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蛰

4137浏览    28参与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大概是我流兄妹……我也不知道皇...

大概是我流兄妹……
我也不知道皇姐叫雷蛰什么,哥哥吗

大概是我流兄妹……
我也不知道皇姐叫雷蛰什么,哥哥吗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不能接受太子死亡就不要再看我发的东西了……

“真是太遗憾了,皇兄。”

雷伊的手掌上出现雷电的闪光,如同雷蛰小时候见到妹妹时眼中的亮光。

她淡然的看着眼神逐渐黯淡的雷蛰。
“真希望下辈子,我们不再是兄妹。”

雷电接触地面的一刹那,雷蛰闭上了双眼。

雷伊的雷电是如此的妖艳啊。

“真是太遗憾了,皇兄。”

雷伊的手掌上出现雷电的闪光,如同雷蛰小时候见到妹妹时眼中的亮光。

她淡然的看着眼神逐渐黯淡的雷蛰。
“真希望下辈子,我们不再是兄妹。”

雷电接触地面的一刹那,雷蛰闭上了双眼。

雷伊的雷电是如此的妖艳啊。

吴俣

占tag

想了个脑洞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镜音双子的孩子气战争

觉得还蛮骨科的嗷


哥哥想要拿出点哥哥的威严都缺乏勇气什么的。


大概比较适合少年时期的相处?


两个人幼稚的打架斗殴与吵嘴只是让自己爽到、让对方窝火,却把仆人们麻烦得团团转。

回合制战争,有输有赢:时而哥哥得理不饶人时而妹妹占据上风。年长者最善用的那种哄小孩似的嘲讽,可真叫心气高的巾帼英雄横眉竖目;而年幼者的天赋异禀和与生俱来的博人眼球的能力,又总让做哥哥的咬牙切齿。

相互藐视,相互妒恨,相互争斗。


“但也只有你这样的家伙,才配做我的对手啊!”


感觉年纪相近又都很要强的的大家族孩子会这么相处。


然而姐姐...

占tag

想了个脑洞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镜音双子的孩子气战争

觉得还蛮骨科的嗷


哥哥想要拿出点哥哥的威严都缺乏勇气什么的。


大概比较适合少年时期的相处?


两个人幼稚的打架斗殴与吵嘴只是让自己爽到、让对方窝火,却把仆人们麻烦得团团转。

回合制战争,有输有赢:时而哥哥得理不饶人时而妹妹占据上风。年长者最善用的那种哄小孩似的嘲讽,可真叫心气高的巾帼英雄横眉竖目;而年幼者的天赋异禀和与生俱来的博人眼球的能力,又总让做哥哥的咬牙切齿。

相互藐视,相互妒恨,相互争斗。


“但也只有你这样的家伙,才配做我的对手啊!”


感觉年纪相近又都很要强的的大家族孩子会这么相处。


然而姐姐长大了就觉得哥哥不足以做她的对手……

“所以说,这场战争是二殿下赢了哦?”

斗争已然分出结果,然而战斗的两人却已经不再在意这曾经让自己急红了眼的所谓名次之分了。


…哎,竟然是刀梗??明明歌那么可爱厚。


离四爷冲冲冲!

就只是想画画女装雷蛰ww

就,让rey助我一臂之力了【?】

就只是想画画女装雷蛰ww

就,让rey助我一臂之力了【?】

我爱必刷题。

[蛰伊蛰]致你

自割腿肉为冷cp添砖加瓦(ಥ_ಥ)

我好想吃粮。


  雷蛰不明白为什么雷伊莫名其妙对自己生气了。雷伊没有像往常生气那样把雷蛰直接抽成陀螺,而是较之平常更为冷漠地对待他。这种更为异常的无作为仿佛是雷伊向雷蛰传递的信号:我、现、在、十、分、生、气。


  纵然他们二人已经相处了十几年了,雷蛰还是难以摸透雷伊的心思。那就像是要捕捉一朵云,不仅外观可见的已有千万般变化,而且伸手去捞捕之时,只能触到一片虚无。


  所以雷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雷蛰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形成了一种本能——在雷伊不高兴时竭力去让她开心。即便效果可能很糟糕。他又把最近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一遍,依然没有...

自割腿肉为冷cp添砖加瓦(ಥ_ಥ)

我好想吃粮。













  雷蛰不明白为什么雷伊莫名其妙对自己生气了。雷伊没有像往常生气那样把雷蛰直接抽成陀螺,而是较之平常更为冷漠地对待他。这种更为异常的无作为仿佛是雷伊向雷蛰传递的信号:我、现、在、十、分、生、气。


  纵然他们二人已经相处了十几年了,雷蛰还是难以摸透雷伊的心思。那就像是要捕捉一朵云,不仅外观可见的已有千万般变化,而且伸手去捞捕之时,只能触到一片虚无。


  所以雷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雷蛰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形成了一种本能——在雷伊不高兴时竭力去让她开心。即便效果可能很糟糕。他又把最近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可能让雷伊生气的原因。


