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伪白

185.9万浏览    5182参与
子希啊啊啊啊

[能够抓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于是来个光速潦草摸鱼www我要磕爆伪白QwQ

[能够抓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于是来个光速潦草摸鱼www我要磕爆伪白QwQ

抹茶味肆辰呀。
大噶好,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一...

大噶好,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位帅气的小仙女降临到了人间,为各位带来了一份200点文福利。我看谁在熬夜我薅秃他脑壳!
cp向在下面呀,有些没写过的但我也想写...!

☆伪白,瓦白,瓦瓜,虚白瓦瓜,笑伪,伪叽,杰叽。
☆农坤,农贾,沐周。

赢弱打字dbq各位,还记性差ummmm。哎呦我想说什么来着...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啊对啦!评论最多的cp我就写!再再再加个梗呗!我走清水向x。

占tag致歉。

大噶好,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位帅气的小仙女降临到了人间,为各位带来了一份200点文福利。我看谁在熬夜我薅秃他脑壳!
cp向在下面呀,有些没写过的但我也想写...!

☆伪白,瓦白,瓦瓜,虚白瓦瓜,笑伪,伪叽,杰叽。
☆农坤,农贾,沐周。

赢弱打字dbq各位,还记性差ummmm。哎呦我想说什么来着...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啊对啦!评论最多的cp我就写!再再再加个梗呗!我走清水向x。

占tag致歉。

想次兔纸的鱼u
伪白世界第一好!( ˙˘˙ )

伪白世界第一好!
( ˙˘˙ )

伪白世界第一好!
( ˙˘˙ )

筱月水镜

令我对你的爱盛放至荼蘼,等到那时,可能什么都不会留下,除了眼眶处那朵染血的卡萨布兰卡。

一个关于伪白赤花症的点文脑洞……写了一半实在写不出了拿开头出来混更(求轻打)

令我对你的爱盛放至荼蘼,等到那时,可能什么都不会留下,除了眼眶处那朵染血的卡萨布兰卡。

  

  

一个关于伪白赤花症的点文脑洞……写了一半实在写不出了拿开头出来混更(求轻打)


安琪舞猫喵喵

我靠……

我听到瓜瓜说了句:我就不信你这个拉锯能拉到我,然后心肌梗塞的跑去伪酱直播间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是真没想到有第三局


我靠……

我听到瓜瓜说了句:我就不信你这个拉锯能拉到我,然后心肌梗塞的跑去伪酱直播间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是真没想到有第三局


安琪舞猫喵喵

我哭了【】看到一半感觉哪里不对滚去看伪酱【】

双开感觉他们还在一块一样 说话的方式语气还是那个样子【】

我感觉这样就挺好的 嗯


【悄悄 希望有天能看到这样的场面时 左边写着的是“推演任务无法在自定义中完成”】

我哭了【】看到一半感觉哪里不对滚去看伪酱【】

双开感觉他们还在一块一样 说话的方式语气还是那个样子【】

我感觉这样就挺好的 嗯


【悄悄 希望有天能看到这样的场面时 左边写着的是“推演任务无法在自定义中完成”】

A.M.
开不开心。好久没见过的场面。魔...

开不开心。
好久没见过的场面。
魔人团齐聚啦
一杀
飞的是老白。

开不开心。
好久没见过的场面。
魔人团齐聚啦
一杀
飞的是老白。

江叁。我跳楼了
你永远都不知道舆论有多恐怖。

你永远都不知道舆论有多恐怖。

你永远都不知道舆论有多恐怖。

A.M.
…不知道该说什么。老白那边去看...

…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白那边去看了一眼,都在刷这个小丑多非…
虚伪的地面
三杀。
是的只有老白走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白那边去看了一眼,都在刷这个小丑多非…
虚伪的地面
三杀。
是的只有老白走了

要来点芥末吗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看९😌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看९😌

路远择遥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的世界

-

八月,盛夏


八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

或淅淅沥沥,或倾盆瓢泼...

