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佣空

138.4万浏览    5827参与
木只

【佣空】

*私设背景。

*私设人物出没。

*随机删文。


贝坦菲尔是梨园里有名的怜人。


在她来到这园子时,多数人都有意无意的讽刺她年纪轻轻便去做了个低贱的唱戏的。她在房间收拾着行李,母亲推开了门帮她收拾,一语不发。


“玛尔塔,亲爱的孩子。”母亲打破了沉默,琥珀色的眼有些发红,“你真的,要去那异国的梨园里唱戏吗?”


“母亲。”玛尔塔抬起头看着母亲的眼睛,笑着说,“您也觉得,那个地方是只有低贱的人才去的么?不是的,那些戏曲,都是那里的国粹,它们都是值得骄傲的。”


母亲看着玛尔塔的眼,那双与她像极了的眼里,充满了温柔与坚定。


她的父亲没有来送她,他觉得自己的女儿不该去那个地方。母...

*私设背景。

*私设人物出没。

*随机删文。








贝坦菲尔是梨园里有名的怜人。


在她来到这园子时,多数人都有意无意的讽刺她年纪轻轻便去做了个低贱的唱戏的。她在房间收拾着行李,母亲推开了门帮她收拾,一语不发。


“玛尔塔,亲爱的孩子。”母亲打破了沉默,琥珀色的眼有些发红,“你真的,要去那异国的梨园里唱戏吗?”


“母亲。”玛尔塔抬起头看着母亲的眼睛,笑着说,“您也觉得,那个地方是只有低贱的人才去的么?不是的,那些戏曲,都是那里的国粹,它们都是值得骄傲的。”


母亲看着玛尔塔的眼,那双与她像极了的眼里,充满了温柔与坚定。


她的父亲没有来送她,他觉得自己的女儿不该去那个地方。母亲有些忧心,贝坦菲尔轻轻的拥抱了母亲,温柔的说着:


“那么,我出发了哦。”



贝坦菲尔的中文很好,交流毫无压力。此时的她游刃有余的与工作人员交流着,十年的时间她已经可以出唱一些有难度的剧目了,她唱的《百花亭》也是当时较为出名的。


她的容貌本就精致美丽,即使是画上了花衫较为浓厚的妆容,也掩盖不住她出身于贵族的气质。一举一动间皆是流年,巧笑倩兮,不知夺走了多少公子的魂。



薛青拍了拍手,唤着新来的人,“我们唱字的时候,气息找上面的往里收,找下面的沉气保持,然后向外推。”


薛青教着新来的怜人,贝坦菲尔便趴在窗边看着他们。


“嘿,玛尔塔。”薛青发现了她,笑着,“怎么不进来?”


“不了,你不是正在教学么?”玛尔塔轻轻笑了下,“打扰了可不好。”


“哎,尖果儿谁不喜欢呢?快来坐着,顺便啊,叫他们怎么捯饬捯饬自己。”薛青拉着玛尔塔,笑的欢。


“看这儿,这是咱们园子里的头牌啊,可会捯饬了。”薛青搂了搂玛尔塔的腰,“你们学着点儿,每次看你们自己捯饬,跟不知道哪儿个犄角旮沓儿里出来的邋遢似的。”


“阿青,别这么说。我开始的时候,也是画的乱七八糟的。”玛尔塔拍掉了薛青搂在自己腰上的手,随意的看了一眼新来的怜人。


似乎是看到什么人,玛尔塔脸色沉了下来,转身离开:“阿青,我先走了。”



玛尔塔坐在妆台前一脸不悦,沉默了许久,玛尔塔重重的拍了桌子,似是气极。间里的人都被这低气压给吓的不敢大喘气儿,要知道他们的这位角儿,平时温温柔柔的,说话细声软语,生气起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玛尔塔是在生着闷气。


气她自己,也气那个任性的人。


她看着薛青带的新人,里面有一人,可不正是那个说走就走,说来就来的任性主么?


