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低俗小说

6832浏览    344参与
-maniac-

hhhh重新画了一年前的uma

不知道是进不了还是退步了

hhhh重新画了一年前的uma

不知道是进不了还是退步了

Given
加了个滤镜才看起来有血色…我的...

加了个滤镜才看起来有血色…我的色感啊…慢慢加油把

加了个滤镜才看起来有血色…我的色感啊…慢慢加油把

一日一图

图片日记104:爱好低俗,借此登顶

      来自广西博白的港片发烧友、电影制片人竹聿名自叙第一次看《低俗小说》时,头晚只看了十几分钟就因故外出,次日晚间续看又险些睡去,无奈只好关机。可能是太过无聊,又或是佳片始终有如佳缘,总有一股说不清的力量在暗中相助吧,几小时后他鬼使神差地重新打开碟机,这一次再无任何波折与悬念,一口气看到尾。

      这并不出奇,初看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基本都会被大段大段平淡的对白绕到头晕,那些看似无助于推动剧情挺进的台词,如果没有一定阅片量的积累可能是会感到极为吃力...

      来自广西博白的港片发烧友、电影制片人竹聿名自叙第一次看《低俗小说》时,头晚只看了十几分钟就因故外出,次日晚间续看又险些睡去,无奈只好关机。可能是太过无聊,又或是佳片始终有如佳缘,总有一股说不清的力量在暗中相助吧,几小时后他鬼使神差地重新打开碟机,这一次再无任何波折与悬念,一口气看到尾。

      这并不出奇,初看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基本都会被大段大段平淡的对白绕到头晕,那些看似无助于推动剧情挺进的台词,如果没有一定阅片量的积累可能是会感到极为吃力,像是头回去到陌生方言的女方家里,面对七嘴八舌的三姑六婆不知如何插话是好。但《落水狗》开场那段有关麦当娜的对话是个例外,据闻本尊听懂了,并为此好生恼火。相对范围的众所周知,爱好观影的昆汀是在音像租赁店打工期间看了2700—3000余部(还有一说是5位数)录像带自学成才——不乏大量B级片和cult电影——便写出了几部剧本,其中就包括《天生杀人狂》。他真正做到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而且一骑绝尘纵横至今。又传他曾讲过一句名言“我他X的不是在致敬,我就是在抄袭”。未食猪但见豕突,用在“解构”他的电影上,可能不恰当,但精准。

       关于25年前的年份史话就不赘述,毕竟每年都会被人拾起,像一个暮年的佳人追忆往事并怨怼岁月的薄情。即便单独拎出来当年的10月14日都足已大书特书,同日上映的电影除了“肖申克的救赎”,还包括《低俗小说》,是何概念?IMDb TOP10榜单里,就有这两部(截至今日,分列1、8位)。那天简直是个婚丧嫁娶的吉日。

       虽然昆汀的电影呈现出一种没有白鸽翻飞双枪交替对峙的暴力美学,但依然为大陆后学所密切关注。《让子弹飞》里那一幕不合逻辑用力过头的掏胃验物,多少能够看出依稀有昆汀的影子,只是有些朦胧不清四六不着,只得其形吧。

       网上有人评价昆汀是出道第二部作品即达巅峰,这倒不假,其后再未超越自己,至少目前看来如此。除了那200多句粗口之外,本片中文名也是加分项,远远要好过那些因为蹩脚译名而被埋没一时的好片,试想一下,“陈冠希摄影散文”与“艳照门”何者更容易博得文青的垂涎。

       据说如果在工作室的时候,张艺谋几乎每晚都要看两三部国外最新电影,从后半夜看到东方吐白,可不是为了自娱。娱乐的话,看国产片就够了。这份体力就远非一般的影迷可比,他是50年生人。借此想到了爱好,若没有长年的苦修和“非人”的定力,仅凭一时的心血来潮与投机心态,除了拙劣地复制一种形式感,撇开可以聊作谈资以外,并不能起到什么质变作用,更遑论具备将致敬自嘲为抄袭的底气呢。这么说吧,几乎随便找个人出来都有三、四位数的阅片量,但有几个写剧本的,虽然这样举例很极端。如同大部分人都只看到了低俗,而忽略了后面的“小说”二字。

