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你却爱着一个sb

66135浏览    410参与
最生
顾简黎:事业与多方只能选一个...

顾简黎:事业与多方只能选一个

(沙雕梗,勿较真,不妥删)

顾简黎:事业与多方只能选一个

(沙雕梗,勿较真,不妥删)

脆酥酥玻璃心

【简隋林】罪与罚③(修改版)

简隋英还是有些顾念着这可有可无的兄弟情谊。

也念及三年未见,还是赴约了。

门没锁,房间没有开灯。

一进门,扑面而来一股血/腥和肉/欲的腥气。

李玉攥紧了简隋英的手,转身欲走。

本不应该让简哥再见简隋林的。

简隋英心头一跳,顿感不妙,立即拉着李玉向屋子里走。

洗手间的灯还亮着,响着微弱的水声。

“小林子?”简隋英探询地呼唤。

他推门而入,被眼前狼藉震惊得大脑一片空白。

一只消瘦的胳膊搭出浴缸,露出深刻见骨的血淋淋伤口。地上是黏糊糊的一层血水,浴缸里还是浑浊的血水。

苍白的皮肤上印着一道道暧昧的吻/痕红斑,脖颈上都是渗血的牙印,大腿遍布着瘀血的青青紫紫。

惨不忍睹。

记忆...

简隋英还是有些顾念着这可有可无的兄弟情谊。



也念及三年未见,还是赴约了。



门没锁,房间没有开灯。



一进门,扑面而来一股血/腥和肉/欲的腥气。



李玉攥紧了简隋英的手,转身欲走。



本不应该让简哥再见简隋林的。



简隋英心头一跳,顿感不妙,立即拉着李玉向屋子里走。



洗手间的灯还亮着,响着微弱的水声。



“小林子?”简隋英探询地呼唤。



他推门而入,被眼前狼藉震惊得大脑一片空白。



一只消瘦的胳膊搭出浴缸,露出深刻见骨的血淋淋伤口。地上是黏糊糊的一层血水,浴缸里还是浑浊的血水。



苍白的皮肤上印着一道道暧昧的吻/痕红斑,脖颈上都是渗血的牙印,大腿遍布着瘀血的青青紫紫。



惨不忍睹。



记忆里的简隋林还只是个任人搓捏欺负的孩子,还只是个走错了路的少年。眼前,这个孩子剥去了生命脆弱易碎的外壳,赤裸裸,血淋淋的,躺在一隅,像是被剥了皮的狐狸,只能在漫天大雪中瑟瑟发抖。



李玉眼疾手快地打了急救电话,环过简隋英的头,避开了血/腥场景。



简隋林再一睁眼便是茫茫的一片雪白墙壁,冰凉的药液侵入血液,滴答滴答,一下下,在安静的病房里重重地刺下来,像是一根根尖锐的针,密密麻麻地钻入血管,堵塞在心口。



睁着眼盯着天花板许久,才进来一个医生,做了个简单的例行检查,问了几句又匆匆的走了。



安静的可怕。



若是死后升入天堂,飘飘忽忽地在天地之间摇晃,怕也是一片安静。



左手包着厚厚的纱布,右手又输着液,他像一只笨拙的熊,去小心翼翼地摁床边的呼叫铃。



“什么时候我能出院?”一开口先把自己吓了一跳,声音沙哑,声带还一直在颤抖,简直是一个临危的老人。



“现在就可以了。主要是失血过多和软组织挫伤”医生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简隋林一等消炎药输完,就连衣服都没有换出院了。



他并不清楚这里是哪里。受了好多伤,沉睡了好多天,浑身都痛。不知道中午肌肉注射了什么药剂,他感觉所有感官都被吞噬了,大脑一片空白,既不感到死亡的绝望,也不感到死后余生的欣喜。



只是空茫,一片空茫。



打完针以后只能想起零零碎碎的记忆,像是翻看别人的回忆录,什么都与自己无关,他只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对一切一切都不置一言。



“你发什么疯?”左手腕一阵剧痛。



“哥。”简隋林打了个招呼,低下了头。



简隋英有些怒火中烧,轻生的弟弟受伤还没痊愈就逃出医院,穿着单薄的病服和拖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游着。



“跟我去看病吧。小林子。”看到简隋林空洞的眼神,简隋英放柔了语气。





说是心理诊所,入眼却是一篇耀眼的富丽堂皇,金丝勾边,镂空浮雕,它们大咧咧地炫耀着主人的奢靡无度。



“简哥!”男人跑过来,热情地拥住简隋英。



“哎哎哎,小程,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注意一下分寸。”简隋英拨开紧紧扣住的手,夫管严地瞄了一眼沉下脸的李玉。



“这不是看见简哥太激动了嘛。”



男人里面穿着西服,一板一眼地系好了领带,套着一个宽大的白大褂。严肃着装却笑得灿烂,像是偷穿着大人衣服被发现的孩子。



“别闹,有正事。”简隋英严肃了起来,指了指车内。“我得和你单独谈。”



