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佛丐

4556浏览    96参与
穆一傲
【大师x丐太】摸摸可怜的丐儿子...

【大师x丐太】摸摸可怜的丐儿子 并抱紧家秃 因为昨晚jg枯萎了快一天 难过 :-(

【大师x丐太】摸摸可怜的丐儿子 并抱紧家秃 因为昨晚jg枯萎了快一天 难过 :-(

沈予庵

引魂骨好好看,忍不住给去年的中元又续了点。

引魂骨好好看,忍不住给去年的中元又续了点。

沈予庵

剑三脑洞合集③
从jj搬过来,都是些无脑小段子。
主佛丐佛,更新不定,应该是年更。
自己做的封面再烂也要用上!
p1 封面
p2 双丐 燕云
p3 佛丐 小丐丐
p4 佛丐 骑龙
p5 丐佛 会干吗
p6 佛丐 生辰
p7 佛我 单相思的你
p8 佛 一个和尚的自白
p9 佛丐 将来以后一切都是未烬的锅
p10 佛丐 中元

剑三脑洞合集③
从jj搬过来,都是些无脑小段子。
主佛丐佛,更新不定,应该是年更。
自己做的封面再烂也要用上!
p1 封面
p2 双丐 燕云
p3 佛丐 小丐丐
p4 佛丐 骑龙
p5 丐佛 会干吗
p6 佛丐 生辰
p7 佛我 单相思的你
p8 佛 一个和尚的自白
p9 佛丐 将来以后一切都是未烬的锅
p10 佛丐 中元

沈予庵

剑三脑洞合集②
从jj搬过来,都是些无脑小段子。
主佛丐佛,更新不定,应该是年更。
自己做的封面再烂也要用上!
p1 封面
p2 佛丐佛 洗碗
p3 双丐 深井冰夫妇
p4 双佛 师兄弟
p5 苍佛 浪
p6 丐佛 月事
p7 佛丐佛 剃头
p8 佛丐 鳖
p9 佛丐 小朋友间的情趣
p10 佛佛佛 大月亮

剑三脑洞合集②
从jj搬过来,都是些无脑小段子。
主佛丐佛,更新不定,应该是年更。
自己做的封面再烂也要用上!
p1 封面
p2 佛丐佛 洗碗
p3 双丐 深井冰夫妇
p4 双佛 师兄弟
p5 苍佛 浪
p6 丐佛 月事
p7 佛丐佛 剃头
p8 佛丐 鳖
p9 佛丐 小朋友间的情趣
p10 佛佛佛 大月亮

沈予庵

剑三脑洞合集①
还是从jj搬过来了,都是些无脑小段子。
主佛丐佛,更新不定,应该是年更。
自己做的封面再烂也要用上!
p1 封面
p2 佛丐 松狮头
p3 双丐 门派爱
p4 佛丐 黍离
p5 双丐 桃花仙
p6 佛丐 仓鼠
p7 策佛 翎羽
p8 丐花 脚
p9 苍佛 天太黑
p10 佛明 挣钱嫁娶

剑三脑洞合集①
还是从jj搬过来了,都是些无脑小段子。
主佛丐佛,更新不定,应该是年更。
自己做的封面再烂也要用上!
p1 封面
p2 佛丐 松狮头
p3 双丐 门派爱
p4 佛丐 黍离
p5 双丐 桃花仙
p6 佛丐 仓鼠
p7 策佛 翎羽
p8 丐花 脚
p9 苍佛 天太黑
p10 佛明 挣钱嫁娶

穆一傲
【佛丐 有私设】眯眯眼雪豹30...

【佛丐 有私设】眯眯眼雪豹307头还俗大师 阿海x青年(?)毛丝鼠西天雷音+破军头丐太格格【←好长一条】本来还有下半部分不可描述的插入 但是我好懒!!【说是西天雷音套 其实被我扒辽:D

【佛丐 有私设】眯眯眼雪豹307头还俗大师 阿海x青年(?)毛丝鼠西天雷音+破军头丐太格格【←好长一条】本来还有下半部分不可描述的插入 但是我好懒!!【说是西天雷音套 其实被我扒辽:D

璃亮学长

【佛丐】 --

其实他记得

  记得成都人来人往里叼着草根,喊自己切磋的家伙。

  记得漫天孔明灯和烟花下和自己拥抱的人。

  记得他明明已经困得直点头还要陪着自己找那只受伤的小狗。

  他总是一边念叨着人怎么可能不吃肉喝酒,一边在小二上菜的时候把素菜全挪到自己面前。

  我佛慈悲

  慈悲了谁?

  “你这恶人谷的逆徒,休要踏进我少室山一步!”

  他还记的,记得那天的大雨,自己跪在山门前,看着紧闭的寺门,内心的荒芜。

  “求求您,救救他!”

  他记得,扬州城外,人来人往,却再也没有一个翘着脚的小乞丐,冲着来来往往的秀姑娘们吹口哨。

  人的记忆就是这样神奇,他还记得他们的一点一滴...

其实他记得

  记得成都人来人往里叼着草根,喊自己切磋的家伙。

  记得漫天孔明灯和烟花下和自己拥抱的人。

  记得他明明已经困得直点头还要陪着自己找那只受伤的小狗。

  他总是一边念叨着人怎么可能不吃肉喝酒,一边在小二上菜的时候把素菜全挪到自己面前。

  我佛慈悲

  慈悲了谁?

  “你这恶人谷的逆徒,休要踏进我少室山一步!”

  他还记的,记得那天的大雨,自己跪在山门前,看着紧闭的寺门,内心的荒芜。

  “求求您,救救他!”

  他记得,扬州城外,人来人往,却再也没有一个翘着脚的小乞丐,冲着来来往往的秀姑娘们吹口哨。

  人的记忆就是这样神奇,他还记得他们的一点一滴,却忘了相遇那天。

  依稀只记得阳光很好,满树的杏花和在树下练着掌法,撒自己一身花瓣的人。

  “诶!你这秃驴!干嘛偷看我练武?”

  “贫僧法号菩尘,施主莫要再念错。”

  什么都好,杖罚三千也好,我只想要你回来。

  

穆一傲
【大师x丐太的凌绝套】 期末摸...

