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何云伟

403浏览    10参与
离岚

《师父的落跑小徒弟》

顿时一愣有些手足无措,于是耷拉着脑袋准备回房,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儿。郭德纲见他要离开顺手拉住了他“孩子,你先坐,有的咱得说清楚。”


“师父,我说得挺清楚的。”

“我知道,但你得明白,学艺不是一两天的事儿。”

“这儿我能不知道吗。”

“再过几天吧,等我忙过这一阵儿,在好好教你。”

“真的。”

“那还有假。”小孩子心里藏不住事儿,一提到学艺什么烦心事儿都忘了,一双眼睛明晃晃的透着灵动。


   经过郭德纲安抚之后,曹云金果然有一段时间不在提学活事儿,安安心心得练基本功。

  在郭德纲心里其实也不是不想教这孩子,只是这孩子实在不是他心里上好的人选。

  那天...

顿时一愣有些手足无措,于是耷拉着脑袋准备回房,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儿。郭德纲见他要离开顺手拉住了他“孩子,你先坐,有的咱得说清楚。”


“师父,我说得挺清楚的。”

“我知道,但你得明白,学艺不是一两天的事儿。”

“这儿我能不知道吗。”

“再过几天吧,等我忙过这一阵儿,在好好教你。”

“真的。”

“那还有假。”小孩子心里藏不住事儿,一提到学艺什么烦心事儿都忘了,一双眼睛明晃晃的透着灵动。


   经过郭德纲安抚之后,曹云金果然有一段时间不在提学活事儿,安安心心得练基本功。

  在郭德纲心里其实也不是不想教这孩子,只是这孩子实在不是他心里上好的人选。

  那天还真得了一段时间的空闲,电视台要整改暂时停了他的节目,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于是在导演办公室坐了好一阵,但依旧问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得作罢。

  回去得路上,天已经很早了,公交车停运了。摸摸兜里的十几块钱实在是舍不得打车,好在天不算冷走路回去也没什么问题。

可也正巧,那天回去时路过一个茶馆,心里来了兴趣掏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票走到角落里坐下了。

  台上的人都不大,最小的大概17.8比家里那孩子大点有限,最大的20出头还都是一群孩子,正年轻这呢。

  但是台上那小个的却让他来了兴趣,年纪不大看着是这群人里最小的,活使儿的好,但也能瞧出来可能没正经学过,是自己听才会拿出来说的。

  台下的人并不多,大概有那么二十来人零零散散坐那么一个两个,中途还有几个打电话走的。捱到了半夜台下几乎没什么人了。

  等到演员鞠躬下了台,他也跟着进了后台。一说才知道都是这附近孩子打小学艺,经人介绍跟着进了园子。

  

  “你们是说相声的,我也是说相声。不知道咱这还用人不用。”

  一段话说出来也有人不理,直问他“那你都会什么。”

  “我会得可不少,你听好了。”

  一段卖布头,下了功夫卖足力气, 还没唱完叫好声已经响起一片。

  从哪儿以后算是熟了,认识了这些人,经人引荐才知道台上的大多都有师承,那小个子的如他所料果然没有师承。

郭德纲觉得眼前这个小个儿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徒弟给他,比家里那个拿不出手的不知好了多少倍。

收徒意图已昭然,在由人介绍顺水推舟,自此那小个儿成了他徒弟也给了个云字,名叫何云伟。

 


  后来家里来了一个小个子儿的,师傅说叫何云伟是他师哥 ,于是曹云金就一直师哥师哥的叫着。他并不问师父是什么时候遇见这位师哥的。


  何云伟来了以后曹云金见郭德纲次数才慢慢多了起来。师父也不忙工作了,反而一心一意的交起了徒弟。曹云金觉得很奇怪却也从不多问些什么,尽管他有好多问题都噎在了肚子里。


鱼有八爪

德雲群像 | 远大前程—1-3

1.是你自己在说自己的坏话,是你自己自作自受。要不是你自己先败坏自己的名声,我怎么坏得了你的名声——何云伟

何云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跟李菁裂穴,李菁甚至在很多人面前表现出了对他的不满。

