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佣兵奈布

16929浏览    730参与
密  码  機 !
是车队紫猴头画滴———(自己用...

是车队紫猴头画滴———(自己用的)佣兵哒!(因为车队的大家都不是单一玩家w)

以下是紫猴头的发言:“俺玩主救人位也是可以很帅的,俺不止卖猴头菇,俺还可以表演震慑佣兵(不是)可精彩了,三块钱一次,一个紫猴头的钱,表演一次俺就多了一个紫猴头去济屠,可开心了”

顺便借这条欢迎一下新加入的新人机械师———!!!!

ps:然鹅先知还在咕咕他的欢迎机械师河图。(咳咳)

以下广告告:来玩!画画打游戏的那种。详情小窗咨询(广告日渐水化(?))



是车队紫猴头画滴———(自己用的)佣兵哒!(因为车队的大家都不是单一玩家w)

以下是紫猴头的发言:“俺玩主救人位也是可以很帅的,俺不止卖猴头菇,俺还可以表演震慑佣兵(不是)可精彩了,三块钱一次,一个紫猴头的钱,表演一次俺就多了一个紫猴头去济屠,可开心了”

顺便借这条欢迎一下新加入的新人机械师———!!!!

ps:然鹅先知还在咕咕他的欢迎机械师河图。(咳咳)

以下广告告:来玩!画画打游戏的那种。详情小窗咨询(广告日渐水化(?))



沈泽安

【我看见你了】

一场游戏,编织一次梦魇


永眠镇


这样寂静的地方真的适合“游戏”

       求生:

             【医生】艾米丽 —光天使     

             【魔术师】瑟维—原皮

    ...

一场游戏,编织一次梦魇


永眠镇


这样寂静的地方真的适合“游戏”

       求生:

             【医生】艾米丽 —光天使     

             【魔术师】瑟维—原皮

             【牛仔】凯文—原皮

             【佣兵】奈布—刺客

       监管:【开膛手】“杰克”—原皮

游戏开始

奈布睁眼便扫视了周围的情况,在附近随便找了台机子破译,破译那厌倦的声音让人头疼万分,不禁让自己皱紧了眉头,在又一次炸机之后果断放弃了机子,还不忘记补一脚“艹!妈的…真难弄…”看了一眼人员,医生惨血了,不紧不慢的跑向了艾米丽的方向,另一边的机子只是破译了一台而已,到了一处拐角,总算看见了医生,但是却已经倒下,“啧…”跑向了医生那一台椅子,看见了红光没看见监管『呵,杰克么?』并没有需要骗刀就将人救了下来“快走!”跟着医生后面跑,然而并没有抗到刀,反而监管将人拍到了椅子的面前,即使如此,人还是要救的,但是这次奈布却硬生生的接了一刀,后背传来了痛感,而还是检查咬着牙让人快走,站在板子对面看着被砸的监管者,对着那“人”竖起中指,嘴角微勾轻蔑,嘲讽到“垃圾玩意儿,追小姑娘那么拼命,来追老子啊…”…杰克只是看了人一会儿便绕过了奈布,追上医生直接放人上天,带着帽兜本就看不清表情“妈的…”低语着,一个护肘反弹要去找队友,到了拐角却眼睁睁的看着瑟维被打倒,但是眼前的监管却不见了“你在看什么?”奈布听见声音身体一颤,刚要回头便被打至不到半血,忍着疼痛开了护肘直接冲到了那“人”看不见到地方,而显示凯文也已经残血,自己跌跌撞撞的总算倒在了一个角落里…“哈啊…呃…嗯…嗬咳…”轻喘着,汗水夹杂血液,染红了本就带有红色的披风,五层战遗加上旧伤复发…难上加难的治愈

