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莱克拉克

2780浏览    441参与
畫謎

殓先|Anesthetic

*瘋人院paro,寫寫我一直蠻喜歡(但是伊萊過完生日後的暗黑特質up)卻拖到現在才寫的西皮嘿嘿。

——————————————————————————

  伊索卡尔拖了张吱呀作响的金属椅子坐着——好在他本人身型瘦削,椅子勉强能撑住——坐姿古板严肃认真。栅栏的月光让他露出来的小半张脸更接近死人的苍白。这家伙还像模像样地握住病历本和笔,看起来某个真正医师的抽屉已被光顾过。但和他冷淡拒人的外表不同的是,他接下来说话的内容语调急促,好似勇士断头前对麻木观众的演说。


  伊莱克拉克眼珠向右转了一下,月色投下的影子摇曳,估算着距离午夜还有几多光阴。也许不用...

*瘋人院paro,寫寫我一直蠻喜歡(但是伊萊過完生日後的暗黑特質up)卻拖到現在才寫的西皮嘿嘿。

——————————————————————————

  伊索卡尔拖了张吱呀作响的金属椅子坐着——好在他本人身型瘦削,椅子勉强能撑住——坐姿古板严肃认真。栅栏的月光让他露出来的小半张脸更接近死人的苍白。这家伙还像模像样地握住病历本和笔,看起来某个真正医师的抽屉已被光顾过。但和他冷淡拒人的外表不同的是,他接下来说话的内容语调急促,好似勇士断头前对麻木观众的演说。


  伊莱克拉克眼珠向右转了一下,月色投下的影子摇曳,估算着距离午夜还有几多光阴。也许不用等到那个时候,病房空了一个人就能把那些‘真正’的医护人员招过来,每个走廊每个房间都大剌剌来一遍。面前人苍白的颈部会再挨一针,四肢疲软下来后被拖回去⋯⋯他不忍地阖了阖眼,再怪异的也是同样被囚禁,鄙夷,隔离的野兽,除了彼此可以真的说是一无所有。


  “克拉克先生,你有听到我说什么吗?“


  那自然是没有的。伊索卡尔的妄想远近闻名,形迹是不符他性格的热忱。可连着束缚衣的手段都没有锐器的帮助,更遑论用双手双脚逃离。禁闭院长将医院重重改造,四通八达的管道和暗室藏匿污垢。强光灯下手术台上,器械冷光愈近,亚麻色的虹膜急遽扩张⋯⋯过去的疼痛席卷而来,他的头颅猛地瑟缩,差点撞上椅背,若不然疼痛会更加剧烈。


  “是眼睛不舒适吗?”蓝色条纹病服的‘医师’贴近了少许距离。他似乎有些为难地思索了一下,放下了物件,伸手想触碰病人的脸颊。 “我并不建议你这样做。” 青年只要远离动物就温柔稳重,是公认可以信赖的对象。顺应内心呼唤声的挣扎换来新添的伤痕,在缺少护理的情况下却愈合得很快,是神赐也是诅咒。


  “病人要接受医师检查和治疗,这是常识。”隔过那层眼罩,视线强烈到无法忽视。伊索卡尔的眼空虚得像没有裂纹的镜子,好一会儿,泛起波纹,微微眯起来——伊莱知道那面罩后有了一个笑容,但接下来他听到的话也没忍住扬起唇角,“你不是美杜莎,我也不是伊阿宋。”


  双手触及肌肤,在颧骨,鼻骨,眼眶上巡游。伊莱听到一声带有遗憾的叹息,一直盖在上半张脸的布条被取下,清浅而温度略低的呼吸能直接拍打到他的发丝。真是太怪异了,不仅面前这人打破了从不和任何人拉近距离的惯例,自己的脊骨也在共鸣般颤栗。这种感官接触太过陌生,是述说神明也无解的谜团。


  ‘医师’担保他面前人外表没有问题,眼球疼痛可能是精神上的刺激。 ”你没有听取我的建议⋯⋯“取下布条的伊莱看着还是那个温和无害的好青年,四平八稳的声线里也没有问责的意味,“伊索卡尔,总是想着由自己来解救大家的一位病患。但是你虚构的'医师',可是掌控着实权的。你的规则⋯⋯不,你自诩的正义,到底是谁带给你的呢?“


  “医患关系中,信任是第一步。“


  被皮带捆绑的右手猛然抽搐了一下。刺穿皮肤后淡黄色的药剂正在丝毫不浪费地推入汨汨血管中,这次被迫保持缄默的不是‘医师’,而是被束缚的狂躁症青年。适当的力道隔着手套轻捏脖子,有人低语,“睡吧,我的同伴。”伊莱昏迷之际,门口突然出现的娇小少女轻快举手“嗨”了一声。 “这是为了治疗病人。”‘医师’恳切地解释。这怪异的景象并不能妨碍少女保持着笑容,蹦蹦跳跳地上前去解开枷锁。她还抽空回头搭了一句。


  “骗子!”



