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作响

101浏览    7参与
花树

昨晚睡前刷微博看到了关注蛮久的bg推文博主“不小心脱口而出的‘国家’”和hk机场被打的游客,写了几句我个人觉得是支持ty的几句话,屏蔽并且无法解封。本来就是拿lof来写感想的,我可以自己设置只有自己看,可是你屏蔽并且告诉我“勿谈国事”我就很难受啦,拜拜啦您叻。



昨晚睡前刷微博看到了关注蛮久的bg推文博主“不小心脱口而出的‘国家’”和hk机场被打的游客,写了几句我个人觉得是支持ty的几句话,屏蔽并且无法解封。本来就是拿lof来写感想的,我可以自己设置只有自己看,可是你屏蔽并且告诉我“勿谈国事”我就很难受啦,拜拜啦您叻。



花树

一个脑洞-花店故事。

S经营一家花店,偶尔他坐在门口画画,但他现在从不画人像,因为他发现画出的所有人像都会有同一双眼睛,甚至他的自画像也会被他不经意间画出另一双眼睛。他想自己是梦中被缪斯蛊惑,他试着画漫画,从眼睛画起,可他还是画不出包含这双眼睛的完整的脸,只有一双眼睛。


T活在电脑中,T的知识不足以定义自己的存在。T的主人不太会用电脑,也不经常打开电脑,T曾经偷偷溜到过主人的手机里,一无所获,只有一张张素描的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在手机里找到什么,不知道自己“一无所获”的定义是为什么,可他还是开开心心的待在这里。


S把眼睛的画发在推上,希望借助网友的力量,找到一双类似的眼睛,完成自己的漫画。你看,他从来...

S经营一家花店,偶尔他坐在门口画画,但他现在从不画人像,因为他发现画出的所有人像都会有同一双眼睛,甚至他的自画像也会被他不经意间画出另一双眼睛。他想自己是梦中被缪斯蛊惑,他试着画漫画,从眼睛画起,可他还是画不出包含这双眼睛的完整的脸,只有一双眼睛。


T活在电脑中,T的知识不足以定义自己的存在。T的主人不太会用电脑,也不经常打开电脑,T曾经偷偷溜到过主人的手机里,一无所获,只有一张张素描的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在手机里找到什么,不知道自己“一无所获”的定义是为什么,可他还是开开心心的待在这里。


S把眼睛的画发在推上,希望借助网友的力量,找到一双类似的眼睛,完成自己的漫画。你看,他从来都不期待找到相同的眼睛,他只是想着有类似的眼睛就好。


T屏蔽掉了那条推特,偷偷的。T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做法,按照他的程序,他应该仅仅听话就够了,但S从未意识到他的存在,他想,这是他恶作剧的小心思,才去屏蔽。你看,潜意识多奇妙。


S不知道被屏蔽了,S对科技的态度小心翼翼,所以只以为自己的粉丝太少,所以那条推只有一个乱码账号的点赞和转发。其实谁不知道这家花店金发碧眼帅老板的推特呢,只是从未有人看到过那条推。


T可以自主上网,但电脑很少被打开,手机又老又旧,他去了一次就不想去了。T被打开时也很少溜出去玩,T在认真的看S,专心致志,目不转睛。


S觉得自己凭借一双眼睛找人的想法有些荒谬,但又觉得关于这双眼睛,总有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魔力。


花树
爸爸要去吃好吃的!

爸爸要去吃好吃的!

爸爸要去吃好吃的!

花树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做这个梦,我很累的,可是我一点儿都不想醒。醒来的一瞬想回头继续睡,我真是太傻里傻气了。

说不清是喜是忧。牵手带你去吃虾饺。争论,一刻也不停的争论,
“你跟我走吧。”
“我做不到,我有自己的责任。”
“我准备好了一切等你来,你要放弃我吗。”
“我真的不可以。”

一个守护了三千年的仙侠狗血剧。

一个泥沼。

一个拼命奔跑。

做这个梦,我很累的,可是我一点儿都不想醒。醒来的一瞬想回头继续睡,我真是太傻里傻气了。

说不清是喜是忧。牵手带你去吃虾饺。争论,一刻也不停的争论,
“你跟我走吧。”
“我做不到,我有自己的责任。”
“我准备好了一切等你来,你要放弃我吗。”
“我真的不可以。”

一个守护了三千年的仙侠狗血剧。

一个泥沼。

一个拼命奔跑。

花树

我和刺客小哥的牛肉面馆

昨晚与23开玩笑,写到我八百年前遇到的心上人。晚上做梦就格外的让我欢喜。

欢喜有二:
一是我和刺客小哥,
二是牛肉面馆。

他是个刺客,不是黑客,我很震惊,因为店里有风扇,这个年头,黑客比刺客常见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察觉对方是个刺客的。

他手艺很好。小小的两间房大小的店面,里里外外靠他一个人忙来忙去,忙来忙去有客人多的缘故,也有我偷懒的缘故。我的牛肉面里,要放卤好的牛肉,煮的嫩嫩的牛筋,涮过的百叶,入味的牛杂,配上一把小青菜,加几根我硬要加的千张豆皮,配上面,一大碗。都是我的。

他不爱说话,总是听我讲。可能是刺客的缘故吧,毕竟多话的刺客很大可能会跟爱解说的反派一个下场。

写到这儿我打心眼儿里觉得我可能喜欢牛肉...

昨晚与23开玩笑,写到我八百年前遇到的心上人。晚上做梦就格外的让我欢喜。

欢喜有二:
一是我和刺客小哥,
二是牛肉面馆。

他是个刺客,不是黑客,我很震惊,因为店里有风扇,这个年头,黑客比刺客常见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察觉对方是个刺客的。

他手艺很好。小小的两间房大小的店面,里里外外靠他一个人忙来忙去,忙来忙去有客人多的缘故,也有我偷懒的缘故。我的牛肉面里,要放卤好的牛肉,煮的嫩嫩的牛筋,涮过的百叶,入味的牛杂,配上一把小青菜,加几根我硬要加的千张豆皮,配上面,一大碗。都是我的。

他不爱说话,总是听我讲。可能是刺客的缘故吧,毕竟多话的刺客很大可能会跟爱解说的反派一个下场。

写到这儿我打心眼儿里觉得我可能喜欢牛肉面馆多一些,牛肉面记得清清楚楚,刺客呢,是个做面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