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何故

7199浏览    266参与
夏秋
何故和巨婴妈妈第一次见面,天王...

何故和巨婴妈妈第一次见面,天王是怎么介绍的呢?#来自其他姐妹提问而来的灵感#


在还没和何故见面之前,居寒就时不时在我面前提起何故这个名字,说何故这何故那,我问何故是谁?记得当时他的脸红了,一缕卷发从耳边落下,然后挠了挠头发,然后说道:哎呀妈妈,你别管他是谁,下次你回国,我介绍给你认识,不过他好像不怎么爱说话。我继续问道:居寒,你喜欢何故是吗?这下他不仅脸红了,而且好像急了,否认到:妈妈,说什么呢,我…我没喜欢他。谁会喜欢一块榆木。好吧,我大概知道了,这孩子可能还不太明白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直到第一次和何故见面,何故从门外进来,还带着一点室外的寒气似乎有点匆忙,居寒转过去带着一点很难察觉...

何故和巨婴妈妈第一次见面,天王是怎么介绍的呢?#来自其他姐妹提问而来的灵感#


在还没和何故见面之前,居寒就时不时在我面前提起何故这个名字,说何故这何故那,我问何故是谁?记得当时他的脸红了,一缕卷发从耳边落下,然后挠了挠头发,然后说道:哎呀妈妈,你别管他是谁,下次你回国,我介绍给你认识,不过他好像不怎么爱说话。我继续问道:居寒,你喜欢何故是吗?这下他不仅脸红了,而且好像急了,否认到:妈妈,说什么呢,我…我没喜欢他。谁会喜欢一块榆木。好吧,我大概知道了,这孩子可能还不太明白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直到第一次和何故见面,何故从门外进来,还带着一点室外的寒气似乎有点匆忙,居寒转过去带着一点很难察觉到委屈冲何故埋怨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接着何故对居寒抱歉到:对不起居寒,路上堵车我来的有点晚。然后居寒又转过身似乎心不在焉的对我介绍道:妈妈,这是何故。接着扭过头对何故说到:怎么,还要我亲自请你坐下吗?何故走过来挨着居寒坐下了,然后低声问道我是谁,居寒顿时像一只高傲又尊贵的的小猫,高高扬着头颅介绍道:哦,这是我的妈妈。

居寒应该是挺开心的,因为他开心的时候如果手是放桌子上的,就喜欢用手指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就像他的心里流淌着一首欢快的曲子。

卿卿
“你点到为止 我一醉方休”

“你点到为止 我一醉方休”

“你点到为止 我一醉方休”

一罐子婧酱

【宋何·原野】

#没什么剧情 主要是车https://wokexihuannile.wordpress.com/2019/12/14/【宋何·原野】/

#我又来请大家吃核桃(?

#脑壳里面还是佛罗米我没了

#婧汉三的归来 与限流作斗争

#老规矩 打不开点“用浏览器打开”or来加我我给发原图

#没什么剧情 主要是车https://wokexihuannile.wordpress.com/2019/12/14/【宋何·原野】/

#我又来请大家吃核桃(?

#脑壳里面还是佛罗米我没了

#婧汉三的归来 与限流作斗争

#老规矩 打不开点“用浏览器打开”or来加我我给发原图

西山飞鸟与君情

《失明》

 

      宋居寒失明了,初时他不以为然,只是以为是夜晚,直到过了许久,当他看不见任何东西,摸不到何故的时候,才开始惊慌了起来。

  比起失明再也看不见的恐惧,让宋居寒更害怕的是他再也看不见何故。

  当人类的视觉系统受到损坏时,会放大身上其他器官的敏感度,看不见何故让宋居寒的内心坠入深渊,强烈的恐惧像冰冷的海水刺入他的皮肤,内心的恐慌让他窒息。

  何故,何故,何故!!

  他起身摸索着这个房间,想要强烈得寻找到那个人,只有何故在,才能抚平他失明之后的恐惧。

  他跌跌撞撞的,撞倒了房间的各处东西,在感受到小腿处的痛觉时,才想起来何故并...

