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伪渣

11357浏览    456参与
楼里春光

皇子朝X丞相俞【2】

★400fo点梗

[我果然是个咕咕精]

自生辰日过去后,相府的下人们发现自家大人与五皇子又亲密许多。往常不许皇子进的花房现在也默许了。

甚至有一次五皇子不小心打翻了丞相精心护养许久的玫瑰,丞相竟也没动气,只淡声吩咐人收拾一下,别扎了小皇子的手。

贺朝笑嘻嘻地上前一步,堂而皇之的牵着他的衣袖,一如小时候那样,只是认错态度不再那么小心翼翼,大有侍宠而骄的架势。

“丞相,我赔你一盆新的好不好?”

谢俞睨他一眼,道:

“你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还养花?”

说罢,他突然想到什么,又放软语气,无奈道

“你可别真的又整出些么蛾子来,这花不要你赔,你若真觉得心有愧疚,下月的大考便给我拿个三甲回...

★400fo点梗

[我果然是个咕咕精]

自生辰日过去后,相府的下人们发现自家大人与五皇子又亲密许多。往常不许皇子进的花房现在也默许了。

甚至有一次五皇子不小心打翻了丞相精心护养许久的玫瑰,丞相竟也没动气,只淡声吩咐人收拾一下,别扎了小皇子的手。

贺朝笑嘻嘻地上前一步,堂而皇之的牵着他的衣袖,一如小时候那样,只是认错态度不再那么小心翼翼,大有侍宠而骄的架势。

“丞相,我赔你一盆新的好不好?”

谢俞睨他一眼,道:

“你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还养花?”

说罢,他突然想到什么,又放软语气,无奈道

“你可别真的又整出些么蛾子来,这花不要你赔,你若真觉得心有愧疚,下月的大考便给我拿个三甲回来。”

架朝自幼不爱学习,成绩在一众贵族子弟中平平无奇。谢俞知道他天资聪频,本不该如此,然而每问此总被这小孩儿绕过去。

见贺朝半响不说话,他轻叹一口气

“罢了,不难为你了。礼部尚书正在书房里等我,便先走了。”

贺朝点点头,松开紧抓他衣袖的手,看看丞相匆匆离去的身影,眼脸低垂,神情莫辨。身后的亲信见状,忙上前一步道:

“五皇子,您......”

“我知道,”

贺朝轻声说,

“所以你们动作要快一点。”

快一点,他就可以向丞相说明一切,赔他的“玫瑰”。

暮春的露气还未散去,沾染上了假山后面的一袭白衣。

“丞相,您的衣角湿了。”

“小事。只是五皇子,要劳烦尚书大人了。”

送走了礼部尚书,谢俞又被诏进宫,直到入了太和殿,被当值的公公请到御花园,他才觉出有些不对来,然而此时想走已来不及,皇上忙拉了他在亭子里,一幅不容拒绝的架势,苦口婆心地的劝他说:

“爱卿,你今年都弱冠了,连通房丫头都没有一个,这成何体统,联今日特地为你办了百花宴,你有看中的姑娘尽管说,不必拘束。”
谢俞看着面前的太监捧着的托盘上的红绳,无语至极。

那些贵女们一看就知道老早便得到了消息,一个个打的贵气十足又不失端庄温婉,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恨不得把那太监捧着的托盘抢过来据为己有。

谢俞头痛扶额,这皇上是在变着法儿的逼他娶妻。

站在这里的女孩们无一不是所谓的忠臣之女,无论他选了哪一个,未来都要被皇上牵看鼻子走,毕竟是家贼难防。

艹。

谢俞在心里爆了句粗口,这皇帝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两方正僵持着,忽地被一声疑问打破了沉默。

“丞相?”

贺朝歪着头,神情无辜,好似真的是无意间闯入这里的一样。只是眼神略微暗沉,如有实质的目光扫过一众女眷。

丞相大人可真受欢迎。

“皇儿,来的正好,帮你老师选个贤内助。”

我选你妈。

贺朝简直想一棒子抡死这个狗皇帝,面上还不得不维持乖巧的模样,笑容都差点绷不住。

“这就不必了。”谢俞伸手拉过贺朝,被拉的人乖乖地站在他身旁,仗着自己年龄最小,“童言无忌”地把在场的姑娘们数落了个遍,放言到:

“我不要还设我家丞相大人厉害的师母。”

其中一个女孩不甘心,提步走过来,要求与谢俞一较高低。

贺朝道:“先比过我才有资格挑战我家师父。”

几个回合下来,竟没有人能胜过他。

连皇帝都有些惊讶,奇道:

“朝儿今天是怎么了?竟是妙语连珠,文采飞扬!”

贺朝顺杆往上爬,与他你来我往的交流了一番,成功地让皇帝取消了此次宴会。

回府的路上,谢俞问他,

“怎么突然变厉害了?”

