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佩帕

147万浏览    7188参与
沧珏♡

理想终点

“佩利,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蛤?本大爷的眼睛可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

“帕洛斯你怎么不说话了,本大爷的眼睛真有这么好看吗?”拨弄自己眼睫毛。

“嗤,蠢狗。”

帕洛斯深呼了口气,像是把这些年压抑在心底的谎言一并纳出。


这是我最期待的结局。如果我不知道最后一定会是个悲剧的话,我一定会把他写出来。

但我知道,只有悲剧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存在。


“像是扣下扳机,在你胸前种下的玫瑰才是最美的一样。”


他们最后都活下来了。


就算各自漂泊,却还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人与自己并肩作战。虽然并不信任,却仍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尽管毫无乐趣,但又真切的利用过。


海盗不需要儿...

“佩利,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蛤?本大爷的眼睛可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

“帕洛斯你怎么不说话了,本大爷的眼睛真有这么好看吗?”拨弄自己眼睫毛。

“嗤,蠢狗。”

帕洛斯深呼了口气,像是把这些年压抑在心底的谎言一并纳出。


这是我最期待的结局。如果我不知道最后一定会是个悲剧的话,我一定会把他写出来。

但我知道,只有悲剧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存在。


“像是扣下扳机,在你胸前种下的玫瑰才是最美的一样。”


他们最后都活下来了。


就算各自漂泊,却还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人与自己并肩作战。虽然并不信任,却仍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尽管毫无乐趣,但又真切的利用过。


海盗不需要儿女情长的东西,不过只要利益足够诱人,足矣将他们牢牢绑在一起。


我不是个文手。

我只是表达我想说出口的东西罢了。


理解能力全无( ͡° ͜ʖ ͡°)✧

还在笑

——看了幼帕……

——然后…嗯……↓

——尝试尝试神奇的操作

       佩利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是在晚上。

       天很黑,月亮却也很亮,但是那个孩子却有比月亮还皎洁的银色头发,在莹莹的月光之下,闪闪地发着亮。

       佩利本来只是路过,但一向对孩子这种弱小生物没什么兴趣的他,可这一次却停下了向前的脚步,拐了个弯,朝那个孩子走了过去。

      ...

——看了幼帕……

——然后…嗯……↓

——尝试尝试神奇的操作

       佩利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是在晚上。

       天很黑,月亮却也很亮,但是那个孩子却有比月亮还皎洁的银色头发,在莹莹的月光之下,闪闪地发着亮。

       佩利本来只是路过,但一向对孩子这种弱小生物没什么兴趣的他,可这一次却停下了向前的脚步,拐了个弯,朝那个孩子走了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

       那个孩子在哭,明明是在哭,却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令他惊讶的是,那个孩子竟然在他靠近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泪光闪烁的眼睛在面对他的时候竟一下子眯成一条缝,前一秒还在哭泣的脸生生的扯出了一个笑。

       “带我走……我会派上用场的,我会有用的”

       说话的声音还带着哽咽。

       这个孩子……怎么回事?

       能看见他…而且……

       就算佩利身为一个年级轻轻就早逝且智商并不怎么高的鬼,对灰暗的人类社会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他也绝对清楚的知道像眼前这个小孩这样明明很悲伤却拼命让自己笑的人并不多见。

       “我不能带你走”

       佩利看着小孩留着泪痕的脸,如此说道。

       “……为什么?”

       小孩眼里刚刚燃起的一点光似乎有熄灭了,可是仍旧仰着笑脸,锲而不舍的问着。

       “啊…那个,当然因为我是鬼了……”

       本来以佩利的性格是不可能跟个初次见面的家伙解释来解释去的,可是他现在就是想违反常理多说几句话。

       听了佩利的这句话,银发的孩子竟一时之间沉默了。

       ——不信吗?

       这也是没办法了,谁会面对看起来好好的一个人突然跟你说他是个鬼还能心无旁骛的乐呵呵的相信的?

      “你是什么我不在意……只要你能带我逃出这里,是只狗都行”

       佩利本来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小鬼……你是在开玩笑吗?”

