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侠客

26408浏览    789参与
木鱼玖

人物(啊突然发现我的粉丝量是我的生日啊啊好开心啊啊)

叶沐(男主)

叶顾倾(男主)

叶默栾(男配)

萧婉梨(女配)

凤少行(男配)

……不做透露

叶沐(男主)

叶顾倾(男主)

叶默栾(男配)

萧婉梨(女配)

凤少行(男配)

……不做透露


阿酒玖啾

【侠客】那支玫瑰她死了

难搞嗷,数次被屏——蔽

内含恰——人——肉情节,谨慎入内

就一丢丢,嫑害怕(⌯꒪꒫꒪)੭ु⁾⁾

https://m.weibo.cn/6933218360/4383926673847583

补一个链接在评论✓

难搞嗷,数次被屏——蔽

内含恰——人——肉情节,谨慎入内

就一丢丢,嫑害怕(⌯꒪꒫꒪)੭ु⁾⁾

https://m.weibo.cn/6933218360/4383926673847583

补一个链接在评论✓

明溯

一直以来想尝试的斑驳的树影

一直以来想尝试的斑驳的树影

努力更图的sexz
侠客,去年的图重新换了个风格画...

侠客,
去年的图重新换了个风格画,

侠客,
去年的图重新换了个风格画,

金言且

第一百零五章 問話4

「呵…你開始可以介紹你的念能力了」庫洛洛打斷永樂的自我催眠


「我可以自己坐一個位置嘛?」永樂輕拍庫洛洛環著自己的手,儘管她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Bingo!庫洛洛只是笑著看她而已,像是在說"你覺得呢?"


「好吧」永樂嘟起嘴,扭動一下身軀,在庫洛洛懷裡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靠著,輕閉雙眼,開始講述自己的能力


「首先,我也是特質系的」庫洛洛沒有太驚訝,想必是早就料到了「有兩個能力,一個叫絕緣領域,領域內除了被我觸碰到的東西外都會被彈開,上次在亞底米神廟時你也看過」


庫洛洛點點頭,輕勾嘴角「很積極保護我的那次」


「哼,下次不會了」永樂翻個白眼「第二個能...

「呵…你開始可以介紹你的念能力了」庫洛洛打斷永樂的自我催眠


「我可以自己坐一個位置嘛?」永樂輕拍庫洛洛環著自己的手,儘管她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Bingo!庫洛洛只是笑著看她而已,像是在說"你覺得呢?"


「好吧」永樂嘟起嘴,扭動一下身軀,在庫洛洛懷裡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靠著,輕閉雙眼,開始講述自己的能力


「首先,我也是特質系的」庫洛洛沒有太驚訝,想必是早就料到了「有兩個能力,一個叫絕緣領域,領域內除了被我觸碰到的東西外都會被彈開,上次在亞底米神廟時你也看過」


庫洛洛點點頭,輕勾嘴角「很積極保護我的那次」


「哼,下次不會了」永樂翻個白眼「第二個能力是絕緣空間,隨我的意念可以增加減少空間,我觸碰到的東西除了地板都會跟著我一起進去或出來,進去後可以透過某個窗口看到外界,也可以從任何我走過的地方出現」


「很好用的能力」庫洛洛下個結論,摸著下巴像是在思索她的能力甚麼時候能派上用場似的


「再好用我都不會讓屍體或者垃圾進到我的空間裡歐」她意有所指地提醒道


小滴的凸眼魚和自己的能力有些相似,她怕會影響到小滴在旅團的地位也怕自己被借代,其實也有一部分是她不想把垃圾堆在她的空間裡啦…


「你們兩個不一樣」庫洛洛像是能聽到她心裡在想甚麼似的


「那是最好…」永樂小聲說了一句


「就這樣嗎?」


「那不然呢?就說我只有兩個能力啊」永樂有點小心虛,不自覺的縮縮肩膀,想再往庫洛洛懷裡鑽


「那當初3街的念波動是?」庫洛洛果然是聰明人,排除掉永樂沒講的那2個血液能力可能可以讓她復活或者保她一命,他點出與永樂說出的話有衝突的地方,不是她在說謊,就是她沒全部坦白,後者可能性較高


「呃…」永樂停止扭動,窩在庫洛洛懷裡裝死


庫洛洛沒說話,過了一陣子,永樂疑惑的想確認庫洛洛是不是也睡著了,她一抬頭就對上了庫洛洛似笑非笑的眼睛


永樂知道自己又中計了,裝死這招是不攻自破了,她裝無辜道「幹嘛?我真的不知道歐」


庫洛洛依然沒說話,他只是繼續笑著看永樂,像是在等著她投降,不得不說,這真的很有用,永樂扁嘴「好啦…那的確是我…」


「說吧」庫洛洛的眼睛盈滿笑意


「唉…那是虛無領域,我暫時還不能掌控它,也不知道要怎麼發動,只知道每次發動前都會不自主的大量吸念,且發動後會有一小段脫力的空窗期」永樂輕嘆,放鬆整個身體,攤在庫洛洛懷裡,像是在暗示庫洛洛這就是全部了一樣


「還不能掌控…」庫洛洛右手環著永樂,他改用左手摀著嘴


「是啊…目前發動過兩次,第一次範圍比較大,第二次範圍減一半,但那時要是沒有西索把我打暈的話,我很可能繼續擴大領域並再發動一次呢」永樂繼續說著


「西索?」庫洛洛聽到很敏感的名字


「呃…」她覺得自己又搬石頭砸腳了,想起她跟西索的賭約,好像是6月底才算解除,她現在待在旅團一點都不安全啊…


「說到西索,聽說你跟西索在考試期間關係很不錯是吧?」庫洛洛臉上的笑帶點危險的味道,他看起來是要跟她算帳了啊啊…


幻影旅團團長還能聽誰說?肯定是臭俠客提供的資料!


