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佛山

47843浏览    73429参与
心思珠宝设计

【秘扇】‎耳钉
蓝‎绿相间,‎沁‎心小扇
原创‎设计,18k‎金精‎工镶嵌
澳洲‎欧‎泊25分,蓝‎宝/祖母‎绿共30分
单‎只尺‎寸12*8mm
带检‎测证书包装‎盒

【秘扇】‎耳钉
蓝‎绿相间,‎沁‎心小扇
原创‎设计,18k‎金精‎工镶嵌
澳洲‎欧‎泊25分,蓝‎宝/祖母‎绿共30分
单‎只尺‎寸12*8mm
带检‎测证书包装‎盒

Jefferson
温馨的家庭合照手绘,需要请咨询...

温馨的家庭合照手绘,需要请咨询我哦,欢迎约画

温馨的家庭合照手绘,需要请咨询我哦,欢迎约画

宇大少
好难画啊,还会继续努力的。

好难画啊,还会继续努力的。

好难画啊,还会继续努力的。

青柚第五党

第五人格,约美人和卡尔。

想拍戏不知道什么内容在评论区,帮我想想吧!

想拍戏不知道什么内容在评论区,帮我想想吧!


青柚第五党
红夫人被画毁😓😓😓😓

红夫人被画毁😓😓😓😓

红夫人被画毁😓😓😓😓

华特气体
梧桐🌴

中秋佳节送礼我给您准备好了😊

中秋佳节送礼我给您准备好了😊

苏雪梅

绅士就是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之事,而是自己应做之事@李现

绅士就是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之事,而是自己应做之事@李现

♞妳陸♞

要去军训了哦🙄


瑟瑟发抖

要去军训了哦🙄


瑟瑟发抖


笑辞

那什么

发个牢骚。


关于今天晚上的成团夜,一定有很多人团转cp,转唯。dls没有拿到C位各位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七年了。这件事情两家唯粉一定会吵得很凶,但没事,他们本来就在吵了,习惯了。


dls,mls的心里都一定不会太好受。C位这个东西其实一早就定好了,dls最开始的时候也早最有了数,但在台上他们还是一样在互相扶持,就像黑暗骑士最开始的碰拳头,下台时说的悄悄话一样。


像是dls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因为C位去与mls绝裂,翻盘什么的。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次,他们俩才会更好,更频繁地互相理解,互相学习,互相扶持。


     难受一定会难受,...

发个牢骚。


关于今天晚上的成团夜,一定有很多人团转cp,转唯。dls没有拿到C位各位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七年了。这件事情两家唯粉一定会吵得很凶,但没事,他们本来就在吵了,习惯了。


dls,mls的心里都一定不会太好受。C位这个东西其实一早就定好了,dls最开始的时候也早最有了数,但在台上他们还是一样在互相扶持,就像黑暗骑士最开始的碰拳头,下台时说的悄悄话一样。


像是dls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因为C位去与mls绝裂,翻盘什么的。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次,他们俩才会更好,更频繁地互相理解,互相学习,互相扶持。


     难受一定会难受,但未来他们的路还很长,还要走很远,这件事情不过是其中一个小波折,以后可能还会经历更多。


      相信他们俩一定会一起走向更遥远,更光明的未来。


       不知道mls和dls回到房间里会不会对彼此说说心里话,彼此开通心里的芥蒂,并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呢~


     (那些要退圈的我求你安安静静地退出,不要在那瞎bb了,会让不打算退圈的人困扰的,烦死了。)


松间花岐
俺的私设伊莱刷小甜饼的时候突然...

俺的私设伊莱
刷小甜饼的时候突然的脑洞
嘻嘻嘻嘻
(嘻你个头噢!)
俺太喜欢嘤嘤了所以我才发出来

俺的私设伊莱
刷小甜饼的时候突然的脑洞
嘻嘻嘻嘻
(嘻你个头噢!)
俺太喜欢嘤嘤了所以我才发出来

剑鱼
牵爪爪 是看群消息后的灵感,实...

