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作者有病系列

3873浏览    639参与
陆矜崇_
给朋友的很水的河豚。问就是有毒...

给朋友的很水的河豚。
问就是有毒,不能吃。
丑丑,但是圆鼓鼓der。

给朋友的很水的河豚。
问就是有毒,不能吃。
丑丑,但是圆鼓鼓der。

陆矜崇_
P12直男上妆前后。P3挖矿的...

P12直男上妆前后。
P3挖矿的帕非非。
画画使我胃疼,胃疼使我迫害帕帕。
天知道睡眠不足的画手糊色时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溜了溜了。

P12直男上妆前后。
P3挖矿的帕非非。
画画使我胃疼,胃疼使我迫害帕帕。
天知道睡眠不足的画手糊色时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溜了溜了。

陆矜崇_
📣📣📣📣究竟为什么。我...

📣📣📣📣究竟为什么。
我不求报富我只求有人约我稿

📣📣📣📣究竟为什么。
我不求报富我只求有人约我稿

陆矜崇_

[都是骗人的鬼话。
…根本不可能快乐的。
你要这样孤身一人的我,如何才能再快乐呢。]

大半夜睡不着被刺激到,
一些意义不明的十分钟快速摸鱼。
画面崩坏预警。

[都是骗人的鬼话。
…根本不可能快乐的。
你要这样孤身一人的我,如何才能再快乐呢。]

大半夜睡不着被刺激到,
一些意义不明的十分钟快速摸鱼。
画面崩坏预警。

陆矜崇_
[恶作剧斗篷摘下之后]“Tri...

[恶作剧斗篷摘下之后]
“Trick or Treat——”
之前的西幻羊设万圣节魔改版。
不想上色啦平铺完事。

[恶作剧斗篷摘下之后]
“Trick or Treat——”
之前的西幻羊设万圣节魔改版。
不想上色啦平铺完事。

StarScream
凤凰于飞和鸣铿锵。【在这里的天...

凤凰于飞和鸣铿锵。【在这里的天帝是帝俊,努力细节上让女儿X像爸爸,拒绝说不是亲生。以及每个tag都有细节的,虽然没什么人能发现就是惹

凤凰于飞和鸣铿锵。【在这里的天帝是帝俊,努力细节上让女儿X像爸爸,拒绝说不是亲生。以及每个tag都有细节的,虽然没什么人能发现就是惹

陆矜崇_
是个置顶。 幸会,这里陆矜崇。...

是个置顶。

幸会,这里陆矜崇。
平时指绘摸鱼居多。
大头画手,打死不上色。
偶尔随机产出一些小文段。

本命炮哥兔子和小医生,长期北极圈自产自销,火圈不去。
最近在来打坑蹦跶,入的圈cp基本吃主角中心,雷的慎扩。
是个干啥啥不行不行,但是一刷起屏来毫不含糊的烦人菜叽。
人比较佛系而且话废,吵架④笔别找我我打不过你喔😐

平时没更新就是在看书补剧睡觉,可以试着去q上捕捉。
支持拉我进群分享日常连麦看剧等等(?!什。

没了,想到再补充。
总之长期扩列/接稿,我是酷哥,欢迎找我玩。
+我看哭包陆哥在线精分水仙(bu。
熟了大概率会掉落你cp和人设无偿。
长评互动小红心小蓝手眼熟的小朋友欢迎来扩亲友点梗。

非常非常...

是个置顶。

幸会,这里陆矜崇。
平时指绘摸鱼居多。
大头画手,打死不上色。
偶尔随机产出一些小文段。

本命炮哥兔子和小医生,长期北极圈自产自销,火圈不去。
最近在来打坑蹦跶,入的圈cp基本吃主角中心,雷的慎扩。
是个干啥啥不行不行,但是一刷起屏来毫不含糊的烦人菜叽。
人比较佛系而且话废,吵架④笔别找我我打不过你喔😐

平时没更新就是在看书补剧睡觉,可以试着去q上捕捉。
支持拉我进群分享日常连麦看剧等等(?!什。

没了,想到再补充。
总之长期扩列/接稿,我是酷哥,欢迎找我玩。
+我看哭包陆哥在线精分水仙(bu。
熟了大概率会掉落你cp和人设无偿。
长评互动小红心小蓝手眼熟的小朋友欢迎来扩亲友点梗。

非常非常想扩特摄党!!(比划)

胆小暴躁,非常敏感易哭。
不怎么说脏话但是逼急照样会口吐芬芳。
开车请适量,本体拒绝口嗨荤段子。

※婉拒md&d5圈的未成年,小朋友请好好学习。(高亮)

乐总说之前写的又长又啰嗦没有人看,这一次稍微简短一些。

左霄猫猫

【唐明】朗月

田螺炮哥唐千机,明尊喵哥陆明

陆明的字写的很好,因为他说不出话。小时候在明教被仇家毒哑了嗓子,经商的父亲在回程路上遭遇马匪,只有匹老马驮着件挡风的外衣回来。母亲是明尊信徒,她把陆明送进明教后失去了所有的消息,再联络不上了。陆明当时只有六岁,他喉咙痛的厉害只能发出嘶哑又断续的气声,被一个看不下去的明教弟子收走做了徒弟。


穆赫问他要学焚影还是明尊,一个说不出话的杀手显然是更加能让人靠谱的,而且乐意学明尊琉璃体的明教只有很小一部分,他几乎很确信这会是个焚影徒弟。


陆明指向远处绚丽的朝圣言,又向明尊行了个礼。“我想有能力护住我以后的家人。像明尊那样,至死也留有一丝希望。”


可他哪里...