还有三台机…

瑟维与艾米丽已经上天,而牛仔也上了椅子,自己自摸起来后,还有两个护肘,看了一眼凯文的方向,毫不犹豫的反弹靠近人,本想骗个刀却被打中,救了人,与人反方向走“快走!”而不想后面的雾刃打中了奈布“呃咳…”就这样倒在了轨道上,看着凯文又一次上了椅子,自己却无能为力,厌恶的看着那监管“怪物…就是怪物…”那监管挂了奈布,却没有放椅子,而是让人残血,可是…却说了这样的话“小先生,我给你十秒的时间逃跑”这句话让奈布这个当过兵的佣兵不由得打寒颤,看了一眼监管就跑走了,而背后的监管则是隐了身,好似阴森笑了一般…奈布跑到了墓地,但是没有看见地窖,心脏开始有预警,立马躲在了墓碑后面,捂着受伤的隔壁,保持着警惕,眼前并没有什么一样,但是心跳却愈加强烈,背后传来了阴森的声音“I  see  you ”…

————分割线———

人物有些ooc

雷者自避,不喜勿喷

杰佣向,暴力➕口吐芬芳


酸嘤vio

“你太过分了!你杀了他们!”

“呵,不就该这样吗。”

“你……”

“你太过分了!你杀了他们!”

“呵,不就该这样吗。”

“你……”

おかしい

Kiss Mr. Mercenary 「与雇佣兵先生接吻」

他用手捏住自己我的脸,强迫我们接吻,口腔里迷漫着浓浓的劣质烟草味,任凭他的舌在我的口腔里掠夺着。

接吻结束,空中划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罕见的是,他相来没有感情的眸子里闪烁着炽热的爱意。

“你令我着迷,女士。”

他用手捏住自己我的脸,强迫我们接吻,口腔里迷漫着浓浓的劣质烟草味,任凭他的舌在我的口腔里掠夺着。

接吻结束,空中划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罕见的是,他相来没有感情的眸子里闪烁着炽热的爱意。

“你令我着迷,女士。”

纸片人小纸片

[all佣]我们的老班nb(2)

私设:

​学院pa

​有各种土豪家族

​奈布很牛就对了!

​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啦

​感觉玛丽苏(͏ ˉ ꈊ ˉ)✧˖°

​里奥和巴尔克不参加争夺

自爽产物,不喜勿喷|˛˙꒳​˙)


“说吧,雇佣兵先生。”迈克尔让奈布坐下,并倒了一杯茶。“等一下,先那样。”奈布示意迈克尔开启某些东西。迈克尔马上领会,按下了一个按钮,顿时一道道墙壁升起,将他们围住。杰克就在这时开门,看见一个客厅那么大的盒子,就明白了,父亲在进行重要谈话。杰克只好回到房间。


  回到盒子里(?)奈布正玩着刀子,这是一把陪伴了他多年的军刀,而现在,暂时也用不上,“我简单说明一下,我因为想辞职所以上级派我来当一名老师并...

私设:

​学院pa

​有各种土豪家族

​奈布很牛就对了!

​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啦

​感觉玛丽苏(͏ ˉ ꈊ ˉ)✧˖°

​里奥和巴尔克不参加争夺

自爽产物,不喜勿喷|˛˙꒳​˙)




“说吧,雇佣兵先生。”迈克尔让奈布坐下,并倒了一杯茶。“等一下,先那样。”奈布示意迈克尔开启某些东西。迈克尔马上领会,按下了一个按钮,顿时一道道墙壁升起,将他们围住。杰克就在这时开门,看见一个客厅那么大的盒子,就明白了,父亲在进行重要谈话。杰克只好回到房间。





  回到盒子里(?)奈布正玩着刀子,这是一把陪伴了他多年的军刀,而现在,暂时也用不上,“我简单说明一下,我因为想辞职所以上级派我来当一名老师并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还要带这群高中生剩下的两年,但您家的这位好像不太听话呢。”奈布笑了笑,迈克尔擦了擦冷汗【儿啊,你真是差点把我给害了啊……】“您放心,我一定叫他以后乖乖上学,肯定不捣乱。”“那如果……”“没有如果!如果真的有如果!我会好好教训的。”【心疼,那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啊(   :∇:)但比起儿子,这位爷更惹不起啊!】想当年……




  “喂,我需要雇佣一个佣兵,我需要他保护我的安全!”那时候的迈克尔正被自己家族的人追杀,他用最后的财富换来了一名甚至排行榜都上不了的雇佣兵,正在他震惊于这位矮小的男子之际,那名男子已经将追杀者全部解决,简直是强到不可理喻!但他居然不是排行榜第一?!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那个,雇佣兵先生。”

  “……”

  “你陪我聊聊天?”