反正总是会下雨的,

反正天总是能放晴的,

不是吗?


雨点落下在水洼里,小小的水洼泛起一圈圈的水波。

雨点打在窗户上,声音轻轻的,又细又密,听着不由得让人有些生厌。


室外街道上行人早已开始稀少,余下的也开始咒骂着天气的骤变然后慌不择路的选择躲雨的地方

屋子里的青年默默地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发生的一切,看着雨点一滴滴的砸向水洼,

静的出奇...


“如果是下雨下的太大了的话,会有一种处在奇异时空的错觉哦?看着雨点从空中坠落,就会感觉像是在做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醒过来的梦呢~”

记忆中那个人曾经这么说过,当时的他和我趴在阳台上看...

-

八月,盛夏


八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

或淅淅沥沥,或倾盆瓢泼...

反正总是会下雨的,

反正天总是能放晴的,

不是吗?


雨点落下在水洼里,小小的水洼泛起一圈圈的水波。

雨点打在窗户上,声音轻轻的,又细又密,听着不由得让人有些生厌。


室外街道上行人早已开始稀少,余下的也开始咒骂着天气的骤变然后慌不择路的选择躲雨的地方

屋子里的青年默默地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发生的一切,看着雨点一滴滴的砸向水洼,

静的出奇...


“如果是下雨下的太大了的话,会有一种处在奇异时空的错觉哦?看着雨点从空中坠落,就会感觉像是在做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醒过来的梦呢~”

记忆中那个人曾经这么说过,当时的他和我趴在阳台上看雨,手指夹着根烟,还伸出那只手指着雨景“没毛病吧?”

“毛病是没有,可是虚伪,你的烟被雨打湿了...”

“咦...!真的...小白猪你等着啊,我再去点一根~”

“别吸烟了...!”声音中微微带着些不满“陪我一起看雨吧?”

“......”虚伪微微愣了一下,大概是读出老白又在担心自己的身体了,笑了一下“不用担心我哦~?”


“我陪着你看雨景啊...那我们来共同编制一个关于我们的,永远也不会过来的梦吧~?”

“魔人吗你是...!”老白有些别扭的转过头,有些庆幸虚伪因为自己戴着兜帽而看不见自己有些发红的耳廓“管管和瓜瓜呢?”

“他们啊...”虚伪张望了一下,“估计是在楼下的,两个人要不去看雨了,要不就是去玩水了。”

“这样啊,那就把管管瓜瓜叫上来?我们一起看雨...”

“...好啊~等我哦~”


等到虚伪走后,老白轻轻的叹了口气

“真的啊,只是一种处在奇异时空的幻觉而已,还是说只是梦呢...”

接着就开始后悔刚刚让虚伪独自一人离开,生怕他一走,就连同着梦境一并消失不见了“如果只是梦的话...”


“欧的八一~!!”

“白哥哥~~”

“啊,瓜瓜,管管,回来了~伪酱呢?”

“那个猪精去点烟了,拦都拦不住”瓦不管大大咧咧的坐在老白的旁边“话说回来,欧的白你今天怎么了?一个人的时候空气都不是很对头哦?”

“嗯,可能啊...”

“......”瓦不管看着老白一副灵魂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状态,有些奇怪,轻轻的晃动着他的肩膀


“......!”老白一下子从恍惚的状态中惊醒,看着旁边一脸关切的瓦不管,抱歉的笑了笑

“抱歉啊,我刚刚在想事情”

“什么事...?”

老白没有接着瓦不管的话往后说,反而问瓦不管“管管?你有没有感觉像做梦一样...?就在看着雨点的时候”

“白哥哥?b话可以乱说但是话不可以乱讲哦?”瓦不管捂住他的嘴

“面对着夏雨说出的话,会成为誓言哦?说是梦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可,怕,了...!”瓦不管拖着长音“是永远的誓言哦...!!”