       “鬼可是不能触碰活物的啊”

       听了这句话,本来毫无动作的小孩伸出手轻轻触碰他。

       然后……

       “我操,怎么碰到了”

       没有穿过去也没有变透明,佩利做梦都没有想到作为阿飘的一天平凡散步,竟然遇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事。

       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那里的小孩,不仅看到了身为鬼的他而且也可以碰到他。

       “带我走”

       佩利震惊的时候,小孩重复了一开始的诉求。

       并扯住了佩利的手。

       温暖的感觉,做鬼好久没有感受过的温度,并不是有多舒服,只是……熟悉。

       “好”

      鬼神差错的佩利点了点自己的头。

      “我是帕洛斯”

      “我叫佩利”

     一人一鬼将走向何方……

      

      


梦魇之月

凹凸弹丸论破(24)

搜查篇开始了,因为有两位死者,所以分成了两个部分。(第二部分还没写不是吗!)

第三章·保护和伤害

搜查篇(1)

“诶呀,看来这次有两个案发现场,请所有人先到游泳馆集合,还有学籍裁判的时间我将多延迟1个小时。”广播声再次响起,而站在岩峰前的众人则都在犹豫着,雷狮更是双手死死握拳一动不动。“雷狮老大。。。”帕洛斯叫了他一声,雷狮一点反应也没有,佩利刚打算碰他,雷狮立刻吼道:“别烦我!都给我滚一边去!”凯莉走过去说道:“你现在站在这里乱发脾气也没用!卡米尔又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先去游泳馆跟金他们会合,然后再想办法找出害他的凶手!”雷狮死死咬着牙,然后快步走向了游泳馆,凯莉在他经过的...

搜查篇开始了,因为有两位死者,所以分成了两个部分。(第二部分还没写不是吗!)

第三章·保护和伤害

搜查篇(1)

“诶呀,看来这次有两个案发现场,请所有人先到游泳馆集合,还有学籍裁判的时间我将多延迟1个小时。”广播声再次响起,而站在岩峰前的众人则都在犹豫着,雷狮更是双手死死握拳一动不动。“雷狮老大。。。”帕洛斯叫了他一声,雷狮一点反应也没有,佩利刚打算碰他,雷狮立刻吼道:“别烦我!都给我滚一边去!”凯莉走过去说道:“你现在站在这里乱发脾气也没用!卡米尔又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先去游泳馆跟金他们会合,然后再想办法找出害他的凶手!”雷狮死死咬着牙,然后快步走向了游泳馆,凯莉在他经过的时候看到了一直自信狂妄的雷狮,此时脸上的表情有多可怕。

等他们到达游泳馆的时候,看到埃米的样子也都不经倒吸了口气,安迷修被金扶到座位上,安迷修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在下最后还是没有保护好埃米,在下对不起艾比小姐。”金在一旁安慰着他,看到雷狮走了过来,便让出了位子。雷狮在他身边坐下,一只手抱住安迷修,安迷修感觉得到雷狮的手有多用力:“你那里怎么样?是谁。。。”“卡米尔。。。”安迷修猛地抬起头,看到雷狮的双眼泛红,在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不可饶恕。。。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家伙!”听着雷狮咬着牙说出的话,安迷修抓住雷狮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雷狮看了眼他,手的握力才稍稍轻了些许。

金他们也从凯莉和祖玛那里知道了岩峰的情况,凯莉看着游泳池里的埃米,皱了皱眉头:“我说,你们就不能先将埃米捞出来吗?”嘉德罗斯挠了挠头:“我也想,可是那个玩偶不让啊!”“怎么又叫我玩偶!真是太失礼了!”黑白龙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不过这次真是让我意外,居然出现了两位死者,还真是让我兴奋啊!”黑白龙的话刺激着雷狮,雷狮猛地站起来:“你这家伙给我闭嘴!”安迷修也想站起来,但是脚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气。雷狮看了眼安迷修,慢慢坐了下来:“脚怎么样?”“可能是因为刚刚我进游泳池的时候太急了,一不小心又弄破了伤口。”雷狮忍着不在他头上打一拳,也现在才发现安迷修现在没穿着鞋子,而且双脚是湿的,右脚的绑带也有出现了血色:“你傻吗!不知道自己脚上的伤还没好吗!”安迷修不再说话,雷狮叹了口气,继续死死瞪着黑白龙。“真是的,这次我到还真不知道会出这种事,不过放心,我这不是有多给大家事件调查吗?好了金同学,我这里的两份死亡记录交给你,好好保存啊。”金接过死亡记录,然后看向游泳池:“我说就不能让埃米出来吗?”黑白龙歪了歪头:“我就是想先让大家看一下最初的死亡状况罢了,不过也没什么用了,那我先在就将他带出来,待会我也会去把卡米尔放在岩峰上,你们就慢慢调查吧。对了,再给你们一个福利,你们可以随意使用自行车,不需要登记。”黑白龙挥着翅膀将埃米放在游泳池旁,然后就离开了。

