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保定

20966浏览    23982参与
临晚镜

终须有(五)

“好了,听完歌了,让我们继续观看接下来的事吧!”女孩的声音再次出现,说完短短的一句话后又继而消失。半空中的屏幕有继续播放了起来,画面飞速流转着,最后停留。


【魏无羡本想洗把脸,瞻仰一番这位身主的遗容,然而屋子里没有水,喝的洗的都没有。


    唯一的盆状物,他猜测应该是出恭用,而非洗漱用。


    推门,从外边被闩住了,估计是怕他出去乱跑。


    没有一件事让他稍微感受到了重生的喜悦!】


“怎么说呢,确实是挺惨的。”江迟有些看不下去了,这魏无羡...

“好了,听完歌了,让我们继续观看接下来的事吧!”女孩的声音再次出现,说完短短的一句话后又继而消失。半空中的屏幕有继续播放了起来,画面飞速流转着,最后停留。


【魏无羡本想洗把脸,瞻仰一番这位身主的遗容,然而屋子里没有水,喝的洗的都没有。


    唯一的盆状物,他猜测应该是出恭用,而非洗漱用。


    推门,从外边被闩住了,估计是怕他出去乱跑。


    没有一件事让他稍微感受到了重生的喜悦!】


“怎么说呢,确实是挺惨的。”江迟有些看不下去了,这魏无羡好歹也是一代“枭雄”,怎么就会惨到这中地步了呢。他旁边的蓝安也是脸色微变,金蕴还温煌更不用说了,聂嵩还好些,但也是不忍直视。


“哼!能回来就不错了。”江·嘴硬心软·澄。蓝忘机心疼极了,虽然他表面只是皱了皱眉。蓝景仪蓝思追神色一凝,脊背挺直正襟危坐,含光君怎么皱眉了,肯定是我们没坐好。


【他索性先打坐一阵,适应新舍。这一坐就是一整天。睁眼时,有阳光从门缝窗隙漏入屋中。虽然能起身行走,却仍头昏眼花,不见好转。


    魏无羡心中奇怪:“这莫玄羽修为低得那点灵力可以忽略不计,没理由我驾驭不了这具肉身,怎么这般不好使?”


    这时,腹中传来异响,他才明白:根本不关修为灵力的事,只不过是这句没辟过谷的身体饿了而已。他再不去觅食,说不定就要成为有史以来头一位刚被人请上身就立刻活活饿死的厉鬼邪神。魏无羡提气抬脚,刚准备踹门而出,突然一阵脚步声靠近。有人踢了踢门,不耐烦地道:“吃饭了!”


    话是这么喊,门却没有被打开的意思。魏无羡低头一看,这扇门下方打开了一扇更小的门,刚好能看到一只小碗被重重放在门前。


    外面那家仆又道:“快点的!磨蹭什么!吃完了把碗碟拿出来!”


    小门跟比狗洞还小一些,不能容人出入,却能把碗拿进来。两菜一饭,卖相奇差。


    魏无羡搅了搅插在米饭里的两根筷子,痛心疾首:


    夷陵老祖刚重返人间,就被人踹了一脚,骂了一通。给他接风洗尘的第一顿,就是这种残羹冷剩。腥风血雨呢?鸡犬不留呢?满门灭绝呢?说出去有谁信。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这时,门外那名家仆又出声了,这次却是笑嘻嘻的:“阿丁!你过来。”


    另一个娇脆脆的女声远远应道:“阿童,又来给里边那个送饭?”】


“哈哈哈哈哈哈哈……”江迟都快笑的满地打滚了,他从来没见过自嘲这么强的人。“还真是委屈了。”

金蕴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嘴角上扬。温卯皱眉,这是什么东西?吃了不会死人吗?!


蓝忘机,蓝忘机快疯了。他的魏婴,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啊!蓝景仪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蓝忘机眉头一皱,这次蓝景仪有多像魏无羡也没法救他了“景仪,家规一遍。”蓝景仪欲哭无泪,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  这时,门外那名家仆又出声了,这次却是笑嘻嘻的:“阿丁!你过来。”


    另一个娇脆脆的女声远远应道:“阿童,又来给里边那个送饭?”

