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路米

62932浏览    1620参与
tccc

HunterXHunter - 西伊

情头(?)补完

列表没人嗑西伊真的寂寞如雪_(:3_TZ

我永远爱他们1555551

HunterXHunter - 西伊

情头(?)补完

列表没人嗑西伊真的寂寞如雪_(:3_TZ

我永远爱他们1555551

樹雪

第一張是我很喜歡的背後抱姿勢,覺得是種愛人間很溫暖的抱法,雖然西索笑容變態還被我畫崩...
抓不到西索的感覺,塗塗抹抹了好久,畫渣如我好想哭...

第二張是日常小狂草...
西:伊路,我們不要看電視了,來做吧~~~♥
伊:不要。
西:伊路好小氣~~~♠

祝大家中秋快樂呀

第一張是我很喜歡的背後抱姿勢,覺得是種愛人間很溫暖的抱法,雖然西索笑容變態還被我畫崩...
抓不到西索的感覺,塗塗抹抹了好久,畫渣如我好想哭...

第二張是日常小狂草...
西:伊路,我們不要看電視了,來做吧~~~♥
伊:不要。
西:伊路好小氣~~~♠

祝大家中秋快樂呀

弹簧炒狗肉

很杂......p1-p5是小猎人(小男孩是世界的宝藏嘿嘿嘿我死了^q^!!好腿我好爱hiahiahia~♡幼化大哥我....有罪)
p6是古早的小桃
p7是古早的一个oc的头。

很杂......p1-p5是小猎人(小男孩是世界的宝藏嘿嘿嘿我死了^q^!!好腿我好爱hiahiahia~♡幼化大哥我....有罪)
p6是古早的小桃
p7是古早的一个oc的头。

吉良君你的替身借我用用

盆友們中秋快樂呀!

在基友格子的店-妖精集市

上架了P1的掛件(透明彩邊4-4.5cm)-all掛件送P2掛件(6cm彩邊 星星扣)


P3會做成10cm立牌送給all了P1和P4(3cm魔性小立牌實物P5)的盆友。


然後P6.7在大眼仔轉發我置頂抽獎!(明天上P6、7餘量 感謝!


感謝閱讀 打擾啦 占tag對不起!

盆友們中秋快樂呀!

在基友格子的店-妖精集市

上架了P1的掛件(透明彩邊4-4.5cm)-all掛件送P2掛件(6cm彩邊 星星扣)


P3會做成10cm立牌送給all了P1和P4(3cm魔性小立牌實物P5)的盆友。


然後P6.7在大眼仔轉發我置頂抽獎!(明天上P6、7餘量 感謝!


感謝閱讀 打擾啦 占tag對不起!

翠翠

为什么,今年的更新,还没有来————!!

为什么,今年的更新,还没有来————!!

十十一百

p1画的十分之满意,忍不住放了三张滤镜……

p5.6.7西伊
只会沙雕不会产粮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的人)

p1画的十分之满意,忍不住放了三张滤镜……

p5.6.7西伊
只会沙雕不会产粮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的人)

樹雪

我好愛伊路米女裝
之後要開學了
應該會先畫比較正經的圖了....

我好愛伊路米女裝
之後要開學了
應該會先畫比較正經的圖了....

tccc
HunterXHunter-伊...

HunterXHunter-伊路米

新pad到了…日常诈尸…富建失败……

最近又看了遍猎人动画

伊路太美了,西伊太好恰了(((o(*゚▽゚*)o)))

我活了(?!

HunterXHunter-伊路米

新pad到了…日常诈尸…富建失败……

最近又看了遍猎人动画

伊路太美了,西伊太好恰了(((o(*゚▽゚*)o)))

我活了(?!

樹雪

最近被室友推坑西伊
西伊好香....
我喜歡伊路米被肌肉撐起的袖套跟裸足///
他們的設定跟外型好可愛哦哦哦

最近被室友推坑西伊
西伊好香....
我喜歡伊路米被肌肉撐起的袖套跟裸足///
他們的設定跟外型好可愛哦哦哦

铃言风语
三美没画好,不喜勿噴。

三美
没画好,不喜勿噴。

三美
没画好,不喜勿噴。

泽芝√

【H×H/西伊】 一看到你的眼神,我就明白了

#玩测试“一句话创作”如题#

#只顾我自己爽的意识流+ooc🌶#

昏暗的空间里天旋地转,大脑不受支配,他二十多年来从未如此嘶嚎挣扎,也觉得自己从不该如此。他尚存的理智通知他,疼痛见鬼一般的迟到了,爆炸的热气和声波在他体内蛮横地冲撞着所有能冲撞的东西,好像只有内脏和骨骼,不知是找不到出口还是干脆留下折磨他的。他感觉自己在呕吐,先是血液混进口腔分泌的唾液——他甚至不知道这血液来自哪里,然后是苦的胆汁,然后胃酸开始腐蚀他的咽喉,或许还有眼泪滴了进去,哈,眼泪。毕竟谁也不能给一个刚死过的人多苛刻的要求。他曾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死...

