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佣兵

71.6万浏览    48258参与
墨竹不睡觉
专业课摸鱼画的监管者奈布【】唉...

专业课摸鱼画的监管者奈布【】
唉我想学物理不想画素描
占个tag找时间把老杰补上【。】

专业课摸鱼画的监管者奈布【】
唉我想学物理不想画素描
占个tag找时间把老杰补上【。】

顾玖
今日的文啦我顾玖终于不鸽啦 |...

今日的文啦
我顾玖终于不鸽啦
|・ω・`)
庆祝
佣空真好吃我爱他们
所以今天是糖啦~

今日的文啦
我顾玖终于不鸽啦
|・ω・`)
庆祝
佣空真好吃我爱他们
所以今天是糖啦~

时海_爱学习

在大厅卡bug卡到灯全黑了

三个涂鸦,三倍快乐的满配弹簧手

标准遗照和我的摄影师

在大厅卡bug卡到灯全黑了

三个涂鸦,三倍快乐的满配弹簧手

标准遗照和我的摄影师

鲸吟

【空前佣】浓茶淡酒3

是【空军性转♂】x佣兵+前锋x佣兵

高能注明了,被雷到不负责


马尔塔带着一身的烟尘碎叶,来到了海滩处。

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闻声寻去看到了正在翻箱子的皮尔森,这个干瘦畏缩的男人猫着腰熟练的撬开了箱子,手法纯熟地摸索着道具。

“如果你是想问看没看到萨贝达。”马尔塔气喘吁吁地正组织着语言,皮尔森反而先开口了,“克利切可以告诉你,克利切看见他踉踉跄跄地往那大船的方向跑过去了。”

克利切从箱子里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地图,他大声骂着下流的粗话把那张纸撕坏了扔在一旁。马尔塔向他点头致谢便冲着大船过去了。

这搁浅的废旧的巨船散发着腐朽衰败的气息,已不知在此处停留了多久。马尔塔先是找到掩...

是【空军性转♂】x佣兵+前锋x佣兵

高能注明了,被雷到不负责



马尔塔带着一身的烟尘碎叶,来到了海滩处。

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闻声寻去看到了正在翻箱子的皮尔森,这个干瘦畏缩的男人猫着腰熟练的撬开了箱子,手法纯熟地摸索着道具。

“如果你是想问看没看到萨贝达。”马尔塔气喘吁吁地正组织着语言,皮尔森反而先开口了,“克利切可以告诉你,克利切看见他踉踉跄跄地往那大船的方向跑过去了。”

克利切从箱子里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地图,他大声骂着下流的粗话把那张纸撕坏了扔在一旁。马尔塔向他点头致谢便冲着大船过去了。

这搁浅的废旧的巨船散发着腐朽衰败的气息,已不知在此处停留了多久。马尔塔先是找到掩体蹲下来隐藏身形,观察附近是否有监管者。如果反倒把监管者引进了大船那便是巨大的失误。

所幸裘克和杰克似乎都不在这附近,心跳十分平稳,嗅不到火药的气味,也无雾区生成。这片海滩显得宁静而辽远。带着腥咸气味的海风吹拂着脸庞带来清新的快意。倘若现在并不是身处于命悬一线的惊险游戏,马尔塔甚至会有这是在度假的错觉。那古旧破烂的船舱暴露出一个大洞,如远古兽类的幽幽巨口,仿佛要将他们吞噬。马尔塔平复了紊乱的呼吸,进入了大船之中。

浓重的灰尘气味,还有霉菌类滋生的浓重潮味,应合着腥味浓重的藻类气味让这里的空气十分的难闻呛人。马尔塔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他用手捂住口鼻,在这黑暗的肮脏的船腹中摸索着前进。他在这繁杂浑浊的空气中嗅到了些微的血腥味.