    

     …………

  

    魏无羡蹲地靠门,端碗边吃边听。


    看来这莫家庄近来不大太平。走尸,意如其字,即为走路的死人,一种较为低等,也十分常见的尸变者。除非是怨念极强的死者,否则一般目光呆滞,行走缓慢,杀伤力并不强。但也够平常人担惊受怕的了,光是那股腐臭就够吐一壶。


    然而,对魏无羡而言,它们是最容易驱使、也最顺从的傀儡,乍然听到,还有些亲切。】


看到这,原本有些兴致缺缺的人都提高了兴致。江迟更甚,聚精会神。


“哼!也就魏无羡听到走尸才会觉得亲切了!”一人道“就是就是,果然是邪门歪道!”又一人符合道。“别说了,小心又被含光君禁言。”那两人顿时不说话了。


【哪怕是对待乞丐或是苍蝇,也不会更难看了。多半莫家仆人们平时就是这么对莫玄羽的,他也从不反抗,才让他们这般肆无忌惮。魏无羡轻轻一脚把阿童踢了个跟斗,笑道:“送饭打杂的许头,也敢这么作践人。”


    说罢,顺着嘈杂声往东边走去。东院东堂里里外外围着不少人,魏无羡一脚踩进院子,便有个妇人高出旁人一截的声音传出来:“……我们家中有个小辈,也是个曾有仙缘的……”


    肯定是那莫夫人又在想方设法和修仙世家牵桥搭线了。魏无羡不等她说完,忙不迭挤开人群钻进厅堂,嘻嘻道:“来了来了,在这在这!”


    堂上坐着一名中年妇人,保养得当,衣着贵丽,正是莫夫人,坐在她下面的才是她丈夫。对面则坐着几名背剑的白衣少年。人群之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怪人,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魏无羡却仿佛对凝滞的场面浑然不觉,觍着脸道:“刚才谁叫我?有仙缘的,那可不就是我吗!”


    粉抹的太多,一笑就裂,扑簌簌往下落。有一名年纪尚小的仙门使者“噗”的险些笑出声来了,被一旁似乎是为首的少年不赞同地看了一眼,当即正色。


    魏无檄声随眼一扫,略吃了一惊。他本以为是没见识的家仆夸大其词,谁知道,来的竟然真是“显赫家族”的仙门子弟。】


“这还有点气势!”聂嵩赞同的点了点头,结果刚说完就发现魏无羡又开始装疯卖傻了。“是我看错了吗,他的眼睛刚刚好像泛着红光。”金蕴疑惑道“我也看到了。”温卯淡淡道“许是因为修的道与众不同的原因。”蓝安猜测道。


仙门百家:这几个先祖关注点,还是那么与众不同。


【 这几名少年襟袖轻盈,缓带轻飘,仙气凌然,甚为美观,那身校服一瞧就知道是从姑苏蓝氏来的。而且一定是有蓝家血统的亲眷子弟,因为他们额上都佩着一条一指宽的卷云纹白抹额。


    姑苏蓝氏家训为“雅正”,这条抹额意喻“规束自我”,而卷云纹正是蓝家家纹。客卿或者门生这种依附于大家族的外姓修士,是没有资格佩戴的。魏无羡见了蓝家的人就牙疼,上辈子常常腹诽他家校服是“披麻戴孝”,因此绝不会认错。】


“披、披麻戴孝?”蓝安脸色一僵“哈哈!蓝兄不是我说,其实是有点像。”江迟手搭在蓝安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我倒是觉得过于繁琐了。”金蕴道“确实。”温卯点点头。皇室中人虽然衣物比一般人繁琐,但是这姑苏蓝氏的服装也不遑多让。


蓝启仁快要被气晕了,这个魏婴还是老样子。“哎,思追你觉得我们会不会出场。”蓝景仪有些跃跃欲试“呃,我觉得还是不要出现的为好,我有种不详的预感。”蓝思追温文尔雅的表情有些蹦。


——————————————————————————


好吧,这章是我水过去的。


“咳咳,请问蓝安先祖,你对蓝家校服获得皇室认可有什么想说的吗?”


蓝安:“我们的校服不是披麻戴孝,谢谢。”

 


宝藏女孩.青青❤️

开学前的爆笑说说

听说开学前的晚上作业和台灯更配哦

自从开学以来,就独得老师恩宠,我说老师一定要雨露均沾,可老师啊,非是不听,就骂我就骂我就骂我

开学了,我想去写作业,好吧,其实我就是想想而已

每逢佳节胖三斤,每逢开学瘦三斤,作业你就饶了我吧

世界上最近的距离就是放假到开学,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开学到放假

再不疯狂我们就开学了,在不写作业我们就完了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开学也得滚回学校,多么痛的领悟