金看着手上的两份报告,先从埃米这里开始看吧,待会儿再去卡米尔那里。雷狮站了起来,拍了拍安迷修的肩:“我去卡米尔那里,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帕洛斯,佩利,你们跟我走。”安迷修站起身:“在下也要去!”“你的脚都这样了,还。。。”“少啰嗦!现在没人盯着你这个恶党,鬼知道你会做些什么事!”雷狮愣了愣,笑了笑:“随便你了,你要是可以这样骑自行车上山,我就不管你了。”说着,拉着安迷修走出了游泳馆。路过金的时候,拿走了金手上卡米尔的死亡报告:“小子,这个先给我保管一下吧,待会儿你们过来的时候再问我要吧。”走前轻声说了句:“希望你这次,别忘我失望了。”金回头看着雷狮他们离开的身影,深吸了口气,总之,先来看看埃米的情况吧。

死亡报告上写着无准确死亡时间,死因是颈部动脉破裂死亡。这次干脆不给死亡时间了是吗。凯莉看着埃米的伤口:“是被利器弄伤的,身上还有一些挣扎的痕迹。”金看了看周围:“周围应该有凶器这类的东西吧。”凯莉指了指泳池:“那个是不是?”金看向泳池,里边有个东西闪了一下。格瑞下水把东西拿了出来:“是一把冰镐。”“冰镐?这是哪里的?”格瑞想了想:“岩峰那里的道具屋里有徒手攀登的道具,应该是那里拿的。”嘉德罗斯皱了皱眉:“你们不觉得游泳池的味道不太对吗?”祖玛想了想:“没什么味道啊?”格瑞说道:“没有味道才是奇怪的吧。”金知道了什么,点了点头:“游泳池的氯气味没有了,上次游泳比赛的时候,游泳池还是有这个味道的。”凯莉看向游泳池:“有人把水换掉了?”祖玛看向一旁的操作室:“我去看看游泳池的换水流程和操作时的情况。”金看了看埃米的手,埃米左手死死握拳,有一个小角露了出来。“那是什么?”凯莉拨开埃米的手,里面是一张纸片的一部分,不过已经被水浸泡,上面没有任何东西了。凯莉拿起纸片:“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是很重要的东西吗?”金挠了挠头:“我先去岩峰那里看看吧,或许会有新的发现。”格瑞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过去。”嘉德罗斯看了看周围:“我和祖玛留在这里,看看还会有些什么。”

凯莉也示意要留下来,就在金准备离开的时候,凯莉叫住了他:“金,你说这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金愣了愣,转过头看向她,“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奇怪了,如果这次是两个人犯案,那你该怎么办?”金回过头:“我不知道凯莉,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等金和格瑞离开后,嘉德罗斯看向凯莉:“你到底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星月魔女。”凯莉笑着拿出一个棒棒糖:“别急啊,我要说的事,你绝对有兴趣。是关于,金的。”

搜查篇(1)——结束


备考不画画
“要和我的狗狗玩吗” 一时拖单...

“要和我的狗狗玩吗”

一时拖单一时爽,一直拖单一直爽

“要和我的狗狗玩吗”

一时拖单一时爽,一直拖单一直爽

理解能力全无( ͡° ͜ʖ ͡°)✧

邻座的魔法少女与……

——我觉得我脑子里长了一个巨坑

       “帕洛斯,我觉得你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魔法少年”

       053飘在空中,对着身边同样漂浮在空中的帕洛斯说道。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魔法少年在救完人后还把人家受害者的钱都摸光,而且还附上怪盗卡片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053的嘴隐隐的抽搐,一张本来还算可爱的兔子脸硬生生得扭...

