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余迪

671浏览    6参与
难忘梅溪湖

2019.08.30 — 篮球世界杯开幕式《向梦想出发》


北京水立方,果然还是只有央视爸爸才能有如此能力和魄力,十八位 — 半个梅溪湖啊!团魂 简直炸裂了。


隔着屏幕,怎么感觉有种自家的崽崽们出息了那种感觉。


十八位男模般的身材,超高颜值,白色衬衣配黑色西装,每个人的款式都不一样的,真的是帅啊!


你们终于登上了最大的舞台,对着习大大及各国领导人歌唱,真的为你们骄傲,你们值得!


这没有想到,这首歌竟然听了不下五遍,听得是热血澎湃!


值得一提的是蔡蔡,一身正气的蔡蔡,果然这种歌才适合你,正气凛然。才二十岁出头的人,可以这么...

2019.08.30 — 篮球世界杯开幕式《向梦想出发》


北京水立方,果然还是只有央视爸爸才能有如此能力和魄力,十八位 — 半个梅溪湖啊!团魂 简直炸裂了。


隔着屏幕,怎么感觉有种自家的崽崽们出息了那种感觉。


十八位男模般的身材,超高颜值,白色衬衣配黑色西装,每个人的款式都不一样的,真的是帅啊!


你们终于登上了最大的舞台,对着习大大及各国领导人歌唱,真的为你们骄傲,你们值得!


这没有想到,这首歌竟然听了不下五遍,听得是热血澎湃!


值得一提的是蔡蔡,一身正气的蔡蔡,果然这种歌才适合你,正气凛然。才二十岁出头的人,可以这么优秀,想想自己在这个年纪不知道浑浑噩噩地在干嘛!


巧儿和山楂弟弟也没有那么绷紧了,放松和松弛不少。


最后十八人手挽手,一起齐齐向着舞台鞠躬,眼泪又忍不住了。


梅溪湖三十六子,为你们自豪和骄傲,希望央视爸爸能考虑下全体三十六子一起上春晚?我们期待与祈祷着!



乐酱

《爱之书》备忘

一直想写一写《爱之书》,没有轻易下笔,因为这首在心中真的是很温暖的存在。刚才再回看最后一期的《爱之书》,看着四个人一起唱歌的样子,突然意识到可以先给他们每个人先写一个小传档案,再来写这首歌。


这首歌的美丽之处就在于,四个热爱音乐的人,音色不同、经历不同、标签不同,因为一个节目,经历这么多期,最后在这首歌走到一起——高音不会那么锋芒毕露,低音厚重而有力,他们心在一起,让我在这首歌里看到了包容与默契。这样的结局,温暖美丽。

一直想写一写《爱之书》,没有轻易下笔,因为这首在心中真的是很温暖的存在。刚才再回看最后一期的《爱之书》,看着四个人一起唱歌的样子,突然意识到可以先给他们每个人先写一个小传档案,再来写这首歌。


这首歌的美丽之处就在于,四个热爱音乐的人,音色不同、经历不同、标签不同,因为一个节目,经历这么多期,最后在这首歌走到一起——高音不会那么锋芒毕露,低音厚重而有力,他们心在一起,让我在这首歌里看到了包容与默契。这样的结局,温暖美丽。

易安应笑我

【声入人心】【男神x你】 在那高高的神殿Ⅲ

找敏感词找到怀疑人生
耶终于到佳哥跟余老师了(鼓掌
搅和的盛会多麽难得啊,一起吗?


第一篇:冥王黑帝斯-龚子棋、睡神修普诺斯-郑云龙
第二篇:光明之神阿波罗-阿云嘎、海神波赛顿-洪之光


「奥林帕斯的众神啊,求你们赐予这世间繁荣安定,保佑人间世世代代;至高无上的众神啊,求你们庇佑这世间长乐无穷,降福人间子子孙孙」


酒神戴欧尼修斯-马佳


「酿酒啊,是一门艺术」


鲜润欲滴的葡萄串横躺在金盘裡,一旁缠绕着繁複花纹的金杯中的葡萄酒香气四溢,甜腻的分子在空气裡飘盪。他的指尖捻起一颗葡萄,在手指间把玩,抿唇一笑,扔进嘴裡。


雅典的大酒神节,人人丢开平时的束缚,肆意狂欢,芦笛吹着欢快...

找敏感词找到怀疑人生
耶终于到佳哥跟余老师了(鼓掌
搅和的盛会多麽难得啊,一起吗?