。。。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话说快把你的手拿开啊”老白笑着偏了下头,接着起身向屋里走去“我去叫下虚伪,真的是,他是打算把一盒蚊香都点了塞嘴里吗”


“这里是......梦呢?对着夏雨立誓这种b事...”


「契约」生效






-现实

“记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啊...果然还是...时代太久远了吧...”老白揉了揉太阳穴

“对着夏雨立誓什么的...”

“真的会成真吗...”

“还是试试吧......。”

“现在...离立秋...还有几天呢...快下雨啊...?”

说着老白打开电脑打算去和虚伪管管和瓜瓜直播说b话(?)











“今天是八月一号,是在2018年往后的第129600个八月一号。就像是在十二万九千六百万年前看到的那句话那样,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可能是因为我的运气比较好吧,继承了那时候的很多记忆...”

“也可能是因为‘我’还有未了却的心愿吧,还是因为‘我’和‘虚伪’在过去的一场梦里面对着夏雨定下的誓言呢?”

。。。

“倘若真的如此,那我在过去的时间里,与谁,又有了怎样的约定...”

“那一定是和伪酱管管瓜瓜一起吧,编织一个关于我们的,永远也不会散的梦境吧?”

“然后就是...天晴,梦醒,梦境中的一切变为现实,我们永远都不会散...”




“嗯,一定是这样子的哦...?”


_沐漓

魔人们的校园日常(250~260)

*沙雕文风,不喜勿入

*前250链接http://yushengyigeaojiaoke672.lofter.com/post/1f11c877_12ced8110

*请勿上升正主,不然送五步蛇


---------------------------------------------------------

250.放学时,天公不作美,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老白望着天发愁。他把伞落在虚伪家了。


突如其来的,从隔壁音乐教室飞出一句“小生的花伞还落在你家”。


老白:......


251.体育课上,同学们正在做腰腹肌练习,其中有一个动作是要抓住一人的脚...

*沙雕文风,不喜勿入

*前250链接http://yushengyigeaojiaoke672.lofter.com/post/1f11c877_12ced8110

*请勿上升正主,不然送五步蛇



---------------------------------------------------------

250.放学时,天公不作美,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老白望着天发愁。他把伞落在虚伪家了。


突如其来的,从隔壁音乐教室飞出一句“小生的花伞还落在你家”。


老白:......


251.体育课上,同学们正在做腰腹肌练习,其中有一个动作是要抓住一人的脚踝,然后躺平抬起自己的腿,使之形成一个三角形。


甜瓜抓住瓦不管的裤子,一边抬起自己的腿一边用力扯他的裤子帮他保持平衡。


腿抬起来了,瓦不管的裤子也掉了。


瓦不管:(发出土拨鼠的尖叫)呀——!!!


甜瓜:黑的!


252.一条凳子,Alex坐后面,蓝胖子坐前面使劲蹭。


蓝胖子:什么东西搁到我了,好硬......


Alex:(恍然大悟)是我的手机。


253.欲为帮老师开电脑文件,却发现怎么样都打不开,地下同学纷纷支招。


老白:双击!双击呀魔人,双击666!(欲为:点不开——)


虚伪:三击!双击不行就三击!(欲为:还是点不开——)


头鱼:四击四击!(欲为:一样一样——)


小沐木:搞基!那就搞基!(欲为:掐你be子——)


254.Alex拉住蓝胖子的手含情脉脉的道:“胖子,我们要做彼此的天使,我是天,你是......”


蓝胖子牵住Alex的手温柔道:“牵着你的手,就像牵着一条狗。”


255.虚伪的修正带不知怎的盖子和盒身粘住了,他用力掰盖子,没想到把修正带给摁碎了。


虚伪:......