——我觉得我脑子里长了一个巨坑

       “帕洛斯,我觉得你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魔法少年”

       053飘在空中,对着身边同样漂浮在空中的帕洛斯说道。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魔法少年在救完人后还把人家受害者的钱都摸光,而且还附上怪盗卡片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053的嘴隐隐的抽搐,一张本来还算可爱的兔子脸硬生生得扭曲起来。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个普通人走在路上可是非常容易遇到劫富济贫的怪盗的~”

       帕洛斯脸上的笑容跟他身上飘舞的蝴蝶结一样花枝乱颤,仿若要融化在风里。

       053看着帕洛斯的笑叹了一口气,第1001次感叹自己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魔法少年。

       明明同年毕业的同学都被分去了魔法少女总部,明明分到魔法少年支部的可能只有0.01%,明明平时买彩票素来连五块钱都中不了……怎么这次就撞大运分到了魔法少年支部,而且接手的还是像帕洛斯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魔法少年。

       “你这次要想什么借口向你的老师解释你的消失?”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053止住了叹息,对着笑意满满的帕洛斯问道。

       “我的曾祖母的妹妹的女儿的儿子的邻居的老公的哥哥的妈妈的姑父去世了。”

       “我就知道……”

       伴随着053的唉声叹气,帕洛斯朝着学校的方向飞去。

       随着在学校天台的一个完美落地,帕洛斯身上花里胡哨五颜六色的装扮褪去,此时的他除了不在课堂里这点之外就是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神情态度端正的不行

       “扣扣”

       帕洛斯敲响了教室的门。

      “请进”

      老师让帕洛斯进来。

      “老师我之所以会缺席这堂课,是因为我的曾祖母的妹妹的女儿的儿子的邻居的老公的哥哥的妈妈的姑父去世了。”

       帕洛斯换上悲伤的神情,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连气都不带喘的。

        “……回位吧”

       老师的嘴脚隐隐抽搐。

       当帕洛斯回到位子,从兜里搜出“怪盗”的“战利品”时,

       一个金黄色的影子从教室的门口冲了进来。

       那金黄色的影子抬起头来喊出“报告”的同时,帕洛斯刚好从兜里搜出一张学生证来。

       学生证上的照片与喊出“报告”之人的脸重合为一体。

       照片下的名字是,

        “佩利”

       麻烦了……

       帕洛斯的心中如此想到。

      

       

木然守宫
Cp25佩帕专摊摊位号出来了!...

Cp25佩帕专摊摊位号出来了!


【A69】


这次参展的商品只有这一套!

详情看图!!


‼️转发+评论 此条lof在12-23抽一个幸运儿送出一套佩帕埃及pa套装——✨


✔️对家逆家无差不送。

Cp25佩帕专摊摊位号出来了!


【A69】


这次参展的商品只有这一套!

详情看图!!



‼️转发+评论 此条lof在12-23抽一个幸运儿送出一套佩帕埃及pa套装——✨


✔️对家逆家无差不送。

-三水-
只4想看幼佩和幼帕的互动

只4想看幼佩和幼帕的互动

只4想看幼佩和幼帕的互动

小白就鸽

【佩帕】巧克力可以写爱情

☆用巧克力写佩帕szd是本人真实事件


☆因为写得太难看已经被俺吃了所以四舍五入他们锁死了


☆ooc我的,他们szd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冬天离开被窝的距离。


每天早上迷迷糊糊的起床总是要耗费一大串功夫,窗户就像缺了牙的口中漏出一道风,慢慢悠悠地钻进来,不急不慢。棉被和毛茸茸的毛毯盖在身上,旁边是一个沉睡的人形大暖炉。隔壁上班的地方六点半就开始播报起床铃“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算了,直接让这破中学怒放吧,两位人民教师如此不负责任的想到。


先起床的人总是要与还在赖床的人进行一场拉锯战,攻守双方没有确定。但,历史老师和体育老师的差距这时候就显现出

☆用巧克力写佩帕szd是本人真实事件


☆因为写得太难看已经被俺吃了所以四舍五入他们锁死了


☆ooc我的,他们szd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冬天离开被窝的距离。


每天早上迷迷糊糊的起床总是要耗费一大串功夫,窗户就像缺了牙的口中漏出一道风,慢慢悠悠地钻进来,不急不慢。棉被和毛茸茸的毛毯盖在身上,旁边是一个沉睡的人形大暖炉。隔壁上班的地方六点半就开始播报起床铃“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算了,直接让这破中学怒放吧,两位人民教师如此不负责任的想到。


先起床的人总是要与还在赖床的人进行一场拉锯战,攻守双方没有确定。但,历史老师和体育老师的差距这时候就显现出来了。拉拉扯扯几个回合之后,一般都是两人穿上家具服脚上耷拉着拖鞋去洗漱,如果哪天夜里提前在开水壶里留好了水,早上一摁开关,几分钟片刻后就能洗把热水脸。巴适。


