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芙丽特

20533浏览    461参与
玖尾奈

三出高资,可惜我想要葬天使。葬天使不可以被招募来。

我愿意用这三个换葬天使!

三出高资,可惜我想要葬天使。葬天使不可以被招募来。

我愿意用这三个换葬天使!

插低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在信息技术课放视频无聊画的
110多页的掉帧翻书动画
硬核配乐不愧是我👌✨( ˙-˙=͟͟͞͞)👍
食用愉愉愉快

在信息技术课放视频无聊画的
110多页的掉帧翻书动画
硬核配乐不愧是我👌✨( ˙-˙=͟͟͞͞)👍
食用愉愉愉快

一株杂草

【炎博】

*随手码的一点沙雕小段子

*根据干员语音来的,我流私设博士,即兴联想,莫得逻辑

【干员报道】

照理来说,新干员入职时应该去博士的办公室报道,顺便送点小玩意做个纪念,权当认识一下罗德岛的战术大脑。不过来往罗德岛的人实在太多,难免会有出岔子的时候,甚至闹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炎客的入职报道就可以算得上其中之一。

当时博士正带着伊芙利特找赫默藏在舱顶隔层里的魔鬼辣椒干,由于两人的身高距离天花板实在有些遥远,博士便让小女孩儿骑在自己脖子上去够。

“找到了没?诶诶诶别乱动啊我要托不住你了!”

“啰嗦死了!还不是因为你太矮!”

“你个没良心的小家伙,是谁为了陪你拿辣椒干甚至不惜放弃重要工...

*随手码的一点沙雕小段子

*根据干员语音来的,我流私设博士,即兴联想,莫得逻辑

【干员报道】

照理来说,新干员入职时应该去博士的办公室报道,顺便送点小玩意做个纪念,权当认识一下罗德岛的战术大脑。不过来往罗德岛的人实在太多,难免会有出岔子的时候,甚至闹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炎客的入职报道就可以算得上其中之一。

当时博士正带着伊芙利特找赫默藏在舱顶隔层里的魔鬼辣椒干,由于两人的身高距离天花板实在有些遥远,博士便让小女孩儿骑在自己脖子上去够。

“找到了没?诶诶诶别乱动啊我要托不住你了!”

“啰嗦死了!还不是因为你太矮!”

“你个没良心的小家伙,是谁为了陪你拿辣椒干甚至不惜放弃重要工作的?”

“切,明明是你想翘班,本伊芙利特大人可是看在零食的份上才没有告发你。”

博士虚掐了一把伊芙利特的腿肚子:“小小年纪学啥不好学告密,信不信我跟赫默反映你凄凉的作业情况,嗯?”

“不准说!不准说!”小萨卡兹顿时炸了毛,张牙舞爪手脚尾并用地对博士的头发发起进攻。

“好好好我不说!别抓了祖宗!再抓就秃了!!”

博士只顾着应付头上作怪的小家伙,没留意身边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又见面了…”

“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泰拉大文豪卤讯曾经曰过:人在偷鸡摸狗的时候精神是高度紧绷的。更何况旁边冷不丁冒出一个背着把大刀头上的角快戳上天花板的男人。博士吓得往后一跳,这可苦了骑在他脖子上的伊芙利特。这一晃荡眼看着就要掉地上摔个狗啃泥,于是强大的求生欲让她拽住了触及范围内最近的物体——消防栓。

“哗啦——”

最后还是炎客收拾的残局。他拎着小女孩儿的后衣领子把她从消防栓上拽下来,后者还在扑腾着嚷嚷着“放我下来”。

于是炎客松了手,小萨卡兹摔了个屁股墩,一时痛得噤了声。

高大的男人带着一股低气压径直走向博士,后者被滋了一脸水,现在同样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连眼镜都没来得及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博士急忙抹了把脸站起身,顺手把眼镜揣进口袋,“你是新报道的干员吧?我是罗德岛的博士,刚才让你见笑了…”

博士轻微近视,而房内的水雾又将一层迷离映入了那双略微失焦的眼睛。

炎客忍不住盯着博士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似乎是想从那篇紫色的氤氲中找到什么。

“——”

博士伸出的手明显僵了一下,连带着表情都有些愣怔。

炎客最终没有握住博士伸来的手,兀自继续道:

“不要紧,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

他见博士的目光偏移到了别在腰间的刀上——哦,它之前才刚处理掉了几个疯狗般穷追不舍的整合运动,炎客来的太匆忙,还没来得及清理,“……也对你没有威胁。”他淡淡地补充道。

“请把我当做武器来使用,博•士•。”

他把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语气的陡然转变把旁边回过神来想要发脾气的伊芙利特都给吓了一激灵。

然后?

