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33浏览    11参与
腰太

万圣节快乐!!!!
(*´罒`*)
(ʃƪ ˘ ³˘)啾❣。・゚♡

万圣节快乐!!!!
(*´罒`*)
(ʃƪ ˘ ³˘)啾❣。・゚♡

腰太

少女人形の見た夢(一)

曲梗
 少女人形の見た夢(双子巨好听。。。)
你离开的事实(纯音乐)

神明大人sans,倾听人偶frisk。
ps:是真神明,不是神明太太。。。绝对不要想着去@一下。就像这样
@神明  这种绝对不要。

绞尽脑汁写的小学生.玛丽苏意志文笔!!!请红心蓝手不要吝啬!mua~!(真吝啬的话你们就看着我继续潜水不填坑吧。_(ÒωÓ๑ゝ∠)_ 。。。)

笔风去世多年,文风尚未出世。

ε=ε=ε=(ง˙o˙)ว溜了溜了

第一章
诞生

绽放着玫瑰的盛艳庭园,棕发少女闭着眼静静的坐在最中央的银色椅子上,身遭浮着一片薄薄的阳光。

神明从白色镶金的斗篷中伸出宽...

曲梗
 少女人形の見た夢(双子巨好听。。。)
你离开的事实(纯音乐)

神明大人sans,倾听人偶frisk。
ps:是真神明,不是神明太太。。。绝对不要想着去@一下。就像这样
@神明  这种绝对不要。

绞尽脑汁写的小学生.玛丽苏意志文笔!!!请红心蓝手不要吝啬!mua~!(真吝啬的话你们就看着我继续潜水不填坑吧。_(ÒωÓ๑ゝ∠)_ 。。。)

笔风去世多年,文风尚未出世。

ε=ε=ε=(ง˙o˙)ว溜了溜了

第一章
诞生

绽放着玫瑰的盛艳庭园,棕发少女闭着眼静静的坐在最中央的银色椅子上,身遭浮着一片薄薄的阳光。

神明从白色镶金的斗篷中伸出宽厚的手掌将人偶背后的纤细发条上紧再拔下,看着面前的木偶少女。

“好了,现在睁开你的眼睛,弗里斯克。”

人偶的棕色睫毛微微颤了颤,掀开眼帘,露出那双仿佛淬了金色水玻璃的的眸子。

“告诉我你的名字。”

“弗…里……斯克”

“嗯,弗里斯克,我是……”神明大人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名字,原本的名字在岁月的流逝中随过往消散无踪。

“嗯……你可以叫我sans(无)。”神明微微一笑。

人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粲然一笑,连身边的花都失去了颜色。而神明却仿若无物说道:"你的职责就是每天倾听众生的欲望,然后转告给我。"

神明大人看了她一眼又想了想:"要平等对待,绝对不能想着滥用神力去答复欲望。"

弗里斯克哑然:"我知道了。"

神明刚教会她识辨众生,就转身走出了庭院,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神明知道欲望就像是不见底的深渊一般让人永远不满足,但他没有想到人偶后来也会产生这样的情绪,但这都是后话了。

弗里斯克看着自己的腿,又看了看手,她发现自己和以前一样除了头部之外其他的都动不了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神明渡给她的神力让她可以不用凭借身体去移动物品,包括移动她自己。

但她已经习惯了一动不动,习惯了一个人,所以当她刚整理好思绪和新学的知识,就听到声音而睁开眼睛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一个生物站在她面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脸茫然,仿佛梦想在面前碎成渣渣。

"神明大人是个女孩子?!"

弗里斯克马上就明白了,她一脸正经。

"说出你的欲望,人类。我不会满足你的。"

腰太

sf同人短篇OOC

frisk小姐是镇上最好的缝纫姑娘,镇上的所有人都认识她。她善良又有一门手艺,镇上最刻薄的老太太都觉得她可以配上一门好亲事,当一个富贵太太。

但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无父无母,又因为绣品便宜几乎赚不到几个钱,眼睛也有些毛病,可这并不能阻挡年轻的男孩去追求她。