冷簌my

【第五人格】【佣占】第四话,鸿门宴?

【第五人格】【佣占】第四话,鸿门宴?

k教皇

【先殓】月下琴师

cp:先殓⚠⚠⚠


月相×琴师


是点的梗!用生命去宠粉!  @十五天天卑微 可能没有写出你想要的感觉,不过我尽力了!


是一见钟情的老梗,双向暗恋,迟钝卡尔


算是半个无脑产物,原本想写刀最后成了糖,哈哈哈!爱你们啊!❤❤


正文


0


舞会的角落中,亮丽的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世界的每一处空间。琴声中仿佛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有一朵朵耀目的玫瑰次第开放,飘逸出音乐的芳香。就如同钢琴前的那位琴师一般,圣洁而不可侵犯。


琴师身着华丽的浅绿色宫廷西服,白色的细线在衣上描绘着精细的纹饰,袖...

cp:先殓⚠⚠⚠


月相×琴师


是点的梗!用生命去宠粉!  @十五天天卑微 可能没有写出你想要的感觉,不过我尽力了!


是一见钟情的老梗,双向暗恋,迟钝卡尔


算是半个无脑产物,原本想写刀最后成了糖,哈哈哈!爱你们啊!❤❤


正文


0



舞会的角落中,亮丽的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世界的每一处空间。琴声中仿佛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有一朵朵耀目的玫瑰次第开放,飘逸出音乐的芳香。就如同钢琴前的那位琴师一般,圣洁而不可侵犯。



琴师身着华丽的浅绿色宫廷西服,白色的细线在衣上描绘着精细的纹饰,袖口别着两枚淡金的袖针,荷叶袖口下一双修长白皙的双手在黑白琴键上行云流水地弹奏着。微长的灰色秀发被浅绿色的丝带松松地扎在脑后,眼帘微阖,灰色的眼眸中露出一丝丝流光,虽然半张脸被口罩所遮挡,却给人平白添了一份神秘,想让人看看口罩下究竟藏了怎样的容貌。



美,很美。



伊莱看见这位在角落的琴师就被深深吸引,他从未见过有这般气质的人,自己似乎被深深吸引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想要得到他,让他属于自己……




伊莱收回了目光,走向了那个位居于舞会最上方的国王,微微鞠躬,显得高傲而又不失礼节。



国王看见伊莱很是高兴,拍了拍自己左边的座位,对着伊莱说“首相对我还哪里需要这么多礼节,来入座!”



伊莱颔首,走过去坐了下来“多谢国王。”国王侧过身子,一脸欣喜地对伊莱说“这次攻下邻国的成功,还真是多亏了首相你的妙计,你可有什么想要的,本王定会竭尽全力为你取来。”



伊莱听了国王这话笑盈盈地回答道“臣本无所求,但今日听见这美妙的音乐,倒是有一人所求,这得看王你愿不愿意了。”国王对伊莱这回答很是惊喜,平时无欲无求的首相大人竟会对一人感兴趣,急匆匆地问道“首相说的这人是谁呢?”伊莱抬手指了指角落里那位高雅的琴师“他。”国王顺着伊莱手指向的地方望去,就看见了伊莱想要的人,有些为难地说道“首相想要这人?”



“嗯。若是国王不愿割舍痛爱,臣也不强求。”伊莱笑得一脸和善。而国王看着他这笑则是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自己是国王,但自己对这个首相还是存有惧怕,身边的亲信好友们都说惹谁都不要惹到首相大人,他的手段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看伊莱这反应,宛如一只笑面虎一般,好像是不高兴了……



国王连忙挂起一抹勉强的笑“怎么会呢?那琴师叫做伊索卡尔,是一个小国为了求和送来的,首相若是想要,那就带走吧!”