#玩测试“一句话创作”如题#

#只顾我自己爽的意识流+ooc🌶#

   

    昏暗的空间里天旋地转,大脑不受支配,他二十多年来从未如此嘶嚎挣扎,也觉得自己从不该如此。他尚存的理智通知他,疼痛见鬼一般的迟到了,爆炸的热气和声波在他体内蛮横地冲撞着所有能冲撞的东西,好像只有内脏和骨骼,不知是找不到出口还是干脆留下折磨他的。他感觉自己在呕吐,先是血液混进口腔分泌的唾液——他甚至不知道这血液来自哪里,然后是苦的胆汁,然后胃酸开始腐蚀他的咽喉,或许还有眼泪滴了进去,哈,眼泪。毕竟谁也不能给一个刚死过的人多苛刻的要求。他曾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死亡,却优柔寡断地放任了本能去追求生存,于是现在他被迫放下所有尊严忍受不甘的屈辱。他的人生从来自导自演自说自话,然后迎来自作自受,可这没什么不好,他享受一切值得享受的东西,大概包括死亡和仇恨。

    上天给他派来了救兵,哦不对,西索•莫罗只要还能喘气,他就不信上天。伊路米明明是他喊来的,除了出现时机有点不恰当,一切在他的设想里都完美极了。

    西索半转过身去,他现在没有过多力气维持念,自己全身的悲惨模样他清楚,再加上那些鲜血和眼泪,他估计即使是冷酷的杀手也被吓了一跳。当然他并不能看清伊路米逆光的脸上是怎样一副表情,他就靠猜测,然后把自己逗笑了。

    “我猜你把我叫来,不是为了让我观赏你的惨剧。”伊路米觉得自己肯定是出于身体的惯性,才会对这番景象无动于衷。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逻辑对待西索,仿佛他也从来不知道。

    可是狐狸金色的眸子里,依旧只有残忍的笑意。

    “你疯了。”伊路米轻吐三个字,然后他感到一种出离愤怒的手足无措,这算在危险信号的行列,于是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杀气已经不受控制地四溢。

    “我甚至还没说我做了什么呢♦️”西索就这样静静地等着,等伊路米的杀气逐渐趋于平稳后消失,才开口说道。

    “没必要。”伊路米说:“一看到你的眼神,我就明白了。”

    “都不安慰我一下么~♥”西索边说,边试着发动念能力让自己站起来,无果。

    “那种东西我从来不会。”伊路米干脆走上前去搀他,顶着人的假模假式的可怜目光,他就又想了想,说:“但我可以吻你?”


【开学了,所以暂时没了】


泽芝√

【H×H/西伊】 你想听到的

#原作向  新人交党费!ooc预警🌶#

#日常  并不需要惊险的甜甜剧情#


    旋律略微诡异的歌曲声飘散在了凌晨黑夜的风中,高楼顶端,天知道魔术师怎么对这里的景色情有独钟,又或许连他本人都不知道,才是最正常的。

    “早上好,伊路酱~♥”西索嗓子里挑起一声笑音,对着不远处最清冷的月亮,跟听筒对面的人开一句半大不大的玩笑。

    “早上好。”意料之中的平淡,并且忽视了他明目张胆的陷阱。

    “那么,这次又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来‘拜托’我么?️”高空...

#原作向  新人交党费!ooc预警🌶#

#日常  并不需要惊险的甜甜剧情#


    旋律略微诡异的歌曲声飘散在了凌晨黑夜的风中,高楼顶端,天知道魔术师怎么对这里的景色情有独钟,又或许连他本人都不知道,才是最正常的。

    “早上好,伊路酱~♥”西索嗓子里挑起一声笑音,对着不远处最清冷的月亮,跟听筒对面的人开一句半大不大的玩笑。

    “早上好。”意料之中的平淡,并且忽视了他明目张胆的陷阱。

    “那么,这次又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来‘拜托’我么?️”高空的风很冷,同时带来很大的噪音,他想好好听着伊路米说话,于是干脆走回建筑内部。