田螺炮哥唐千机,明尊喵哥陆明

陆明的字写的很好,因为他说不出话。小时候在明教被仇家毒哑了嗓子,经商的父亲在回程路上遭遇马匪,只有匹老马驮着件挡风的外衣回来。母亲是明尊信徒,她把陆明送进明教后失去了所有的消息,再联络不上了。陆明当时只有六岁,他喉咙痛的厉害只能发出嘶哑又断续的气声,被一个看不下去的明教弟子收走做了徒弟。


穆赫问他要学焚影还是明尊,一个说不出话的杀手显然是更加能让人靠谱的,而且乐意学明尊琉璃体的明教只有很小一部分,他几乎很确信这会是个焚影徒弟。


陆明指向远处绚丽的朝圣言,又向明尊行了个礼。“我想有能力护住我以后的家人。像明尊那样,至死也留有一丝希望。”


可他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呢?穆赫给了他一双明尊琉璃体的弯刀,陆明向他行了个礼,虚虚的发了声师父的调子。他为自己发不出声音而有些失落,穆赫摸了摸他脑袋,手下小孩的短发手感柔软。穆赫那年只有十九,刀法不能说精湛,但身法敏捷基本功很扎实,其实他能教给陆明的并不多但是他有足够的时间跟这个徒弟相处,可以说他们是一起成长一起学习的。


穆赫二是二岁的时候有了唐千机这个搭档。陆明刚过完十岁生辰,正摆弄他的新弯刀,是穆赫的师父给的,那是个嫁去了霸刀山庄的漂亮姑娘,脾气极好对小陆明很是疼爱但实在因为路途遥远她一般两三年来一次,特意找人打了这对弯刀。刀锋雪亮,刀柄上有合着他手指的纹路,坠了两串不知什么石头打的小猫形状的坠子。陆明可喜欢这个,他抱着刀饶了他师祖两圈,埋头去看小挂坠,连比带话说不清楚,写了行字:这个小老鼠好可爱。


亲手打小坠子的喵姐师祖:?


没憋住笑的穆赫:……噗嗤


唐千机当时为了跟穆赫抢一个任务,两人三句话不投机当即抽出兵器大打出手。又是机关弩箭又是刀光闪烁,动静太大把在车里睡午觉的陆明吸引了过来,他扒着墙角探头的时候差点被飞溅出的木片划到脸。陆明被穆赫保护的好好地,他长那么大连血都没见过,练了明尊心法身体又结实得很一年到头连个风寒都没怎么染上。就是个头没怎么蹿。所以当时见他们打得这么凶,师父肩上还有被箭刃划伤的血迹,他整个人都慌了,被个木片一吓竟然吧嗒吧嗒的开始掉眼泪。唐千机正面对陆明所在的角落,见一明教打扮的小孩子呆愣的掉眼泪也愣住了,他收了弩挡穆赫的刀,茫然询问穆赫:“这是你儿子吗?”


打的正嗨的穆赫:?


他很快反应过来可能是陆明,收了刀扭头去哄小徒弟。俩榜单中上流的恶人谷杀手哄小孩是真的不行!陆明哭得只打嗝怎么都止不住,后来被穆赫抱在怀里拍着背睡着了。十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陆明的心智发育得有些慢,可能是在慢慢走出那段时间的阴影吧。唐千机拿木块削了条小鱼给他玩,他也扒在穆赫身上玩的开心。两人最后一起去做了那个任务,合作的挺顺利,便成了搭档。


那年唐千机差了俩月二十一。当时他也只是想,怎么有那么惨的小孩。缠了穆赫几天问清了陆明的仇家——那家早被穆赫跟他师父清了个七七八八翻不起浪了。唐千机又扯着穆赫去偷袭了几支小队的劫货马匪,两人打了就跑,杀不杀无所谓能捣乱就行,为此唐千机特地切了惊羽诀以免露出点什么身份来。总共三天,入夜就行动,他们在暗,马匪在明处劣势,被搅和的头疼但提着精神逮人又逮不住两个随时能隐匿起来悄悄溜走的,见好就收,玩开心了撒手就跑,回去喝上两杯切磋几把又是崭新的第二天。陆明对此一概不知,早起觅食的时候,总能看到师父和他搭档打的十分焦灼。唐哥哥的饼子烤的香香脆脆沾奶很好吃,上次煮面也好吃。陆明鼓着腮帮子晃腿,下午能跟着去集市要买两块糖糕……