你们的青青小可爱九月一开学升初一,莫有作业,真好

听说开学前的晚上作业和台灯更配哦

自从开学以来,就独得老师恩宠,我说老师一定要雨露均沾,可老师啊,非是不听,就骂我就骂我就骂我

开学了,我想去写作业,好吧,其实我就是想想而已

每逢佳节胖三斤,每逢开学瘦三斤,作业你就饶了我吧

世界上最近的距离就是放假到开学,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开学到放假

再不疯狂我们就开学了,在不写作业我们就完了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开学也得滚回学校,多么痛的领悟




你们的青青小可爱九月一开学升初一,莫有作业,真好


言吾

现在我也些害怕,每次跟她们在一起都觉得很累,我忘不了三个人,做操作,就让我一个人在哪里,需要两个人配合的时候,被忽视了,很难受,她们起其中一个人时,我去帮忙,最后自己却没人。还有跟一个舍友吵架了,不会忘了那 同寝的冷漠,我知道自己不强势,还有那个人说的,管我什么事。觉得自己好失败

现在我也些害怕,每次跟她们在一起都觉得很累,我忘不了三个人,做操作,就让我一个人在哪里,需要两个人配合的时候,被忽视了,很难受,她们起其中一个人时,我去帮忙,最后自己却没人。还有跟一个舍友吵架了,不会忘了那 同寝的冷漠,我知道自己不强势,还有那个人说的,管我什么事。觉得自己好失败


德云女孩吖🙈💙

〔虎狼之图〕我可以!我什么都可以!!🙈🌚

〔虎狼之图〕我可以!我什么都可以!!🙈🌚

my♥love

杨陶cp之#吵架#

黄芷陶和季杨杨吵架了,为什么呢,黄芷陶才不会承认是她吃醋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呢,让我们一起随着黄芷陶来探寻事情的真相吧。

事情是这样的。【以下为第一人称叙述】

那天我心血来潮的在家好好打扮了一通儿,万年不戴耳环的我,在那天戴上了他送我的那对儿珍珠耳环。因为今天是他生日,我就寻思着给他一个惊喜,然后,惊喜就变成了惊吓。

我到了赛车场的时候,就看见他和一个车模在一块有说有笑的在那拍照,那车模就恨不得贴他身上去,这还不是最让我生气的,最让我生气的就是那女的还亲了他一口,哼,他也不躲,我当时就只想上去把他拉回来,但是那儿都是记者啊,丢人也不能丢外边去吧,我扭头就走了。

王一笛喝了一口奶茶,“那...

黄芷陶和季杨杨吵架了,为什么呢,黄芷陶才不会承认是她吃醋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呢,让我们一起随着黄芷陶来探寻事情的真相吧。

事情是这样的。【以下为第一人称叙述】

那天我心血来潮的在家好好打扮了一通儿,万年不戴耳环的我,在那天戴上了他送我的那对儿珍珠耳环。因为今天是他生日,我就寻思着给他一个惊喜,然后,惊喜就变成了惊吓。

我到了赛车场的时候,就看见他和一个车模在一块有说有笑的在那拍照,那车模就恨不得贴他身上去,这还不是最让我生气的,最让我生气的就是那女的还亲了他一口,哼,他也不躲,我当时就只想上去把他拉回来,但是那儿都是记者啊,丢人也不能丢外边去吧,我扭头就走了。

王一笛喝了一口奶茶,“那你就这么走了?你没上去掐他啊!”

乔英子立刻接过话茬,“不是,你傻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听陶子说么,当时都是记者。”

“我才不管什么记者呢,这要是我,我就跟上去打了你知道么,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先过过手瘾再说。”

英子吃了口蛋糕,“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这要是我,我估计也得这样儿。”

说完两人一拍即合,“我欣赏你。”

黄芷陶心不在焉地搅着杯里的咖啡,“我怎么办啊,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

王一笛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恨铁不成钢地说,“我跟你说,陶子,你这人啊,就是大度,你知道吧,有的时候女人大度是件不好的事儿,虽然我也觉得季杨杨不是那种人,但是你得想啊,他现在的工作不就是赛车么,这种职业,身边什么时候缺女人啊,你要有点危机感。”

英子也把耳朵凑过来,“我看你这挺有经验啊,我怎么就突然有点心疼磊儿了呢。”

“去,别扯开话题啊,我今天就传授你俩一招,保证把你男人锁的死死的。”

回家的路上,黄芷陶一直在纠结着要不要用王一笛的招儿,其实黄芷陶已经和季杨杨冷战一天了,从那天她愤然离开之后到现在,其实他怪他么,早就不怪他了,但是黄芷陶就是莫名不舒服,只要一想到他每天香车美女的,她就不安。

果然啊,结了婚的女人就是缺乏安全感。

回家之后,黄芷陶盘腿坐在床上,想了很久,看着袋子里的衣服,心下一横,算了算了,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正想着呢,就听见开门的声音,黄芷陶来不及思考就跑着到了客厅。

季杨杨扫了一眼陶子没穿鞋的脚,就快步走过去把她抱起来,放到床边,“怎么不穿鞋?着凉了怎么办?”