贺朝嬉笑着,并不说话。

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随着小贩的吆喝声,飘向屋檐的,是一句细如蚊蝇的回答:

因为爱情的力量啊,丞相大人。

墨辞

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恹恹

我听过最甜的称呼就是
“哥”
“小朋友”

我听过最甜的称呼就是
“哥”
“小朋友”

沈刈。

【朝俞/R】小朋友的小小朋友。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全文4200+高速开车。

内含道具,口j,后入,镜子等。

可以去q群优先看,等明天我起来之后看能不能发出来。

我太困了,懒得搞链中链了。

q群:717109175

正文:

团圆饭吃的不是很快乐,钟杰时不时怼谢俞,导致谢俞没有多少胃口吃下去。

顾女士,贺朝,贺父抢着给谢俞加菜,谢俞碗里的饭菜越吃越多,

谢俞虽然怀着孕,但是吃的却不多,没扒拉多少口就不吃了。

除夕能干嘛,吃团圆饭,看春晚。其他的还能做什么。

贺朝时不时来骚扰谢俞,谢俞表面上嫌弃,但是他其实就是喜欢贺朝那个傻不愣登的劲。

临近十二点,谢俞和贺朝刚好回房间休息了,城区过年不能发烟花,但是就能见到一堆霓虹灯。

谢俞扶着腰站在窗前...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全文4200+高速开车。

内含道具,口j,后入,镜子等。

可以去q群优先看,等明天我起来之后看能不能发出来。

我太困了,懒得搞链中链了。

q群:717109175

正文:

团圆饭吃的不是很快乐,钟杰时不时怼谢俞,导致谢俞没有多少胃口吃下去。

顾女士,贺朝,贺父抢着给谢俞加菜,谢俞碗里的饭菜越吃越多,

谢俞虽然怀着孕,但是吃的却不多,没扒拉多少口就不吃了。

除夕能干嘛,吃团圆饭,看春晚。其他的还能做什么。

贺朝时不时来骚扰谢俞,谢俞表面上嫌弃,但是他其实就是喜欢贺朝那个傻不愣登的劲。

临近十二点,谢俞和贺朝刚好回房间休息了,城区过年不能发烟花,但是就能见到一堆霓虹灯。

谢俞扶着腰站在窗前,头发刚洗还没吹干,几滴水顺着他的脸滑落。看上街上人来人往,都是都是过春节的热闹。

时间逼近零点,贺朝从浴室出来,从后背抱住谢俞,两手抚上谢俞的肚子,咬了咬谢俞的耳垂,顺着把头埋在谢俞肩上。

“三!二!一!新年快乐!”电视里的春晚倒计时刚结束,北京像是丢进油锅一样,炸了起来,到处都可以看见有人互相拜年。

“小朋友,新年快乐。”贺朝抬起头,靠近谢俞耳边吹了口气。

谢俞微微侧过头,在贺朝脸上吻了一下,“新年快乐。”


沐阳以俞
《伪装学渣》同人快穿♥帝后悠点...

《伪装学渣》同人快穿♥帝后悠点骚(3~4)

看前文的朋友走这里:http://muyangyiyu.lofter.com/post/309b9602_1c6c14197

谢谢各位的喜欢,给我点个赞吧,你的点赞和评论将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谢谢!

《伪装学渣》同人快穿♥帝后悠点骚(3~4)

看前文的朋友走这里:http://muyangyiyu.lofter.com/post/309b9602_1c6c14197

谢谢各位的喜欢,给我点个赞吧,你的点赞和评论将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谢谢!

沈刈。

【朝俞】嘘。

关于上一篇清华记事r的补档。

真的发一次屏蔽一次。
方法1:

q群:717109175

可以加群看。
方法2:
微博搜索:沈刈315
方法3:
私聊LOFTER
我看到就发
方法4:
等着呗。发出来那一段时间吧不被屏蔽就可以看。

十一点我会再发一篇车。

关于上一篇清华记事r的补档。

真的发一次屏蔽一次。
方法1:

q群:717109175

可以加群看。
方法2:
微博搜索:沈刈315
方法3:
私聊LOFTER
我看到就发
方法4:
等着呗。发出来那一段时间吧不被屏蔽就可以看。

十一点我会再发一篇车。

果茶是茶不是酱
迷之的水印……论&middot...

迷之的水印……
论·贺朝挨打的原因
自从会画俞哥后就肆无忌惮(虽然画的不像)
哈哈哈(`・ω・´)ゞ敬礼っ
不要抱图!!!只是稿子!!!!

迷之的水印……
论·贺朝挨打的原因
自从会画俞哥后就肆无忌惮(虽然画的不像)
哈哈哈(`・ω・´)ゞ敬礼っ
不要抱图!!!只是稿子!!!!

玄安老高兴了
看完b站我升华了......忽...

看完b站我升华了......忽然领悟了什么

看完b站我升华了......忽然领悟了什么

苏木秋

【朝俞】可以不要在小朋友面前秀恩爱吗

梗来源于我已经结婚了的二哥和二哥夫

他俩大概可以叫哈佛双霸hhh

私设谢俞有个表妹。(没错原型就是我,但我是亲妹妹hhh)

谢俞的小表妹来了。

小姑娘不大,姓谢名晚,但谢俞家的智商自成一脉,小姑娘身在国际学校也学得好,也喜欢看书,倒是跟清华图书馆管理员关系好。

谢俞一想到姨妈让自己带着表妹玩的任务就头疼,小姑娘来了之后就赖在图书馆里不走,还真不是两个人腾不出手来带她玩。

于是两个人丰富的业余生活——刷题就从家里挪到了图书馆。

某天风和日丽,谢晚小朋友抱着书跟在谢俞身后,突然伸手拽了拽贺朝的衣角。

“哥夫,我想喝奶茶。”

贺朝沉吟半晌,将手里的保温杯塞给了她。

“多喝热水。”

谢晚拿着空保温杯...

