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佣兵

54.6万浏览    39386参与
狍叽JIAPao

伤痛之塔手书画完了,防止点不开放上av号,av29978576

来吃刀子呀,互相伤害啊,吃什么糖吃糖都给我往下吞刀片!

共研服这样改之后佣兵定位更尴尬了,治疗debuff加重估计上场率要更低,他也不需要坐椅子了……直接放血就是,爬起来队友也倒光了,再来一刀直接死

都不指望排位能用他了,希望匹配用的时候不要被天天喷就好

伤痛之塔手书画完了,防止点不开放上av号,av29978576

来吃刀子呀,互相伤害啊,吃什么糖吃糖都给我往下吞刀片!

共研服这样改之后佣兵定位更尴尬了,治疗debuff加重估计上场率要更低,他也不需要坐椅子了……直接放血就是,爬起来队友也倒光了,再来一刀直接死

都不指望排位能用他了,希望匹配用的时候不要被天天喷就好

April

“你再受伤我就去开电机不管你了”
“艾米丽小姐,这是您说的第六……疼疼疼!”

“你再受伤我就去开电机不管你了”
“艾米丽小姐,这是您说的第六……疼疼疼!”

Ai_ka_na
用爱发电心碎了,用肝发电肝废了...

用爱发电心碎了,用肝发电肝废了,用命救人自己飞了(;´д`)ゞ

(以上是我自己的个人观点,因为这就是我)

用爱发电心碎了,用肝发电肝废了,用命救人自己飞了(;´д`)ゞ

(以上是我自己的个人观点,因为这就是我)

白为露

非王子和假公主的童话故事(下)

※大部分求生者都有出现,用上了《盲目之恋》里的一句话和绝对好孩子的etc的一句歌词,我爱ATR我爱佣园!

“什么……”

“伍兹小姐说,她不想再看见你。”恶龙摇摇头。

奈布•萨贝达,这名坚强的雇佣兵,收到了足以击垮他的答复。

他很清楚那是为什么。

鲜血使他兴奋,战场使他明白自己生存的意义,他——奈布•萨贝达,只是个渴望战斗本能的野兽。

奈布回到自己的帐篷,每每闭眼都呈现出她甜蜜的笑容,挥之不去。与她共度的时光,犹如一场美梦,现在,梦该醒了。

他不是王子,从来都不是。

奈布继续开始他的旅程,他背上自己的行李,远远地看了一眼爬满爬山虎的城堡,那里有一朵蔷薇正在怒放。

这一次他的步伐...

※大部分求生者都有出现,用上了《盲目之恋》里的一句话和绝对好孩子的etc的一句歌词,我爱ATR我爱佣园!

“什么……”

“伍兹小姐说,她不想再看见你。”恶龙摇摇头。

奈布•萨贝达,这名坚强的雇佣兵,收到了足以击垮他的答复。

他很清楚那是为什么。

鲜血使他兴奋,战场使他明白自己生存的意义,他——奈布•萨贝达,只是个渴望战斗本能的野兽。

奈布回到自己的帐篷,每每闭眼都呈现出她甜蜜的笑容,挥之不去。与她共度的时光,犹如一场美梦,现在,梦该醒了。

他不是王子,从来都不是。

奈布继续开始他的旅程,他背上自己的行李,远远地看了一眼爬满爬山虎的城堡,那里有一朵蔷薇正在怒放。

这一次他的步伐变得沉重且压抑,他不知目的地前行,无心留意路边的草长莺飞。

他不知已走过多少光明。

与体力无关。与极限无关。

终于,奈布倒在了一个小镇的入口。

“贝达……萨贝达……”恍惚中好像有个声音在呼唤自己,奈布全力地想要追寻声音的方向,脑中却堵塞般无法运转。

“萨贝达!”