就像现在我们刚回镇上的sans先生一样。

从商十二年终于跻身于‘有钱的单身汉’一列当中,就是年龄颇大,已经三十岁左右,而他二十六岁的弟弟papyrus一直住在镇上。

“papy```那个姑娘是```”坐在马车上的sans在欣赏阔别十二年的故乡时一眼就看到那个坐在黄昏余晖中的少女。

“那个?她是我最好的朋友。FRISK。”papyrus...

frisk小姐是镇上最好的缝纫姑娘,镇上的所有人都认识她。她善良又有一门手艺,镇上最刻薄的老太太都觉得她可以配上一门好亲事,当一个富贵太太。

但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无父无母,又因为绣品便宜几乎赚不到几个钱,眼睛也有些毛病,可这并不能阻挡年轻的男孩去追求她。

就像现在我们刚回镇上的sans先生一样。

从商十二年终于跻身于‘有钱的单身汉’一列当中,就是年龄颇大,已经三十岁左右,而他二十六岁的弟弟papyrus一直住在镇上。

“papy```那个姑娘是```”坐在马车上的sans在欣赏阔别十二年的故乡时一眼就看到那个坐在黄昏余晖中的少女。

“那个?她是我最好的朋友。FRISK。”papyrus骄傲的说道,他可以证明自己是可以交到朋友的,尽管只有这一个。

“不,以后她就不再是你的朋友了。”

“WHY?!”

“她将是你的嫂子,开心吗?”sans轻轻一笑,右手拇指慢慢转动着左手拇指的银色戒指,浅蓝色的眼睛在温和的夕阳下有些渗人。

镇上传着有关‘有钱的单身汉’的言论:一年有八千镑收入的商人,分布各地的庄园资产,以及那个好招待人的性格,这短短的一星期已经正在准备第三场舞会的消息,将请帖递送给每一户有未婚少女的人家,就连穷人也会收到请柬。

镇上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sans先生将要娶亲,且新娘的人选就在小镇上。

镇上的女孩像疯了一样的打扮自己,努力让自己成为舞会上最亮眼的一颗明星珠宝。

镇上的裁缝开始跑窜于每个庄园中,frisk小姐在中高阶层中的裁缝无疑是最抢手的,针脚细密,布料柔软,花饰新颖,衣服上的花色也都是城里流行的样式。

所以frisk小姐最近经常忙到深夜,还要尽量满足那些贵族的小姐们的要求,她也被戏称为最不可能参加舞会的少女。

付出也是有回报的,她完成一张又一张的订单后,收到了一大笔钱。

而被称之为最不可能参加舞会的frisk小姐看着手上的第三封手写请柬:```````

她可以认为这人在羞辱她吗?明明知道自己这种穷人没有可以参加舞会的衣服还给自己发了请帖。而得知受到请帖的人大多是有一定资产的有钱人后,frisk小姐对sans先生的好印象一落千丈,之前遥遥的看见过他一眼,白发的英俊男子,沉稳又优雅,现在看来就是一个高傲的混蛋。

什么都不知道并且以为frisk看不上他所以没来的‘高傲的混蛋’先生正在焦急的站在门口张望着少女的身影。

第三场舞会因为sans先生没有好的衣服而取消举办。

镇上的少女们:````````````

有毒啊```,一年就有八千磅的人说自己没有好衣服,鬼才信,况且你上两场穿的是什么?上等布料拼出来的麻袋吗?你麻袋真好看,我那麻袋和你换一下可以不?

镇上传出sans先生是个高傲不堪的人,也有人说sans先生是个喜男不喜女的人,也有些嫉妒frisk最近绣品成单量的人说frisk小姐是和sans先生一起敲诈镇上的人。

所有人都对最后一条而呲笑不已,sans先生才不会瞧上那一笔钱,但frisk小姐的订单却也少了许多。

直到后来,sans先生请frisk小姐去庄园给自己缝制衣服后,不过半年frisk小姐就成了那个庄园的女主人。

后来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END`````````````````````````````````````````````````````````````


小剧场


那天温和的阳光散散的照耀在大地上,frisk小姐在树下静静的绣花。

突然出现的sans先生抓住frisk小姐的手[怒]:这是谁给你的戒指?