梗来源于我已经结婚了的二哥和二哥夫

他俩大概可以叫哈佛双霸hhh

私设谢俞有个表妹。(没错原型就是我,但我是亲妹妹hhh)



谢俞的小表妹来了。

小姑娘不大,姓谢名晚,但谢俞家的智商自成一脉,小姑娘身在国际学校也学得好,也喜欢看书,倒是跟清华图书馆管理员关系好。

谢俞一想到姨妈让自己带着表妹玩的任务就头疼,小姑娘来了之后就赖在图书馆里不走,还真不是两个人腾不出手来带她玩。

于是两个人丰富的业余生活——刷题就从家里挪到了图书馆。

某天风和日丽,谢晚小朋友抱着书跟在谢俞身后,突然伸手拽了拽贺朝的衣角。

“哥夫,我想喝奶茶。”

贺朝沉吟半晌,将手里的保温杯塞给了她。

“多喝热水。”

谢晚拿着空保温杯手足无措。

谢俞转过身,拿过保温杯。

“哥,我想喝奶茶。”

贺朝立即直起身。

“好的小朋友!我现在就给你买!”

谢晚小姑娘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艰辛。

这种情况一直延伸到日常。

“哥夫这道题我不会啊。”

“乖,自己研究研究。”

“哥,这题怎么做?”

“小朋友我给你讲!”

谢晚:害,我好难。


草莓酱
猜猜这是谁的爪子,提醒:红豆手...

猜猜这是谁的爪子,提醒:红豆手链

猜猜这是谁的爪子,提醒:红豆手链

银昔GE

【伪装学渣阅读体】八一八清华两大校霸的夫夫生活

     *原文【】 弹幕‘’


 “我去,这是哪啊?电影院?”
 “什么情况!我正打排位呢!放我回去!”
 “放我回去!我大朝俞发糖了!放我回去磕糖!”
 在一个类似于电影院的房间了,一众人炸开了锅。
 这时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门,贺朝和谢俞两个人正手拉着手从门外走进来。
 “你给我放手。”
 “不放。”
 “我宿舍里还有报告没写,你给我放开。”
 “说不放就不放。”
 “啊啊啊!小朋友,疼疼疼!松手松手!”
 正在打闹的两人忽然发现自己在了个什么地方。
 贺朝指了指身后已经关上的门,说:“什么情况,这门是宿舍门吧?”
 忽然人群里蹦出一个万达,说:“报告朝哥!...

     *原文【】 弹幕‘’


