半部分轉動著露出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




對方的面容看起來十分年輕,那雙盯著冰咖啡的眼睛深邃卻清澈,尤其是在他玩吸管把自己逗開心的時候露出的笑容,讓坐在吵雜旅遊團這邊的路德維希忘記了自從出發以來的所有煩惱。




那僅有的一縷陽光鋪灑在那個人身上,讓他有一種自己彷彿發現了超越那些博物館裡珍藏數個世紀名畫珍寶的寶藏。




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直到旅行團的導遊叫他出發到下一個景點,他才站起來拿上自己的旅行包跟著其他人走出咖啡,就在出門的瞬間他又回頭看了那個人一眼,他們的視線就這麼毫無預兆的交織在了一起。




幾秒鐘之後那個人對他露出了笑容。




或許是義大利民族本就如此,但是對路德維希來說這個笑容在那個瞬間只屬於他。




他終於明白了那些書裡所描述的愛情,和愛情到來的瞬間。




雖然這個對象的性別好像有點不太對。




第二天他就坐上旅行團的大巴車,他昨晚睡得並不好,他在腦子裡迷迷糊糊的計畫著等會上飛機以後好好睡一覺,但是眼皮已經根本堅持不到機場就已經在打架,他想再堅持一下看看威尼斯城裏的風景,到出城再睡。




大巴拐過一個廣場之後他的目光突然聚集在了一個穿著褐色風衣的人身上,正是昨天在咖啡廳裡的那個人,而這一次對方也看見並認出了他,朝他揮了揮手,而路德維希還沒來得及伸手回應大巴車就已經拐進了樓群中。




而他們的第一次見面也就到此結束。




他們第二次見面的時候,是幾年後的盛夏。




路德維希獨自來到威尼斯,在幾年前的同一間酒店住下之後他就來到了那家咖啡廳裡,雖然他準備坐上次的座位但卻被一家人坐滿了,他乾脆的直接坐到了那個人坐的窗邊的座位上,接著要了一杯冰咖啡。




他從幾年前還沒畢業的學生已經成為了一個事業有成的中青年,他終於有了自己獨立經濟行動自由,在得到了第一次年假機會以後他就直接訂了機票再次來到了威尼斯。




他當然沒有期待那個人還會這裡,也沒有期待再次相遇這類小說般的情節發生在他身上,他只是單純的回憶那個美好的下午,安靜的享受他的年假。




然而現實往往比那些故事更加幻妙。




路德維希享受著那杯冰咖啡,在腦子裡回憶著那個下午,只不過現在已經是晚上,但是不妨礙他回憶那種感覺。




不一會他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過頭,再次對上了那雙讓他魂牽夢繞了幾年的眼睛。




“Buona sera.(晚上好)”




對方的聲音竟然和他夢裡夢到過的幾乎沒有什麼差別,不是聲線,而是聽到以後的感覺。




“Buo、Buona sera。”他用不太順口的義大利語說著,對方已經在他說話期間坐到了他對面,伸手叫了遠處的服務生叫了什麼東西,而在這期間路德維希並沒有發現自己一直在看著對方。




不得不承認,就算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會發現,但是他還是期待過的。




而現在那個人就在他面前。




他再次告訴自己,這不會是什麼愛情,只是個稍微讓人意外的相遇罷了。




“Italy?English?Spanish?or⋯?(義大利語、英語、西班牙語還是?)”




“German⋯”




“啊,德國人,你叫什麼名字?”




“路德維希。”




“我叫費里西安諾,沒想到你又來威尼斯了。”




“你還記得我?”