  “怪事啊。”雷蛰无视一旁正要和他开怼的雷狮,双目失焦摸着下巴轻声自语道。


  雷狮因为自己如此认真要和雷蛰决斗而雷蛰不理会他十分生气,又见雷蛰起身意欲无视他径自离开而瞬间火冒三丈,于是立即探手揪住他的衣角,同时嘴里还不断冒出些什么挑衅意味的话语。


  雷蛰这会儿可没有什么心情来搭理他,小幅度拧了拧眉后十分不耐烦地扯开了雷狮揪着他的衣角不放的手。不料,口袋处掉出来了一只信封。雷狮刚想伸手去捡,可雷蛰忽然想起来那是他忘却的一个重要的任务,抢先一步把信封捞了起来。


  那是一封情书。


  想来那还是前几天,一个女孩子羞涩地半路截住雷蛰,扭扭捏捏但郑重其事地把那封情书交给雷蛰。当然这情书并不是给雷蛰的,而是那个女孩子托雷蛰转交给雷伊的。当时雷蛰就觉得心口聚了一口老血差点就往外喷了,他还是苦于面子强装镇定面带假笑同样郑重其事地收下,并信誓旦旦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谁知转个背他就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忘记了!他扪心自问自己还有作为雷家长子的觉悟吗?!这么不靠谱将来怎么管得好这个家?!


  于是他暂时把“哄妹妹开心”的任务推后,先把那封信安全交到妹妹手上才好。


  雷蛰尚未近雷伊之身便感到了一种低气压,随即心中警铃大作。他手心出汗自己却浑然不觉,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随意些,他单手递上那封情书,声线下压着些许颤音向雷伊解释说这是一个小学妹给她的情书。


  雷伊这时正对着摊开的作业本发着呆,看见雷蛰递来的信封怔住了,随后又一把扯过塞进抽屉,冷冷道了声谢。


  预感到雷蛰即将如一个老妈子对她絮絮叨叨嘘寒问暖,雷伊摆摆手,示意雷蛰先行退下。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像是一个露着缺口的糖袋子。


  原来这情书是给自己的么?那天她撞见小学妹递给雷蛰疑似情书的东西后,特别是看见雷蛰微笑着接过来后,心中就郁结了难以言说的情感,酸酸胀胀仿佛要炸开了一般。这下看来不过是个误会罢了,雷伊觉得莫名生闷气的自己有些好笑。


  怎么自己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





写得好OOC啊。(ಥ_ಥ)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二皇女用枪抵着兄长的额头,她把拿烟的手放在嘴边,深吸一口,缓缓吐出。

烟雾穿过太子的面庞,像是子弹发射时的硝烟。

“我爱你躺在血泊中的样子。”

枪响,语毕。

二皇女用枪抵着兄长的额头,她把拿烟的手放在嘴边,深吸一口,缓缓吐出。

烟雾穿过太子的面庞,像是子弹发射时的硝烟。

“我爱你躺在血泊中的样子。”

枪响,语毕。

吴俣

占tag抱歉写不写看时间)


这种超A妹攻暴躁高傲猫系亲哥的剧本我心里有八百个 就差写了


但是都是兄控剧本 怕ooc


或者搞一下表面厌恶???其实我还蛮吃那种“嘴上说着讨厌你,你敢讨厌我你就完了”的猫系攻方诶

“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搞你,他和你都没好果子吃”


想看看霸占欲和控制欲双重爆表的口嫌体正直兄妹搞骨科


“189的女人怎么可能嫁得出去!!”

“——哦?你很希望我嫁出去?”

一句话换一顿好虐

其实也没想惹怒她 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点在哪里

大哥这方面太单纯太天然了 就真的很好欺负


以及我非常想看帝王霸气款女A伊姐 和 太子的未婚妻 武则天女王款女A财团会长的修罗场...

占tag抱歉写不写看时间)


这种超A妹攻暴躁高傲猫系亲哥的剧本我心里有八百个 就差写了


但是都是兄控剧本 怕ooc


或者搞一下表面厌恶???其实我还蛮吃那种“嘴上说着讨厌你,你敢讨厌我你就完了”的猫系攻方诶

“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搞你,他和你都没好果子吃”


想看看霸占欲和控制欲双重爆表的口嫌体正直兄妹搞骨科


“189的女人怎么可能嫁得出去!!”

“——哦?你很希望我嫁出去?”

一句话换一顿好虐

其实也没想惹怒她 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点在哪里

大哥这方面太单纯太天然了 就真的很好欺负


以及我非常想看帝王霸气款女A伊姐 和 太子的未婚妻 武则天女王款女A财团会长的修罗场

全场唯一omega太子:得想个办法赶紧溜走


皇族的话 一定可以联系到最好的骨科医院(认真)

骨科挂号一折起!!一折CP冲鸭!!(?)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雷蛰去吻了雷伊。饱含着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温柔。


自从这一道惊雷的狂放席卷全身,他就明白了——他的双目早就无法从那绚烂上移开了。

雷蛰去吻了雷伊。饱含着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温柔。


自从这一道惊雷的狂放席卷全身,他就明白了——他的双目早就无法从那绚烂上移开了。


我爱必刷题。

[蛰伊蛰]草莓味的厌恶心绪

OOCOOC!