他去问李菁,李菁就平淡的告诉他了那么一段话。

何云伟想不通他做错了什么。

就如同他不明白以前捧他的观众为什么会回过头来骂他;不明白从前那么疼他的师父为何连个名字都不愿再给他。

他清醒的爱着相声,却常被人指责浑噩。

2.对早年的第一个恩人、幸运的缔造者忘恩负义,当获报应——曹云金

早年从还未出名的师父那儿学了一身的本事,又选择了恰当的时间自己出来单干。

曹云金自诩活的聪明。

北京市中心的别墅,豪华...

1.是你自己在说自己的坏话,是你自己自作自受。要不是你自己先败坏自己的名声,我怎么坏得了你的名声——何云伟

何云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跟李菁裂穴,李菁甚至在很多人面前表现出了对他的不满。

他去问李菁,李菁就平淡的告诉他了那么一段话。

何云伟想不通他做错了什么。

就如同他不明白以前捧他的观众为什么会回过头来骂他;不明白从前那么疼他的师父为何连个名字都不愿再给他。

他清醒的爱着相声,却常被人指责浑噩。

2.对早年的第一个恩人、幸运的缔造者忘恩负义,当获报应——曹云金

早年从还未出名的师父那儿学了一身的本事,又选择了恰当的时间自己出来单干。

曹云金自诩活的聪明。

北京市中心的别墅,豪华的跑车,那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相声演员终生无法获得的东西。

只偶尔看剧场台下寥寥无几的观众,微博评论里的不堪辱骂,才会无奈。

他的本事没变,甚至比以前的台上经验还要娴熟。

报应吧?他其实信命。

3.天下最苦恼的事,莫过于看不起自己的家——潘云侠

潘云侠发现自己最近正在被媳妇套话儿。

他开始以为媳妇儿只是对自己的过去好奇,好几天以后才咂摸出事情的不对味儿来。

“就学个相声,能有什么经典故事啊!跟你们小时候上课一个样儿么不!你怎么痛恨背公式单词,我就怎么厌恶背包袱贯口!”小潘同学这次被套话的时候,正忙着给儿子换尿布。

“那你为什么退出啊!”这就是关系近的好处了,要是在外头,被人愣头愣脑的问那么一句,非挨了社会青年小潘总的打不成。

对象是你孩儿他妈,你还能干嘛呢?

潘云侠忽然又想起来临回来李先生点着自己脑瓜子说的那句话。吭哧了半天,才又掂了掂儿子。

“说相声能有个什么出息,爷还是看不上。”


white air

避雷提示 树洞

买了一张话剧票


去年看了《宝岛一村》,非常喜欢,就一直在关注啥时还有赖导的戏,看到上了《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完全没犹豫,果断买了,然后就一直期待着。

还有一周就能看到了,好兴奋,闲聊就跟同事说起来。

他问:是谁演的呀?

我答:不知道,谁演都行。

他迅速查了一下,说:没有什么名演员哎…唉?有何云伟呀~

我:……😨

好一似万丈高楼一脚蹬空🙄


看还是会去看的,就当冲着赖导吧

现在开始郁闷他为啥要告诉我了,不然我不知道还能再多开心几天😔


PS一下,《宝岛一村》真的很好,看似是讲眷村普通人家的生活,其实也是两岸血浓于水的连结,更深一层,讲的就是人生。

“人的...

买了一张话剧票


去年看了《宝岛一村》,非常喜欢,就一直在关注啥时还有赖导的戏,看到上了《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完全没犹豫,果断买了,然后就一直期待着。

还有一周就能看到了,好兴奋,闲聊就跟同事说起来。

他问:是谁演的呀?