他知道这一定是奈布留下的血的气味,于是继续前进着,有粘糊糊的藻类和贝壳绊脚,他不耐烦地把这些碍事的东西踢开。他听见隐隐有吃痛的呻吟声传了过来,连忙小跑着赶了过去。

在船尾最深处的角落里,马尔塔发现了蜷缩成一个团的奈布,他捂着脑袋喘息,有血沿着额头流下来啪嗒啪嗒的滴到地上。马尔塔连忙赶过去,把那些碍事的堆叠的破木桶推到一旁,扬起了呛人的灰尘。

奈布闻声,霎时像一只受了惊的野兽一般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他的腰如同一张拉伸开的弓。他猛地发力扑向马尔塔,像一只矫健的黑豹,他用自己的体重把马尔塔压制在地上,用力钳制住了马尔塔的手和咽喉,惹得马尔塔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

“……!是你,马尔塔,抱歉。”奈布听出是马尔塔的声音,便连忙松开了对他的钳制。他踉跄着站起来,脚下一滑靠在木质墙壁上喘息。

马尔塔清了清嗓子,奈布刚刚扼住他喉咙那一下是真的起了杀心的,现在他的喉部都没缓不过来,随着他的呼吸一阵一阵的发疼。马尔塔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脖子,钝痛让他皱了皱眉头,明天一定会留下淤青了。

奈布神经质地揉着眼睛,马尔塔看着他血红的眼眶,这才发现奈布额头伤口淌下来的血流进了他的双眼里。现在他正处于丧失了视觉的危险状况中,正因如此他才如惊弓之鸟一般敏感,对任何可能的危机都要抢先取得主动。

奈布咳了几声,又怕声音引来监管者,捂住了嘴巴。待他把手摊开后,他的手心里满是咳出来的血污,他的嗓音像是宿醉的酒鬼一般沙哑。

“抱歉……咳咳,伤到你了。”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是为了自保。”马尔塔把奈布的兜帽放了下来,他的头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是杰克的利爪造成的伤痕。那伤口已经结了痂,红黑的血污粘住了头发,这样下去一定会感染的。他的胸口也有一道伤,还在往外流血,血根本止不住。马尔塔不得不按压住伤口来抑制血液的流出,奈布发出痛苦的低沉的闷哼声。他的体表温度过热,正在发烧,炎症也许会要了他的命,他必须得赶快得到治疗。

听见了非常急促的脚步声,跺得这年久失修的木质地板发出让人牙酸的嘎吱声音,马尔塔便知道是威廉赶过来了。那大块头跑过来带着一阵风,手里拿着个瓶子。马尔塔歪头看了一眼,是一瓶止血剂。这笨蛋花自己的积分买了这个来替奈布疗伤,好歹算是做了件聪明事。这能解燃眉之急,能救奈布一命。

马尔塔将止血剂洒在奈布的伤口上,把衬衣撕下来准备为他包扎伤口。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马尔塔是不太喜欢奈布·萨贝达的。

作为一名正规的经受过完善训练的英国空军,他以自己的出身、能力为傲,甚至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自负。在进入了这个庄园后,他也认为自己有能力力挽狂澜,能带着伙伴们逃出生天,他也的确功绩辉煌。

然而相对的,那个身材矮小的、一身旧伤的雇佣兵,在马尔塔看来就格外的不顺眼。在他眼里,雇佣兵都是拿了钱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的亡命之徒。能为国家献上自己的忠诚和生命的自己,与那个视生命如草芥粪土的雇佣兵简直是云泥之别。

在马尔塔看来,这些刀口舔血的雇佣兵,杀人夺财也许干得还不错,但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系统的训练和指导,终究也不过是三脚猫。在这样荒唐又危险的游戏里,只能姑且自保罢了。马尔塔一口咬定,终有一天这个雇佣兵会出卖伙伴来谋求自己的生存,他一直警醒着与这个男人保持距离。

更何况那个围着萨贝达转圈的傻大个,估计连脑子里都塞着满满的肌肉,空有一身蛮力的猩猩。他活像一只摇着尾巴讨好萨贝达的小狗。在马尔塔看来,这个组合古怪又滑稽。

然而,在之后的相处中,马尔塔动摇了,他发现这个矮小的话不多的男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卑劣不堪。他拥有着坚强、重情义等等高尚的品格,他甚至有着“众生人人平等”这样甚至有些幼稚天真的理念。