伊莱起身,向国王道谢“那臣就不与王客套了”转身就伊索卡尔走去。



国王看着伊莱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1



伊莱走到卡尔身边,轻轻靠在钢琴边,笑眯眯地盯着面前的美人。卡尔对突然出现的男人毫无兴趣,只不过是前来搭讪或者是来询问一夜情价格的自恋贵族罢了。自己则是继续弹奏着音乐。




伊莱看着这位冰山美人,手指轻轻叩了叩钢琴的琴板,温润的声音传入卡尔的耳中“伊索卡尔,从现在开始你属于我了。”



听到这话卡尔才错愕的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这个似乎在开玩笑的男人。



他很漂亮……这是卡尔看见伊莱的第一反应,他从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男人为什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尽管这话可能形容女人更为贴切――面前的男人慵懒地靠在钢琴边,一身华丽的服饰,纯白的衣袍上是精致的烫金花纹,腰间的束腰上挂着闪着金光的配饰,纤细的手腕上是纯金的手镯点缀着水蓝色的宝石,其下那双手上又是琳琅满目的饰品,面上是一抹温和的笑,透过脸上的面具,蓝眸正温柔地盯着自己。



“您说我属于你了?”卡尔疑惑地看着伊莱。



“是的,所以你现在不需要再在这弹琴,而是只弹给我听。”伊莱不由分说地抓住伊索的手,将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便带着他向舞会外走去。




2



“等等……”卡尔对现在的情况很迷茫,想要甩开伊莱的手,没想到这个男人的力气竟然大的出奇“这位先生,请您等等!”卡尔最终还是喊出了声。



伊莱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怎么了么?”卡尔对伊莱

的反应表示很无奈,微微叹了口气“先生,请你不要说出你属于我这种令人奇怪的话,这种话语只有对自己的恋人或者伴侣才能够说……”



伊莱看着卡尔,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又是一个想高攀权贵的人?但还是出于礼貌询问“那卡尔你是想成为我的伴侣?”卡尔摇了摇头,抚下伊莱的手说“不,我并不想,说实话我并不想和与朝廷有关的事扯上任何的关系……”



伊莱对卡尔的回答表示很吃惊,也为自己刚刚愚昧的想法感到抱歉,伊莱极其谦卑地弯下腰,轻轻抬起卡尔的右手,吻了上去“我为我刚才的失礼向您道歉,那现在卡尔先生我诚心邀请你成为我的专属琴师,你,愿意吗?”



卡尔看着面前的人,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心跳的好

快,好奇怪的感觉。口罩下传来一道闷沉地声音“好……”


伊莱开心得笑了起来,他将手腕的镯子捋了下来,套在了卡尔手上,卡尔有些吃惊,想要摘下来,伊莱阻止了他的行动“不必多想,这只是一种标志而已,跟我回家吧……”



3



现在整个国度都知道了他们的首相大人与一个琴师关系甚好,不管去哪,首相身边总能看见那位琴师的身影,传闻他们似乎在一起了呢……




卡尔走在伊莱的庄园的走廊中,灵敏的听觉将女仆说讨论自己与伊莱的八卦全部收入耳中,有时听力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卡尔来到伊莱的房内有些无奈地与伊莱抱怨道“外面都在传你我之间的关系不寻常,我们明明只是朋友呐。”


伊莱看着卡尔这副模样,轻笑出声“好了好了,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也管不了不是吗?”



如果这是真的多好啊……伊莱默默地想着。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对这位小琴师上了心,觉得自己离不开他了。




“是是是,今天听什么?”卡尔走到房内角落里的那部钢琴边,坐在椅子上。




“往常的就好。”伊莱走到钢琴旁,双手环胸,笑盈盈的看着卡尔。


钢琴声徐徐响起,伊莱闭着眼轻轻地跟着清唱。卡尔看着面前的人,感觉心脏又变得奇怪起来。



自从来到伊莱这,除了每天定时来伊莱房间弹琴,陪他出席各种宴会外,从来不会去干扰自己的生活,这样似乎还不错?




4



卡尔离开了伊莱的房间,刚走出房间,便突然被一位中年妇女拉进了一个角落。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卡尔有些吃惊看着面前这位陌生的女士,这段时间虽然生活过得清闲,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来找过自己麻烦,尤其是女人,总会说一些很奇怪的话,像是什么让自己离开伊莱,自己配不上他之类,让他有些困扰



面前的这位女士先是为她的鲁莽道歉,然后道“伊索先生,我有一事相求……”



卡尔有些奇怪,但还是询问了她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那位女士有些激动,抓住了卡尔的衣袖“伊索先生!请您不要离开伊莱好吗!”卡尔被她吓到,轻声道“这位女士怎么了么?有事我们慢慢说……”



那位女士发现自己的言行过于剧烈,连忙松开了卡尔,叹了口气“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伊莱那么高兴了……我是伊莱的奶妈,伊莱的父母从未因为公事从未陪伴过伊莱成长,他还那么小就已经变得与身边的小孩格格不入,他学会了假笑,假开心,学会带上面具……”女人的语调中带上了些许哭腔“伊索先生,多亏了您,只有您让伊莱重新挂上了笑容,所以请您千万不要因为外人的骗惑而离开他,我怕他会接受不了!求您……”



卡尔沉默了,他从不知道光鲜亮丽的首相大人的背后尽是这般委屈,心里有些心疼……他从口袋中抽出手巾递给了面前的女士,安抚地语气说道“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开他的……”



5




皇宫中传来消息,首相大人向国王请求赐婚了,这让国度中多少少女的芳心碎了一地啊!