虽然外部装潢浮夸,但是内部还是实打实的温暖干净的诊室。



简隋英点了根烟,开始说着来龙去脉。也毫不避讳地点明了简隋林对他畸形的感情。



诊室虽然禁烟,却有个精致的水晶烟灰缸。不知不觉,烟头已经塞满了烟灰缸。



正当简隋英打算再抽一根时,程诩夺下了他的烟盒,双手有些颤抖。



“简哥,别抽了,对身体不好。”程诩双拳紧握,指甲嵌进血肉,“我会治好他的。”



他平静地望着简隋英的紧皱的眉头,补了一句,“既然简哥信任我,我就不会让简哥失望。”



简隋英从痛苦的回忆里回过神来,拍了拍程诩的肩膀。



“哥信你”



他又眼神复杂地盯着程诩,“小林子,他要负责给简家传宗接代的。你不要对他下手。”



程诩恢复嘻嘻哈哈,连忙拍着胸脯保证。



送走简隋英和李玉,程诩走进病房,凝视着打了镇定剂沉沉入睡的简隋林。



然后轻轻盖住了他的眉眼。




























脆酥酥玻璃心

【简隋林】罪与罚②(修改版)



人生一遭,总要留些足迹。

简隋林这样想着,总不能拘泥于着三十五克的灵魂,二百五十克的心脏的情感。

山区支教,西区支边,他做起了公益志愿活动。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除了越来越清晰的,面目可憎的自己,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这一年半,他断断续续写了六封信给简隋英,也寄了一些特产。

简隋英太忙了,忙着事业有成,忙着浓情蜜意。根本不在意这个便宜弟弟。发生了先前一系列事,简隋英恨不得简隋林走的远远的,一辈子都见不到才好。

毕竟,简东远死了,除了血缘,他们再也没有理由联系对方。

简隋林一直等着希望渺茫的回信,突然有天睡醒了后,直接匆匆结束志愿活动,去了心仪已久的冰岛。

漫天冰天雪地,每个人都包的...



人生一遭,总要留些足迹。



简隋林这样想着,总不能拘泥于着三十五克的灵魂,二百五十克的心脏的情感。



山区支教,西区支边,他做起了公益志愿活动。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除了越来越清晰的,面目可憎的自己,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这一年半,他断断续续写了六封信给简隋英,也寄了一些特产。



简隋英太忙了,忙着事业有成,忙着浓情蜜意。根本不在意这个便宜弟弟。发生了先前一系列事,简隋英恨不得简隋林走的远远的,一辈子都见不到才好。



毕竟,简东远死了,除了血缘,他们再也没有理由联系对方。



简隋林一直等着希望渺茫的回信,突然有天睡醒了后,直接匆匆结束志愿活动,去了心仪已久的冰岛。



漫天冰天雪地,每个人都包的严严实实。简隋林哼着歌,在冰面上打着转,盯着紫蓝的天空,等待极光。



没有极光,也没有许愿。



简隋林灰溜溜地回了家,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他已经想的够久了,也等的够久了。



他打开了手机,没有几个未接来电,垃圾短信倒是不少。



他极郑重极郑重地给简隋英发了条消息:

“哥,明天下午六点有时间吗?

我有话想对你说。”



简隋英正开着例会,百无聊赖地和李玉撩骚,就突然接到他三年未见的便宜弟弟的短信。



“有什么事短信上说。我没时间。”



简隋英一点也不想和他见面。



“我想和你说迟到了三年的道歉”简隋林一个字一个字的揣摩着,删删改改后发送了。



“道歉我接受了,没必要见面了吧。”简隋英回。



“明天下午六点,我家,你一定要来。我会给你们一个答案。”



简隋英看到简隋林的回复脊背发凉,不知他又要做什么疯狂举动。



简隋林又打了几个电话,收拾了一下房间,给浴缸放了水,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睁着眼等着第二天。



阳光一点点地探进房间,逐渐放肆地拉长增亮,亮的简隋林眼睛发疼。



蒙面的陌生人从未落锁的门闯进来,衣角带着寒意,话语讥诮锋利。



“您的要求真是奇怪。”



“废话少说。”



男人利落干脆地从包里拿出绳索和眼罩,捆住简隋林的双手,蒙住他的双眼。



黑暗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接着是束缚的疼痛,撕裂的疼痛,和终于与简隋英感同身受的疼痛。