那声音霎时变得清晰,奈布惊醒,眼前却不是自己期盼中的画面。

玛尔塔看到奈布终于醒来,安心地叹了口气。

“萨贝达,你怎么在这里?之前我遇到库特,他说你不见了,我却在值班的时候发现你倒在路边,就把你带到家里来了。”玛尔塔拿下奈布头上的湿巾,给奈布解释着。

“没什么。”奈布淡淡地回答。

“嘿,你怎么了?好歹我们也是一起工作过的,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

“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做了一场梦。”奈布一手撑在床板上,一手扶住自己的额头。

一切都恍若隔世,他已不知真实。

“梦?我可不懂那是什么意思。”玛尔塔奇怪地看他一眼。

“不过你若是想要解梦的话,我认识一位很专业的解梦师。”

“……哈,就让她给我看看吧。”奈布回答道。

“那好吧,等你恢复了我带你去见她。”

奈布的恢复速度很快,醒来后的第二天便已可以下床,玛尔塔遵照约定带奈布去找海伦娜。

“说说吧,你的梦。”海伦娜坐在用绒毛布铺垫的木椅上,面前的桌子没有任何装饰,只放着一根盲杖。

“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嗯。”

“梦里我遇见一位公主,她比世上的任何一朵鲜花还要美丽。”

“嗯。”

“我梦见我与她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她摘下紫露草别在我的耳边笑话我,她用白玫瑰作了一顶花冠,戴着它站在花丛中,美好得像一只精灵。”

“嗯。”

“她的眼眸里总是盛满了我,她站在古堡前,站在世界的角落里,站在破碎的夜空下。”

“……嗯。”

“她的名字是,艾玛•伍兹。”

海伦娜愣住了。

“你确定,它是一场梦?”

“是的。”一个,关于佣兵和公主的梦。

一个最美好的梦。

海伦娜没能解答奈布的梦,她什么也没说,但她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却仿佛要看穿他似的。

奈布忽然间恢复了正常,正常地同伙伴打趣,正常地去训练场训练,正常地作息。

就在他以为自己真的已经走出来时,玛尔塔拿着信号枪在他面前朝天上一崩。

“嘭”地一声,仿佛要炸开这虚伪的面庞。

“我已经听说了,你去了关押公主的古堡,恶龙告诉了我一切,萨贝达,我从未见过这么不勇敢的你。”

“你认为艾玛•伍兹会因为你喜爱战斗而离你远去?在你心里她就这么软弱?”

“去问啊,去问问她她真实的想法是什么,你是个佣兵,不是懦夫!”

玛尔塔的话语如炮弹在耳边炸开,振聋发聘。

奈布呆呆地愣在一旁,倏地,眸光清楚起来。

“告诉我,你现在应该干什么!”玛尔塔大声问道。

“我,要去找艾玛。”奈布抬起头,那双眼睛里再一次充满了强悍与坚定。

奈布•萨贝达,他不可抵挡。

艰难险阻算什么,与战场上的一颗炸弹相比全都小菜一碟;陷阱荆棘算什么,他的廊尔噶弯刀锋利得削铁如泥;再一次面对又如何,他的字典里没有退缩。

终于,奈布再一次来到了古堡。

当艾玛正呆坐在床边眺望窗外时,一个熟悉的人影忽然跳上窗台。

她简直不敢置信,窗台上的人带着自信的笑容。

“萨贝达先生!”

“抱歉,我来晚了。”

他单跪在窗台上,风掀开他的帽子,手臂上的绷带有些松垮,但他的眼神却前所未有的熠熠生辉。

他带着最令人心动的笑容,伸出手:“我来接你了,我的公主殿下。”

艾玛伸出了手,掌心的温度烫得她流下泪水。

“如果,你不嫌弃,不嫌弃我只是一个佣兵,没有俊美的白马,没有英武的身姿,没有光鲜的打扮,只有一把廊尔噶弯刀,你愿意接受这个童话吗?”奈布有些小心地问。

“那如果你也不嫌弃,不嫌弃我被父母抛弃,被国家出卖,没有美丽的珠宝,没有华丽的服装,只有破旧的打满补丁的工作服,你愿意拯救这位假公主吗?”艾玛含着泪水,笑着反问。

“只要是你,我就愿意。”

“当你能够看清自己时,你就是我的王子,亲爱的奈布•萨贝达,请救我逃离这个地狱!”

当两个人紧紧拥抱,当奈布因失而复得的喜悦流下哪怕在战场上断手断脚也未曾流下的泪水,当艾玛终于能让奈布直面自己的内心,而自己也得到拯救时,这个故事,就已经是个童话故事了。

这是一个,非王子和假公主的童话故事。

亲爱的你,在入睡前请轻轻叩击你的窗户,或许在那里,会出现一位英姿飒爽的男性,他就在窗台上,将触手可及的温暖带给你。

他不是王子,他是你的一生。

后记:“号外号外!被捉走的艾玛•伍兹公主被一名雇佣兵带回了国!”