【大师x丐太的凌绝套】  期末摸鱼 因为舍友总给自己那头剪短了又几乎没长的头毛扎小辫子 所以,,,😂😂😂

【大师x丐太的凌绝套】  期末摸鱼 因为舍友总给自己那头剪短了又几乎没长的头毛扎小辫子 所以,,,😂😂😂

穆一傲

是自家cp还俗大师阿海和丐太儿子格格:D 太喜欢家秃【?】的这个头辽

是自家cp还俗大师阿海和丐太儿子格格:D 太喜欢家秃【?】的这个头辽

银归

无疾而终

一篇短佛丐,在其他软件上发过,稍微整改了存存

小男孩儿真是又别扭又可爱,给他点温软甜头就迫不及待想见你第二面了

  1

  故事始于某不值一提的炎夏午后。

  小叫花睁眼,日光刺目因而直冒泪,贴着石板的皮肤被烫得泛红。若不是饿了,他并不愿醒来——哪怕这块石头正对太阳,烫得他不安生,惰性却扎根土壤。

  一双翻江倒海的手在墙瓦灵跃也运用自如,他专捡隐蔽深巷的人家去,欲偷得个一节苞米两根黄瓜之类。 

  小巷道迎面来了个违和的身影,大热天穿得严实还戴斗笠。小叫花趴着瓦檐,歪了脑袋对那斗笠下的真面目望眼欲穿,同时伺机抢走那人碗里的两个馒头。

  硬底靴磕在石道上的声音逼近,他心跳也渐快...

一篇短佛丐,在其他软件上发过,稍微整改了存存

小男孩儿真是又别扭又可爱,给他点温软甜头就迫不及待想见你第二面了

  1

  故事始于某不值一提的炎夏午后。

  小叫花睁眼,日光刺目因而直冒泪,贴着石板的皮肤被烫得泛红。若不是饿了,他并不愿醒来——哪怕这块石头正对太阳,烫得他不安生,惰性却扎根土壤。

  一双翻江倒海的手在墙瓦灵跃也运用自如,他专捡隐蔽深巷的人家去,欲偷得个一节苞米两根黄瓜之类。 

  小巷道迎面来了个违和的身影,大热天穿得严实还戴斗笠。小叫花趴着瓦檐,歪了脑袋对那斗笠下的真面目望眼欲穿,同时伺机抢走那人碗里的两个馒头。

  硬底靴磕在石道上的声音逼近,他心跳也渐快。抢外乡人还是头次,不知下头这家伙身手如何,不过看他吃的馒头还是同别人讨的,想必没什么本事……他在心底从天南盘算到地北,那人已经从眼下最佳入手点走过去了。

  “喂!……”

  别走啊,我还没抢你的馒头呢。他后半句话咽进肚子,因为这会儿人已循声回头。虽是懊悔万分,下手却没有犹豫,两三步窜去又三两跃跳回。馒头有些烫手,他一手一抛接,模样得意。

  斗笠下的脑袋总算舍得抬起,往这投来视线,他认出那是个和尚,一点儿头发都没有。小叫花想,也不知道和尚是怎么骂人的。于是表情动作更加卑鄙无耻起来,一蹦一跳将瓦片踏得哗啦作响,嘴里一并发出诸如“略略略”这般幼稚的挑衅。这些对同门师兄妹们屡试不爽。

  和尚开口了,却不如他意。

  和尚说:“两个够吗?”

  能听得出,他的声音低燥,和太阳一样燥。一定是缺水吧。小叫花莫名也觉得口渴,一吞唾沫,手挪到了腰间酒葫芦的系绳上。

  再逐字理解话语中的涵义。两个,够吗?

  够,够了......

  他在心底窝囊的答着,全然没有掠夺者的优越感,像被施舍了,脸上的用来激怒人的表情僵硬又倔强。最后从墙头落下两个东西。酒葫芦滚进了那头巷里,他溜到了这头,贴着墙面蹲坐下。

  这些个光头们是不是只喝水不喝酒的。他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想,为自己愚蠢的好意感到羞耻,满脸通红。

  

  2

  他在扬州街头又逗留了几日,却没有遇到那位大师。两个馒头的钱,装在钱袋攥在手心又兜进裤袋,一层层护着。

  小叫花素来贪吃,所以寻人都避开了那些个客栈酒楼,见着面饼包子铺也只草草看一眼,继而撒腿跑开。他碾着扬州石板路的缝线一点点寻,走遍大街小巷。 

  独独避开初遇的巷子,唯恐见着自己的酒葫芦躺地上生灰,好意并未被人理睬。若是那样,这小家伙满怀说不清道不明,只一味想亲近的心思,便得被碰成齑粉。
   

  3

  “你这小魔头,不是向来抢了不兴还的吗?”师兄赐的爆栗绽在脑门,虽被训好一会儿了,却仍觉隐隐作痛。子君抿唇鼓着小脸,鼻酸眼热,却一声不吭。

  “哟呵,长进了,平时说你一句不得回十句的么?”

  他不甚友好瞪着一脸玩味之人,静待眼底湿意散去,向师兄一伸手,声音哑颤:“少废话,给不给一句话。”

  这哭腔可是少见,师兄神色几分惊异,二话没说掏出钱袋,一把抓去大半铜板揣兜里,拢了松紧绳,又不放心打了个死结才递给子君,而后挥挥手一幅不愿多看的模样。

  自此,兜着钱,如拥万贯,事事小心,生怕丢了被盗了。平素小偷小摸不少做,如今竟生出虎落平阳的苦楚。许是扬州街角旮旯不比君山暖和柔软,睡几夜,子君腿臂上多数块青紫瘀痕。
  
  又逢雨夜,子君急于觅避处,路湿泥滑,未两步噗声倒地,一脸泥泞。可闻楼上酒客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撑起身正欲逃离,却听身后一句“子君”,在淅沥沥雨里,喊得如隔山海。可小东西又怎么知道山海隔了到底多远,他只知道扬州和君山只隔着一条船的事儿罢,自己和这和尚只隔着两三天未见的日子。

  回头,执伞人已至身侧,他道:“小施主,你那日落的东西。”

  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是绞尽脑汁又是极顺口的在心里寻了这么句话来形容眼下场景。

  子君知道他近了,却不及抬眸细看人一眼,忙拿出半湿钱袋,庆幸夜色温和,掩去上头虫爬针脚。他一手拿回刻了自个儿名的酒葫芦,一手强硬塞去钱袋。

  那葫芦入手,便知酒的分量不少半分。

  地上水洼涟漪四起,会有谁知道某几弯是泪珠激起的。又会有鬼知道自己为何这般委屈。子君心还因着大师的到来怦怦不止,这会儿却是万般悲切了。悲这几日受的委屈,切自己难道明了的心悸。

  你姓甚名谁,打哪来,走哪去,你是妖怪吗,为什么我见着你脸红脖子烫的。

  子君气自己,何必在意这么个和尚呢。

  “伞,你拿着罢,这钱袋也......”