“因為我覺得我們一定會再見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為什麼⋯你會這麼肯定這種事,幾年前我們都沒說過一句話。”




“放鬆點啦,有的時候感覺比什麼都重要哦。”




費里西安諾的眼睛裡閃爍著周圍燈光的影子,他看著路德維希,那張臉還是和幾年前一樣年輕,時間幾乎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什麼痕跡,除了那雙手。




路德維希注意到對方的手,有些乾瘦看得到的範圍裡都是老繭,但是也不太像手工藝人的手,因為繭子的位置大多集中在虎口和手掌小指方向的邊緣。他又看見費里西安諾攪動起了杯子裡的冰塊。




“你經常來這裡嗎?”




“我的房間就在樓上。”




路德維希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的發展會是這樣的出乎意料又合情合理,他之所以還會在這裡的原因就是這裡屬於他。




之後他們隨意的聊著些什麼,但是路德維希又不能完全記住到底說了些什麼話題,對方並不像其他的義大利人那樣健談和熱情,費里西安諾身上有一種神秘感,當他不說話和自己對視的時候,路德維希就會有種被什麼東西拉著的感覺,儘管對方什麼都沒做,甚至那眼神裡只是非常普通的看著他。他們從晚飯一直聊到了打烊,服務生拿著結帳單過來,他本能地伸手去接,可是服務生卻直接遞給了費里西安諾,對方只是看了一眼,就接過筆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完了之後他看見費里西安諾用義大利語對服務生說了幾句對方就拿著那個結帳單離開了。


“冰咖啡多少錢?”


“不用,就當我請你了。”


“你是這家店老闆的朋友?”


“我是老闆。”

碟·日常葛优瘫·然·子

《致贝什米特先生的七封信》番外

    *cp为伊独伊

     费里西安诺喜欢在午后给路德维希写信,却喜欢在睡前读路德维希寄来的信。

     无论何时,他的房子总能照进阳光,但午后灿烂而温暖的阳光对于写信来说再合适不过。

    每每在阳光下写信,他都得泡杯无糖的卡布奇诺。但经常写了称呼问候语,就开始咬着羽毛笔的金属笔头斟酌上半小时,笔尖忽升忽落,在洁白的信纸上留下无数黑点,实在是不怎么美观,但也没办法,只好将就着在信纸上画上鲜花、飞鸟或者小溪作装饰了。而当他写好信件后,卡布奇...

    *cp为伊独伊

     费里西安诺喜欢在午后给路德维希写信,却喜欢在睡前读路德维希寄来的信。

     无论何时,他的房子总能照进阳光,但午后灿烂而温暖的阳光对于写信来说再合适不过。

    每每在阳光下写信,他都得泡杯无糖的卡布奇诺。但经常写了称呼问候语,就开始咬着羽毛笔的金属笔头斟酌上半小时,笔尖忽升忽落,在洁白的信纸上留下无数黑点,实在是不怎么美观,但也没办法,只好将就着在信纸上画上鲜花、飞鸟或者小溪作装饰了。而当他写好信件后,卡布奇诺早就凉透了,他也只能边说着可惜边喝。而路德维希也搞不懂,为什么费里给他寄来的信纸上总能在同一个地方有咖啡渍。在雪白的信纸上晕染开,像盛开的花,带着淡淡的清香,有时也会混在费里西安诺夹进信封里的雏菊或是其他花草果实的香味中。

     路德维希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费里西安诺给他写信时会用掉十几张信纸,因为他总要来来回回地修改。后来念着心疼,便拿了草稿纸先写上几遍,修改好了再用自己最自豪的意式花体字给誊抄上去。

     路德维希大概也永远不会知道,费里西安诺给他写信时总是在傻笑,常是笑弯了眼,琥珀色的眼睛像盈满了午后的阳光一样耀着柔和的光晕,又像揉碎的阳光碎片,簌簌落在信纸上。写好信后,他会先把信纸平铺在桌面上,让它完全笼罩在阳光中(他觉得这样信纸会带上太阳的味道)。趁着这时,则移步到屋外寻找能夹进信件里的花木――有时是墙角的野雏菊、有时是橡树结的橡果、有时则是燕子落下的羽毛,似乎是要将这一切美丽的事物都寄去给路德维希一样。等寻到一样合适的小礼物,便蹦蹦跳跳地回到书桌上,把信纸仔仔细细地压折好,再连带着那样礼物一起小心翼翼地放进信封里,再用火漆给封上。当然,在寄信之前,他肯定会把地址检查不下十次,防止自己因为糊涂写错地址而将这信送到了另一位先生手里。