私设很多很多。

是摸鱼,没有检查,欢迎指正错字语病。


  雷伊没有看雷蛰,她的眼神不知游离到何处,抽出嘴里的棒棒糖,空气中漂浮着一种草莓的甜味。


  满满的违和感。


  “你讨厌我。”


  语气斩钉截铁得让雷蛰感觉莫名其妙,他考虑着是承认还是否定,却都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只保持沉默,也没考虑这沉默算不算是变相地承认了雷伊的话。


  不仅说着奇怪的话,而且还吃草莓味的棒棒糖的雷伊——


  不对劲。很不对劲。


  雷蛰嗅着弥散在空气里的有些不妙的草莓的气味,只思考出这一结果。自己最近似乎根本就没有惹过她,这一状况来得很莫名其妙。


  “你讨...

OOCOOC!

私设很多很多。

是摸鱼,没有检查,欢迎指正错字语病。










  雷伊没有看雷蛰,她的眼神不知游离到何处,抽出嘴里的棒棒糖,空气中漂浮着一种草莓的甜味。


  满满的违和感。


  “你讨厌我。”


  语气斩钉截铁得让雷蛰感觉莫名其妙,他考虑着是承认还是否定,却都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只保持沉默,也没考虑这沉默算不算是变相地承认了雷伊的话。


  不仅说着奇怪的话,而且还吃草莓味的棒棒糖的雷伊——


  不对劲。很不对劲。


  雷蛰嗅着弥散在空气里的有些不妙的草莓的气味,只思考出这一结果。自己最近似乎根本就没有惹过她,这一状况来得很莫名其妙。


  “你讨厌我。”


  空气仿佛滞住了,草莓味还凝于鼻尖久久不散,雷伊一字一顿重复着那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气像一个正闹别扭无理取闹的小孩。


  违和感。


  雷蛰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样的局面,因无话可说便抿紧了唇一言不发。雷伊正十五六,正是心思难猜的花季少女,本就木讷的雷蛰也更是猜不出妹妹在想什么。


  讨厌吗?雷蛰自己也说不清。随年龄增长,他们兄妹间的关系越来越疏离,包括和雷狮,三人冷战已经是日常了,更别提还有剑拔弩张的时候。雷蛰有时也会产生一些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念头,比如——小时候自己牵着拴在雷狮身上的防儿童走失绳,和扛着巨型玩偶的雷伊一起走在街上的那段时光多么美好。


  脑子坏掉了吗?雷蛰嗤笑一声,刚欲说些什么,却又迎上了雷伊的眸。那剔透的紫,和他眼睛一样的剔透的紫,正涌动着折射着什么,在那片暗夜星空中旋转升腾,却又似乎畏惧着凌于半空而沉沉落下。


  雷蛰被盯着而感到心里发毛,虽然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但他总觉得这次和以往有什么不一样。


  雷伊没有移开视线,倒是他的目光开始躲闪。雷伊在他的眼里搜寻了一会儿,似乎得到了什么令她满意的结果,于是只勾唇浅笑,也没再多说一个字,顺手就把手中一直紧捏着的棒棒糖塞入雷蛰口中,满意地拍拍手便转身离开。


  草莓味在口腔中蔓延,钻入味蕾便顺着神经爬进了中枢。雷蛰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后知后觉才赶紧把棒棒糖从口里抽出,其时脸颊早已烧的通红。


笑看真相

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种新的开始 Ⅰ

是甜文

ooc预警

伊☞蛰☜雷

中间会有打刀

文笔幼儿园

不会有车

凹凸学院设定


odk?↓go


“!”​


雷蛰猛的从床上坐起,他慌乱的环顾四周,才发现是做了噩梦,少年脸色苍白的躺会松软的被褥中,用单薄的被褥掩盖住自己微颤的身躯


他不理解,这样的情况已经重复很多次了,像是噩梦,醒来却忘记了全部,恐惧也在自己身上挥之不去,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见了鬼


“可能是因为高考复习吧”​


少年带着严重的鼻音窝在床上,眯着眼睛不敢再进入梦乡,最后又在床上翻腾几下,拖着软绵绵的身体坐到了自己的学习桌前,翻开那些枯燥无味的教课书以及三年模拟五年高考


他全然忽视了现在是深夜两点的事...

是甜文

ooc预警

伊☞蛰☜雷

中间会有打刀

文笔幼儿园

不会有车

凹凸学院设定

































odk?↓go



















































“!”​


雷蛰猛的从床上坐起,他慌乱的环顾四周,才发现是做了噩梦,少年脸色苍白的躺会松软的被褥中,用单薄的被褥掩盖住自己微颤的身躯


他不理解,这样的情况已经重复很多次了,像是噩梦,醒来却忘记了全部,恐惧也在自己身上挥之不去,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见了鬼


“可能是因为高考复习吧”​


少年带着严重的鼻音窝在床上,眯着眼睛不敢再进入梦乡,最后又在床上翻腾几下,拖着软绵绵的身体坐到了自己的学习桌前,翻开那些枯燥无味的教课书以及三年模拟五年高考


他全然忽视了现在是深夜两点的事实


雷蛰总是对自己很严格,这份严格从母亲去世之后就开始越发的变本加厉,他开始像一个小大人,以前不愿意去做的事(比如带孩子)现在都能帮父亲分担些,幸运的是他出生的家庭十分富裕,在金钱方面不需要担心什么。