——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有些咬牙切齿,薛青往她面前推了块蛋糕。


“你气什么呢?新来的那群儿,被你脸色不好的给吓坏了。”薛青蹲在椅子上托着脸,丝毫不介意自己还穿着裙子这件事,“咋啦?新来的那群,前男友?”


“前男友?呵,算不上。”玛尔塔拆开包装的透明塑料盒,拿起米色的叉子就是一阵狠戳。


“哎哟喂呀,我的姑奶奶,这可贵嘞!”薛青咽了口口水,着实是被这阵势给吓到了,“啧,姑奶奶,您那前男友,学的可快了。前几日你扔的那些个便当,怕不就是她给你做的?”


“闭嘴,有这念秧儿的功夫,不如去扫了那台子。”




薛青挺想将门外偷看她带人的玛尔塔给揪出来,扔到奈布面前让他们来一出前男女友认亲的戏,迫于玛尔塔在这里待久了,生气起来骂起人来方言说的比她一个土生土长的还溜,折磨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恐惧,强迫自己不去在意门外那致命的眼神。


“阿青。”


某日薛青正准备一如既往的去教学,被玛尔塔叫住。


薛青在脑子里快速的回想着是自己折了玛尔塔那只她最喜欢的口红的事儿被拆了,还是自己不小心把她最喜欢的蛋糕给偷吃的事情被发现了,亦或者是她不小心把玛尔塔的戏服给剪了个小洞虽然补上去了的事情要被打死了的时候,玛尔塔将一份食盒放在她手里。


“咳、萨贝达他前几天受伤了,你放点水,把这个给他吃了。”


……??你怎么知道他受伤的?你就不能自己给他?敢情我们六年的友谊就是为了这一刻你让我当女月老?


薛青心里苦,但她不敢说。



不知不觉当女月老已经有一年多了。薛青趴在桌子上想,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居然还没复合,全程靠我送东西,这是在喂我狗粮还是在喂我狗粮?




尖果:漂亮的女孩

捯饬:化妆

犄角旮沓:角落

邋遢:衣着不整

念秧儿:在别人焦虑的时候没话找话


秋韵喵呐

{产粮}

我太难了破手机像素我恨qwq 

军训完回来摸鱼


***说一下我以后开学就基本上手绘了还很大可能周鸽


要初三了见谅qwq

{产粮}

我太难了破手机像素我恨qwq 

军训完回来摸鱼


***说一下我以后开学就基本上手绘了还很大可能周鸽


要初三了见谅qwq

XBake
哈哈哈,玛尔塔穿男友衬衫,反正...

哈哈哈,玛尔塔穿男友衬衫,反正奈布已经喷鼻血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清晰)

哈哈哈,玛尔塔穿男友衬衫,反正奈布已经喷鼻血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清晰)

枫红十里长街

【佣空】花开花落(2)

玛尔塔起床后很是失落,昨晚那么好的机会白白断送了,可是谁知道奈布是不是真的说梦话呢!不过没事,后面的机会多的是。

过了一会儿,奈布端着一些东西过来,“汉娜小姐,这是早餐,军营里条件不好,还请见谅。”

“没事的没事的,有东西吃就行了。”玛尔塔答道。

“请问汉娜小姐是哪里人啊?”奈布趁吃早饭的机会问道。

玛尔塔脑海里闪过一系列画面。

当她只有五岁的时候,A国的军队来到了她的家乡,坦克飞机的狂轰滥炸,让她的家乡沦为一片废墟。而软弱的B国不仅不抵抗,还极力谈和,最后签订了耻辱的条约。玛尔塔的父亲在战斗中阵亡,母亲被A国士兵抓走,至今未归,她是由自己唯一的奶奶抚养大的。从那时候起,玛尔塔立志要成为一名军人,保家卫...