牵爪爪

     是看群消息后的灵感,实则是爽图。

牵爪爪

     是看群消息后的灵感,实则是爽图。

向星盼兮

【哪吒/敖丙×你】小医仙的千层套路

·激情短打

·温情甜向,结局反转

·百粉点梗,评论留言


敖丙~

“救命,救命…啊…救命”一袭青衣在冰冷的海水中不断沉浮着,隐约还可见一节藕白的手臂在水面上挥舞着。

敖丙今日本是在龙宫处理了一大推事,心中郁结,才破格来这海上沙地散散心,可这刚上岸,就看到有人落水,看样子快是要溺死了。

当他好心把那姑娘拎上岸的时候,那姑娘差点没跪在他面前,抱着他大腿给他磕头谢恩。

“姑娘不必行如此大礼,举手之劳。”敖丙伸手去扶她时,她连忙把自己脸上的水珠擦抹干净,双手一拱“实在多谢仙友相助。”

那是一张清绝之极的脸,笑靥如花,是这人世间再难一见最好的少女模样。

“在下九重天药王殿医...

·激情短打

·温情甜向,结局反转

·百粉点梗,评论留言


敖丙~

“救命,救命…啊…救命”一袭青衣在冰冷的海水中不断沉浮着,隐约还可见一节藕白的手臂在水面上挥舞着。

敖丙今日本是在龙宫处理了一大推事,心中郁结,才破格来这海上沙地散散心,可这刚上岸,就看到有人落水,看样子快是要溺死了。

当他好心把那姑娘拎上岸的时候,那姑娘差点没跪在他面前,抱着他大腿给他磕头谢恩。

“姑娘不必行如此大礼,举手之劳。”敖丙伸手去扶她时,她连忙把自己脸上的水珠擦抹干净,双手一拱“实在多谢仙友相助。”

那是一张清绝之极的脸,笑靥如花,是这人世间再难一见最好的少女模样。

“在下九重天药王殿医仙,仙友唤我成玥就好。”你扬起一个微笑,拍了拍身上就算快要淹死也没有丢掉的医箱。


敖丙没有告诉你,他其实是认得你的,十年前的天池宴上,你捧着一盅珍贵非常的雪莲羹撞到他身上,连汤带器的泼到他的鲛绢云纹蓝袍上,他还记得你当时因为怕被药王责罚,那双素白的手颤颤巍巍地拿起手帕帮他擦试,红着眼角,用极细的声音说到“是他撞的我,是他撞的我……”听到他清咳一声后,你又是一抖,马上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扬起的发丝划过他的脸“对不起!我的错!”敖丙那天很庆幸你束发用的是发带,而不是发簪,不然按照你那个鞠躬的速度和力度,他怕是要破个相回去。

可这一转眼,你还是那身青衫,却是和那日截然不同的春风得意。

“那成玥仙子为何会在东海落水?可是遇到精怪了?”他的眉眼终是柔和下来,嘴角漾起好看的弧度。

你有些局促,不好意思地看向他那张温润如玉的脸“说来惭愧,我虽是医仙,可平时鲜少做功课,下来东海帮师傅采药,连这最简单的避水术都不会。”你说完还自嘲地笑了两声,两手握着医箱的背带,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仙子孤身一人在东海,怕是危险重重。”他脱下自己的外袍,把你整个人包起来,自然无比地拿过你的医箱,“不如,仙子随我去龙宫小住如何?”


你稀里糊涂地跟他回了龙宫,也是那是敖丙才和你表明身份,他,是这东海龙宫的三太子。

你呆了片刻“你是…你是想把我带来这里喂鱼吗?”

敖丙清朗的笑声回荡在水晶宫的屋檐“你放心住下,这里不需要避水术,更没有鱼要吃你。”

这东海海底乱花渐欲迷人眼,可你依旧惦记着师傅给你的任务,你不会避水术,就只能求敖丙带你出去,他倒是乐意,反倒是你觉得不好意思。

你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把品色极佳的海珠从蚌中挑出来,再递给你,他的手修长整齐,节骨分明,那海珠在他手里便被衬得黯然失色。

你慌忙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

“怎么了?”