卡尔收到这个消息,愣住了――心好疼。为什么啊……?好烦躁,只有我们两个不好么,为什么要让另一个女人插入我们之间呢?



卡尔来到伊莱的房内,伊莱正在看书,脸上挂着按耐不住的笑,这么高兴是因为要结婚了吗?不是说只有我才会让他高兴么……都是骗人的吧





伊莱看见卡尔进来了,连忙起身走向卡尔“卡尔你怎

么来了?今天你可以休息的啊。”不希望我来么?卡尔垂下了眼帘,没有说话。



伊莱对卡尔的沉默感到奇怪,询问道“怎么了吗?”卡尔抬起头低声道“没事,只是来恭喜首相大人您有了婚约罢了……”



聪明至极的伊莱怎么可能看不出卡尔的低气压,这是吃醋了吧!为什么自己感觉好开心,这是不是说明他心里也有我!伊莱嘴角是压不住的笑意。伊莱清了清嗓子“咳咳,卡尔从今往后你不用再称呼我为首相了。”卡尔有些惊讶“为什么?”伊莱笑盈盈地回复“因为我已经辞去了首相的职位了,还有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的专属琴师了!”




卡尔错愕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难道他为了自己的妻子,连自己也不要了么?颤抖地声音传出“真的吗……?”



伊莱看着卡尔这副模样,心里更加确信卡尔是喜欢自己的,当然他也知道不能做得太过头,他牵起卡尔的手,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那样“当然是真的,那么卡尔你愿意摆脱掉专属琴师的称号,成为平凡伊莱的终身伴侣吗?”



就像先人们说的――幸福来的总是很突然,卡尔被这句信息量极大的话惊到了,他感觉到心脏跳动飞快,他知道心脏为什么这么奇怪了――这是喜欢



卡尔眼眶微红,他很高兴,嘴中说着“我愿意!”



这次求婚没有盛大的现场,华丽的服饰,美丽的戒指,只是在那个平常的房内,平常的钢琴前,两个人倾诉了内心最深处的感情。


伊莱将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捋下,套在了卡尔的右手手指上“只是母亲传给我的,她说若是遇到喜欢的人,就将它给他。”伊莱环住卡尔的腰,额头轻轻抵住卡尔,轻声道“我想它现在有主人了。我爱你,伊索。”



卡尔轻声道“我也爱你,伊莱。”


7


一周后,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全国的人民为他们庆祝……他们是否永远幸福地生活了下去了呢,谁又知道呢?


END



Onlypain(备战高考长弧中)

『佣占/R』褪红夕阳

来自 @玛雅要吃咖喱饭🍛 老板的约稿。


◎前线雇佣兵萨贝达 x 后方医疗兵伊莱




◎驻扎戈壁滩作战的背景,思乡愁绪与孤独交织的痛苦,浓郁的乡愁与泪水混杂。




◎全文3.8k,请事前准备纸巾,部分催泪描写。




◎*部分引用原曲歌词

◎链接请走评论




*

『你的声音变得遥远,

几乎要被昏红所吞没。

黄昏定会就这样,

将我心中的你全部掠夺而去。 』

Bgm:Glow—keeno



这篇荒漠上留下了太多、太多。




自从伊莱因手臂重伤而不得不退回后方,成为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医疗兵时,他便再也没有碰过枪支了。也许比起...

来自 @玛雅要吃咖喱饭🍛 老板的约稿。




◎前线雇佣兵萨贝达 x 后方医疗兵伊莱






◎驻扎戈壁滩作战的背景,思乡愁绪与孤独交织的痛苦,浓郁的乡愁与泪水混杂。






◎全文3.8k,请事前准备纸巾,部分催泪描写。




◎*部分引用原曲歌词







◎链接请走评论










*

『你的声音变得遥远,

几乎要被昏红所吞没。

黄昏定会就这样,

将我心中的你全部掠夺而去。 』



Bgm:Glow—keeno



















这篇荒漠上留下了太多、太多。






自从伊莱因手臂重伤而不得不退回后方,成为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医疗兵时,他便再也没有碰过枪支了。也许比起这个,他会更喜欢与药水与针筒作伴的生活。






但愿如此吧,望着面前正在俯身寻找止痛药水的伊莱的身影,萨贝达苦笑着想。






他还想起了许多关于以前的事。





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战友,萨贝达枪法精准,出刀果断,无人能够逃脱他的击杀,而伊莱则是出色的辅助员,总在最后关头出手,给予敌方致命的最后一击。廓尔喀的军刀从不该指向同伴,萨贝达将刀刃指向敌方,将宽敞坚实的后背留给了出生入死的同伴。他本该受人尊敬,受人爱戴,沉默寡言不能够掩饰他骨子里重情重义的本性。