老白:哇,大力金刚指啊魔人,牛批。


虚伪:我是灭霸。


256.抱抱熊趁头鱼睡觉溜过去坐在他床上偷拍他的睡颜。


美中不足的是,抱抱熊忘记关音效了。头鱼悠悠转醒,看见抱抱熊时竟吓得瘫坐回去。


头鱼:废话,一觉醒来发现一头如狼似虎的熊饥渴的盯着你不怀好意的笑,不被吓死才怪。


257.语文课,老师问甜瓜:“‘不求甚解’这个成语最早是谁说的,在哪篇文章中写的?”


甜瓜稳如老狗:“呃,那个,蒋门神写的,文章是......那什么的《鸡柳先生传》。”


258.小沐木一放学就回宿舍当着欲为的面嗨唱威风堂堂大跳极乐净土还扬言要给欲为献上一首《绿光》。


欲为:我刀呢??


259.上课时,抱抱熊拿了一只手套叠出中指后对头鱼竖起。


头鱼不服,也拿了一只手套叠出中指后对着抱抱熊比。


俩人就这样甩了一节课的中指。


头鱼:(嘚瑟)你的没我粗没我大!


另一边。


虚伪:咦我手套呢?怎么少了一只??


老白:我还有一只手套呢???


260.众魔人在课间互相猜小名。


瓦不管:甜瓜的小名叫翠花。


小沐木:瓦不管的小名叫铁柱。


甜瓜:欲为的小名叫铁蛋。


抱抱熊:虚伪的小名叫大脚丫子。


蓝胖子:爱丽的小名叫狗蛋。


老白:头鱼的小名叫宇智波·闰土。


头鱼:抱抱熊的小名叫德古拉斯·赵四。


欲为:老白的小名叫吴克。


Alex:沐木的小名叫二狗。


虚伪:胖子的小名叫春花。





---------------------------------------------------

是时候暴露我的名字了。

我原名蒋门神,字慎虚,号真香居士(...)

skr狠人.

???为什么会有前世这种东西(12)

这里是写文渣 仄言一个


我活着回来了 成绩有点不理想 可我还是滚来码文了


主伪白 副瓦瓜 骨秋 欲沐


“这是这个月第三十封了。”老白把一封情书扔进垃圾桶。


坐在床上看书的辣骨仿佛不关自己事一样。


“辣骨,你也得管管吧?”


“拜托,老白,”辣骨终于从书中的世界里出来,“有这时间管我,还不如去找你的虚伪。”


“要不是你休假,虚伪现在忙了起来,不然你以为我不想啊?”


“如果我不休假,要死的就是我了,你和虚伪,欲为和沐木,留我一个搞定这些事。”


“是哇,就你一个孤寡老人。”老白坐下来喝起了靓仔牛奶。


“好像快到午餐时间了,点外卖还是咋的?”辣...

这里是写文渣 仄言一个


我活着回来了 成绩有点不理想 可我还是滚来码文了


主伪白 副瓦瓜 骨秋 欲沐


“这是这个月第三十封了。”老白把一封情书扔进垃圾桶。


坐在床上看书的辣骨仿佛不关自己事一样。


“辣骨,你也得管管吧?”


“拜托,老白,”辣骨终于从书中的世界里出来,“有这时间管我,还不如去找你的虚伪。”


“要不是你休假,虚伪现在忙了起来,不然你以为我不想啊?”


“如果我不休假,要死的就是我了,你和虚伪,欲为和沐木,留我一个搞定这些事。”


“是哇,就你一个孤寡老人。”老白坐下来喝起了靓仔牛奶。


“好像快到午餐时间了,点外卖还是咋的?”辣骨问。


“点外卖吧,我要黄焖鸡米饭,谢谢。”


“他们两个呢?”


“一个和瓦不管,一个和沐木。”


“欲为终于去学生会了?难得一见。”


“应该是吧。辣骨,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春秋怎么样?”


辣骨顿了一下,“很好啊,怎么了?”