我答:不知道,谁演都行。

他迅速查了一下,说:没有什么名演员哎…唉?有何云伟呀~

我:……😨

好一似万丈高楼一脚蹬空🙄


看还是会去看的,就当冲着赖导吧

现在开始郁闷他为啥要告诉我了,不然我不知道还能再多开心几天😔



PS一下,《宝岛一村》真的很好,看似是讲眷村普通人家的生活,其实也是两岸血浓于水的连结,更深一层,讲的就是人生。

“人的命运怎么能是自己决定的呢”

莫能言之

请不要再用“叛徒”两个字

最近在B站有一件事情挺让我觉得糟心的,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化解心头这块疑惑和不得劲儿,就在这里跟各位分享一下。

这篇杂谈首发在B站,因为是因为B站上的视频引起我的注意,我想了想,其实这个问题跟平台无关,哪里都会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在lofter也发了,姑且希望大家不要见怪,话说回来,真要见怪的话,我在这提前道个歉吧。

 看过我的视频的小宝贝儿大概知道,在云鹤九霄混剪那个视频里(点我)我最后写了一句话,“另有摘了字或是在查看或是已经离开的徒弟,祝他们一切都好,勿忘师恩。” 

这里对应的人有王鹤冠,郭鹤鸣,有赵云侠、韩鹤晓、孙九芳,当然也有何伟和金子,家谱上对于王鹤冠、郭...

最近在B站有一件事情挺让我觉得糟心的,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化解心头这块疑惑和不得劲儿,就在这里跟各位分享一下。

这篇杂谈首发在B站,因为是因为B站上的视频引起我的注意,我想了想,其实这个问题跟平台无关,哪里都会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在lofter也发了,姑且希望大家不要见怪,话说回来,真要见怪的话,我在这提前道个歉吧。

 看过我的视频的小宝贝儿大概知道,在云鹤九霄混剪那个视频里(点我)我最后写了一句话,“另有摘了字或是在查看或是已经离开的徒弟,祝他们一切都好,勿忘师恩。” 

这里对应的人有王鹤冠,郭鹤鸣,有赵云侠、韩鹤晓、孙九芳,当然也有何伟和金子,家谱上对于王鹤冠、郭鹤鸣如何描述,描述是否恰当,家谱甚至没有正面提交何伟和金子当作何理解?这些早有人议论,且议论地更加深入更加仔细,这里我也不再赘述,就像标题说的,这篇文章,只想关于“叛徒”的一些碎碎念。

教徒弟,是替祖师爷传道。不是必须要留在德云社,更不是为了给我挣钱。不是说谁不在德云社就是叛徒,那不讲理。学好了本事,想自立门户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徒弟们能在外面自己站稳脚,我看着高兴。杨鹤灵、高鹤彩、齐鹤涛、韩鹤晓、房鹤迪等等,分别在上海、包头、长春都有自己的班社,都还不错,三节两寿有个问候我很知足。 

这段话我原文引用了师父2016年9月26日的微博“天涯犹在,不诉薄凉”,忘记了的同学可以回去复习一下。“不是说谁不在德云社就是叛徒,那不讲理”——差不多三年前的一句话,到底是为什么让一些观众或者说一些群众到今天还特别喜欢拿“叛徒”出来说事儿?特别喜欢揭开一个原本应该长好的伤疤,手指蘸着伤口渗出来的血兴奋地大叫着“快看看这个伤疤!原来长这样呢!”说句不好听的,做这些视频和看这些视频的人,究竟有多少真的经历过当年?真的听过当年何云伟李菁的相声?真的听过曹云金刘云天的相声?倘若经历过,听过,我不相信还有人能在十多年后的现在作出这样的事,因为真的经历过的,只会剩下惋惜和感叹,也许还有对曾经那个每一段相声都无比精彩的德云社的怀念,此为其一。 

