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莎贝拉

56205浏览    542参与
夙菱

【约定的梦幻岛】伊莎贝拉的日记

*主要是雷出生的事情等等


*母子亲情向


2046年1月14日  天气 晴


我亲爱的孩子,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将会是我最得意的货物。


现在想想,你出生的那一天仿佛就在昨日,记忆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耳边是医生“编号73584孕育的食用儿童已成功出生”的无情声音,当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温暖。我已经决定,要好好的养育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们,让他们长大成人,在无知的幸福里过完一生。


你的第一声啼哭,似乎是被人逼迫了,不情不愿,那可爱的小模样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不过知道了后来的事情,这也难怪。但是,我却觉得十分温暖,宛如听到...

*主要是雷出生的事情等等


*母子亲情向








2046年1月14日  天气 晴







我亲爱的孩子,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将会是我最得意的货物。







现在想想,你出生的那一天仿佛就在昨日,记忆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耳边是医生“编号73584孕育的食用儿童已成功出生”的无情声音,当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温暖。我已经决定,要好好的养育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们,让他们长大成人,在无知的幸福里过完一生。







你的第一声啼哭,似乎是被人逼迫了,不情不愿,那可爱的小模样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不过知道了后来的事情,这也难怪。但是,我却觉得十分温暖,宛如听到了天使的小号。







过了几天,祖母说为了奖励我,可以给你取个名字。叫什么呢?就叫雷吧。







顺理成章地,我被任命为GF农院的“妈妈”。过平淡的人生,送孩子们上路。尽管这样,生下你这件事,也是我的荣耀。和你,艾玛,诺曼,冬,吉尔达,安娜,柯尼这些孩子们遇见,是我最大的幸运。







伊莎贝拉   于21时   笔







接下来,去看看我的孩子们吧。伊莎贝拉似乎心情很好,哼起了雷斯里写给她的歌。可紧接着,来的是声嘶力竭的呼喊:“救命啊!着火了!妈妈!”她听出这是艾玛的声音。伊莎贝拉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保持镇定。她冲去拿灭火器,同时思考通往火灾现场能经过孩子们房间的最短路线。







“艾玛!你先逃!”她转头对艾玛说,然而这地方已不见人影。伊莎贝拉觉得有点奇怪,但没多想,总而言之先解决眼前的状况再说。







一阵烟雾弥漫,火灭了。图书馆都是烧焦的痕迹,唯独缺少雷的身影。“难道……”伊莎贝拉打开表盖,发现周围没有一个红点。他们出逃了!她跑了每一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都空空的。“啊,我早该想到的。”她失神落魄地说。去围墙吧。她蹒跚地迈开步,这动作显得十分艰难。







“妈妈。”欸?是菲尔的声音?伊莎贝拉不可思议的低下头,这么说,其他孩子们也?“妈妈!”“妈妈……”“妈妈,我好害怕。”孩子们围在她身旁。太好了,太好了,这些孩子们还没有去外面。安抚好他们后,伊莎贝拉抱着“即使是见他们最后一面也好”的想法去了围墙。这时,只差艾玛一个人没有过去了。







“永别了,妈妈。”那孩子的绿瞳孔中闪耀着坚毅的光芒,然后哗的一声划过去了。真好,就是这样,前进吧!伊莎贝拉在心中默念。







多久没有像这样用一名母亲的目光来看他们啊,一路小心,注意安全啊!愿你们未来的道路充满光明。







艾玛,我最喜欢的孩子,你果然没让妈妈失望,逃出去了啊!在折断你的腿时,我非常心痛,同时我也意识到,你是个不畏牺牲自己的勇敢的孩子。但是,下次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了。







诺曼,在新的环境也要好好加油,你是我最聪明的孩子,我知道和“鬼”打交道是很困难也很令人不爽的事情,暂时委屈一下你了。朋友们都成功出逃了,学会与他们合作,一起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雷,生日快乐。无论把你生下来的人是谁,爱你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你是伴随着希望而诞生的,不要忘记你的本心,总有一天会重新相遇的。作为母亲,我好想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守护着你。即使你遇到阻碍,失去信心,都请坚定地向前。这是愚笨的母亲最后的愿望:你要幸福地活下去。







知道你现在正安稳地活着,这就是我活着的意义。如果你爱这个世界的话,那么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我,会非常的幸福,如同之前说的这就是我个体的意义。






*十分短小 非常抱歉【土下座】


皮的要命的迪迪畏
惨白的月光刺骨的寒风沉重的脚步...

惨白的月光
刺骨的寒风
沉重的脚步
嗯……我失败了呐
但……

願わくはその先に光がありますように 
愿你们的未来能有光芒照耀
再见了我的孩子们……我永远爱你们

惨白的月光
刺骨的寒风
沉重的脚步
嗯……我失败了呐
但……

願わくはその先に光がありますように 
愿你们的未来能有光芒照耀
再见了我的孩子们……我永远爱你们

椤雨

Vengeance

*儿子与母亲


恍惚中他的双眼变得澄澈起来,他看见伊莎贝拉依旧站在原地,一袭白裙随着热浪摆动,在烈火的十字架前。


“你应该恨我。”

她说。

[你该让怒火点燃理智,让愤恨捶打胸腔。]

柴油灯摇曳着,漂浮在黑夜中,微弱的火光下雷看不清他母亲的面容,伊莎贝拉的另一只手上什么也没有,白色墙壁上悬挂着的时钟刚好走向十点。

“雷。”

伊莎贝拉将手中的灯提到她与雷中间,让暖橘色从油灯里漏出一些,顷到雷白色的衬衣上。

“对不起,明明诺曼和艾玛是那么期待你的生日宴会。”

火光忽明忽暗,衬衫暗处的阴影宛如游荡掠食的蛇。

“不过到了那天大家都会祝贺你的...

*儿子与母亲


恍惚中他的双眼变得澄澈起来,他看见伊莎贝拉依旧站在原地,一袭白裙随着热浪摆动,在烈火的十字架前。

 

 

“你应该恨我。”

她说。

[你该让怒火点燃理智,让愤恨捶打胸腔。]

柴油灯摇曳着,漂浮在黑夜中,微弱的火光下雷看不清他母亲的面容,伊莎贝拉的另一只手上什么也没有,白色墙壁上悬挂着的时钟刚好走向十点。

“雷。”

伊莎贝拉将手中的灯提到她与雷中间,让暖橘色从油灯里漏出一些,顷到雷白色的衬衣上。

“对不起,明明诺曼和艾玛是那么期待你的生日宴会。”

火光忽明忽暗,衬衫暗处的阴影宛如游荡掠食的蛇。

“不过到了那天大家都会祝贺你的,早点休息吧。”

雷疲惫地抬头看着她的笑容,不想应答,干脆转过身快步走向自己房间,在木门掩上之前,他又听见那温柔的声音——

“晚安,我的孩子,做个好梦。”

 

艾玛是在诺曼被送走的第三天“出货”的,雷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准确的来说,自从他和妈妈的约定破裂以后,妈妈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无论是明面上,还是私底下。

雷也没什么力气去追究事情的真相了,诺曼离开的前天傍晚,他和艾玛还能自信地对视,他们自以为攥住了命运的脚踝,是他太愚蠢了,他看低了命运的分量,自然要付出代价。

诺曼穿戴整齐,收拾箱子时刚巧被雷碰见。

“雷,你不和大家一起去送我吗?”