  “我不要!”拍开人手,使着打木桩的力道,伞翻于地,轱辘几转停下。

  他憋忍着跑开半条街才开始嚎啕大哭,却不知这哭声响彻了半条街。誓要喊得比和尚那声“子君”更叫人心难安,声嘶力竭的接了一嘴的雨水,咂巴两口还混着泪的咸,却始终没唤来子君想见的人。

  
  4

  第二天,子君邋邋遢遢回君山,他在扬州街头半夜嚎哭的事儿已经传了半个山头。也不知道是哪个在酒楼喝酒的同门认出的他,回来就到处戏言笑传。子君把沿路上笑他的那些个大的小的都骂了个遍,小的被骂了,有不服气的,便三两撕打成一团,大人则围观起哄。

  他们只会看笑话罢。十二岁小孩儿心底里,苦恼愤恨委屈这些复杂的感情中生了些恨来。他耍起赖来,抄着打狗棒把其他小孩给打跑了,在起伏唏嘘中离开。

  “师兄。”子君对着房门大开的茅屋,不大不小的喊了句。

  “这儿呢。”

  子君闻声抬头看了看屋顶,一跃落上,他师兄正悠闲晒太阳喝酒。他不客气的一跨,躺到师兄身上,压得他那半醉的师兄连咳几句。
 
  “哟,酒葫芦找回来了?”

  小孩儿本来舒舒服服躺着,被这么一句话戳着伤口,一咬唇眼看眼泪又涌了出来。他立马翻身改趴着,脸埋人胸口,没一会儿就湿了大片。

  “最近怎么变得爱哭了,被欺负了?”

  “嗯....”

  “谁啊,我去揍他。”

  “不认识,一个和尚。”

  “长什么样记得么。”

  “不记得,没细看过他正脸。”

  师兄“啪”的给子君的小屁股来了一巴掌,并轻骂他句没出息。

  5

  如此,子君的初恋,无疾而终。

温酒待鹤归

截图🐒快乐呀

我居然有个吃佛丐的小伙伴(⁎⁍̴̛ᴗ⁍̴̛⁎)

1.0矜持版截图

研究一下动作去搞大事情

我真的好喜欢花羊种田向哦

退隐江湖的岁月静好 嘻嘻

截图🐒快乐呀

我居然有个吃佛丐的小伙伴(⁎⁍̴̛ᴗ⁍̴̛⁎)

1.0矜持版截图

研究一下动作去搞大事情

我真的好喜欢花羊种田向哦

退隐江湖的岁月静好 嘻嘻

黄金河。

#佛丐#


快入夜时落了雨,风刀割似的往面上扑,二月底的天仍旧冷极,丐痞子却四季如夏,神仙似的光着膀子,手里撑了一柄不大不小的伞,踏踏踩着水往山顶寺里赶。  

中午去商铺走了趟,遇见些狐朋狗友,一时插科打诨多喝了些小酒,竟不想还竟误了时辰。
路上泥水溅上裤脚,脚底板浸着水,踩着木屐还有些滑,丐痞子倏地打了个喷嚏,心里直啐老天善变。

偌大的寺庙端肃静穆,丐痞子一身青龙云纹突兀非常。四周静悄悄的,寺里僧人们早早就睡下,全然不知此刻正有个地痞模样的人翻墙入院。

木屐磕嗒一声踩上青石砖,丐痞子轻车熟路地往僧舍方向走。
途经莲池,见里头池水漾波,一阵一阵地蔓上石级,丐痞子便一副行个方便的模样,大摇大摆踏进那池水里...


快入夜时落了雨,风刀割似的往面上扑,二月底的天仍旧冷极,丐痞子却四季如夏,神仙似的光着膀子,手里撑了一柄不大不小的伞,踏踏踩着水往山顶寺里赶。  

中午去商铺走了趟,遇见些狐朋狗友,一时插科打诨多喝了些小酒,竟不想还竟误了时辰。
路上泥水溅上裤脚,脚底板浸着水,踩着木屐还有些滑,丐痞子倏地打了个喷嚏,心里直啐老天善变。

偌大的寺庙端肃静穆,丐痞子一身青龙云纹突兀非常。四周静悄悄的,寺里僧人们早早就睡下,全然不知此刻正有个地痞模样的人翻墙入院。

木屐磕嗒一声踩上青石砖,丐痞子轻车熟路地往僧舍方向走。
途经莲池,见里头池水漾波,一阵一阵地蔓上石级,丐痞子便一副行个方便的模样,大摇大摆踏进那池水里洗了洗趾间屐上溅到的泥渍。

冬夜里池水冰得刺骨,可丐痞子愣是眉头都没皱一下,木屐带起的水痕落在早就湿透的砖石上,无迹可觅。
喉里含糊哼着曲,丐痞子终于在一间还亮着烛的僧舍前驻了步。
 

薄薄一层窗户纸映着屋里的人影。丐痞子还没抬手去推门,门就从里面开了,开门的僧人神情淡然,似乎早就料到有人深夜来访。
进屋之后,丐痞子把门一阖,心里还有些得意,还好前几天给门轴上了油,不然这一开一关能叫醒整个和尚庙。

收好的伞正靠着墙边往下淌水,没一会儿就泅了一滩。僧人端坐在案前抄经,屋里拢共就点了一根蜡烛,烛火明明灭灭晃得人眼睛疼。

“还不睡?当心眼睛看瞎了。”
丐痞子看着僧人笔挺的脊梁骨就觉得没趣,出口关怀照旧是话里有刺,倾身抬腿就要往屋里唯一一张床铺上爬。
  

“不会。”
这么应道,僧人搁下笔,探掌握住了丐痞子的手腕,及时阻下了那动作。
丐痞子顶着风,在雨里走了一路,上身是干得快,但下身的腰缠阔裤却潮津津的。僧人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让丐痞子睡在被褥里。

于是,僧人起身替丐痞子翻出了一套里衫。是他平日用来替换的那一套。
丐痞子接来一看,险些挑眉吹起哨来,穷和尚难得大方,不穿白不穿。思罢,甩了木屐就开始解裤腰带,豪爽得让僧人忍不住别过了脸。

没一会儿,伴着衣料摩挲落地的声响,僧人就听见丐痞子笑着嘲他:
“你不是爱干净?怎么今儿舍得拿贴身衣物给我穿了?”
  