他的气质正如飒爽清新的秋风,和他相处聊天是一件极为轻松愉快的事情。雇佣兵里一定有很多有怪癖的疯子(是的,他至今也未能移除偏见),马尔塔想他为人处事的纯熟技巧就是在佣兵团里磨练出来的。

更何况,同为军伍出身,马尔塔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和他很聊得来。同为已退伍的老兵,总是会对军旅生活充满留恋和怀念。在这方面,他俩简直是有着聊也聊不完的共同话题。每当他们眉飞色舞地聊起了战场,热兵器和各式训练时,威廉都是插不上嘴,一副抓耳挠腮的蠢态,惹得马尔塔心里隐隐发笑。

-TBC-

堇年昂

【杰佣,校园篇】第八章

(八)

夕阳透过窗沿照进了音乐室,照在了抱在一起的两人身上,黑发的高三学长看着怀里低声哭泣的棕发高一学弟,赤瞳里露出了几丝同情和担忧。

这个动作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直到杰克怀里的人回过神,他们才分开来。

奈布推开了杰克,用右手胡乱得抹掉眼眶边的泪花,收拾了下表情,抬起头,蒙着雾的蓝瞳和杰克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奈布低下了头,将自己的红灰色兜帽戴上,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口气说道:“竟然被学长看到了我这么狼狈的样子呢......”

杰克看着面前这个爱逞强的学弟,左手打算去摸奈布的脸,却被他自己硬生生的转到了奈布的头上。他轻轻地抚摸着奈布的头发,满脸是宠溺的表情。

“.........

(八)

夕阳透过窗沿照进了音乐室,照在了抱在一起的两人身上,黑发的高三学长看着怀里低声哭泣的棕发高一学弟,赤瞳里露出了几丝同情和担忧。

这个动作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直到杰克怀里的人回过神,他们才分开来。

奈布推开了杰克,用右手胡乱得抹掉眼眶边的泪花,收拾了下表情,抬起头,蒙着雾的蓝瞳和杰克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奈布低下了头,将自己的红灰色兜帽戴上,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口气说道:“竟然被学长看到了我这么狼狈的样子呢......”

杰克看着面前这个爱逞强的学弟,左手打算去摸奈布的脸,却被他自己硬生生的转到了奈布的头上。他轻轻地抚摸着奈布的头发,满脸是宠溺的表情。

“......所以,这是你......和你妈妈一起作的歌曲......”

“......嗯......”脑袋被摸得痒痒的,可奈布又不想推开杰克的手,就任由他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一团乱。

“那,能和我讲讲关于你妈妈的事吗......”杰克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他知道,这首歌的作曲人,也就是奈布的妈妈早就去世了,这也是三年前就报导过的新闻。

“......”

奈布原本有些光泽的眼睛再次暗淡,杰克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便停止了揉着奈布头发的左手,只是放在了奈布头上,没有任何动作。

场面再次沉默了几秒钟,奈布低声地说了一句:“能把手拿开吗......”杰克才将左手收回,手收回的过程中还产生了次静电,电得杰克的手有些刺痛。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让你回忆起那些痛苦的故事......”杰克一脸愧疚地抱歉道。

“没事。”奈布稍微整理了下头发,将兜帽带好,“是我自己没控制好情绪而已。”

杰克看着面前的人整理好兜帽,便走近奈布,弯下腰,脸和奈布的脸贴得很近,甚至比刚才将奈布抱在怀里的时候更近。

奈布意识到了什么,刚好放学铃声响起,他立刻起身说了声“待会再见”,便离开了音乐室。他知道这很没礼貌,但他觉得,还是早些离开要好,不然可能会发生些什么事......