 “我去,这是哪啊?电影院?”
 “什么情况!我正打排位呢!放我回去!”
 “放我回去!我大朝俞发糖了!放我回去磕糖!”
 在一个类似于电影院的房间了,一众人炸开了锅。
 这时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门,贺朝和谢俞两个人正手拉着手从门外走进来。
 “你给我放手。”
 “不放。”
 “我宿舍里还有报告没写,你给我放开。”
 “说不放就不放。”
 “啊啊啊!小朋友,疼疼疼!松手松手!”
 正在打闹的两人忽然发现自己在了个什么地方。
 贺朝指了指身后已经关上的门,说:“什么情况,这门是宿舍门吧?”
 忽然人群里蹦出一个万达,说:“报告朝哥!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啊,问我问我!”
 “谁!”
 这时大家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二中校服的女生。
 “你是?二中的?”
 “我不是,你们可以叫我小G,今天我把大家请到这里来,是想让大家陪我一起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
 小G没有回答,而是说:“大家入座。朝俞女孩在哪!”
 人群忽然发起一阵骚动。
 “在这在这!”
 “这里也有!”
 “大家看我!”
 一群女生一下子围到了一起。
 小G说:“姐妹们给我留个位子,我点完名就过去!”
 “没问题!”
 小G一挥手拿来一个小本本,说:“点名了,点名了!”
 “朝哥!”
 贺朝不管谢俞嫌弃的眼神,倚在他的肩膀上,说:“在呢。”
 “小朋……谢俞。”
 “在。”
 ……
 ……
 点名省略(参与人物:顾女士,黑水街众人,立阳二中以及清华全体同学)
 “OK,全员到齐,那么我们开始吧。”
 话音刚落,大屏幕就亮了起来,上面赫然出现四个大字——伪装学渣
 谢俞和贺朝表示完蛋,掉马没跑了。
 ‘三刷的我仿佛入了魔。’
 ‘就算彗星撞地球也别想阻止我四刷的脚步。’
 ‘刚看完一遍的我,回来重温。’
 【 “下一站黑水街,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从后门下车。”
 公交车从b市郊区出发,绕了小半个圈缓缓拐进商业街,街道四通八达,行人熙攘。
 语音播报员将这行字念得字正腔圆,这跟平常念的普通话还不一样,听上去像机器仿声,连尾音上调的幅度都显得刻意。
 谢俞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扭头望了眼窗外炽热的阳光。
 觉得车内空调温度太低,又觉得热。】
 “觉得冷又觉得热,俞哥你还真是……”
 恭喜万达,你收获了来自谢俞核善的眼神。
 【公交车本来开得就慢,现在又被人流四面环绕,速度直接降成老爷车,正好碰到一个红灯,长长的车身剧烈晃动一阵,徐徐停下。
 谢俞拿着手机,一边看窗外一边等对方接电话。
 电话嘟了好几声终于接通,熟悉又嘈杂的声音钻出来,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嗓门更大,直接盖过了那片纷乱,豪迈又有点儿哑,不知道在跟谁吵架。
 “谁知道那六车货什么时候能到,就没有个准信儿,那帮孙子成天推三阻四。”
 “一会儿说明天一会儿又说后天时间变个没完,最后直接跟我说他们也不知道……操他妈的。”
 谢俞平静地听那女人叫骂。
 “催个屁!连电话都不敢接了现在,跟我玩失踪。狗娘屁/眼里拉出来的玩意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整个黑水街谁他妈敢惹我许艳梅。”
眼看这脏话越骂越难听,仿佛能吼个八百字小作文还不带停顿的,谢俞这才出声提醒对方:“梅姨。”
 所有脏话瞬间消音。
 许艳梅冲其他人摆摆手,闭上嘴,连手指缝里夹着的烟都毫不犹豫地掐灭了,随手往桌角上摁。又指指桌上那通意外接通的电话,示意此次‘六车货不按时出货讨伐会’可以散会了。】
 ‘俞哥威武!’
 ‘俞哥威武!’
 ‘威武有什么样,结果还不是在…面的那个。’
 ‘楼上你知道的太多了。’
 【她掐完烟,将横跨在简陋办公桌上的长腿收回去,语气是其他人从未听到过的温柔,和刚才那个脏话两吨重的疯婆子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
 “我们午休时间凑在一起随便聊聊天,没啥事儿,闹着玩儿呢。生活这么平淡,偶尔说说脏话对心情好……”
……
 -面对考卷不彷徨,尽力就是好成绩,让梦想在考场上扬帆,让人生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小兔崽子,考试加油!
 谢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毫无新意、一看就是批发语录、并且完全不符合现代青少年审美的短信,他能够一字不差地背出来。】
 ‘一字不差……大佬再见。’
 ‘在下告辞!’
 【公交正好驶进隧道,遮住了外头烈到灼人的光,周遭事物暗了下去。
谢俞本来就穿着一身黑,此时更是整个人隐在黑暗里,他将身子往后靠,伸了伸因为空间不足而勉强缩在一起的两条长腿,漫不经心地扯起一抹笑:“那你还找,我什么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让我回你什么,谢谢鼓励、争取不做倒数第一?”】
 ‘啊啊啊啊,这腿,我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我俞的笑容!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绿了贺朝!’
 贺朝表示:我还在呢,弹幕上的收敛收敛行吗。还有——小朋友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才歇息不到两分钟,黑水街一姐许艳梅同志这边又有人嚷嚷起来:“你们这里是黑店吧,还批发市场,价格那么高,摆明了坑人。”
“……你说什么?”被人搅和,许艳梅没听清谢俞的回答,“太他妈吵了,还来了群傻逼想砸店,改明儿我去买个大喇叭,我还不信镇不住这帮孙子。”
谢俞扣着电话的手指略微收紧,话在嘴边打了两个转,最后还是没说出口:“没什么。”
“短信我看见了,忙着复习,忘了回。”
“好好好,虽然咱成绩是差了那么一点,但是别气馁,不到最后一刻不能认输,谁怕谁啊是不是。”】
 ‘俞哥成绩差,那我是个啥?’
 ‘成绩差都能上清华?’
 清华学子在线懵逼,称霸医学部的些学霸,成绩差?
 【许艳梅说着说着嗓门又大起来,捂住听筒,冲那几个不依不饶说坑人的顾客吼道:“……干什么干什么,坑的就是你这种王八犊子,爱买不买,不买别在这杵着!”
……………………
谢俞盯着女孩儿发圈上那个透明里还透着点儿粉的玻璃坠饰,透过光,闪闪发亮。】
 ‘实名羡慕那个女生。’
 ‘拜托俞哥看的是发圈好不好!’
 ‘对,我是发圈那个发圈,我能证明,俞哥看的是我。’
 “小朋友,你居然看别的女生,我生气了。”
 “滚。”
 “啊!我的脸,小朋友你谋杀亲夫啊!”
 【“到了到了,准备下车了。”那女孩马尾辫一甩,扶着杆子起身,“我上次吃炒年糕就是在这,我带你们去。”
………………
谢俞起身下车:“许艳梅同志,我还有十分钟就能到广贸门口,你好好想想怎么收拾身上这股烟味,想想怎么跟我交代,也顺便想想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保证的。提着头来见我吧。”】
 ‘举手提问,小朋友,我提着头可以去见你吗?’
 ‘楼上的姐妹太拼了。’
 ‘在线心疼梅姨一秒。’
 ‘梅姨:我太难了。’
 【许艳梅回头瞅了眼办公桌烟灰缸里的一缸烟头:“……”

“梅姐,咋的了,怎么满面愁容。”

许艳梅推开门走出去,撩起袖子进仓库帮店主们一块儿干活:“别提了,愁死我了。”
……………………………………
“什么好孩子?我儿子跟谢俞一个班,那可是个刺头啊,成绩差不说,班里都没人敢跟他坐同桌,好像还是什么学校老大,混着呢。也就梅姐当他宝贝似地捧着,平时连脏话都不怎么在他面前说。”

“听说他考高中还是作弊的,不然就他那个成绩,撞了鬼了能考得上。虽然说二中不是什么好学校,但垫底的普高也是个普高。”

“算了算了,别说了,都散了吧,做事去。”】
 ‘啊呸!瞅瞅你们说的这是人话吗!’
 ‘俞哥中考作弊才能上高中,那你们是不是连幼儿园都毕不了业!’
 ‘说小朋友的坏话,不说我们,你就说朝哥他们同不同意!’
 “这群狗娘生的,老娘不在就这么说小俞,看老娘出去怎么收拾你们。”
 “梅姨威武!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等许艳梅拆完捆绳出来,那群嚼舌根的店员已经散开,各自站在不过三四尺宽的摊位面前卖力吆喝:“两件99,两件99!错过今天等明年!羽绒服全部反季亏本清仓了!”

“走一走看一看,两件99!”