“平日你又用不上。”
僧人重新坐回案前,从善如流接了话,甚至抄经的手都不曾停下,“我一直舍得。”
 

 
“……”
丐痞子被哽得没话讲了,敞着有些发白的衫也不系,直直躺进被窝干瞪着房梁发呆。
  

舍外的雨声不断,催得人睡意渐浓,丐痞子张嘴打了个哈欠,抬手抹了眼角沁下的泪珠,昏昏欲睡。僧人的被褥有一股说不清的香味儿,皂角呢还是檀香,丐痞子觉得有点娘兮兮的,但实在好闻,不过翻了两下身,就呼吸平顺睡着了。

烛火将僧人的影子拖得老长,原本提笔的手也停了,笔尖聚了一滴墨,将落不落,好似要砸花底下抄了大半的经文。
断下誊抄的经文,最是忌讳。
但僧人却搁了笔,将那草宣折得平整放到了一边。

丐痞子今日要来,僧人早就知道了,是丐痞子自己讲的,只是他自己忘记了。

吹灭黑夜里唯一一点灯火,僧人也上床了。他推了推睡得四仰八叉的丐痞子,躺到了床的外侧。
被窝里被丐痞子捂得暖烘烘的,冬天这样冷,唯独丐痞子内功深厚身上一年四季都是暖的。

喟叹似的长呼一口气,僧人闭上了眼。
没一会儿,丐痞子就翻了个身对向了僧人,态度强硬的伸出手臂把僧人的腰揽住了。
丐痞子睡觉就喜欢抱着什么睡,手边有什么抱什么。每次不是僧人遭殃就是僧人的枕头遭殃。

不长不短的被褥勉强盖到僧人和丐痞子的脚。
避免夜里着凉,僧人稍稍往旁边挪了挪,丐痞子有点点湿的脑袋就靠在了僧人的胸口上,暖和的很。僧人横出手臂垫在了丐痞子脖子底下,他怕丐痞子明早起来脖子疼。

僧人握住了丐痞子搭在他腰上的手,一同塞回被褥。
这样就能睡了。

说要远避红尘是不可能的。
僧人看着丐痞子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

既然这颗心已经静不下来,那还抄什么经文呢。

RD_苒渡
接上一章,哧溜哧溜溜走~

接上一章,哧溜哧溜溜走~

接上一章,哧溜哧溜溜走~

RD_苒渡
送给亲友的一篇佛丐,她看完差点...

送给亲友的一篇佛丐,她看完差点打死我。

小甜饼(不),你们看完不要打我就好_(:з」∠)_

第一人称视角,“我”是个很皮的毒姐

柳砂是个刀娘

秀秀是一个秀姐

秀秀的道长是浩气的帮会管理,是她情缘

大概如此。

lof总是崩,我hold不住,分两章发。

感谢支持

送给亲友的一篇佛丐,她看完差点打死我。

小甜饼(不),你们看完不要打我就好_(:з」∠)_

第一人称视角,“我”是个很皮的毒姐

柳砂是个刀娘

秀秀是一个秀姐

秀秀的道长是浩气的帮会管理,是她情缘

大概如此。

lof总是崩,我hold不住,分两章发。

感谢支持

花花花花花戮

练手3

“我回来了!”藏剑朝屋里喊,打开栅栏请二人进去。
  房门颤颤巍巍的打开,“你回来...”霸刀僵硬的看着少林与丐帮,“他们是谁?”
  “别紧张,他们只是想想问问那场大火的事”藏剑按住他的肩膀看着他,霸刀渐渐放松下来。
  “请进吧,”少林与丐帮走近才发现,霸刀并未如传说中的全身烧伤却也不差多少,额前的碎发下只有一只眼睛还明亮有神,一条袖子随风飘动,显然胳膊已经不在了。
  “到底是谁指使你们追杀我?”丐帮率先说道。
  “原来是你啊,”霸刀愣了愣,眼神黯淡下来,“不错,是我挖了你的眼睛,也是我烧了你全家...”
  “你说什么?!”少林猛地回头...

“我回来了!”藏剑朝屋里喊,打开栅栏请二人进去。
  房门颤颤巍巍的打开,“你回来...”霸刀僵硬的看着少林与丐帮,“他们是谁?”
  “别紧张,他们只是想想问问那场大火的事”藏剑按住他的肩膀看着他,霸刀渐渐放松下来。
  “请进吧,”少林与丐帮走近才发现,霸刀并未如传说中的全身烧伤却也不差多少,额前的碎发下只有一只眼睛还明亮有神,一条袖子随风飘动,显然胳膊已经不在了。
  “到底是谁指使你们追杀我?”丐帮率先说道。
  “原来是你啊,”霸刀愣了愣,眼神黯淡下来,“不错,是我挖了你的眼睛,也是我烧了你全家...”
  “你说什么?!”少林猛地回头看向丐帮,一把抓下他的苏幕遮,丐帮似乎被他的激动吓到了,一动不动的,只有一双空洞的眼眶望向他。
  丐帮也反应过来,伸手向他摸去,“是小和尚吗?”他小心翼翼的说,少林不答,却也没动,丐帮摸到了少林的头发,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想继续向上摸摸,少林却制止了他,“我早已还俗,认识你之前就...只是那时刚下山,头发还不好长出来...”少林有些不知道怎么待他,匆匆走到藏霸那边去。
  “你不要我了吗,”丐帮小声的说“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他垂着头,看不见神色。