    “不,绝对不会是你想要的那种‘有趣’。”伊路米似乎也在移动,他声音不自觉的起伏,西索想象他奔跑的样子,莫名觉得这个日系傀儡娃娃般的人,在此刻是鲜活的印象。

    “我只是想空闲下来了,并且想找另一个人一起。”清冷声音的主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番单纯的话,在另一人耳中会是怎样的暧昧。

    “我倒是乐意至极♦️️️”

    于是在当日下午,当西索被要求“换一身适合上街的常服”时,他以一句“想要约会就直接说啊~♥️️”,让伊路米在用短信回了他一个笑脸颜文字后失去全部动静。西索挑逗成功,心情大好的伴着那个带有些许威胁意味的笑脸颜文字,等待他正等待的人敲响他房子的门。


    事实证明他们的默契从未掉链子,西索将伊路米今日的装扮打量一番,安心地将方才几套备选的衣服抛之脑后。

    “我们今天要去干什么呢♠️”

    “逛街。”

    “真是质朴的活动呢,不是很像杀手哦。”

    “无所谓。”伊路米反应平平,“只要我想做的事,都是在杀手的逻辑里,没什么好担心的。”

    “哎,你还真是随心所欲呢,操作系~”

    “是呢,大概是和变化系相处过久的原因。”伊路米适时笑笑,反将一军使他心情愉悦。

    西索的住宅离热闹的商业区并不远,要知道他在无聊的时候也是会去找些普通意义上的乐子。现在是白天,人流量不算最多,但也十分可观。伊路米不介意这种场合,混入人群时他习惯隐藏气息,所以他那较为引人注目的外表从未给他带来过“麻烦”。只是现在,身旁的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习惯,甚至一副热情大方的样子,对投来赞叹眼光的一众年轻少女们点头微笑。

    看着女孩子们的视线马上就要落到自己身上,一向因为各种原因保持低调的杀手在头皮发麻前拽走了招蜂惹蝶的魔术师,就近走进旁边的化妆品店。

    “两位好,请问需要什么产品?”一个面带职业微笑的女导购员迎了上来,眼睛好像在接触他们的一瞬间闪烁了一下,随后恢复正常。伊路米诧异,然后才想起来他刚才是直接拽住了西索的手,此刻另一人正变本加厉地把他的手攥得更紧,迫使伊路米放弃了甩开他的念头。罢了,两个大男人肩并肩看化妆品,没什么才不正常,伊路米停止思考。

    西索也回应导购员以微笑:“我想看看中性白皮的粉底。️”

    “无意冒犯……”见两人没有准备进行更多解释,女导购员只好自己展开介绍:“我看两位都是常化妆的人吧,如果是您自己用的话我推荐这款……”

    伊路米没再听,他开始走神、打量四周,然后女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如果是您男朋友的话——”伊路米转回头去,发现西索笑得更开心了。伊路米早已猜到会有这样的事,于是他用沉默作为默认,同时出于礼貌没有再把视线投向别处。

     “刚才谢谢你了~”后来西索趁单独去结账时悄悄对导购员说:“他其实是不太敢承认的那种呢。”

     “你又在骗人了?”伊路米待西索走到他身边问道,他刚才看着那边导购员的面部表情变化,深谙西索性格,他也知道他会说些什么有的没的。

     “有点伤人,这次并不算是啊♣️️”

 

    “下一个地方要去哪里呢?”

    “糖果、甜点,最好是有巧克力和红丝绒的蛋糕。”

    “那就往前走吧♦️”

    ……

    “这个看起来不错。”伊路米指指右边街道上的一家店铺,好像是在活动期间,门口的黑板上用荧光粉笔写上了夸张的字:【辣辣巧克力挑战赛!比拼谁才是耐辣之王!快来将礼品带回家吧!!!奖项设置为……】

    “辣辣巧克力……?”西索突然觉得普通人的世界可能也充满了某类奇怪的东西。

    “拿到一等奖的话巧克力和蛋糕就不用花一分钱,我们走吧。”并且西索也不知道此时伊路米为何突然兴奋起来,一双漆黑猫眼盯得他着实脊背发凉。

    “不会吧……”伊路米看着西索,眼睛突然睁大,左手握拳捶在右手上,他残忍地说破:“你不能吃辣啊?”