     而对于睡前在床上品读路德维希寄来的信,大致是因为每一天都会不一样,可能很快乐,也可能很糟糕。快乐的话,他读了信,便能感到更加的幸福;糟糕的话,读了信,心情也会好起来。

     自然,信件不是什么快捷的交流方式,但于他而言却是最长情最浪漫的一种。

     所以,今天的他也在费尽心思地准备要寄给路德维希的信件,同时满心期待地等待路德维希的来信。

弗朗西斯•.柯克兰

前两天刚看黑塔利亚的时候说不萌意呆利和路德维希

现在,伊独真香!!

什么呆萌漂亮攻和严肃肌肉受的  妙啊

前两天刚看黑塔利亚的时候说不萌意呆利和路德维希

现在,伊独真香!!

什么呆萌漂亮攻和严肃肌肉受的  妙啊

碟·日常葛优瘫·然·子
是明明现在热到30几度却偏要画...

是明明现在热到30几度却偏要画冬装的七夕贺图
他们快点给我结婚啊1551
观察头饰有惊喜。

是明明现在热到30几度却偏要画冬装的七夕贺图
他们快点给我结婚啊1551
观察头饰有惊喜。

只会嚼杏仁的弗朗茨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ptag康康要我写那个好还是都出现(以欧罗巴组为主)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ptag康康要我写那个好还是都出现(以欧罗巴组为主)

汤丸

过于沙雕,要素过多。

无论是常色还是异色都是伊独,注意 自行避雷。

一开始是我家亲爱的日常笑掉头,然后我们沙雕串剧组。然后一堆梗出来了。

关键字【小英雄横空去世】【杀天向神发誓】【扑克普又搞事情?】【这两位瓦尔加斯的贝什米特还真的是同一个】

费里:人类设
费里家的贝什米特:人类设
卢西:扑克设红心J
掉头爱因斯:扑克设红心K
报警爱因斯:国设

瓦尔加斯役——本人
贝什米特役—— @Teilchen

过于沙雕,要素过多。

无论是常色还是异色都是伊独,注意 自行避雷。

一开始是我家亲爱的日常笑掉头,然后我们沙雕串剧组。然后一堆梗出来了。

关键字【小英雄横空去世】【杀天向神发誓】【扑克普又搞事情?】【这两位瓦尔加斯的贝什米特还真的是同一个】

费里:人类设
费里家的贝什米特:人类设
卢西:扑克设红心J
掉头爱因斯:扑克设红心K
报警爱因斯:国设

瓦尔加斯役——本人
贝什米特役—— @Teilchen

陌路微白

(APH)国家聚会

本人聚会时突发的脑洞,小学生文笔勿喷

伊万ooc预警!!伊双子都是攻!!

cp 味音痴/子亲分/逆花夫妇/雪兔组/软绵绵组

“呀呼!hey babe!”阿尔弗雷德神烦的声音透过隔音良好的门,在门外经过的各国国家老大一脸不忍直视。  

“ye!本大爷最帅!”基尔伯特举着话筒完全high起来。“哥哥,小心!”路德维希一脸胃疼的看着基尔伯特站在沙发上,还在不停地蹦哒。  

“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英/国角色歌」”“诶!谁给亚瑟碰了酒阿鲁!”“哥哥才没有!”“那是谁给……”  

“英/...