  “我那日领了任务,趁着他家办百日宴广邀宴客,偷偷溜进去找那劳什子武林秘籍,我们一共有三人,将他家后院搜了个遍,却不见什么秘籍,老大的意思是闹出点混乱,等人们乱了起来,再把大厅翻一翻,”霸刀说。
  “我看到有个仆人从伙房出来,就想去找找,进去却看到烛台歪在一旁,可能是不小心碰了,我就突然想到要是着火或许就能让人群乱起来...”霸刀握紧了仅剩的那只手,显然是想起了差点葬身火海的痛楚。
  “就这样?”少林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表情,他只觉得荒唐,“那你们为什么挖了他的眼睛?”
  “......”霸刀沉默了一会,“本来以为一家人都死了,后来却发现少了一具尸骨,上面的意思是不能让一个相关的人逃走,我查了几年,追到扬州,却发现那只是个孩子,就挖了他的眼睛......”
  “他只是个孩子!他那时不过百日,能记得什么?你怎么如此狠心?”少林破口大骂。
  “这又与他何干!”藏剑拽起少林的领子,“他一身伤疤未好却被师门赶了出来,众人都传他是背叛师门的叛徒,被追杀到如此地步,他又做了什么?不过是上面想要知道这件蠢事的人都死光了才好!他没了一双眼睛”藏剑指着丐帮,又指向霸刀“他也没了一眼一臂还不够吗?”
  霸刀让他松开手,又给几人倒了杯茶水,“此事我已经和很多人说过,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这样了。”

  少林久久不语,丐帮被他拉着走,有些不安,“小和尚...”
  “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少林看着他,眼里是他看不到的怜爱,“你本可以安乐地长大,就因为他们的一己私欲,现在什么都没了...”
  “我并不恨他们”丐帮认真的说,“只是再也看不见东西有一点可惜而已...亲生父母我没有记忆,对我来说丐帮就是我的家,大家都是我的亲人,我在总舵长大也一样地安乐,如果我父母能看到,也肯定是为我而高兴的。”
  “我没想到,你还在查这件事,还查了这么多年,是我连累了你才对...”丐帮的双手拂过少林的眉眼,抚平了他眉间的皱痕,说:“答应我,我们不要再查了好不好,这件事牵扯甚广,又关乎浩气盟内的党派之争,一步走错就会进退维谷,我不在意是谁派人杀我,他也肯定不在乎我一个棋子姓甚名谁,我只想逍遥于江湖,看看繁华美景...”丐帮拉住少林的手臂,露出一抹笑来,“我也想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派人保护我,可是我已经变得很强了,现在再遇上敌人,肯定也是武林高手,你那么担心我,不如亲自来保护我吧。”

释木雨
小和尚戴着丐太的这帽子实在很微...

小和尚戴着丐太的这帽子实在很微妙hhhhh

涂个算佛丐?祝师弟 @沈予庵 生快!【涂了就先发了


小和尚戴着丐太的这帽子实在很微妙hhhhh

涂个算佛丐?祝师弟 @沈予庵 生快!【涂了就先发了


花花花花花戮

练手2

  “那孩子已经出舵了,要继续跟着他吗?”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
  “他去哪了”少林没回头。
  “从丐帮走水路,好像是去了扬州”唐门隐藏在夜色里,隐隐约约看不清楚。
  少林沉默,最近浩气盟总有一伙人借机挑事,过几天正好有恶人的车从洛阳经过,谷主命他看护一路,不要让风车团耽误了行程,这样一来,就和扬州是两个方向了...

  明月高悬,恶人据点里人声鼎沸,来的都是恶人谷中的高手,少林带着他的两个手下站在车旁。
  “听说风车团的老大藏剑,有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情儿,宠爱得紧,既然他一再挑事,咱们不如把他那情儿抓来瞧瞧,也恶心恶心他......

  “那孩子已经出舵了,要继续跟着他吗?”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
  “他去哪了”少林没回头。
  “从丐帮走水路,好像是去了扬州”唐门隐藏在夜色里,隐隐约约看不清楚。
  少林沉默,最近浩气盟总有一伙人借机挑事,过几天正好有恶人的车从洛阳经过,谷主命他看护一路,不要让风车团耽误了行程,这样一来,就和扬州是两个方向了...

  明月高悬,恶人据点里人声鼎沸,来的都是恶人谷中的高手,少林带着他的两个手下站在车旁。
  “听说风车团的老大藏剑,有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情儿,宠爱得紧,既然他一再挑事,咱们不如把他那情儿抓来瞧瞧,也恶心恶心他...”旁边有个声音阴笑着说。
  “诶,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哪是个小情儿,我听我家仆人说,那好像是个独臂的霸刀,几年前不知从哪惹了一身烧伤回来,没几天霸刀山庄就传出消息来,说他背叛了师门,也就这个藏剑还是个情种,收了他做个解闷的玩意...”
  说曹操曹操到,只见几个明黄的身影一个俯冲冲进人群,还未落地就使出一招风来吴山,不过恶人也都不是鼠辈,只有几人躲避不及不过也被奶了上去,众人各出绝技,一时间电光火石不断。
  少林绕过对面的刀墙,眼角一瞥发现一个松狮丐正躺在不远处,似醉非醉,似睡非睡,少林看了眼身后的五毒,五毒摇摇头“没死”。

  少林背着丐帮回到住处的时候,藏剑已经被绑在了客房里,少林进去看了眼,藏剑本来没什么反应,看到丐帮的时候却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少林把丐帮扔到床上,“说吧,浩气为什么这几天接连挑事?”藏剑不言。
  “是有什么私人恩怨?还是说...浩气盟明面上挑事,暗地里却有什么动作?”
  “......”藏剑神色有异。
  “我听说......你在家藏了个情儿,需要我把他叫来说说吗?”藏剑瞪他。
  “说!”
  “......上面一直让我们找一个人”藏剑斟酌着说:“好像就是那个松狮丐”。
  “找到做什么?”
  “杀掉他”
  “为什么?”少林问,藏剑眼中也充满了疑惑“...我也不清楚...不过,也许和一武林绝学有关...”少林看他,“传闻几年前江南一大户就是因此全家丧命的...”
  “我听说你藏起来的那个霸刀,几年前全身烧伤被逐出师门,是否也许此事有关?”
  藏剑愣了下,没想到他能知道的如此详细,“是...是...”
  “既然如此,带我去见他”少林有些急切,藏剑却皱紧了眉。
  “不必担心,我只是有些事想要问他”藏剑应了。
  “我也要去!”突然插进一句话,少林转过身,松狮丐站在门口,神色清醒,显然已经偷听了许久,风将他杂乱的头发吹动,露出眼上缠着的苏幕遮,“这件事与我有关,我非去不可!”