 

      宋居寒失明了,初时他不以为然,只是以为是夜晚,直到过了许久,当他看不见任何东西,摸不到何故的时候,才开始惊慌了起来。

  比起失明再也看不见的恐惧,让宋居寒更害怕的是他再也看不见何故。

  当人类的视觉系统受到损坏时,会放大身上其他器官的敏感度,看不见何故让宋居寒的内心坠入深渊,强烈的恐惧像冰冷的海水刺入他的皮肤,内心的恐慌让他窒息。

  何故,何故,何故!!


  他起身摸索着这个房间,想要强烈得寻找到那个人,只有何故在,才能抚平他失明之后的恐惧。


  他跌跌撞撞的,撞倒了房间的各处东西,在感受到小腿处的痛觉时,才想起来何故并不在。


  对啊,何故出差去了,已经走了好几天了。



  宋居寒有些落寞的起身,伸出手指,慢慢地寻找着方位,然而却又是被散落在地的杂物跌了一跤。



  小松进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的惨状。



  房间里的东西乱成一团,各种衣服凳子散落在地,而宋居寒,正穿着睡衣整个人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寒哥!你怎么了?”他把宋居寒从地上扶起,再感受到对方身上的体温时,惊讶得睁大了眼。



  “寒哥!这么冷你怎么坐在地上?”此时已经是十二月份的深冬,下午的温度格外的低,小松担心宋居寒感冒,赶紧把他扶回了床上。


  仔细看才发现宋居寒的不对劲,那双平常夺目散发着精致的琉璃光彩的眼眸,此刻正呆滞着,双眼无神。



  “寒哥?”小松察觉到了不对劲,在宋居寒眼前挥了挥手。


  宋居寒仿佛现在才回过神,听见小松的声音,只淡淡的问了一句。

  “现在几点了?”


  “啊?”小松愣了一下,看了眼手表,回答道:“下午四点。”

  宋居寒裹紧了被子,不再出声。

  “寒哥,你.....你是不是......我立马给...”


  话还没完全说完,就被宋居寒恶狠狠得打断了。


  “闭嘴,不许给何故打电话,不准告诉他!”


  “除了何故,其他人都不许说.....之后立马给我请个看护。”


  “可是!寒哥,我们去医院吧!”他急切得道。


  “我不想去。”宋居寒的声音极轻极远...,仿若只是在自言自语。


  “我想在这等何故回来。”


  他觉得他快要死掉了,何故不在,何故出差了。


  失明强化了他内心所有的不安全感。


  他不可控制地想,何故是不是又走了,何故是不是不会回来了,何故是不是又要离开了,何故还会要他吗?



  他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摸不到琴弦,弹不了钢琴也没法为他唱歌了。



  何故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眼睛了,更重要的是,他看不见何故了,无法把他抱入在怀里。



  失去了眼睛,没有了何故喜欢的音乐,何故会不会嫌弃自己不要他了。

  宋居寒的脑海中充斥着这些,何故不要他了这个念头几乎让他崩溃。


  眼泪从那双看不见任何身材的眼眸中滚烫的落下,宋居寒难以控制,他发疯一般得想念何故,想见到他。


  不能让何故看见他现在这个落魄邋遢的模样,不能让何故知道他看不见了。



  何故会不要他的。


  眼中酸涩的情绪刺激得他眼睛微微有些疼。


  小松默然得站在那,他已经不止一次见过寒哥的失态,每一次都是因为故哥。


  小松叹了口气,虽然宋居寒话是那么说,但是寒哥的眼睛,他怎么能让那双眼睛从此看不见故哥呢。


  “寒哥.....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点外卖,然后联系护工。”

  他渐渐走出了房门,确认宋居寒不会听到后,拨打了何故的电话。

  听着手机里那一遍遍的铃声,小松内心有些焦急。

  该死的,故哥怎么不接电话?他记得何故是跟顾青裴去S市实地考察了一个工程项目,算算时间这几天也该回来了。

  

  他不可能置宋居寒的情况于不顾,寒哥现在的情况,需要故哥,再说如果故哥知道了他知而不报,回来一定会骂自己。

  

  

  “喂,故哥吗?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寒哥他......”