这个消息令许多人喜出望外,当初国王要艾玛当公主的替身时,他们都为艾玛感到担心。

现在国王已经下位,反篡的是当初大家都以为消失在火海中的里奥厂长。

按照国家的规矩,被救回的公主应该嫁给救她的人,人民都兴奋地筹备婚礼,机械师特蕾西动用最多机械想要造出最棒的舞台效果。

克利切给艾玛祝福,并表示会永远为艾玛敞开怀抱。当然,奈布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的。

瑟维向艾玛表示抱歉,当初是因为他的主意才害艾玛成为替身,艾玛也表示了不用在意。

婚礼那天,恶龙、玛尔塔、海伦娜、艾米丽、库特,甚至是那个神秘的菲欧娜都来到了婚礼现场,要给经历重重磨难的两人最好的祝福。

但就在要交换誓言的时候,里奥却闯入了教堂。

“臭小子,居然想瞒着我举行婚礼!想娶我女儿你还早了一百年呢!”

“哈,暴露了。”奈布朝里奥做了一个鬼脸,里奥气得想要上前揍他,奈布却迅捷地一翻窗户躲开了。

“在今天结束前你若追不上我,艾玛就是我的了。”奈布跑在前面大喊。

“休想!”

众宾客吃惊地望着这事态的发展,只听新娘在台上捂嘴一笑:“还是老样子啊。”

看来,奈布的追妻之路还卡在讨好岳父大人的关卡上啊。

苏芊羽

天使の翼

*奇特的设定,别介

*严重occ,背景庄园

*可能会BE,别打我

【不是我的错,是设定的错】

*将是一个长篇


好了,正文开始( ̄▽ ̄):

“姓名?”

“奈布·萨贝达。”

“为什么来这里?”

“你无需知道。”

…………

询问人问完问题,便将奈布放了进去。将帽沿往下拉了拉,奈布抬头看着眼前似乎破败了许久的庄园,沉默不语。

为什么来这里……吗?他也不知道呢。但是,既然有人让他来这里,他就一定有必须来这里的理由。奈布漫不经心地四处看着,无意间瞥到了一个面容,一霎时一股电流直冲向他的心脏。这种感觉……

那人像是察觉到了视线,手指轻轻拨弄着刚刚采集到...

*奇特的设定,别介

*严重occ,背景庄园

*可能会BE,别打我

【不是我的错,是设定的错】

*将是一个长篇

 

好了,正文开始( ̄▽ ̄):

“姓名?”

“奈布·萨贝达。”

“为什么来这里?”

“你无需知道。”

…………

询问人问完问题,便将奈布放了进去。将帽沿往下拉了拉,奈布抬头看着眼前似乎破败了许久的庄园,沉默不语。

为什么来这里……吗?他也不知道呢。但是,既然有人让他来这里,他就一定有必须来这里的理由。奈布漫不经心地四处看着,无意间瞥到了一个面容,一霎时一股电流直冲向他的心脏。这种感觉……

那人像是察觉到了视线,手指轻轻拨弄着刚刚采集到手里的玫瑰,递了过去,“我叫杰克,小先生是新来的吧。需要我带你去舍楼吗?”一抹不可思议的红晕悄然爬上奈布的脸颊,他撇过头去,声音不自然,“如果可以的话就麻烦了。”

他大概,对这个叫杰克的人,一见钟情了。

杰克兴趣盎然地盯着奈布,这个人不怕他呢,真有意思。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各自走着,很快就到了舍楼之前。“那么,小先生,后会有期。”杰克冲他轻轻挥了挥手,便离开了。“后会……有期。”直到杰克走远了,奈布才小声地说了一句。

很快就有人出来接他,那名女子自我介绍道,“叫我玛尔塔就行,萨贝达先生,幸会。”说完便伸出一只手,奈布握了握,“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同行。”玛尔塔一身军装,很容易看出来。而玛尔塔却是轻皱眉头,“萨贝达先生,你是为了什么才会来到这里的?”