而马上要面临高考,是他目前最大的问题,虽然父亲同他讲过出国,可雷蛰并不想离家太远,虽然自己身旁的一切都告诉他,你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看看,但他自己的责任感却紧紧的将他拴在原地,不得动弹半分


“既然生病了,就好好躺在床上养病”


雷蛰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但看到来人也就轻顺一口气,继续将注意力放在还没解完的数学题上


“下次进屋记得敲门”


“我敲了”


雷蛰被对方的话噎住不知说什么好,放下还有四分之一笔水的针管笔,太子抬头盯着眼前穿得毛茸茸的小女孩...不应该说是少女了


“我的小公主你回自己的房间好不好”


“少用哄小孩的语气”


“...”


少女很强硬的指着一旁,周身的气场严肃的让雷蛰喘不过气


“我不.....”


少女透亮的紫眸在夜灯下显得格外无情


“好我睡”


雷蛰举起双臂做投降的动作,在少女的注视下躺到了床上,无奈的闭上眼睛


半响他听到自己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心中暗暗叹气,于是抹黑又走下床,一路上还撞到了自己的桌角


“我靠,痛死我了”


他慌张的摁开了夜灯,高度近视让他没法看清周围,等他带上眼睛准备做到位子上


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雷伊


“......你是人是鬼”


“皇兄你猜”


“.....你不无聊吗?”


“那你和我耍小朋友把戏?”


“.....”


雷伊缓缓走向雷蛰,雷蛰无奈的平视这这个和自己一般高的妹妹,虽然从气场上,对方总是能高过自己,他原本以为对方会上来就开始怼自己


可额头上微凉的触感让雷蛰愣了神


“还在发烧...”


虽然语气很不耐烦,但雷蛰还是可以听出来这是对他的关心,虽然下一秒他就被雷伊推到床上,天旋地转过后他最能感受到的就是后背上的柔软


“!雷伊你做什么?!”


“让你能乖乖睡觉”


“我知道了,我会睡的,你赶紧下去!”


“别动,你太硌了”


皇女单手揽住太子的腰,像抱抱枕一样将雷蛰抱在怀里,盖上被子,雷蛰也不敢挣扎,生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万一被冠上什么虚有的罪名就麻烦了


雷蛰这么想着,身体就更僵硬了,但是在他感受到腰上的疼痛,以及那一声睡觉的闷哼后,就乖巧的软在了对方的怀里,在不久后也沉入了梦乡


待续


本少_森
千粉福利!以下tag。选赞最多...

千粉福利!
以下tag。选赞最多的画画

千粉福利!
以下tag。选赞最多的画画

口木

【伊蛰】光和拥有

ooc
没有检查(orz
想吃粮!!
我快饿死了
美丽太太们产粮好吗!!?!

01,

“咔哒……”雷蛰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走廊一片寂静,墙上巨大的油画晕出一块浓黑的阴影​。这个点皇宫里的人都睡下了,有微弱的月光透进来,刚好足够他看清脚下的路。他不安地收紧了抱着玩偶的手,靠着墙壁朝父亲的房间去。

他不喜欢封闭且黑暗的空间,他试着拉开窗帘,但是惨白的月光照进房间后,他反倒觉得这样使房间更加阴暗了些。​

所以他才会在半夜怎么也睡不着的情况下溜出来。他站在卧室门前,不安地咬了咬下唇,才举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他站了一会儿,卧室里的灯并没有打开。或许父亲已经睡下了,他不敢敲得太大声,避免惊...

ooc
没有检查(orz
想吃粮!!
我快饿死了
美丽太太们产粮好吗!!?!






01,

“咔哒……”雷蛰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走廊一片寂静,墙上巨大的油画晕出一块浓黑的阴影​。这个点皇宫里的人都睡下了,有微弱的月光透进来,刚好足够他看清脚下的路。他不安地收紧了抱着玩偶的手,靠着墙壁朝父亲的房间去。

他不喜欢封闭且黑暗的空间,他试着拉开窗帘,但是惨白的月光照进房间后,他反倒觉得这样使房间更加阴暗了些。​

所以他才会在半夜怎么也睡不着的情况下溜出来。他站在卧室门前,不安地咬了咬下唇,才举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他站了一会儿,卧室里的灯并没有打开。或许父亲已经睡下了,他不敢敲得太大声,避免惊醒皇宫里的人。

知道他怕黑的这件事的人也只有他的父皇,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毕竟这可不怎么光荣。

月光刚好落在他脚下,他把怀里的玩偶搂紧了些,有些失落。

他刚准备转身离开,一阵脚步声从门内传来,接着房门被打开了。

他惊喜地睁大眼。

他的父亲蹲下来抱起他,打了个哈欠:“怎么?睡不着吗?”