无奈的frisk小姐轻轻拍拍sans先生的胳膊:这是顶针,谁家的戒指会有那么宽,还有那么多的针窝```

微尬的sans先生还是有些生气:你把戒指摘了。

frisk小姐安慰性的亲了sans先生的侧脸:可我要绣东西,戴着戒指再戴顶针会很磨````

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斑斓的光点撒在拥吻的两人身上,轻风吹过,花瓣轻斜,时光漫漫仿佛停在这一刻。





瓦卡卡卡[我鬼畜的笑声]

改过一些因为粗心而存在的bug```[愧疚.jpg]

又想立flag的我,手指蠢蠢欲动.

腰太

新的脑洞

这个是看到一个很久以前的新闻就突发奇想产生的脑洞,还没想好名字……


人类国度与新生的国度—怪物国度是和平相处的,但有一部分人依旧不喜欢怪物,就有了反怪物组织会,处处针对移民到人类国的怪物,frisk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也是反怪物组织的会长,但他知道人类国度的领导人为了表面和平肯定会和怪物国先交好,那先开刀的就会是自己,所以他将自己的孩子关在地下室,对外声称自己的孩子被怪物杀死。

如frisk的父亲想的一样,在frisk被关在地下室的的七年,反怪物组织被人类国度称为违法组织,frisk被父亲寄托给好友托丽尔改名为chara…对外说怪物王后的孩子不是死在当年,而是失踪。

而和平的时间太短,...

这个是看到一个很久以前的新闻就突发奇想产生的脑洞,还没想好名字……


人类国度与新生的国度—怪物国度是和平相处的,但有一部分人依旧不喜欢怪物,就有了反怪物组织会,处处针对移民到人类国的怪物,frisk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也是反怪物组织的会长,但他知道人类国度的领导人为了表面和平肯定会和怪物国先交好,那先开刀的就会是自己,所以他将自己的孩子关在地下室,对外声称自己的孩子被怪物杀死。

如frisk的父亲想的一样,在frisk被关在地下室的的七年,反怪物组织被人类国度称为违法组织,frisk被父亲寄托给好友托丽尔改名为chara…对外说怪物王后的孩子不是死在当年,而是失踪。

而和平的时间太短,在不到五年,怪物国就被人类国度所侵略,而移民在人类国度的怪物被人类以大大小小的违法行为为由所捕捉,押入监狱。

托丽尔因为身为怪物国的王后,被害怕被怪物反扑的人类作为人质,而frisk拿着他父亲曾给他的信,当上了看管监狱的监狱长。

(frisk的父亲原本讨厌怪物的原因是有人蛊惑了他,和托丽尔还有其他怪物相处之后,发现自己错了的他很愧疚,所以才将孩子交给托丽尔)

(蛊惑他的是人类国度,因为他只是一枚棋子,来试探两国关系,和怪物国交好后自然不需要他了,也是用来迷惑怪物国,人类国度本身就抱着榻上岂容他人鼾睡的心思)


腰太

新坑~精灵的世界

精灵的世界……
frisk私设女,sf向。目测是刀。
作者是吃评论长大的,也是吃可爱多长大的,想要看新的渣文,请投喂给她多一点可爱的评论!
作者是个日常脑抽筋的货,请关爱ta,mua!爱你萌!
笔风去世多年,文风还没出生。
………………………………………………

晨曦的朝阳唤醒了精灵镇上非常特殊且非常忙碌的几天开端…额……除了那一家。

“SANS!!!你这个懒骨头!快起床!!!这几天可是万昭节!!!”唯二的骨精灵--弟弟papyrus今天又是毫无例外的拍门喊醒他的哥哥,另一个骨精灵sans,镇上的所有的精灵都喜欢sans和papyrus。因为他们兄弟自从来了这个镇上后,原本绝望沉寂的镇子开始有了欢乐。...