可他想不明白,他曾与伊莱拼死保护过的战友,居然会在他着急着撕扯为他治疗的绷带时,毫不留情的用军刀刺向他的后背。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刀刃 也染红了他浅绿的兜帽,一片都是刺目的,赤红的。






“你疯了!你的命是萨贝达救的,他顶着炮火钻进战壕里把你救了出来,你居然…”





伊莱冲着恩将仇报的伙伴嘶吼道,风拂起黄沙,像是要将那熬红的血液吹的干透,萨贝达咬紧下唇,试图艰难的站起来,可他失败了,刀刃扎的实在太深,甚至触及了旧伤,伊莱知道,他现在绝不能再受伤了。






风吹乱了战友的额发,尽管在伊莱与萨贝达的庇护下,他也终究感到不满,萨贝达即使不争不抢,凭借姣好的身手与出色的战绩,从不会少了高额佣金。而他不一样,他的确感谢过他,但嫉妒与仇恨逐渐瞒过了心底的感激。他因此投靠敌方,而敌方的要求也正合他的心意:杀了萨贝达。




他的确做到了,萨贝达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受了重重一击,他记得萨贝达的背部曾受过重伤,这无疑是他最薄弱的软肋。萨贝达怎么会防备曾经无比信任的他呢,谁能知道他预谋了多久?他狂笑着,眼底里弥漫着疯狂的喜悦,这得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胜利。






伊莱握紧了手中的枪支,在一瞬间扑向了他,与叛兵扭打在一块儿,手枪中只剩下一发子弹,他深深的知道,只有一次机会,为了萨贝达,也为了血债血偿,他必须杀了他,只用一发子弹!





叛兵的力气大到难以想象,他根本就并不羸弱,挥刀的速度也极快,伊莱在慌乱的战争中筋疲力尽,躲闪不及,原本刺伤萨贝达的刀刃,竟也刺进了他的左臂!






“你大意了。”叛兵嘲笑道。






“不,大意的得是你。”





伊莱忍着剧痛,趁着他掉以轻心的瞬时,拼死扣下了扳机。子弹穿透了叛兵的额,也击碎了所有关于他们之间美好的回忆,判兵曾是他亲密的战友,他在伊莱的面前痛苦的死去,甚至发出极其痛苦的呻吟…




伊莱绝不会忘记,他亲手杀死了曾经的战友,如今伤害萨贝达的判兵。他也绝不会原谅他对萨贝达的伤害,所有的血债,都得用血偿还。














“还好吗?”




伊莱关切的问道,沾满酒精的棉球在萨贝达的胸膛前滚动,萨贝达点了点头,无言。他的背后永远留下了那道狰狞的伤痕,而在伊莱的手臂上,也留下了一道同样的伤痕。这是永不能忘记的回忆,是历战的勋章。





思绪随着回忆的结束而回到现实,受伤最重的定是萨贝达吧,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旧伤也被再次划开一道裂痕,就连战友的判变,也将他的心灵撕开一道更深、更痛的裂痕…从那之后,伊莱失去了上前线作战的能力,萨贝达也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他时常坐在伊莱所在的简陋的就诊室里,大口大口灌廉价大麦酒,喉结上下滚动着,过多的酒液溢出嘴角,直到他喝的烂醉,才松了手中的玻璃酒瓶,伊莱则在一旁望着他,望着他用酒液麻痹自己,望着他粗糙的双手抚上脸颊。







一切都在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开始改变。

















他们是领了佣金才不得不驻扎在这儿荒芜的戈壁滩上,与想要突破这里的敌方交战。战争总是无比残酷,也许昨天还在大伙面前说笑的汉子,今天就死在了枪林弹雨之中。谁也不愿意提到这些让人无比伤感的事,但时间实在是过的太慢了、…太慢了。孤独与寂寞常伴着驻在这儿的人身上,一切都变得毫无生气,忧郁的气氛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想要落泪,思乡、思乡…时时刻刻都在想家。







家乡啊,何时才能回乡?