而其二,德云社经历过2010年8月风波之后已经进行了公司化改革,曾经为人所诟病的江湖气已经减弱了很多,如今的德云社是一个文化公司,经纪公司,培训公司,电子书刊图书出版公司……唯独不是一个团伙,不是一个帮派,试问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会称其离职了的前同事为“叛徒”嘛?或者说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会称换了经纪公司的演员为“叛徒”嘛?大概不会,如果在职场上遇到这样做的人,大概率下人们会躲得远远的。因为这种做法很幼稚,甚至很荒唐。 

其三,就像师父曾经跟烧饼调侃的那样“离开的都饿死了”,即便发展最好的金子,如今的听云轩是什么状态,大家都知道,暂且不论当年到底是你错了50%还是100%,这些人都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代价,我们作为观众,最惋惜的难道不是本应能带来更多好作品的演员就此没落嘛?要学艺先做人,此话当然不假,每个人也应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这是一个成年人该做的事情。但法律之外尚有人情,更何况是人家师徒之间、公司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内部矛盾?一些观众或者群众举着网络赋予他们的言论自由举起狼牙大棒喊打喊杀究竟是何居心?! 

师父说过一句脍炙人口的话。“远离什么都不明白就劝你大度的人,因为雷劈到他的时候会连累你。” 

我听到过有人当年分享过这样一段话: 

但是老郭恐怕更应该远离什么都不明白就劝他睚眦必报的人们,因为他们不过是一群凡夫俗子,老郭是要当大师的人,而“相声第一人”不必纠结于过去的那点挫折。毕竟更大的危机或许是,最低票价580的德云社开箱演出已经笑声寥寥。倒也真像一群人花钱去看相声出殡,挺肃静的。 

那到底为什么就是有一些观众或者群众拼命去鼓吹这些言论呢?究竟是何居心? 

有这样的时间和闲情逸致,既然如此关心德云社的人员思想贞洁问题,为什么不能抽空去听听,去看看那些在德云社安安分分演出,踏踏实实研究作品的演员呢? 

既然如此认同相声界师传的纯洁性,为什么不去口诛笔伐那些更加“大逆不道”之人呢? 

答案似乎不言自明,因为“德云社”三个字带来的话题度已经远远超出他本身的属性了,甚至于在前面摇旗呐喊鼓噪观众或者群众们站好队的人都能获取很高的热度,哪怕ta呼唤大家战队的那块地方早就被踏平踩实盖上黄土就差压上大理石地砖了。 

我为什么突然聊起这个话题呢?因为在我的另一个视频“云科八侠”旁边的“相关推荐”栏目有一个播放量颇为可观的视频,让我每次回复评论的时候都能看到,想绕也绕不开,我不知道B站根据什么计算法则认为这个视频和“云科八侠”相关,我只能在此人力操作地告诉大家,一点都不相关

不敢说我要引导什么思考,说相声的尚且不敢说观众听了自己的节目能学到什么道理,我一个听相声的,更加不敢了。 但我做的每一个视频都是凝聚了我的感情,我的思考,我的脑力和我的体力,我要为这些付出负责。我希望看过我的视频的人也能体会到那份我曾经体会到的幸福,不希望刚看过我的视频的小宝贝儿刚被云字科一班师兄一路的艰难不易感动,转头就去另一些拼凑了一些无头无尾的访谈记录视频里去对曾经的人口诛笔伐甚至更严重的,接受了很多美好和感动之外的情绪。 

最后还是那句话,无论是留下的,还是离开的,祝一切都好,勿忘师恩,天涯犹在,不诉薄凉。



鱼有八爪

郭德纲博客之——留得残荷听雨声

留得残荷听雨声

2008-11-12 14:04

     清晨,天气阴冷.立于窗边,望见邻居家新建的大花房,一半是花,一半是菜,甚觉有趣.试想,赏花赏腻了,拔根葱吃,多有意境.近来,学会了早睡早起,一般早9点就得爬起来.一位老中医告诉我,天睡我睡,天醒我醒,人不可逆天行事.我觉得挺有道理,虽说比天起的晚点,但较当年熬大夜来说,已算不易.