然后这个高大的萨卡兹男人就走了,仿佛刚才要掐死博士的人不是他一样。走时顺带还把他那件烧焦又染了不知道谁的血的外套兜头套在了博士脑袋上。

“什么情况啊?!那家伙!”伊芙利特气得蹦了起来,“一副滋滋甚高的样子!博士你也不说他,他明明就是要打架!”

“是‘自视甚高’。”博士擦干眼镜重新戴上,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温温吞吞的样子,“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也帮了我们,就算他脾气烂点,我们也得道谢。”

“但是……”

“好啦——”博士把那件外套兜头套在小女孩儿头上,轻轻擦了擦她的头发,“都淋成落汤鸡了,还那么大火气啊?”

伊芙利特嫌弃地抓起外套丢给博士。

博士又替她披上:“这样,你回去把衣服换了,下次见到那个大哥哥的时候给他道声谢。如果做到了,后天塞雷娅来的时候我偷偷带你去见她好不好?”

“塞雷娅要来?!真的吗!!”

博士故作得意地叉起腰:“我说话哪次不作数了?”

“好!!一言为定!那我先回去啦——”

小姑娘跑远后博士收起了笑容。虽然失忆了,但他人还没傻。如伊芙利特所言,这位新干员的确带着一股戾气。言语里透出挑衅不说,最后叫他“博士”时散发出的气场说是想要杀了他也不为过。

以及——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入职罗德岛可没有被通告博士名字的规定。

难道是失忆前的仇人?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来罗德岛?看他的样子也没有要近身行刺的想法……或许吧。

说起来,刚才消防栓喷水只有他没事,似乎是发动了火系源石技艺,也就是说是一位炎魔…

对失忆前的事情依然毫无头绪,再困扰也没用,博士想。人就该活在当下,比如——刚刚就该让那家伙用能力帮自己把地面给蒸干了!

博士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叹了口气。为了不让阿米娅发现自己带伊芙丽特翘班还捅了篓子,只能尽快把“作案现场”收拾了。
博士一边往温室走一边盘算着调香师的拖把。不知道说点好话她肯不肯陪我一起拖呢?

——TBC——

手残志坚爱德文

“喂,你这家伙,站住。”

“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无聊了,忽然想问你个问题。”

“…你……”

“…你有没有想象过,我们的病情严重到失控的那一天……?”

“喂喂喂给我回来,让你走了没。”

“……我猜的,失控之后会失去知觉,在疼痛里陷入沉睡,像被困在一大块海绵里面,越挣扎,就越消磨,在病痛里抹去自己鲜活过的痕迹,幻觉般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微弱,不清醒中仍然能够敏锐察觉到血液一点点凝固,生命一点点干涸。”

“仅有的存在,大概是在别人的记忆里吧。”

“没有意义了,成为别人回忆里的东西,成为别人随时能够丢掉的回忆。没有意义了。”

“……”

“……哈!被吓到了吧!干嘛一副沉重得要死的表情啊...

“喂,你这家伙,站住。”

“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无聊了,忽然想问你个问题。”

“…你……”

“…你有没有想象过,我们的病情严重到失控的那一天……?”

“喂喂喂给我回来,让你走了没。”

“……我猜的,失控之后会失去知觉,在疼痛里陷入沉睡,像被困在一大块海绵里面,越挣扎,就越消磨,在病痛里抹去自己鲜活过的痕迹,幻觉般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微弱,不清醒中仍然能够敏锐察觉到血液一点点凝固,生命一点点干涸。”

“仅有的存在,大概是在别人的记忆里吧。”

“没有意义了,成为别人回忆里的东西,成为别人随时能够丢掉的回忆。没有意义了。”

“……”

“……哈!被吓到了吧!干嘛一副沉重得要死的表情啊!”