「沒…沒有啊…」永樂眼神飄移


「第4場考試結束時,你好像是被西索抱上飛艇的吧」庫洛洛就只差拿出俠客查的資料跟永樂一項一項對了


「額…呵呵…我甚麼都不知道歐…那時候我是昏迷狀態…」


「昏迷啊…為什麼會昏迷呢?」庫洛洛的笑容越來越溫柔,但看在永樂眼裡簡直就是撒旦臨世!


她完全想像不到要是她敢說出她是被西索吻暈的會有什麼下場,不對,她幹嘛怕庫洛洛?她又沒做錯事,想到這裡永樂也增長了一點勇氣


「那關是要搶號碼牌的,我不小心中招了才暈倒的,怎麼?」永樂理直氣壯的說


庫洛洛大方承認某些蜘蛛的實力不如她,而事實也是如此「照我看,你的實力不弱,旅團內一半的都打不過你,中招啊…西索的?」


永樂超佩服庫洛洛的智商,她才剛漲起一點的勇氣又噌噌的倒退回去


「庫洛洛我錯了,不要再問了」永樂雙手合掌放在額頭前,她怕庫洛洛繼續問,她會被自己用石頭砸死


「你錯在哪?」庫洛洛笑道


「我…」永樂一噎,她也不知道錯在哪,只是覺得先認錯比較好


「哼…」庫洛洛哼笑,伸手抬起永樂的下巴,側頭含住她的雙唇,用舌尖輕輕的的描繪她的唇形,溫柔的吸吮著


永樂一怔,但也沒有推開,不自覺的閉上雙眼,放鬆的享受這個吻


雖然沒有收到回禮,不過學會不反抗並試著接受他已經是永樂最大的進步了,下一步是讓她自己來…庫洛洛瞇起眼睛暗想著


溫暖的懷抱加上溫柔舒適的深吻,睡意襲來,永樂不像以前一樣強打起精神,她放任自己在庫洛洛懷裡沉沉睡去


庫洛洛滿意的結束長吻,輕柔的把永樂放在自己的床上,在她耳邊低喃「以後,離西索遠點」


「哼嗯~」熟睡中的永樂只感覺耳邊癢癢的,嚶嚀一聲拉高被子


「也離洛菲爾遠點」庫洛洛瞄到桌上的資料,又補了一句,這次永樂沒有任何回應,甜甜的睡著,庫洛洛在永樂額上印下一吻,轉身下樓


锡坤

【第一百三十五章】1000-0012

孙露过起了深居简出的日子,最后的这点时间外头怎么着也跟她没关系,她只专心研究自身能力这一件事。在不断的试炼和熟悉中,她无意发现了一个关于卡金的秘密,这个秘密对她来说或许有用也或许没用,所以在发现初期既不兴奋也不急于更进一步,即便这个秘密对她来说再有用那也是很后面很后面的事了。眼下,她经期推迟了。

原本有了心理准备再经历一次半死不活的一周,结果迟迟不见来。如果放在平时她会积极去看医生,现在嘛,大概也能预测是什么原因。时间不多了,她身上还绑了一堆的不定时炸弹,天大的事活着才有用。后来不记得具体是哪天了,吃饭的时候安迪少年忽然跟她提了一嘴“这几天送来的食材都不太好还少”。之后没过几天,二层通往三层...

孙露过起了深居简出的日子,最后的这点时间外头怎么着也跟她没关系,她只专心研究自身能力这一件事。在不断的试炼和熟悉中,她无意发现了一个关于卡金的秘密,这个秘密对她来说或许有用也或许没用,所以在发现初期既不兴奋也不急于更进一步,即便这个秘密对她来说再有用那也是很后面很后面的事了。眼下,她经期推迟了。

原本有了心理准备再经历一次半死不活的一周,结果迟迟不见来。如果放在平时她会积极去看医生,现在嘛,大概也能预测是什么原因。时间不多了,她身上还绑了一堆的不定时炸弹,天大的事活着才有用。后来不记得具体是哪天了,吃饭的时候安迪少年忽然跟她提了一嘴“这几天送来的食材都不太好还少”。之后没过几天,二层通往三层以下的隔离门封闭禁严了,通讯也同时切断,其他一切看起来如常,氛围又隐约透露着怪异。船内广播,距离大陆还有3天……

白天无所事事,现在出门也受限制,本来船上的消遣就有限,新鲜劲一过更无聊。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哪来那么多觉可睡,精力正值满溢期的安迪少年开始了漫长的失眠之旅。孙露从一年多前至今都觉少,几乎没有安稳一整夜的时候,看着跟熬油点灯似的。这两人碰一起了,颇有点聊胜于无的味道。从那次之后,其实安迪少年是不太能跟孙露多说话的,总觉得心里有点虚,又说不清具体,奈何他睡不着还没事做。

除了睡觉和冥想,孙露大多都在餐厅和客厅之间的吧台处,要么喝茶要么静坐。她没安迪少年那么纠结的心思,看他走进走出来回转悠又一声不吭,莫名觉得像个好奇心重且怂的动物,在试探的边缘徘徊看着都替他着急。她是个成年许久的大人了,要适当给年轻人台阶下,所以没视而不见多久就招呼他一起喝茶了,一时气氛自然了很多。

他们聊了点关于自己的对方都不知道的小事,不痛不痒的那种,也没有刻意去提。之后聊多了,安迪少年甚至让孙露给他讲几个故事,孙露也讲了。有故事也有酒,他有点想打酒柜里那些酒的主意。

“有瘾?”

“也不是,好久没喝有点馋。”

“那不就是么。”

孙露站起来去拿了瓶香槟,只倒给他浅浅的半杯,安迪少年眼神瞟的却是柜子另一侧的威士忌。

“我酒量其实还行。”

“不用说的这么委婉。我是觉得你年轻,过早的消耗身体不好。工作之余能不喝就省一口。”她也知道他以什么为生,别的没必要提。

将将只够他一口的量,完了还回味的咂咂嘴,“那——长命百岁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当然没有,那都不体现在长短上。”

孙露避开了他的话头没去往下接。跟一个孩子在这事上论长短,不聪明。只要不出意外,他的年纪足够活着送走她。跟这样一个有着绝对天生优势的人,没什么可说的,谁年轻谁有理。

“下船了什么打算?”