许艳梅带着浓郁的香水味儿走过去:“我出去一趟,要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再有那种不识相的傻帽,不用跟他们讲道理知不知道,骂就对了,讲个屁的道理。道理是说给人听的,不是说给傻帽。”

谢俞绕了点路,跑了三家杂货店终于找到一个带扩音器的喇叭。】
 ‘小朋友这该死的贴心。’
 ‘这样的谢俞给我来一打。’
 ‘贺朝:羡慕吧,再羡慕也是我的!’
 ‘楼上真实,笑哭。’
 【红白色,从一堆杂货下面好不容易翻出来的。店家为了展示它虽然积了一层灰但功能依旧强悍,立马接上电,当场放了一首“该死的温柔”。
功能确实强大,震耳欲聋。
………………………………………………
老大爷没塞够,又扔进去几张,从大体颜色上来看,那些传单都不带重复的:“副业,副业。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奔赴小康,为了发财而奋斗……找您的钱,拿好了,欢迎下次光】
 ‘为了发财而奋斗……’
 ‘除了NB我还能说什么呢’
 ‘无语’
 “小朋友你们黑水街……”
 “有意见?”
 “没有,民风真好!”

沈刈。

【朝俞/abo】小朋友的小小朋友。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200+

q群:717109175

正文:

顾女士带着钟国飞一家子来看谢俞,当然,还有那个傻逼钟杰也带来了。

定的飞机在下午三点,而贺父刚好是三点半。时间刚好能够对上。

因为人太多,加上贺朝人就已经有五个,谢俞再跟过去接,就没有位置做了,所以谢俞一个人在家等着让贺朝自己去接机。

两人的家里机场不近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到。谢俞两点钟就催着贺朝去接,但是贺朝扭扭捏捏,最后拖到了两点四十。

离开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拉着谢俞的手,“小朋友我要一个小时看不到你啊。我以后一个买个公交车!不行不行太颠了,买辆高铁,对对对。这样多少人都可以装的下来。”

谢...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200+

q群:717109175

正文:

顾女士带着钟国飞一家子来看谢俞,当然,还有那个傻逼钟杰也带来了。

定的飞机在下午三点,而贺父刚好是三点半。时间刚好能够对上。

因为人太多,加上贺朝人就已经有五个,谢俞再跟过去接,就没有位置做了,所以谢俞一个人在家等着让贺朝自己去接机。

两人的家里机场不近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到。谢俞两点钟就催着贺朝去接,但是贺朝扭扭捏捏,最后拖到了两点四十。

离开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拉着谢俞的手,“小朋友我要一个小时看不到你啊。我以后一个买个公交车!不行不行太颠了,买辆高铁,对对对。这样多少人都可以装的下来。”

谢俞头疼地把他踹出门,手疾眼快的关了门,但是关了他就后悔了。

贺朝信息素的味道被隔绝了,埋藏在心中的不安感瞬间蔓延开了。

谢俞怀孕五个月了,已经非常显孕,挺着个肚子本来连走路都难受。

贺朝这么一走就是一小时,对于谢俞来说也是很难熬的。

没人照顾他也没有贺朝信息素的安慰。谢俞只感觉脑袋涨得难受。

想起贺朝以前和他提的,可以闻他的衣服,当时谢俞还觉得这个方法很傻,但是现在似乎只能用这个方法。

谢俞找到了贺朝昨天丢着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把他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不安感似乎消了点。谢俞想着这方法似乎挺有用。

接着又扶着腰去卧室,挑出了几件贺朝常穿的衣服,丢在床上。把一件衣服叠起来,放在床头,然后正躺上去,把剩下的衣服干脆当做被子,随手拿一件盖在头上,不知觉的睡了过去。

而另一半的贺朝……

“你来干嘛。”贺朝盯着一旁的钟杰,眼里充满了凶狠。如果钟杰不来,谢俞还可以跟过来一起接人。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谢俞这么讲都是我弟,我来怎么了!”钟杰一副要和贺朝干架的语气回道。

“呸。他还有你看。你不看最好了。”贺朝白了他一眼。

“好了好了,别吵了。”顾女士在一旁和解,“小朝啊,亲家什么时候到啊。”

贺朝看看表,“还有十分钟。妈,你们先坐会儿。”也不知道小朋友怎么样了。

等贺朝接到贺父,再开车回到家,已经快四点了。贺朝帮忙把礼品补品都搬到门口,就略微闻到一股奶香味。

贺朝知道那是谢俞信息素的味道,快速的开了门,扑鼻的奶香味充斥着房间。

“艹。”贺朝不管顾女士和贺父一等人。冲到卧室去看谢俞。

“诶,小朝。”

贺朝一开门就看到谢俞抱着他的衣服睡的正想,是他少考虑了。谢俞现在筑巢现象严重,贺朝和谢俞一直呆在一起,他都忘记会有筑巢现象。

贺朝散发了些信息素的味道,谢俞闻到了浓郁的信息素,缓缓睁开眼,贺朝的衣服纷纷掉到地上。

谢俞揉了揉眼,清醒了一会儿,就看到贺朝坐在自己旁边。

而顾女士,贺父,钟国飞,钟杰这些人都围在门口看着。顾女士和贺父还看着笑出了声。

还有那些被他丢在床上,踹到地上的贺朝衣服。

“……”丢人了,谢俞心里默念,“妈,爸。你们来了。”

谢俞给了贺朝一个眼神让他扶谢俞起来,贺朝领会到就立即照做。

“小俞,以后让小朝得寸步不离你了。”顾女士打趣道。

“……是。”谢俞掐了把贺朝,疼的他踮起了脚,而贺朝又不敢叫出声,只能咬着牙忍着,“确实应该,寸,步,不,离。”

弦歌
一起去啊, 更远的地方。 《伪...

一起去啊,


更远的地方。


《伪装学渣》


这部小说是甜死我了

一起去啊,


更远的地方。


《伪装学渣》


这部小说是甜死我了

沈刈。
目前已写文章。我太难了。我怕我...