伊莱想起了许多,他吃不饱,来这儿当医疗兵,也不过是为生活所迫,他根本就不喜欢这儿。但他必须讨点小钱,再填饱肚子。这儿的待遇尽管差,但还不至于到吃不饱饭的地步。每当饥肠辘辘的他咬下干面包,感受到并不柔软的面包在舌尖跳跃,传来甘美的香甜时,他总要拿出手帕擦一擦眼角,生怕泪水就此滴落。






能够活着,能够享受食物的美味,就已经足够了。他已被磨灭了其他奢侈的欲望,只渴望得到微薄的满足。















不久前,为了打发时间而开的故事会上,“开心果”是这场故事会的主持人,“开心果”只是个绰号,他是个爱笑、开朗的男人,时常喜欢开这样的故事会让大家缓和精神——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个善良的老好人。大家聚在一起聊天,聊家里的老婆孩子,也有聊家乡美食和美景的。“开心果”在来的时候,带来了一把破木吉他,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他傻,在这儿戈壁滩上,谁还有心思弹这玩意,但他偏偏要捣鼓这玩意,还要教别人一起捣鼓。前不久,萨贝达向他借了这把破木吉他,他很开心的借给了他。但这时候,就连伊莱也不由的赞赏萨贝达,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就能熟练的弹奏许多听起来轻松舒缓的曲子。






萨贝达轻轻拨动有些生锈的琴弦,“开心果”则大大方方的把“舞台”——也就是一小片空地,让给了他,邀请他来表演。起初,萨贝达只是皱着眉推辞,但“开心果”强烈要求他演奏一首曲子,这不,大家也一起起哄起来,就连聊天的人也安静下来等着他的表演。他只得无奈的笑了笑,重新开始演奏。





萨贝达的嗓音低沉沙哑,在轻松的曲调里反而勾起了在座伙伴们浓浓的乡愁。他们的确很久没回去了,驻在戈壁,眼里只有一成不变的荒漠与黄沙,风一吹,便扬起障目的尘土。四周一片沉寂,只能够听见萨贝达的歌声与动人的乐曲。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都纷纷落下泪来,伊莱更是哭的沾湿了手帕。






但在这干燥艰苦的环境,悲伤的泪就算沾满了手帕,也会很快干透,来的极快,也去的极快,这也让兵们更加坚强,更加勇敢的面对困苦与孤独,心口总是温热的。无论身处何方,只要是挚爱之人的温度,都会牢牢记住,记在心底,它定能驱散所有悲痛。












“开心果”,这善良的好心人,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兵,死在了上场战役里。他中了敌方的埋伏,被手榴弹炸断了双腿,伊莱追上前去,想要背着他走,他却苦笑着握紧了口袋里藏着的手榴弹,用手推开了伊莱。






“我想家了,我想提前回家了,原谅我的自私,伊莱。快走吧,我不能和你们一块儿回去,我希望,我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回家…”






他的确做到了,给大家带来欢乐,把所有的伤痛留给自己,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后,他与数名敌军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他一早就知道,自己定会把生命也留在这戈壁滩上,在他有限的生命里,想把所有的欢乐都留给活着的战友们,他用笑容与行动,实实在在的做到了这些。













那天夜里,大家在戈壁滩上,为“开心果”立了一块墓碑。萨贝达则按照“开心果”的遗愿,定是开展故事会,演奏乐曲,但似乎在“开心果”离开之后,这一切,便更加死气沉沉了。但他的琴声能使这儿变得快活些,哪怕是一点点也好,萨贝达希望能够快活点,因为他也想家了,想到快要发疯。





持枪与拨弦的背影交织,他富有兵的血性与男性的坚毅,浑浊的眸里是对家乡的思念,与浓郁的思绪搅和,成了丝丝缕缕的乡愁。





夕阳啊夕阳,坠下吧。

乡愁啊乡愁,睡下吧。







赤红的夕色燃烧了橙色晚霞,将天空的一角染的明艳。萨贝达垂下的发丝、萨贝达浑浊的眸里,到底在诉说着什么样的愁绪?他抬眸又垂下,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这里是戈壁滩,这里是乱坟岗…他会死在这儿吗,他想家了,家乡令他魂牵梦绕。战友死在这儿,乡愁缠着他,每一刻都让人忧愁的要抑郁。快让这一切都结束吧,快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他无能为力,敲击着破木吉他的木质把手,夕阳在他的眼中倒映,把原本的蓝染的赤红。如同艳阳倒映在深蓝的湖水中,渐渐黯淡了。





——我说夕阳褪去了鲜艳的红晕,可现实何时才能够带我回乡?


卑微L渴望拥有先生
一看就会一画就废。我没了

一看就会一画就废。我没了

一看就会一画就废。我没了

Onlypain(备战高考长弧中)

『佣占/R』Glow and Star(光晕与星辰)

来自 @玛雅要吃咖喱饭🍛 老板的约稿。


◎现代pa设定

公司总经理萨贝达 x 公司员工伊莱

◎甜与温馨交织的婚车

◎部分励志向描写

◎链接评论自取

◎全文3k,请注意阅读时间




伊莱·克拉克就像那抹无比柔和的光晕,

照亮一切黑暗。




而奈布·萨贝达却是他的星辰,

引领着他前行。






萨贝达总在伊莱敲击键盘的清脆响声中入眠。




键盘发出的响声对萨贝达来说有些嘈杂,他的确天生就不喜欢麻烦事,删繁就简,命中靶心,只注重最重要的一处。但伊莱却不一样,他总喜欢做些繁琐的小事,并且乐在其中。




萨贝达并...