“我伊芙丽特大人呢……是拒绝这么没有意义的字段成为自己的终章结尾的!”

“就算会被消磨殆尽,我也要拼尽全力去逃离,尝试也好,认真也好,能把自己拉扯出去一点是一点。就算会被这块海绵碾成轻飘飘的泡沫,那我会也是最硬气的尘埃,飘在空中,我仍存在,成为不朽。”

“哈哈哈哈哈哈!胆小鬼!真要到那时候我就整日整夜、每时每刻都飘荡在方舟里头!伊芙丽特大人就算是变成了泡沫也不会错过任何有趣的事情!”

“到那个时候,你,你……”

“……你一定要认出我伊芙丽特大人来啊!”

Wildoup
昨天拿到皮肤啦!实在太可爱了了...

昨天拿到皮肤啦!实在太可爱了了呜呜💦

昨天拿到皮肤啦!实在太可爱了了呜呜💦

绿色蔬菜Aoki
“我们出门啦!” “一路顺风~...

“我们出门啦!”


“一路顺风~”

“我们出门啦!”


“一路顺风~”

十琳Sabrina

舟一家三口怎么能不磕呜呜呜//

舟一家三口怎么能不磕呜呜呜//

透明味热蛋奶
私服小火龙。 对于天然气生产设...

私服小火龙。

对于天然气生产设备着火,常用的灭火器有_______。

私服小火龙。


对于天然气生产设备着火,常用的灭火器有_______。

山川洋子
伊芙丽特的裙摆会带着火焰燃尽一...

伊芙丽特的裙摆会带着火焰燃尽一切!

cp25【逆向过载】纳言x洋子
本图图透

伊芙丽特的裙摆会带着火焰燃尽一切!

cp25【逆向过载】纳言x洋子
本图图透

浩浩.

〔伊水〕我寻找最宝贵的珍宝

生贺,祝我的水母姐姐生日快乐!!

@水母大魔王 水母快来恰!!!

ooc致歉

可能有点短打呜呜呜呜

两个人喜欢的有些牵强果然我还是不擅长写两个人从不认识到互相喜欢的剧情



“我是临时参加的,我来寻找我认为最美丽的宝藏。”水母看着眼前火苗,昂起头就看到了被红色照的闪耀的伊芙丽特。


旁边坐满了人,都是寻宝队的成员和村民。作为孤身一人寻找许久的水母,突然被村民这样热情对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以另一种目的参加队伍的水母好像还格格不入,不过自己好像就没有在意过这些。小口抿了一嘴茶,眼里倒影着柴火和白色的衣服。


这条路名叫兹沙,先不说曾经就有记载多少人在这里找到了稀世珍宝,就听队员...

生贺,祝我的水母姐姐生日快乐!!

@水母大魔王 水母快来恰!!!

ooc致歉

可能有点短打呜呜呜呜

两个人喜欢的有些牵强果然我还是不擅长写两个人从不认识到互相喜欢的剧情



“我是临时参加的,我来寻找我认为最美丽的宝藏。”水母看着眼前火苗,昂起头就看到了被红色照的闪耀的伊芙丽特。


旁边坐满了人,都是寻宝队的成员和村民。作为孤身一人寻找许久的水母,突然被村民这样热情对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以另一种目的参加队伍的水母好像还格格不入,不过自己好像就没有在意过这些。小口抿了一嘴茶,眼里倒影着柴火和白色的衣服。


这条路名叫兹沙,先不说曾经就有记载多少人在这里找到了稀世珍宝,就听队员口中先出发到目的地的他们已经找到了不少奇珍异宝。


水母曾经在书上看到最特别的就是,一位宰相曾经在出使回去时在这里遇到了姓为安氏的女子。他们一见钟情,愿意辞去宰相在身份陪安氏这块地方住下。所有人都为这里的神秘而沉醉,只有他看上了一位相貌并不是倾国倾城的女子。