痛感滚烫地劈破开重重阻隔,直直深入内核,又勾连着不甘悔恨,深入浅出,不断敲打着灵魂,碎片散落一地,终于落得个遍体鳞伤的结果。



活该。自找。



疼痛把时间无限拉长,细如钢丝,细细密密地缠在脖颈上,勒出一道道死环圆圈。一道一道诉说着不得圆满的苦痛。



终是结束了。



简隋林跌跌撞撞地走进浴缸里。



热水已经凉了。



他吞下一把药,拿出他的老朋友,刮胡刀片,竖着划开了自己的血管。



与平时小打小闹的浅浅伤痕不同,他似乎要把刀片嵌进去一样,在小臂上划上生命的破折号。



血流的很快,简隋林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不再考虑是不是也在右臂也划上一道。



这就是我的答案。



你该原谅我了吧。



从此你的生命再也没有污点了。





生命在一点点流失。



冰凉。



浴缸里的水是冰凉的,流出来的血是冰凉的。



原来人之将死,真的会有走马灯。



昏昏欲睡中,简隋林又回到了那年夏天,与哥哥简隋英相遇。



简隋英眼神锐利而不屑,桀骜的昂起头。自有一派风度。简隋英是天生的不羁公子。一行一立,举手投足,都是自信与傲然。



与简隋英不同,简隋林只是入侵者,不是原住民。他凭借着一丝一份的血脉之缘,才得以与简隋英相遇,成为他的亲弟弟。



即使这弟弟的名分连表弟也不如。



最深刻的一次,简隋英把他推入游泳池里。



游泳池很浅,到简隋英的脖颈,却足以没过简隋林的头顶。与地面相连的只有一根细细的绳。



水,一望无际的水。



进入鼻腔,侵入肺叶,顺着口腔,灌满肠胃。



没有方向,也没有彼岸。



这次,简隋林没有挣扎。



他试过挣扎。奋力向前,游出水面,迎面的是简隋英愤恨而鄙夷的目光,旁边是敢怒不敢言的母亲和渴望息事宁人的父亲。



在他们的注视下,他终于不再挣扎,陷入水底的无尽黑暗中。



他又看见了自己小时候。



小隋林坐在台阶上,缩成小小一团,婴儿肥的两颊滚下成线的泪珠。



他被哥哥骂作“杂种”,还被推到门外,锁到地下室里。哥哥的眼睛居高临下地斜睨着,眉头紧皱,拳头将落未落地挥着。



是厌恶,好像简隋林讨厌吃蘑菇一样,简隋英讨厌简隋林。是如骨附蛆,深入骨髓的厌恶。



幼时的简隋林天真地想,一定是我年纪太小,哥哥不愿意陪我玩,等我长大了,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吧。



被哥哥掐着手腕拎出去真的好疼,关门声震得简隋林无助又害怕。



一想到这里,简隋林忍不住嚎啕大哭。



哭给谁听呢?爸爸去公司上班了,妈妈去美容院做spa,哥哥紧锁房门也许早已经戴上了耳机,连打扫的吴阿姨熟视无睹地走开了。



哭给谁听呢?谁也不会安慰我。





简隋林,在泥泞的土壤里生长着。



黑暗的土壤里开出扭曲的花。



简隋林有些怨恨。



他常常想,

若自己是简隋英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必然是兄友弟恭一派祥和场面。或是两人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相忘于江湖,这份无疾而终的执念也能有另一个结局。



大错已铸,悔之晚矣。



所有人都有了美好结局,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公主,注定会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反派必须灰溜溜地夹尾巴逃走,或是被王子和骑士一剑刺穿心脏,一命呜呼。



与世界诀别的最后一眼,好像又看到了哥哥。



哥哥释然了吗?他原谅我了吗?



我还是他的弟弟吗?







只求你看我一眼啊。











tbc












脆酥酥玻璃心

【简隋林】我的九十九种死法(上)

【绝不可能,绝不放弃】

简隋林有超能力。

这个能力是他七岁的时候发现的。

当时,简隋林缠着简隋英,想让他陪自己玩。没敲门便悄悄溜进他的房间,怯懦地拽住他的衣角,声音细细软软,像是粘牙的麦芽糖:“哥哥,陪我玩好不好。”

简隋英一看这娘唧唧,黏糊糊的样子就头疼的紧,烦躁地拨开简隋林的手,冲他吼道:“玩个屁,给老子滚一边去。”

简隋林却很是坚持,挤出泪花眼巴巴望着他:“哥,就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好不好?”

简隋英被闹的心烦,小孩子细长的声音像是刮过玻璃的钢刀,刺耳尖锐。

“玩,玩个屁。”简隋英一把提溜起简隋林,把他随意扔到门外,反锁了门。

小孩子幼小的身躯团团软软,圆圆饱饱。更何况锦衣...

【绝不可能,绝不放弃】



简隋林有超能力。



这个能力是他七岁的时候发现的。



当时,简隋林缠着简隋英,想让他陪自己玩。没敲门便悄悄溜进他的房间,怯懦地拽住他的衣角,声音细细软软,像是粘牙的麦芽糖:“哥哥,陪我玩好不好。”



简隋英一看这娘唧唧,黏糊糊的样子就头疼的紧,烦躁地拨开简隋林的手,冲他吼道:“玩个屁,给老子滚一边去。”



简隋林却很是坚持,挤出泪花眼巴巴望着他:“哥,就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好不好?”



简隋英被闹的心烦,小孩子细长的声音像是刮过玻璃的钢刀,刺耳尖锐。



“玩,玩个屁。”简隋英一把提溜起简隋林,把他随意扔到门外,反锁了门。



小孩子幼小的身躯团团软软,圆圆饱饱。更何况锦衣玉食的简隋林,被摔的一个踉跄,便是天旋地转。简隋英房门外不远便是一截长长的楼梯,简隋林咕咚咕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疼。



血是免费供应的番茄酱,哗啦哗啦从头顶冒出来,只可惜没有薯条,要不然一定可以吃个痛快。



眼前星星点点的虚焦,黑暗铺天盖地地漫过来,有人恶作剧关了灯吗?