他用一只手拿着玩偶,另一只手搂着父亲的脖子,点了点头。

父亲抱着他摸黑进了房间,他的母亲已经睡下了,并没有被敲门声惊醒。

他从父亲身上小心地下到床上,乖乖地睡在父亲给他掀起的被子里,朝中间靠了靠,抱着玩偶朝着父亲的方向翻了个身。

雷父拉好被子,半睁着眼,小声问他:“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可以陪你玩?”

他新奇地眨了眨眼:“可以在晚上和我一起睡觉吗?像现在这样。”

“可以,那你就不用怕黑了。”

他朝被子里缩了缩,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像是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欢欣,眼神亮晶晶的:“那我想要一个弟弟陪我玩。”

雷父轻笑着点了点头。

雷蛰闭上眼,开始想象自己将来的弟弟的样子,耳边传来雷父平稳的呼吸声,他渐渐感到睡意来袭,在睡着的前一秒,他想的是,我就快有一个弟弟了,真好。






02,

雷蛰并没有如他所愿地得到一个弟弟。

他的母亲生下一个女孩。

妹妹的名字是雷伊。

他站在床边,好奇地盯着他正在睡觉的妹妹。

雷伊的样子长得很好看,小脸白里透红,浓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抖。

他试探地伸出手指戳了戳雷伊肉肉的脸颊,触感很软,妹妹真是种神奇的生物啊,他想。






03,


他的妹妹长大了。

样子依旧乖巧,身高刚到他腰际,喜欢穿着淡紫色的睡裙,蹦跶着扑进他怀里要求晚上和他一起睡。

到底怕黑的是谁啊?

雷蛰无奈地想。

但是雷伊眨了眨眼,紫色的瞳孔含着狡黠:“哥哥怕黑的话,我有责任帮哥哥哦!”

他已经很高了,可以轻易地抱起妹妹,然后贴心地帮雷伊拉好被子,再给她讲一个她喜欢的故事。





04,


日子过得很快,皇宫里又添了位小皇子,他也再没有在晚上给妹妹讲睡前故事。他的妹妹已经很大了,并且很聪明。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变得冷漠了起来,仿佛之前蹦跶着扑进他怀里的是另一个人。

他有丝惆怅,或许这就是兄长会有的感觉,他忧郁地想。






05,​


雷伊成年了。

皇宫里举行了成年礼。

雷蛰坐在位子上,看着自己的妹妹穿着拖地的长裙,​画着精致的妆,脸上带着礼貌疏离的笑和在座的宾客敬酒。

啊,妹妹真的长大了啊!

雷蛰盯着面前的酒,然后端起来和身边的人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晚上是家族宴会。

雷伊换了身衣服,落座在他的右侧。

晚餐很丰盛,聊得都是一些轻松的话题,小皇子不喜欢宴会,早就已经溜出去玩了。

雷蛰偏过头看了雷伊一眼,她正在低着头切一块小糕点,​睫翼垂下落下一片阴影,隐住了紫色的眼瞳。

雷父​用食指关节扣了扣桌面,雷蛰抬头看向他。

“雷蛰也该找个伴侣了吧!将来继承皇位后,还是要有一个可以帮你的皇后。”​

雷蛰下意识地看了眼雷伊,她还在切那块糕点,情绪没半分波动。

他轻咳一声,掩去眼底那抹意味不明的失落​,然后挂着笑对父亲说:“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雷伊拿着刀叉的手微不可闻地顿了一下,她把刀叉放在盘子两侧,冷落了那块被切成三角形的洁白糕点。

然后她抬起头轻笑道​:“哥哥这么好的人,一般的女生可配不上哥哥呢。”

雷蛰恍惚地想,雷伊好像很久没叫过他哥哥了。

他端起酒杯喝了口酒,握着杯柄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他突然觉得坐立难安,酒精的味道在空气中爆炸,熏得他脑袋发昏。

他有点害怕,可能她妹妹的下一句话就是告诉他的父亲,有哪些她所熟识的少女可以留在他身边。

他把酒杯放下,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然后跌跌撞撞地拉开椅子,离开了宴会。

雷伊把糕点放在口中,淡奶油化开,舌尖染上粘稠的甜意,她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哥哥放佛落荒而逃的背影。







06,


​雷蛰回了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卫生间。

他的口中还残留着葡萄酒的味道,酒精的味道使他并不好受,他觉得胃里翻滚,难受得想吐。

这种感觉可能有关心情。他的心情并不好,但他说不上为什么。于是他只能安慰自己是自己喝多了的缘故,尽管他的酒杯连一半都没碰完。​

他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有些苍白的嘴唇,水珠从眉间划过,浸入睫翼,他不适地眨了眨眼,然后​扯过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被打湿的浅发贴在耳边,他伸手把它们都拢到了耳后。

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他有些懊恼就这么突然离开了,但再回去也不可能了,他揉了揉太阳穴,今天的事或许明天得向他们解释一下,毕竟是他妹妹的晚宴,就这么突然离开也显得不合理。

他从卫生间出来,干脆今天好好睡一觉得了。雷蛰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不要想这么多。

他拉上房间厚重的窗帘,给自己留了盏小台灯。

他怕黑的这个毛病从小时候到现在都没有好,但是到现在有所改善,他习惯了在睡觉时留盏小灯,光源让他觉得安全。

他扯着被子盖过半张脸,露出的眼睛无所事事地望着天花板。那里贴了精致的墙纸,他在心里勾勒着上边的纹路走向,从卷起的鸟兽羽毛,到金色的云朵边廓,再到雷伊的眼睛……

“……!”