    7日,张文顺先生大寿并收徒.名家云集,贺客盈门.看得出,张先生挺高兴,我心稍安.十载风雨,先生一路同行,见证了我们的成长.因病离开舞台后又将外孙引来拜我.长者赐不可辞,遂收下宁云祥.一半传道...

留得残荷听雨声

2008-11-12 14:04

     清晨,天气阴冷.立于窗边,望见邻居家新建的大花房,一半是花,一半是菜,甚觉有趣.试想,赏花赏腻了,拔根葱吃,多有意境.近来,学会了早睡早起,一般早9点就得爬起来.一位老中医告诉我,天睡我睡,天醒我醒,人不可逆天行事.我觉得挺有道理,虽说比天起的晚点,但较当年熬大夜来说,已算不易.


    7日,张文顺先生大寿并收徒.名家云集,贺客盈门.看得出,张先生挺高兴,我心稍安.十载风雨,先生一路同行,见证了我们的成长.因病离开舞台后又将外孙引来拜我.长者赐不可辞,遂收下宁云祥.一半传道,一半报恩.酒席前,评书名家马岐慷慨陈词,讲述了自己亲眼目睹文革中文顺先生跪倒佟大方面前拜师的场景,几许悲壮,几许感慨.要知道那时此举意味多大危险.马三叔的话极有力的抨击了那些诬蔑张文顺先生门户不真的歹徒.晚间,民族宫演出.我与于谦说完后请张先生出场.其实,我心挺紧张的, 先生在后台一直坐在轮椅上吸氧,简直是弱不禁风.众人将他扶到上场门,我看的极清,他奋力推开大家,昂首走上舞台.我明白,老艺术家要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人们,他不愿让观众担心,哪怕自己受再大的痛苦.舞台上,德云社全体演员给先生鞠躬拜寿,老人家潸然泪下,那一刻,我的心都要碎了.十几年了,这个歪肩膀的老头陪我走过多少坎坷,度过多少劫难.我们的情谊是外人无法理解的.演出后,我告诉张门弟子德武,这两场的收入除去必须的开支外,全部给张先生治病养老,花完了我再给添.能为老头做点什么,是我最大的心愿.


     8日, 德云社全体演员演出[唐伯虎点秋香].票房极好,前后台人满为患.上场的演员78人,加上服装化装乐队舞美音响等工作人员共120多人.连说带唱,图个热闹.一位串门的戏曲演员听说只排了三个下午就演了,惊讶不已.言道他们团排个戏没半年下不来,演出还卖不出票去.我笑道:没有可比性,你们有民脂民膏养着呢.希望体制千万别改,这样我们老有饭吃.言罢,众人大笑,可我心中却不是滋味.去年,曾与一位戏曲名家相约排戏,言说要报团里批准,时至今冬还没批下来.哎,也不知道这帮孙则都忙什么呢.


     演出结束,皆大欢喜.上班后,又安排李文山邢文昭二位先生明年的纪念活动,张先生的筹备组直接接管,依旧由高峰负责.刚安排完,有人来访.说部分媒体又接到秘密指令,近期限制郭德纲出镜.我笑,常事了,隔三岔五总有一回.朋友问有办法吗?我想了想, 一般来说吃乌鸡白凤丸, 若是气滞血瘀型就得吃当归浸膏片, 血寒型吃艾附暖宫丸, 实热型吃风轮止血片, 虚热型吃固经丸, 基本都能见效.朋友点头称赞.又提起我曾经主持的一档节目,百姓们极爱,但某领导的夫人不喜欢,遂将我换下,问我有何感想,我极郑重的回答:等那娘们死了再说!