“想办法回去。”

“回去?”

孙露重复了一遍,忽地一笑。

“回去挺难的。”

“那也要想办法。”

安迪少年只觉得她在嘲笑自己。

其实不然,孙露没那意思,她是觉得他有趣。上船不容易,航行也不容易,好不容易能到所谓新大陆却想回去,真的很有意思。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闻言,安迪少年心中一惊。半晌,他没想在这事上说谎便只轻“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挺好。如果顺利的话,事做完了我也回去。”

安迪少年侧脸看向她,她嘴角带着浅笑,十分恬静。他不知道这一刻她心中在想什么,也没问,茶烟隔在两人之间的这点距离比什么都遥远。他默默起身去水池清洗了酒杯放在滤水架上,转身回来要了杯茶。

有个以跳舞为生的女人,我不知道她一开始是不是出于喜欢才选择跳舞的。在我知道的那些时候里,我看她跳舞并不快乐,每场演出后她都躲起来大哭一场直到筋疲力尽。除了在舞台上的夸张表情外,我从没见她笑过。我想,也许跳舞对她来说非常痛苦也不一定,否则她怎么会一直一直那么哭。后来她病了,膝盖脚踝之类的我也不怎么懂,总之她不能跳了。其实没什么好遗憾的,她跳的舞不美,跟快开败的花似的,除了残败什么都没有。不能跳可能是件好事,在几年前她就已经不需要再跳舞谋生了,但在那之后她更没了生机,像是彻底被连根拔起了似的。我不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或者是我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痛苦的活着,其实她也可以选择一了百了的。我真的不明白,也搞不懂。也许她好了病再回到以前那样就是最不痛苦的活法了,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孙露听着故事觉得耳熟也觉得平常。人,生下来活下去,顺风顺水的极少。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可与人言者无二三,能感同身受的,更是连一成都没有。

……

在距离航程结束登陆还有一天的时候,黑鲸号的动力系统忽然停转了。

为了明天迎接新大陆,安迪少年已经早早回房睡了。正喝晚茶的孙露仰头盯着天花板上忽明忽暗的灯,电流不稳似的能听见细微的翁鸣。脸上的神情冷硬,面前除了茶杯外还摊着一张全新的明信片,摘了笔帽的笔就在一旁搁着。

写?不写?

为这个她琢磨几天了。

不是因为内容。以她爱多想的性格来说,要对一件事从头至尾抱有乐观的情绪,几乎不可能。这一行的结果,她其实都没敢往后想,不敢想有没有解法,不敢想来不来得及。就经验来说,人强烈追求什么的时候,那东西基本上是不来的,而当你极力回避它的时候,它却自己找上头来。最坏的,她在心底已经把葬身之地选好了,就是那片真正的无人踏足的暗黑大陆。

告别的话不能掺假,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写。是乐观呢?还是据实抱着最坏的结果不留遗憾?剩余的明信片还有很多,从总数来看才刚开始,但她跟他之间真的不用那么多。

TOShalnark Ryuseih: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我爱你。你知道的。但毫无疑问的,你死后我也憎恨你。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改变这两个事实,即便你的死很大程度是我选择见证的。以你的聪明,应该早知道了只是不提。

命运同我开过一个巨大的玩笑,但从没开过我们的玩笑,从认识到最后我们都像故事一样好。我们之间差的好远,让很多人至今都最不敢相信的是,我们的情感从始至终没有掺杂和捆绑。好多好多适合的配对都做不到,我们做到了,我认为这是最适合你我的关系。

也许有一点你会乐于知晓。我能感觉到在我面前的你,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一些本性,好像在模仿与我同样的人生。我觉得这样的你可爱,所以从不告诉你,其实不用摒弃任何的一点,就是你原原本本的样子,在我眼里可爱仍旧大于可怖。

如果你没有给我力量,我不会有其他非分之想。

但我不会后悔。

平生一顾,至此终。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与君一握手,衣袖三年香。

你为我做的事,换做任何一个比你更干净更道德的人,都未必做到纯粹。

谢谢你,喜欢过sonro,也喜欢过我。

对一部分人来说本该平静的夜晚,从动力停转的那一刻开始被点爆。在海面翻起巨浪之前,底下早已暗潮汹涌。

睡眠中的安迪少年只觉憋闷,身上的被子在无意识中被踢开很久了,他睡的越发不安稳。在一声巨响将他惊醒时,房间里静谧异常,空气里带着难以理解的粘稠和潮热。他很久没有过这种体验了,在盛夏的傍晚挤上一辆破旧的大巴,人挨人肉贴肉,即便门窗都开着,摇摇晃晃的也一点儿都透不进风。

客厅内空无一人,吧台收拾的干干净净。他环顾四周开始寻找孙露的影子,一开始只是无意识的叫她的名字,声音低的都不像是叫给她听,直到最后推开她的房门,名字的音节在里面荡了一圈后也无人应他。

他慌了。

换做平时只有他一个人在这房间里,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慌,但他有预感,这次不一样。储藏室跟平时一样,只有一个大箱子被打开了,里面是空的。她的房间也看不到任何异常,所有的东西都在原处未动。他找到一个包开始往里面装些值钱轻巧的东西。在酒柜前稍一犹豫,拿了一瓶塞进包里。正要离开时视线扫过吧台,笔盖折射着光有些晃眼。

他拿起笔下压着的明信片,虽然孙露的字迹他没见过,但这里也不会有别的人了。把上头的内容通读了一遍,安迪不自觉轻笑了一声,意味很是复杂。他没上过学,识字不多仅够日常使用,这上面有些话他虽然读不懂,但不影响他理解大概的意思。

原来她有喜欢的人。

原来,像她这样的人,在感情面前也没什么两样。

对一个死人念念不忘,令人作呕!