雷注意到妈妈给诺曼准备的箱子用的全是新漆,不是以往的旧货。雷最清楚妈妈伎俩,他能想象妈妈卷起腿边的裙角,护住膝盖,轻轻地踮起脚尖,蹲在年纪小的孩子们身旁,抚摸着他们柔软的头发,满眼温和地说:“孩子们,虽然孤儿院的资金不够充裕,但我对你们是全心全意的,离开这里,今后你们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全心全意,多么高尚的辞藻。他不愿陪着妈妈演戏,又不可能在送别的舞台上缺席,眼睛、耳朵都是自己的,可说出来的话语每一句全是谎言。

看见他们难过的神色,听见他们悲伤的哭声,可在整个过程中他又要耳充不闻,视而不见,他是枚往上抛的硬币,落下哪面由庄家说了算。

要怎么办?让心变成石头,像那个女人一样,像母亲一样。

 “艾玛会去的,我就算了。”

简洁的、短暂的,雷给出的告别就是这些。

此时箱子已经合上了,诺曼的双手垂在身子两侧,他把它们握住,缓缓地又松开。

“雷,今后……”

诺曼低下头,似乎在斟酌语句,又似乎只想给他自己更多的时间平复心情。

沿着楼梯滑来吉尔坦的声音,“诺曼,你在哪里?妈妈在叫你。”

“这就来了。”

诺曼抬起了头,又恢复平日里温顺的笑容,遮住了湖蓝的瞳孔,“别放弃啊、雷,还有艾玛在呢,我先走了。”

雷没有回答,他靠在楼梯的扶手处,他衷心地希望从身体里生出根来,扎进木制的楼梯里,和整个房屋融为一体。诺曼前额地白发削得整齐,配上棕色的尼龙帽檐,显得干净利落。妈妈牵着诺曼的手,引领他走向约定之地。

楼下忽然传来了骚动,可雷不想挪动身子,肯定是艾玛,他默默地思考,只有艾玛才会这么做,鲁莽、不顾后果,无论何时都明亮到扎眼的一头橘发,不断摆动,不断燃烧,她的灯芯是用不尽的热情和动力制成的,也只有她才能点亮黑暗。

只要艾玛还在的话,对,只要艾玛不打算就此放弃,他还有出路。六年了,雷痛恨什么也改变不了的自己,他想过许多计划,每一个看起来都那么美好,像鲜美的果实,滴着蜜汁,只待他者采摘。雷明白,他得帮助诺曼和艾玛逃离牢笼,因为自己有这个义务,因为自己已经做过太多次的目送者。他的头脑泡在书里,身子潜藏在阴影中,努力加价抬码,他弄到手的知识和物品是别人难以想象的,他最清楚自己的母亲骨子里对利益的追寻。

好嘛,他想,你和你背后的家伙那么期待我们这些‘特等’食品,期待你自己花费了十几年培养的嫩芽,‘我们’是你的心血、你的青春、你的生存意义,那我也要让你尝尝,你所重视的一切被瞬间夺走的感受。

他漫长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刻,这是他的报复。

可雷连最后一次行使权力的机会也被夺走了。

直到他慌张地越下楼梯,大口喘着气跑向大厅地通道时,他才从妈妈温柔的语调中知晓艾玛即将被接走的事实,坐着轮椅的艾玛眼角已经通红,但她还是扬起笑脸向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告别。

雷推开年纪小的孩子,冲到送行队伍的最内层。

“等下艾玛,这是怎么回事?”

艾玛吃惊地望着他,仿佛他不该出现在这里,仿佛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啊、嗯,是雷呢……对不起,是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我今晚就要走了,雷、你在这里要好好努力啊!从现在起你就是他们的哥哥了。”

没等艾玛说完最后的音节,雷就夺过放在艾玛身旁的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摔,他摇着艾玛的肩膀,死死地盯着她。

“说什么呢!你伤成这副样子还要去哪?赶快回去、回房间、回你的床上呆着!!”

 “雷,你的力气太大了,我的领养者会带我去医院的,所以你别担心了。”

“开什么玩笑、他们打算把你带到哪所医院啊!!”

雷的声音近乎咆哮,周围的孩子们被吓得不敢上前,他没发觉艾玛脸上的微笑逐渐化成苦涩的一滩水珠。

 “雷,你别这样了,别这样了。”

“什么这样那样的、艾玛!”

“雷,我……我啊”

 

雷。艾玛该走了。

伊莎贝拉冷峻的话语为晚间的舞台剧划上终止符。她走过来,拿起被丢到一边的拐杖,将它们放回原处,然后从容地抚上雷白色的衬衫肩肘,露出一贯的笑容,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的语调轻声说道:“我应该说过的,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终止,别再任性了、雷。”

他地大脑在飞快地思考着,伊莎贝拉的暗示并不难——艾玛交易结束后的第一个牺牲品。

到底是伊莎贝拉发现了艾玛的计划,还是发现了他做的那个小玩意,事到如今都显得不再重要,妈妈不会再给他“报酬”、他也没法继续给妈妈提供“信息”,雷一直以来都厌恶无比的交易,终于以这种讽刺的方式停止了。

六年,六年的光阴,他和自己母亲的相处方式从未改变,雷带来孩子们之间的秘密,伊莎贝拉告诉她下期的出货名单,偶尔,灯光摇曳下,略微不经意的瞬间,雷会发现自己想要的礼物就静静地躺在桌面上,等待他的拆封,而伊莎贝拉则靠着白色的墙壁站立,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仿佛在关心雷对这份礼物的反应。

这是母亲给儿子的礼物,是母亲给儿子额外的补偿。

雷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他的个性里还有感性的一面,但从没打算分给伊莎贝拉,因为雷知道她母亲的回答,母亲是为了活下去才生育自己,恐怕,对于这样的母亲来说,自己只是个在她体内呆上十多月的过客,就像她至今送走的孩子们那样。谁能说伊莎贝拉不爱孤儿院里的孩子呢,但那份爱充其量不过是掐头去尾的保障,是有保质期的,等到十二岁,伊莎贝拉就断然会舍弃他们,将他们一把推到残酷的命运跟前。

既然最终都会死去,为何要构筑注定消亡的感情?对曾经的雷来说,母亲的回答是盏为他消却疑惑的明灯,然而等他真正的注视着亮光时,才发现自己陷于漆黑的海洋中,没有进退,也没有出路,他不在伊莎贝拉面前哼起他熟悉的那首曲子,伊莎贝拉也不再追问任何事情,他们彼此躲藏到了雪白的阴影里,寻找一种新的共存方式,一种排斥血缘的互利关系。

雷厌恶自己的能力,尤其是那段时间,如果没有出身以来的记忆,他还被允许去逃避,允许用无知来麻痹自己敏锐的意识,至少‘正常的童年’也会再延长些许。为什么只有他能记得,只有他要背负如此沉重的担子呢?没有人可以为他解答,他的兄弟姐妹是天真而可爱的,雷不可以向他们诉说,他的母亲是睿智而懦弱的,雷无法向她询问。于是,书籍成了雷最常接触的事物,因为它们是已死之人的馈赠,是静默无言的倾诉者,雷觉得,比起让生者忧虑,不如与逝者共情。

 

“妈妈是天主教信徒吗?”