雷蛰猛地扯住被子盖过头,转了个身。

不行,不能再想了。

他想到了雷伊。

他今天不对劲,他自己察觉到了。他作为长子冷静的自持力本来就不该让他慌张地离开宴会,他不正常,而且他知道源头是谁,但是他不想承认。

雷伊是他的妹妹。他们现在应该还在愉快的用餐,而他现在却在这里胡思乱想。雷蛰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今天只要睡过去,明天一切都和昨天没什么两样。



07,



现在距离雷蛰离开宴会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了,期间不断有留下的人过来向她敬酒,雷父没拦着她,她也不好推辞,只好一杯接一杯的喝了。

还在她酒量不错,除了有点热,连头晕的感觉都没有。

等到有仆人上来收拾,宾客们都陆陆续续开始离开了,宴会才结束。雷伊在走廊和雷父道了晚安,准备回自己卧室。

她的卧室和雷蛰的位置相反,她在走廊的岔口突然停了脚步。她想到了雷蛰宴会上的反常表现。有一个大胆且奇妙的想法在她心里发酵,但是这个猜想如同气泡,甜蜜又不可靠。

酒精的作用来得迟了,她才感觉到一种灼热顺着神经末稍烧到脑海,思维都被烧成一团浆糊。

她鬼使神差地迈开步子朝雷蛰的房间去。

雷蛰房间的门紧闭着,她站在门前,发觉自己有点紧张。

她已经好久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扑进雷蛰的怀里了,她甚至快要忘记了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已经无法想起哥哥身上那种好闻的味道是什么了。

她按下门把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走廊的光随着门被推开的动作进入房间内,在空气震荡中的微小浮尘里,他看见她的哥哥已经睡下了。

床头开了盏暖黄色的小灯,雷蛰的睡颜在灯光下有些模糊,但又很温暖。

雷伊悄声走到床边,垂下眼看着雷蛰。

她记得她的哥哥一直很怕黑,小时候,她总是用这个理由缠着雷蛰和他一起睡,但是雷蛰现在可以一个人了他好像不需要她了。

雷蛰睡得不太安稳,他的呼吸很浅,像猫一样。雷伊有点想伸手揉揉他的头。

她蹲在床边,这个角度可以近距离地看见雷蛰,雷蛰的脸离她很近,她挡住了雷蛰的一部分光,睡梦中的雷蛰皱了皱眉,朝着光源的这边挪了一下。

有点热了……

雷伊看着雷蛰微张的唇,感觉大脑已经被酒精烧得短路。她想吻下去,很想。

吻了也没关系吧,哥哥不会知道的。

她试探着地低下头,在与雷蛰的距离仅剧几厘米的时候,雷蛰的呼吸洒到了她的唇上。

她像被烫了一样,猛地直起身。

现在不行,太早了。

可是太想了。她将食指压在雷蛰浅色的嘴唇上。

他的哥哥太单纯了,根本不适合当国王,他的哥哥应该是那个怕黑的,晚上想要和他一起睡的。

更不该有王妃。

她眼神晦涩地望着熟睡中的雷蛰。

国家和雷蛰,都该是她的……




TBC.










一条毛毛虫233

【伊蛰】扒一扒雷家黑帮那点事(1)

这次是黑帮的设定!

是这个小可爱的想法哦!👇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文笔渣

*ooc预警

*伊蛰cp

*雷家全员出场

*疑似有卡雷成分?

我也不知道是亲情向还是爱情向

——————————————

“啧,真是没意思。”

雷伊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翻着手里的书。

深紫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绛紫色的瞳眸微微暗下去。白色的长外套极其随意的搭在肩上,毫不在意露出里面穿着的勾勒出她曼妙身材的裹胸装。

“这是……雷蛰的?”

她看到了桌子上满满一杯橘子汽水。

“也就雷蛰那家伙会喝这玩意了。”

她也不知道橘子汽水有什么好喝的,更想不通为什么雷蛰要拿酒杯装汽水。

反正雷蛰现在不...

这次是黑帮的设定!

是这个小可爱的想法哦!👇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文笔渣

*ooc预警

*伊蛰cp

*雷家全员出场

*疑似有卡雷成分?

我也不知道是亲情向还是爱情向

——————————————

“啧,真是没意思。”

雷伊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翻着手里的书。

深紫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绛紫色的瞳眸微微暗下去。白色的长外套极其随意的搭在肩上,毫不在意露出里面穿着的勾勒出她曼妙身材的裹胸装。

“这是……雷蛰的?”

她看到了桌子上满满一杯橘子汽水。

“也就雷蛰那家伙会喝这玩意了。”

她也不知道橘子汽水有什么好喝的,更想不通为什么雷蛰要拿酒杯装汽水。

反正雷蛰现在不在,好奇心驱使她拿过汽水品尝。

当然,就算是雷蛰在这儿他也不能拿雷伊怎么样。

身为雷家黑帮的继承人,雷蛰有很多事要忙。

比如说,现在他就在射击场练枪机。

“啧,怎么又没有打中靶心!”