目前已写文章。我太难了。
我怕我写完1000粉丝的车,粉丝就到两千了。🌚🌚
q群:717109175

目前已写文章。我太难了。
我怕我写完1000粉丝的车,粉丝就到两千了。🌚🌚
q群:717109175

沈刈。

【朝俞/abo】小朋友的小小朋友。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100+,q群:3036475884

这篇大概还有两三天就结束了,所以要开新的,但是我又不知道要写啥,你们有建议可以说一下,或者去qq群建议也可以。

正文:

谢俞这几个月就和贺朝一起,上班下班偶尔住在贺朝办公室。

贺朝有时候连出差签合同开会都会带着谢俞,生怕一时间谢俞不在自己身边,不小心就出了意外。

天气逐渐转暖,一月的北京充斥在春节的热闹氛围之中,不自觉谢俞已经怀孕五个月了,重量让谢俞只能扶着腰走路,就连睡觉都不能趴着睡。

肚子怎么也没办法掩盖他孕夫的身份,谢俞被迫穿上了宽松的衣服,并且还被贺朝裹得严严实实,怕他突然生病。

两人结婚一直都是一年去贺父过年,一年去顾女士过年...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100+,q群:3036475884

这篇大概还有两三天就结束了,所以要开新的,但是我又不知道要写啥,你们有建议可以说一下,或者去qq群建议也可以。

正文:

谢俞这几个月就和贺朝一起,上班下班偶尔住在贺朝办公室。

贺朝有时候连出差签合同开会都会带着谢俞,生怕一时间谢俞不在自己身边,不小心就出了意外。

天气逐渐转暖,一月的北京充斥在春节的热闹氛围之中,不自觉谢俞已经怀孕五个月了,重量让谢俞只能扶着腰走路,就连睡觉都不能趴着睡。

肚子怎么也没办法掩盖他孕夫的身份,谢俞被迫穿上了宽松的衣服,并且还被贺朝裹得严严实实,怕他突然生病。

两人结婚一直都是一年去贺父过年,一年去顾女士过年,但是今年特殊,谢俞怀着孕不适合坐飞机。只能让顾女士和贺父来北京过年。

顾女士和贺父在一时间就知道谢俞怀孕了,顾女士倒是一堆叮嘱,还是不是微信发给他链接。例如,怀孕注意事项,怀孕禁忌。

而贺父……随着祝福一起送来的是……非洲小孩。

当时贺朝给他看的时候,他差点没把手机砸了。

谢俞半个月有一次产检。不管贺朝当时多忙,都会推到所有工作,陪着谢俞去医院,上次那个医闹,对贺朝影响也是很大。

除夕前一天,刚好也就是谢俞的产检时间,贺朝也就顺便给员工放了七天春假。

随后也就陪着谢俞去产检。

其实产不产检对谢俞来说意义不大,他自己作为全能医生,对自己身体很了解,来产检只不是给贺朝一个底而已。

贺朝扶着谢俞的腰,看着医生的脸,比谢俞还紧张。

“谢医生底子好,孩子很正常,这几个月多补点营养,多走走路。”医生其实也不会叮嘱太多,因为他知道谢俞比他还了解,“还有,为了顺产成功,这两周可以进行性事了。但幅度不要大小心孩子。”

贺朝听到后面的话,眼睛都亮了,忍了那么的欲望马上就可以宣泄了。

刚出门就激动的握住谢俞的手,“小朋友,你听到了吗!”

“嗯。孩子很正常。”谢俞白了他一眼。

“不是,不是这一句,是我们可以进行性……唔”贺朝一激动,控制不住音量,忍得妇科的人都看了过来,谢俞在他说到关键词之前及时捂住了他的嘴。

“傻逼。我听到了。随你。”谢俞也知道贺朝忍的很累,毕竟他三天两头就要去卫生间自行解决,“回家。”

贺朝搂住谢俞的腰,在谢俞脸上亲了两口,“小朋友我简直爱死你了!”

“傻逼。”

贺朝带了司机,目的就是能和谢俞多待会儿,多牵会儿小手。

但是今天贺朝好像不执着于牵小手了。

似乎在某宝上买什么,看的很专注。

谢俞疑惑的看着贺朝。终于贺朝把手机递给谢俞看,“小朋友你看这个怎么样。”

“……”谢俞瞥了一眼屏幕,“贺。朝。活着不好?”

“疼疼疼!小朋友是你说的要买什么问你,你说随便我。疼疼!嗷。轻点啊小朋友。”

所以……谢俞看到什么。

<

情趣用品夫妻专用调情无线跳X多档控制。

$1768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

>


汪叽呀

【推广播剧】

魔道,杀破狼,默读,一拜天地,伪渣等……

有需要的小可爱留心推荐

魔道,杀破狼,默读,一拜天地,伪渣等……

有需要的小可爱留心推荐


沈刈。

【朝俞/小朋友的小小朋友。】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000+

q群:717109175

正文:

贺朝下午带着谢俞去公司,公司里的人对于谢俞来说都是陌生的。

除了贺朝的那个秘书。

估计谢俞这辈子都记着他。

贺朝把谢俞从车上扶下来,像对待瓷娃娃一般,提醒谢俞有台阶,生怕他摔倒了。

谢俞其实想拒绝,毕竟自己怀个孕,身体也没弱到这种程度。起初是根本不打算让贺朝扶,踹了贺朝两脚。

但是后来看到贺朝那么执着,也只能任由着贺朝了。

大堂工作的员工逐渐注意到贺朝和谢俞。

他们死都没相信,自己严肃苛刻的总裁boss,再对着一个男的言听计从,就连被打都不会还手。

“早就听说贺总结婚了,现在这是怀孕了?”...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000+

q群:717109175

正文:

贺朝下午带着谢俞去公司,公司里的人对于谢俞来说都是陌生的。

除了贺朝的那个秘书。

估计谢俞这辈子都记着他。

贺朝把谢俞从车上扶下来,像对待瓷娃娃一般,提醒谢俞有台阶,生怕他摔倒了。

谢俞其实想拒绝,毕竟自己怀个孕,身体也没弱到这种程度。起初是根本不打算让贺朝扶,踹了贺朝两脚。

但是后来看到贺朝那么执着,也只能任由着贺朝了。

大堂工作的员工逐渐注意到贺朝和谢俞。

他们死都没相信,自己严肃苛刻的总裁boss,再对着一个男的言听计从,就连被打都不会还手。

“早就听说贺总结婚了,现在这是怀孕了?”

“可不是。你看看贺总,典型的妻奴。”

“原本就以为贺总好看,没想到贺总的omega也那么好看,这是神仙夫妻吧。”

“老觉得那个omega很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他你们不认识?谢俞啊,协和医院著名全能大夫。全北京市病人都想去他那里看病。”

“对对对我记起来了,就是谢俞。不过他最近不是失败了一场手术吗。”

贺朝听着周围员工的议论,原本也没怎么在意,但到后来,听到有人说谢俞那场失败的手术,不由得内心发火。

他感觉到谢俞的身体刚刚颤了一下,毕竟那场手术是谢俞心中的一根刺。

“工作太简单了?给你们工资让你们来八卦的?嗯?”

贺朝眼神扫了扫周围的员工,直到那些人都纷纷散去,贺朝随后转换笑脸,扶着谢俞的腰,“小朋友我们上楼。”

谢俞感叹贺朝换脸的速度,前一秒严肃接着后一秒的温柔。

其实贺朝办公室挺大,安张床也不会占什么位置。

但是谢俞这么都没想到,贺朝所说的安好了一张床,其实就把办公室装修了一下。

原本的办公室已经变成了卧室。

衣柜,书架,写字台,沙发,电视……应有尽有。

贺朝似乎就是想要他两住在公司。

贺朝的办公桌是挨着谢俞的床的,其实谢俞嗜睡,怀孕期间就更加嗜睡了。

贺朝安排这么多,他也不会这么用到。

但是想到贺朝能安排那么全,理所当然是应该有点感动,可谢俞就是感动不起来了,反而有种要打人的冲动。

“小朋友喜欢吗。”

“你他妈……”谢俞看着这间纯粉的房间,硬生生压下火气,咬着牙回他,“哥,你以后要买什么和我说。就算你要买也选丑的。”

“为什么,小朋友这办公室不是挺好看的吗。”

好看个屁。谢俞心里默念,如果让他带着这种地方,不超过三天他就会让反胃,“好……好看。但是我喜欢丑的。”谢俞对贺朝微笑。

“这样啊,那我过会儿让人再改一下。”

“你办公吧,我睡觉。”谢俞说完走到贺朝挑的粉嫩大床,闭着眼坐下,然后躺着睡觉。

眼不见为尽。

贺朝坐到谢俞旁边的办公桌开始工作。还放出的信息素让谢俞睡的更安稳,最后是能梦到他。

沈刈。

【朝俞/abo】小朋友的小小朋友。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000+

q群:717109175,人数有限,群内就只有一千人,如果现在不加以后就没机会了,只能进二群三群了。

正文:

贺朝原本沉浸于睡梦之中,结果被人突然踹到了地上,并且脸着地,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谢俞。

而谢俞,裹着被子,面无表情就瞪着他

于是……

两人就形成了一个大眼瞪小眼的局面。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开口。

直到谢俞瞪累了,准备起床刷牙。

贺朝立即跑过来从背后抱住谢俞,把头埋在谢俞肩上,而谢俞也不挣扎了。

“小朋友我错了。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惹你生气了,但是我再也不敢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有小朋友别走。”

谢俞低下头,...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000+

q群:717109175,人数有限,群内就只有一千人,如果现在不加以后就没机会了,只能进二群三群了。

正文:

贺朝原本沉浸于睡梦之中,结果被人突然踹到了地上,并且脸着地,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谢俞。

而谢俞,裹着被子,面无表情就瞪着他

于是……

两人就形成了一个大眼瞪小眼的局面。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开口。

直到谢俞瞪累了,准备起床刷牙。

贺朝立即跑过来从背后抱住谢俞,把头埋在谢俞肩上,而谢俞也不挣扎了。

“小朋友我错了。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惹你生气了,但是我再也不敢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有小朋友别走。”

谢俞低下头,沉默了许久才回应,“哥,就算你真喜欢你的秘书的话,也别再我面前那么暧昧。”

“嗯。嗯?!什么啊!”贺朝埋在谢俞肩上的头听到谢俞说得话瞬间抬起,把谢俞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等等等,小朋友你说什么?我没喜欢秘书啊,我也没和他暧昧啊。”

谢俞愣了愣,“那上次会议室里你和他。”

贺朝这才明白为什么谢俞那么生气,不得不说,老话的一孕傻三年还真是对的。

贺朝轻笑,“小朋友,那只是因为怕吵醒你,才靠那么近说话的。我冤枉啊。”

谢俞听了贺朝的话,反应过来自己这两天的行为有多傻,顿时感觉有点尴尬,“可是……”

“可是什么啊,小朋友你是不是吃醋了?吃醋都那么可爱,你还真是小朋友啊。”贺朝揉了揉谢俞的头,不出意外的被谢俞打掉了。

“滚。”