某天夜晚,雷的报告结束后,他这么问伊莎贝拉。后者听起来略露困惑,但随即回答他,“不算是,但我认为(相信)它会让人幸福。”

雷摆弄着旧时打火机的壳子,触摸那些凹凸不平的接口,

“看不出妈妈也相信天国的存在啊。”

“雷,天国与地狱存在与否,都不会给与我任何安宁,死后的事情,我也不想费神。”

她久违地卸下笑容,两手扶于桌板。

“但有人会承担我的过错,为我背负罪责,这份承诺让人安心。”

数秒后,伊莎贝拉意识到了雷的沉默。

“看起来你并不满意我的答案呢,雷。”

“怎么可能,妈妈。我也希望有人能替我承担过错呀,那样日子就会轻松很多,只是,我没法像妈妈一样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的奉献。”

雷放下正在摆玩的打火机,将双手握起,乌黑头发下的阴影又遮住几分面容。

“我不认为任何人都愿意接受‘被牺牲’的命运,一旦这么想,我也就厌恶起自己因为感到被救赎而产生的安心。”

“所以书上才说耶稣不是‘任何人’,他是救世主,他是天主的儿子,他生来就肩负着沉重的使命——救赎行走在地上的人类,将我们从自身愚蠢、懦弱、无知、愤怒、嫉妒中诞生出的罪恶消去。”

伊莎贝拉语重心长地,或者说,看似虔诚地告诫儿子,

“雷,因为他是特殊的存在。”

雷不经露出了笑容,和伊莎贝拉相同,他很少表露出自己真正的情感。

“但我觉得他并不特殊,因为他也饱尝痛苦,被迫承担罪孽的痛苦。在成为天父的孩子之前,他……”

雷的声音逐渐变得沙哑,话语也就终止在半途,伊莎贝拉注意到了他的沉默,于是温柔的母亲形象重新出现在雷眼前,宛如书中怜悯圣子的母亲一般,

“雷,感谢的你的报告,早点休息吧,我亲爱的孩子。”

“好的,妈妈。”

雷始终没能将后半句说出来,因为他早已知晓伊莎贝拉的答案。

那天深夜雷难得做了个梦,梦中没有任何离奇古怪的生物缠绕着他,也没有逝去的亲人在他身边哭泣,他孤身一人,站在诺大的教堂里。高耸的大理石支撑着墙壁,青黑色的斑纹与镂金的花纹筑起了拱门,从天顶上倾斜而下的一束光芒照亮了他面前的圣殇像。

没有任何护栏,雷悄然上前,圣母的面容看起来庄严肃穆,她像地悲悯像是被嵌进冰冷的石块中,与永恒的青春一起放置在圣坛上,给人观赏。雷伸出双手,轻轻地触碰这尊完美地艺术品,他忽然感到手上有温热的水珠,雷以为那是泪,但其实那是血,从圣子的心脏处不断涌出,染湿了大理石,也染得雷得双手一片鲜红。他缓慢地抬起头望向圣母,她永恒的悲伤中参杂了些许辨识不明的情绪。雷想起来了,伊莎贝拉也曾露出同样的表情,在他问出那个绝不该再提起的问题后。

“妈妈,你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呢?” 

周围的光明逐渐远去,意识沉入深海。

 

雷在一片宁静中睁开双眼,周围是整洁到刺目的白色床单,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妹们还未从睡梦中苏醒。

艾玛居然睡过头了,他脑海中很自然地飘过这个想法。自己要怎么那这个事情寻开心呢,那个橘色的开心果在没睡醒时又是什么样子呢,雷在一边整理清晨起床后乱成麻绳节的思绪,一边套上白色的棉衣。

他很快便停下了动作,因为屋子里有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亦或是在视觉神经反馈回脑部之前他就意识到了房间中的违和感。

艾玛已经不在了,不在和家人们朝夕相处的这个屋子里,也不在这座从出身以来就一直被视为家园的孤儿院里,她现在,一定已经不在世界上地任何地方了。

“是吗,你也离开了啊。”

雷轻声地说着,似乎说出来的话语就比事实更好让自己接受,昨天的混乱此时才尽数冲进他的脑袋里,艾玛眼里的泪水和他的怒吼又清晰地浮现出来,他不该抓着艾玛地肩膀那么用力摇晃的才对,自己不是应该去安慰她的吗?因为诺曼拜托过自己了,他应该协助艾玛逃脱这个该死的牢狱不是吗?那么为什么,为什么昨天的自己是那么无能,那么懦弱呢?哪怕当面把事实全部说出来,对着年幼的弟妹们,将母亲脸上虚伪的面具扯裂,将残酷的现实揭露出来,让他们也体会到在痛苦和泥泞中挣扎的感受,也比看着艾玛被送出去迎接死亡要好上百倍。

“艾玛,对不起。诺曼,对不起。艾玛……”

雷的声音逐渐在缀泣中枯萎,他把这句话当作未曾说出口的告别,一个人在醒来后的寂静中迎接初升的太阳。房门外,伊莎贝拉靠在木门上,黑色的长发垂于胸前,她也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言不语,直到雷的声音完全消失为止,她紫色的眸子凝视着墙上的日历,似笑非笑的表情在脸上凝固。

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诺曼和艾玛都已经离开,雷现在是孤身一人,就如同当初的自己一样。

[主啊,我已被众人抛弃,无人可以将我从地狱的火焰中拯救。]

伊莎贝拉不经为这种想法战栗起来。十几年的时间足够让人遗忘许多往事,对于她而言,那代表着曾经在少女时代做过的美梦,梦碎后灰暗无光的漫长岁月,以及与她培育的孩子们度过的短暂时光。她可以忘却无数的名字、声音、脸庞,让这些短暂交集过的生命们从手心中流走,但她绝不能忘记他的那首歌。

夏日诞生的歌曲最初就带有暖洋洋的温度,即使是趴在草地上,侧耳倾听,吉他声伴随着那低哑的鼻音就会传入耳中。歌曲温暖的不仅仅是树荫葱茏的夏日,金黄的秋叶和洁白的冬雪也沾染上无法退却的灼热温度,声音刻在了脑海中,也成为她和那个男孩独一无二的秘密。

“不要告诉大家哦。”

她轻巧愉快地答应了,直到这个秘密最终被她独占为止。

雷是不会再去计划逃出农场的,伊莎贝拉确信,因为她自己没有办法在雷斯利离开后独自逃出那片森林,融汇于血脉中的共性如此相似,她这么想着,似乎有些苦涩地笑了起来。

雷哼起那熟悉的歌谣是在初夏时分,简直与雷斯利当年一样,那个小小的身影斜靠在树下,被树荫笼罩着,以幼童的鼻音轻声哼唱。

伊莎贝拉不愿相信,这个世上除了雷斯利和自己以外,还有人知道这首曲子,她细心地守护着年少时的秘密,遵守她和雷斯利的承诺,但音乐还是流进了她的耳中。她的双手攥住裙摆,微微颤抖,在她也没有察觉到的时候抚上了自己的腹部。

“雷,那首歌,你是从哪里……?”

她不记得自己的表情,但她没有忘记雷的。黑发的,她懂事的孩子略微扬起头,有些欣喜,又似乎有些无奈地对着她露出了浅浅的微笑,雷比伊莎贝拉更早地开了口,回答了她盘旋在心底的问题,

“呐,妈妈,你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呢?”