啊,又是这个问题。奈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如果萨贝达先生并不是为了什么而来的这里,还是快点离开为好。”玛尔塔抛下一句话,就再也没有开口。艾玛看到又有人来了,立刻迎了上去,“大哥哥,你叫什么?我叫艾玛·伍兹。”“奈布·萨贝达。”奈布只用余光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儿,就愣在了原地。因为艾玛是身上,都是伤口,甚至有些还是新的,仍在汨汨地流着血。身后一个男子跑出来,揪住艾玛就往里拉,“伍兹小姐,快跟克利切回去。”

那个自称“克利切”的男子注意到了这边,冲奈布微微点了个头。奈布仍然沉浸在震惊中,玛尔塔叹了口气,“其实这个庄园分为两个阵营,‘监管者’和‘求生者’,如果有人妄图逃出庄园,就会受到惩罚。伍兹小姐身上的上就是这么来的。”“那你为什么叫我逃走?”奈布直勾勾地看着玛尔塔,“不是根本不可能逃出去吗?”“每个人在来庄园的第一夜,都有一个逃走的机会,但是因为庄园主给的诱惑,没有一个人能逃出这里,包括我……”玛尔塔毫不畏惧地对上奈布的视线。

“好吧,我相信你所说的。”奈布冲她点了点头,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监管者阵营——

“裘克,今天来了一个有趣的小家伙呢。”杰克碰了碰裘克的肩。“嘁,能有威廉有趣吗?”裘克不屑地反驳道。

是夜,奈布翻来覆去却依旧睡不着。一闭上眼,眼前就会浮现出杰克的脸。后背还奇痒无比,带着一丝痛楚,直袭向奈布的神经。他实在忍不住,便想轻轻用手挠一挠。谁知手才刚伸出去,就碰到了一点毛茸茸的东西。

这是……什么?

奈布下了床,背对着镜子脱下了衣服,然后眼睛瞪得大大的——在他的背后,蝴蝶骨的位置上,冒出来了两个小小的白色的尖尖角,似乎还有羽毛……

 

未完待续……

至于这是什么症【猜到也别说出来】

我就下篇文章一起公布啦(^U^)ノ~

应该会有三章的样子QAQ

啊,又忘记写《who are you?》的番外篇了、

《Memories》的后续会有的,要一点时间。

刀卞
支配战争的从来都不是士兵 一个...

支配战争的从来都不是士兵

一个小摸鱼。
.

在拱形的屋顶下,所有人
都在等待呼唤和建筑师。
诗人和飞行员——
大家都陷入了绝望。

因为,他就是飞驰——和运动。
因为整个星星的书籍:
从第一个字母到最后一个字母,——
都不过是他斗篷的痕迹!

.
摘自 茨维塔耶娃 《上帝》

支配战争的从来都不是士兵

一个小摸鱼。
.

在拱形的屋顶下,所有人
都在等待呼唤和建筑师。
诗人和飞行员——
大家都陷入了绝望。

因为,他就是飞驰——和运动。
因为整个星星的书籍:
从第一个字母到最后一个字母,——
都不过是他斗篷的痕迹!

.
摘自 茨维塔耶娃 《上帝》

Bei

【all佣】Nihilism(1)


*闲的没事干又开始挖坑,这次的坑貌似规模还有点大emmm……我会努力的,毕竟开学初三后时间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了赶紧多产点粮ww(你确定不是多挖点坑让里面的人挨饿等死?没事反正也没人看嘛)另一篇沙雕文直接给他烂尾怎么样实在不想再写欢脱的沙雕文了……以上是作者的碎碎念请不要放在心上,不胜感激。

————————————————————

       尼泊尔的天空飘下片片洁白的雪花,毫不掩饰地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首都的街道并没有因为雪天而变得冷清,人们不是在家中避寒,全都纷纷推门而出互相说着祝福的话语。隔着一条街都能听到对面商铺里传来...