       几乎每个人身边都存在这类影迷,聊起来滔滔不绝乃至错漏百出,与一般爱好者无异,偶也会掉掉书袋,抛一些晦涩难懂的冷片出来期待小白崇拜的眼神(如豆瓣上那些人),但距真正的发烧还隔着很多热量单位,包括笔者在内。用爱好去妄图与别人吃饭的看家本领掰腕子,在行家眼里,这不是大卫大战歌利亚,这是关公大战秦琼。


       ▲摄影:Gabriel Shear


      大概真正的爱好,是无路可退地投入同时还能保持冷静抽身的头脑,在写出200多句脏话之余,还写出了两个多小时的丰满剧情。

      再啰嗦一句,1994年的戛纳,《活着》就是输给了《低俗小说》。(GS)


kanwili
明天去画室就是石膏头像写生了,...

明天去画室就是石膏头像写生了,紧张

明天去画室就是石膏头像写生了,紧张

苍阿

我没有发过?真的没有??

我没有发过?真的没有??

AzhI
The truth is yo...

The truth is you're the weak. And I'm the tyranny of evil men. But I'm tryin'. I'm tryin' real hard to be a shepherd.The path of the righteous man is beset on all sides by the inequities of the tyranny of evil man.Blessed is he who, in the name of charity and good will, shepherds the weak through the...

The truth is you're the weak. And I'm the tyranny of evil men. But I'm tryin'. I'm tryin' real hard to be a shepherd.The path of the righteous man is beset on all sides by the inequities of the tyranny of evil man.Blessed is he who, in the name of charity and good will, shepherds the weak through the valley of darkness.For he is truly his brother's keeper and the finder of lost children.And i will strike down upon thee with great vengeance and furious anger those who attempt to poison and destroy my brothers.And you will know my name is the lord when i lay my vengeance upon thee.

无用良品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不停地说废话来...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不停地说废话来维持气氛?
当你找到一个真正特别的人时,就能闭嘴享受片刻的沉默。

—— 电影《低俗小说》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不停地说废话来维持气氛?
当你找到一个真正特别的人时,就能闭嘴享受片刻的沉默。

—— 电影《低俗小说》

不日远游

River

  我对你的爱就像八月的雷暴雨。像银狮一样的闪电降临劈开乌云,胸口中低喘似的雷鸣呼唤着你,愤怒砸下的冰冷雨点洗涤埋在坟里的心。


他被关在拘留所半天,茶几上那只烟灰缸里的灰都冷却了。他被一脚踹进来,逗留这么久是因为突然兴起的耍赖皮。忙着让警察伺候,心满意足着嘴里叼了根烟后,警察才从他嘴里问了点话出来。

男,七四年生,生肖是牛,户口在本地,当了两年以上的失业游民。他说他生于一个小乡村,但是家境还算不错,父辈是回乡建设的大学生,带动农村经济致富了起来。后面搬去了小城市的郊外买了套房。他手上一副生锈的铁镣铐,嘴里的烟是托警察点燃后喂进嘴里的,现在警察已经不耐烦了...

  我对你的爱就像八月的雷暴雨。像银狮一样的闪电降临劈开乌云,胸口中低喘似的雷鸣呼唤着你,愤怒砸下的冰冷雨点洗涤埋在坟里的心。

 

他被关在拘留所半天,茶几上那只烟灰缸里的灰都冷却了。他被一脚踹进来,逗留这么久是因为突然兴起的耍赖皮。忙着让警察伺候,心满意足着嘴里叼了根烟后,警察才从他嘴里问了点话出来。