  “为什么?”

  【啊!妈妈!这个男人的声音有点。]

  “因为我很无聊。”

  “那我可以把你暴露出去,让你再被追杀追杀。”

  “你不能这样,你是会被除名的!”

  “没事,我一定好好掩盖你死掉的原因。”

  “噫!”迈克尔吓了一跳,慌忙躲到角落里,惊恐地看着他。

奈布看到他这样,在一旁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这么担心。”迈克尔顿时就惊了![what????]“你是在逗我吗?”“是的。”【毫不客气的承认了!?]

  “放心”奈布道“我不会有那种想法的,只要你给了钱,我就会把你好好带回去,毫发无损。”

奈布说到做到。回去的今天,迈克尔听从奈布的指挥,每一次都安然无恙的离开。但也发现了一件事,这位雇佣兵的脸长什么样?(作者:那你怎么认出来的?迈克尔:不是你写的吗!)



  回到现在


  奈布也还带着帽子,帽檐下只露出那张嘴角被封和的嘴。“雇佣兵先生,请允许我失礼的问一下,您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很抱歉我不知道。”“奈布·萨贝达,我就说当时你怎么老是叫我雇佣兵先生呢。”“那奈布先生,您是怎么当上雇佣兵的?”“你问这个干什么?”奈布的脸当时就黑了,虽然迈克尔看不见,但他还是感到阵阵黑气。“抱歉,只是好奇。”“你不应该好奇这个。”“非常抱歉。”“……不说这个了,说说你的儿子吧。你知道他的脑子有一点问题吗?”“什么?!我儿子的脑子不可能有问题,他只是非常调皮,但长大后就文静的许多”“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比不觉得你的儿子……算了,叫他下来吧,反正你也应该知道了。”“好的”[知道什么?]



  不一会儿,杰克下来了。“父亲,您叫我做什么?这位是?”“下来聊一下,这位是你的老师。”“哦,奈布老师,很抱歉今天没有去学校,而且还恶作剧了您。”杰克有点惊讶,这个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明明没有任何的泄密者。“没有关系,杰克同学,还有Jack,我这次饶过你们,如果你们再犯,你们就死定了”“那我偏不呢?”杰克现在非常慌,奈布老师是怎么知道的?但也没关系,反正也死不掉。“把Jack叫出来。”迈克尔看的一脸懵逼,但还是继续看了下去,但下一秒就差点吓晕过去。“雇佣兵,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的。”“呦,我还以为因为有他的父亲在你就不出来了呢。”“hiahiahia,反正也没关系,知道也是迟早的事。”“你最好给我不要在我面前出现,我会杀了你。当然你的主体不会有事的”“不,我和他是一体的你杀了我,他也会死。”奈布听到这句话,从裤裆(bushi)衣服里掏出一把枪,上面闪烁着紫色的光。“什!”“你最好乖乖听话,要不然……”“hiahiahia,没想到啊。”说完就缩了回去,杰克站在原地,看着拿着枪指着自己的老师,看着一脸惊恐的父亲,他知道,‘他出来过了’“放心,我不会杀你,也不会监督你,自由自在的活吧,他暂时不会出来了,如果他出来了,拿着这把枪往自己的脑袋上爆一枪,保准管用。”给了枪,奈布在后面补了一句,别忘了来学校,然后就走了,杰克突然心头一暖,这个老师,真可爱。




迈克尔:我呢!!!!!




——————————————

哎呀!感谢你们的喜欢,我会努力更新的!

感觉自己写的好乱啊。_(:з」∠)_

谢谢喜欢!!!!(话说你居然还要更?!)


阿廚阿

奈布 思明的立牌試做~

我的壓克力吊飾上架淘寶了!!

連結我貼在下面!!


如果賣得還行的話會考慮也上架立牌的><

立牌目前畫了傭兵/黑白/先知/調香!

不過賣不好可能就.....不上了qwqqqqqq 


這次的託售店家@烹饪组 

那邊有抽獎唷!

奈布 思明的立牌試做~

我的壓克力吊飾上架淘寶了!!

連結我貼在下面!!


如果賣得還行的話會考慮也上架立牌的><

立牌目前畫了傭兵/黑白/先知/調香!