来自 @玛雅要吃咖喱饭🍛 老板的约稿。


◎现代pa设定



公司总经理萨贝达 x 公司员工伊莱



◎甜与温馨交织的婚车



◎部分励志向描写



◎链接评论自取





◎全文3k,请注意阅读时间









伊莱·克拉克就像那抹无比柔和的光晕,

照亮一切黑暗。





而奈布·萨贝达却是他的星辰,

引领着他前行。














萨贝达总在伊莱敲击键盘的清脆响声中入眠。




键盘发出的响声对萨贝达来说有些嘈杂,他的确天生就不喜欢麻烦事,删繁就简,命中靶心,只注重最重要的一处。但伊莱却不一样,他总喜欢做些繁琐的小事,并且乐在其中。




萨贝达并不讨厌这样辛勤工作的恋人,反而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他。





伊莱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用笑容面对一切的挫折与苦难,就像是他们初次见面,伊莱即使被顶头上司骂的劈头盖脸,依旧没有露出失望悲伤的表情,只是默默的捡起被丢在地板上的工作方案,小心的关好了上司的办公室房门。





萨贝达不解的耸了耸肩,他点燃一支烟,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就一点也不生气?别看这就是一张白纸,你可吵了我多少个晚上,键盘敲啪啪响,熬夜熬的像只大熊猫,结果还是被退回了。”








“但是老板至少看了啊,我的工作没有被认可也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然后让老板认可我的!”






“你啊,真是个麻烦鬼,不过…”






“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一点。”






不过是一句随口说出的情话,在萨贝达转过身时,看到的却是伊莱羞到发红的脸颊。他实在是太过可爱、太过青涩,引得萨贝达踮起脚尖,想要摘下名为『克拉克』的饱满果实。





当然,在那时候,伊莱真的认为萨贝达只是和他一样为工作奔波的小职员,然而事实的确将他颠覆了。就连伊莱也难以想象他的总经理居然会跑到职工吸烟室抽烟,甚至畅聊关于工作的玩笑。






伊莱·克拉克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到底是多么低调?











人不可能是无需休息的机器,伊莱更是一样,他虽然个子挺高,但身体终究经不住长达两个星期的各种加班工作,在超负荷工作之下,他终于被彻底压垮。可他本人毫无自觉,只是难得奢侈的花费了工作的时间,静静伏在电脑桌面上休息,桌面的冰凉感给予他很大的安慰,就像萨贝达的手掌,也总是冰凉的,沾满冷汗。





萨贝达回到家时,伊莱已经沉沉睡去,他替伊莱开启台灯,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他心爱的恋人正熟睡着,引诱着他伸手由身后去搂住他纤细的腰肢,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紧拥着拉近距离了。因为工作的原因,双方下班的时间总是完美错开。这的确是难得的机会,只是拥抱着疲乏劳累的伊莱,让他能够安心熟睡。但伊莱先是全身颤抖着,迟钝的抬眸去望萨贝达的身影,便默许了他幼稚的行为——此刻,萨贝达的动作像是懒惰的树袋熊抱住树干一般可爱。






可他在白天,在公司里,就是那位扎起中长发,严肃英俊的总经理先生,做事一丝不苟,言行举止得体,他是伊莱最敬佩的上司,也是他深爱着的恋人。






当萨贝达的吻触及伊莱的额前时,反常的高温似要将薄唇烫伤,伊莱喘着粗气,面色潮红,就连汗水也不由自主的由他白皙的额角滑落,萨贝达找来了体温测量计,红色数字刺痛了他浑浊的蓝眸,伊莱能够在他的眼里望见浓浓的忧虑。




伊莱大概是发烧了。




萨贝达提议让他先把工作放一放,等把身体养好再继续工作,而伊莱则是无比主动的回吻了萨贝达的唇瓣,令他呆愣着失神。












他知道伊莱是个固执而又认真的工作狂,根本不会因为发烧头痛这点小事就抛开手头的工作,在数次劝阻无效后,萨贝达只好坐在他的身旁,望着他敲打键盘的手逐渐变得无力,他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也希望手头的工作早点结束。