男,七四年生,生肖是牛,户口在本地,当了两年以上的失业游民。他说他生于一个小乡村,但是家境还算不错,父辈是回乡建设的大学生,带动农村经济致富了起来。后面搬去了小城市的郊外买了套房。他手上一副生锈的铁镣铐,嘴里的烟是托警察点燃后喂进嘴里的,现在警察已经不耐烦了,警告着别讲这些没用的。说说,你作案动机是什么。

说完,警察往桌子上甩了一只杏色皮夹。皮夹里有皱巴巴的几张零钱,最大的不过五十块。其间夹着张身份证,还有部分缴费单,以及一只去年出的华为手机。

我抢劫,为了钱。男人说。

警察们哄然大笑起来,说,就这么点?你运气不行。

手机里可不止这么多吧。男人对上警察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反正你现在没有办法了。警察们一边庆幸这是一件简单的案子,抢劫犯动机单纯,动作明显,可以很快了结;一边感叹这个小城市永远不会出现好莱坞里演的剧情,小市民的犯罪动机永远不会超出预想范围。

然而看似平静的生活,其实正有人在鼓动一场风暴。

好,我说,我说。男人也跟着耻辱的笑起来,觉得很是戏剧性,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我无家可归了。我要住在这里。

我抢劫是为了引起你们的注意,哈哈。像不像福尔摩斯笔下的索亚桥事件?

警察们没有把他的话当真,也没有注意到说那句话时他的表情像个疯子,眼神里有条湍急的河流。他们摆了摆手说,把你手机给我,我联系你的家属带你回去。

他们被一成不变的普通人生活宠坏了。喜欢惯性思考,简化了这件抢劫案本身。草草结束完案子的下一刻,他们扬手走了出去,打算拿着手机去联系失主。派出所内的男人带着拷手,坐在椅子上独自怪笑,间隙发出微弱的噪音。没有人知道,他抢的手机的主人才是他真正的目标。他自动称呼失主为王八蛋。

 

在附近大学就读的某个大三男学生,在这个街区的便利店做着兼职。从业有经验的阿姨手把手教他认清货架里的东西,记住价格。

上岗第一天,他记得他遇到了两个奇怪的人,甚至令他有些恼怒和无措起来。

当他徘徊在收银台,看见有个衣衫凌乱不曾熨烫过的男人走进来。走进来前,他掐灭了烟,随手丢在门口左手边的垃圾桶里。径直走向收银台,他抬起手指,指了指男学生背后的地方。

男学生愣了一下,转身顺着目光摸了包烟。黄鹤楼?他问对方。

不是。男人有点窘迫。

嗯,娇子?红色包装那种。他又尴尬的问。

我来拿。男人突然笑了,发现没法进去,除了员工。于是给他说了说方向,你再往右边挪,就是这个。男学生发现自己手里拿着冈本零点零一薄款,开始傻了眼。他看见对方的目光,像是在嘲笑说你真是很纯啊。

付了款后对方匆匆走掉了,在视线内缩小为质点。他懵了几分钟。没事的时候他就坐下来,继续等下位顾客光顾。

他戴上全罩式银色耳机。耳机里放着舒缓又激烈的音乐,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接着有几位年轻学生走了进来,混杂着一位中年男人。同时音乐的舒缓正在为之后的洪流蓄势。那男人存在感很低,但一旦发现就会像一块白布上的污渍一样清楚。穿着显旧的卡其色风衣,工装裤松松垮垮,邋遢潦倒,毛孔粗大一脸不善。这种类型让他在心里亮了红灯,注意起对方的行踪。

男学生假装去整理货架,现在整个便利店就他一个人值班,不容易腾出空来。男人看起来鬼鬼祟祟,走去卖酒的地方,摸了摸几瓶进口酒,拿起来看了看。

可能是小偷,他想。他想起看的小偷家族里的手法,那应该还有个人和他配合。命运交响曲渐进高潮,男学生头脑疯狂运转,摸着逻辑去找另外的目标。他仔细观察,发现那群女学生里有位打扮格外成熟。擦着不同色号的口红,头发烫过,穿着无袖黑色背心。这种衣服要有胸撑起来才好看。那个男人好像也正盯着她,他想是同伙了。