本想就地扔了,客厅座钟整点报时突兀的钟声吓了他一跳,再一看时,自己浑身的汗毛都差点炸了。

在明信片的空白处,大段的文字正在浮现。


木鱼玖

【原创·梦浮生番外·灵感引导篇】(江湖篇)师徒

灵感来源——马步谣

“恰是一尊江湖还一樽少年。”

————————————————————

      叶沐躺在草地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叶沐!你这小子!马步没练好跑这干嘛来了你!”又出现了,自称“大侠”的,叶沐的师父“知道了知道了,那么急干嘛。”叶沐不满的嘟囔着“练了又没有什么用,也不让我出去闯荡江湖,切。”

      “诶?你这孩子,不知道江湖有多危险,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到了江湖上也是死路一条,想我当年……”

     ...

灵感来源——马步谣

“恰是一尊江湖还一樽少年。”

————————————————————

      叶沐躺在草地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叶沐!你这小子!马步没练好跑这干嘛来了你!”又出现了,自称“大侠”的,叶沐的师父“知道了知道了,那么急干嘛。”叶沐不满的嘟囔着“练了又没有什么用,也不让我出去闯荡江湖,切。”

      “诶?你这孩子,不知道江湖有多危险,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到了江湖上也是死路一条,想我当年……”

      “华山第一人,千万人之上,刀锋剑影之间,取人性命,是吧?我都背下来了。”

      师父一时语塞“呃……总之,你把我教给你的学好了就行了,别的杂七杂八的别去管。”叶沐翻了翻白眼,就这些功夫,都练了十多年了,根本成就不了他闯荡江湖的大梦。

      “我且出去给你买点药材,让你体质好一些,你在这扎马步,我回来要是没看见你,你就完了!”叶沐表面上回答的好好的,实际上心思早就跑远了,等师父的身影走远,叶沐立马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

      “前天帮老王栽花的,昨天帮书生送情书的,还有大前天卖茶的,哈哈哈,够了!”叶沐欣喜地跑下山,却在山门处撞上了结界“这老不死的,自从发现我买了本普通的功夫本子,就这般防备?哼,雕虫小技,我破!”叶沐集灵力于手中,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破开结界的一个小口,“成!”她迅速穿过那个小洞“好险,呼……”叶沐擦擦脸上的汗,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

      精致的店铺里,摆放了各式各样的武功,来的人几乎是富家公子哥,叶沐这个小小的贫民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老板啊,这个,这个!”叶沐欣喜地指着一本秘籍“这个?你有钱吗?”老板明显不信“害,有,有,快给我。”老板把书取出来“钱呢?”叶沐掏掏口袋“喏。”老板接过了成堆的银币,细细数着“好嘞,再见哈。”“等会!小兔崽子,还有这么多钱被你吃了?”老板刚想追上他,却早已不见人影。

      难掩欣喜之情,叶沐把秘籍放进了收藏书本的山洞里,“我要闭关啦,幸好给老头子留了纸条,他应该不会担心我了,哈。”

      ————————————

      买药材回来的见到叶沐留下的纸条,瘫倒在地上,那纸条上写着“师父啊,徒弟买回来了一本秘籍!秘籍啊!等我练完这本秘籍,就要去闯荡江湖了!勿念。”师父猛的将纸条击了个粉碎“不行!”随后的几天,师父一直在找叶沐,而叶沐在山洞里功夫渐长,他的悟性很好,已经突破到了最后一重。

      “到底在哪……”师父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已经没有血色“难道……我知道了!”师父拖动疲惫的身躯前行“第十八重!练成了!太好……师父?”叶沐看着面前摇摇欲坠的师父,连忙跑过去搀扶“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我……本想改变你的人生,不想让你走我的老路……但我终究……还是不能改变历史。”

      叶沐握住师父的手“师父,什么意思,我……我听不懂。”师父的身体已经快要化成碎片“我本想让你和我都幸福地活下去,但你终究还是活成了我,唉,不妨告诉你吧,我叫叶沐,我即是你……江湖残忍,我好不容易学到了能够回到过去的招数,却只是让悲剧重演,你活成了我,我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徒弟,江湖路漫长,一切……小心。”

      “师父!师父!”师父的身体彻底随风消散,叶沐一下扑了个空“为什么?师父,我只是想闯荡江湖啊。”又是一个人了,叶沐擦干眼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他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徒弟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多年以后,一人称霸华山,问剑江湖,眼中凄冷,谁知那人也曾是布衣少年,“叶沐”成了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布衣少年成就了武林高手,江湖却没有把布衣少年叶沐还回来。

                                 ————end🍃

阿酒玖啾
练功服与小裙撑

练功服与小裙撑

练功服与小裙撑

阿酒玖啾
动物世界之团侠✓

动物世界之团侠✓

动物世界之团侠✓

阿酒玖啾

全职幼儿园纪事1.0

        对于幼师来说,小盆友们互帮互助愉快相处是件很难得的事情,尤其是班上那几个小魔头突然乖巧!

  『虽然他们很安静乖巧我很快乐但是我怎么总觉得脑门上那达摩克利斯之剑快掉下来了啊!!』

  8:30-9:00,晨间运动。

  淘气包西西几次三番地逗洛洛同学,万幸小洛洛脾气好都是一笑带过,而小天使侠小客则是懒洋洋地站在队尾,不时揉着眼睛,那迷迷糊糊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让待在一边的保育员数次想直接把孩子抱去午睡室。

  9:10-9:40,教育活动。

  今天的活动是语言文学领域,西西睡得七仰八倒得险些掉下小椅子,最后实在没办法被...

        对于幼师来说,小盆友们互帮互助愉快相处是件很难得的事情,尤其是班上那几个小魔头突然乖巧!