不知睡了多久,第二天早上赵妍叫简隋林起床,教育他再也不能在客厅地上睡着了。他连声答应了,又站在镜子上一遍又一遍看着自己的额头。圆圆的头是一颗糯糯白白的汤圆,光滑的额头上没有一点番茄酱。



真奇怪,好像发生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真正明白是十岁的时候。



老师刚教完史铁生的《秋天的回忆》,简隋林懵懵懂懂中明白了什么是生老病死,什么是命运的抉择和无可奈何。



周末,爸爸妈妈都不在,简隋英和朋友们在家里开趴聚欢,环肥燕瘦的男人们一水儿的泳裤装扮,有的画了防水眼线,媚眼如丝地眨眼,像是眼皮抽筋。真是搞笑。



音响开的太大,轰隆隆震得水波荡漾,简隋林躲在房间里不堪其扰,有一眼没一眼地瞟着楼下的欢歌劲舞。



白白瘦瘦的男生在简隋英身上软了骨头似的贴,简隋英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拿着酒杯给他灌酒。那人醉得脸颊酡红,含了一口酒,似要哺给简隋英,双唇无限贴近。



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与简隋英相熟的几个兄弟玩到尽兴,又复感无聊 ,敲开简隋林的房间,说是简哥要他下来一起玩游戏。简隋林便乐呵呵地下楼了。



楼下真是另一个世界,你推我一下,你攘我一下,通通在泳池里滚作一团,缠吻吮吸,交换口中的酒液。



简隋林格格不入地站在一边,臊的脸通红。在避让中,简隋林不慎掉进泳池。



泳池好深好凉。在挣扎中,溅起的小小水花根本微不足道,反倒像是小孩子发脾气泼水玩。什么也抓不到,渐渐悄声无息地沉没沉没,看见泳池下一个个白花花的屁股和大腿,又起了死不瞑目的怨念。



我可能是死的最无聊的了吧。



每根睫毛都仿佛千斤重,睁眼变得酸痛而艰难。



“小林子,小林子”有人在拍他的脸。睁眼便是简隋英不耐烦的脸,“你一小屁孩儿喝什么酒。”



“我没有。”



简隋英把一个空酒瓶摔到他身上,转身走了。简隋林在原地捧着酒瓶,砸吧砸吧嘴,确实有一股莫名的味道,可能这就是酒。



再没有无边无际的水来挤压着他的肺泡,喉腔里萦着一股甜津津却又很怪异的味道。他打了个嗝,又在桌子上拿了一杯酒,啄饮了小小一口。



确实和嘴里的味道一样。



自此,他发现,他的死亡可以跳跃世界线。










棉花糖

可以问下番外哪里能看到吗😭😭😭找了好久...

可以问下番外哪里能看到吗😭😭😭找了好久...


單亦影

【李简】瓜田李下•围(护院玉X少爷英)

“爹!您还与商贾做亲家呢!妍娘好歹也是本分人家出身的,就算是僭越了些,做个续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逆子!”简老太爷被气得昏了头,抓起面前的镇纸就向简东远丢去。

简隋英在门外早就听得怒上心头浑身发抖,生怕他祖父气出个好歹,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老人,借着酒劲扬起下巴和他爹说道:

“父亲,我敬您是父亲,容忍您带着您妾室占着我娘的东西已经很久了。您既然想把您的心爱扶正,就请带着她一起远走高飞,别污了我娘的东西。

“咱家这老宅除了有御赐的一部分,其余的大半,包括您现下住的外宅的地契也是我外祖给我娘的嫁妆,您既然觉着吃的膈应,就最好吐出来,省的您胃疼。”

简东远听到大儿子这么不客气的一同质考,...

“爹!您还与商贾做亲家呢!妍娘好歹也是本分人家出身的,就算是僭越了些,做个续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逆子!”简老太爷被气得昏了头,抓起面前的镇纸就向简东远丢去。

简隋英在门外早就听得怒上心头浑身发抖,生怕他祖父气出个好歹,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老人,借着酒劲扬起下巴和他爹说道:

“父亲,我敬您是父亲,容忍您带着您妾室占着我娘的东西已经很久了。您既然想把您的心爱扶正,就请带着她一起远走高飞,别污了我娘的东西。

“咱家这老宅除了有御赐的一部分,其余的大半,包括您现下住的外宅的地契也是我外祖给我娘的嫁妆,您既然觉着吃的膈应,就最好吐出来,省的您胃疼。”

简东远听到大儿子这么不客气的一同质考,直气得浓眉倒竖,一声“逆子”就要出口,就看见简老太爷正目光灼灼扫向自己,顿时气焰全无。

他一静默,其实也早知此事颇有难度,但架不住枕边人的哭闹不休。他于情于理都站不住脚,对上对下也无人支持,沉吟许久便不作声,此事就暂且作罢。

 