花花花花花戮

少女心佛×耗子精丐

1
一日,少林路过扬州城,突逢大雨,于是进了家食肆,要来一份斋饭。

  米饭香甜软糯,少林胃口大开,筷子一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少林拨拨饭,发现个乌漆嘛黑的团子,仔细闻闻,还泛着一丝酒味。

  “这是...酒酿团子?”

  团子微微抖动,仿佛是个活物,少林小心地拨动他,发现这竟然是个有鼻子有眼的小人儿!再一看,这校服,这酒味...这不就是个丐帮吗!?

  丐帮有气无力,嘴里小声喊着:“饿...好饿”。

  少林来不及细想丐帮变小的原因,只记得下山前方丈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连忙给他夹了一粒米。

 ...

1
一日,少林路过扬州城,突逢大雨,于是进了家食肆,要来一份斋饭。

  米饭香甜软糯,少林胃口大开,筷子一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少林拨拨饭,发现个乌漆嘛黑的团子,仔细闻闻,还泛着一丝酒味。

  “这是...酒酿团子?”

  团子微微抖动,仿佛是个活物,少林小心地拨动他,发现这竟然是个有鼻子有眼的小人儿!再一看,这校服,这酒味...这不就是个丐帮吗!?

  丐帮有气无力,嘴里小声喊着:“饿...好饿”。

  少林来不及细想丐帮变小的原因,只记得下山前方丈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连忙给他夹了一粒米。

  小人儿哪里都小,一粒米就把嘴塞满了,嘴巴一动一动,像个偷吃的小老鼠。

  少林看着他慢慢吃完了半碗饭,心肝被萌的一颤一颤的,趁他不注意就把他揣进了怀里,心里还在想着什么“他怎么变小的不能被人发现”,“要是被抓去做实验就糟了”这类奇怪的话。

花花花花花戮

练手

  少林很小就下山了,方丈说他和少林无缘,他下山的时候没带多少盘缠,路上遇上一个大户正办满月酒,他进去吃了顿饱饭,酒足饭饱出来已经是三更半夜,他刚出大门走了不远就听见后面有人喊:“走水啦!走水啦!”他回头,刚好看到大火吞没了屋檐。
  他不敢冲的太深,火燃得很旺,他看到一个家丁向他跑过来,又被横梁砸断了腰。
  “救救他!他还这么小...求求大师了...救救他吧!”家丁把怀里的包向他扔来,他急忙抱住,来不及回头,就被大火赶出了房子。
  第一次,他离死亡那么近,第一次,他感到了无能为力,他还未满十岁,他看着那些围观的,那些救火的,那些不顾阻拦大喊着想要冲进去的...

  少林很小就下山了,方丈说他和少林无缘,他下山的时候没带多少盘缠,路上遇上一个大户正办满月酒,他进去吃了顿饱饭,酒足饭饱出来已经是三更半夜,他刚出大门走了不远就听见后面有人喊:“走水啦!走水啦!”他回头,刚好看到大火吞没了屋檐。
  他不敢冲的太深,火燃得很旺,他看到一个家丁向他跑过来,又被横梁砸断了腰。
  “救救他!他还这么小...求求大师了...救救他吧!”家丁把怀里的包向他扔来,他急忙抱住,来不及回头,就被大火赶出了房子。
  第一次,他离死亡那么近,第一次,他感到了无能为力,他还未满十岁,他看着那些围观的,那些救火的,那些不顾阻拦大喊着想要冲进去的人,一脸茫然。
  尖锐的哭声将他叫醒,他打开布包,是一个孩子,他见过这个孩子,在半个时辰前的满月宴上,他躺在玲珑绸缎上,身上满是金锁金镯,还不能开口就得到了万千宠爱。

  他带走了这个孩子,他听说大户全家都死在了火海里,包括这个孩子,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做,他也只是个半大孩童,或许只是旅程太漫长,他想要个玩伴而已。
  没过多久,他们就再也没有吃食了,眼见小孩在他怀里越来越瘦小,胸前的金锁仿佛要把他脆弱的脖颈扯断,他自己却找不到一个屋檐,能容纳他们的位置。
  终于,他下了决心,他的一身少林功夫不能自废,他就只把孩子送去了丐帮,送去了就没想让他再回来,听说丐帮重情重义,他或许也能长成个江湖人的模样。

  一转眼,五年就过去了,少林已经不是以前的少林,少林杀了人,吃了肉,喝了酒,他游过苍山洱海,他探过武林秘境,他未满十五,已经是红榜上的名人,但他依然一人一杖,他心中还有佛音残响。
  他来到扬州城,看到一伙人正在收拾一个孩子,他赶走了他们,看到孩子是个丐帮。丐帮伤的很重,他还良心未泯,抱着他去了个医馆,医馆里只有个万花姐姐,为人甚是热情,听说他们两个孩子都没有住处,就邀请他们到医馆的后院住下,也便于养伤。
  丐帮伤还没好,就躺不住了,他拉着少林切磋,却屡战屡败,少林看出来他并没有学到丐帮武艺的十分之一,也想到丐帮不可能放这么小却武艺不精的孩子出舵,便问了问他,却听丐帮笑着说:“我有个救命恩人,是他把我送到丐帮的,我想去找他,说起来,他和你一样,都是个小和尚哈哈哈”。
  少林愣了下,说:“你去找他干什么,你找到了又如何...”
  丐帮认真地说:“我想报恩,虽然丐帮师兄师姐都对我很好,我却经常梦见他,我总梦见他救我那时的场景,虽然我那个时候很小,别的也记不太清了,我却总记得他的眼睛,像火光一样明亮...”