推理演绎到这个地方,男学生忽然开始害怕起来。抬起眼,看见学生们正一脸不耐烦的站在收银台等候,低头看着手机。

男学生慌张的取下了全罩式耳机。

推理被迫中止了。男人就像筑巢的鸟雀,终于找到了个合适安全的窝,观察着女人的行踪。透过酒瓶,或者透过卫生卷纸的缝隙。女人一顿脚,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皱了皱眉,继续加速往前走去。把要买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帆布包里,付完钱后踩着高跟凉鞋走了出去。

终于空闲了起来。男学生想,他舒了口气,去便利店走了一遍再也没有发现那一对男女。但是店里也没有丢东西,不用报警了。

女人没有嫌疑,男人却令人觉得古怪。男学生僵在原地,却希望那个男人再次出现,实现他的神推理。

就当成是一次完美的狩猎,好吧。他克制住激动的想。

 

红星小学里的学生们等着下课铃。下课铃一响,大家解放,冲向附近的游戏厅和黑网吧,或者肯德基。

六年级二班今天最后一节课是语文课,班主任是语文老师。近视八百度的她戴着副眼镜,看着收拾书包总是慢腾腾的小女孩。她从讲台上走了过去,笑着用努力挤出的温柔语气问他,咦,你怎么知道老师要把你留下来重新听写啊?

我收书包一直很慢啊。今天不是特例。小女孩抬起脸,诚实的回答。

她尴尬的笑了笑,眼角有皱纹,手摸上对方的脊背。嗯,也对。你知道今天听写二十个生词你错了十四个吗?所以要留下来重新听写。我会给你妈妈联系一下,让她晚点来接你。

嗯。小女孩没有过多的话。

她今天跟同学约了要去对方家里看动画片,看来现在不行了。放了同学鸽子,也没有半声通知,事后还要听他们说难听的话。收完书包,她被语文老师领去了办公室。站在办公桌前,向前倾,弯着脊背,趴在桌子上拿钢笔写字。

对了,上次要求写的作文,你是不是还没有交?

什么作文…她说着,想了想。想起来上周组织班级写作文,标题是我的父亲。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写,也学不来谎言。印象里父亲凶神恶煞,不是满分作文里写的那种感人形象。小女孩沉默了会,温声软语的低声说,我回家就补上。

语文老师拿她没有办法,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还没有写啊。

你可以这么写。语文老师拖着电脑椅,一下滑过来,细心的教导说:你和父亲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幸福小事,父亲对你好起来是什么样子,有什么特点,都可以写进去。对吧。

爸爸会喂我吃饭…。小女孩想了下,迟疑的回答说。

哦,那很好啊。她说完,暗自怀疑了下这个小女孩是不是太受宠爱,才有了任性的性格。

六点的时候,红星小学正门前停了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有个女人从车上下来,看见走出来的矮个子的女儿的身影,蹲下身来亲昵的抱了抱她,和她一起上车。

女人上车后从帆布包里拿出很多东西,她给女儿指着看说,新学期新气象,妈妈也希望你带着新的东西去上课。这个文具袋质量特别好,上面还有凯蒂猫。明天我带你去挑个你喜欢的书包。

喜欢吗?女人期待的问着,双手摸上对方瘦弱的肩膀。

嗯,喜欢。小女孩点了点头。

今天叔叔带我们去吃饭,座位都提前订好了。有你最喜欢的醋溜鲤鱼。说完,女人坐在驾驶座上,想打开手机导航。又不知在思考或提防什么,在屏幕上滑出了过去的短信。

她看见几个月前的短信记录,那条短信写的是:我对你的爱就像八月的雷暴雨。

 

爱情的降临,是因为荷尔蒙的作祟,伴随着一声钟声敲响了序章。二十四岁的男人坐在驾驶位,手搭在方向盘上极速飙车,以一百八十迈的速度燃烧青春。

那时候他风华正好。屏幕上显示了you win的字样,他往包里摸了摸,发现游戏币已经用完了。电玩城里一片嘈杂,站在他身后的女人占据的一方角落却独显安静。女人笑了笑,说,你又赢了啊。