自己是怎么回答雷的,这已经不重要了,在那一刻她的记忆回拨到更遥远的时光里,雷的身影和过去的雷斯利重合,再一眨眼,幻影便消散了。

应该是笑着的吧,她想,自己应该是平静地告诉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我想要活下来,活得比任何人都要长久。

雷大概不会接受自己的这份理由,没由来的,伊莎贝拉这么思考着,这也是她第一次感到血缘之间讽刺的关联性。她明白雷在向她期待什么,但她无法说出雷渴望听见的话语,不,雷是不会相信从她口中说出的亲情,不会相信她对孩子的爱,正如她自己也不相信那样。

要是雷能什么都不记得就好了。伊莎贝拉不清楚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愿望,还是给予彼此解脱的最后一种方法。

在雷得到答案后,伊莎贝拉以为雷会疏远她,疏远与孤儿院里其他孩子的距离,但雷没有,而这很大程度上得感谢诺曼和艾玛。

大约过了一个半月,某天夜晚,众人安然入睡后,雷敲响了自己的房门。她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站在门口,黑发遮住了他半边的眼睛,他抬起头,稚嫩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妈妈,我想与你做个交易。”

她抬起头,星空渺远而广阔,无数的光芒却无法照亮大地的每个角落。落在这个孩子身上的光更是吝啬,他黑色的毛发和眸子融化在黑夜间,但眼中唯一的光点正盯着自己。雷是自己的孩子,只有这个瞬间,伊莎贝拉才真正的愿意去面对他,在万籁俱寂时,无形的制度被黑暗拒斥之外时,她才愿意望向雷那灰绿色的眼眸。

“雷,我的孩子,你进来吧。”

她明白自己是不可能与雷建立起正常的亲子关系,她也没有天真到在培养食品的农场里期待亲情的萌芽,但自从她知晓了雷的身份后,每一次看见那个孩子的背影,她都感到自己精心伪装的一切露出了微小的裂口。

“你想要什么呢,雷?”

伊莎贝拉把雷拉近房里,在烛光下重新看清了雷的轮廓,她不自觉地使用了‘要’这个字眼。

“妈妈,让我……”雷注意到自己过于急迫了,于是小声咳嗽了一下,调整了他的措辞,“嗯,我是说,妈妈照看这么多孩子需要助手吗?”

虽然雷努力地要求自己保持冷静,可在伊莎贝拉眼里,站在眼前的这个孩子不过是在极力掩饰他谈吐中的慌乱罢了。明明是个十岁都不到的孩子,他又能理解什么呢?但雷竟然愿意走到自己的身边,愿意与自己重建一段虚假的关系,伊莎贝拉只好将笑容再撇向嘴角,“我想我是需要的。”

“真的吗?”

雷抬起头,眼角折出克制不住的欣喜,看着这样的雷,伊莎贝拉刚才准备好的答复忽然哽在嗓子里,她只是点了点头。

“那妈妈你是说你确实需要帮手对吗,妈妈会与我合作了?”

‘合作’,伊莎贝拉在心底默念,原来雷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

“嗯,暂时性的。不过呢,雷,在确认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希望你在明白这个的基础上再考虑你的提案。”

她看着自己的孩子,如果雷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中继续活下去,那么她至少有义务告诉雷,他的挣扎是有界限的。当年的自己还能牵住那只苍老的手掌,逃往牢狱深处,但雷没有任何机会。

“雷,你当然可以和我合作,我也很乐意有位能干的帮手”她停顿了一下,“但你必须要记住,十二岁,就是你的极限,无论你之前再怎么努力,你的生命都会在那时停止。”

“是吗。”

不知为何,雷很轻松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十二岁,原来如此。那么这对诺曼和艾玛也是一样的吧。”

“嗯,没错。农场的孩子最迟也必须在十二岁之前出货。”

雷深吸了一口气。

“妈妈,让我成为你的助手吧,任何事情,无论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到。所以,”雷除去之前徘徊在他心头的犹豫,无比坚定地说着,“请让诺曼和艾玛在这里,在被允许的最大时间内,度过一段幸福的生活,请不要夺走他们的人生。”

雷近乎是喊出最后一句话。

“雷……”

伊莎贝拉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比起应答,她心里盘旋的更多是不解,她不能理解这个孩子为何对诺曼和艾玛的幸福如此执着,雷的要求中没有任何字句指向他自己,那是指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今后的生活吗,那是指他愿意为了自己的两位好友奉献一切吗?伊莎贝拉无法做出适当的猜测,但她在那一刻发现了,即使是亲如骨肉的两人,她还是没法正确地理解雷。她以为雷在黑暗中徘徊了许久,独自一人承受了不曾想象的孤独,在敲响她房门时最渴望看见的是伸向自己的双手,然而雷却没有这么做,雷没有选择像那时的她一样的做法。这是一种讽刺么,自己为了活下去而握住自深渊而来的邀请,但雷,这个自她腹腔诞生的孩子,尽然只是为了让他的朋友不被深渊吞噬而来。

“雷,现在已经很晚了……”

“不,我想要听到你的回答,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这里的。我没关系,我可以在这里等着,不用担心我。”

雷看起来意外地执着,他有心在这展开一场拉锯战,无关输赢。伊莎贝拉无奈地看着他,最终妥协下来,“好吧,雷,坐下来,让我们好好聊一聊。”

最终他们之间确立了新的关系,情报提供者与接受者、利益赠与者与接受者、饲养员与猎犬,唯独没有亲缘关系,没有母亲与儿子的特殊身份。很简单,因为母亲与儿子理应是世上最亲密的人,他们理应理解支持彼此,他们都知道,这个谎言显得太过无力,于是这种可能性被两人早早地抛弃在一旁,不闻不问。

“妈妈,你会遵守与我的约定吧?”

“嗯,我会的。”

从那个夜晚开始,伊莎贝拉与雷就以共谋者的身份一同生活。她再也没有与雷有过亲密的接触,雷也在刻意回避着她的亲昵,当然,伊莎贝拉还是大家最喜爱的‘妈妈’,她也尽全力做好自己的角色来回应孩子们的期待。只是每每看见雷,看见他独自坐在树阴下读书的背影,她就感觉自己面对着某些不知名的恐惧,一种融合了失望、无力和焦虑的心情会啃咬她,在她注意到之后又快速地消失。

 

艾玛离开后,直到雷的出货日前一天为止,日子都非常平静。在伊莎贝拉撕毁了与雷的约定后,她将农场中的一切动向捏在自己手中,什么都没有发生,今后也不会发生。

走道里没有任何声音,如同之前的无数个夜晚一样,除了静谧再无其他。伊莎贝拉完成了她的最后一次巡夜,她静静地停在挂在墙壁上的日历前,红色马克笔涂抹的记号微微地刺痛她的眼角,于是她提着煤油灯,在淡黄的灯光下打开了育婴室的门,门里的孩子们一个个都已经沉入梦乡。

忽然,响起了一首令人熟悉的旋律,那旋律似乎是从渺远的苍穹降到地平线彼端,又珊珊穿越了茂密的树林,通过未闭合的窗户飘进这个房间。伊莎贝拉不经望向了窗外,然而她所看见的,只是无尽向外延伸的黑暗,今夜无论是繁星还是月亮,都被低矮的乌云遮住了光芒。看来明天清早注定会飘起细雨,雷的生日宴会没法去室外了,想到这里,她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但不详的气味很快地包围了伊莎贝拉,焦糊的味道,微小的声音,伴随着黑夜的阴影接近她的身旁。起初的一两秒,伊莎贝拉并不相信自己脑中的结论,因为那焦浓的气味与死亡的意义太过相近,但后一秒她变明白了,慌张地推开育婴室的房门,向气味源头跑去。

雷点起了火。——她万分不愿地下了最终判决。无论这是意外还是雷最后的挣扎,如今纠结这些不再重要了,作为管理员,她第一时间做出的最坏推测是:雷受到了损,这个推测使得伊莎贝拉没法维持白日体面的形象,当她理解到雷真正的用意时,愤怒和恐惧宛如盘旋而上的两条巨蛇,急速地占据她的内心。雷不顾自我的毁灭行为令她愤怒,农场即将被毁的事实令她恐惧。她感觉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的控制,被这两股相斥又相吸的力量拖拽,时而分离,时而靠拢,她不得不把其他杂念全部甩开,全速跑向餐厅。