“嘶……疼啊。”贺朝捂住手臂,然后把撩起衣服,才注意到手臂腹部多了好多处淤青,“小朋友,我疼。”

贺朝哭丧着脸,示意让谢俞哄哄。这些伤痕都是谢俞昨天拳打脚踢打出来的。

谢俞瞥了一眼,想了会儿,随后拉起贺朝的手,嘟起嘴象征性地吹了两口气,然后松开贺朝的手。

“好了。”谢俞向贺朝挑了挑眉。

“不疼了不疼了。”贺朝甩了甩手,然后搂住谢俞,“小朋友以后和我一起上班吧。我帮你向医院请假。”

“嗯?”谢俞疑惑的看着贺朝,当初贺朝只向院长请了十五天。

“我从百度上查到omega孕期有筑巢现象,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带你一起上班。”贺朝抱住谢俞,“当然,小朋友也可以自己呆在家里,听百度说你可以把我的衣服收集起来,然后搭成小窝,这样可以缓解筑巢现象。”

谢俞没怎么思考,就选了前者,因为后者对他来说无论听起来,还是做起来,都感觉很傻逼。

“在你办公室安张床。”谢俞淡淡的回道。

“早就做好了,小朋友下午就和我过去?放心没有那个什么秘书,小朋友你要是不喜欢我开了就好。”

“滚。”谢俞这次没有再贺朝,而是改成了重踩了贺朝一脚。

可怜的贺朝,不到一天的时间,身上到处都充满了淤青和伤痕。

沈刈。

【朝俞/abo】小朋友的小小朋友。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000+,有错字麻烦说一声。

q群:717109175

正文:

谢俞推开贴在自己身上的贺朝,然后自己自顾自的整理衣服。

谢俞每整理进一件,贺朝就拿出来两件,最后行李箱被拿完,谢俞瞪了一眼贺朝。

贺朝笑嘻嘻对着谢俞,这样反而让谢俞内心更加生气了。

“小朋友你去哪啊。带着哥。”贺朝不顾谢俞的反抗,把谢俞固定在自己怀里。

谢俞踹了一下贺朝,即使谢俞现在怀着孕,战斗依旧不容小觑。

一个不让碰,一个硬要抱。

最后没多久,贺朝双脚双臂到处都充满了淤青。

“放开。”谢俞在无数次反抗之后终于开了口。

“不放,放了小朋友要逃走了。”贺朝死死抱住谢俞的...

私设:公司总裁A朝X救死扶伤O俞。

1000+,有错字麻烦说一声。

q群:717109175

正文:

谢俞推开贴在自己身上的贺朝,然后自己自顾自的整理衣服。

谢俞每整理进一件,贺朝就拿出来两件,最后行李箱被拿完,谢俞瞪了一眼贺朝。

贺朝笑嘻嘻对着谢俞,这样反而让谢俞内心更加生气了。

“小朋友你去哪啊。带着哥。”贺朝不顾谢俞的反抗,把谢俞固定在自己怀里。

谢俞踹了一下贺朝,即使谢俞现在怀着孕,战斗依旧不容小觑。

一个不让碰,一个硬要抱。

最后没多久,贺朝双脚双臂到处都充满了淤青。

“放开。”谢俞在无数次反抗之后终于开了口。

“不放,放了小朋友要逃走了。”贺朝死死抱住谢俞的腰,但后来想到谢俞怀着孕,于是松了一点。

“疼。”谢俞似乎肚子出现了不适,贺朝听到立刻松开。怀疑是不是他刚刚太用力了。

“小朋友我抱痛你了?你在这等着,我给你拿药。”贺朝把谢俞拉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跑去卧室找药。

谢俞当然不会那么安分,从柜子里拿出书房钥匙,然后慢悠悠地扶着腰往书房走。

“小朋友,你先吃点药,等下我带你去……小朋友?!”贺朝从卧室出来,客厅早就没了谢俞的身影。

贺朝一眼就注意到了紧闭的书房门。过去转了转门把手,门被紧紧地锁住。而里面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谢俞在整理。

“小朋友?”贺朝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门内的人没有给他任何相应,“哥错了。哥再也不敢了。小朋友给我开开门呗。”

贺朝虽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谢俞这么生气,但是他明白,谢俞生气了,就是他错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先道歉再说。

但是谢俞依旧没有回应。

贺朝就这样蹲在门口两三个小时,一直到太阳落山,谢俞都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贺朝书房有些小零食,不至于饿死在里面。

晚上十点,贺朝已经在门口蹲了将近八小时,寸步不离。

而里面的人似乎已经睡着了。贺朝想了会儿,走出门。到房门外的草坪上。看着书房,灯已经灭了,贺朝脱了鞋,踩在草坪上,轻声地慢慢走到窗户门口。

果然,谢俞没锁窗。谢俞喜欢锁门但是总是忘记锁窗,贺朝曾经和谢俞说过要锁窗,但是今天贺朝庆幸谢俞没听进去。

贺朝推开窗,借住月光,隐约可以看着床上缩着一个人。贺朝小声的爬进房间,然后顺手把窗户关上再锁上。

贺朝无奈苦笑,他是真没想到有一天进自己家都要爬窗。

谢俞已经睡熟了,贺朝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人,谢俞眉头紧皱,额头有细微的冷汗,似乎是做噩梦了。

贺朝上了床,把谢俞搂在怀里,放出了点他独有的信息素。怀里的人似乎闻到了他信息素的味道,往他身上蹭了蹭,紧皱的眉头也逐渐舒展开来。

贺朝等谢俞似乎没有再做噩梦了,才放心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

贺朝……成功的和地板亲了个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