    西索试图用主动进店的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时,他发誓他看见那个恶劣的揍敌客笑了。

    任何人都敌不过从小服毒长大的杀手,无论服下去什么过于刺激的东西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甚至辣味这种靠痛感产生的味觉是不是消失在他舌头上了,这都无从得知。魔术师脸上维持着万年不变的扑克笑,边被辣得疯狂冒汗边看伊路米一路毫无压力地过关斩将,看他成功得到了礼品——免费的一盒巧克力和一份小蛋糕。松露巧克力的包装盒是心形的,蛋糕是草莓红丝绒,伊路米心满意足地提着袋子走出店门。


    天黑了,从甜品店出来之后他们并无多余目的地逛过一家又一家店铺,倒像是对普通情侣一样,试衣试戴饰品,这样突然不一样的一天总让人有些恍惚,还好他们都懂得享受。

    远处的天边有炸裂声,惊醒了杀手敏锐的神经,伊路米瞥见头顶的闪光,他迅速抬头。

    “看起来是我忘了告诉你♠️”西索拍拍伊路米的肩以安抚他的紧张:“这里的广场是允许放烟花的哦♣️”

    “要去广场看看么,离这里不远♦️”

    “不用。”伊路米此刻好像已经盯着天上的烟火看入迷了。

    “西索。”

    “嗯?”

    “节日快乐。”

     “咳”,他被人莫名其妙的一句逗笑了:“今天并不是什么节日呦,还是说是伊路米家有特定的节日要和我分享呢♥️”

    “我知道,并不是。”伊路米慢慢低下头看他,神情恍惚:

    “说‘节日快乐’会更快乐,只是我的直觉罢了。”

    “难得你会提起快乐?”魔术师觉得自己好像发自内心地笑了,“好吧。”

    “伊路米,节日快乐。️”

   

    让不适合的人去做不适合的事,会显得笨手笨脚,于是看起来很蠢。

    可是当两个人一起笨手笨脚地学做不适合的事,却蠢得可爱。


【END】  你想听到的,就是他们永远都好


♥彩蛋♥



    枯枯戮山有一片没有树的空地,那是揍敌客家新一代几个孩子们曾经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当然,是因为父亲允许他们过节的时候在这里放烟花。

    揍敌客家是个家庭。

    过节的时候训练可以早点结束,这让孩子们无比向往。

    伊路米喜欢过节,因为那时候奇犽会真诚的开心,喊他大哥,跟他说节日快乐,爸妈也会,爷爷也会。然后他要和四个弟弟和长辈说节日快乐,那时包括刚出生还不具有危害的阿路加。

    所以他喜欢烟花。即使烟花其实是他并不喜欢的那种易逝。



    西索并不喜欢吃辣,但原因为何,他不解释他的过去,是否在意,他不需要掩饰他的现在。

    又或许,辣味的疼痛,并不受他控制,所以他便报以单纯的厌恶。


AMMMMON
嗷嗷嗷!伊路米

嗷嗷嗷!伊路米

嗷嗷嗷!伊路米

社畜进行时。

【HxH】杀人者(part3)

希望没有除了“谋杀正当化”之外的会引起不适的三观。

这期有我流伊→西情感表述。

天气太热脑子不清醒 写得很乱


本章视角:伊路米

无念世界,许愿机更是没有……那还存在什么会特别想要得到?


01

伊路米或者说“吉塔喇古”是那种在业界都算得令人忌讳的杀手,他的客户倒是都知道是一个人,家人却不知道。伊路米对西索说自己对目标年龄的底线是6岁,其实是某种矫情作祟下的半谎话。他完全不介意杀更年幼的孩子甚至婴儿,只要客户付得起他的要价。因为虐童狂总是更乐意自己动手,所以会成为委托目标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一定存在某种对未来会发生的某事而言必须死或者生不如死的理由。


他只是像全业界一样...


希望没有除了“谋杀正当化”之外的会引起不适的三观。

这期有我流伊→西情感表述。

天气太热脑子不清醒 写得很乱


本章视角:伊路米

无念世界,许愿机更是没有……那还存在什么会特别想要得到?