  『虽然他们很安静乖巧我很快乐但是我怎么总觉得脑门上那达摩克利斯之剑快掉下来了啊!!』

  8:30-9:00,晨间运动。

  淘气包西西几次三番地逗洛洛同学,万幸小洛洛脾气好都是一笑带过,而小天使侠小客则是懒洋洋地站在队尾,不时揉着眼睛,那迷迷糊糊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让待在一边的保育员数次想直接把孩子抱去午睡室。

  9:10-9:40,教育活动。

  今天的活动是语言文学领域,西西睡得七仰八倒得险些掉下小椅子,最后实在没办法被保育员带去洗了四五次脸提神;小洛洛乖巧地坐在位置上,手上拿着厚厚的精装书,举手:“老师!我们俩的书不一样哦!要杀白雪公主的是她亲妈,最后她被国王爸爸救了,王子是个恋尸癖,仆人不想天天搬棺材朝白雪肚子揍了一拳这才让她吐出毒苹果哦!”

  『洛洛同学!你这该死的原版《格林童话》是哪儿来的!!我明明要求的是修改版啊啊啊!!』看着小洛洛周围一圈星星眼满心崇拜的小奶娃,你欲哭无泪,这要怎么解释啊啊啊啊啊啊QAQ园长大人!救命哇!

  “唔,版本不一样啦!”侠小客捧着自己的小恶魔手机,按键的手快出了幻影,“我刚刚查到咯!《格林童话》前前后后改了足足有七版,老师说的这个是最天真可爱的,对叭?”小天使放下手机,翠绿的大眼睛bulingbuling闪着光。

  『你可爱,你有理。但是!幼儿园内不让小盆友带贵重物品啊!!侠小客你这是屡教不改!!』

  没收了小洛洛的原版童话书以及侠小客的小恶魔,你决定拿出点幼师的专业素养来——叮铃铃铃铃,居、居然,下课了QAQ

  9:50-10:20,区角活动。

  语言区——

  “老师,我想看柏拉图的《理想国》,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与《尼各马可伦理学》还有奥古斯都的《忏悔录》,可以吗?”泫然欲泣的小洛洛同学被你强塞了一本真·傻白甜·爱情童话故事《美人鱼》后不屑地撇了撇嘴,今天又没骗到新书,伐开心。

  构建区——

  “老师!!!呜哇哇哇哇哇!”你头都不用回,直接点名念道:“西西!把人家的积木还回去!”

  短短十分钟已经搭建了十来个巨型金字塔的西西看了看手里的绿色积木,漂亮的凤眼往嚎啕大哭的小男孩那儿一扫:“西西都不可以有一块积木的吗?可是西西真的好想要要,就差这一块块了啦。”

  孩子年纪小,心眼少,加上西西又是长相非一般的精致,小男孩蹭地就红了脸,抽噎着说道:“那,那就,给你玩吧。我是大男孩,就不跟你抢了。”

  小男孩:ヾ(≧∪≦*)ノ〃啊!西西同学真好看!!我的心跳好快!!这一定就是小洛洛说的遇见了我的什么斯,唔,什么斯来着?到底是维维斯还是纳爱斯啊?

  至于侠小客——啊嘞嘞?!园长完犊子啦!孩子不见啦!!!你慌慌张张地走出区角,正打算和保育员一起找找侠小客,突然就看见办公室里闪过一个小小的人影

  『……』你揪着侠小客的后领,从对方手中拿过小恶魔,“侠小客!小恶魔放在我这里保管!不准偷偷拿回去!不然我就跟园长要求拆了园里的网络,彻底断了你的念头!”

  “嘤嘤嘤”侠小客在半空中委屈得不得了,“笨蛋老师最讨厌了!嘤嘤嘤QAQ”

  10:30-11:00,户外活动。

  追着西西上蹿下跳的你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提笔记录了。

  挺尸在教师休息室,你默默地把飘出体外的半魂塞回身体里。

  新的一天,新的自闭。

  11:10-12:00,午餐时间。

  难得见到西西小洛洛侠小客三人一桌,你好奇地多瞄了几眼,然后——

  取了双干净的筷子,从小洛洛碗里夹回西西的鱼肉,把西西的半个鸡蛋从侠小客盘子里夹回去,最后再将西西口袋里多出来的两个苹果一人一个塞给小洛洛和侠小客。

  “不准挑食!不准互助!乖乖吃饭!明白?” 气成河豚.jpg

  “好。”垂头丧气的三人组无奈地乖乖吃饭。

  12:10-12:20,饭后休息。

  12:30-14:30,午睡。

  好不容易把其他的孩子哄睡,你一扭头看见三双亮晶晶的眼睛,搬了张小椅子来到三人床边:“乖,睡觉啦,要做个好梦呀。”

  吊扇慢悠悠地在头顶转着,三个小孩合了眼一点点陷入梦乡。

  14:40-15:00,起床洗漱。

  一觉醒来西西的火炬头被睡成了小鸡窝,难过的一个人缩在床脚自闭了好一会儿才被保育老师拉了起来;

  看着小洛洛眼睛底下的黑眼圈,你拿照片用放大镜进行对比,确认小洛洛有好好午睡后,夸奖似的拍了拍对方的小脑袋;

  小天使侠小客睡得天昏地暗,午睡铃在他这儿半点用处没起到,你无奈的拍拍对方的小脸:“起床啦!起床起床快起床!” zzzzzz 侠小客迷迷瞪瞪地被你套上衣服带出了午睡室。

  15:10-15:40,下午茶。

  西西抢了其他小朋友四块苹果被老师拎到角落罚站;小洛洛依靠美人计骗走小姑娘三块布丁被罚明天没有小点心;侠小客……侠小客被各种投喂以至于吃多了现在正被拉着走圈帮助消化。

  15:50-16:20,户外活动。

  “西西!你给我冷静点!!!”下午的西西依旧活力满满(-ι_- )

  16:30-17:00,整理离园。

  背着小书包的三人组带上黄黄的小圆帽,短短的莲藕臂挥呀挥:“老师明天见!”

  

   未完不一定待续✓


阿酒玖啾

露西娅

      “啊!露西娅真幸福呀!”同行的女人看着不远处街角等候着的男人羡慕地说道,“真好呢,我的男朋友就完全不知道来接我下班。侠客先生真的是男朋友中的典范了!呐呐,露西娅,结婚的时候记得要给我发请柬哦!”