本人聚会时突发的脑洞,小学生文笔勿喷

伊万ooc预警!!伊双子都是攻!!

cp 味音痴/子亲分/逆花夫妇/雪兔组/软绵绵组

“呀呼!hey babe!”阿尔弗雷德神烦的声音透过隔音良好的门,在门外经过的各国国家老大一脸不忍直视。  

“ye!本大爷最帅!”基尔伯特举着话筒完全high起来。“哥哥,小心!”路德维希一脸胃疼的看着基尔伯特站在沙发上,还在不停地蹦哒。  

“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英/国角色歌」”“诶!谁给亚瑟碰了酒阿鲁!”“哥哥才没有!”“那是谁给……”  

“英/国,来再干一杯!”伊万举着杯伏特加,满脸红晕。“想当初,阿尔多乖多可爱,都怪你们呜…嗝…”  

“亚瑟又来了!”阿尔弗雷德不知什么时侯走了过来。  

“你什么时侯过来的,那现在是谁在唱?”弗朗西斯看了眼握着杯伏特加不断嘟嚷着什么的亚瑟,伸长脖子企图透过走廊看见拿着话筒的是谁。  

“安东和罗维在唱。对了,这里不是休息室吗?哪来的酒?”阿尔弗雷德喝了口水,指着亚瑟手里的酒杯。“喏,看身后阿鲁”王耀向身后示意。  

“voka~”“……好吧。”  

“baka,岂可修,baka……”阿尔弗雷德扶起亚瑟,对另外三人挥手“byebye……”诶?三个人?!(对阿尔弗雷德来说,伊万不算人)浑身抖了下,黑着脸快速离开。  

“嗯?他怎么啦阿鲁?”“谁知道呢,好了小马修,来告诉哥哥你喜欢我吗?”“呃…先生,那个……”马修脸红红。  

「玛德哪都有情侣,欺负我没有吗!」王耀翻了个白眼无语。  

“Caio!”费里西安诺从门外探出头。“啊!原来是小费里呀阿鲁。”王耀被吓了一跳。“呐呐路德在哪里?”“对面最里面的房间阿鲁”“Grazie. Grazie.(意语:谢谢)”  

“哥哥!”刚靠近门口,就被路德维希的喊声给吓得睁开眼睛。“ve~发生了什么?”  

“啊!是费里西安诺啊。怎么现在才到?”路德维希回头。“ve~我和小菊去买东西了”费里西安诺走进来。“啊哥哥和安东哥哥!”呆毛颤了下,想奔过去却看见哥哥压倒了安东哥哥。  

“!”心思一动,转身墙咚了路德维希。“诶费里你做什么……”被压在墙上,垂头看见费里西安诺认真的脸,脸上染了浅浅的红。   “Ti voglio bene(意语:我爱你)”“……”「怎么能这么…」路德维希偏过头彻底脸红。

“呐,路德呢?”费里西安诺掰过路德维希的头,两双眼睛对视。“Anch'io ti voglio bene.(德语:我也爱你)”  

在两对情侣亲热的映衬下,一旁独自唱歌的基尔伯特显得十分寂寞,但本人喝醉了丝毫没感觉。“基尔君!”伊万不知如何来到了房间,整个人压在基尔伯特身上。

“本大爷最帅了!”基尔伯特一直在唱歌,没有管背上的伊万。“基,尔,君!”伊万不满。“呀呼!”依然沉醉在唱歌之中。“哼!”伊万抱起基尔伯特,出门转进另一间房。

“蠢熊你要对本大爷做什么!啊!”

今日任然独身一人却被情侣包围的王耀表示:艹,情侣都该滚开!秀分快!

-TBC-

落日
很久远的点图……先挑最喜欢的c...

很久远的点图……先挑最喜欢的cp画X

很久远的点图……先挑最喜欢的cp画X

耶瑟
当你发现你的盟友根本就一连几夜...

当你发现你的盟友根本就一连几夜都不好好睡觉的时候(。

当你发现你的盟友根本就一连几夜都不好好睡觉的时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