精灵的世界……
frisk私设女,sf向。目测是刀。
作者是吃评论长大的,也是吃可爱多长大的,想要看新的渣文,请投喂给她多一点可爱的评论!
作者是个日常脑抽筋的货,请关爱ta,mua!爱你萌!
笔风去世多年,文风还没出生。
………………………………………………

晨曦的朝阳唤醒了精灵镇上非常特殊且非常忙碌的几天开端…额……除了那一家。

“SANS!!!你这个懒骨头!快起床!!!这几天可是万昭节!!!”唯二的骨精灵--弟弟papyrus今天又是毫无例外的拍门喊醒他的哥哥,另一个骨精灵sans,镇上的所有的精灵都喜欢sans和papyrus。因为他们兄弟自从来了这个镇上后,原本绝望沉寂的镇子开始有了欢乐。

万昭节:新的精灵在精灵树上诞生的日子,没有准确的日期。幼小的精灵会在晚上飞入喜欢的家庭里,所以,为了让小精灵来到自己家,大部分的精灵都在自家门口放上一些他/她们自认为可爱的东西来吸引注意力。

当然,大部分的精灵不包括sans,更何况精灵树已经枯了好几百年,只剩下了一个习俗。但在他兄弟看来他是真的懒到‘骨子’里去了。

“SAN-S!今天你一定要装饰好你的门!!!”papyrus元气满满的拍着sans房间的门,力道大到几乎要把它拍烂。

“今天可是第二天了!小精灵可不会来你那门内只挂着蓝外套的房间!!!”

“……天亮了?让我这个懒‘骨头’再睡一会…而且那是衣架…”sans那慵懒的声线从他屋内传来。

“Oh,my shit!这一坨是什么?!papy?!你的昨晚给我的意面成精了?!”sans房间传来他突然的惨叫,还和另一道小小的奇怪声线联在一起。

“真的是意面精灵?!”papyrus一脚把房门踹开,看到的景象很奇异。

蓝紫条纹衫的可爱女童像一个八爪鱼一样挂在sans的头骨上,一手扒进了他的右眼眶,一手抱着他的头骨,啃着他腮骨的嘴边似乎有一丝透明的不明液体。

因被戳穿眼眶失去视觉的sans十分慌张,双手胡乱挥舞着,当他想将女童扯下来的时候,脚滑。

砰!

“哦!是一个意面精灵!天哪,伟大的PAPYRUS创造出了精灵!!!我要去找UNDYUE!她会为我骄傲!”papyrus完全无视了趴在木板地上的sans,两眼放光将女童小心翼翼的抱起,两眼放光,但还没有跑到门口,女童就开始哭号个不停。

“SANS?!我该怎么办?天哪,她哭了。”看着女孩哭到脸瘪紫的小圆脸papyrus慌了手脚,只能向一边趴在在地板上装死的sans求助。

“bro,这是我房间里有史以来最热闹的时候。”sans的脸埋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回答。

然后刚消失不见的他出现在门口,并且手上多了一袋东西,烧开雪水,向瓶子里装奶粉,倒水,搅拌摇晃
,抓住小狗然后试温。

papyrus呆呆的看着他游刃有余的动作,直到怀里的女孩被sans抱走喂奶粉时,露出了星星眼。

“SANS你是怎么做到的?”papyrus的背后仿佛出现了星星特效。

“……你以为你是怎么长大的……”sans静静的说道。

腰太

又是一把刀【三】

从夜幕与大地的交际线处,一个身披白色盔甲的人驾着狂奔到口吐白沫的马匹。

比起急切的归属感,更让他难熬的是那份莫名的烦躁不安,这种感觉让他不得不先抛下军队先行一步。

“马儿,马儿,再快一点,‘马上’就能到了。”

紧紧抓住缰绳的手背上满是伤痕,虽然有些已经结痂,但还是让人触目惊心。

马蹄停在城堡门口的护城河前,冷冽的风中,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挂上了黑旗的塔尖。

城内的骑士看清楚来人后,放下吊桥,站立在门旁的年迈管家看着狼狈的公爵一步步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这里。

“公爵大人,欢迎回来。”

“她呢?”颤抖不堪的单词从他的口中吐出。

“......节哀......”

当第一缕朝阳调...

从夜幕与大地的交际线处,一个身披白色盔甲的人驾着狂奔到口吐白沫的马匹。

比起急切的归属感,更让他难熬的是那份莫名的烦躁不安,这种感觉让他不得不先抛下军队先行一步。

“马儿,马儿,再快一点,‘马上’就能到了。”

紧紧抓住缰绳的手背上满是伤痕,虽然有些已经结痂,但还是让人触目惊心。

马蹄停在城堡门口的护城河前,冷冽的风中,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挂上了黑旗的塔尖。

城内的骑士看清楚来人后,放下吊桥,站立在门旁的年迈管家看着狼狈的公爵一步步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这里。

“公爵大人,欢迎回来。”

“她呢?”颤抖不堪的单词从他的口中吐出。

“......节哀......”