十二岁之后的陆明被允许远远的地围观穆赫跟唐千机任务,穆赫放心不下还是教了他焚影技巧,最基础的隐匿肯定得学着,关键时刻能保命……虽说都是些简单的小任务和悬赏,但情报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比如目标的守卫们。陆明总不看中自己的命,他从暗处冲出来弯刀一抽,刀光乍现,阴阳内功绕着他周身,绚烂的光影和熟悉的刀法。如焰火般的朝圣言,一刹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还是深夜,穆赫楞了一下,趁守卫们分神的片刻撂倒身边的两人,他的刀被藏在了朝圣言下,如毒蛇般,一招一式都能置人于死地。唐千机已经收好了目标的人头,他浮光掠影在暗处,本来没有机会出去,他从那处角落冲出来拦起陆明的腰就跑,机关翼在高空中展开,遮住了大半月光。穆赫自己能稳稳的走,他不必担心他的搭档。但这小家伙可不行。陆明被突然带起吓得闭上了眼睛,他在空中悄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把人脖子抱得死紧,稀疏的月光打在独当一面上,起了一层白色的荧光。陆明愣愣的看着唐千机的侧脸,不自制的红了脸。这手也不是很想撒开了。


说起来穆赫是个对感情十分迟钝的人,等陆明去了朗月,唐千机也悄悄换了帮会跟去朗月给了他一个蹩脚的借口的时候。他突然后知后觉的觉得,哎这唐千机是不是对我徒弟有什么想法?


众所周知,明尊不能参与名剑大会。他怀疑唐千机去混锻刀厅千雷殿的那伙人里缺明尊。所以一个劲讨好他,想拐他徒弟去那些秘境帮忙。一定是这样的!唐千机天天来找陆明的情况持续了几个月,穆赫左思右想,然后义正言辞的婉拒了奶妈小姐姐约他竞技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要解救徒弟于水火。然后他撞破了陆明跟唐千机接吻的场面,整个猫都呆住了。养了十年的白菜!被个猪拱走了!这猪还好熟,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们认识!!穆赫陷入了绝望,特别痛苦。然后精神恍惚中应下了奶花的竞技场邀请。倒是又促成了一段佳话!


唐千机是跟穆赫学的手语,两人沟通没啥障碍,他一直跟着陆明,要是没有纸笔还能帮忙做翻译。他手很巧,老在小物件上刻字给陆明,比如一些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情话。


十年前他送给陆明的小鱼被他改了改。加了个小机关,小鱼精致了不少,晃晃转转打开机关后可以从中间打开。


我见过朝圣言里最接近明尊的你。

陆矜崇_
“别吵醒他(m。” 还是草稿。...


“别吵醒他(m。”

还是草稿。
晚安。


“别吵醒他(m。”

还是草稿。
晚安。

陆矜崇_
乐茨弗(?总之是乐总♀设的性转...

乐茨弗(?
总之是乐总♀设的性转。
和乐辞孚♂不一样(。)
是个小刺客。
欸小男孩文化就很好,画好顺。
细化以后再说,最近好忙💦
话说今天,好高产(。)
摸摸自己的肝。…

乐茨弗(?
总之是乐总♀设的性转。
和乐辞孚♂不一样(。)
是个小刺客。
欸小男孩文化就很好,画好顺。
细化以后再说,最近好忙💦
话说今天,好高产(。)
摸摸自己的肝。…

陆矜崇_
和非酋乐总的一点日常。我们两个...

和非酋乐总的一点日常。
我们两个怎么还不出新货。
T  T

和非酋乐总的一点日常。
我们两个怎么还不出新货。
T  T

陆矜崇_

“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骗你的。”

“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骗你的。”

陆矜崇_

和乐总以及莫小疯子整理了一下最近的小玩意儿。

和乐总以及莫小疯子整理了一下最近的小玩意儿。

左霄猫猫

【策花】朗月 下

下.

日月崖守下了,攻防指挥得顺利。齐鹤一跟肖巧巧一众带着帮会新人先撤回,秦锋领着孙乾他们留在据点善后总结,记录损失。齐鹤一频频回头,独伐太安静了,他放心不下留在据点那点人悄悄调头要回去,被肖巧巧眼尖拦下。齐鹤一的信鸽便是在这时候飞来的,带着急报说独伐的人开了帮战,据点的人手可能不够,但更主要的是送没参与过的帮众回帮会。齐鹤一立刻调头往回赶,吩咐肖巧巧和曲亦柒送人回去就来据点帮忙。他策马出去段路觉得不对劲,稍作调整切了花间游心法,他唤来信鸽,讲字条塞进它脚上的细竹筒里,字条卷起露出背后的花纹。是青南城帮会的标志。


齐鹤一撤下马绳放马回帮会,大轻功往据点赶。离得近了能隐约看到忙着运送物资...