  

  

  “何故?怎么了?”顾青裴看着自从挂掉电话后神情严肃,蹙起了眉的何故,担忧地问。

  何故抬头直视着顾青裴,眼眸中蕴含着焦急。


  “顾总,不好意思,我需要回去一趟,至于合作案我回去会好好制定。”


  顾青裴看他的神色,便知晓一定是宋居寒那边出了事。

  “你跟我之间还说什么,我相信你的能力,这几天我们也看得差不多了,早一天回去也好。”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肩,“赶紧回去吧。”


  何故向他投去了感谢的目光。


  “谢谢顾总。”



  顾青裴看着何故眼里浓重的焦急,思索着是不是宋居寒又出了什么事,看何故的样子,倒也让他想起了某个人,出来这么久了,是不是该给他打个电话?

  

  

  等何故在飞机上了坐了几个小时,神色匆匆的赶回家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宋居寒窝在床上卷着被子。


  在电话里听小松讲居寒看不见了,他的内心仿佛被人捶了一拳。


  他轻轻地走进,在想居寒怎么会看不见呢,一定是居寒联合小松在骗他,于是赶紧坐了飞机回来,看是不是宋居寒又在为了骗他回来而做的恶作剧。

  他抬眼看到被放在一旁的外卖,完好无损的放在那。


  这个人,只要自己不在,就不会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何故站定在宋居寒面前,微蹲下身,目光柔和地看着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摸那簇翘起来的头发。

  

  

  宋居寒早就在有人进门时就察觉到了异样,眼睛失明让他的听觉格外的敏锐,一开始他还害怕会是小偷,等到对方走近,那熟悉的能够印入心底的气息让他的内心激动的颤抖。



  是何故!是何故回来了,他的何故。

  他想起了他现在根本看不见他,他要如何去面对何故呢。


  “何故.....”


  何故愣了一下,细细的拈揉着宋居寒的头发,手指握着他的手。


  “我在。”他的声音温柔又充满着宠溺,让宋居寒情不自禁的眼眶有些泛红,何故的声音让他忘记了失明,忘记了一切其他的,丝丝委屈和一直压抑着的崩溃情绪夺眶而出。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何故,我好想你。”


  “何故,我好爱你。”


  “何故,我看不见了,我再也不能给你弹琴唱爱歌了。”

  宋居寒趴在何故的肩上,使劲得抱着怀里的人,仿佛这样,就得到了全部。


  “居寒,对不起,我回来了。”


  “居寒,你会好的,你还可以给我唱歌。”



  何故抚了抚宋居寒的后背,安慰着他。


  “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我不会离开你的。”

  

  听到何故的保证,宋居寒手一紧,何故整个跌入了他的怀中,把何故抱上了床。

     

  “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了很多以前的事,我那时候真是个混蛋。”宋居寒收紧了手臂。

  

  “我刚刚甚至在想,你不会再回来了。”

  

  “何故.....别离开我。”宋居寒用手触摸着何故,指尖描绘到唇瓣,然后轻柔得贴了上去,只是两唇相贴,这个吻,比起之前所有的吻都要来的温情。

  

  

  何故叹了口气,“你答应我,好好配合医生治疗,我就不离开。”他盯着宋居寒无神的眼眸,暗暗想着无论如何花多大的代价都要上那双鎏光溢彩的眼眸恢复往日的光彩。

  

  

  他俯下身,在那双眼眸上,轻柔地留下一个吻,带着眷恋和缠绵。

  

  

  何故任由宋居寒把他抱得死紧,窝在他怀里,沉沉得睡去了。

  

 

  

  

终不似  少年游

今天还是为我的何故儿子哭泣的一天

今天还是为我的何故儿子哭泣的一天

西山飞鸟与君情

《情感依赖》

  

  宋居寒x何故,人物极度ooc,并不知道在xjb写啥。

  

  
  

  有什么好像不太对劲了,宋居寒想。

  他无意识得抚摸着手里吉他的琴弦,眼眸注目在何故身上。

  从以前起,他就觉得何故认真仔细的模样格外的吸引人,只是在电脑前埋头专注于那些枯燥乏味的数据,也让宋居寒移不开眼。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是他和何故和好之后的一个半月,在经历了那些翻天覆地之后,最终他还是赢得了这个人,把他抱入了怀中。

  他应该是庆幸的,庆幸何故能够原谅他,重新回到他身边。

  指针在安静的空间中吧嗒吧嗒的走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如同敲打在宋居寒心上,他觉得盯着何...