当第一缕朝阳调皮的钻入室内,照映在那张清丽的小脸上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站了很长时间,长到从黑夜到白天,长到生与死的间隔。

他抱起它已经冰冷透骨的身体,眼神中充满了麻木的看着天神的神像。


“oh,frisk,my wife...”


sans喘着粗气醒来,眼前依旧是不辨日夜的‘监牢’,看着自己的骨掌,紧握,松开,依旧是令人牙酸的骨头摩擦声。

sans:“......”

铛!铛!铛!框!垮擦!

你不耐的睁开双眼却被明媚的眼光所刺痛,对,阳光。

你还没有惊喜起来就发现周围的布置以及站在杂乱木板中间披着斗篷一脸尴尬的sans,你仍然在他的古堡中,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是把你房间里封住窗户的木板都给拆了。

你:“...sans?”







短小的我一定已经不能满足你们了。

原来说好的最少一更,变成了只有一更。。。。还不到六百字,想起曾经不到一千不发文的我。。。

【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收走了,现在顶着补习班老师鄙夷的目光硬着头皮码字。。。】

ASK也没有了。。。

腰太

江湖传说(二and三)

不小心把小花的颜色涂成黑色了。。。(其实是黄白混色的百日菊。。)


不小心把小花的颜色涂成黑色了。。。(其实是黄白混色的百日菊。。)











腰太
腰太

楼兰新娘预告

  • sf   男f女s   糖(裹刀)

  • 预告。

  • 文笔死亡,笔风是谁?


“sans?楼兰有什么?它在哪?你年轻时时候去过吗?”frisk抱着一本厚厚的人文历史书,嘴里叼着一根薯条,绕过沙发问正躺在上面偷懒的蓝衣骷髅。

“kid,我现在也很年轻,而且我现在很忙。”

“忙于睡觉?”

“yes”

恢复决心脸的frisk坐到sans的旁边拉着他的袖子,向他晃了晃手中紧握着的番茄酱,又指了指怀里厚重的书。

“唉……亡国前的楼兰在现在的中国的西部,战国时期,那曾经有波光粼粼的罗布泊...”sans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陷在了回忆中...

  • sf   男f女s   糖(裹刀)

  • 预告。

  • 文笔死亡,笔风是谁?


“sans?楼兰有什么?它在哪?你年轻时时候去过吗?”frisk抱着一本厚厚的人文历史书,嘴里叼着一根薯条,绕过沙发问正躺在上面偷懒的蓝衣骷髅。

“kid,我现在也很年轻,而且我现在很忙。”

“忙于睡觉?”

“yes”

恢复决心脸的frisk坐到sans的旁边拉着他的袖子,向他晃了晃手中紧握着的番茄酱,又指了指怀里厚重的书。

“唉……亡国前的楼兰在现在的中国的西部,战国时期,那曾经有波光粼粼的罗布泊...”sans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陷在了回忆中,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怀旧。


楼兰,那里有波光粼粼的罗布泊,那里有妖娆的西域舞娘,那里有炽热的阳光,充满了西部塞外风情。

当然也有在当期似乎永远都挥之不去的战火硝烟。

但这并不妨碍两个人的成长,上一任使臣的遗子frisk现在也成为了一名出色的使者,而他的青梅竹马chara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但他们同时也是举目无亲的孤儿。

不出意外的话,只要过几个月,就是他们的婚礼,楼兰王的祭祀挑选的吉日,楼兰最尊贵的两人将亲自过来赠送祝福,那将会是整个历史上最繁华的婚礼不是吗?

但……chara误食了毛莨,那种美丽却有剧毒的金色小花,哪里会有解药?

北魏著名的炼丹术士告诉frisk只要他去迎娶他的女儿,chara将会获救。frisk看着日渐消瘦痛苦的chara。

frisk坚定了他的决心。


(借别人的手机码的一部分,因为太少,算是预告吧……)

首先,它是个sf糖裹刀。

其次,它是个刀。


妈耶!我怎么会想出这么好的梗,哈哈哈哈(被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