下.

日月崖守下了,攻防指挥得顺利。齐鹤一跟肖巧巧一众带着帮会新人先撤回,秦锋领着孙乾他们留在据点善后总结,记录损失。齐鹤一频频回头,独伐太安静了,他放心不下留在据点那点人悄悄调头要回去,被肖巧巧眼尖拦下。齐鹤一的信鸽便是在这时候飞来的,带着急报说独伐的人开了帮战,据点的人手可能不够,但更主要的是送没参与过的帮众回帮会。齐鹤一立刻调头往回赶,吩咐肖巧巧和曲亦柒送人回去就来据点帮忙。他策马出去段路觉得不对劲,稍作调整切了花间游心法,他唤来信鸽,讲字条塞进它脚上的细竹筒里,字条卷起露出背后的花纹。是青南城帮会的标志。


齐鹤一撤下马绳放马回帮会,大轻功往据点赶。离得近了能隐约看到忙着运送物资的人影。利箭的破空声从身后传来,齐鹤一在空中翻身躲开又接到了一记魂锁。独伐的明教缴走他的笔,楞了一下。和收到的情报有出入,这是花间笔。齐鹤一分神去看笔,挨了两发逐星箭踉跄着退了几。他聂云去夺笔贴身打了太阴指出来拉开距离想走。不想背后立了面刀墙,脚下浮出音域圈正是将逐月天。


“我原以为会有几个人没想到只有齐大夫一人,不想再打便老实跟着走一趟吧,你知道现在是无用功的。”立在一旁的长歌拨了拨琴弦,“杨某也不想为难一个离经先生。”


齐鹤一粗略扫了一圈,应是没有能走的机会,他收起笔被绑上了手腕送上马车。听见他们交谈的声音,有人被派去给秦锋送信,成了用来要挟朗月的人质。


秦锋那里意外的等来了帮忙的帮众,和被短箭钉在门口的信纸。信纸草草写了让他拿据点换齐鹤一的命,给了三天时间,正是到下周攻防前一天的日期。秦锋捏着信纸回帮会,他们的确被开了帮战,但没有独伐的人在路上骚扰,目的只是分散他们帮众成小队行动。齐鹤一收到假消息后独自行动正踩了圈套,他们也放任齐鹤一传信,为了让秦锋确信他们确实抓走了齐鹤一。


青南城帮主收到齐鹤一的字条,派了小队去朗月支援。齐鹤一本就是青南城的高管,派去朗月辅佐这个有潜力的小帮会铲除毒瘤,要是折毒瘤帮会上他们也心疼这个损失。帮主烧了字条摇头叹口气:“师弟向来谨慎,这必然是陷进去了,算那秦锋捡着大便宜。亏了亏了。”


秦锋等了一天,没等到齐鹤一回帮会,落实了事情的真实性。他熬了一宿,唐千机好不容易把他赶去睡了一会儿,代他守在帮会门口。陆明也不闹腾了,搬小凳子跟他身边守,比划手语表示也要一起等。他小时候就是被仇家毒哑了嗓子,眼下替齐鹤一着急也没什么办法。青南城的人在正午赶到了朗月,秦锋没睡熟,被外头响起的人声闹醒,披了件外衣出去看。这才晓得齐鹤一是青南城的人,之前的疑虑都有了解释,他喊厨子多做些菜,有了支援,他们准备傍晚就出发救人。


另一头齐鹤一到是没怎么被为难,他被关在一间什么都没有的暗室里,或许觉得一万花掀不起浪,连笔都没给他收走。有人按时给他送饭,半个时辰后无论他吃没吃都会再来收走。齐鹤一以此确定过了应该有一天半,他的内力被封住,调息几次察觉那人实力弱于他,封住的经脉被冲破,他转了转笔打算休整一下趁夜里出去。他在屋里不知时间流逝,秦锋吃不下饭也等不及,要一个人去探探路,几次保证绝不冲动行事。孙乾见拦不住,干脆跟上,陆明要跟去,唐千机自然不放心也一起跟着,与支援的人约好还是之前订的时间赶来。四人蹲在独伐外头的树杈上往里头望,毒瘤帮会不比正规大帮会,人散喜欢出去闹事,时不时见有人出入。秦锋越看越蹲不住,手上抠起了树皮,孙乾的玄甲太重上不了树,蹲在高草丛里喂蚊子,陆明和唐千机倒是轻巧的很站在更高的树杈上被秦锋当瞭望台使。