也是奇怪



水母在伊芙丽特旁边的房间住下,他们要休息五天全员整顿再出发。这么房屋的特色就是他们围成了一个圈的形式建起来高楼。伊芙丽特是村民在几年前捡到的婴儿,大家一起将她养大的。可以说是所有人的女儿,或许也是这样的原因她有些顽皮。


不过在水母看来也只是小姑娘爱打闹吧,倒是有点可爱。


“我等会要出去买纪念品,要一起吗。”水母在写她所经历的事情,看着纸张向后问去。伊芙丽特喜欢没事有事就来水母这边玩,有时烧坏些东西也是常见的。


论伊芙丽特会使用火这个事情水母已经看怪不怪了,对比其他成员呆愣的脸,水母倒是上前抓住了她的手带她回了房间。


她的手上有伤疤,新的旧的都有。有些地方还有皮破了,看上去还狼狈。强行拉住伊芙丽特的手,把自己随身带的药膏给她涂上。


“每天晚上涂一次,那个时候应该会好的差不多了。”说着把东西塞到了她上衣的口袋,拍了拍衣角的灰。



“啧,人怎么这么多?”伊芙丽特看着熙熙攘攘挤来挤去的人群,平时也没有这样不愧是赶集的时候人更多了。水母看着又一波人潮,没有犹豫的抓住了伊芙丽特的手,眼神依然没有离开拜访纪念品的摊铺。


“啊,别走丢了,跟紧我。”一双手是由水母单向握紧,伊芙丽特挣扎的想要松开。前者没有在意,后者决定放弃。


冰冷的触感落在手腕处,伊芙丽特停止了挣扎:“喂,你干嘛啊!”水母摇了摇头把手链扣好,摇了摇自己手中的项链。伊芙丽特手中带着的是月亮,水母的是太阳。


“好看吗?我觉得挺好看的。”伊芙丽特的手很瘦,瘦到几乎一掰就伤到骨头了。特别是再加上伤口,让人心疼。


“一般般吧,品味真差。”哼了几声,伊芙丽特走到了前面,没有再甩开她的手,就这样任由水母抓着。



妈的


水母在给朋友写信的时候谈到了伊芙丽特,甚至一句话就打开了开关如水流源源不断的涌出。


停笔时小姑娘还留在自己的影响力,好像还有点影响到了自己的思考。桌面上摆着的是伊芙丽特送的羽毛风铃,据她说是一位叫做“赫敏”的医生告诉自己要礼尚往来的。


于是亲手制作又亲手交到了水母的手上,伊芙丽特脸红又不好意思的样子还挺有趣的。秋风徐徐吹来,拉动光斜射在风铃上。


清脆的铃音和风拂过纸张落在了水母的身上,细细的树枝插在水瓶中一片细小的叶子准备冒出头。



队员们已经提着村民送的礼物和行李准备离开了,伊芙丽特在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水母。有些恍惚的跑到了她的房间,曾以为推开会没有一个人。


夕阳下的所有都呈现橙黄色,带着火焰尾巴的样子。她将信封贴好放到了自己的上衣内,推开椅子。伊芙丽特看到了水母眼角带笑的样子,并且桌上摆着的羽毛风铃。


“你不走吗。”


水母笑了笑,摸着伊芙丽特的脸。


“我的目的是为了我最美的宝藏,既然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要走?”

“那个宰相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


呜呜呜呜呜非常非常短的写了出来,水母原我!!!!


祝水母


成为她心中最美的心,成为冬日最美的一朵花。不被生活困惑,做爱做的自己。


qszdhsraY
“你?还蛮不错的嘛。” /服饰...

“你?还蛮不错的嘛。”

/服饰有简化。

“你?还蛮不错的嘛。”

/服饰有简化。

tracob forever!

求问这套图的来源!

问到删

求问这套图的来源!

问到删

Warren   XD
是小火龙哎嘿嘿www,我好菜我...

是小火龙哎嘿嘿www,我好菜我好菜

是小火龙哎嘿嘿www,我好菜我好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