早餐一般到教师食堂里解决,不赶的话两人可以在食堂二楼面对面坐着吃热腾腾的肠粉,赶的话只能提着一袋包子去办公室里吃,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肉包和豆浆的味道。食堂里偶尔会遇到班上的几个学生,意思意思礼貌问声好后,就去班上抓哪个小王八蛋在补补作业。抓到的小朋友一人一篇历史知识点或是抱头深蹲。


月考时人才辈出,秀儿比比皆是。谁能想到历史试卷的主观题能答个千奇百怪五花八门?错别字一窝蜂的写出来看着头疼,东拼西凑了一番,只看出个“因为爱情”。铁面无私的帕老师心想:同学,你分没了。堆积办公桌上的最后一沓试卷终于改完,墙上的时钟早已走过了下班的时间。一旁悠哉游哉的佩利玩弄着手机,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班。


一起回家。


还好,明天就星期六了。


冬天的夜晚来的更早,睡意也不例外。寒冷消磨了人想娱乐的意志,最终变为躺在被窝里。睡前一杯热牛奶是帕洛斯每日标配,进口奶粉的罐子摆在架子上,这个监督帕洛斯喝牛奶的重任交到了佩利老师身上。帕洛斯喝热牛奶的原因无他,稍微有点失眠。虽有困意,可翻来覆转之间就是睡不着,不知道是感冒还没好还是被秀儿们气的。佩利为此特意买了一罐进口奶粉,每天监督帕洛斯一滴不剩的把热牛奶喝完再睡觉。


帕洛斯os:不想喝牛奶


“佩利,我想去撸串。”星期四就开始口腔溃疡的帕洛斯放下了喝到一半的奶茶,吃掉最后一个虾饺,突然郑重其事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就是一把牙签肉而已。”


“好……”佩利下意识反应过来,自己差点上了帕洛斯的当,“你口腔溃疡还没好!”


“那巧克力呢?上次的巧克力快吃完了。”帕洛斯问。


“走!逛超市去!”


佩利推着购物车,风风火火地穿梭在各个零食货架之间,薯片、巧克力、饼干、果冻、果汁糖……两人在各种不同的巧克力货架上拿了若干小巧克力。还有一盒粉嫩嫩包装,据说可以自己做不同巧克力造型的。


不一会儿,购物车里放满了各自各样的零食,还有一条被砸晕的草鱼。这条鱼生命力顽强,砸晕了也不忘扑腾两下,在水池里挣扎的时候还溅了两人一身水,帕洛斯的羽绒服背心上一大片的水渍就是铁的事实。


“本大爷要炖了它!”佩利气鼓鼓地说到。


“这是明天中午吃的。”


……


“这个东西要怎么弄啊?”佩利拆开包装,四支密封包装的巧克力和模具躺在里面,两支原味巧克力、一支白巧和一支草莓巧克力,还有两根做巧克力棒棒糖的纸棒。


帕洛斯看完了盒子背后的说明,回道:“用开水融化就好了。”


凝固的巧克力在温度适宜的热水下逐渐慢慢融化,用剪刀剪开密封的小口就可以“写字”了。但这巧克力,似乎不太好用的亚子。模具上小熊猫小鸭子等一律被两人无视,'直接在餐桌上铺了一层保鲜膜,佩利本想写自己和帕洛斯的名字,却因为难度系数太高转而去写他们两的英文名,P写得歪歪扭扭,其他的字母也好不到哪里去。粉色的巧克力爱心还算不错,因为模具派上了用场。


帕洛斯看到佩利写完歪歪扭扭的“Pelley,Palos”摆在桌上,模具的爱心也被佩利扣了出来,不禁哑然失笑:“这字真好看。”


“唔!好甜,佩利你想干什么?”帕洛斯猝不及防地被佩利塞了一嘴巧克力,写着“Pelley”英文名的巧克力被帕洛斯吃了个干净,佩利满意的地把“Palos”全部吃掉,不慌不忙开口道:“做爱。”


END


————————

躺在一旁的草莓爱心巧克力表示:甜死我了


是多多呀
放假终于摸到板子啦!!!!是帕...

放假终于摸到板子啦!!!!
是帕帕和佩佩!!!!!!
一个小脑洞!!!!对不起我把帕帕画的有点黑呜呜..
帕佩太甜啦!!!