雷在最后的时间里表现得那么颓废,原来全部都是那孩子的伪装!他为了报复我,为了报复这个农场,为了报复夺走艾玛和诺曼的这个‘家庭’,居然想将一切付之一炬,不行,这怎么可以!马上就是最后的收获时刻,那些大人们也在等着这个完美的祭品,我不能让雷出事。

伊莎贝拉奔跑着,让混沌的责难充斥在思绪里,她不能接受雷所作的事情,她不能接受雷燃起的火焰,她不能接受自己幸苦培育的食材被烈火燃尽的瞬间。

“至少、至少留下大脑也是好的。”

一旦脑中出现燃成焦碳的尸体,她就会萌生出恨意,没有任何原因。考虑雷的生死在此刻令她厌烦,她每想到雷,便开始全身心地恨起来,在极端的压力下,生为人的理性就要消退,在无法接受的行为面前,感情会成压垮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雷会出现在农场里呢?为什么雷会记得婴儿时期的事情呢?只要他不出现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她的命运早在十二岁时就一锤定音,没有阳光,没有色彩,她必须按部就班地完成使命,才能度过余生,收获短暂虚假但宝贵的幸福生活。直到她遇见雷为止,雷是她被安排妥当的命运中出现的唯一变数,只有雷超脱了她的掌控,将她的过去与未来统统打碎了,这种失控折磨得她痛苦万分。

伊莎贝拉在千万思绪中总算到达了餐厅门口,在黑暗中泛着诡异红光的缝隙简直像是通往地狱的邀请函。

门被重重地摔开,摞在地上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的炭黑色物体散发出阵阵复杂的气味,其中有香嫩的脂肪炸裂的味道,也有橡胶烧焦后刺鼻的味道,他们的脸朝下,背后压着沉重的木板,伊莎贝拉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

“妈妈。”

木头、碎屑和其他杂物燃烧时产生哔哩啪啦的声响已然充斥着各处,伊莎贝拉分不清这个声音来自何方。

“妈妈,你果然来了啊。”

雷站在餐厅的最里侧,黑烟和烈火弯曲的空气已经把他的面容完全掩盖住了。平日正常排放的桌椅全部都不在原定的位置上,它们将房间不协调地割开,以火焰为界。

“雷!你在干什么!快出来。”

从喉咙里冲出的嘶哑吼声甚至不像是伊莎贝拉自己的。

“妈妈,你最好不要再往前走了,这里的天花板似乎没法承受太多的重量呢,要是再落下一两根的话,就都结束了。”

 雷的声音听起来意外的平静,又带着几丝戏谑。

 “我告诉过他们不要靠近的,可他们那么执拗,妈妈能听进我的话真是太好了。”

听得出来,雷的嗓音开始颤抖,起先是短暂的笑声,而后那声音变得越来越扭曲,近乎咆哮,最后他吸入的浓烟堵住了他的嗓子,他狠狠地咳嗽了几声后,终于停止了。

“妈妈,放下你的伪装吧,年年月月戴着不属于自己的面具,你不会累吗?我很熟悉那种感受,自从成为你的牧羊犬之后,不,比那更早,我披着那些伪装一直走到今天,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太累了。”

雷又停下来干咳,浓烟已经熏得他几乎无法睁眼。

“妈妈,你一定很不甘心吧。说实话我很想看看你现在的表情,看看你现在是不是也挂着那个虚伪的笑容,还是说你已经被愤怒和痛苦侵蚀,不择手段地诅咒着我呢?”

火焰不断往房梁上窜,两道燃起的热浪冲击着墙壁,洁白的桌布早已烧得漆黑,伊莎贝拉看出了火焰的形状,长桌竟然被移成两列,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十字架。

“那样也好,妈妈。你应该恨我。我没法像你那样不择手段地活下去,也没法像艾玛那样不计后果地带着全员逃离。我舍弃了那么多人,把他们当作跳板,我对自己的家人见死不救,我才应该下地狱的。明明大家都是善良的人,都是好孩子啊。这么懦弱又无能,到最后,我谁也没有拯救得了。”

雷尝试着用手捂住鼻腔,阻断那些烟雾,可是那不起作用,他缓慢地拿起了手边的铁瓶。

“雷,住手——”

这根本不是什么命令,只是一声哀求,而决心赴死的人是听不见的。

“妈妈,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雷平静地拧开瓶盖,“现在轮到我来夺走这一切了!

“雷!!”

倾倒在身上的液体宛如滚热的鲜血,火焰瞬间就包裹了他。

伊莎贝拉的声音如刀一般尖锐,想来她脸上的伪装一定撕裂了吧,可是雷已经无法睁开眼睛去确认了,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舒畅,那种感情是自幼时起就没有体验过的。到底是为什么呢?雷不经放任自己的思维在记忆深处游走,在最后的时间里,雷感到周围的时间流动速度反而变得缓慢,火焰燃烧的速度,烟雾升腾的速度,以及房屋被吞噬的速度。他觉得一切都逐渐停滞,火光代替星光,在黑暗中燃起一片光明。

“雷,那是为了活下去,活得比任何人都长久。”

记起这句话的时候,雷不经露出了笑容,妈妈的回答将幼小的他抛入黑暗中,现在,他终于能做出一点报复了。

特级死亡,其余食物也被损毁,农场失事,恐怕真相也已经无法掩盖,伊莎贝拉这个‘管理员’的身份该何去何从呢?不,雷顾不上考虑这么多了,他的皮肤被火焰炙烤,血管开始爆裂,房间内的热量达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横梁上传来诡异的声响,魔鬼在烈焰和黑烟中奏起乐章,迎接又一个身负罪孽的人走向地狱。

妈妈,这一定相当讽刺吧。雷的意识还能支持他继续思考,他的鼻腔和嘴中充满了致命的气体,连咽喉内道都有被灼烧的痛苦,火舌终于舔舐到他的肩背上,在极度的折磨中,他竟然渴望再度睁开双眼。

他渴望看见眼前的景象,火焰、黑烟、十字架,他也渴望看见伊莎贝拉,再端倪下自己母亲脸上的表情,是不是和梦中的圣殇像一样冰冷。房间即将开始坍塌,他从快要损毁的感官中理解到这个信息,火焰不断地向上攀,裹挟着浓烟,裹挟着巨大的热能和毁灭的力量,最终将会把整个房屋吞噬。

恍惚中他的双眼变得澄澈起来,他看见伊莎贝拉依旧站在原地,一袭白裙随着热浪摆动,在烈火的十字架前。

 


End

串铃

今天的雷跟诺曼,谁赢了呢?(1)

★ 二十岁特案组成员雷X十九岁走私犯诺曼

★暂定伊莎贝拉(组长),雷,吉尔达为特案组主要成员

★这文是诺雷诺走向呀

…… …… …… ……  ……分界线…… …… …… …… ……

早上好,我是今天的新闻主播克洛涅……

近日,我国发生了一起十分恶劣的走私事件,现犯人正在追查中,请大家和我一起为祈福一分钟
,望早日能抓到他们。
若有人看到可疑人物,请拨打:1433223,奖金为一千元

“雷,你怎么看?”

“要是有谁接手这案子估计得秃”

“怎么说?”

“根据背影的肩宽以及骨骼的大概模样,这一组织应是男女都有。犯罪成员年龄偏小,在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容貌还算不错,并且大部...