“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挺可爱的,善良,智商高,情商也高,会比较话唠一点吧。”


“你的择偶对象是?”


“老白,你问这些干什么?”


“别想歪,单纯了解一下。”


“嗯……可爱,有孝顺心,蠢一点也会比较可爱吧,话唠一点也没问题,配我这种语废。”


老白在意料之中,但还是装作微微惊讶,“以春秋为标准吗?”


“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辣骨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了解辽,玩第五吗?”


“可以啊,走起。”


老白在意料之中,


如常☆
伪白女孩绝不认输是我好不容易画...

伪白女孩绝不认输
是我好不容易画的粮。真的不容易。

伪白女孩绝不认输
是我好不容易画的粮。真的不容易。

空翎

以影逐光[古代AU](2)

#一篇连真人都没法上升的文


日来有光便有影,如同有阴便有阳。阳诞于阴,阴生作阳,如同光诞影,影生光。二者相生相克,终日不得分。


我曾是众人之光,受人追仰,自遇了你,我便甘愿做影,伴你左右。我总想着,影伴光生,二者难离,却忘记了,光可以相遇,可以更明亮,可若他本就身处光之渊,那他便不需要影,他自己就是主宰。


以光追影,有地,有天,就有影。


以影逐光,则终不得善终。


我竟忘了,你该是光,难掩其容,难觅其踪。


———————————————————————

雪崖之巅


第二日白水寒照列晚起,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今天要做的事,直至被今何在拿着锅铲从房间里赶出来。白水...

#一篇连真人都没法上升的文


日来有光便有影,如同有阴便有阳。阳诞于阴,阴生作阳,如同光诞影,影生光。二者相生相克,终日不得分。


我曾是众人之光,受人追仰,自遇了你,我便甘愿做影,伴你左右。我总想着,影伴光生,二者难离,却忘记了,光可以相遇,可以更明亮,可若他本就身处光之渊,那他便不需要影,他自己就是主宰。


以光追影,有地,有天,就有影。


以影逐光,则终不得善终。


我竟忘了,你该是光,难掩其容,难觅其踪。


———————————————————————

雪崖之巅


第二日白水寒照列晚起,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今天要做的事,直至被今何在拿着锅铲从房间里赶出来。白水寒出门后慌里慌张收拾了一番,将头发并作三指宽用琉璃发冠高高竖起,随便挑了件白底绣着红边祥云的长袍并着一条雪白的腰封穿着,出门又被今何在数落了一顿:“你看看你这邋遢样!”


“我觉得挺好。”白水寒挥了挥袖子,满不在乎地偏偏脑袋:“您看那边还有姑娘看我呢。”


今何在抄起手中的阳扇对着白水寒的脑袋就敲了上去:“还说!还说!你自个儿看看几时了!”


白水寒脑袋上不轻不重挨了一下,呲牙道:“诶哟喂您咋还上手呢!”


“我不敲你你有记性吗!”今何在收回扇子,朝着不远处的广场扬了扬下巴,“得了你赶快去安排事情吧,与山他们都等着你呢。”


“那您呢?”白水寒摸着下巴。


“我要与青筠老道商讨事情,没时间管这些破事。”今何在单手捏诀,瞧了一眼白水寒,“你要是敢把事情搞砸了,我回来将你炖了去。”


话音末有点飘忽,今何在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白水寒还没来及把话问完:“哎哎您还没说您何时回来呢!”