     小徒金子来问[隋唐],言语颇多不忿.细问才知,对某些网友的评论不满.我笑了,褒贬是买主,喝彩是闲人.干这行就要允许别人品头论足.评论和艺术基本没关系.我们尊重观众,感谢您买票,因为您花钱了,我们才活的很好.但是,其中有一点必须讲清楚.演员学的这个,指这个吃指这个活,如果都闹不明白的话,那行外人是怎样超过行内人的呢?您尽管提意见,夸或骂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要做的就是尊重观众感谢光临.观众来自各个行业,贵单位的技术难题为什么不请相声演员来解决呢?因为您知道我是外行.曾看了某相声网站大约六七位观众表演艺术家的帖子,叹为观止,给我的感觉相声是这几位发明的.不明白,听相声怎么能把人听的那么偏激呢?是听的少还是听多了?再说一遍,演员别当教师,观众别当专家,咱们一起找寻快乐不好吗?


      民族宫演出时,工作人员告诉我,徐王二位送花篮祝贺.我很欣慰,嘱咐摆好,让所有人都看到.辞职事情过去月余,回首望去,颇感慨.听说王先生也要收徒,可喜可贺,希望他们爷俩越来越好.对徐王,我并不记恨,倒是对那些趁乱添乱的小人们心怀耿耿.平生四恨:一恨鲫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人情如纸,四恨小人猖狂.也奇怪了,小人年年有,没有今年多,今年大丰收,水都让他们搅浑了.这些位每天撅在网上骂街,也不怕身后过一个送电线杆子的车.尤其一些为骂我而支持徐贤弟的产品,浪的那么可爱.肯定是日本友人做的.有人嫌我说话不好听,我很无奈,在人群中生活,有时也需要保持必要的狼性.再一次祝福那些借网络发泄的朋友们,握紧手中的铅笔,注视笔杆上的字:2B.


      突有喜讯传来,我终于有绯闻了!遗憾的是才一位,我自己爆个料吧.其实您说得出名字的当红女星都和我有绯闻,不好意思,瞒了大家那么久.我已让人转告:寡人最近很忙,爱妃们自谋生路吧.哦,对了,高价相声今年还有,还贵……

littlestar
旧照片 ps:画面里第二排右1...

旧照片

ps:画面里第二排右1不知道是谁,望指出

旧照片

ps:画面里第二排右1不知道是谁,望指出

木易OL

夺路而逃(2016)在线观看

一段似梦非梦的离奇经历

又名: Escape Route

演员: 李菁 朴河宣 张一山 何云伟

剧情介绍: 影片讲述了富二代周晓易在自己的父亲去世之后经历了一场超级宿醉,而自己醒来之后发现与好友们开启了一段似梦非梦的离奇经历。 《夺路而逃》讲述了不学无术醉生梦死的富二代周晓易(张一山 饰)在父亲去世以后经历了一场"超级宿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与好友(何云伟 饰)开启了一段如梦非梦的离奇经历。在这段旅途中,他遇到了诸如三川国公主(朴河宣 饰),流民(李菁 饰)等各式各样...

一段似梦非梦的离奇经历

又名: Escape Route

演员: 李菁 朴河宣 张一山 何云伟

剧情介绍: 影片讲述了富二代周晓易在自己的父亲去世之后经历了一场超级宿醉,而自己醒来之后发现与好友们开启了一段似梦非梦的离奇经历。 《夺路而逃》讲述了不学无术醉生梦死的富二代周晓易(张一山 饰)在父亲去世以后经历了一场"超级宿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与好友(何云伟 饰)开启了一段如梦非梦的离奇经历。在这段旅途中,他遇到了诸如三川国公主(朴河宣 饰),流民(李菁 饰)等各式各样的人物,同时,懵懂中 的他也被一双看不见的幕后之手推动着,在漩涡中他不断变换着不同的身份,经历了各种奇遇。而在这样的经历中,他也慢慢成长,赢得了众人的尊重,也终于理解了承担与责任的意义,同时,甜美的爱情在向他挥手……

在线观看http://kdy.muyiol.com/post/17

微信模仿秀

李菁/于月仙/何云伟(《幸福秘方》)

天津宁河县七里海

李菁/于月仙/何云伟(《幸福秘方》)

天津宁河县七里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