  

  宋居寒x何故,人物极度ooc,并不知道在xjb写啥。

  

  
  

  有什么好像不太对劲了,宋居寒想。




  他无意识得抚摸着手里吉他的琴弦,眼眸注目在何故身上。



  从以前起,他就觉得何故认真仔细的模样格外的吸引人,只是在电脑前埋头专注于那些枯燥乏味的数据,也让宋居寒移不开眼。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是他和何故和好之后的一个半月,在经历了那些翻天覆地之后,最终他还是赢得了这个人,把他抱入了怀中。


  他应该是庆幸的,庆幸何故能够原谅他,重新回到他身边。


  指针在安静的空间中吧嗒吧嗒的走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如同敲打在宋居寒心上,他觉得盯着何故的眼神有些酸涩。




  内心有一道声音在暗暗喊着,“快看我啊,看我,何故!”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如果何故只能看着我一个人就好了,宋居寒在内心恶劣的想着。




  心口开始酸涩的疼,他终于明白那些缠绕在他胸口压着他喘不了气郁结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他的何故,再也不会像以前那般一样的对待自己了。


  我又在矫情了。


  然而酝酿在眼底的眼泪却无法控制的落下,模糊了他的视线,悄无声息滴落在琴弦上。

  

  人类都是贪心的动物,在经历过从前一心一意全身心的扑在他身上的何故,如今的何故永远保留着自己百分之五十感情,不,甚至是百分之七十的感情,而他,却奢望还能得到爱人的全部。



  落差一时之间太大,让宋居寒甚至有些难以忍受。



  何故能够回到我身边就就很好了,何故已经回到我身边了,他在心底喃喃自语,安慰自己,等待着每一个何故回来的晚上,轻轻亲吻着身旁之人的眉眼嘴角,收紧着自己的手臂,好让自己能够更紧的抱着他,仿佛抱不够,只要他稍微松一下手,怀里的人就会消失。



  无数次夜晚看着对方的面容呢喃着他的名字,然后再想着何故入睡。



   然而他的内心,他的真实欲望,却在渴求着何故的一切。


  比之从前极大的落差,像是在内心扎了一根定时针,那些差别待遇,那些极度的不满足,渴望,每时每刻,都会让那根针扎得更深,困扰着他。



  他真是贪心。

  

      像是感觉到了宋居寒的灼热的视线,何故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带着疑问,宋居寒的那股强烈的视线仿佛让他觉得灼伤到皮肤。



  “居寒?怎么了?”



  每当何故喊他居寒的时候,宋居寒都觉得那是自己爱人最好听的声音,宋居寒微微勾起嘴角,眼眸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家宝宝认真工作的样子很迷人。”



  何故微愣了愣,脸庞微微发烫,泛起了显眼的红色,和好以来,直至今日,他都还听不惯宋居寒叫他宝宝。


  他握紧了手中的铅笔,低垂着头,好掩去害羞。



  宋居寒有些失落地收回落在何故身上的视线,他喉咙一紧,甚至有些无法控制想问出口。



  何故还爱他吗?这个问题近期盘旋在他脑子里。


  而他一直以来害怕拒绝的去思考,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也许会让他发疯。

 

     而现在,他的脑子却异常的清醒,那些让他刻意回避的事实,残忍地提醒着他。


  何故是因为他受伤,他作贱自己的身体,不得已才和他在一起。


  时时刻刻他都觉得仿佛只要他一稍微做错点事,何故便会毫不留情的离他而去,那些若有似无环绕着的害怕让他甚至在梦里都能感受到怀里的人离开的恐惧。



         没有何故,他会死。

  