不過賣不好可能就.....不上了qwqqqqqq 


這次的託售店家@烹饪组 

那邊有抽獎唷!

Matcha🍵

【杰佣】桃乡

*死神杰✖️刺客佣

*极简文笔警告⚠️

*是送给 @汀玖 的文鸭w,要振作起来鸭w


  少年萨贝达的梦是一片桃乡,淡淡的气息汇成感官的沦陷。梦中的他总是在树下静静地读一本《悲惨世界》,却总是翻不到最后的那一页。


  直到战争蔓延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小镇,懵懂的少年将母亲的背影揉碎进了血脉,将所有的眷恋塞进了廓尔喀军刀中,刀刀见血。


  他们总是惊叹于萨贝达的无情,少年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在枪林弹雨中,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会不怕呢?带着他的是一个老兵,他总是听他吹起曾经的辉煌。可惜他现...

*死神杰✖️刺客佣

*极简文笔警告⚠️

*是送给 @汀玖 的文鸭w,要振作起来鸭w

 


  少年萨贝达的梦是一片桃乡,淡淡的气息汇成感官的沦陷。梦中的他总是在树下静静地读一本《悲惨世界》,却总是翻不到最后的那一页。

 

  直到战争蔓延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小镇,懵懂的少年将母亲的背影揉碎进了血脉,将所有的眷恋塞进了廓尔喀军刀中,刀刀见血。

 

  他们总是惊叹于萨贝达的无情,少年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在枪林弹雨中,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会不怕呢?带着他的是一个老兵,他总是听他吹起曾经的辉煌。可惜他现在已经不在了。他替他挡下了那颗子弹,他告诉他:“给老子活着出战场,才不枉我挨的这一枪子……”

 

  他很痛苦,但他不能死。于是他开始在劣质香烟中寻找快感,烟雾弥漫开来,再不见当年的天真。他开始一瓶瓶的喝烈酒,在酒嗝后含糊地说着“家”。

 

  他把自己都丢了。

 

  他总是冲在最前沿,军刀挽出一朵漂亮的血花。他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那个带着褴褛的黑披风的人。他用那把滴血的镰刀收割走新鲜的灵魂,面具下的表情模糊不清。他多么希望他能带走他,但每次那该死的镰刀离他只有一点时,他总是会收手,向他微微行一礼,然后消失在眼前。

 

  萨贝达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桃乡了,从第一枝花开始枯萎时。每次闭上眼,就是死亡的魂魄无休止的纠缠;就是曾经并肩的战友;亦或者是旧伤带来的撕心裂肺的痛。唯有在酒精中才能得到一丝心安。

 

  他固执地认为,那片林子是年少懦弱的象征,那片花海只不过是逃避之所。

 

  直到战争结束,他成了一名刺客,用鲜艳的红色裹住所有的喜怒哀乐。战场上的技巧使他只接最危险的单,拿最多的钱。但是它们总是会被马上挥霍一空。

 

  他又梦到了那片桃林。里面一片枯败,死神站在最前方。

 

  “你是来接我的吗?”萨贝达勾勾手指,“来吧。”他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但是死神并没有说什么,他用那把罪恶的镰刀,点了点地面。萨贝达走进,才看到了一颗可怜的,微不足道的小树苗。

 

  “你想让我和你一起种树?哈?你们干这一行的还讲究环保吗?”萨贝达不耐烦的说,“我的命就在这,要拿赶紧的,我赶时间。”

 

  但死神就是固执地站在那里,萨贝达哪里也去不了,只好陪他一起干站着。问他话时也不答,“像块木头”萨贝达想。

 

  每天晚上都是如此,即使他喝的再烂醉如泥,入睡后还是熟悉的人和树。

 

  萨贝达觉得自己要疯。

 

  树越来越高,长出来叶,有隐隐浅粉相交其间。萨贝达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当他问死神问题时,他只是点头,或摇头。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它开花了。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依然还是曾经无忧的少年郎。如今,支离破碎的身体只有一颗靠碳水化合物运作的心。

 

  他泣不成声。上一次哭,是在什么时候呢?似乎是小时候母亲责骂时,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能力。

 

  有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他。“带我走。”萨贝达哽咽着说。

 

  死神沉默了一会,说:“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想了想,似乎有点干巴巴的。接着说:“像你的战友那样。”



End.