坐在旁边的对手瞪了他一眼,他没有管。他对女人说,我从大学玩到现在呢。我的梦想是成为真正的赛车手。

有梦想,很好啊。女人注意到他摸游戏币的动作,又说,再去前台冲五十块换游戏币吧。我还可以玩有个游戏累计奖券,累积到两千张就可以兑换礼品。

那个游戏那么无聊。男人愣了下,挠了挠头,说,我陪你玩吧。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好。女人舒展出笑容。

嗯,话说,你想要什么礼品?男人揽过她细腻白皙的肩膀,温情的悄悄耳语着。女人对突如其来的亲昵有些惊喜,指了指前台放在柜台上的马克杯。

我们去抓娃娃也行,我有个很喜欢的公仔。她说着。

好。男人回答着,喷薄着气息说,咱还得有一辆车,敞篷最好。我要给它取个名字。你喜欢什么颜色?

红色吧。红色。她笑了。

汽油烧完了,爱情驶向终站。后来他们都变成了房子的奴隶。市区的房的房价格外贵,难以负担,他们去了郊区买套房,现在的钱只够付头款,以后分期付款,每月交房贷。每天五点起床,开一个钟头的车去公司上班。路经加油站时顺便买早餐吃。辛勤的生活,只有在晚上下班后会有一阵激烈而舒缓的触碰。他紧贴着对方的皮肤,落下亲吻,就像后来她怀孕他轻吻对方鼓起的小腹。

吵架也无一例外的发生了。暴躁的摔东西,尤其是那种摔出来声音很大的那种。像是瓷碗和玻璃瓶。婚后她的身材没有恢复到原来的纤细,因工作常年一动不动使大腿臃肿起来。要等吵架完男人才突然想起,在结婚前她曾经是个舞蹈演员。为了结婚和孩子,她付出了很大代价。

但至少女儿很健康。男人和妻子摊牌,试图争取道理。

妻子觉得他说这话的样子着实无情,和婚前迥异,痛哭嘶吼着说:你被公司裁员了,失业了三个月,孩子要靠我微薄的工资和爸妈的养老金养大,我还要交房贷和水电气费!这个家是怎么了。

邻居很喜欢做和事佬,因为无法忍受他们争执时摔东西和踢打的声音。女人说完那段话,他回过神来时发现对方倒在墙角,脸上一块乌青。他意识到这回自己又打了对方。

你疯了。他怒吼,这套房子上写的可是你的名字!你还有什么不满足?他低喘着,施暴完又匆忙的以凌乱的吻打发对方,那种激情的吻毫无温度,态度不端,想请求对方廉价的原谅。然后他摔门而出。

问题没有真正解决。他走到海边,脚趾缝里是沙子。为什么人生的路会越走越窄,有那么多失意,最后他也变成了自己最唾弃的人。他低下头,看到脚边的影子,丢出拳头去后暂时碎裂,很快又恢复原形。

水中倒影是这样,那些问题也是一样。从不消失。他想。

 

走入事先联系的律师事务所,她穿着之前没有痛下心买的羊毛呢小西装,看见站起来迎接她的律师。

律师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毕业于某名牌高校法学系。他扶了扶眼镜,把相关文件和合同示列给她看。然后说,我们需要人证物证。物证的话,我已经收到你传给我的照片了,胳膊上和脸上的伤。现在好了吗?

嗯。好了。她说,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伤口了。人的身体没有那么脆弱。

人证便是你们的邻居,我已经联系了几位,到时候可以去法庭作证。律师感叹说,家庭暴力,真是很普通又无奈的事情了。

谢谢你。她低了低头。这个婚,我必须离。

嗯…到时候,建议你们立个合同,讨论下分财产的问题。律师抬眼,看了看站在门外走廊的男人。那个男人穿着夹克,看上去像个中年精英。然后小声提防的问,是吗?