“那个…就是你也挺忙的,不用每次都陪我的。”

他拉过你的手,把海珠放到你掌心,再轻拢起你的五指,低头对着你一笑“我喜欢和你一起。”


任是迟钝如你,在他这般细水长流的攻势下,也猜到了他想求什么,你看着把你医箱塞的满满当当的药材,心中思绪万千,不肯再去找他。

他也不是没来找过你,可你每次不是说身体不适,就是说要研究药效,次次约见,他都无疾而终。

在又一次你拒见他后,敖丙在远处看着蹲在珊瑚群里逗小鱼的你时,无奈地笑停在嘴角,可本该如画的眉眼染上了失落。

后来,他在你房门前伸手拦住了你,给了你一颗避水珠,便再无他言。

你是用了天大的勇气才敢抬起头去看他,他那双蔚蓝色的眼眸仿佛能将你溺死在里面,更何况此刻还含着难以言喻的柔情。

“成玥,我对你,是不同的。”


你为了追一尾蠃鱼,跟了它上百里海程,可没想到被它引进了洪流之处,避水珠在漩涡中掉出你的衣角,冰冷刺骨的海水霎时从你四方涌来,封住你所有感官,你只能感受到空气一点一点从你身体里流失。

你要死了,你真的要死了。

你唇被堵住,一口带着温度的氧气渡进你的口中,你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敖丙一手扶着你的腰,一手压着你的后颈,薄唇覆上你的唇,撬开你的牙关,把氧气不断渡到你口中。

“敖丙……”你凭着最后一丝神智喊着他的名字。

“我在,放心。”他把你拥入怀中,温热的气息喷在你耳边“没有人能伤你。”

你的心在他身上安下来了。


过了半月,你师父给你来信,说他老人家打算退休了,药王殿那主位医官的位置从此以后就交给你了,让你赶紧回天庭接任,别耽误他的休假。

你接任那天,天庭几乎所有有名有姓的神仙都来恭贺了,你看着人来人去,却始终看不到你心中的那个身影。

等到了宴散,他还是没来。

你苦笑着,满心落寞地转身离去。

“成玥。”清朗的声音传来,那位如玉般的东海三太子不知何时来的,穿着鲛绢云纹蓝袍,好看极了。

“你还知道来啊?”

“给你准备贺礼,耽误了。”

他踏过一地的梧桐叶,一步一步走向你。

“又是药材?”

“比那更好。”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红纸。

他疏朗的字迹写满了整张纸,那是一纸婚书。


你相信一个能继承药王之位的医仙不会避水术吗?

反正敖丙深信不疑。


哪吒~

这九重天上的神仙都觉得,那天界武神李哪吒和药王殿的瑆南医仙能平安无事相处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

哪吒没一火尖枪捅死瑆南,而瑆南也没有企图在哪吒的饮食起居方面下毒,啧啧啧。

更有趣的是,如论辈分,那瑆南医仙可比哪吒高上一辈不止,哪吒的师傅太乙真人见了瑆南医仙也得恭恭敬敬地喊她一声表师叔,只因她是太上老君的师妹。

可哪吒是谁,他会把这些规矩礼数放在眼里就怪了,无论是天门演武受了伤,还是练功时扭了手,有事没事就往药王殿跑。瑆南医仙也是在这天庭里难得可以和他过上几招,甚至打上一架的神仙,从未给他讨过半分便宜。这两人相处可谓是针尖对麦芒。


“把这些送去给广寒宫那位。”身着绛紫色衣裙,容貌灵秀清艳的医官挥退仙娥,“我要去一趟我师兄那,这药案就不用收了。”

瑆南一直觉得这天庭的路长的都一样,所以她从来都主动不上别家神仙仙府串门,她总会走错地方。

随手抓了把头发,无奈的叉腰叹气,这里刚刚是不是走过了?老君没事挪什么地方啊?好不容易记住的路!

身旁的开的鲜艳的杜鹃花忽的摇曳,是空气翻滚,生出猎猎作响的风声。动作比脑子更快一步,手中聚力,转身一刹那,火尖枪那扬着天火的枪头离你的眉心不足一寸,你的手牢牢地握着枪杆。

接着响起的是少年爽朗的笑声,你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

“哪吒!”你剜了他一眼“一回来就搞事是吧?”没好气地甩开金色的枪身,持枪长身而立,你面前的元凶无半分悔意,笑的张扬,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身手还是合格的,没退步。”哪吒收回武器,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果断地选择转身继续走。

“哎!”他跟上你的脚步,“小医仙,不用这么冷漠吧?”

你目不斜视地走着,把掌心在腰间的布料上擦了两下,烫死了,这小子出招不看人的吗?