  少林去了趟街上,扬州城永远那么繁华,他想等丐帮痊愈也让丐帮来看看,就顺手买了些糕点,提着绕路去了医馆后门,平时丐帮总在后院里晒太阳或者练武,今天却不见人影,他心里有些慌,拉开大门却闻到一股血腥味,他绕过石桌,看到了他。
  丐帮躺在地上,他还那么小,他黑黝黝的眼眶却那么大,那么大,鲜血流了满脸,流了满地,仿佛流走的还有他的灵,他的魄。
  鲜血染上了少林买的糕点,也染上了少林的眼眸。

  花姐只会医人,不会医心,她看着丐帮已经醒来了却不再说话,少林每天回来后都有一身鲜血,满眼的猩红。
  少林已经杀光了附近的土匪强盗,却仍是不够,他的情绪逐渐崩溃,他全身都在呐喊叫嚣着愤怒。他不敢看丐帮漆黑的眼眶,他只有在他刚喝过药晕睡过去的时候去他床前站一小会,然后就去杀人。
  花姐已经做不到更多,她劝说少林让丐帮回到总舵,让他亲近的师门来照顾他。
  少林同意了,他还能做什么呢,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救不了他,他对自己已经失望透顶,他只能为丐帮准备了马车,准备了盘缠,他拜托花姐将丐帮送走,自己却不准备见他一面。
  “放开我!我不走...我不!我不想离开你啊,你就是我的恩人,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丐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哭喊着要从马车上下来,残破的眼眶流出带着血丝的泪水,沾湿了花姐的衣襟,他却唤不回那个对他很好的少林。

寧祉棲榊

【劍三/佛丐】倒錯之琴(04)

《倒錯之琴04》
「子……子硯……」子弦單手扶膝,彎下身大口的喘著氣,視線也因為汗水沾濕了眼睫滲到雙眼之間而顯得有些模糊,就連手中那把笛子的影像也出現了好幾個虛影。
而他用眼角餘光瞄了還泰然自若的僧人。單手作合掌手勢,另一手定定地拿著禪杖,如果稍微聚神仔細看,不難看出僧人臉上掛著的笑容,那氣質說有多雲淡風輕就有多雲淡風輕。
可惡……他自己都跑到汗流浹背了怎麼哥哥還是一點疲態都沒有?
想當初他在原來的世界跟子硯切磋都沒有輸的這麼一面倒!肯定是因為他用不習慣五毒功法,嗯,肯定是這樣的!
「子弦怎麼了?看上去臉色不太好哦。」你也知道不太好!那語氣還有些許的笑意,聽起來就特別天然黑!雖然這樣黑黑壞壞的也是很迷人...