*闲的没事干又开始挖坑,这次的坑貌似规模还有点大emmm……我会努力的,毕竟开学初三后时间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了赶紧多产点粮ww(你确定不是多挖点坑让里面的人挨饿等死?没事反正也没人看嘛)另一篇沙雕文直接给他烂尾怎么样实在不想再写欢脱的沙雕文了……以上是作者的碎碎念请不要放在心上,不胜感激。

————————————————————

       尼泊尔的天空飘下片片洁白的雪花,毫不掩饰地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首都的街道并没有因为雪天而变得冷清,人们不是在家中避寒,全都纷纷推门而出互相说着祝福的话语。隔着一条街都能听到对面商铺里传来悦耳的圣诞歌曲,人们的脸上洋溢着比往常更加热情的笑容。
       在首都边界某处不知名的贫民窟地区,本应充满欢声笑语的祝福消失地荡然无存,整个贫民窟被火光包围。倒塌的房屋和燃烧的断木阻挡了逃生的人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士兵用武器刺穿自己的胸膛,最后无力地倒在地上,容纳了上百人的贫民窟一夜之间成为尸横遍野的地狱。燃烧和杀戮遗留下的残骸被皑皑白雪连同罪行一并遮盖住,没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没人想知道。
       如果仔细地侧耳倾听,就能发现在一处废墟之下传来的微弱的求救声。正在收队的长官敏锐地察觉到声音,在不顾士兵的劝阻下翻开废墟,一个七岁左右的男孩蜷缩着躺在废墟下,嘴里吐着微弱的气息。淡粉色的卷发杂乱无章地打成一团,孩子颤抖着用冻伤的手拽着一块破布裹紧自己,弱小的身板陷在雪地里像个易碎的玻璃制品般,随时都会破碎。
       “长官,这个孩子他……”士兵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男孩微微张开眼皮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却忽然眼前一花落入一个十分温暖的怀中。长官看着怀里的男孩,微微张了张口。
       “只要不说他是贫民窟的孩子,没有人会怀疑。”士兵仿佛知道自己的长官要做什么惊恐地上前劝阻,“但是!”“闭嘴,回去整队!”士兵刚想反驳的话,被长官的一记眼刀给噎了回去,只好灰溜溜地跑回队伍中。
       就是这些人杀掉了贫民窟的人们,他们将一切都毁掉了……男孩惊恐地想要挣脱这个男人的怀抱,微微抬起的手却又因为无力落下。“男孩,你叫什么?”长官放低语气温柔地开口,“奈布……萨贝达。”“奈布·萨贝达是吗……以后你就是廓尔喀的士兵,我会训练你,并且教会你如何活下去,好吗?”男孩努力睁大眼睛,蓝宝石般闪耀的颜色映入长官眼中,让他不禁微微愣了一下。
       “……好。”
       这是在身处地狱之中的,光明般的救赎,明知道贫民窟是长官亲手摧毁的,但奈布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去跟随他了。圣诞节的那一天成为奈布·萨贝达的生日。
       嘈杂的怒吼和炮声唤回奈布·萨贝达的意识,他在同伴的扶持下转移到了掩护体后面。长官正在旁边焦急地等候上面的命令,奈布换上弹夹对着蚂蚁般密密麻麻的的敌人一阵扫射,却不料右肩中了一弹,鲜血顺着胳膊滴到地面上,被土壤啃食。
       同伴上前代替奈布抵御敌人,奈布在做了简单的包扎后挪动到长官面前,看到长官突然低下头,沉重地放下话筒。“长官!上面有指示吗?”长官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略带颤抖地开口:“上面派下来的指示是……不准撤退,死也要战死。”
       时间仿佛瞬间定格,所有人都回头看着长官,脸上写满了惊异。奈布瞳孔微缩,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监护人。“你……你说什么?”长官猛地站起身,抽出腰间的长刀怒吼:“你们在怕什么!啊?!我们廓尔喀人永不屈服!死也要战死!”说完第一个冲出掩护体向敌方奔去。
       所有人也拔出长刀,一拥而上冲进敌人的包围圈。奈布吃力地挥刀斩下一个敌人的首级,膝盖突然中了一弹支撑不住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人用刺枪向自己捅来,无力地闭上眼睛。
       “噗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奈布缓缓睁开眼睛,长官正紧紧地抱住他,刺枪不偏不倚正好刺入心脏。奈布的脑中仿佛有什么在这一瞬间崩塌了,长官抱着他倒在地上,用几乎小到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不要站起来,活下去……”