简隋英大步流星回了自己的院儿,进了屋一抄手就要砸东西,李玉早发现他脸色不对劲,也晓得他每一次和简东远见面后就会发一顿脾气,故而先一步把人卷进怀里,柔声问道:“怎么了简哥?”一边揉了揉他的背心。

简隋英阖了阖双目,压下去几欲落泪的冲动。他心里有一万个委屈,但他不想在李玉面前示弱,可无法抑制的愤怒与受伤让他浑身战栗双目赤红,早已出卖了他此刻的脆弱与痛苦。

李玉觉得此时怀中的简隋英像是一点就着的炮仗,也像是一触即碎的薄冰,只让自己心中抽痛,恨不得将致简隋英于般苦痛的人与事都一一铲除。他轻吻着简隋英的额头与鬓角,温言哄了他良久,将他抱入内室换了衣服又用温水擦了面颊身体,重新揽入怀中,才听见简隋英呆呆的、像是梦语一般的呢喃。

在简隋英眼中,他娘简直是下凡的仙女,嫁给他爹纯属渡劫,这么完美的女人除了没有心机几乎是毫无瑕疵,可他老子不喜欢。他二叔比他爹成亲晚一岁多,他堂姐都学完三字经他娘才怀上他。

“我爹这么好的女人都不喜欢,非要那种女人,他瞎了眼。我爷爷生恐他这样的作派留在朝中惹出更大的事端,索性就活动了活动让他回家纳闲,他竟因此瞧我百般不顺眼。

“他说我娘性子执拗,而我和她一样不懂得忍让,可有些事情怎能忍让?!”

“我娘自小便生养的金尊玉贵,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可性格却像我外公一样刚正,自不会像那狐狸猸子一样做小伏低,曲意逢迎。我那好爹便嫌我娘桀骜不逊,不肯低头,可我娘为何要低头?!明明是他心里自觉低我娘一头!心下自卑!故而对我娘百般折辱!而我娘不堪其辱,生生被我爹和那贱人气死,他们还占着我娘的嫁妆花前月下!我若不是顾着整个简家,断不会容他们至此,那女人竟妄想与我娘平起平坐!呵,做梦!”

李玉听着简隋英的发泄,心中也一片难过,人前的简隋英纵使再怎样张狂不羁,也抵不过至亲所带来的伤痛,他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躲起来偷偷疗伤,独自承受这种种不公。而天明之后他就得再裹上厚厚的铠甲,继续强大着,成为别人的依靠,因为没有人能让他依傍。

我要成为他的男人,他的后盾。李玉听见自己的心声。他轻轻拍打着简隋英的后背,抚平他的狂躁,让他渐渐平和,最终沉入梦中。

睡吧。睡吧。没有人能伤害你。

李玉紧搂着简隋英,也渐渐堕入黑甜之乡。

 

次日醒来简隋英头痛欲裂,想起来昨日与他老子大吵一架,不禁按了按太阳穴,理了理思绪,觉得他老子想的那事儿虽然先暂时搁置了,但背后肯定还是那女人在作怪。回想起过些时日他二叔家的堂弟娶亲①,那女人又不知道想作什么幺蛾子,而这一出必定与此事有关,不由得心中一片烦乱。

用过早膳他就把名下几个庄头掌柜叫到书房核对田产商铺的账册,直忙到金乌西坠暮色沉沉才留了几人吃便饭。

一顿饭也吃得食不知味。

谁都不知道谁把这祖宗惹了,从早晨到现在一张俊脸阴云密布,幸亏他的扈从李玉时而进出缓和了不少紧张的气氛,还在晌午时外出买了些胡饼②,示意他们暂时休息,把老板哄走才让他们长出了一口气。

李护卫!好小伙儿啊!庄头掌柜们纷纷抹了抹脸上的冷汗。

简隋英也是颇有心事。他们家因为老爷子健在,所以几房人家就一直没分家,故而一大家子的燃焦开支全压在他肩上,他堂弟办喜宴他也少不了张罗,要办得既风光又体面,可谁不当家就不知道油米贵,加之他舅舅那边遣人请他去南边理账,想想就焦头烂额。

这好几家的人,里里外外老老小小上上下下都张嘴吃饭指着他,他还得提防着他爹那个不省心的侧室,实在提不起个好脸色示人。他也知道手底下几个管事被他吓得都战战兢兢生怕惹着他,但也的确是缺那些心力,想着忙完这一阵子带着李玉好好玩上一大场。

 

转眼间过了月余,简府上下披红挂彩一派喜气洋洋。简隋英早就和家族放了话不准备祸害别人家闺女,而简隋林又是大房家的庶子,故而简家的下一代掌舵者应该就是他从他二叔或三叔的嫡子里过继一个最好的子侄光大门楣、固守祖业,所以他这刚刚中举的堂弟的婚礼,当然是整个简家头一份的大事。

前个几日简隋林就回了老宅帮忙,亦步亦趋地跟在简隋英身后,而李玉做事稳妥一早和二房的人出去迎亲,前前后后很多事放给他打点也是让他最放心不过。

从寅末睁眼一直忙到午初,简隋英终于从门外忙到内室,一进厅堂就看见正中间坐着的简老太爷大喜的日子隐隐有些面沉似水,他随着他爷爷的目光看去,就看见他爹的妾室花里胡哨的傍在他爹身侧,在一众亲戚各色的目光下毫无收敛,更遑论往来宾客的窃窃私语了。

简隋英登时怒从心起又生生按捺下,直到简家所有男丁皆醉,所有宾客送尽,才折返回主厅。此时新人已送入洞房,余下几个女眷正在闲话家常,赵姨娘正拉着简家二房的大奶奶一脸谄媚而对方似乎隐隐有些不耐。

简隋英终于怒火爆发,对着赵姨娘冲口便道:“哪里来的腌臜玩意儿,也敢和我二婶婶攀妯娌?!”