第一篇:冥王黑帝斯-龚子棋、睡神修普诺斯-郑云龙
第二篇:光明之神阿波罗-阿云嘎、海神波赛顿-洪之光


「奥林帕斯的众神啊,求你们赐予这世间繁荣安定,保佑人间世世代代;至高无上的众神啊,求你们庇佑这世间长乐无穷,降福人间子子孙孙」



酒神戴欧尼修斯-马佳


「酿酒啊,是一门艺术」


鲜润欲滴的葡萄串横躺在金盘裡,一旁缠绕着繁複花纹的金杯中的葡萄酒香气四溢,甜腻的分子在空气裡飘盪。他的指尖捻起一颗葡萄,在手指间把玩,抿唇一笑,扔进嘴裡。


雅典的大酒神节,人人丢开平时的束缚,肆意狂欢,芦笛吹着欢快的曲调,一个个音符鑽入人们耳裡,少男们大胆地对着少女或献上花束,或耳边絮语呢喃,只见一张张绯红的面颊,和灿烂的微笑;那稍微狂放一些的,甚至和着曲调,双双起舞,年轻的面庞神采飞扬。远处的女子们身披兽皮,浑身酒气,像是失去神智一样,又笑又叫的。


醉人的节日,让整个城市都醺醺然了起来。


「小姑娘,你似乎不是很享受这难得的盛会?」身后传来的嗓音让你身形一滞。回头,穿着兜帽斗篷的男子身上挂着酒壶,坐在一堵断牆上,饶有兴趣的眼神在你身上直打转「先生,恕我直言,您不也是吗?」


「有趣的论点。你怎麽确定的?」他依旧笑吟吟的,拔开酒壶的瓶口灌下一口,漏出的酒液沿着他的脖颈流下,流过上下滚动的喉结,竟是别样的诱人。
「凭您能问出这句话」


他跳下断牆,走到你面前「那你猜猜,我又是甚麽人?」你摇摇头,他是个让人疑惑的人,诗人般的气质,流浪者一样的外貌,音乐家般的嗓子,冒险家一样的精神。他又笑出声来了,在热闹滚滚的人声鼎沸裡,你依旧听得见他中气十足的朗朗大笑。


「唔……你姑且称呼我为漫游者吧」随意的拉住你的手腕往前走,他的手劲意外的大,却巧妙的在弄疼你的界线前停下,手心的高温像要把你的手腕烫出一个烙印。
「小伙子,追的好姑娘啊!」远处的大婶看见你俩,笑嘻嘻的调侃,你瞬间浑身僵硬,此刻的脸颊如熟透的番茄「放轻鬆」他在你耳廓边低语,放开你的手腕,一手揽过你的肩头「承您吉言」他放声朝着大婶喊。


要不是他揽着你,你觉得你大概会晕厥过去。


他带你走到稍微僻静些的角落,替你拍拍台阶上的尘埃,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正好,我有故事,也有酒」他朝你眨眨眼。


「我走过大海的边际,见识过丛林的凶猛。我收藏着无数高山上第一缕阳光和深夜的星辰,那些美景,敌的过世间最丰美的珍馐」他说起黑豹拉着的战车,像是提起宠物般轻描淡写,那些令人神往的故事之间穿插着他的高歌一曲,豪迈的神态和歌声让你不自觉的沉浸其中。


「您会在这裡停留吗?」你承认,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你是带着私心的:你不知心头浮动的感觉究竟是因为节日欢腾,或是他,但你确确实实的不想让他成为你生命裡的过客。


「噢,停留在雅典是个美妙的想法」他斜斜的倚着台阶「不过,请容许我先岔开这个话题」
「好了,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小姑娘,是什麽烦恼,让你无法享受这个愉快的节庆?」


「我……」在你尚未意识到的时刻,那些埋藏在心中的往事像洩洪一样涌出你的心头,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胸口只是不断起伏着,看着他的眼神,你努力嚥下哽咽的感觉。


「都过去了」见到你如此模样,他了然于心,拉过你的手臂,轻轻地、一下又一下的拍着你的肩膀安抚。你揪着他的衣领,鼻尖尽是他身上的微微酒香。


在你心潮稍微平静后,他哼起了一曲浑然陌生的歌谣,在你的肩头打拍子,旋律快活的让人不自觉的弯起嘴角。


「世间烦恼无数,一醉解千愁。小姑娘,为甚麽不在这天,开心点?」弹弹指,他凭空变出两盏金酒杯,递给你一盏,顺道摘下了他的兜帽,愉悦的看着你微微瞪大的眼睛。


「嘘,谁说酒神,不能活得明白?」他拿着刚才的金杯,指尖一点,满上了香醇的葡萄酒。


「举起你的酒杯吧,欢乐一回,放纵慾望」


普罗米修斯-余笛


「怎麽?哭丧着一张脸,可就不美了」他的面容温和如故,但看见你眼裡噙着的泪水,还是低低的、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擦去你眼角溢出的泪珠,动作轻巧细腻。