——

12月中旬,温度真是越来越冷了,奈布搓了搓手,哈了口气。虽然他和杰克在学校微博的事情解决了,出面证明的威廉、裘克、艾米丽都以事实澄清了这些传言,但又有问题来了:之前微博里都是说奈布勾引杰克,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让杰克颜面扫地;现在变成了他和杰克之间是不是真的有关系,这一热点又在微博上火了起来。

有支持的,就有反对的,但事实只有奈布和杰克他们自己知道了,毕竟感情之事不能强求。

奈布走到医务室,杰克、艾米丽、艾玛在里面。艾米丽在教杰克如何捣鼓面前的小炉子,艾玛就在一旁分出一份又一份药材,然后递给艾米丽和杰克。当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吱呀声,感受到了从门外吹进来的寒风,他们才停止了手中的忙碌。现在是周末,学校里除了他们几个就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人了。

杰克仍旧是那个温柔的微笑,艾米丽也保持着医者正常的笑容,而艾玛就抿着嘴,显然有些不高兴。

奈布关上门,看着艾米丽和杰克灰头土脸的,很难得呢。

“你们这是在干吗?”奈布进到医务室,将外套脱下挂在衣帽架上,空气中弥漫着中药刺鼻的气味。

奈布捂了捂鼻子,中药冲鼻子的感觉真不好受,尤其是对他这种对气味有些敏感的人来说。

“给你调养身子。”艾米丽用手帕抹了抹脸上的污渍,“那种胃药医院快没了,毕竟很抢手,我也就不能经常带些出来,所以就给你换了中药,只要调养个半年时间就可以基本将胃病根除。”

“可这味道太......”奈布单是闻了闻艾玛手上还没处理过得药材就已经皱眉头了,那熬成中药还是人喝的吗,“而且黛儿小姐您也没那么多时间专门为我熬药吧,而且我自己也不会......”

“我来啊。”杰克也擦干净了脸上的脏东西,将一杯装着黑咕隆咚的液体的杯子递给奈布,“喝药吧。”

奈布看着这杯散发着死亡气味的中药,下意识地捂住了嘴:“这......这玩意儿能喝吗......”

艾玛都看不下去了,即使她对奈布有些偏见,觉得他在好多方面好迟钝,但再这么说这也是她和杰克、艾米丽努力的成果,好不容易找到的方法,成功将药熬了出来,但奈布却不想喝。

艾玛鼓着脸,说道:“我们那么辛苦给你熬药,你还不领情,我们好心为你着想,你还......”

“艾玛。”艾米丽提醒道。

“唔......”艾玛闭上了嘴,在天使面前失态真是不应该。

奈布抿了抿嘴,下一刻将半热的中药一口气灌进胃里,下一刻便苦到表情失控。

“我的天!这什么玩意儿,好苦啊——”奈布捂着嘴,崩溃地说道。

“那个,我这有颗糖。”杰克知道这药很苦,单是他熬药的时候就已经被熏得够呛了,更别说奈布是一口气喝下去的。

“哪儿?快给我!”奈布抢过杰克手里的糖球,胡乱地弄开糖纸,将它塞进了嘴里。

“......奈布,你真逗......噗......”艾米丽看着面前滑稽的奈布,忍不住笑道。

“噗哈哈......”在场的三人都忍不住笑了。

“你们......这是趁人之危就嘲笑别人......”奈布无奈地抱怨道。

TBC.

————————————————————————————————

剧情日常ooc,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习惯一周一更耶,那看来写完校园篇之后就是按心情更的啦,今天就是要和同学赌,我今天要是没更出一篇来就和她姓(话说我和她姓了之后我的名字就变得好奇怪......)




妍妍🌈

「杰佣」魔王敲门(13)

然而他并没有在奈布的眼里找到一丝慌乱的情绪。

甚至,他的眼里愈是透出清澈纯净的光芒。

于是,杰克在这一刻失神了。

奈布定定地看着他,眼底似乎有淡淡的笑意。

“杰克,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很明显一句调侃的话,却让杰克顿时红了脸。

因此他不自在地坐直了身子,伸手就在奈布的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

他吃痛地捂住被打的脑袋,原本调侃的表情立即变得怒气冲冲。

“嘶...痛死了…干嘛打我啊?”

“当然是因为你胡言乱语才打你,”杰克嗤之以鼻,“下次再敢乱说,打的就不止脑袋了。”

奈布白了他一眼,双手依旧揉着脑袋被敲的地方,眼泪汪汪。

“真是的…没想到我竟然喜欢了一个这么暴力的鬼...”...