“隋英!怎么说话呢!妍娘是你的长辈!”简东远怒道。

简隋英啐了一口:“父亲,她一个妾配当我的长辈?笑话!今日三郎大喜之日是她能出席的场合吗?就算我娘不在了,也轮不到一个姨娘坐席吧。您不觉得丢人现眼啊?就算您不觉得丢人,也得为我二叔考虑考虑吧?!”

简东远抬手就想向简隋英挥去,就听见“咚”的一声简老太爷把茶盏摔在桌上,沉声道:“你敢——”

简东远顿住,就想拂袖而去,却被身侧的赵姨娘拉住。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更是让人惊诧地对着简老太爷说道:

“公爹,我知道您不待见我,可今天我也斗胆说句话,虽在三郎君这大喜的日子上说不合适,但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我儿隋林尚长三郎君两岁,因着是庶子尚未婚配,可他也是简家的少爷、您的亲孙啊!婚配尚可等,但他也是入了春闱、将来也是要为官作宰的!今后要是被人戳脊梁骨议论出身,您于心何忍啊!”

简老太爷面上微微冷笑,并不说话,简隋英却忍不住怒气:“今日之果是你往日所种的因,还敢在此搬弄是非?你若有脸就不该嫁入我家为妾,简隋林出世你也应该交由太太带大!现在你说他怕被说是小娘养的?他这二十年就是小娘养的!想像我三弟一样娶世家大族的嫡女?你也真敢想!”

赵姨娘暗自咬了咬牙,面上仍是一派柔弱:“大郎君好狠的心!我已蒲柳之姿实非奢望简家主母之位!只是怜我儿天资日后出仕入相,却因生就我腹中被人耻笑,爱子心切而已,况且老爷这十几年来思念太太未再续弦,我顶上也只是为了更好的打理府宅上下,为老爷分忧,大郎君为了不允?”

她不提李氏夫人还好,提了就是触简隋英的逆鳞,他一杯酒泼在了赵姨娘脸上,“贱蹄子就是贱蹄子!你也配提我娘?!你以为你生了儿子就能入我简家的族谱?我告诉你,你生做不了我简家的媳妇,死也进不了我简家的祠堂!”简隋英冷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算盘,你贪图我母亲位份才是真,贪图我家家业更是真!”

“你——”“隋英——”简东远与赵姨娘齐齐说道,却被堂上的老太爷掷出茶盏打断。

“老大,今天是老二家的大喜日子,你们两个不说帮忙,反而添乱,从今日起两年不要回来了,我不想见你们。

“而你那妾室,看着老实,实则心术不正。你是个眼盲心瞎的,看不出来也便罢了,但我断不容你污了我简家的门庭。带回去好生看管,我便不在多语,否则,你也便不用姓简了。”

老太爷环顾着一室一厅站着的密密麻麻的一众小辈都在这万钧之威下战战兢兢,叹了口气:“我乏了,你们——”目光却又扫了一遍大儿子和赵姨娘,“好自为之。”便领着吴管事拂衣而去。

简隋英和他二叔二婶道了歉,与其他人道了声别也转身而去。

而简隋林从始至终木无表情,好像这一场闹剧事不关己一般,临了看着简隋英晃晃悠悠的背影,才说了一句:“我哥喝醉了,我扶我哥回后院。”

 

李玉牵着自己的马回马厩时已是傍晚,一下午送往宾客不说想起来简隋英忙了一天估计饭也没吃好,而家里的厨房今天忙乱好几日估计也做不出来什么好的,就外出给简隋英买了些他平日里常去的食肆的焖虾。他拎着食盒正往出走,经过简隋英的几匹骏马对他又是啾啾又是甩尾,让他不禁摸了摸它们的头部和脖颈,才继续高高兴兴地往自己和简隋英的小院走。

简隋英爱马如痴,有各色血统各色产地,各样花色各样性情,都是堪称神骏的好马,马坊也是精心饲养,一个个龙骨筋健,在京师中也是数得上号。他本人虽然不常骑马出行,但马上的姿态却是极佳,据说也是少时随简老太爷在军中习得的。

李玉忽然想起来他有一次随简隋英给他一同长大的总角、即赴北疆的镇国将军霍家的少将送行时,那英武的军人打趣他们:

“小伙儿不错啊,你这匹野马终于有了辔头啦。”