       奈布抓紧长官撕心裂肺地嚎哭,眼前照顾了自己十年的长辈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就像十年前一样,慢慢合上了眼睛。炮声和子弹的呼啸声掩盖住了奈布的嘶吼,战斗持续了不知多久……炮火停下来的时候,奈布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了,长时间的嘶吼让他感觉到喉咙一阵甘甜,是血。
       长官的心脏被刺入的那一瞬间,一定比自己现在还要痛苦……他坐起来紧紧抱住长官冰冷的尸体,身体因恐惧而不断颤抖,眼里流出的已经不知道是眼泪还是血了。突然一片雪花落到了他的脸上,他抬起头,一片片雪花正从天而降,掩埋这尸横遍野的战场,他再一次看到了地狱。
       那天是圣诞节,奈布刚好17岁成年……
       “喂?奈布!奈布快醒醒!”一双手把正在打呼的奈布晃了个七荤八素。“好吵啊,让我再睡会儿……”奈布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保持清醒,抬头看向叫醒自己的金发女士。“怎么了吗?休斯克小姐。”金发女士撇了撇嘴,伸手戳了两下奈布的额头,略带嫌弃地皱眉。“你怎么这么能睡,委托人都等一个多小时了!”
       休斯克小姐是长官的女儿,从事地下情报工作,在奈布退役后无处容身的情况下无偿收留了他,于是奈布在她的麾下工作,当了一名雇佣兵。
       “我知道了,进来吧……”奈布打了个哈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一只脚踩在桌边一晃一晃地翘着椅子,休斯克捂脸表示不忍直视。“很抱歉打扰到您的午睡了,奈布·萨贝达先生。”一位身着黑色燕尾服,戴高礼帽的黑发男士推门而进,手中的玫瑰手杖有规律地敲着地板,面具下露出一只金眸。他走到奈布面前优雅地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眯着眼睛冲他有礼貌地笑了笑。
       “不,是我有错在先耽误了您的时间,十分抱歉。”奈布放下腿做好,双手交叉看着面前的男人。对方伸手摘下礼帽放到一旁,面带微笑地说:“道歉什么的就免了,在下名杰克,想委托小先生一件事。”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奈布挑眉,杰克?不就是那个闻名于世的杰克伯爵么,他能有什么事委托自己去做?“今晚在下有一场十分重要的宴席,希望小先生能作为保镖跟随。”“代价呢?”杰克微微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三万?”“不,三亿。”
       站在一旁旁听的休斯克点桌子的手瞬间顿了顿,三亿可不是个小数目,即使五五分成也十分可观。奈布摸了摸下巴,思索着嘀咕。“的确是个令人眼红的数目呢……伯爵先生这么大手笔,怕不止是做保镖吧?”
       “小先生还真是敏锐……”杰克不改脸上的笑容,说出了一句令在场所有人石化的话:“没错,不止是保镖,还有舞会的伴娘。”休斯克能清楚地听到自己把桌子“咔哒——”一声掰变形的响声,奈布则是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杰克微微向后靠,敲起二郎腿换个稍微舒服一些的姿势耐心等他消化完信息,奈布的起床气还没过去,这句话无疑让他有些恼怒。他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我是不是听错了?“先生,您确定要这么做吗?”“当然。”好吧并没有没听错,奈布伸出右脚轻轻敲了一下桌腿,把还在神游的休斯克唤回来,示意她下一部该怎么做。
       休斯克沉思一会,扶在桌子上的手敲了两下,奈布又敲一下桌腿以示领会。他故作头疼地扶了扶额,张口道:“先生……您怕是在为难我。”杰克依旧是一副面带微笑的和善模样,伸出了四根手指,“小先生觉得价钱不够吗?不如这个数怎么样?”“五亿。”“成交。”杰克从兜里拿出一张卡,放到桌子上推过去,略带歉意地歪头,快要眯成一条线的金眸里闪烁着不明的光。“因为今天出门仓促,只准备了三亿,剩下两亿等晚上事成后再付给小先生。”
       目送杰克离开,休斯克小声地在奈布耳边提醒两句:“我敢肯定他不是什么好人,今晚小心点,绝对不能出乱子我可保护不好你。”奈布眯上眼睛,锋利的视线锁定在还未走远的黑色身影,这个人绝对没有表面那么温和,怎么看都像是个背后捅刀子的笑面虎。刚刚那个眼神就像盯上猎物的毒蛇,控制不住地滴出毒液,贪婪地锁定了他。
       奈布沉默了很久,微微张口:“……我知道了。”我倒是好奇,毒蛇和老鹰,谁会成为被狩猎的那一方……
       今晚是个不眠之夜。