“我比你师傅都大,小屁孩,跟长辈说话要用敬语。”

“上次不是叫你师奶了吗?你自己说不喜欢的。”

“我明明是说让你滚。”你瞟了他一眼,哪吒走在你身旁,一段日子不见他又长高了吧,第一次见他他才与你一般高,而如今你只能到的他鼻尖了。

“你走这么快干什么?”他低头疑惑地看着你用不亚于小跑的速度走着,奈何哪吒手长脚长的,跟上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你小心迟早摔……哎!”哪吒话音未落,你就左脚伴右脚,直直向鹅卵石路面栽下去,幸好他反应快,一把捞住你的腰,把你拉了回来。

“你笨蛋吗?说摔就摔。”他有力的手扶稳你,你一头撞到他胸前结实的肌肉上,揉着发痛的脸抬起头“你话这么多,太乙不嫌你烦吗?”

哪吒不屑地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是和谁学的?”

最后还是他踏着风火轮把你送到了太上老君的新府上,你觉得这也算帮了你的帮,便大人有大量不打算计较他弄伤你手的事了。


“瑆南医官,这是李元帅给你送来的,听说是现下凡间最时兴的戏本。”仙婢端来了一个放着十几本戏折子的木盘。

你大致看了一遍书名,无非就是什么人间的痴男怨女的情爱故事,这小子,把你想的这么俗的吗?

“李元帅对您可真好,下凡出个公差都给你带了礼物。”在你身边捣药的仙童小月用一种不明真相但充满羡慕的眼光看着你。

你一笑而过,继续看着手中的药典。

“瑆南医官,那李元帅不会是喜欢您吧?”小月语出惊人,你差点没把手里的书扔出去。

“你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我早看出来了,李元帅每次来药王殿都是来找您,每次都挑您在的时候,伤了哪也只让您给他瞧,就算没受伤也一定要和你您说上几句话,他一定是喜欢瑆南医官才这么上心的。”

案上的烛火摇曳了几下,你轻拍了她的脑门“小月,你现在是学坏了啊。专心研药。”

“可是明明……”

“小月,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懂,这世上大多男人说的和做的都不一样。”

你翻起一本戏折子,叹了口气“就像戏里面写的,誓言二字,从来都是有口无心。”


不久之后,哪吒来找你,你正在写着新的药记,见他来了也不抬头“你自己找地方坐吧,我忙着呢。”

“再忙也不差这半柱香。”他毫不客气地坐到了你身边,按下你的手腕。你转头对上他的赤瞳,浓烈到极的色彩,是不灭的红莲之火。

“我明日就要去邽山斩杀穷奇,来跟你道个别。”哪吒的神态自若,好像只是要去抓只羊那么轻松。

“那可是四大凶兽,你不担心吗?”你合上书册,轻挑长眉。

“没什么好担心的。”哪吒伸手弹了弹你案上的小盆栽,语气轻松。

“听说邽山的玉溪草有奇效,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两株。”你对着他莞尔一笑,撩衣起身。

“还有,平安回来。”


哪吒走了也有四天了,你在药王殿里是整日心神不宁的,你绝对相信哪吒的实力,可穷奇是上古凶兽,就算有天兵助战,邽山地势险峻,诸多异兽,怕也是不免一场恶战。

哪吒打起架来是又狠又绝,也不知道会不会吃亏。

你啧了一声,可吓了那位来取药的仙娥一跳。

“瑆南医官!瑆南医官!”一个天兵火急火燎,连滚带爬地闯进了药王殿,直接跪在了你的案前。

“李元帅在邽山被穷奇所伤,心脉俱损,神识不保,救瑆南医官救命啊!”那天兵头还没磕到地上,就只见一阵云雾缭绕,你早已不见踪影。


“哪吒!”你冲进军营,急切地喊着他的名字,他,他绝对,绝对不能有事!

那个本应一世无双,雄姿英发的武神,此刻却狼狈地靠在军帐旁,火尖枪滚落在手边,混天绫与地上滚烫的鲜血融为一色,他胸前五道狰狞的血痕刺痛你的眼。赤眸紧闭着,两颊的红纹失了往日的光彩。

“哪吒……”你强忍着泪水,可语气是止不住的颤抖。

他慢慢睁来眼睛,看向你,还没开口,一口鲜血就先喷出,溅到你的衣裙上。

“哪吒!”你慌忙地跪下,伸出手想抹掉他嘴角的血。他靠在你的肩头,温热的鼻息撒在你的颈肩“你一个女孩,来这里干什么?”