伊莱在白天认认真真换上西装上班打卡,完成工作,甚至把每一份工作都投入无比的热情做到极致,却依旧受不到任何提拔。他有段时间变得极度焦躁,痛恨着上司看不到自己的才华,但萨贝达看到了这一切,抚摸着他的背,他的话语轻飘飘的,像是柔软的羽毛般,落在伊莱的肩上。






“你不是说过吗,把手头的每一件工作都做到极致,你才会觉得安心。你还告诉我——”






“你想要追随我的步伐,我就是引领你前行的星。”





伊莱觉得眼角湿润,有什么咸涩的液体要溢出来了。心脏跳动的很剧烈,距离是如此之近,他的泪水由脸庞滑落,沾湿了萨贝达的衬衣,最终,他倒在萨贝达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控诉这世界的不公,他的辛劳都是无用的垃圾,谁也不会看到,谁也不会感受到。






但萨贝达抬眸望他,他望着萨贝达微微扯起的嘴角发愣。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你的一切我都在看着,我一直都在。”












“这是什么,又是要给那个上司的业绩表。你疯了吧?他根本就不理你,这么想升职,我提拔你上来不就得了。”






在抽完今晚的第三根烟后,萨贝达的耐心本就已被磨了个干净,当他一望电脑屏幕,看见伊莱又在浪费时间完成那份根本搞不定的业绩表时,终于忍不住抱怨了一声,而伊莱则是咳嗽了两声,疲惫的转头露出笑容。




“嗯,虽然上司的脾气不好,但我的工作还是要做的嘛。”






伊莱顿了顿,继续说下去。





“哈哈,我知道奈布你心里很着急,心意我就领啦,但我希望,我就像当时的你一样,从底层的小职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达到自己理想的彼方。”






“为青春和梦想挥洒汗水,我一点都不后悔。”













伊莱烧的有些严重,就连抓住萨贝达手腕的动作也如此动人,他只是想表达他此刻的感情,海蓝的眸里印满了爱人的模样。萨贝达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忍不住咽下了口中的唾液缓解燥热。在依莱迟钝的反应过来后,才缓缓的垂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想要找个地方藏藏他红透的脸,但萨贝达可没打算就此放过他。他倒是恶劣的抬起伊莱的下颚,逼迫他继续像不久前那般深情的凝视着他,满心满眼都是他。





“你个大老爷们,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





“不、…不是的,只是我有些激动。”






“你在引诱我,伊莱,现在我热得很,自己点的火,麻烦你来亲自熄。”


Winter Ghost
伊莱先生总是说自己要做个死宅(...

伊莱先生总是说自己要做个死宅(?)

伊莱先生总是说自己要做个死宅(?)

甘楽素个小矮子【有人约稿吗康康我ᐕ)⁾⁾

记不住衣服但是这样意外的还挺好看哈哈哈嗝
我好喜欢月相【虽然我抽了60发的保底他也没出来

记不住衣服但是这样意外的还挺好看哈哈哈嗝
我好喜欢月相【虽然我抽了60发的保底他也没出来

上妆♢
“好啦,别哭嘛,已经没事了哦。...


“好啦,别哭嘛,已经没事了哦。”

刀子!!!*佣兵已卒
佣兵超温柔嗷!QqQ


“好啦,别哭嘛,已经没事了哦。”

刀子!!!*佣兵已卒
佣兵超温柔嗷!QqQ

Schrodinger'sCat
第五补完计划——先知伊莱~先知...

第五补完计划——先知伊莱~
先知终于画好啦,头像壁纸留言自取~其他授权请看主页置顶,多谢大家的喜欢~

视频过程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839397#reply2089771068

第五补完计划——先知伊莱~
先知终于画好啦,头像壁纸留言自取~其他授权请看主页置顶,多谢大家的喜欢~

视频过程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839397#reply2089771068

鱼籽是也
肝完上色版本头发要没了╭(&d...

肝完上色版本头发要没了╭(°A°`)╮

肝完上色版本头发要没了╭(°A°`)╮

Hastur

大家好,我是伊莱。
今天上班的时候碰到了哈斯塔大人。
难得吾主心情这么好。
嘿嘿,吾主真可爱。

大家好,我是伊莱。
今天上班的时候碰到了哈斯塔大人。
难得吾主心情这么好。
嘿嘿,吾主真可爱。

鱼籽是也
我 莱 晚 了 有机会再上色_...

我 莱 晚 了

有机会再上色_(:з」∠)_

我 莱 晚 了

有机会再上色_(:з」∠)_

SAKU樱夏灵

p1是钥匙扣|・ω・`)定价大概在10r以下的一点点大的挂件
p2是昨天画的伊莱生贺(*/∇\*)

p1是钥匙扣|・ω・`)定价大概在10r以下的一点点大的挂件
p2是昨天画的伊莱生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