玛尔塔起床后很是失落,昨晚那么好的机会白白断送了,可是谁知道奈布是不是真的说梦话呢!不过没事,后面的机会多的是。

过了一会儿,奈布端着一些东西过来,“汉娜小姐,这是早餐,军营里条件不好,还请见谅。”

“没事的没事的,有东西吃就行了。”玛尔塔答道。

“请问汉娜小姐是哪里人啊?”奈布趁吃早饭的机会问道。

玛尔塔脑海里闪过一系列画面。

当她只有五岁的时候,A国的军队来到了她的家乡,坦克飞机的狂轰滥炸,让她的家乡沦为一片废墟。而软弱的B国不仅不抵抗,还极力谈和,最后签订了耻辱的条约。玛尔塔的父亲在战斗中阵亡,母亲被A国士兵抓走,至今未归,她是由自己唯一的奶奶抚养大的。从那时候起,玛尔塔立志要成为一名军人,保家卫国,把敌人赶出他们的国家。

玛尔塔努力考上了空军学校,成为了一名空军,可惜在一次战斗中,她不幸负伤,不适合再驾驶飞机,于是就当上了间谍。

奈布看玛尔塔目光呆滞,连忙喊道:汉娜小姐?你怎么了?

玛尔塔赶紧反应过来,“没什么没什么,太想家了。不好意思啊奈布先生,我来自A国的H市。”

“那么,你多久没回家了?”奈布问道。

玛尔塔的内心震动了一下,眼眶有些湿润,“五年了啊,五年了……”

确实,自从加入军队,她就没回过家,也不知道家里人过得怎么样了……

“对不起汉娜小姐,我似乎戳中了你的伤心处。”奈布连忙道歉,“其实我也很想家,我也很久没回家了,等这场仗打完,我就回家,那时候你也可以回去和家人团聚了。”

“嗯好的。”玛尔塔说道,想起来自己不能流露出太多感情,要知道间谍是几乎没有感情的。想到这,她就接着吃饭,没多说什么。

这个只认识了一天的男人,似乎有着一种魅力,即使玛尔塔知道他是敌军,但还是被她所吸引。

不行不行,玛尔塔你在想什么,你是间谍,他是敌军,你和他不共戴天!

突然,前线一个士兵传来消息:奈布长官!B国人突然发起进攻,请您快去支援我们的部队!

奈布放下早饭,对玛尔塔说:汉娜小姐,你等我一下,我去去便回。说完就去了前线。

这次突袭很奇怪,自从上次B国大败后,他们元气大伤,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还会主动进攻?

A国人急忙组织军队,与他们作战,可是这次B国来势汹汹,A国来不及准备,被打得措手不及,好在A国的装备比较好,输得没有太惨,但是死伤依然很惨重。

战后,处理伤员,医疗兵快不够用了,药也不太够,谁知道B国来得如此突然。

奈布回到营地,思考着这突袭的原因,可是回去的时候,玛尔塔不见了。

刚刚空军没有出动啊,为什么人没了呢?

奈布很是纳闷,他到处找玛尔塔,突然他发现玛尔塔在空军的基地里,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奈布走上前去,拍了拍玛尔塔的肩膀:汉娜小姐,在这做什么呢?

玛尔塔显然是被他吓到了,赶紧说:啊原来是你啊奈布先生!吓死了还以为是谁。我趁这个机会来看看我们飞机的状况。

“哦原来是这样,那在下先离开了。”奈布说道。

他有点开始怀疑这个突然到来的汉娜小姐了。


桀狗想要娶奈布

关于黑杰克的....这模式是真的难


活泼玛尔塔x直男奈布


莫名喜欢这种设定..

(水印没有,相信也不会有人看见啦...)

关于黑杰克的....这模式是真的难





活泼玛尔塔x直男奈布






莫名喜欢这种设定..

(水印没有,相信也不会有人看见啦...)

GodfeatherEvan
今晚速写课偷偷摸鱼的……是佣空...