  露西娅顺着女人的视线往街角看去,果不其然地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拎着包的手不由地轻轻颤了下:“现在想结婚什么的还早着呢,再过阵子看看吧。”

  缇娜对于露西娅这样平淡的反应十分不乐意,她拿胳膊肘撞了撞露西娅,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东西呀?现在这样优质的男人可不好找啦!我跟你说,雪希可是一直在你身后虎视眈眈地盯着侠客先生呢!要不是我...

      “啊!露西娅真幸福呀!”同行的女人看着不远处街角等候着的男人羡慕地说道,“真好呢,我的男朋友就完全不知道来接我下班。侠客先生真的是男朋友中的典范了!呐呐,露西娅,结婚的时候记得要给我发请柬哦!”

  露西娅顺着女人的视线往街角看去,果不其然地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拎着包的手不由地轻轻颤了下:“现在想结婚什么的还早着呢,再过阵子看看吧。”

  缇娜对于露西娅这样平淡的反应十分不乐意,她拿胳膊肘撞了撞露西娅,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东西呀?现在这样优质的男人可不好找啦!我跟你说,雪希可是一直在你身后虎视眈眈地盯着侠客先生呢!要不是我一直明里暗里地帮你挡着,万一侠客先生真的追雪希去了怎么办?”

  听着缇娜的絮叨,露西娅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来:“是是是,多亏了缇娜大人的帮忙!下次请你吃饭嗷!”

  缇娜看着露西娅依旧是一脸的淡然,心里忍不住一阵怒气:“你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敷衍我!哼!等着雪希把侠客先生抢走你就知道哭了!”

  缇娜说着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露西娅,在地上一跺脚,气鼓鼓地一个人走了。

  露西娅站在原地看着缇娜走远,只觉得手上一轻,低头就看见原本自己拿着的手提包已经转到了侠客的手中。

  “缇娜小姐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呢?”侠客给露西娅披上一件轻薄的小羊绒大衣:“抱歉抱歉,前两天公司有点事情,临时去了外地出差,太急了没来得及和露西娅说,让你担心了。”

  男人碧绿的眼中满是歉意,他动作自然地牵起露西娅的右手:“为了表达我诚挚的歉意,露西娅小姐愿意赏光跟我一起吃顿便饭吗?”

  露西娅垂下眼帘,看着二人交握的双手:“侠客先生刚出差回来的话,还是早点休息吧,吃饭下次再约也可以,舟车劳顿辛苦了呢。”

  侠客看着自己身侧的少女,原本灿烂的笑容也逐渐暗淡下来,他躬下身,与露西娅四目相对:“露西娅是在怪我不告而别吗?我保证下次不会这样了好不好?”

  露西娅避开侠客的眼神,只觉得心里无限的厌烦却又说不出口:“抱歉侠客,我今天不舒服,下次吧。”

  露西娅说着试图从侠客手中拿回自己的手提包,侠客迅速将拿包的手背在身后。

  “露西娅在和我闹脾气吗?”侠客歪着头看着面前的少女,他一下子环住少女的腰,将女生高高举起,“超开心!露西娅今天跟我闹脾气了!”

  露西娅猝不及防地被侠客抱了起来,吓得脸色一白,她紧紧抓着侠客的双臂:“你别闹了!放我下来!”

  侠客见露西娅被自己吓到,便顺势把少女搂进怀里:“我真的好高兴啊,一直以来露西娅对我都是淡淡的,从来也不生气不闹腾,总觉得露西娅没有把我放在心里一样。”

  露西娅算是彻底明白了“恶人先告状”这句话的意思。她看着侠客脸上一如往常的笑脸,心里无比的失落。

  

  今天也没能说出口。

  

  因着露西娅的拒绝,二人最后也没能上饭店吃上一顿,侠客陪着露西娅慢悠悠的走回家,站在小木门前面,他看着二楼的房间笑了笑:“呀嘞呀嘞,真怀念和露西娅住在一起的日子。”

  露西娅站在门口,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呐!侠客!”

  侠客低头看着露西娅:“怎么了吗?”

  露西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地摇头:“没什么,不早了你回去吧。”

  侠客看着露西娅走进屋子,眼神闪了闪:“唔,是有什么地方我做不好吗?”

  露西娅躲在窗帘后面看着侠客逐渐走远,她疲惫地瘫在床上,抱住身边的娃娃缩成一团:“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呢?”


  露西娅第一次见到侠客是在对方正处于一个很糟糕的状态下,露西娅把浑身是血的侠客拖进自己的卧室,前前后后忙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才把人从死神手里抢过来。

  侠客看着笨手笨脚喂给自己鸡丝粥的少女,默默地放下外露的警惕。

  因为身体受伤严重加之伪造的身份证件丢失,侠客理所当然地在露西娅家里住了下来,性子软糯的露西娅没好意思把这个可怜巴巴的伤患赶出门,只能劳心劳力地照顾起侠客来。

  不知道是这个伤患长得实在好看,还是露西娅空窗太久,反正当侠客跟露西娅提出交往的时候,露西娅没有多考虑就应了下来,然后依旧跟照顾残废一样的照顾着侠客。

  直到半个月后侠客的伤势逐渐好转,男人强硬地下厨给露西娅做了一顿美名其曰“豪华大餐”的黑暗料理后,露西娅才慢慢地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对方女朋友了,不应该再把人当成好心救助的陌生人来对待了。

  然而露西娅并不是一个爱撒娇的女生,自从父母亲人早早离世后,露西娅就习惯了自己处理各种事情,以至于侠客常常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相当无用。

  终于有一天当露西娅踩着小梯子换灯泡时,侠客忍无可忍地把露西娅抱下,一把扔到柔软的沙发上,自己拿着灯泡哼哧哼哧的把旧灯泡换了下来。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我的男友力!”侠客认真且严肃地问道。

  露西娅内心觉得侠客这个行为简直是多此一举,甚至她还眼尖地发现男人并没有把灯泡拧齐,不过看着对方少有的严肃样子,露西娅连忙违心地点了点头:“有的!侠客帮了大忙!”