不是。女人尴尬又礼貌的笑了笑,下了决心说,他肯定不会轻易签字。但我明天上午就去找他,和他商量清楚。

还有呢。那个男人走进来,用清淡的语气说,我的车窗玻璃又碎了张。这个月不知道是第几起了。女人嗓子眼紧了一紧,这多半是源自那个人的报复与泄恨。那个人已经跟踪了她太久了,伪装掩饰得又不是很好,净做着不体面的事。她阴暗的想。

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有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穿着棕色夹克,西装裤。烫了个好看的发型,气色很好,生活得不差。两个人走到大街上停车位时,男人手里转着车钥匙,想起她谈过她有过梦想,讨好的说,下周艺术宫有舞蹈表演,要去看吗?

现在还有票吗?女人略微震惊,然后淡淡的笑了,问对方。可是我已经没有梦想了。

 

小女孩被语文老师要求站在讲台上念作文。这个看似过分但更多的是尴尬的要求,她不得不接受。

极其缓慢的走到了讲台上,她拿着作文本以细小的声音念起来。我的父亲…标题四个字刚念完,老师打断了她,调侃的说怎么你的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然后全班都和乐的笑了起来,她在这种气氛里也没忍住笑了,从脖子红到耳根子。

她语速很快,不想在讲台上多停留一分钟。念完后就走向了座位。

是真的吗?语文老师说,因为仔细听了喂饭的细节。

这个她撒谎了。作家说话不都半真半假吗,她想。小女孩已经九岁,不想因为作文里的真实内容成为话题中心,被人议论在风口浪尖。九岁足够学会戒备心了。那天风雨大作,冷冷的拍打着玻璃窗,小女孩一边吃饭一边看动画片,父亲嫌她光看不吃,立即拿遥控器换了新闻联播。

吃饭就认真吃,一碗饭你一晚上都吃不完吗?男人训斥着。她面无表情的盯着父亲的脸,又想去拿遥控器换回来,下一刻遥控器被对方摔在地上。

她听见声响,没出息的抽噎了起来。男人站起来,拿起她的碗用勺子刨米饭,强行喂到小女孩的嘴里。每一下像抽出来的刀又捅进心窝。吃进去啊?我喊你吃进去。他暴躁起来,听到了对方的咳嗽声。

吃进去!他命令道。

我想去妈妈那边了。她抽噎着,断断续续低声说。然后像一场有所征兆的暴风雨,她敞开嗓子用尽力气痛哭起来。

你说的那个女人早就跑了,离家出走!男人握紧了拳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怒喝道。

此刻女人正倒在朋友家里,毫无力气的瘫软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朋友问她,那你为什么要结婚?跟这个人。

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我曾经真的爱过他。女人一腔疲倦,语气拖沓着说,可是结婚那么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人生早就设好了一个接一个的圈套,我只负责一个接一个的跳下去。可能是这样。

家庭破碎了,你女儿该怎么办?朋友又接连的问。

女人犹疑了半天,支支吾吾地说。对不起,我不配称为母亲。我要去找自己的幸福了。

很久前的夜晚也有这么一场雨。有人磕磕巴巴的作了一首诗,就像她现在用虚弱的语气唱歌似的一样。

我对你的爱像八月的雷暴雨。

像银狮一样的闪电降临劈开乌云,胸口中低喘似的雷鸣呼唤着你,愤怒砸下的冰冷雨点洗涤埋在坟里的心。

 

他去了人才市场应聘工作,在朋友催促下。非常努力,虽然面试失败了。现实拔掉了他最后一根稻草,男人穿着借的朋友的西装,为了奖赏自己的勇气,买了一包黄鹤楼。然后他慢悠悠的走向电玩城,站在娃娃机面前。

花了一百块钱换的游戏币,直到用完为止,他会一直夹他相中的那个娃娃。概率累积起来,就会成功的。他想。然后就像泄恨一样的在娃娃机前站了一个半钟头,把所有情感迸发在没有意识的物体上。