★ 二十岁特案组成员雷X十九岁走私犯诺曼

★暂定伊莎贝拉(组长),雷,吉尔达为特案组主要成员

★这文是诺雷诺走向呀

…… …… …… ……  ……分界线…… …… …… …… ……

早上好,我是今天的新闻主播克洛涅……

近日,我国发生了一起十分恶劣的走私事件,现犯人正在追查中,请大家和我一起为祈福一分钟
,望早日能抓到他们。
若有人看到可疑人物,请拨打:1433223,奖金为一千元

“雷,你怎么看?”

“要是有谁接手这案子估计得秃”

“怎么说?”

“根据背影的肩宽以及骨骼的大概模样,这一组织应是男女都有。犯罪成员年龄偏小,在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容貌还算不错,并且大部分成员具有一定的亲和力。虽然头发被帽子遮住了,看不出发色,但可以去问当天在安检处值班的警察。车是新的,没有登记牌照,查不到信息。也就是说除了那些警察就没有其他渠道能得到他们的信息”

“还不错, 可你应该提前确认他们是否还活着”

“没了?”

“是啊,样子还挺惨的”

“对了,雷。这起案子由你来负责”伊莎贝拉喝了口杯中红茶才继续开口,眼睛微微眯起,脸上显露出对雷可以说是带有灾难性的笑容

“祝你好运,我的牧羊犬”

KuRuk

【约定的梦幻岛】【全员向伊莎贝拉中心】如果能普通地爱着你们就好了(平行世界设定短打合集)

1.关于Grace Field


伊莎贝拉管理的孤儿院,是Grace Field救助中心的第三分院,简称GF3院,是一整个孤儿救助系统中最为成功的一环,以从这里出来的孩子令人震惊的高平均点数而闻名于系统中。


Grace Field救助系统,旨在于能力范围之内帮助所有的孤儿。孩子们直到十二岁为止都会分配至各个分院抚养,在期间找到养父母的便脱离系统,不然则在十二岁那年送往同系统的公立寄宿制学府。成年时也是完成一整套学业之时,那便是他们要面对所谓残酷的社会的时候了。


2.关于晨时


“妈妈,早上好!”


艾玛端着一叠盘子跑过,看向伊莎贝拉的眼睛闪闪发亮,令她也不自...



1.关于Grace Field


伊莎贝拉管理的孤儿院,是Grace Field救助中心的第三分院,简称GF3院,是一整个孤儿救助系统中最为成功的一环,以从这里出来的孩子令人震惊的高平均点数而闻名于系统中。


Grace Field救助系统,旨在于能力范围之内帮助所有的孤儿。孩子们直到十二岁为止都会分配至各个分院抚养,在期间找到养父母的便脱离系统,不然则在十二岁那年送往同系统的公立寄宿制学府。成年时也是完成一整套学业之时,那便是他们要面对所谓残酷的社会的时候了。




2.关于晨时


“妈妈,早上好!”


艾玛端着一叠盘子跑过,看向伊莎贝拉的眼睛闪闪发亮,令她也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早上好,艾玛。”




3.关于母亲


在这些孩子的生命中,伊莎贝拉确实地填补了他们本没有的“母亲”的角色,而他们不知从何时,自说自话地,也叫她“妈妈”。


虽然只有雷是她生下的,但她同时也是三十多个孩子的妈妈啊...


她只要一这么想,就会由衷地感谢她被赋予的,能与这么多可爱的人们有所连结的,命运。




4.关于雷


说起来,她在第一天被称呼为妈妈时,她还担心过雷的感受,但事实证明她是多虑了。


雷是在她当上孤儿院院长后出生的,在他心目中恐怕这些孩子们本就是兄弟姐妹。


他虽然有一段时间很是嫌弃比他年龄小上许多的孩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关系也越发融洽起来。雷如同真正的哥哥一般保护着他们。


这样说吧,被他的双手所环拥过的孩子,都是被他紧紧地护在怀里的。


但想起雷时,伊莎贝拉偶尔会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


那聪明却极度讨厌学习的孩子,明明什么多看几遍就忘不了却偏生不看教科书,倒是把机械方面的专业书给翻烂了,也造成了远超过这个年龄该有的破坏力:比如被拆成最小部件的相机;比如用糖果盒来伪装的电击器;比如那险些把半个孤儿院给烧了的瓦斯炉。




5.关于午饭


伊莎贝拉见着雷帮忙盛好了午餐,诺曼和艾玛把小婴儿也抱来了,所有孩子都已入座。


伊莎贝拉再次确定,雷本性上确实是个好孩子。


不,不如说,她所有的孩子,都是极美好的存在。




6.关于爱


和稍大些的孩子们一起洗碗时,伊莎贝拉小心地将戒指取下,放在了一边。


当初,雷斯理在她做出接管抚养他们长大的孤儿院的决定时,是最支持她的人。


与此同时,伊莎贝拉也一直是他所创作的音乐的头号粉丝。


也多亏了彼此,他们才较为轻松地,互相扶持着度过了曾经最艰难的一段日子。


现在一切都很好,GF3院欣欣向荣,雷斯理的乐曲也已小有名气。


可惜的是他们都变得忙碌了不少,能够相处的时间也因不同的时间表而变得稀少。


但也许正因如此,他们也格外珍惜能在一起的时光,彼此相敬如宾,日子因没有什么大风大浪而平淡如水。


再者,如果真要将时光比作水的话,那么这水中是能细尝出蜜味的。


雷斯理的妻子绝不会缺席他的音乐会,有时甚至会带些个那天不用上课的孩子,一起坐在前几排。就算灯光全部打在舞台上,他也能透过光幕看见她那双永远注视着他的,闪着光芒般的眼眸。


伊莎贝拉的先生在空闲时会回到这个他们曾一同长大的地方,从音乐会的间歇中稍事休息,继续弹那首没有名字的曲子,她也会在他弹时轻轻地哼唱。


每到那时,附近的孩子们会暂停玩耍,交谈都会成为悄悄话,脚步声也会放缓。


清唱犹如夜莺啼鸣,琴音融入风的低吟。


这便是孩子们认知中的天籁。




7.关于捉迷藏


“妈妈,”菲尔在她忙碌完后拽住了她的裙角,“妈妈能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吗?”。


伊莎贝拉晾好手头最后一条被单,任由菲尔牵着她的一根手指,一路将她带到草坪。


她转过身去,开始倒数,听到孩子们的脚步声逐渐变得遥远又细小。


伊莎贝拉叹了口气。


捉迷藏这一简单的游戏,因为诺曼和艾玛两人,逐渐变得无比的烧脑。


好在,伊莎贝拉对自己的各方面素质都颇有自信。


半小时后,就只剩下最后两人了。


她紧跟着他们,趁艾玛因诺曼跌倒了而回头时一把将他们两人一同捉住。


“找——到了!”


数分钟后,伊莎贝拉一手牵着一个孩子,一步步走回了院门那边。


雷坐在树荫下,正读着书,见伊莎贝拉带着诺曼和艾玛回来,便将书合上了。


“欢迎回来啊。”雷笑眯眯地说。


“雷你之前跑到哪去了?”艾玛的话语中带着剧烈运动后还未平复的轻喘,雷竟是气定神闲。


“我没跑。”


诺曼露出了然的神情,默默扶住额头。




8.关于那三人


“妈妈,我们先去小镇上买晚上的食材了哦!”


艾玛远远地对伊莎贝拉喊着,她和诺曼还有雷一人拿着一个竹篮子。


这三人组从刚来孤儿院到现在,几乎很少有分开的时候。当然伊莎贝拉也看在了眼里,通常的采买之类的活动也会有意识地把他们分配到一起。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啊。”


“好——”




9.关于礼物


伊莎贝拉在他们离开后拉开抽屉检查了即将送出的生日礼物:动物园门票,象棋组,新的胶卷。


“妈妈......”