  见到侠客弯了弯那一双碧绿的眸子,露西娅回想起前几天看的傻白甜校园爱情故事之霸道校草爱上我,又补充了一句:“侠客超级厉害!”

  露西娅觉得侠客的眼睛里简直快要乐出了小星星,他拄着拐杖兴致勃勃地要把家里所有的灯泡全拆下来重新按一遍,好在被露西娅及时制止了。

  

  露西娅和侠客其实是有过一段堪称热恋期的时候的,他们住在一幢屋子下,有时会一起打电动,有时露西娅会让侠客帮忙切菜,不过烧菜这件事,露西娅是极力避免侠客参与的。

  露西娅也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都是很正常的操作,侠客盛出来的永远是一锅外表鲜艳美丽吃起来叫人怀疑人生的神奇料理。

  令人可惜的是二人的热恋期并没有持续很长,露西娅逐渐发现了自己对于侠客的一无所知,她曾经试图去了解对方,然而侠客总是三言两语地把话题转向其他地方。

  露西娅不想要和侠客争吵,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顺着侠客走,甚至二人谈恋爱两年多,还只是过着大众节日,和露西娅的生日,侠客推说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于是草率地把露西娅捡回侠客的日子当成自己的生日。

  这听起来很浪漫,是的,也只是,听起来浪漫而已。

  露西娅不知道侠客的生日,不知道侠客的家庭,她只知道侠客是自己的男朋友,是自己在自己家院子里捡回来的男人。

  露西娅开始了属于她自己的闹脾气,她不再帮侠客挑选衣服,不再给侠客买各种电子产品当小礼物,她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不满。

  然而侠客好似没有察觉一般,他依旧带着那样灿烂的笑脸,依旧在露西娅提问时转移话题,依旧拒绝着露西娅心灵上的靠近。

  深深地挫败感压在露西娅身上,趁着一天侠客出门,露西娅忍无可忍地把男人的东西全扔出了家。

  侠客站在门口的衣服堆前看着露西娅:“怎么了吗?露西娅不开心吗?”

  侠客好脾气地容忍着露西娅的各种行为,他好似没有底线一般地包容着露西娅。

  而露西娅,只觉得自己越来越透不过气来。

  

  “早上好,露西娅。”侠客拿着一束新鲜的野蔷薇等在小木门前。

  露西娅沉默着接过花束,两人隔着一道木门,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呐,侠客,我们分手吧?”

  侠客倚着木门,脸上还是那样灿烂的笑容:“怎么了吗?露西娅生气了吗?”

  露西娅不再开口了,她知道了侠客的回答,她转身想要回到屋子里。

  就听见身后侠客突然开口。

  “呐,露西娅,露西娅真的是个值得被爱的女孩子呢。”侠客笑眯眯地说道,“所以啊,我会好好爱着露西娅的。”

  


阿酒玖啾

不给糖就捣乱!

#万圣节的小故事#

  “喂!侠客,你家那个最近神神叨叨地忙什么呢?”芬克斯看着屋外的快递员一箱箱地从车子里搬东西,“难道是又要搞什么大玩意儿了吗?”

  “诶?我也不知道哇,她瞒得超——严实的!”侠客对着飞坦挑了挑眉,后者冷漠地无视,“想知道就自己去看,别指望我给你偷快递箱。”

  被嫌弃的侠客暗戳戳地试图在你转身背对这边的时候伸手摸一个小箱子,然而——

  “唰”你头都不回反手把圆珠笔插在快递箱上。

  “还没有到公布答案的时候不可以偷看哦!”

  “诶!真狡猾!”侠客鼓着脸小声嘟囔了一句。

  傍晚,紧闭的卧室大门总算是打开了。

  “不给糖就捣乱!”你从猛的窜上侠客的后背,浓重的颜料气味让侠客不由地皱...

#万圣节的小故事#

  “喂!侠客,你家那个最近神神叨叨地忙什么呢?”芬克斯看着屋外的快递员一箱箱地从车子里搬东西,“难道是又要搞什么大玩意儿了吗?”

  “诶?我也不知道哇,她瞒得超——严实的!”侠客对着飞坦挑了挑眉,后者冷漠地无视,“想知道就自己去看,别指望我给你偷快递箱。”

  被嫌弃的侠客暗戳戳地试图在你转身背对这边的时候伸手摸一个小箱子,然而——

  “唰”你头都不回反手把圆珠笔插在快递箱上。

  “还没有到公布答案的时候不可以偷看哦!”

  “诶!真狡猾!”侠客鼓着脸小声嘟囔了一句。

  傍晚,紧闭的卧室大门总算是打开了。

  “不给糖就捣乱!”你从猛的窜上侠客的后背,浓重的颜料气味让侠客不由地皱起眉头。

  侠客转身看着一脸红颜料的你,嫌弃地往后窜了窜,伸手把乱七八糟的颜料擦掉。

  然后俯身在你唇上留下一吻:“这颗糖够甜吗?”

       !!!侠客这只狐狸精!!!

       脸色爆红的你捂着脸蹲在墙角,真是失算了!!人类假扮的鬼怎么能比得上这只纯天然的狐狸精呢!!!

  


米阴郁琪罗✧*。
在补漫画,补到窝金死掉那里了o...

在补漫画,补到窝金死掉那里了ono
看得有点难受,,都是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为什么只杀窝金(←没有抱怨酷拉皮卡不该报仇的意思,是在吐槽富奸老贼偏心眼)
看到侠客问“窝金怎么还不回来”的时候我真的嗦不粗发,,

在补漫画,补到窝金死掉那里了ono
看得有点难受,,都是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为什么只杀窝金(←没有抱怨酷拉皮卡不该报仇的意思,是在吐槽富奸老贼偏心眼)
看到侠客问“窝金怎么还不回来”的时候我真的嗦不粗发,,

风钺南

纷落桃花念君心(九)

   在水香医馆躺了六天,终于耐不住无聊的叶昭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院子里散散步。

   “阿昭!你怎么起来了?伤口还没好,需要静养……”柳惜音从外面回来见叶昭起来一顿责怪。

   “惜音,我都躺麻木了,出来见见光。”

   “乖,听话,去趟好。”

   “你不信我已好了吗?”