然而他并没有在奈布的眼里找到一丝慌乱的情绪。

甚至,他的眼里愈是透出清澈纯净的光芒。

于是,杰克在这一刻失神了。

奈布定定地看着他,眼底似乎有淡淡的笑意。

“杰克,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很明显一句调侃的话,却让杰克顿时红了脸。

因此他不自在地坐直了身子,伸手就在奈布的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

他吃痛地捂住被打的脑袋,原本调侃的表情立即变得怒气冲冲。

“嘶...痛死了…干嘛打我啊?”

“当然是因为你胡言乱语才打你,”杰克嗤之以鼻,“下次再敢乱说,打的就不止脑袋了。”

奈布白了他一眼,双手依旧揉着脑袋被敲的地方,眼泪汪汪。

“真是的…没想到我竟然喜欢了一个这么暴力的鬼...”

奈布略带沮丧地低下头,忽略了身边的鬼一脸震惊的表情,一个人开始自说自话。

“反正你也要回你的地府,早点告白也好。”

杰克血红色的眼瞳惊讶地看着他。

奈布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表情,立即没好气地瞪住他,“看什么看?我就是喜欢你,能怎么办?”

谁让他忽然降临在他的世界里,谁让他在他危急之际赶来救他,谁让他总是占据他的脑海,总是安静地来又安静地离开,让他多愁善感。

反正也是没有结果的单恋,就算这样说出来,他也能够做好被拒绝的准备。

他可是魔王,自己只是个濒临死亡的人类,不论怎样,站在一起都是一对无法收到祝福的组合吧。

奈布看着他,事到如今胆子也变得大起来,于是他挺直了背,语气也跟着他的气势变得咄咄逼人。

“怎么样?我都这么说了,你也该表个态吧?”

杰克却是满眼复杂地看着他。


『“您别忘了,和人类结合是大罪,即使您是魔王,也请您遵守地府的法律。”』


班恩的警告声仿佛就在耳边,震得他耳膜生疼。

没错…和他在一起就代表他违反了地府的规定,天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这个道理他明白,不仅他会受到制裁,他的下场也不会比自己好到哪去。

于是他别过了脸去,目光黯淡无神。

“奈布,对不起...我们…”杰克顿了顿。

“不能在一起。”

奈布眼里的最后一丝光线也熄灭了。

他像是一个紧抓救命稻草的落水之人,支撑着笑容,双眼睁大了看着他,好像这样就能把他看得更清楚一点。

“是…你不喜欢我?还是…”

他读出了男人眼里的难处,于是笑着改了口。

“我明白了,毕竟种族不一样嘛,对吗?”他眨了眨眼睛,像是要把眼泪憋回去,然而眼圈却红了。

奈布连忙捂住眼睛,慌张地背对着男人,声音略微颤抖。

“你…先出去吧,我忽然有点想睡觉了…”

杰克这一次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死皮赖脸地要留下来,他只是安静地下了床,朝房门外走过去。

他回过脸,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孩。

“你还有一个月时间,所以放心吧,这段时间不会有鬼来动你的,你很安全,我就在客厅守着。”

他的手指摸到了房间灯光的开关,“啪嗒”一声按了下去。

“晚安。”

房门被男人轻轻关上。

奈布倒了下去,双手紧紧地抱着被子,眼泪如同洪水般汹涌而出。

初恋啊…他的情窦初开,竟然是爱上了一个鬼,还是一个鬼王。

明明知道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单恋,他却还是明知故犯了…

奈布靠在房间的门上,低垂着脸,眼神空洞地盯着地板的某一处。

他的笑容里的苦涩缓缓蔓延。

“为什么…要说出来…”

杰克抬起手按住额头,仿佛在这一瞬间头疼得几乎要炸裂。

“不说出来的话…我还能好受点啊…”

TBC.





喜欢的可以点个小心心和小蓝手嘛

٩(。・▽・。)ρ!!

爱你们鸭!!❤

Loser.