天色渐暗,里头点上了火把,离他们约好的时间也更近了些。秦锋心里着急已然听不得人劝,见里头守卫换班吃饭一时间人少,厉声呼哨唤了爱马猛地突向独伐的守卫。他们原本藏在视觉盲区这下他单枪匹马冲出去立刻引起了守卫的注意,独伐的警报响起,四处的守卫和帮众都围了过来。秦锋舞起枪,接连打翻俩火盆,天干物燥火势很快转大。孙乾没法,只好带着陆明和唐千机也一起上了。后援这时间已经在半路,他们只能尽可能的拖时间。前头秦锋杀了个对方措手不及,战八方掼倒了俩守卫,他一个疾又跟身后三人拉了几十尺距离。孙乾的玄甲可重,此时撼地都用了因为追不上险些泪流满面,到是陆明大轻功甩着锁链蹿出来,他聂云接幻光步往前头拉了个极乐引吸引大部分火力,唐千机紧跟其后放下了千机变才稍稍缓过来,孙乾架起盾壁盾舞缓慢前行挡着独伐帮众的攻击。


他们一时间手忙脚乱没注意独伐的帮众往侧院跑去,秦锋已经骑着马冲进后屋去了,他救人心切开始还记着喊一声,连开几扇门不是,惊扰了更多帮众和佣人,秦锋气势汹汹的砸开门犹如来索命的恶人,吓得几个佣人当场叫出了声,又在一片惊慌失措中被秦锋略过冲去下一个小屋。


佣人厨师黑心商人:?


齐鹤一被外头的吵闹声惊动,几人猛地开门要拽他出去,他被光线刺到眼睛,模糊间叠上水月,乱洒青荷也一并叠上,阳明指气势汹汹的击出去,实打实的糊了那人一脸。齐鹤一本想以攻为守,但人数太多,等适应了光线立刻掰回局势不再一味躲着人影防守,齐鹤一本就是花间转修的离经,为了任务憋了大半年花间除了刚开始有点不顺,很快捡回了以往的身法气势,这几人没做准备虽费了点力气,但本质上根本不是他对手。


他这里刚打完,整个人还没冷静下来,气息也没调整过。秦锋见门就砸,误打误撞拉开了。齐鹤一猛地听到门被砸开的声音心下一惊手上动作比反应更快甩了道阳明指出去,足有七八成功力。他认出秦锋的时候根本来不及了,小心还没喊出声,秦锋掩回半扇门只来得及侧身去躲。阳明内劲砸在门上轰飞了铜制的门环,半扇木板摇摇欲坠,秦锋好险避开了正面,小心翼翼探出个头被捧了张脸。齐鹤一满脸紧张捧着他脸左看右看。哎,眼角还有点闪的。秦锋难得见齐鹤一这幅样子,嘟着个脸也不在乎形象了,备受对象关心得意十分,一下竟笑出了声。齐鹤一一愣稍作反应这肯定不是被吓傻了,想是自己被嘲笑了,立马黑了脸甩手走了。秦锋嬉皮笑脸追上去扯人袖子,路过门口瞟了眼屋里躺得乱七八糟的几个人,又是忍不住咧嘴笑起来。还好齐鹤一不是单修离经……


孙乾,唐千机和陆明:歪醒醒?!俩t也快撑不住了啊!


秦锋和齐鹤一的加入稍微让战况缓了些,他的花间游是第一次被帮众见识,身法潇洒飘逸,还能帮忙套个春泥救急。支援在战线崩溃的边缘赶到了,几个小首领被齐鹤一以一己之力武力镇压,冲来的朗月和青南城帮众一个个斗志高昂剿除毒瘤帮会,跟剩下的残兵败将没什么好比的,呼啦啦的反包围了起来。肖巧巧跟曲亦柒俩姑娘彪悍至极,指挥着带走了伤员任剩下的人在顾北的指挥下打起群架。


独伐帮会就这么仿佛闹剧一般被打散了。秦锋收到信后就没顾上休息,被架回朗月心里一放松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手里攥着齐鹤一的衣摆不肯撒手。齐鹤一好一通哄最后不得不割断了那小片布才走得开。他轻轻在秦锋额心留了个吻,手上理了理他额发蹲在窗口不舍地又看了眼才离开。没留下一条字条。


他就像当初被秦锋带进帮会时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秦锋的指挥能力与日俱进,不是没人想挖走他去大帮会干事守更大的据点,只是他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这个小帮会。问起来就说在等人。他知道齐鹤一完成了青南城来辅佐他剿清毒瘤帮会,守稳日月崖的任务一定是回去了。他想他应该是有底气赌一赌齐鹤一会不会回来,或许他只是需要更加优秀一点,至少不能因此就消沉下去。那绝不会是他喜欢的样子。


三年后,齐鹤一牵着马低头读那条不长的任务单子,他文化素养多高一万花弟子,愣是念得磕磕巴巴:经之前打散独伐,朗月为恶人谷立大功。现经观察,是秦锋作帮主管理得当,在此赏赐两车物资及日月崖城主称号,由万花弟子齐鹤一送达。并调配齐鹤一长久辅佐日月崖城主,朗月帮会帮主秦锋管理帮会,望能继续为恶人谷效力。青南城帮主落款。


齐鹤一卷起卷轴,他心虚于当初的不辞而别,还有隐瞒了许久的花间游。他感受到秦锋盯着他的目光有多热切,像是针扎,又像是想把他整个人剖开似的。“是个人都该信不过我了。”齐鹤一想,为自己心里垫了点底,愧疚感在不断打压着他所剩无几的勇气。齐鹤一手上不自觉地卷着卷轴的一角没敢抬头看回去,甚至往后退了小半步,低着头小声询问:秦帮主可愿意接收齐某人久住朗…!