「一个人只要认识到『必然』是不可抗拒的,那麽,他将会去忍受其所带来的一切」


你还记得你听闻宙斯的判决后,那种撕心裂肺,彷彿要剜去双目的痛苦。把他用铁鍊栓在高加索山上,日日夜夜不能安歇,胸口钉着一个金刚石钉子,风吹日晒雨淋,甚至让那恶鹰每日吃掉他的肝脏,生出来后又被啄食。


三万年,这样无尽的屈辱,要三万年。

他创造了人类,为他们尽心筹谋教导,不惜欺骗宙斯,窃取了火种,成全了人类成为万物之灵。他平静的微笑底下,是奉献,是无悔,是勇气,是坦荡。
难道无私,就那麽罪不可赦?


你为了他,去恳求行刑的火神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你跪在他面前,低声下气,泣不成声「大洋神女,你请起来吧」赫菲斯托斯的眼神複杂,「我告诉过他,如果他愿意归还火种,向宙斯认错,我就替他求情,但他义正词严地拒绝了我的提议」


「他说,『这样的作为,如果在众神之父眼中是罪孽,那麽,就由我来扛吧』」


你从回忆裡回过神来,自嘲似的苦笑起来。


这是他离开的第三十个年头,他惯常用的银壶上积了厚厚一层灰,他曾经爱不释手的典籍静静坐落在书架上,沉默地等待主人归来的那天。
角落搁着他替你蒐罗而来的诗集,他说,那是一个人间的文学家写的、歌咏赞颂生活的诗句,他温润厚实的声音会朗诵过那些精心编排的字眼,在你专注倾听时给你偷偷觑你一眼,满目柔情。


那个诗人说啊,相思成疾,无药可医。


你的思绪又飘到你俩婚礼的那天,阿芙罗狄忒替你梳过长髮,妆台上施过法而永不凋谢的鲜花还带着初初採摘下的芬芳,看着镜中你两颊晕开的朱红,眉目含情,恍若是被春雨滋润过的杏花,不禁抿嘴一笑「闭眼,我帮你把头髮挽起来」你闭起眼,感觉手上轻缓的动作,像是特地放慢了节奏,在呵护一件千金难得的宝贝。


你睁开眼时,阿芙罗狄忒早不见踪影,只看见笑意盈盈的他。


「你今天真好看」他替你簪上最后一朵鲜花,指尖撩过你耳边的肌肤「你…跑来做什麽?」「来看看我的新娘」他望向你的双眼是漆黑夜空裡的星星,闪烁着晶亮的光彩,平日那麽稳重的人,今日期待的神情竟隐隐约约像个半大的孩子。


「我愿意永远爱护、珍重我的妻子,与她携手度过每一个四季,保护她不受忧虑所扰,尽我所能,给她一切她想要的」他握着你的双手温度高得吓人,就像要把誓言一字一句烙在你的心上似的。


「以众神之父赋予我的权利,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大洋神女」赫菲斯托斯不知何时站在你面前「宙斯派我来告知你一个消息」你深吸一口气,从记忆中平復情绪:那个折磨你丈夫的众神之主,又想玩什麽把戏?「您说吧」


「普罗米修斯回来了」
匡噹,你本来捏着的金杯掉落在地。


你发誓,你从来不曾如此急迫的前往奥林帕斯神殿。在你到达时,一个人影从阶梯上走下来,身影无比熟悉。鼻子一酸,你忽地想掉泪,咬住嘴唇,你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人面前,抬起头。


那个心心念念的他啊,正站在你面前。


「我…」还没等他说完话,你已经扑进他怀裡,牢牢环抱他的腰肢,紧的要把他融入身体裡。
这是真的,你爱的人,回来了。


他略一迟疑,也回抱住你,手腕铁环上灰暗的石片抵在你的腰间。天知道,那些年低迷沉痛的日子,当他以为自己熬不下去的时候,你的笑言软语总是出现在脑海裡,告诉他,还有个人,在等他回家。


你想过若他回来了,要与他说的千言万语,此刻却唯独一句话浮上心头。
「不要再走了」


「好,我答应你,不再走了」


他执起你的手,一如婚礼那天坚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