今晚速写课偷偷摸鱼的……是佣空和前机
被老师抓了两次,超尴尬😂要不是我是高一暑假班的学生老师可能会怼我了
一位16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速写全国第一名的老师看到了我的画,并评价“都长得一样啊”
我:我是辣鸡

所以其实我是顶风作案,为爱发电😂
希望大家喜欢

今晚速写课偷偷摸鱼的……是佣空和前机
被老师抓了两次,超尴尬😂要不是我是高一暑假班的学生老师可能会怼我了
一位16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速写全国第一名的老师看到了我的画,并评价“都长得一样啊”
我:我是辣鸡

所以其实我是顶风作案,为爱发电😂
希望大家喜欢

伊沫桑🍀
咳咳我滚来滚来更文了🌚💦?...

咳咳我滚来滚来更文了🌚💦💦

咳咳我滚来滚来更文了🌚💦💦

放开那个甲鱼

believer

3.光明

面向光明,在黑暗中行走。

很显然,雾都夜行可不是什么好事——总有麻烦找上门来。几个身穿巡逻队军装的人把他们包围了,但同样很显然,他们是假扮的。萨贝达的忽的弯刀向前想向前掠去,几个人被萨贝达吸引了注意力,刚举起枪托,两发子弹分别穿进了心口。

萨贝达面前的几人也被弯刀穿透了脖颈。

“两把枪?不错啊少校女士。”又是几声枪响和弯刀划进血肉的声音,几十个人转瞬间没了生气,血迹随着雨水蔓延,玛尔塔的伤势愈加严重。

“一会估计还会有人找到这里,你的伤口怕是要感染了,先找医生要紧。”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萨贝达的想法,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萨贝达见状抬手扶住了她,把外套罩在...

3.光明

面向光明,在黑暗中行走。

很显然,雾都夜行可不是什么好事——总有麻烦找上门来。几个身穿巡逻队军装的人把他们包围了,但同样很显然,他们是假扮的。萨贝达的忽的弯刀向前想向前掠去,几个人被萨贝达吸引了注意力,刚举起枪托,两发子弹分别穿进了心口。

萨贝达面前的几人也被弯刀穿透了脖颈。

“两把枪?不错啊少校女士。”又是几声枪响和弯刀划进血肉的声音,几十个人转瞬间没了生气,血迹随着雨水蔓延,玛尔塔的伤势愈加严重。

“一会估计还会有人找到这里,你的伤口怕是要感染了,先找医生要紧。”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萨贝达的想法,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萨贝达见状抬手扶住了她,把外套罩在玛尔塔身上。

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玛尔塔拽了拽萨贝达的衣角,指了指古老建筑上的钟表。

“请于明日上午跟随军队前往西部战场,上将,还有少校。”寒风袭来,黑暗已然将玛尔塔包围,鲜血渐渐从伤口中流下,她走向一片混沌。

———————————————————————————————————————

再次睁开眼,入目的不是伦敦昏暗的天空,也不是萨贝达严峻的脸庞,而是白色的屋室。

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身上的绷带也焕然一新,一旁的护士似是在检查她的伤口有没有再次破裂的迹象。玛尔塔挣扎的坐起来,双手无力的垂在床上。

“哦,少校小姐,请您躺好。”护士小姐扶住玛尔塔让她靠着枕头。

战地医院应该离阵地不远,她想。在明天到达阵地不是什么难事,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把她丢在这里的萨贝达。

“那个混蛋呢?”少校温和地看着旁边刚刚端来热水的护士小姐。但护士小姐明显地因为这个称呼吓了一跳,表情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嗯……好吧,萨贝达上将。”听到玛尔塔的改口让护士小姐脸色好了很多。