他的话被打断,他被年轻的天策帮主一把拥在怀里,秦锋抱得很紧,用力到齐鹤一觉得骨头有点痛,铁甲也有点硌。但是他舍不得推开,颈窝里温温热热,秦锋一整个脑袋都低下来埋在他脖子边上了。秦锋的头蹭的他有点痒,眼泪也糊了他一脖子。但齐鹤一不讨厌,一点都不,他闭上眼睛,抬起手回拥了过去,稳着手给他的将军顺了顺背。


“你个帮主这算什么样子……”


“欢迎回家。”秦锋的声音闷闷的从耳边传来,“欢迎回朗月。”


左霄猫猫

【策花】朗月 中

秦锋跟着他师父学指挥已经有所小成,他大局观不错,一般不会死盯着一处攻守,更善于调配兵力。他也有钻牛角尖的时候,齐鹤一检查仓库里草药储备时路过他看地图比比划划,会凑过来添上一两笔,巧妙的引出条新思路。秦锋豁然开朗,但一直没问。


为什么专心修习离经易道的齐大夫对阵营的事情那么熟悉。他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冷淡模样,对死伤的淡漠,对上头大帮会目的的了解。秦锋不怎么跟他说他们的计划,但齐鹤一多数都能猜到,从给他添的那条弯路。他知道浩气这次会有从后方偷袭的队伍,所以有分小队兵力做阻拦以等到大部队赶回来。


但又是谁偷偷告诉了他?


秦锋想等齐鹤一主动为他解释,毕竟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对局势有利的。...

秦锋跟着他师父学指挥已经有所小成,他大局观不错,一般不会死盯着一处攻守,更善于调配兵力。他也有钻牛角尖的时候,齐鹤一检查仓库里草药储备时路过他看地图比比划划,会凑过来添上一两笔,巧妙的引出条新思路。秦锋豁然开朗,但一直没问。


为什么专心修习离经易道的齐大夫对阵营的事情那么熟悉。他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冷淡模样,对死伤的淡漠,对上头大帮会目的的了解。秦锋不怎么跟他说他们的计划,但齐鹤一多数都能猜到,从给他添的那条弯路。他知道浩气这次会有从后方偷袭的队伍,所以有分小队兵力做阻拦以等到大部队赶回来。


但又是谁偷偷告诉了他?


秦锋想等齐鹤一主动为他解释,毕竟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对局势有利的。他不急这一时,只是时间长了难免有些失落。齐鹤一于他总有种,哪天早上两眼一睁发现从头到尾没有这个人的感觉。


秦锋是在一次攻防时捡到的齐鹤一,或说被齐鹤一捡到?他因一个错误判断让独伐的人有机可乘。粮仓被烧毁近半,物资也丢了不少。秦锋更是被两个明教拖住无法及时赶去战场。齐鹤一就是那个时候赶来的,虽是离经但太阴指用的巧妙帮他阻了明教的刀,奈何离经易道的能力过于有限,几个回合下来秦锋被划伤了眼睛。独伐的人见好就收,这还不是他们下重手的机会,日月崖还没拿下,他们需要秦锋铺路。齐鹤一临时封住了几处穴位保住了秦锋的左眼,秦锋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从何得知他的处境,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来。齐鹤一搀他回营,他师父燕朔看他迟了那么久已经代替了他这次指挥的位置。辅助指挥的机会便因此搁置了许久。独伐跟朗月的仇也是这时候结下的。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在补充物资粮草,那次险胜浩气拿下了日月崖,燕朔的能力被恶人大帮会青南城看中,招揽守马嵬驿。人往高处走,他在朗月留了三个月把该教的都尽责教给了徒弟,待秦锋的左眼能看清东西没什么大碍后才去了青南城帮会。


齐鹤一说他当时在山上采药,秦锋现在想来觉得这个借口完全不可信。哪有什么中立侠士在攻防战场附近采草的,这不是自找麻烦吗?齐鹤一就直奔着秦锋这个大麻烦过去了,这也未免太傻了些。除非他底气十足,有足够的把握出来帮忙。


天色渐晚,秦锋放下地图和草纸,吹灭烛火向后靠着哼哼唧唧伸了个懒腰。房门被轻敲了两下,齐鹤一带了两份食堂的饭菜进来,咦了一声屋内的暗色,他放下手里的碗盘,翻火石要去点灯,秦锋没穿鞋从里屋悄悄摸出来伸手去搂他腰。