自然没人应声。白水寒知道,今何在听得见,装聋罢了。


他叹了口气。


今日天气真好。


等起居一切安排妥当,日头已近未时。雪崖宗的迎客峰顶那一片广地上立了一排人,从打左头的白水寒开始,依次往右排的是墨卿年、洛展阳、单与山、云宸、叶骨,还有季流萤。


今日墨卿年穿了一身鸦青色长袍,窄袖宽领,腰间坠了柄弯刃,墨色的玉冠将长发竖起,额前一缕白发垂在眼角,看起来比平常多了几分严肃。白水寒在旁边看了几眼,蹭蹭走过去:“今儿看起来这么正经的吗。”


墨卿年斜眼看了一眼白水寒,“各派子弟来我雪崖宗,面子上总得过得去。”


白水寒撇撇嘴,一旁穿了件暖桃色广袖衫,腰间别着一把软剑的洛展阳开了口:“难得呀叽叽,雪崖宗的牌面啊。”


墨卿年目不斜视,指花一转,一颗小石子猝不及防砸在洛展阳的脑门上:“也就你们敢叫我叽叽了。换做别人,怕是已经没了命。”


洛展阳捂着脑门哀嚎,“是是是,我的师兄大人,您就是牌面。”


蓝衣的单与山站在一边,默默笑着,不说话。


白水寒长叹一口气,“你是魔鬼吗啊豆腐?你安安静静待一会儿会少一块肉吗?”


洛展阳,人称雪崖宗“宗花”,旁日里奇门操作奇多,桃花眼薄情唇配着高挺的鼻梁,生的是一副好的皮相,加之嗓音也极好听,颇受宗门里姑娘们的喜爱。至于为何关系亲近的人都叫他豆腐,大抵是因为有日半夜洛展阳起来梦游,一路闯过几人的寝殿直奔春肴阁咣咣撞门嚷嚷着要吃豆腐,这名字便由此而来。


洛展阳耸耸肩,“可以不讲话的。”


白水寒拍了拍衣袍,转头看向天边那越来越亮的线。云宸昨日睡得颇晚,现在还立在一旁打着盹儿,季流萤同叶骨窝在一起叽叽喳喳商论着刚刚过去的四域典。


未时已到。


天边的光亮突然被一道巨大的暗影所挡,白水寒眯了眯眼,认出了那是竹司的转送轮。巨大的轮盘旋转着从半空落下来,落地的气流擦着地面而去,扬起一阵细碎的雪沫。白水寒仰头去看那轮盘上头的人,影子还未看清,就听着一声直冲云霄的咆哮:


“狗的白!!!”


甚至声音里还夹杂着内力。


白水寒被猝不及防地一震,往后退了两步。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管翎造的孽,眼看着那轮盘上飞下来一人堪堪就要与自己脸贴脸,他想也不想一挥袖子打过去一阵寒风:“你是魔人吗你?”


那阵掌风被恰巧接住,后面探出的果然是管翎的脸:“那你就是狗。”


白水寒再挥衣袖,这次掌风正中管翎的脸,给他拍开老远。赶走了捣乱的管翎,转送轮上的众人也都一一下了轮盘,打头的是一男一女,领着众人逆着光走过来。


墨卿年在白水寒斜后方,轻轻叹了口气。


“苏衡来了。”


白水寒抬头,遥遥对上的是一双深邃的眼。


雪崖宗迎客峰顶依旧积满了常年不化的霜雪,风一吹便能扬起一阵雪雾,被日光一照,折射出粼粼的色彩。峰顶一圈都种满了高大的玲花树,巴掌大的桃色重瓣玲花藏在半透明的青色叶子里,纷纷扬扬落了一地的风华。


苏衡就站在一株玲花树下,和印象里一模一样的眉眼,烟青色的衣袍,被风鼓起来的袖口修满了青色的山水。腰间的一柄长剑坠着翠色的玉片与流苏,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剑柄上,透着说不出口的危险和疏离。


白水寒呼出一口气,颔首笑道:“竹司苏衡,在下雪崖宗,白水寒。幸得再次谋面。”


苏衡微微点头,“我们见过。”


低沉又好听的声音,却和他人一样危险。


苏衡身边还站着个姑娘,剑眉星目,轮廓分明的脸庞,冷得如同寒冰一般的眼神。白水寒偏了偏头,“想必这位就是竹司今年的新辈了吧?”