伊莎贝拉迅速藏起了还没到时候的惊喜,蹲下的同时微笑。


“怎么了,安娜?”


“妈妈送的发卡...不见了...”


安娜额前的刘海有些凌乱,在她剪发后就一直别着的发卡不知掉到了哪儿去。


伊莎贝拉伸手取下了自己发髻下用来别着碎发的一小个发夹,替安娜别上了。


“安娜能不能先用这个稍微忍耐一下?妈妈下次去采买时会替安娜再买一个。”


安娜摸了摸刚被别得齐整的前发,思索了一小会儿。


“那个,妈妈......?”


“怎么了?”


“如果...”安娜的手指有些局促地绞了绞裙子边,“我是说,如果我之后又找到了那个发卡,或者说,妈妈买回来新的发卡的话......我能留着妈妈刚给我的这个吗?”


伊莎贝拉愣了愣,随后露出笑容。


“当然可以。”




10.关于金发


安娜刚剪发的时候其实稍微有些不适应。


用她的话来讲,就是:“忽然一下脑袋就变轻了,但过一会儿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但在少了些什么的同时,她也得到了妈妈赠送的,作为礼物的发卡,以及大家对她分毫不减的关于她是如何如何可爱的称赞。


与此同时,那编得如同秋天的穗子的麻花辫,被好好地珍藏在了存放纪念品的房间里。




11.关于分别


没错,这家孤儿院里,有一个隐藏的房间。


这并非任何人的有意之举,只不过一开始买来的书架过大了,只能先堵住一间暂且不用的房间。


然而,在雷斯理和伊莎贝拉共同的改装下,它既是书架,也是一个有些隐蔽的房门。


这里装着孩子们成长的纪念:用久了的刻着不少名字的身高尺,安娜的辫子,雷被没收的电击器,被领养的孩子留下的,无法带走或忘记带走的东西——在和领养家庭里的孩子沟通过后,一部分的孩子都会决定把那时没带走的东西留给孤儿院或者要好的朋友。


比方说,原先存放在这的小兔子现在已被安放在了冬的床头柜上。




12.关于修女


前几个月,Grace Field救助中心的总部派来了克罗涅修女到三院来帮衬。


确实,伊莎贝拉偶尔会因为人手不足而忙得晕头转向,这样挺好的。


虽然一直以来克罗涅修女都对伊莎贝拉抱有着不知缘何而起的敌意,但既然孩子们都挺喜欢她的,这一点点的不愉快在伊莎贝拉看来就不值一提了。


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极其开朗的修女。


克罗涅修女一直梦想着拥有一所自己的孤儿院,而她确实是一位朝着自己的梦想,大踏步行进的人。


但克罗涅修女有时会因为笑起来太恐怖而吓到孩子们,之前一直有在苦练表情管理,却在好不容易即将修成正果时被突然总部安排调去第四分院当院长。


当时整座孤儿院都回荡着她带着歌剧式颤音的悲鸣。


当然,在总部提到四院缺人时提拔了克罗涅修女的人是谁,大家其实心里都有数。


总部给了一周左右的时间让她来给在这里的事务收尾。


而今天,就是她启程的时刻。


伊莎贝拉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首先开口:


“那么,一起先祝克罗涅修女——”


“一路顺风——”


三十多个孩子,异口同声。




13.关于相片


“好了,要拍了哦——”


雷鼓捣着又稍微有些掉出来的闪光灯,把它用力摁回了相机本体里——自从他先前好奇构造把它拆下后,这玩意儿就一直不大好用。


“三”


安娜不大自然地撩起了落到颊边的碎发,被伊莎贝拉见到,迅速重新替她别上了发卡。


“二”


克罗涅修女一把抱住了身前几个孩子,看他们玩闹着尝试挣脱,对着镜头笑出了满口大白牙。


“一”


雷从相机后跑回了大家身边,站到了艾玛的另一侧。


“大家!从养父母那边寄来的信到了!”


就在所有人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在门口抱着一沓信件的雷斯理时,闪光灯“咔”地亮了。


“诶?”


雷斯理愣住了,转头看了看刚吐出张照片的相机,又看了看同样没反应过来的两位院长和孩子们。


“我是不是来的时机不太好?”


“并没有”,伊莎贝拉露出了笑容,“我们再拍一张,你也快过来吧。”




14.关于未来


一阵忙乱之后,雷用力地甩了甩相片后将其递过,克罗涅修女小心翼翼地捻住空白的边框,先看了一眼正逐渐清晰的图像。


不论是怀着何种心情,他们都很努力地笑着。


即将离开孤儿院的三人组用力地咧开了嘴,既是送别她,也是送别几个月后的自己。冬抱着柯尼留给他的兔子。吉尔达在拍摄时正推着眼镜。安娜的短发也很可爱。雪莉很舍不得诺曼,盯着他背影盯到眼眶都红了。托马和拉尼悄悄碰了个拳也有被抓拍到。雷斯理的手轻轻搭在了伊莎贝拉腰上,伊莎贝拉则将头靠在他肩膀。


克罗涅修女看着相片中的自己,觉得表情管理没有白练。


她将照片珍重地放入手提箱的夹层里,向他们挥手道别,一边对期待许久的,属于她的孤儿院兴奋不已,同时也对这里的一切打心底里感到了不舍。


她抬起头来,看着顶上的天穹,白云拂过后,剩下的部分蓝到了深邃的程度。



五十岚

通贩最晚选手来报到了!!!TTTTT

谢谢cp当天来场购买的小伙伴们!!

《名为雷斯里的男孩》《DokiDoki!!Farm Drama!!》花语主题亚克力挂饰的场贩剩余在【鲸鱼组】通贩代理中

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d.6639537.1997196601.3.51817484WcMpLq&id=597614973204

(*本子和亚克力均在一个链接中!注意看清选项噢)

谢谢大家的厚爱!!<(_  _)>

通贩最晚选手来报到了!!!TTTTT

谢谢cp当天来场购买的小伙伴们!!

《名为雷斯里的男孩》《DokiDoki!!Farm Drama!!》花语主题亚克力挂饰的场贩剩余在【鲸鱼组】通贩代理中

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d.6639537.1997196601.3.51817484WcMpLq&id=597614973204

(*本子和亚克力均在一个链接中!注意看清选项噢)

谢谢大家的厚爱!!<(_  _)>

石子

魔改预警
私设预警

准备做立牌的
昨天晚上一口气肝完(还差一张朱利安的)
不过因为本人发烧头疼将会无限期延期

魔改预警
私设预警

准备做立牌的
昨天晚上一口气肝完(还差一张朱利安的)
不过因为本人发烧头疼将会无限期延期

仅仅是一人

我生下你就是因为想要活得更加久。

我爱你几乎是再那之后的事情了,雷。

我最爱的是我自己,在我自己之后才是其他人,这个真相是你需要知道的,也是你必须接受的,那就是长大意义。

如果你有孩子,如果你对自己足够诚实,那你也会认为如此的。

我生下你就是因为想要活得更加久。

我爱你几乎是再那之后的事情了,雷。

我最爱的是我自己,在我自己之后才是其他人,这个真相是你需要知道的,也是你必须接受的,那就是长大意义。

如果你有孩子,如果你对自己足够诚实,那你也会认为如此的。

布茶kyu

你想当受害者还是刽子手?

你想当受害者还是刽子手?

沒有鱗片的魚
嗯對我回來啦嘖嘖寫那麼多篇了居...