“你别说话了,先让我帮你止血!”你运起心法,手覆在他的伤口上,为他止住伤势。

“瑆南……”

“我让你别说话了!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给我挺着!”你再加仙力,指尖银光乍现。

他那修长的手沾着血污触上了你的脸“我第一次见你,你叫我小孩儿,明明是个医官,却比我这个武将还能打。”

“你别说话!”你闭着眼吼着。

“我终究是魔丸,就算封了神,这天上的神仙也没几个把我当自己人,可你和他们不一样。”

“虽然看着冷冰冰的,可你是唯一一个肯为我看伤的神仙,你会给我备着糖酥,包扎时还会哄我几句。”

“可你从来都不肯和我交心,把我拒在千里之外,我想试试化开你心上那层冰,我不知道要多久,或许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你的眼泪不受控地往外涌着,划过嘴角,滴落到他的脸上。

哪吒扯出一个笑“别哭啊你。”他握上你在他伤口上的手,与你五指相扣。

“瑆南,小爷我从来没有对别人动过心,你是第一个。”

“本来打算这次回去就和你表明心意,没想到却是在这里再见……”

“瑆南,你心里有过我吗?”

哪吒靠在你怀里,气息减弱,你紧紧握着他的手,笑的让人想哭。

他印上你的唇,你舌尖是他的血的味道,腥甜滚烫,唇齿相依间,你任由他汲取。


“元帅,庆功宴都快结束了,您还不来吗?”帐外传来一把醉醺醺的声音,还隐约能听到歌舞声。

你一把推开哪吒,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你不是心脉俱损,快要死了吗?怎么还有力气办庆功宴?”

在你似要喷出火来的目光中,哪吒撑着地板,尴尬地咳嗽着,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李哪吒!你个王八蛋!”你拿起混天绫就往他身上抽,“王!八!蛋!”

你头也不回地回了天庭,走的时候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后来他凯旋归来,天帝嘉奖的宴会你也没有去。你闷在药王殿里,把那些草药当成哪吒,狠狠地碾着,直到碎成粉末。

当天,你回房时,门外的花圃里却多了两株墨青色的玉溪草,长叶上还有晶莹的露水。你看了片刻,冷哼一声,扭头回了房里。

“还生气呢?”那个红衣少年元帅坐在窗台上,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你。

你坐到书案前,翻出来一个漆盒“本来都打算给你下毒了,毒药都炼好了。”

他翻下窗台,大步走到你面前“瑆南,你若还气我,我现在就可以服下这味毒药。”

他打开那个漆盒,里面不是取他性命的毒药,而是一盒糖酥。

“哪吒,我不是生气,我是伤心。”你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你有很多种方法,可你却偏偏要用自己的性命来骗我。”

“如果还有下次,我真的会毒死…唔…”哪吒越过书案,堵上你的唇,这次味道,是糖酥和莲香。

“你就是我的毒药。”


你是这天下最好的医官,药王殿的主事医仙,在你踏进帐中的那一刻你就已经知道他在骗你。

这个季节邽山是生不出玉溪草的,而药王殿的药库里就莫名其妙地少了两株玉溪草,谁拿了也没人敢问啊。


天庭不知从何处流传起了这么一句话,药王殿的瑆南医官以一己之力拉高了整个天庭的平均智商。




































Arthit

今天下着雨,一个人开车来回大良领取行驶证和车牌,回来的时间,由于走错很多路,耽搁了很多很多时间,不过这就证明了,还是需要看看手机导航的,光听语音还是不行的

今天下着雨,一个人开车来回大良领取行驶证和车牌,回来的时间,由于走错很多路,耽搁了很多很多时间,不过这就证明了,还是需要看看手机导航的,光听语音还是不行的


Arthit
今天就是不回来,凭什么要我回去...

今天就是不回来,凭什么要我回去公司做搬运啊,周一又变成搬运狗了,周日还要我干成狗吗?呵呵

今天就是不回来,凭什么要我回去公司做搬运啊,周一又变成搬运狗了,周日还要我干成狗吗?呵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