“少将去军营了,还嘱咐我看好你。”一旁的护士转过身去,拿了一杯黑乎乎,冒着热气的水。玛尔塔下意识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某种意义上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玛尔塔本能的抗拒着这杯不明物体,以一种求助式的眼光看向一旁的护士小姐。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哦,玛尔塔可不想喝这种东西,她现在宁愿萨贝达把她留在阴雨绵绵的伦敦。玛尔塔的左手支着额头,哦我的上帝,这是什么酷刑。

“您可以叫我艾米丽,上校女士。”艾米丽边说边把手里的杯子往玛尔塔推了推,“这是来自清国的珍贵药方,说是可以驱寒。他们管这个叫红糖姜水。”玛尔塔半信半疑地从艾米丽的手里接过装有姜水的杯子,端在面前,一股辣人,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直叫玛尔塔缩了缩手,差点失手砸了杯子。想要还给艾米丽,但是对方丝毫没有任何接过杯子的意思,甚至还有些监督的意味。

她看来是非喝不可了。玛尔塔把杯子往上抬了抬,一饮而尽,姜的味道在她的喉间炸开,辛辣的味道随即传到了身体的每一角落,还伴随着红糖的甘甜,身上顿时一片燥热,额角上也隐隐有了些薄汗——味道倒还可以接受。把杯子交给艾米丽,玛尔塔也该开始思考她和萨贝达的事了。

那群假的巡逻士兵,要知道,双方尚在交战,为何又要在城内布置巡逻兵。这群士兵的身份倒也好猜,除了敌军派来的奸细还能是什么,至于为什么要杀他们,便也是恐吓群众罢了。上面的,怕是也出了问题。

一时间玛尔塔倍感无奈,这已经不是她和萨贝达可以插手的范围了。更何况玛尔塔根本不想告诉萨贝达。

对于雇佣兵来说,金钱就是一切。什么样的恩惠,他们都不会献出自己的忠心。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江子君

思明怀古(浮光掠影)

双军马克笔情头(重操旧业OuO,以前是画马克的)

日常卑微画画

思明怀古(浮光掠影)

双军马克笔情头(重操旧业OuO,以前是画马克的)

日常卑微画画

伊沫桑🍀
第二次,我就不信老福特一直封

第二次,我就不信老福特一直封

第二次,我就不信老福特一直封

大概是个st
好久没搞过这俩了www是性转!...

好久没搞过这俩了www
是性转!突然很想画画看www

好久没搞过这俩了www
是性转!突然很想画画看www

流苏璎珞

50粉点梗❤❤❤

粉丝破50啦~该给小可爱们点个梗了呢~~

各种cp都接

all香、蝶all、all祭、约all、佣空、佣占、空医、空调、欺诈组、机皇组、社园、园医,或者拉郎拉娘也可以~

HE、BE、开放式结局任选

随机抽取一到两位小可爱写文

粉丝破50啦~该给小可爱们点个梗了呢~~

各种cp都接

all香、蝶all、all祭、约all、佣空、佣占、空医、空调、欺诈组、机皇组、社园、园医,或者拉郎拉娘也可以~

HE、BE、开放式结局任选

随机抽取一到两位小可爱写文


百里清明

破50粉啦!!!

    首先,就是感谢大家对《黑客の爱情》这一系列文章的支持。为了庆祝突破50粉丝,准备这几天做一个福利。(其实只是文章一直不过审,再发就要被封号了)

    福利一:先写一篇番外。(这个福利想了很久的。)

    1.多cp和他们的孩子(内含:咎安、杰裘、佣空……),注意事项:这个福利容易“踩雷”!

    2.这个玛丽苏有点可爱?!注意事项:不要ky哦!

    3.是当年设计大赛时,自己设计的求生者和另外两名监管者在庄园的故事。...

    首先,就是感谢大家对《黑客の爱情》这一系列文章的支持。为了庆祝突破50粉丝,准备这几天做一个福利。(其实只是文章一直不过审,再发就要被封号了)

    福利一:先写一篇番外。(这个福利想了很久的。)

    1.多cp和他们的孩子(内含:咎安、杰裘、佣空……),注意事项:这个福利容易“踩雷”!