“顾珩,天才绝艳。”苏衡转头看了看姑娘,“此番特地来求见百里有鹿,想同他修炼无垠之弓法结。”


“明海顾家的人?”白水寒一愣,“跟顾承谌一家?”


苏衡摇摇头,“不太清楚。”


白水寒看了看苏衡,又转头看向他身后的人。清一色紫袍的天海阁众人,鹅黄色锦衫的呈安门子弟,还有独独一身藏蓝袍子的谢淮安。几人一一认过,墨卿年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住所,留下苏衡同白水寒和一众新辈呆在这寒凉的迎客峰。


白水寒身后还有一个姑娘,是雪崖宗这次新辈推出来的人。她战战兢兢走出来,对着苏衡作揖:“在下顾茗,雪崖宗子弟。”


苏衡略略抬眼,以示自己清楚。


白水寒看了看身边的姑娘,又看了看苏衡身边的姑娘,揉了揉太阳穴:“顾家真是人才辈出啊……可这又是搞得什么幺蛾子?总不能是学白家,让两个孩子拜入不同门下吧?”


苏衡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


突然感觉袖口被拽了两拽,白水寒回身,身边低他一个半脑袋的姑娘低声道:“她不是我顾家的人。”

白水寒一愣,“啊?”


这声音其实并不小,何况对面是一个有资格拜入竹司的人,五识自然差不到哪去。顾珩只抬头斜斜看了顾茗一眼,就毫无波澜地转过了头。


顾茗被盯得心一跳,等她转头了,这才继续道:“我早些时候便翻过家中族谱,确是无顾珩此人。她不是我们明海顾家的孩子。”


白水寒持续懵。


顾茗还要再说什么,却听得苏衡那边传来声音,“苏衡师兄,这次劳烦你了。”


苏衡浅浅笑道:“自是无妨,你是我带来的,我该照顾着你。”


白水寒知道,这是顾珩不愿再听顾茗说下去。他也顺势接话:“有鹿师兄近日外出任务未归,你们此番来雪崖宗时日还长,日后我自会带你见他。”


顾珩略略点头,“也劳烦白师兄了。”


白水寒摆摆手,“谈何劳烦,你来我雪崖宗,我自该照顾你们。”


却未听得顾茗出声。白水寒转头,那姑娘正在一旁自个儿憋气。


白水寒失笑。


苏衡抬眼,“不如今日暂且先回去,待安排好众人,明日开始修炼?”


白水寒捏了捏额角,“正有此意。”


苏衡抬手收了转送轮,理了理衣摆,对着白水寒挑了挑唇角。


“走罢。”


有些话,说了便是说了。


有些人,爱了便是爱了。


多年后,苏衡不断回忆起这一段正经的初遇,都不自觉心口一紧。


翻从前的回忆我自知不过是自扰,没有时间,没有心态,也没有熟悉的人。按理该删了那些痕迹的,告别过去,然后重新开始一个未来。


可我本自过去而生,又谈何抹杀过去。


我的人身成长于过去,我的情感继承于过去,我是我,虽时光不歇,但我永远自过去而来。


尤其是现在的我。


我的一切感情,都源自你。


可我们的缘分,开始于一句一辈子,于是一辈子很短,甚至连浮萍都算不得,便消散于天地间。


总说蜉蝣朝生暮死,而我们的交集,朝生,朝死,我的感情,朝生,不死。


如此,方至岁月尽头。

———————————————————————

我努力不ooc(被打死)

真的好难写啊……这种au

顺便吹一波叽叽!太可爱了1551

过气写手能看到评论和小心心吗


我妻是世界第一太阳吹

嘘,悄咪咪。

p7是临摹,ummmm这位太太的名字我不会打.....亼亼太太的裘杰超级好看w

嘘,悄咪咪。

p7是临摹,ummmm这位太太的名字我不会打.....亼亼太太的裘杰超级好看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