那个霍乔说的不错,简隋英就是匹又野又烈的马,谁能得到他,就绝不会放手。

李玉一面莞尔一面大步流星穿过重重跨院,正要迈步进门,却生生停驻——


其余见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179378/chapters/51969205




①原著第九章写到简老俩儿子俩闺女,后文第八十七章变成了简老三男一女且出现简隋英的三叔三婶,因为个人并没有出版实体书故而以八十七章为准,如有手中有书的同学得以告知;另外,原著第九章中写到简隋英二叔家的表弟应为堂弟,此段本人因此写作堂弟,与上述相同原因故而不知道作者后续有没有修改,还望有实体书的同学告知;最后一点,原著一百二十章写到两家本来没有姑娘不该存在结姻关系,但已知简隋英有堂姐,能解释的原因是堂姐嫁人(二叔的女儿)不能攀亲或者堂姐不是简老的孙女而是简老兄弟的孙女,推出简隋英的三叔和姑姑、李玉的二叔和姑姑所生均为男孩……

②即烧饼。


最生
顾简黎:初夜第二天早上 (沙雕...

顾简黎:初夜第二天早上

(沙雕梗,勿当真,不妥删)

顾简黎:初夜第二天早上

(沙雕梗,勿当真,不妥删)

最生
顾简黎:如何原谅渣攻 (沙雕梗...

顾简黎:如何原谅渣攻

(沙雕梗,勿当真)

顾简黎:如何原谅渣攻

(沙雕梗,勿当真)

喝西北风吧你

一个脑洞

在简隋英在秦皇岛他爷爷那反攻一段日子后

简哥和李玉两人一同穿越到简隋英17岁,李玉和简隋林第一次见面那天

两人互相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也穿越了

简隋英就想从小养着李玉再加上本来就喜欢李玉,养个童养媳也挺好(是的,为了自己能成功当回1)

李玉却在想些要陪简隋英度过他的学生时代,好好补偿他

所以聚会两人奔着找到对方的心情到场的

因为简隋英觉得穿越这事也太邪乎了,说出来没人信吧

李玉又觉得简隋英现在是学生时代,不可一世的态度比之前肯定更甚,怕说出来他简哥不信反而被当成sb,不让他跟在身边,也不敢说

所以,最后两人都假装着第一次见面唠嗑

在简隋英在秦皇岛他爷爷那反攻一段日子后

简哥和李玉两人一同穿越到简隋英17岁,李玉和简隋林第一次见面那天

两人互相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也穿越了

简隋英就想从小养着李玉再加上本来就喜欢李玉,养个童养媳也挺好(是的,为了自己能成功当回1)

李玉却在想些要陪简隋英度过他的学生时代,好好补偿他

所以聚会两人奔着找到对方的心情到场的

因为简隋英觉得穿越这事也太邪乎了,说出来没人信吧

李玉又觉得简隋英现在是学生时代,不可一世的态度比之前肯定更甚,怕说出来他简哥不信反而被当成sb,不让他跟在身边,也不敢说

所以,最后两人都假装着第一次见面唠嗑


最生
顾简黎:老攻与别人打架 (我对...

顾简黎:老攻与别人打架

(我对顾总爱的深沉,黑的爽快)


顾简黎:老攻与别人打架

(我对顾总爱的深沉,黑的爽快)


若若超乖

(李简)冬日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临近过年公司也越来越忙,但是简隋英特别深刻的表现了什么叫要风度不要温度。

        上面一件紧身毛衣,美名其曰显身材,下面九分裤,美名其曰显腿长,一件薄薄的风衣,美名其曰这样搭着好看。

        李玉为此每临他出门前都要念叨几句,简隋英烦的不行,照小李子搭那衣服裹得跟个熊一样,一点也不好看。每当出门还是穿自己“风度翩翩”的衣服,然后这样的后果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临近过年公司也越来越忙,但是简隋英特别深刻的表现了什么叫要风度不要温度。

        上面一件紧身毛衣,美名其曰显身材,下面九分裤,美名其曰显腿长,一件薄薄的风衣,美名其曰这样搭着好看。

        李玉为此每临他出门前都要念叨几句,简隋英烦的不行,照小李子搭那衣服裹得跟个熊一样,一点也不好看。每当出门还是穿自己“风度翩翩”的衣服,然后这样的后果就是——感冒😷



        “诶哟~小李子,快点把卫生纸给我,md鼻子堵死了。”简隋英刚换好衣服,鼻子就又被感冒的产物堵住了。

        李玉把床头桌子上的卫生纸递过去“给,让你穿厚点你不听,现在高兴了?”