嗯對我回來啦
嘖嘖寫那麼多篇了
居然還沒法開車
為什麼我那麼愛歹戲拖棚qwq

嗯對總之就是個『快要可以發車』的一篇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我自己是滿愉快的啦(*゚∀゚*)

嗯對我回來啦
嘖嘖寫那麼多篇了
居然還沒法開車
為什麼我那麼愛歹戲拖棚qwq

嗯對總之就是個『快要可以發車』的一篇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我自己是滿愉快的啦(*゚∀゚*)

桑梓晚樱sakuria
“是雷斯利自己创作的吗?” “...

“是雷斯利自己创作的吗?”

“嗯”

“好动听的旋律啊 叫什么名字?”

“还没有名字”

“好厉害啊 再让我多听听”

“但是 太害羞了 要向大家保密啊”


伊莎贝拉和雷斯利这对像极了爱情呜呜呜

但是结局好让人难过呜呜呜

妈妈大抵是到雷斯利出货都没有说出心中的情感吧

“是雷斯利自己创作的吗?”

“嗯”

“好动听的旋律啊 叫什么名字?”

“还没有名字”

“好厉害啊 再让我多听听”

“但是 太害羞了 要向大家保密啊”



伊莎贝拉和雷斯利这对像极了爱情呜呜呜

但是结局好让人难过呜呜呜

妈妈大抵是到雷斯利出货都没有说出心中的情感吧

乐_行歌

约定的梦幻岛手书(含非手书)推荐(随时更新

总结下B站上我个人比较推的手书(含非手书) 其实都看得到但还是为了方便就 总结了一下
更新日期:2019.7.14

*因为与个人偏好有关,所以:全员/岛三角/诺雷/雷艾(雷相关)偏多,诺艾我就推了我个人认为很值得看的也是个人认为很好看的手书 但因为个人cp取向所以有遗漏

*部分比较好看的手书因为个人偏好问题所以没有在列 ,还请见谅

*比较冷的视频有  有的也只是因为选曲才推的

*数字是打出来的,所以可能有打错的……

*随时更新 也欢迎补充鸭

💜基本 官方的

AV47625824  原声集(插曲

AV47728171  伊莎贝拉之歌

AV41516167...

总结下B站上我个人比较推的手书(含非手书) 其实都看得到但还是为了方便就 总结了一下
更新日期:2019.7.14

*因为与个人偏好有关,所以:全员/岛三角/诺雷/雷艾(雷相关)偏多,诺艾我就推了我个人认为很值得看的也是个人认为很好看的手书 但因为个人cp取向所以有遗漏

*部分比较好看的手书因为个人偏好问题所以没有在列 ,还请见谅

*比较冷的视频有  有的也只是因为选曲才推的

*数字是打出来的,所以可能有打错的……

*随时更新 也欢迎补充鸭

💜基本 官方的

AV47625824  原声集(插曲

AV47728171  伊莎贝拉之歌

AV41516167  GF图书室全景

AV45005090  主角三人声优看op的反应(挺好玩)

英文版的预告相关(因为我对英语感兴趣所以就列出来了):AV49461505  AV52061998

💜OP

手绘opAV44934959  很沙雕的手绘op,个人比较喜欢这个

              AV43576696  恶搞手绘op

              AV44547453  对称版op 看看可以防抑郁

💜岛三角

AV42248455  出水老师直接画岛三角

AV38946022  静止画MAD 挺好看的

AV48449858  很沙雕,翻译评论里有

AV43416352  6X3等于几

AV46325953  经典广告

AV48183123  梦幻岛X猫和老鼠

AV49055383  雷被告白了(真声似)可爱的满分组

AV44467910  MALK

AV42633472  真的 帧数好高

AV58380222  特别棒的感觉,帧数也挺高的,可爱的岛三角

AV57322839  雷中心偏雷艾(其实看不太出来

AV50034631  跳河老师的手书!总之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得好看😭

AV42727425  脱狱篇的(选曲是脱狱 我比较喜欢,这个曲也很适合岛)

AV45481936  良作无人

AV49462304  可爱

AV48452135  烦人的艾玛(艾玛可爱)

AV47247241  男人换碟双双倒地 雷好颜艺😂

AV52527466

AV46285995  画风好看!

AV41248108  HOT MILK

AV41590004  被生命厌恶着

AV44708760  苦味巧克力装饰(好多这个曲子阿)

AV41785228  简介(?)里有标注太太的其他手书

AV48150029  虽然没标注但我感觉是雷中心 总之我看得很震撼

AV20000111  雷中心 曲子好听

AV42356639  雷中心

AV42741825  雷中心 苦味巧克力装饰

AV43588884  雷中心,画风好看

AV43719021  雷的书记歌(真的……很可爱!!)    (AV43051648  这个是非完整版) 以及AV44886842  白驹大大的仿声线配音   以及雷.真的跳了书记舞AV46594766

AV29371360  雷中心

AV56130544  雷右 注意避雷(因为第一次看到GB所以感觉很新奇就加上了 作画崩有

AV42505364  诺曼中心(诺曼的幸福理论)

💜单人

AV44932226  诺曼 我感觉挺好的但良作无人

AV49362264  诺曼(快和我一起吸可爱诺诺!

AV48391492  第一季叫了多少次诺曼?艾玛34次,雷18次

AV45858438  雷卖贴纸 挺沙雕但没人

AV48407509  雷 被生命厌恶着

AV47942592  伊莎贝拉 苦味巧克力装饰

AV46301621  艾玛喝了伏特加

💜(伪)全员

AV37713245

AV39353714  我感觉挺带感的 意境超棒

AV43079830  那什么的梦幻岛

AV44505937

AV50324099  狩猎场相关

AV39802263  狩猎场相关,高帧

AV51964754  真.全员 好看(。・ω・。)

AV54035947  穿越时空少女paro

AV42267594  岛X音乐之声

💜雷伊

AV48526762  选曲真的赞

💜诺雷

AV42846835  乙女解剖(莹老师是神!😭

AV49212296  不倒翁摔倒了(描改)诺雷结婚的沙雕现场  这个大大的手书有AV48724739

AV46176452  丽丽老师的诺雷 大家好好品品

AV43003623  惩罚游戏

AV49302239  雷是给还是ray

💜雷艾

AV42037848  种一个艾玛(很可爱!!

AV45796977  恋爱的才能(里面脸红的雷艾超可爱~

AV44149386  心拍数(晶哥过于厉害了……

AV43074488  这个也……真的真的超好看

AV45548992

AV51161470  三秒炸虾

AV43932411  转校生(太可爱了w

💜诺艾

AV43369758  透明哀歌(诺艾党一定要看看!真的特别好看!)

AV51688847  全程厚涂 风景还超好看 而且选曲是我很喜欢的曲子!

AV47751643  选曲赞 画风也好看

拆解剥离

p1女子帮
p2伊飞向,注意避雷
p3是灵感来源
虽然是低质量爽图还是脸皮厚的发上来了orz
以及图糊是因为直接在图层上截的(淦我废话好多)
以上啦。

p1女子帮
p2伊飞向,注意避雷
p3是灵感来源
虽然是低质量爽图还是脸皮厚的发上来了orz
以及图糊是因为直接在图层上截的(淦我废话好多)
以上啦。

乐_行歌

亲情/友情向的攒了攒
因为感觉和p1很搭就又把p2黑历史拽出来了
p2往后是考前的图
总之,质量不是很高(|||▽||| )

亲情/友情向的攒了攒
因为感觉和p1很搭就又把p2黑历史拽出来了
p2往后是考前的图
总之,质量不是很高(|||▽|||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