想找月薪好看的工作,又想找不跑腿还离家近的公司,你个失业这么久的人,做梦啊?介绍所的人嘲笑说。

呵呵,人就是要有梦想啊。他强撑着愤怒,笑着把这句话顺利地说了出来。

然后利索的滚出了介绍所。

大学同学见面会,她穿着紧身小黑裙,衬得身材苗条。同自己挽手走进,感受她胳膊上的温度。男人用了他抽惯了烟的手握住对方的手,一直不放下是为了不犯烟瘾。

结婚后他没少抽她也没少劝。吵了一个礼拜,分居三天后因为一方的主动又和好。大学同学看得眼红,说他家庭爱情美满,祝他年少有为。

寄居在朋友家后,他常常半夜起身,双眼迷糊,坐卧在床。手上握着不存在的方向盘。

终于夹住了那个娃娃。他深呼吸,感觉有了士气,嘴里有血的味道。可能是咬到了舌头。一切其实本质上没有变得更好。他答应自己去便利店,那个听说最近她常出没的地方跟踪。现在他还打扮得很风光,就是表情不太到位。他努力装出那种成功人士的感觉,跟那个王八蛋一样。对,王八蛋。

女人已经换了联系方式,他已经几个月都没有再联系对方。他胸口流淌着洪流,飞越了理智,落入深渊。

便利店附近,他看见了王八蛋的车和要找的女人。女人正穿着一身玫瑰红连衣裙,妖冶美艳,映衬得肌肤雪白细滑。他夸过对方红色是天生就因为她存在的颜色,对方当时笑着嫌他肉麻。该死,她怎么可以把红色穿给其他男人看?那辆红色跑车又算什么?她是因为这个就跟那个王八蛋跑了吗。无数个问号突袭,爱情变成仇恨。他攥紧了拳头,感到有人往他的怒意上浇了把汽油,燃烧以至于燎原。

那个王八蛋撩了撩她的头发,她还在微笑。他躲避在远处,低声骂了句婊子。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不是不能没有爱情,但女儿不能没有妈妈。

男人想着,头脑渐渐清晰起来。犯罪的欲望被点燃,他计划着抢劫。但不是现在。他最好要穿得落魄一点,灰头土面,不惹人注目。这时,他看见王八蛋掏出了皮夹里的华为手机,是去年出的型。

去抢手机,手机里什么都有。有个声音驱使着他犯罪,伺机而出。你不能怪我,是你背叛了我。他想着,笑了起来。






Makoto。

p1

低俗小说

看Mia的颜看呆了

这是杀死比尔的那个女主吗?完全没认出来啊


p2p3p4p5

禁闭岛

我我我快看睡着了orz是哪里出问题了么

Which would be worse, 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

可惜了


p6

穿普拉达的女王

啊这腐朽的资本主义气息(。


(感觉关注点全歪)

p1

低俗小说

看Mia的颜看呆了

这是杀死比尔的那个女主吗?完全没认出来啊


p2p3p4p5

禁闭岛

我我我快看睡着了orz是哪里出问题了么

Which would be worse, 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

可惜了


p6

穿普拉达的女王

啊这腐朽的资本主义气息(。


(感觉关注点全歪)

Yates
抱着一本正经的心思看了《低俗小...

抱着一本正经的心思看了《低俗小说》,开头看得云里雾里差点睡着,结果正片开始以后笑到大腿锤烂

抱着一本正经的心思看了《低俗小说》,开头看得云里雾里差点睡着,结果正片开始以后笑到大腿锤烂

森特笑虎
小虎画电影,《致敬电影大师系列...

小虎画电影,《致敬电影大师系列之“昆汀·塔伦蒂诺”》,继续补全完善,敬请期待哦!

个人作品微信订阅号:“森特笑虎插画工作室”


小虎画电影,《致敬电影大师系列之“昆汀·塔伦蒂诺”》,继续补全完善,敬请期待哦!

个人作品微信订阅号:“森特笑虎插画工作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