        “阿嚏~你那买的衣服丑死了。”简隋英一个远抛把卫生纸丢进垃圾桶,转脸冲李玉抛了个媚眼。

        “很丑吗?我觉得还好啊,上次吃饭,我见人家邵总也穿的挺厚实啊。”

        “哼,邵群审美不行,不是我说小李子,我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这审美怎么还倒退了呢?邵群一天天裹得跟个熊一样,走的街上撞对脸儿我都不一定认得出来,那玩意好看吗?”简隋英一脸恨铁不成钢。

        李玉那种手里的厚围巾,心里踌躇半天,最终还是给简隋英围了上去。

        “诶哟,我不戴……”

        “简哥,不丑的,你穿什么都不丑,哪怕很丑的衣服你穿上也好看,但是看到你生病我会很不开心。”

        “我……”

        简隋英看着李玉给他系围巾的样子,温柔中又带着点强硬。这都是为他好啊,不想看他生病难受。

        最终,简隋英的拒绝没有说出口。

        等到李玉把围巾给他系好,简隋英一把揽过去,重重的在唇上印了一吻。

        “行了,以后你准备什么哥就穿什么,都听你的。”

        “嗯,你快去上班吧,我等会把药买了给你送过去。”

        “好,你出门穿厚点,别着凉了,我走了。”


cc是凝胶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少,皮太多了
等待话唠姐妹/兄弟一起加入啊~你要是小白我把你抱起来哄!披皮聊天快乐万岁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邪魅一笑)不考虑一下吗女人~(男性自动转为宝贝儿)
给我来!!!!!!!!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少,皮太多了
等待话唠姐妹/兄弟一起加入啊~你要是小白我把你抱起来哄!披皮聊天快乐万岁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邪魅一笑)不考虑一下吗女人~(男性自动转为宝贝儿)
给我来!!!!!!!!

最生
顾简黎:被强上 (沙雕梗,勿较...

顾简黎:被强上

(沙雕梗,勿较真,不妥删)

顾简黎:被强上

(沙雕梗,勿较真,不妥删)

素庭之

【如果身体互换】李简篇

【如果双方身体互换,最想做的是什么?】


【李简】


简隋英:(兴奋)还用问?当然是x了小李子啊!


李玉:(轻声)……简哥,问的是身体互换,不是身份互换。


简隋英:啊……啊?


李玉:而且不用换我也被你x了。


简隋英:那倒也是,小李子,什么时候让你简哥再来一回啊?


李玉:……


李玉:简哥,答题吧。


简隋英:切,待会再说。我看看这个题啊,身体互换,我的魂儿进你身子吗?


李玉:应该是这样。


简隋英:嘶……让我想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有了。


李玉:什么?


简隋英:去你学校,替你上学,然后狠狠地教训那些狂蜂浪蝶一顿。


李...

【如果双方身体互换,最想做的是什么?】


【李简】


简隋英:(兴奋)还用问?当然是x了小李子啊!


李玉:(轻声)……简哥,问的是身体互换,不是身份互换。


简隋英:啊……啊?


李玉:而且不用换我也被你x了。


简隋英:那倒也是,小李子,什么时候让你简哥再来一回啊?


李玉:……


李玉:简哥,答题吧。


简隋英:切,待会再说。我看看这个题啊,身体互换,我的魂儿进你身子吗?


李玉:应该是这样。


简隋英:嘶……让我想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有了。


李玉:什么?


简隋英:去你学校,替你上学,然后狠狠地教训那些狂蜂浪蝶一顿。


李玉:简哥,我从来没有搭理过他们。


简隋英:(皱眉)怎么没有?你身边怎么那么多不要脸的?到时候你简哥我就顶着你的脸,把他们都揍一顿,看他们还敢不敢找你。


李玉:……也行,那就辛苦简哥了。


简隋英:(得意)怎么样,还得靠你简哥吧?哎,问题我回答完了,你的呢?


李玉:我?我想揍小林子一顿。


简隋英:???


简隋英:可是你以前也没少揍他啊?


李玉:(轻声)顶着简哥的脸揍他,哥哥教训弟弟,他不敢还手。


简隋英:小李子你可以啊……


李玉:而且他……算了,不说了。


简隋英:嗯,我明白。


简隋英扔下手机,把李玉亲了个七荤八素。


然后被x了一顿。


:)


X野生苏打君

这是李玉,看不出来就算了吧……

这是李玉,看不出来就算了吧……

cc是凝胶
占tag致歉,新群群宣,人少皮...

占tag致歉,新群群宣,人少皮多,快乐就完事儿了~
如您所见群是真的新!主皮空缺副皮自填,披皮聊天,么得大规矩,诚挚邀请您的加入!!!康康我们!!
顺便:我们小辉哥急缺一个大佬!!性感小辉,在线等攻 ⊙ω⊙

占tag致歉,新群群宣,人少皮多,快乐就完事儿了~
如您所见群是真的新!主皮空缺副皮自填,披皮聊天,么得大规矩,诚挚邀请您的加入!!!康康我们!!
顺便:我们小辉哥急缺一个大佬!!性感小辉,在线等攻 ⊙ω⊙

最生
顾简黎:遭遇打劫 (沙雕梗,勿...

顾简黎:遭遇打劫

(沙雕梗,勿当真,不妥删)

顾简黎:遭遇打劫

(沙雕梗,勿当真,不妥删)

最生
顾简黎:遭遇绑架 (沙雕梗,我...

顾简黎:遭遇绑架

(沙雕梗,我对顾总深爱至黑)


顾简黎:遭遇绑架

(沙雕梗,我对顾总深爱至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