放假终于摸到板子啦!!!!
是帕帕和佩佩!!!!!!
一个小脑洞!!!!对不起我把帕帕画的有点黑呜呜..
帕佩太甜啦!!!

飘飘

[ALL帕]关于这个充满“黄色”的时候寝室(二)

ooc


雷者勿入🚫🚫🚫


正文🌱🌱




“卡米尔啊,别这么看着我了”


卡:盯——


“得得得,我说实话”


雷/卡“倒是说啊/说”


“呃呃,因为……”


等等,作者也没说我为毛要转过来啊,我父母健在,只不过在老家过潇洒日子。。。


我就是看这学校不错我就转来了你们信吗?


“怎么不说了?说不出来”


雷狮调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没有继续在床上躺着,反而是下来迎接帕洛斯的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帕洛斯,你的发型真是一点没变啊~”


??帕洛斯的发型一直没变...

ooc


雷者勿入🚫🚫🚫


正文🌱🌱




“卡米尔啊,别这么看着我了”


卡:盯——


“得得得,我说实话”


雷/卡“倒是说啊/说”


“呃呃,因为……”


等等,作者也没说我为毛要转过来啊,我父母健在,只不过在老家过潇洒日子。。。


我就是看这学校不错我就转来了你们信吗?


“怎么不说了?说不出来”


雷狮调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没有继续在床上躺着,反而是下来迎接帕洛斯的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帕洛斯,你的发型真是一点没变啊~”


??帕洛斯的发型一直没变


“雷狮老……大”


“呦呵,又想当我小弟了不成?”


“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


雷狮走到了帕洛斯的身边,在帕洛斯的耳边吹了口气,抱住帕洛斯细小的身躯,还揉了揉屁股


(根据剧透,有一雷姓男子说,帕洛斯的屁股很软)


“帕洛斯,你是没吃饭吗,这么瘦”


“我吃了?!”


“没有”


“吃了”


“……”


沉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逗你了”


帕洛斯表示你以前也没少逗自己,尤其是眼神变柔和的那段时间,整天整日的跟着自己跑来跑去,乐趣无穷!


“欢迎你来到这个宿舍,我们里面的认你都认识吧,就不用我多说了,我是这个宿舍的宿舍长,有什么事没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xx也可以哦~”


hepei,雷狮老大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个样子,这个学校的手头r18想必又是他的


当然,帕洛斯也终于知道这个宿舍为什么会被外面的人说充满黄色


他特别想对传播的人说“兄弟?!我支持你!!”


至于是谁传播的,帕洛斯也不知道,知道也是后面的事情了


“好的雷狮老大”




“帕洛斯,我帮你收拾床铺”


被冷漠到一边去的卡米尔开始危险发言


什?!


卡老大要帮我铺床铺?!


帕震惊?!


“不用了卡米尔,我自己来就好了”


“给我……”


“不用了”


“快点”


既然你这么想帮我铺床铺,那我还是给你吧,没办法,想劳动的人总是那么多


帕洛斯将行李什么的都给了卡米尔


他就开始铺床了


不是,真的?!卡米尔铺的床连细小的折痕都不易看见,以后都让他帮我铺好了(危险发言)


“谢了啊卡米尔”


“没事”


直到卡米尔说到那句话的时候,帕洛斯感叹劳动的人并不是很多


“宿舍老师让我铺的”


帕洛斯将知道卡米尔这家伙没那么好心会帮他铺床,叹息——


卡米尔好像看出了帕洛斯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又补了一句


“她不说我也会帮你铺床的”


“???”


什?


雷狮露出了不明的笑容


佩利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什么事情?不知道)




等卡米尔铺完床了,天色也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走,吃饭去”


说着雷狮一手卡米尔一手帕洛斯


还有一个佩利跟在后面欢呼~


“帕洛斯,你真是一点没变啊……”


“唉唉,雷狮老大你说什么”


“说你长的好看”


实话,大实话,大大实话!