【佣医】始端。

   “每一天都是……每一天啊……
     从来没有尽头,也不会回头。”
    “这本书的主人公,真的是有点凄惨啊……”园丁艾玛念着书上的句子,缓缓地道出了自己的感受。
    “不会啊,没有我们惨。”艾米丽慢慢地说着,“这个游戏,好比是人生的试炼,是上帝给的没有尽头的考验。我们都是实验室的小白鼠,沐浴的是紫外线,呼吸着的是灰尘……”
     艾米丽有气无力地说着,根据她以往和别人学到的经验来看,她自己已经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和中度抑郁了。...

   “每一天都是……每一天啊……
     从来没有尽头,也不会回头。”
    “这本书的主人公,真的是有点凄惨啊……”园丁艾玛念着书上的句子,缓缓地道出了自己的感受。
    “不会啊,没有我们惨。”艾米丽慢慢地说着,“这个游戏,好比是人生的试炼,是上帝给的没有尽头的考验。我们都是实验室的小白鼠,沐浴的是紫外线,呼吸着的是灰尘……”
     艾米丽有气无力地说着,根据她以往和别人学到的经验来看,她自己已经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和中度抑郁了。
     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怎么会呢,艾米丽……人间还是会有……”艾玛还没有说完,游戏就已经要开始了。
     这次参加的有:园丁  医生  空军  佣兵
     游戏开始了。
     艾米丽和艾玛久经“沙场”,对场景无比熟悉,甚至脑海里已经有军工厂的地图了。
     艾玛先是利用修机buff快速校准破译,艾米丽也在专心破译着。
     早在游戏开始之前,他们四人就商量好了。先是由奈布来吸引+牵制监管者,等皮断腿之后园丁就把之前压倒点的椅子拆了,然后空军去救援,同时医生快速治疗然后园丁继续破译从而取得胜利。
    “计划已经制定好了。”空军玛尔塔一边破译机子一边想着,“佣兵奈布现在也一定在努力牵制监管者,我一定要尽自己的本分,抓紧时间修机,能修一台是一台。”
     空军玛尔塔尽职尽责,行事谨慎,绝对是领导者的不二之选。

    “但是,锋芒毕露太多会被盯上哦。”
     ……
    “簇簇簇!!”一阵火箭筒通通的声音。玛尔塔很敏感,她已经注意到了。
    “不好……”她小声嘀咕了一句,快速往板子处跑去。
     密码机还剩2台,地窖已刷新。
     【此时的奈布已经翻窗过数次了,但一直没吸引到监管者注意,他已经绝望到去修机了。】
    
     监管者裘克和杰克那种大猪蹄子可不一样,人家是社 ,会 ,人。
    “嘻嘻嘻哈哈哈!!”裘克那撕心裂肺死不要脸的笑声离玛尔塔已经越来越近了。
    “糟糕!”玛尔塔在内心挣扎着,“裘克离我越来越近了……算了,用上去了!”
    “砰!”
     裘克捂头。
    “就趁现在!我要抓紧时间!”
      玛尔塔现在思绪混乱,她正在极力想着该怎样从这个死混蛋的魔爪里逃出去。
    “前面有几块板子,还有挺多的窗户……很好,就在这里溜溜他……多争取时间……让其他人赶快破译……”玛尔塔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了狡黠的浅笑。
     此时的裘克已经开着火箭筒过来了。
    “大猪蹄子,”玛尔塔下巴上扬,挑衅道,“有本事,来跟我溜几圈啊……”
     
  未完待续……
(咳咳,小可爱们好!这里是LO(漏)!第一次写文,可能还有一些不对劲,希望你们指出来,谢谢!并且,既然你都看了,那就不妨赞转评加关注走起来好吗?谢谢小可爱们了,比心心♡)

祁水之寒

【杰佣】Garden of Death 死亡花园 1

*神父杰x雇佣兵
*本文人物除杰佣外都为自设
进度有点慢...第一篇杰克还没出场
希望各位的小红心小蓝手!

        沉闷的海风吹起海面上浮动的一层层浪花,泡沫像黏在深蓝色幕布上的石膏粉一般,随着海潮摆动。甲板上些许稀稀拉拉的人影在灰暗的天空下挪动,破旧的旗帜随着风一皱一皱,远处的海面上有个像海豚的影子跳了起来,又落进水里。

         栏杆边坐着的那个兜帽打了个哈欠。

      ...