    2.这个玛丽苏有点可爱?!注意事项:不要ky哦!

    3.是当年设计大赛时,自己设计的求生者和另外两名监管者在庄园的故事。

    福利二:Ask开放!(好吧,我知道你们不感兴趣……)

    福利三:开车带你们出去“兜风” !

    福利四:评论区留言吧!我都会看的。                      

扑棱熙子

【佣空】花吐症〖二〗

★花吐症设定  军营设定 玛尔塔×奈布 间谍设定(两人是同一阵营的 但是都在敌军当间谍)  


★极度ooc  新人求轻喷


★双向暗恋✓  玛尔塔视角


★喜欢的话留个关注吧qaq  我不咕的


★  @染柒 跟我写的是一个梗!设定都一样的!!进来的姐妹不妨也请看看她的


★准备好了吗?


———————————————————————


花吐症似乎变得严重了许多,


掩饰这件事也变得极为困难。


我干脆放弃了掩饰,军营里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下士也来看...

★花吐症设定  军营设定 玛尔塔×奈布 间谍设定(两人是同一阵营的 但是都在敌军当间谍)  


★极度ooc  新人求轻喷


★双向暗恋✓  玛尔塔视角


★喜欢的话留个关注吧qaq  我不咕的


★  @染柒 跟我写的是一个梗!设定都一样的!!进来的姐妹不妨也请看看她的


★准备好了吗?


———————————————————————


花吐症似乎变得严重了许多,


掩饰这件事也变得极为困难。


我干脆放弃了掩饰,军营里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下士也来看过我一回,我算是半推半的糊弄过去了。


他现在还不知道。


想到这里 我竟是有些伤感。


「我依然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偶尔找艾米丽谈谈心,观察着我的“家”(这个地方或许应该被我称呼为家…?) 