密  码  機 !

咱们的紫猴头(咒术师)终于发出了第一张摸鱼——————!

是表情包da!!!!


由于我(先知)的撞鬼体质和三排佣兵引起的表情包x(图三是原图)


以下是紫猴头原话:


“这是今天我们三排的时候先知每次遇鬼的反应”(P1)

“然后这是今天三排佣兵想要帮队友扛刀或者吸引鬼来追自己的反应”(P2)


下面依旧是老样子的招聘——————

来入殓师/机械师/调香师!!!!!

画画!!打游戏!!!

详情请小窗————!


咱们的紫猴头(咒术师)终于发出了第一张摸鱼——————!

是表情包da!!!!


由于我(先知)的撞鬼体质和三排佣兵引起的表情包x(图三是原图)


以下是紫猴头原话:


“这是今天我们三排的时候先知每次遇鬼的反应”(P1)

“然后这是今天三排佣兵想要帮队友扛刀或者吸引鬼来追自己的反应”(P2)


下面依旧是老样子的招聘——————

来入殓师/机械师/调香师!!!!!

画画!!打游戏!!!

详情请小窗————!



Gnomeshgh🌙

是这个一个日本太太在p站上的奈布插画,会翻墙的小可爱可以去支持一下原作者!

原作者:弱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9927086

是这个一个日本太太在p站上的奈布插画,会翻墙的小可爱可以去支持一下原作者!

原作者:弱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9927086

橙子orange

我和龙猫游戏1

匹配匹到一只弹簧,分不清哪个是龙猫,难受!

我和龙猫游戏1

匹配匹到一只弹簧,分不清哪个是龙猫,难受!

寄生
滤镜是可以救人的 混更√

滤镜是可以救人的

混更√

滤镜是可以救人的








混更√

密  码  機 !
是 密码機!车队的初始三位成员...

是 密码機!车队的初始三位成员!

撞鬼属性先知,皮上天佣兵,卖紫猴头( ?)咒术师!

【目前车队还在招人】诚聘:入殓师(!)【其他也可以】一起画画一起打游戏!


是 密码機!车队的初始三位成员!

撞鬼属性先知,皮上天佣兵,卖紫猴头( ?)咒术师!

【目前车队还在招人】诚聘:入殓师(!)【其他也可以】一起画画一起打游戏!


寄生
并没有占get只不过那张通缉令...

并没有占get只不过那张通缉令看不清而已。。。那真的是杰克!就 。意念想象一下?毕竟不想让别人乱说cp踩雷。

不想上色更不想描,心累。嗯,草稿就草稿,挺好的。

并没有占get只不过那张通缉令看不清而已。。。那真的是杰克!就 。意念想象一下?毕竟不想让别人乱说cp踩雷。


不想上色更不想描,心累。嗯,草稿就草稿,挺好的。

寄生
我爱这个新油笔!就是想试试笔的...