他不耐烦的说道。

雷伊之前明明很轻松就做到了!为什么他就不行!

“哟,这不是大哥吗?怎么,还在练枪呢?”

雷狮叼着根草,笑着看着满脸不高兴的雷蛰。

“啧。雷狮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

雷蛰不满的把枪扔到一边。

“怎么,不行吗?”

雷狮和雷蛰一向关系不好,今天也是如此。

“我可不想理会和拥有肮脏血脉的私生子混在一起的弟弟。”

私生子,卡米尔。

“嘁,雷蛰,这和卡米尔没关系。”

本来眼底含着笑意的雷狮立刻冷下他幽紫的眸子。

卡米尔是雷狮唯一的软肋。

“呵,怎么,不让我说?那我偏要说。”

雷狮戏谑的看着雷狮,

“卡米尔,就是一个……”

“太子殿下!三皇子殿下!”

正当雷狮要发作的时候,雷皇(他们的父亲)身边的贴身人员突然出现,挽救了即将混乱的局面。

“什么事?”

“雷皇,想让三皇子过去一下……”

他的声音微微压低,似是看出了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嘁。”

虽有不满,但雷狮还是抬脚朝射击场外面走去。

“练了半天枪渴死了,还是赶紧回去喝我的橘子汽水……”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空杯子。

“……”

“怎么,不中用的哥哥回来了?”

放下书的雷伊笑着打量着脸色阴沉的雷蛰。

“雷伊,我的汽水是你喝的?”

“是啊,我渴了。怎么,不行?”

“……”

你觉得我敢说不行吗!

“……随你吧。我再去拿。”

硬拼,雷蛰绝对拼不过雷伊。这点他心知肚明。

“不中用就是不中用,看你这样子,又没有打中靶心吧?”

雷伊的声音让雷蛰身体一颤。

“你……”

“我?我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她微微扬起唇角,

“你不就是很没用吗?哥哥。”

——未完待续

好的我的渣文出来了!

会有后续的,毕竟卡卡还没有出场

这篇文是伊蛰cp,也是雷家全员向

我爱必刷题。

[蛰伊蛰]休战之时

是哥哥和二姐!!!骨科注意!(虽然这篇更亲情向)

超级OOC!!!!!

呜呜呜哥哥和二姐都好好超喜欢他们!

二姐超级攻都不知道要打什么tag啦。

  “不、中、用、的——”

  啊,又来了。

  雷蛰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龙飞凤舞的字体争先恐后地爬满了书页。他唰唰写完了最后一个字,以一个并不完满的、有缺口的句号收尾。伸手扶了扶有滑落趋势的眼镜,便急急丢下笔,以一种无奈又似不敢言说心中憋屈的古怪语调,阴阳怪气地回答:“干什么?”

  他不敢让他那不是那么可爱的、凶巴巴的妹妹等太久,毕竟他清楚那样后果的严重性——其实也不过就是被雷伊狠揍一顿,然后再被挂在晾衣杆或者门口的电线杆上而已...

是哥哥和二姐!!!骨科注意!(虽然这篇更亲情向)

超级OOC!!!!!

呜呜呜哥哥和二姐都好好超喜欢他们!

二姐超级攻都不知道要打什么tag啦。





  “不、中、用、的——”

  啊,又来了。

  雷蛰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龙飞凤舞的字体争先恐后地爬满了书页。他唰唰写完了最后一个字,以一个并不完满的、有缺口的句号收尾。伸手扶了扶有滑落趋势的眼镜,便急急丢下笔,以一种无奈又似不敢言说心中憋屈的古怪语调,阴阳怪气地回答:“干什么?”

  他不敢让他那不是那么可爱的、凶巴巴的妹妹等太久,毕竟他清楚那样后果的严重性——其实也不过就是被雷伊狠揍一顿,然后再被挂在晾衣杆或者门口的电线杆上而已。嗯,而已。于是他听话地过去了,带着自以为高傲的神色和端庄的仪态,仿佛他不是正在被自己老妹使唤的可怜虫,而是走向王座的国王。

  当然,他一对上雷伊的眸,就立马怂了。原本练习好的高傲神色瞬间溃散,浑身的不自在感让他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陪我玩游戏。”雷伊用目光示意雷蛰,让他坐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

  雷蛰狐疑地半眯着眸,虽然这仍是他熟悉的命令语气,但是这个“陪”字用得倒是有些别扭。以他十五年来对雷伊的观察和认识,这个字,似乎带有一些撒娇的意味。

  游戏?雷蛰不曾对游戏有任何一点兴趣,从小到大,对他来说只有学习才是王道。只有通过学习,取得好成绩,父亲才肯望他一眼,对他展颜一笑。况且现在他离所谓高考还有不到两年时间,他可不想荒废。

  开玩笑呢哄妹妹保命要紧。

  十分自觉不碰手机电脑电视活得像个老年人的雷蛰冒着被雷伊嘲讽的危险,顶着被雷伊鄙视的压力,弱弱地,向雷伊请教:“这个……怎么玩?”