   叶昭拉过柳惜音的手,将她侧躺抱在怀里。“你看我这敏捷的动作,是不是好了?”叶昭俯身向柳惜音索吻。

   柳惜音立刻起身,“阿昭你别闹了!快去躺好,否则我生气了...



   在水香医馆躺了六天,终于耐不住无聊的叶昭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院子里散散步。

   “阿昭!你怎么起来了?伤口还没好,需要静养……”柳惜音从外面回来见叶昭起来一顿责怪。

   “惜音,我都躺麻木了,出来见见光。”

   “乖,听话,去趟好。”

   “你不信我已好了吗?”

   叶昭拉过柳惜音的手,将她侧躺抱在怀里。“你看我这敏捷的动作,是不是好了?”叶昭俯身向柳惜音索吻。

   柳惜音立刻起身,“阿昭你别闹了!快去躺好,否则我生气了!”柳惜音语气变得沉重。

   “好好好,那我听媳妇儿的话,这就回去,别生气嘛。”叶昭语气略带调皮,乖乖的躺回床上。

   “惜音,你每天都出去做什么?是不是又回时运楼了!?”

   “是啊,谁让你总气我!”

   “什么!你还真回去了!”叶昭刚躺好听闻后立刻猛起。

   “阿昭!你……别这么着急嘛!”

   “我能不着急吗!媳妇天天在妓院给别人陪笑……”

   “阿昭!我没有回时运楼,我在医馆帮水香婆打理药铺而已,你别动气!”柳惜音扶着叶昭的身子,替她顺气。

   “快补偿我受伤的心灵。”叶昭闭眼噘嘴向柳惜音撒娇。

   柳惜音轻轻吻住了叶昭,这个吻充满了柔情,细细的在她唇上辗转着,周围一切都安静了,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她的清香,她的柔软。

    “满意吗?”

   “还可以吧。惜音,我饿了……”

   “只能吃一些青菜,不能大鱼大肉,更不能喝酒。”

   “啊!那多么乏味啊!岂不是味如嚼蜡一般。”

   柳惜音无奈的看着叶昭,眼神使叶昭软了下来。“好吧,听媳妇儿的话,让我吃什么就吃什么。”

   “阿昭,你有没有想过带兵打仗?”柳惜音喂叶昭吃饭的同时想起了之前胡青与自己的谈话。

   “我哪有经验去带兵,开玩笑吗?”

   “既然你的父亲和祖父都是将军,那应该会留下很多兵书与经验吧?”

   “惜音,战场是与地狱接轨的道路,也许只一秒就走过去了,若我英年早逝,你岂不是要守寡?……”

   “阿昭,我在与你说正经的,你别嬉皮笑脸的!”

   “你不想为父报仇杀了耶律乙辛吗?现在的宋兵基本都不训练,甚至有的去做了杂工,而且哪里有天灾就去哪里招兵,现在大宋兵力已超百万。但是……你经过各个城门口的时候,哪看到过有兵把守?阿昭,你相信自己是兵场奇才,你可以管理好将士,答应皇帝的封官吧!”

   “哈哈哈……”叶昭先是愣神几秒,随口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柳惜音感觉有些不自然。

   “惜音你懂的挺多吗?说的头头是道的。”

   “阿昭!你不要闹了,正经一些!”

   “我本以为远离战场,就可以忘记过去的伤痛,岂料它就像恶魔一样无处不在,而且晚上做梦都缠着我……”叶昭一声叹息。

   “阿昭,你的心结若不打开,它将是你一辈子的心病。我不想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有一丝忧伤存在于你的心里。”

  “好吧,但你要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考虑考虑吧?!”

-------------------

半月后   

-------------------

   “水香婆,谢谢您救了我的命,也谢谢您这二十天来对我的照顾。”叶昭双手抱拳推前。

   “我?!哈哈……你应该谢的是你身边这位柳姑娘。着急的是她,伤心的是她,照顾你的也是她,我只是帮你处理伤口和换药而已。”

   “惜音的好我自然会铭记在心!”叶昭握住搀扶自己手臂的玉手,深情的看着身旁的佳人。

   “小两口以后有什么事别吵架,也不要赌气,把事情说开不就好了,谁会猜到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

   “叶昭记住了,我以后不会再冲动了。”

   “你现在可是大宋的英雄,人人心里都知道你叶昭火烧辽营粮草。”

   “呵呵!谢婆婆夸奖。”

   “但你气候不得不防辽人报复,时间不早了,赶快回家去吧!”

   “那叶某告辞,日后和惜音再来拜会婆婆。”

------------------- 

晚  戌时   叶府

------------------- 

   柳惜音正在房间沐浴,岂料门口传来几声脚步声。“谁在门外?!是红莺吗?”

   门外没有回话,只听门被推开了,“昔日同窗歌大治,今霄共枕话中兴。 柳色映眉妆镜晓,桃花照面洞房春。”叶昭突然出现在屏障前。

   “是……是阿昭啊!”

   “惜音,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么强的戒备心。”

   “阿昭,我在洗澡呢,你……”

   “我怎么了?”叶昭的手在浴桶的水面徘徊着,不时的挽起几枚花瓣。

   “没……没什么。”

   “惜音的身体真是诱人呐!”

   叶昭的手顺着水面向深处摸去。柳惜音趴在浴桶边,露出自己的春色,任由叶昭胡来。

   叶昭抱起出水芙蓉的美人,来到床边放在床上。脱去自己的外衣,侧躺在床边……

幻思系

【插画】江湖古风水墨风插画 BY:陶字辈 

更多:公众号【幻思系】

【插画】江湖古风水墨风插画 BY:陶字辈 

更多:公众号【幻思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