*神父杰x雇佣兵
*本文人物除杰佣外都为自设
进度有点慢...第一篇杰克还没出场
希望各位的小红心小蓝手!





        沉闷的海风吹起海面上浮动的一层层浪花,泡沫像黏在深蓝色幕布上的石膏粉一般,随着海潮摆动。甲板上些许稀稀拉拉的人影在灰暗的天空下挪动,破旧的旗帜随着风一皱一皱,远处的海面上有个像海豚的影子跳了起来,又落进水里。

         栏杆边坐着的那个兜帽打了个哈欠。

         奈布▪萨贝达正坐在前往伦敦的凌晨航班,他身上的钱也只能付得起这一趟算不上愉悦的旅途。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母亲送别自己去奔赴战场的不舍,那把闪着属于廓尔喀族人荣耀的弯刀,再到后来英国军官冷着的丑恶嘴脸,那些律师的奸笑......像一把把利剑,直直地扎在他的心上。

         想要根烟抽。但是已经身无分文了。

         年轻的雇佣兵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船票揉作一团,向着那个影子抛过去。纸团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落在看不见边际的深邃里,泛起一阵恼人的乱线。

         他为了金钱而来,也只能到这里来。自从东印度公司利用他不愿向族人动手的心理,逼迫他签订了那份吃人的合约,他就只剩这船票的钱了。始终,他还能听见那军官向他的大声呵斥,那些坐在黑暗处的律师的窃窃私语,像爬虫爬满全身的不适感席卷着他的大脑。到了英国,接到的任务不仅能让他获得高额赏金,还能顺便干掉几个令人讨厌的英国佬。

         他循着邀请函上的地址,踏上了去英国的路途。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已经聚满了墨色的雨云,看起来要下一场瓢泼大雨了。甲板上的人顿时少了一大半,船舱里传来掌舵慌乱的喊声。奈布不去理会,继续看着海平面上的云,本来迎来的是一场绝美的海上日出,真是扫兴,可他看着那些富人和贵族皱起的眉头,却有些莫名的开心。

        出神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不轻不重的力度让他有些警惕。

         一转头,撞进视线的就是大大的一个笑脸,奈布吓得不轻,往后一个趔趄。

        “发什么呆呢,兄弟。”与他年纪相仿的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在他眼睛前挥了挥手指,还在检查他有没有魔怔了。

        “突然......干什么,路基。”奈布别开他炽热的视线,垂下眸子。

        路基▪彻利斯特,是他在军营最铁的兄弟,当年新兵入营的时候就是他第一个和他说话,从一群更希望欺负他,使唤他的狼匹中走出来,即使两人一起被老兵们针对。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就是一个纯正的英国人。奈布根本没有觉得他可恨,甚至带有好感,他身上总是散发着令奈布放松的因子。

         “看你实在无聊,来一盘吗,不玩大的。”

         “没兴趣。”奈布往下扯了扯兜帽,遮住半边脸。

          路基见他真的没心情,也就耸了耸肩,走进了船舱。

           那时,奈布收到了一封匿名的邀请函,那是一个印着烫金玫瑰的黑色信封,打开便是一张万把英镑的支票,他心一沉,就要赶来这个神秘的雇主处。这个秘密只告诉了路基,他一听说也要跟着来,看他的眼神,根本没有对赏金的兴趣,倒是对那个地址颇有兴趣,他说那是他没见过的地址。

         奈布裹紧暗绿色的外套,在逐渐加大的雨声中走进了卧室。

        果然还是靠近英国的海域,气候变得阴沉,频繁地下雨,这时候他只想睡一觉,缓解一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所经历的波折。

        舱室里传来老旧的唱片与金属摩擦的声音,还是有人希望在这个阴雨天享受一下氛围的。音乐响起,是那首《杀死比尔》,优雅而又可憎的音符催促着奈布进入梦乡。

鹤䈭

这是什么垃圾玩意

奈布是个魔女。他妈妈告诉他他是个魔女。


他妈妈死前狠狠瞪视着他,血丝布满眼眶。奈布当时漠然的盘腿坐在旁边听她说话,“你是个魔女......你这辈子都只能是个魔女。”


“好。”奈布莞尔。他抖了抖帽子,小皮靴子在地板上哒哒作响。在步出门时歪歪头看向血泊中的女人,轻声道:“但是一辈子有点长。“


一辈子对奈布来说是有点太长了,他不老不死,到后来——也就是现在,他看到了一个小孩,黑发黑眼,伫立在窗前。 


“你是谁呢?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

那小孩表情不变,手中把弄着浸了血迹的小刀。奈布难看的咧出一个难看的笑,“......走吗?”