“让我摸摸齐大夫这两天有没有好好吃饭?”秦锋自后搂着齐鹤一凑他耳边说话,他比齐鹤一高了不止半个头,能把人一整个圈起来,手上不老实的四处揩油,“近两日忙着准备攻防战事,白天都没什么时间陪你。”


齐鹤一扣住他手腕从身上扒下来,转身给了两个吻作安抚:“不劳秦帮主费心,齐某人吃得好喝的好没准还胖了些。”


“快让我摸木——”秦锋被一勺子饭堵住了嘴,手里也被塞了碗筷。


齐鹤一收回勺子摇摇头:“多大人了还要喂饭。是不是还要饭后奖励糖丸吃?”


秦锋咽下嘴里的饭,牵他去桌边坐下一起吃:“等这次结束我带你去逛夜市,你喜静,中秋刚过他们都回去劳作我们逛完去唐家堡竹林看月亮。问道坡的景色是出了名的好,你肯定喜欢!……”


“都好,这些等结束再说。你现在该好好吃饭,早些休息养足精神以免到时候出差错。”


“独伐那帮人可能会在攻防结束后捣乱,你到时候肖巧巧她们先回帮会,孙乾会带一部分人留下善后。唐千机跟陆明也会帮着看守,不必太过担心。这次我师父会来看,所以我必须守住日月崖,之后我就能出师了。顾北也要开始学着记各种位置,等他能接下我的职位。我们就搬去千岛湖,好歹是个小指挥我省着点花肯定能存很多钱……”秦锋说着说着又开始计划以后的事情,他对两人的未来充满信心,当即就想拿纸画以后想住的屋子院子。齐鹤一只得再往他嘴里塞两勺饭拦住他去糟蹋纸笔,秦锋鼓着腮帮子嚼饭,小心地观察齐鹤一总觉他好像不是很乐意听这些。没什么大表情,会轻轻皱眉,不知在嫌他少年心性还是在愁些什么别的。秦锋又伸手去揽他腰,把人往腿上拽,干脆撒起娇来要一口口喂饭吃。齐鹤一从凳子被迫挪到了他腿上,坐的没很舒服,天策的铁甲有些硌,还不如坐板凳,他没法听秦锋讲那些将来的事情,有些走神的戳碎手里的饭混着菜给秦锋喂过去。


这一晚可能是两人都想着事,秦锋睡的很安分,没像之前装睡要动手动脚,只是扣在齐鹤一的腰上,把人圈在怀里。临近攻防的日子,齐鹤一脑子里事多,拇指轻轻刮蹭着秦锋的手背,只在快天亮的时候眯了一下。秦锋起来的时候把他惊醒了,太过困倦齐鹤一醒了一下又睡回去。迷糊间辨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有些留恋的拽了拽他手指,少见的主动挽留了一下。秦锋是要去晨练,他回头看齐鹤一将醒未醒,朦胧着眼缩在被子里勾着他小手指不愿撒手的样子,不可控制的咽了咽口水。美色误国,误就误了这波我太赚了。秦锋心想,把人抱起来过了个荒淫的早上,搂着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唐千机捂住了陆明的眼睛,小家伙偷溜进来要找齐鹤一玩,去推他们窗户的时候被当场逮住。唐千机吓得冷汗都要出来了,好险好险!



左霄猫猫

【策花】朗月 上

年下策花,帮主军爷秦锋x????万花齐鹤一


齐鹤一是朗月公认的好大夫,脾气好长得好,年纪轻轻医术也是出了名的精。帮众无不可惜多好一万花大夫,栽在他们帮主手里了。但是帮主不配谁又配呢?忠心帮众想了想又觉得没那么可惜了,比起齐大夫,朗月帮主秦锋的年纪要小一些,能坐上帮主这个位置他也不是那种全靠一腔热血的江湖青年,自是能压得住他这个年纪的意气用事,有勇有谋的侠士。


秦锋的左眼就是齐鹤一救下的,现在只会在阳光过盛的时候有些刺痛看不大清,平日里已经不碍事了,留了一道自眉骨到鼻梁一侧的浅疤印证了当时情况有多险。也是那段时日的相处两人互生情愫,磨磨蹭蹭了小半年终于互相坦白过上了光明正大撒狗粮的日...