西红柿配番茄酱

不会画情头所以用像素图皮一下
(¯ㅂ¯ԅ) @雾桀桀

不会画情头所以用像素图皮一下
(¯ㅂ¯ԅ) @雾桀桀

守得云开见月明_

〔关于他们的晚安吻〕

是昨天晚上佣园群里讨论的晚安吻系列。
〔佣园〕
“奈布——”
“嗯?”
“你,你说过的哦……”
“什么?”
奈布狭促的眼神和语气仿佛是想逼着艾玛说出那三个字。
“我——你说过每天晚上都有晚安……唔……”
“啾——晚安。快去睡觉吧。”

是昨天晚上佣园群里讨论的晚安吻系列。
〔佣园〕
“奈布——”
“嗯?”
“你,你说过的哦……”
“什么?”
奈布狭促的眼神和语气仿佛是想逼着艾玛说出那三个字。
“我——你说过每天晚上都有晚安……唔……”
“啾——晚安。快去睡觉吧。”

珑珑
这只奈布(犬)谁要(●'◡'●...

这只奈布(犬)谁要(●'◡'●)ノ❤

这只奈布(犬)谁要(●'◡'●)ノ❤

乱码喜欢奈布
表情包??还想画杰克的……私心...

表情包??
还想画杰克的……
私心杰佣

表情包??
还想画杰克的……
私心杰佣

苏洛柒柒柒柒

“十五秒,你能做什么?”
“十五秒,我可以救下你,为你抗刀三次,然后,用我换你……”
我现在对奈布只有心疼,真心求求官方不要再削弱奈布了。(前两张我截屏截的 侵权删。)

“十五秒,你能做什么?”
“十五秒,我可以救下你,为你抗刀三次,然后,用我换你……”
我现在对奈布只有心疼,真心求求官方不要再削弱奈布了。(前两张我截屏截的 侵权删。)

Antarctic.Joseph

杰佣"1

  杰佣
"W"不吃请不要ky啊谢谢啦

深秋.午夜
     庄园的落叶纷飞满地, 看来是许久没人打扫了,奈布拖着沉重的行李,缓缓走进大门。“地址……是这里吗?”奈布自言自语道。门似乎没有上锁,透出隐约的光,时明时暗。
     “先生……”奈布身后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谁?”奈布警觉地向大门处走了三步。“别害怕,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太晚了,没有人会为你准备房间的。”那个声音轻轻的,但透出些诡异。“你什么意思?”奈布退到了门处。“……那早点休息吧,先生”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更轻的说。
 ...

  杰佣
"W"不吃请不要ky啊谢谢啦

深秋.午夜
     庄园的落叶纷飞满地, 看来是许久没人打扫了,奈布拖着沉重的行李,缓缓走进大门。“地址……是这里吗?”奈布自言自语道。门似乎没有上锁,透出隐约的光,时明时暗。
     “先生……”奈布身后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谁?”奈布警觉地向大门处走了三步。“别害怕,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太晚了,没有人会为你准备房间的。”那个声音轻轻的,但透出些诡异。“你什么意思?”奈布退到了门处。“……那早点休息吧,先生”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更轻的说。
     奈布很是奇怪,不过,他还是推门进去了,直觉告诉他,大厅里,才是安全的
……

毛尼哥
不知道要畫些什麼小故事 於是畫...

不知道要畫些什麼小故事

於是畫起了廢圖hhhhh

不知道要畫些什麼小故事

於是畫起了廢圖hhhhh

绝对一本正经之little
奈布新式帽子——绿色塑料袋。

奈布新式帽子——绿色塑料袋。

奈布新式帽子——绿色塑料袋。

✨

原梗来自P站全员眼睛长条系列


我真的只是一个图片的搬运工吖……

原梗来自P站全员眼睛长条系列


我真的只是一个图片的搬运工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