真讽刺啊,我竟要每日地连夜观察…或者说是监视? 我的家。」


一日比一日严重了,现在我有时会咳出一些血,我的嘴里满是血味。


艾米丽劝我快点告诉他,晚一日 便是一日死亡的折磨。


我只能佯装轻松的笑笑。


「这太奢侈了。」


「不该属于我。」


「等战争结束,等战争结束我就告诉他。」


「再等等。」


艾米丽给了我一些治疗喉咙的药物,这让我不再咳血了,不过似乎对花瓣没什么用。


又开始咳血了……药物看来是不会有用的了。



我开始咳出大量的花瓣。说实话,有点害怕。


好笑吗?鼎鼎大名的玛尔塔女上校竟然会开始害怕花瓣。


「果然只是个女人罢了,哈哈,女人能做什么事。」


「我是玛尔塔·贝坦菲尔。


我的目标。


即为打破这奇怪的观念。


所以,我不能怕。


花瓣,血,还是死亡


都不能怕。」



越来越严重了,我的床底全是白色的花瓣,散发着一阵一阵的花香。


「玛尔塔,你还不准备告诉他吗?」


「艾米丽,我是军人。」


「我打从入军营那天,便做好了随时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


「不觉得不甘心吗?」


「……哪有什么不甘心。」


「只是,有点遗憾。」




「玛尔塔,我们的间谍身份似乎暴露了。」


他这样说到。


是我,是我。


那天晚上发电报的时候,没有注意窗外的人。


「下士,这次你可以名正言顺的说我笨手笨脚了。」


「听说杰克他们从三个月前就在寻找我们是间谍的证据。」


「我不怪你。」


他的痞笑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只是这次笑里似乎多了些疲乏。


「走吧。」


「估计一会就要带人来抓了。」


「好。」



「我们……不回我们的军营吗?」


「不回,长官。」


「我说过的,要带你去那里,我的家乡。」


「奈布,我们是军人。」


「那又怎样?」


「我只要,有你便是足够。」



「我们被背叛了,玛尔塔。」


「当我发完最后一通电报。」


「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没有价值了。」


「……」


「是吗…」


「我居然没有发现。」


「咳……咳咳」


我及时捂住了嘴,花瓣没有飘出来。


奈布把玩着他的军刀,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


「着凉了?奇怪,上次看你就这样,咳嗽还没好么?」


火车的噪音掩盖我这时的慌张。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俯身吻上了我的唇。


他的唇是冰凉的


是柔软的。


他的舌是温热的。


我能感觉到。


我笨拙的回应着。


他似乎很高兴。



我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我的和他的。





时间骤停。





他放开了我。


似乎一下回到了现实


火车的噪音,人们的谈论声


又重新出现在我的耳边。


「花吐症,玛尔塔。」


「到现在还不想告诉我吗?」


「傻子才看不出。」


他的笑真的很好看。


「带我走吧。」


「依你。」



———————————————————————


★栀子花花语: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对我来说,军人组就是这样的吧


青梅不负竹马
这种场面就显得我的玛尔塔是单身...

这种场面就显得我的玛尔塔是单身狗一样🌚

这种场面就显得我的玛尔塔是单身狗一样🌚

上妆♢

一颗方糖【7】

第七章

      每个月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奈布再也没有和玛尔塔有过任何肢体接触和私下交流。

      很快,一年半过去了。

      奈布的训练量依旧是别人的两倍,但他已经可以和其他人在同样的时间内完成训练,除了玛尔塔,训练营里似乎无人能敌。

      一天晚上。

      奈布洗了个澡,甩了甩湿答答的头发,犹豫了一下,出了城堡,往海边走去。

      城堡的守卫早就认识了奈布,再...

第七章

      每个月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奈布再也没有和玛尔塔有过任何肢体接触和私下交流。

      很快,一年半过去了。

      奈布的训练量依旧是别人的两倍,但他已经可以和其他人在同样的时间内完成训练,除了玛尔塔,训练营里似乎无人能敌。

      一天晚上。

      奈布洗了个澡,甩了甩湿答答的头发,犹豫了一下,出了城堡,往海边走去。

      城堡的守卫早就认识了奈布,再加上国王给了那群刺客充分的自由权限,贝坦菲尔小姐又不在身后,守卫们自然不会阻止他出入 城堡离海边不远,沿路的夜景也还不错,奈布不禁感叹:国王这老东西还真会享受……

      一到海滩,他就看见了玛尔塔的身影,他一点也不惊讶,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

      那一夜的月亮弯弯的,并不亮,但奈布仅凭一眼就能确定,那道瘦瘦小小又摸模不清的背影,就是玛尔塔。

      她正出神地望着远方,望着水天相接之处,明明看不清,她却瞪大了眼睛。

      奈布放轻脚步,隐去呼吸的声音,似乎想将自己藏进黑夜之中。

      他一步步靠近玛尔塔,伸出手想吓一下玛尔塔。

      两米……一米……半米……

      “砰!”奈布落地。

      “咔哒”子弹上膛。

      “如果我现在开枪了,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玛尔塔冷清的声音从奈布头上传来。

      奈布愣了两秒,爬起来笑了笑:“可你不会开枪。”

      “……嗯。”玛尔塔收起手枪,插回腰间。

      奈布揉了揉酸痛的腰和背:“你那过肩摔真的疼好嘛……”

      玛尔塔坐回原位,又看着原先的地方:“你的洗发水暴露了你的存在。”

      奈布翻了个白眼:“哦。”他也坐了下来,陪玛尔塔看海。

      这一刻,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两人就这么坐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貓兒吖
新模式出來後,空吹玩家反覆去世...

新模式出來後,空吹玩家反覆去世⋯⋯我愛瑪爾塔!簡直天堂!

新模式出來後,空吹玩家反覆去世⋯⋯我愛瑪爾塔!簡直天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