01

伊路米或者说“吉塔喇古”是那种在业界都算得令人忌讳的杀手,他的客户倒是都知道是一个人,家人却不知道。伊路米对西索说自己对目标年龄的底线是6岁,其实是某种矫情作祟下的半谎话。他完全不介意杀更年幼的孩子甚至婴儿,只要客户付得起他的要价。因为虐童狂总是更乐意自己动手,所以会成为委托目标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一定存在某种对未来会发生的某事而言必须死或者生不如死的理由。


他只是像全业界一样一定不接暗杀任何政治首脑的单子,因为会引来国家层级的混乱,对揍氏这种依法纳税的家族百害而无一利。当然也不会有人会任揍敌客这种第三方涉政那么深,重要场合还是自家养出来的特工会比较值得信任。


就算接单范围广,伊路米也不是总能接到单。他到底是个揍敌客,太贵又不好控制,不如市面上那些全靠杀人求生计的傻蛋或者家养杀人犬。不过说实话没杀人单子对揍敌客的生存影响不大,他们家开着世界上最好的战斗型管家培训学校,并涉了全球各地的多种产业的投资。有时伊路米觉得揍敌客的杀手生意其实是种另类形式的粉丝经济,至少对于他来说杀戮心就像吉良吉影的指甲,许多乐意高价委托他的人都不过是在完成自己目的时也帮他修个指甲。


世人爱把主动的杀人行为往可耻描述,说杀手可怕,最常用的论点就是“不尊重他人生命”。可还有什么是比不分男女老幼的杀戮更显尊重的行为么?杀手是杀人的职业,出于职业素养伊路米都是把目标看作是人才杀,此中不存在任何歧视,所以他才能什么人都杀。而有些人(或者说不少人)甚至可能没有不把人当人的自我认知。


最浅显的例子是有些人爱假惺惺地心疼他在奇犽出生后失去继承人身份。伊路米总是觉得“爱家族”和“想继承家族”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他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小孩,(也不喜欢商业社交),根本就是太爱揍敌客才一定想要奇犽去继承家业。而几乎每回他如此解释,都会被很自然地建议试管婴儿代孕加保姆……虽然对于杀手来说这看上去有点假仁义,但伊路米觉得代孕比杀人严重得多。代孕女说白了就是个生育工具,工具又不能算是人,要是女人们都去当工具,那他能杀的人不就少了很多?


伊路米觉得就算自己杀人,或者说正是因为自己杀人,才比普世更懂“人人平等”。


库洛洛曾直白地说伊路米又当又立,因为指甲长了明明可以自己修,他却一定要有人给打理。揍敌客是维护现有的世界构架的帮凶,因为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才需求职业杀手去造成难搜证的凶杀,而且也只有钱权阶级才支付得起高额委托费。揍敌客自己要去维护这样一个普世,那被忌讳并说可耻,就是种活该。


所以伊路米在少年时代一度看库洛洛不顺眼,他会让他想起自己压在衣柜底部的火焰纹裤子。


02

很多家庭都有类似问题,父母经验不足养出来的第一个孩子的性格在某些方面存在某种程度的缺陷。


伊路米用过上述言语在辩论中(企图)折磨过自己的父母,尽管他并不相信(自己哪里有缺陷或是父母会对此在意)。


这个世界并不够自由,像揍敌客这种主攻服务业的家族就被要求既要在本质无情又要在面上懂人情世故。


伊路米在两方面都做得挺好。他从来不需哪个外人教他无情,毕竟父母就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何况他的基因优越,天赋冷血;至于人情方面,揍敌客的社交范围涵盖的大多是些“戏子”,演员们有通用技巧,完全可以照着演。何况伊路米的定位是低调的杀手世家少爷,冷面少言的人设就是人们的最喜闻乐见,本色出演就是。


伊路米没少被人问起那般淡漠是否是训练而来,大多来自客户列表的前列(按下单频率排序),伊路米总是以一个看似僵硬的微笑加沉默来应对。发问者反正会对此有其个人解读,当他们脑补自嗨够了,也就鲜少追着不放。说到底也没几个人是真在意,互相装个可触及此话题边缘的亲密程度而已。


当然他也有给过某些人不一样的答案。例如对库洛洛,伊路米反问说「你该笑就笑是练来的么?」他知道库洛洛的扪心自解也就是自己的正解。


或者西索。伊路米记得自己对西索说,「……不知道。忘了,我想不是。」 


伊路米还记得从西索发问到他开口墙上的挂钟“嗒”了至少三下,但后来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自己在那些空挡时间里的都思量了些什么。以至于以后的四年里每逢被问及此,他都会忆起这个,然后颅腔中的那个他只是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且一言不发,他也就识趣地对自己点到为止。


伊路米.揍敌客擅长点到为止,不然他老早就要在街头狂笑了。


03

无疑,西索对于伊路米而言是个特殊者。那西索是什么人呢?