《倒錯之琴04》
「子……子硯……」子弦單手扶膝,彎下身大口的喘著氣,視線也因為汗水沾濕了眼睫滲到雙眼之間而顯得有些模糊,就連手中那把笛子的影像也出現了好幾個虛影。
而他用眼角餘光瞄了還泰然自若的僧人。單手作合掌手勢,另一手定定地拿著禪杖,如果稍微聚神仔細看,不難看出僧人臉上掛著的笑容,那氣質說有多雲淡風輕就有多雲淡風輕。
可惡……他自己都跑到汗流浹背了怎麼哥哥還是一點疲態都沒有?
想當初他在原來的世界跟子硯切磋都沒有輸的這麼一面倒!肯定是因為他用不習慣五毒功法,嗯,肯定是這樣的!
「子弦怎麼了?看上去臉色不太好哦。」你也知道不太好!那語氣還有些許的笑意,聽起來就特別天然黑!雖然這樣黑黑壞壞的也是很迷人啦!子弦氣結的想要張口反駁幾句,但是不小心一口嗆到,安常書才收起還想繼續調戲人的心態,迅速上前將人扶起來,再順手一撈就把人帶到旁邊樹下的大石頭上坐著。
安常書朝子弦遞了一杯水,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一下又一下的給子弦撫著背。子弦又忍不住在內心想著這個哥哥真溫柔之類云云。
「還好嗎?」在子弦仰頭灌下幾口水後,安常書才氣定神閒的將手收回來。
「還行,就覺得很累。」
「看來是我操之過急啊……」啊不好,這個和尚要開始怪自己了。不管哪邊的哥哥都是這個性子,分明就不是他們自己的錯卻偏偏要通通攬自己身上。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也不是這樣用的吧?!
不過……老實說,子弦覺得安常書太急著讓他學會所有五毒招式這也是事實「那麻煩今天就到這裡吧……」他今早才發現自己到一個陌生環境(好吧可能不完全算是),就被一個天然黑拉著練了這麼久,真的吃不消啊。
「好。」安常書很爽快的答應了。
哇哈哈哈真好說話!子弦開心的擺起腳,接著開始端詳手中這個五毒弟子才有的蟲笛。看起來上面大大小小的痕跡是很久以前傷到的,但是用來造這把笛子的木頭材質摸著還不錯,用手觸摸的時候就會發現很舒服的沁涼感,只不過他也不知道這是甚麼品種的樹製成的。
「子硯,原本的安常琴個性如何啊?」子弦突然想到好像除了武功之外他們還忘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個性啊!個性!!!
安常書雙手抱胸,小幅度的偏著頭沉吟了一下「大概平常算是很淘氣吧,也很喜歡戳我的臉。但是同時也很妖嬈呢。」子弦的笑容有點繃不住。
……讓他一個原丐幫弟子扮演風姿綽約一笑傾城的異域女子,這難度真是不一般的高啊。
安常書看子弦現在這個要笑不笑面如土色的表情大概就猜到他在想甚麼了,就覺得這個突然出現的弟弟也是很可愛,在常琴回來之前就加倍用心陪伴他吧「我會幫你啦。那你跟你哥哥相處的模式是如何呢?」
子弦大概可以猜得出他想做甚麼,應該就是透過了解他跟子硯來指點自己的態度應該如何變化「現在的話倒是他常常說甚麼雖然是丐幫弟子但是書也不要少讀,我有聽他的話多少讀一些,但是果然還是無法在氣質上顯現出來……我常常讓他操心呢……」
「那麼小時候呢?」
「小時候……大概就是任我黏吧!哥哥很寵我跟弟弟的!」安常書在聽完這番話馬上露出一個笑容,但看在子弦眼裡卻是不懷好意……這可是天然黑!
「那你就照你以前小時候黏你哥哥那樣黏我吧。」
「……好吧。」安常書有一種錯覺就是子弦似乎不太想那麼做,而子弦內心是真的在叫苦連天的。他還沒跟這個子硯說他喜歡那個真正的親生哥哥,也不知道安常書聽到會用甚麼眼光看他。看來之後這會裝的既逼真又痛苦吧,因為他老早就想這麼黏自己哥哥了啊!
「子弦?」正當他正在腦袋裡颳起颶風時,安常書出聲把他的神智喚回來。
「喔、喔,沒事。」還是換個話題吧。
子弦的眼神飄忽了一會兒,從剛才的切磋中挑了個話題「你剛剛跟我打架的時候怎麼都沒用羅漢金身啊?」他記得哥哥每次在他要用亢龍有悔的時候都會掐好時機在身上附上一層淡淡的金光,然後那金光就會將他打出來的招式一半送回來給自己。真的痛死了。
「那是面對攻擊用的防禦技巧,你剛剛是在嘗試癒合自己被我打傷的地方,我自然是用不到了。」喔……原來是這樣……不過他想到這就覺得有些奇怪,明明就是切磋,為甚麼安常書在對戰之前交給他的五毒技法就只有療傷用的!都沒有攻擊的!他打起來超級彆扭不說,還因為招式用的不順接連被打在細皮嫩肉的地方!他都不會憐香惜玉一下嗎!
子弦後來轉念一想,說不定常琴原本的修行就很厲害,就算跟安常書對戰一下也不會被傷到,唉……總之這不符合自己性格的路子要走下去還要走的強到讓人看不出端倪,自己到底幹了甚麼事才會變成這個局面啊……(後來他才知道自己喝醉那時候講了很不靠譜的話,各人造業各人擔啊)
「那我可不可以學一些其他攻擊的方式?我也可以防身啊!」子弦雙眼亮晶晶的盯著身邊溫柔看著自己的安常書。天啊,哥哥這樣看我的感覺足夠讓他開心蹦達好幾天了。
但是安常書並沒有急著說好與不好,他緩慢的說「我可以教你一招攻擊方式,叫做蠍心,」接著下一句就來個峰迴路轉「順便一提,安常琴,專修補天訣。」
嗯,很好很好非常好。
子弦的笑容彷彿漾出一圈柔和的光暈。
安常書覺得真的該讓他回屋子裡休息了。
※※※※※
「所以說本姑娘現在的靈魂是寄宿在一個丐幫男子身上?」安常琴摩娑著手上的茶杯,指間遊轉的動作很細緻,其中蘊藏的媚態更是無法遮掩。但是這種姿態出現在一個本來豪氣粗獷的人身上就有說不盡的違和感了。
子砂子硯就是這個畫面最直接的受害者。子砂還算心理素質堅強,子硯也是數一數二的忍耐高手……只要他剛剛沒有被親的七葷八素。
子砂看向已經丟掉魂魄的子硯真的真的非常為他感到同情,看來他等一下還要找個機會輔導一下這個平常百毒不侵的哥哥了……
而回話這個動作自然交給子砂了「是的。」
安常琴將唇靠在陶瓷杯緣,一個仰頭就把所有茶水通通喝光。明明原本是一個爽快的動作,由他做起來卻像極了一個微醺的妖媚女子,連脖頸一瞬間被展現的優美弧度也是那麼引人遐想「那依你看我原來的身體該是何種狀況?」
子砂暗嘆相由心生這話果真不假。恐怕這個不一樣的子弦哥哥跟他們待久了,靠著他靈魂由內而外散發而出的氣度,他們也會習慣這嫵媚多姿的子弦啊……「應該是由子弦哥哥暫時看管了。」
安常琴開始打量起這個跟安常棋面貌相差無幾的明教弟子。沉穩的性子跟原來那個妹妹有的一拚,或許接下來要想辦法回去也多半是靠他了「那給我介紹一下你們吧。」
「我是這個家中的么子,名叫安常畫,他是長子,叫做安常書。至於您這個身體的主人叫做安常琴,在我們家是排行第二的。」
「你們是親生兄弟嗎?」
「是。」
「喔——」難怪他在親那個大師的時候他臉色會這麼難看。有違倫常吧。
安常琴露出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隨手將杯子一擺「本姑娘也叫安常琴,你們叫我琴姐姐跟琴妹妹就好了。」他也不指望那個和尚能跟他那邊的情緣一樣叫他常琴,想必也叫不順口那就別逼人家了。
「好的,琴姐姐。」看來這位姑娘雖然看似難以相處,但其實人也很好吧。也不知道子弦哥哥在那邊過得好不好,這交換靈魂的奇怪機遇能不能解開。
此時子硯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也自覺剛才自己一直心緒不寧甚麼話都沒招呼人家頗失禮,便起身行了個最普通的佛禮「那麼琴妹妹,還希望你能把這裡當自己家,待在這裡的這段時間就委屈你了。」
安常琴看到子硯這個態度雖然覺得很不習慣但也沒辦法說甚麼,也就點了點頭微笑回應。
「那貧僧先去做早課了。」
「大師慢走。」
門甫一關上,安常琴就有些憋不住的低頭往桌上一栽,嘴邊溢出來的嘆息顯得特別憋曲。
「琴、琴姐姐?」
「原來在這邊我跟常書不是情侶啊……」
「什、什麼?!」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雖說我苗疆地區風氣本就比較開放,但剛剛那些事本姑娘還是很難為情啊!」安常琴懊惱地趴在桌子上,一手沾上杯中還未完全乾透的茶水在木桌上畫下一個一個的圓圈。
很顯然子砂的關注點不是這個「琴姐姐你剛剛說你跟另一個世界的子硯哥哥是情侶?!」
「是啊,怎麼了嗎?」子砂看著安常琴那一臉疑惑的表情,腦海中無數想法飄過。
如果在這段期間加深“安常琴”跟子硯哥哥的感情,說不定哥哥會日久生情呢?!而且現在在哥哥身體裡的人也不是原來那個縮頭烏龜。(雖然是事實那也不要明著說啊!子弦很憤恨)
「那個……實不相瞞……」子砂自己也知道這個要求底氣不足,一個才剛認識的人根本就沒那必要幫你,而且感情這事本來就是緣分,這麼如此強求也不知道會不會遭天譴。
算了,到時候真的遭天譴就讓子弦哥哥買一堆小魚乾賠他好了。
子砂小心翼翼的把如今子弦跟子硯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跟安常琴說了,連帶的想要幫子弦的想法也說出口,不過預料之外的是安常琴不但沒有拒絕,反而認真的思考起這個可能性。
他鼓起臉頰,眼珠子也轉個不停「能夠幫他們自然是很好,不過還要好好想一想具體該怎麼做!」子砂瞬間就湧出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有望了啊!!!
「非常謝謝你!」子砂激動地握住安常琴的手,眼神都像在放光。
「啊、不用啦。為情所苦這事我也不少經歷,如果能夠幫人脫離這苦海我也很開心啊。」安常琴拋給子砂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但是他們完全忘記討論另外一件事了。
要怎麼回去原來的世界啊?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