  雷伊果不其然对他一通狠狠的嘲笑,然后又耐着性子手把手教他操控,弄得雷蛰受宠若惊以为今天的地球是自东向西转的。嗯?心情不错吗?雷蛰摸不着头脑,但是既然雷伊肯教他,他也愿意用心去学学。总不能扫了妹妹的兴吧。

  ……

  打游戏时的雷伊和平时有些不一样,虽然操控着游戏中的人物用机枪疯狂扫射的雷伊笑得很开心,但是完全没有一点亲和力,像极了那什么……患有精神疾病的杀人狂?雷蛰为了不被雷伊打死只敢如此暗想。

  倒是雷蛰,一个完全没有游戏天赋的巨无霸游戏黑洞,只能在这场游戏战争中反复去世,最后被雷伊再次嘲讽。

  没劲。当雷蛰再次game over的时候,他如此想道。下次雷伊就算求我我也不陪她玩了,还是让她去找那个小逼崽子吧。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之前我以为的)和谐现pa雷王星一家。

是吃冰淇淋的场合。

reg:rey,你见过愤怒的独角兽吗

rey:见过哦。

ray抬头就看见了额头顶着个🍦 黑着脸的reg

(之前我以为的)和谐现pa雷王星一家。

是吃冰淇淋的场合。

reg:rey,你见过愤怒的独角兽吗

rey:见过哦。

ray抬头就看见了额头顶着个🍦 黑着脸的reg

一条毛毛虫233

【伊蛰】哥哥可真是不中用啊



最近突然发现了这个神奇的cp,我准备磕一下!


(本来我是个乙女文作者,不知道怎么的就喜欢上伊蛰cp了)


*文笔渣

*ooc预警

*短小预警

————————


“你还真是不中用啊,哥哥。”


雷伊凝着深紫色的眸子,俯视着面前半跪在地上的雷蛰。


“滋滋——”


雷电萦绕在雷蛰周围,闪着他那颇为狼狈的模样。


“雷伊,你——”


他紧咬着牙,眼底的不甘尽显。望着以一种类似于“蔑视”的目光打量自己的雷伊。


“不中用就是不中用。”


雷伊毫不留情的打断他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没有任何理由。”


话语如细密的短针扎在雷蛰的心上。


“雷伊,别小看我...



最近突然发现了这个神奇的cp,我准备磕一下!


(本来我是个乙女文作者,不知道怎么的就喜欢上伊蛰cp了)


*文笔渣

*ooc预警

*短小预警

————————


“你还真是不中用啊,哥哥。”


雷伊凝着深紫色的眸子,俯视着面前半跪在地上的雷蛰。


“滋滋——”


雷电萦绕在雷蛰周围,闪着他那颇为狼狈的模样。


“雷伊,你——”


他紧咬着牙,眼底的不甘尽显。望着以一种类似于“蔑视”的目光打量自己的雷伊。


“不中用就是不中用。”


雷伊毫不留情的打断他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没有任何理由。”


话语如细密的短针扎在雷蛰的心上。


“雷伊,别小看我!”


雷蛰捂住自己腹部的伤口,摇晃着身体勉强站起来,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冲雷伊大喊:


“我一定会证明我够强的!”


眸中的坚定似乎不可动摇。


看他这样,雷伊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吧。”


——the end.


第一次写这个cp的文,感觉这个cp好冷啊!需要产粮支援一下!(虽然我的文很渣没什么用就是了)


相信这个cp会火哒!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是约稿。
水印一个是她的id一个是我的。

是约稿。
水印一个是她的id一个是我的。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给我cptag数凑个整数


是之前想给我家oc的梗,想想貌似套在伊蛰身上也不错,虽然会ooc。

师生+兄妹设定,年龄差增大到……5岁吧,不然没法搞。


rey在搞自家兄长时会坏心眼的叫他老师还读一些题目问他怎么做,说不出来就不帮他。被弄到已经有感觉的reg脑子里都是粉红泡泡哪有空地给他想答案,只能用大腿蹭蹭妹妹的腰声音沙哑带着哀求的意味叫她的名字。

呃……做的时候虽然会叫老师或哥哥,但是平常都是叫名字

给我cptag数凑个整数


是之前想给我家oc的梗,想想貌似套在伊蛰身上也不错,虽然会ooc。

师生+兄妹设定,年龄差增大到……5岁吧,不然没法搞。


rey在搞自家兄长时会坏心眼的叫他老师还读一些题目问他怎么做,说不出来就不帮他。被弄到已经有感觉的reg脑子里都是粉红泡泡哪有空地给他想答案,只能用大腿蹭蹭妹妹的腰声音沙哑带着哀求的意味叫她的名字。

呃……做的时候虽然会叫老师或哥哥,但是平常都是叫名字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呜呜呜伊蛰开超话了!!会有太太...

呜呜呜伊蛰开超话了!!会有太太来玩吗呜呜呜我不想它变成我的单人超话

呜呜呜伊蛰开超话了!!会有太太来玩吗呜呜呜我不想它变成我的单人超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