  墙上的钟敲响,分针停在了12点的位置。



  食指在吉他上落下,发出了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打破了横在两人之间沉默的空间。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何故停住了敲打键盘的手,顿了顿。


  宋居寒起身,看了何故一眼,直到背后传来离去的脚步声,何故才转过来,他盯着打开的房门,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

  

  

  与宋居寒和好,对于何故而言,并没有那么困难,原以为会再无法忍受,实际上两人相处的十分和谐,多数时候是宋居寒在迁就他,而他,本身便是一个在感情上被动的人,和好以来,宋居寒更是主动的一方。


  他并不是没有发现他和宋居寒和好之后,横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只是....那些前尘旧事,意味着他们之间便是如此。



  他无法再像从前一样,把所有一切,一切的感情,全部给予对方,对于他来说,那样犯贱地作贱自己的何故,已经过去了。



  现在的他,永远保持着理智,对于宋居寒的感情,保留着一半的冷静,他再也不会因为宋居寒的任何一言一行而牵动他的心情。



  何故似乎能明白宋居寒内心在想什么,在渴求什么,只是现在的何故,给不了他,那个把所有一切都给了他的何故,早被他毁了。



  而宋居寒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点,才愈加的恼火,他无法改变也无法挽回。


  是他把那个一切都给了他的何故,丢了。

  

    两个人之间隔阂着什么,无法坦诚相待。

 

 

  宋居寒想起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

  

  你无法解释伤害,你也无法证明真爱。

 

 

  他坚信自己对于何故的感情,也想让对方,再多爱着他一点。

 

 
  宋居寒算了算日子,距离他的生日,似乎没有几天了。

  

  

  身体里已经强烈发出了需要何故,渴望着何故的声音。

  

  

  好想见到何故,好想抱着他,好想操他,不,不能打扰他。

  

  

  何故会生气的,宋居寒苦笑。

  

  

  宋居寒抿了抿一口酒,苦涩的味道自舌尖传递到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他趴在桌子上,把脑袋枕在自己那只完好无损的手上,眼眶里有委屈的热泪在打转,让他的眼睛看起来红红的。

  

  

  何故怎么还不来看我。

  

  

  何故打开了房门,看到的就是一个身影趴在桌子上。



  他站在后面定定地看着宋居寒,很显然对方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宋居寒哭了。

 

   

  似乎他和宋居寒不断牵扯后,这个人就会被自己弄哭,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开心难过就流眼泪。

  

  

  何故轻柔得摸着宋居寒那头柔软的黑发,生怕弄醒他。

  

  

  他凑到对方面前,顿住了片刻,然后俯身,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留下一个吻。

  

 

  起身的时候,被人抓住了手腕,视线与那双黑钻石一般耀眼的双目对视。

  

  

    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得狂跳,何故微眨了眨眼睛,才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居寒,我好了。”

  

  

  看着宋居寒瞬间展露的明亮的笑容,眼睛里闪耀着的光辉。

  

  

  何故终于想起来看见宋居寒趴在桌子上时觉得他像什么。

  

  
  

  是像....一只大金毛吧,何故的脑海里闪现出了一只长毛的金毛犬。

  

  

  还来不及思考,灼热的吻袭来,让他无法呼吸,抬起他下巴的那只手强硬得让自己的目光专注在那人身上。

  

  宋居寒不断得渴求着何故,仿佛他是他的能量来源。

 

 

  身子开始软倒在那人怀里,何故想开口拒绝,被淹没在一个又一个吻之间。

 

 

  

  宋居寒不容许他拒绝。

  

  

  看着我,何故,你是我的。

 

   

     不仅是人,还有心,都是我的。

  

      带着强烈的侵占,占有欲,想要灌入在对方身体里。

  

  

  一阵一阵的浪潮袭来,让何故的意识开始模糊。

  

 

 

  我是你的,他轻声回答。

  

  

  宋居寒微微笑,把对方禁锢在怀里,索取着那本该是自己的一切。

  

  

  

  

  

  

  

  

  

  

  

  

  

  

  

  

  

  

  

木以酱

天王和咕咕的生日贺图~
奇奇怪怪颜色版可以找细节( ͡° ͜ʖ ͡°)✧

天王和咕咕的生日贺图~
奇奇怪怪颜色版可以找细节( ͡° ͜ʖ ͡°)✧

shiko是我不是你呐

【寒故】梦

其实这是一辆滴滴滴??