我爱这个新油笔!
就是想试试笔的手感顺便脑补奈布赢了黑杰克的亚子。。。。好吧我的奈布从来没赢过这个烧脑的东西。
私心杰佣ing

我爱这个新油笔!
就是想试试笔的手感顺便脑补奈布赢了黑杰克的亚子。。。。好吧我的奈布从来没赢过这个烧脑的东西。
私心杰佣ing

就是一只梨子

记一则溜鬼倒地上椅的全过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佣兵看了看附近,湖景村带来的潮湿气息很直接的影响了他的判断,他是一名雇佣兵。而他的职责…就是保护他的同伴……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厉害,往后瞟一眼……监管者是黄衣吗……雇佣兵挑衅了监管者,蓝色的眼睛里有璀璨的星光…他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护腕……冲刺!一瞬间的加速使得他头晕目眩,他咬咬牙坚持……现在正是板区。在这里就很容易了……雇佣兵笑了,他扭头看向敌人,眼睛中透露出坚定的火焰,腰上别着的廓尔萨军刀在湖景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光芒……犹如现在的保护他人的佣兵,板子毫不客气地砸向了监管,黄衣之主一个灵活的走位使板子砸了个空。该死的……雇佣兵在心里暗暗地骂着...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佣兵看了看附近,湖景村带来的潮湿气息很直接的影响了他的判断,他是一名雇佣兵。而他的职责…就是保护他的同伴……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厉害,往后瞟一眼……监管者是黄衣吗……雇佣兵挑衅了监管者,蓝色的眼睛里有璀璨的星光…他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护腕……冲刺!一瞬间的加速使得他头晕目眩,他咬咬牙坚持……现在正是板区。在这里就很容易了……雇佣兵笑了,他扭头看向敌人,眼睛中透露出坚定的火焰,腰上别着的廓尔萨军刀在湖景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光芒……犹如现在的保护他人的佣兵,板子毫不客气地砸向了监管,黄衣之主一个灵活的走位使板子砸了个空。该死的……雇佣兵在心里暗暗地骂着,他翻窗走向另一个板子……监管者缓缓地靠近想打隔板刀,他灵巧地躲过并把板子砸向了黄衣,"佣兵砸板命中监管者"通讯器上写道…雇佣兵笑着,转头面向监管者,他会保护他的队友…绝对……



转瞬之间,护腕就用掉了一大半,受伤……雇佣兵攥紧了拳头……望着一片狼藉的板区,他选择冲刺去另一个地方,望了望四周,对着通讯器说道"专心破译"他站住触手打到了他的脊背,雇佣兵往前倾斜一下,紧皱着眉头加速…… 15秒,他跑到了建筑旁;13秒,他发动护腕冲到了窗口;12秒,他翻过窗口,冲向下一个板区;10秒,他砸下了板子"佣兵砸板命中监管者"通讯器上显示着;6秒,雇佣兵来到了下一个板子前;5秒,监管者就从眩晕中回过神来;3秒,黄衣之主踩坏了板子;2秒,雇佣兵挑衅着;1秒,监管者逼近;0秒,雇佣兵扣了一格血……他扯出了一个微笑,握住了最后一个护腕,等待着监管者……伤口因为刚才的极度紧张并没有痛,可是现在一放松……脊背上的伤口开始火烧火燎的痛,汗珠滴落到了地上……是疼吗?还是累?又或是极度的紧张?他强迫自己冷静……眼睛紧紧盯着外面,偌大的监管着突然之间消失不见,雇佣兵睁大了眼睛。糟糕!!"咚咚咚"闪现在他后面的监管者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雇佣兵咬牙跑了出去……他没有使用最后一个护腕。15秒……只有15秒,他要在这15秒内逃脱,逃出监管者的视线。雇佣兵一摇一晃的走着,背上满是是腥红色,草绿的衣服上仿佛盛开了一朵红花……他倒下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蓝色的眸子剧烈的颤抖着,他希望队友过来救他;又不希望队友过来救他,他不希望自己会连累别人。伤口很疼……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他不敢去想象自己现在的伤口是什么样子……尽管他见过比这更剧烈的伤口,天蓝色的眼眸中绝望代替了希望……监管走来把它挂在了气球上,对不起……我失败了……不要救我……他无力地对着通讯器说到"别管我!"轻轻的闭上了他的眼睛,闪亮的蓝色不见了……坐上了椅子……他不嫌弃这个椅子硌得慌,他见过比这个更糟糕的;他不嫌弃捆绑在自己身上已经把自己扎出血的荆棘,他见过比这更可怕的捆绑;他不嫌弃火箭的刺鼻烟味,他见过比这更浓烈的战场的刺鼻味道……他抬头望着天空,轻轻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手残的菜菜鸟

持续摸鱼。。。。(*・_・)ノ⌒*
丑什么的,已经放弃挣扎了。
还是好不甘心啊,明天又要上学了。_(:_」∠)_╭(°A°`)╮

持续摸鱼。。。。(*・_・)ノ⌒*
丑什么的,已经放弃挣扎了。
还是好不甘心啊,明天又要上学了。_(:_」∠)_╭(°A°`)╮

手残的菜菜鸟
菜🐔的我连头都摸不好_(:_...

菜🐔的我连头都摸不好_(:_」∠)_

菜🐔的我连头都摸不好_(:_」∠)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