伊路米自十四岁起就在想这个问题。


西索给那安保公司的简历上显示他比伊路米年长近4岁,但无法确定是否是故意造成在年份意义成年实际未成年的情况以使招聘者困扰(在伊路米心中西索做得出这种无聊事),十四岁进入某特种兵的预备营,却在两年后的正式选拔中落选(未提及原因),后来在某家果园打理了两年果树。但他在口头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普通高中生,军迷,看到暗网的招聘启事心动;手写的自我介绍又称魔术师科班出身。


最神奇的是三种说辞竟都能查到证据,甚至还能查到别的人设证据,但有关西索十四岁前的资料不管哪个设定都一片空白,仿佛这个人生来就是十四岁,而且同时过了不下十种不同的人生。


雇佣兵团选拔结束那天伊路米问西索,「你到底是什么人?」


西索说「我来自β世界线,那个世界比地球大的多,人类至今未完成环海旅行,把已探索的边界称为莫比乌斯环。我在那边是个魔术师,也可以说,是个骗子。♢」


伊路米本来就没想得到可靠答案,他顺着西索的说辞问,「那边的我是什么人?」


西索让伊路米把耳朵靠近些,神秘地,「杀手。♡」


既然自己依然是杀手,而西索也仍旧是骗子,这说辞就可以成立。


伊路米从得到这答案开始,或者根本从先前发现查不到的时候开始,就完全不在乎西索究竟是哪个特定的人。


西索可以是离家出走的富家少爷,是无依无靠的街头男儿;是令敌令己都恐惧的战场机器,是城市中的妖狐化身;是魔术师,是骗子;可以来自外星,也可以穿越自β世界线……西索可以全都是,也可以全都不是。


伊路米喜欢西索,从得知他报名口述手写了三种身份的时候就喜欢。伊路米喜欢西索那无从探知的过去,因为没有过去意味着没有容器,此般变化多端无从掌控就是种与生俱来……西索是世上的唯一之真。


04

四年里伊路米给西索当过很多回影子(外援)。安保公司一般都是被打反击,而西索尤其喜欢主动把敌方歼灭,他没法随时都有愿意跟着他瞎来的队友,这种情况下他就会找伊路米帮忙。每回伊路米都说记在账上,虽然他对西索根本就没有小本子。


伊路米就是喜欢跟着西索胡来,和西索一起能让他记得原来自己也还能肾上腺素飚升。曾有人说伊路米“你什么都不缺,也就没什么一定想要,就没机会体会求的过程,更不存在求得的痛快或求不得的痛苦” ……他无法否认,便对西索更加珍惜。


伊路米记忆中自己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是找律师把西索从死刑强保进精神病患者监狱,又贿赂院长让西索“痊愈出院“。那会儿西索突然心血来潮决定辞职,并在临走当天屠了他当时所在的佣兵小队。


事后伊路米说「动静搞那么大你难道是真疯了。」


西索说「我心里老想要是我搞出那么大动静您还会不会为我动干戈,想着想着就真疯了。♢」


伊路米面无表情地从鼻腔中发出声疑似笑的声。


西索问,「老问题,你怎么总能肉笑皮不笑?♧」


「脸肌忘了,强笑就痛。」伊路米说。这不是谎。


「你一个杀手,竟然怕痛?♤」


「不怕,但不喜欢。你看我甚至不打耳洞。」


然后西索就做了一个让伊路米此生难忘的举动。他突然把右手食指伸张伊路米的脸,在确认伊路米没有闪躲意思后把左手食指也抬起来,在那张石膏般的脸上推出个笑。


「我就很喜欢痛,自己也好别人也好……伊路米,在我面前多笑,痛给我一个人好不好?♡」


伊路米愣住,随后还真笑了。他说西索竟然能一本正经说这么狗血的台词还没什么违和感,真的很逗。


不乐意西索看自己僵硬外加真的脸痛,伊路米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下半张脸。西索抓了他的手腕,他也就松开手,嘴角抽了两下,磨了磨槽牙,他在西索琥珀色的眼中看自己的扭曲笑容,觉得真的很痛。


然后伊路米说「我们去喝酒」,那年他刚十八岁。


这个世界的揍敌客们无法百毒不侵,为了时刻保持头脑清晰,除了对西索,伊路米都自称酒精过敏。


但伊路米是喜欢酒的。


也喜欢缠得半个胳膊很影响行动的首饰,配色花纹显眼的衣服,电吉他,摇滚,灯光晃晃的吧……一些和西索尤其搭调的元素。


伊路米分不清自己是先喜欢上那些元素还是先喜欢上西索。他只知道和西索一起的时候,承认自己还能够产生“喜欢某种东西”的心情会容易许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