年下策花,帮主军爷秦锋x????万花齐鹤一


齐鹤一是朗月公认的好大夫,脾气好长得好,年纪轻轻医术也是出了名的精。帮众无不可惜多好一万花大夫,栽在他们帮主手里了。但是帮主不配谁又配呢?忠心帮众想了想又觉得没那么可惜了,比起齐大夫,朗月帮主秦锋的年纪要小一些,能坐上帮主这个位置他也不是那种全靠一腔热血的江湖青年,自是能压得住他这个年纪的意气用事,有勇有谋的侠士。


秦锋的左眼就是齐鹤一救下的,现在只会在阳光过盛的时候有些刺痛看不大清,平日里已经不碍事了,留了一道自眉骨到鼻梁一侧的浅疤印证了当时情况有多险。也是那段时日的相处两人互生情愫,磨磨蹭蹭了小半年终于互相坦白过上了光明正大撒狗粮的日子。秦锋的脾气不是不躁,只是全被齐鹤一压着,好些不理智的举动冲动都被压得死死的。能坐上帮主可以说是离不开齐鹤一的。


朗月是个恶人大帮会,日月崖的据点帮。秦锋随他的苍云师父学的攻防指挥,齐鹤一跟着他走过白龙口的每一寸土地。朗月有个暗中敌对的帮会独伐。独伐是经常暗中动手脚的毒瘤帮,早就看中了朗月的据点,一直蠢蠢欲动又找不着好机会抢。他必须护着秦锋不受偷袭围堵。敌对帮会和他们势力相差不大,但也属恶人谷,要是打起来便是明里内斗。秦锋的帮主还没坐的很稳,帮众除了老一辈一路打上来的亲友兄弟更多的还是新鲜的恶人谷热血侠士。据点帮会总是在召集更多的战力的,招人的章文一发,有意向的侠士纷纷入帮由老人带着熟悉各处。其中若是混入了敌对的帮众也是很难分辨,至少大家都有对着据点的向往?


秦锋嗤笑一声,拎出两张混在入帮请求中的来自独伐的挑衅信纸,他草草看了眼独伐的暗火标识,随手揉成团丢进火盆里。独伐对据点的渴望不可能是为了恶人谷的发展,要说他们偷据点物资卖给浩气还差不多。齐鹤一此时不在帮会,他跟帮里几位空闲的高管在护送帮会新来的帮众们在马嵬驿跑商,他们人多走的慢,帮会老骨干奶秀在给新进帮的小霸刀讲帮会的旧事,三个苍云比划着交流盾刀循环的技巧,齐鹤一安安静静骑马跟在队尾偶尔出声指点几句小师妹们探讨的针法,他已经跑完自己的商,这趟是出来护镖,顺道……


“我要走小道去山后采些彼岸花。这里就麻烦肖姑娘和孙大侠了。”齐鹤一拽拽缰绳停下了步伐,他指指一旁树下的红色小花。


肖巧巧认得这种只开在战乱地区的小花,她夸齐大夫好勤快给帮会仓库塞小药:“齐大夫去采药要注意安全,独伐的人安分了好久,我怕他们憋了大事情要搞。”


孙乾点点头附和,他扬了扬手里的陌刀:“这里由我们负责就可以,辛苦齐大夫。路上小心。”


齐鹤一背上药篓扯着缰绳调转马头,扬手挥了挥:“那我晚点回去,替我向秦锋说一声。你们路上也小心劫镖。”


他骑马走上去后山的小路,弯弯绕绕几下便不见了影,可见是很熟悉这里的路。肖巧巧跟孙乾带着一帮小家伙继续往龙门走去。


齐鹤一采了几株彼岸花五味子,他拴好马写了张字条在后山放出一只信鸽,随后又若无其事埋头采草。近几日换季常刮风,树叶沙沙作响,掩住了声刀鸣。齐鹤一有所察觉,但抬头时已经是干干净净的树林子,没有人。


秦锋在帮会门口的小场地带他徒弟顾北练枪,引来几位新人天策的围观。几下招式练过也是手上按不住的比划,秦锋瞥了眼,他练了近二十年的枪,单看手腕动作便能辨认招式,这新人已经快摁不住胳膊了,像极了刚入帮时的他,也是看着帮会老天策练枪跟着比划。他收了势,转去演示那个新人所做的招式,虽无目标但每次挥枪都带着厉风,最后刺向木桩那下甚至扫下了片木块。新人受益匪浅,壮着胆子上前要插旗切磋一番。坐一旁搓机关的唐千机摇了摇头长叹口气深表不满,眼不见心为净,该带着宝贝情缘跟车去了!


秦锋从下午等到傍晚才等回骑马慢悠悠回来的齐鹤一,整个人一下子就有精神了,乐颠颠去接药篓,搂着人去吃晚饭。齐鹤一不嫌他这种人前也十分亲密的举动,伸手去给他理理被风吹乱的额发,被捉着手腕亲了口在手背上,秦锋嫌不够又吧唧一口亲他脸颊上,今天可让他好等,这两下哪里够呀,还有好多话憋着没说。饶是齐鹤一处事不惊,这下也有些红了脸笑骂了句不正经,还有帮众看着呢。


秦锋乐呵呵收敛了点,要勾着根手指才老实走路牵着人去吃晚饭。唐千机带着情缘跟车跑商回来瞅着这幕,差点双人轻功翻了车,吓到情缘小喵喵挨了击脑瓜崩眼泪汪汪跟着去吃晚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