惯例预警,不喜误入

人物属于水大,ooc属于我

就很流水账,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些啥玩意~

没得剧情,我是没有感情的女司机

刚刚我被关小black   house

所以我又来了?

接下来的东西评论私我好吗?

“你好,我叫何故。”

猫咪轻轻一跃,扑进伸手过来的少年怀里。

宋居寒其实有点发蒙,虽然也是在享受着的,毕竟有什么比得上爱人的怀抱呢?但是一觉睡醒他怎么就变成猫了?他在何故怀里翻了个身,舒服的蹭了蹭,眼睛眯起来看了看这个更加稚嫩的何故。

这是十几岁的何故,他们才刚刚认识的年纪。可是等会他意识到,完了,这是回到了自己是个老混蛋的日子?

何故喜欢盯着

其实这是一辆滴滴滴??

惯例预警,不喜误入

人物属于水大,ooc属于我

就很流水账,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些啥玩意~

没得剧情,我是没有感情的女司机

刚刚我被关小black   house

所以我又来了?

接下来的东西评论私我好吗?



“你好,我叫何故。”

猫咪轻轻一跃,扑进伸手过来的少年怀里。



宋居寒其实有点发蒙,虽然也是在享受着的,毕竟有什么比得上爱人的怀抱呢?但是一觉睡醒他怎么就变成猫了?他在何故怀里翻了个身,舒服的蹭了蹭,眼睛眯起来看了看这个更加稚嫩的何故。

这是十几岁的何故,他们才刚刚认识的年纪。可是等会他意识到,完了,这是回到了自己是个老混蛋的日子?







何故喜欢盯着宋居寒的侧脸,长长的睫毛,雕塑一样美好的线条,格外好看。此时的宋居寒歪在何故的肩头补眠,何故静静地看书,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

假猫咪·真成年的宋居寒被何故放在柔软的地毯上,他歪头看着何故,此时的何故温柔的面庞还带着一点稚嫩,嘴角不自觉的保持上扬的弧度,眼睛里还是满满的对爱人的爱意,这是宋居寒现在很难看到的眼神,那样直白,那样美好。看着看着就心情复杂,他气自己不知道珍惜,酸现在自己得到了何故全部的关注,心疼这样默默忍受的何故。



第一个月的甜甜蜜蜜,第二个月的开始推脱,第三个月的逐渐冷淡。何故就再没有了天真的想法,他收起了满心欢喜,只是淡淡的执着着心底里少年的那一份期待。



猫咪蹭了蹭他的裤脚,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的何故。何故蹲了下来,揉了揉他的脑袋,“饿了吗?”他抱起猫咪,觉得冰冷僵硬的身体有了一丝回温。



等到何故睡着,猫咪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熟练的掖好何故的被角,轻轻地吻落在何故的额头,“何故,对不起。”握住何故的手趴在他的身边。











何故刚刚下班回家,就看到窝在沙发上睡着的宋居寒,盖在身上的衣服早就掉在了地上,他轻轻地走过去想要给他盖上,刚刚靠近,宋居寒就睁开了眼睛,握住了他的手腕,眼睛带着一股执拗,迅速把他扣进怀里,蹭了蹭他的颈窝,“何故,对不起。”

“居寒?”何故被他蹭的有些痒,想要推脱,却被落在他脖颈上的亲吻羞的不敢继续动作,“怎么了?”

“宝贝,你已经离开我9个小时37分钟了。”宋居寒已经意识到自己做了个梦,或者现在是梦也说不定,可是他可不要放开他的何故。

“居寒数学不错。”何故调笑着抱住他撒娇的宋居寒。

宋居寒笑了起来,压低了声线,“我其他地方更加不错。”

(未完…为了不被关,私我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