“......去哪?我还能去哪...

奈布是个魔女。他妈妈告诉他他是个魔女。


他妈妈死前狠狠瞪视着他,血丝布满眼眶。奈布当时漠然的盘腿坐在旁边听她说话,“你是个魔女......你这辈子都只能是个魔女。”


“好。”奈布莞尔。他抖了抖帽子,小皮靴子在地板上哒哒作响。在步出门时歪歪头看向血泊中的女人,轻声道:“但是一辈子有点长。“


一辈子对奈布来说是有点太长了,他不老不死,到后来——也就是现在,他看到了一个小孩,黑发黑眼,伫立在窗前。 


“你是谁呢?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

那小孩表情不变,手中把弄着浸了血迹的小刀。奈布难看的咧出一个难看的笑,“......走吗?”


“......去哪?我还能去哪?”

那小孩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奈布看见他身上的怨气丝丝缕缕的缠进一人的身躯,于是在三天后在小孩快要消散的时候把他拉了回来。


“跟我走?”

奈布踏过血河,夜空织成的斗篷飘荡在空中。




杰克问奈布你为什么要走。奈布说,啊,就走啊。

杰克捂脸,问他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回事?奈布把长发束在脑后,挥了挥魔杖,答,大概?


“你真是个没情没义的人。“杰克耸肩,“按故事里说的,我现在该说“你会后悔的!”?”


“.....后悔?我不会。”

乱症

草稿,有生之年不会细化,辣眼预定,打码清奇不要在意,希望别屏我

草稿,有生之年不会细化,辣眼预定,打码清奇不要在意,希望别屏我

克利切要拔秃瑟维

买的小板子到了,头一次用半天找不到位置超不习惯,长线条真难画,慢慢习惯就好了吧,
后面的是用板字的试笔摸鱼,感觉完全不会画画了

买的小板子到了,头一次用半天找不到位置超不习惯,长线条真难画,慢慢习惯就好了吧,
后面的是用板字的试笔摸鱼,感觉完全不会画画了

没有梦想的顾念.

随便画画表示自己没咕
p1奈布醉酒乱撩人(酒我灌的!!)
p2真.辣鸡的随手涂
不想上色QwQ

随便画画表示自己没咕
p1奈布醉酒乱撩人(酒我灌的!!)
p2真.辣鸡的随手涂
不想上色QwQ

糖寸怡心
奈布另一面艾米丽往昔 细节难受...

奈布另一面&艾米丽往昔

细节难受。大概画一下不讲究

然后就换了下发型吧~


即便坠入深渊,那唯一的光也无法掩盖

奈布另一面&艾米丽往昔

细节难受。大概画一下不讲究

然后就换了下发型吧~


即便坠入深渊,那唯一的光也无法掩盖

雨染真森

“永远不会真正倒下!”

1P头像/2P线稿/3P全图

不屈不挠,孤狼佣兵奈布·萨贝达

(今天也是快乐摸鱼的一天)


完了我忘记在illustrated后面打by了

这样一来不就是错误的水印!!可是我发现自己不小心把线稿并掉了(脱力跪在电脑前)

“永远不会真正倒下!”

1P头像/2P线稿/3P全图

不屈不挠,孤狼佣兵奈布·萨贝达

(今天也是快乐摸鱼的一天)


完了我忘记在illustrated后面打by了

这样一来不就是错误的水印!!可是我发现自己不小心把线稿并掉了(脱力跪在电脑前)

水逸不皮

「强颜欢笑」与「过分坚强」

「强颜欢笑」与「过分坚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