“那就谢谢雷狮老大了”


谈话声连绵不断,其实也就佩利和帕洛斯一直在聊天


卡米尔和雷狮这兄弟两个其实就是陪同来着



真好,又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天…




『未完待续』


只要你吃佩帕我们就是好兄弟

if
大赛期间大帕洛斯突然变成了小帕洛斯
记忆也变成了小帕洛斯
白白软软的
说话都怯生生的
佩利: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我又来摸鱼了
手机拍横条无能
只能截图勉强了
还糊

晚自习就没在写作业的
完全不像个紧张的高三学生
嘿嘿嘿

if
大赛期间大帕洛斯突然变成了小帕洛斯
记忆也变成了小帕洛斯
白白软软的
说话都怯生生的
佩利: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我又来摸鱼了
手机拍横条无能
只能截图勉强了
还糊

晚自习就没在写作业的
完全不像个紧张的高三学生
嘿嘿嘿

木然守宫

如果他们从小就相遇,也许就不会那么孤单无助了。


有些事情,无论怎样,始终如一。

如果他们从小就相遇,也许就不会那么孤单无助了。


有些事情,无论怎样,始终如一。

ハハハ

佩利X帕洛斯,背后注意🤫⚠️🚗🚌

佩利X帕洛斯,背后注意🤫⚠️🚗🚌

灥亖槬蠀

cp25佩帕摊位第一二天的无料「A69」

领取条件是摊位买任意佩帕周边和产过佩帕粮

(我为了吃粮不择手段x)

cp25佩帕摊位第一二天的无料「A69」

领取条件是摊位买任意佩帕周边和产过佩帕粮

(我为了吃粮不择手段x)

豆花脑脑

【佩帕】世界与你一同病变(1)

*主佩帕,微雷安,瑞金

*精神病院paro

*ooc预警

*长篇

  帕洛斯第一次走进303时,眼前并不是想象中混乱不堪的样子,正相反,这里安静极了。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分别在最里面的床铺。两人只看他一眼,便各做各的事,其间的冷漠令帕洛斯稍有些不爽,但他很自然地摆起笑容:“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帕洛斯,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相处。”

  两人再次投来目光,其中肤色黝黑的人向他点点头:“银爵。”

  帕洛斯再次冲他友好地笑笑。另一个人却依然一句话不说。

  送帕洛斯来宿舍的丹尼尔将帕洛斯从门口推进去,浅笑:“银爵,格瑞,要和新舍...

*主佩帕,微雷安,瑞金

*精神病院paro

*ooc预警

*长篇

  帕洛斯第一次走进303时,眼前并不是想象中混乱不堪的样子,正相反,这里安静极了。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分别在最里面的床铺。两人只看他一眼,便各做各的事,其间的冷漠令帕洛斯稍有些不爽,但他很自然地摆起笑容:“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帕洛斯,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相处。”

  两人再次投来目光,其中肤色黝黑的人向他点点头:“银爵。”

  帕洛斯再次冲他友好地笑笑。另一个人却依然一句话不说。

  送帕洛斯来宿舍的丹尼尔将帕洛斯从门口推进去,浅笑:“银爵,格瑞,要和新舍友好好相处哦。”说完,干脆利落地关上了门,仿佛终于摆脱了什么似的。

  帕洛斯渐渐露出嫌恶的神情,他不喜欢这个举止做作的院长,那假笑简直令他恶心——虽然自己也是同一类人。

  他又环顾了一遍这个宿舍,不得不说,这个精神病院确实资金充沛,偌大的房间里只摆了四张床,分上下铺,上床下桌,还配备了一个空调。凉丝丝的风着实比外边的酷暑更让人心情愉悦。

  这个精神病院名叫创世神病院,这么一个在荒郊野岭的野鸡病院,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倒闭,不说背后的神秘投资商,连病院里的人都奇奇怪怪,据说这里曾经逃出去的两个人到处疯言疯语,最后一夜间消失。

  以上是帕洛斯道听途说,他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真的进了这个地方。

  他叹了口气,拖着行李准备选床铺。虽说是四人宿舍,但实际上只有两个人,另外两个床铺明显是空着的,分别在门两边。帕洛斯正犹豫着选哪个床铺,一道阴影突然盖过来。他抬头,是格瑞。

  “让一下。”

  “啊…哦。”第一次听他开口,帕洛斯愣了一下,连忙从门口闪开,脸上堆起笑容:“不好意思。”

  格瑞径直开门走了出去,没搭理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一个。

  真没礼貌。他腹诽着,心里翻了个白眼。也许是因为格瑞给他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他拖着行李走向左边的床铺,和银爵前后挨着。对面的床铺暂时没人住,倒也清净。

  入住后的第二天,帕洛斯后悔了。清净是真清净,真鸡儿清净。他转头看着两个舍友,一个比一个沉默,两天硬是一句话都没说上,快把帕洛斯憋出病来了。哦,这里是精神病院来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