熟悉的低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黄芷陶顿时就红了眼眶,这是冷战以来他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季杨杨本想把她放在床上躺着,哪成想怀里的女人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怕压到她,就微微侧了侧身。变成了他抱着她躺在床上。

“怎么了?”

黄芷陶蹭了蹭他的脖子,哑哑的声音响起,“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我以为你不打算和我说话了呢,我害怕,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季杨杨搂着怀里人儿的腰紧了紧,“我错了,我不应该和你冷战的,我不应该不和你说话。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好吗?宝贝儿。”

说罢,还亲了亲她的耳垂,黄芷陶瞬间软在他怀里,弱弱的点了点头。季杨杨又吻了吻她的侧颈,见她没有反抗,就彻底放开了。

一只手握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去解她的睡衣扣子,黄芷陶迷迷糊糊的,被他镇住了,一动不敢动,就只是一个劲儿的攀着他的脖子。

看着怀里的女人僵硬的样子,不禁失笑,掐了一把她的腰,在她耳边喃喃,“放轻松,宝贝儿。”

然后她就真的没之前那么紧张了。

黄芷陶才不会承认,那句“宝贝儿”把她酥住了,而后她就很没出息在季杨杨的温柔情话里堕落了。果然,人就是容易被美色所诱惑。

第二天日上三竿她才迷迷糊糊醒过来,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摸了摸旁边,没人,应该是去公司了。

看了看手机的微信,都要炸了。

【仙女交流会】

【笛子小仙女】:诶,怎么样啊,怎么样,我的方法有没有奏效啊?

【英子小仙女】:我去,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看见方一凡这样过,想来我还是有女性魅力的。

【笛子小仙女】:我就说了吧,保证把他锁的死死的。

诶,陶子呢,怎么不说话啊

【英子小仙女】:没准儿还没睡醒呢!(😏😏)

此处省略一万句。

【陶子小仙女】:我来了,你们都是魔鬼么?

【笛子小仙女】:怎么样啊,快说快说

【英子小仙女】:这么晚才发言,肯定有情况。

【陶子小仙女】:我,我没穿那条裙子。

【笛子小仙女】:我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英子小仙女】:看吧,人家这是真爱,酸死我了。

后来呢,季杨杨还是看到了那条裙子,而且还强迫陶子穿上了,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大家想象吧!】

Dimon Frost

肝好台词了!然鹅对话很乱剧情很渣……
(哭泣)

肝好台词了!然鹅对话很乱剧情很渣……
(哭泣)

月光下的少女

第五章 太子悦神

时光飞速的过了两年。

  【叮!任务完成。获得奖励:200积分,神曲册】

  “神曲册?”然后面前出现一本小册子。

  【上面记载的一些曲子,配合清漓用,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谢泷看了几遍,就几乎全记住了。毕竟她看的这一遍,相当于别人的一百遍。

  上元节,武神大街。

  神武大街两侧,海浪一般的轰声,一波高过一波。朱红的皇宫大门前,圆场中,那两名扮演天神与妖魔的道人向四周施了一圈礼,躬身分向两边退下。这一出暖场的武斗看完,百姓气氛高涨,不光街道两侧挤得水泄不通,连屋顶上都爬满了大胆者,拍手,呐喊,喝彩,手舞足蹈,万众狂欢。

  这般盛况,当真是万人空巷。仙乐国史上,若要论哪一场上元祭天游称得上空前绝后...

时光飞速的过了两年。

  【叮!任务完成。获得奖励:200积分,神曲册】

  “神曲册?”然后面前出现一本小册子。

  【上面记载的一些曲子,配合清漓用,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谢泷看了几遍,就几乎全记住了。毕竟她看的这一遍,相当于别人的一百遍。

  上元节,武神大街。

  神武大街两侧,海浪一般的轰声,一波高过一波。朱红的皇宫大门前,圆场中,那两名扮演天神与妖魔的道人向四周施了一圈礼,躬身分向两边退下。这一出暖场的武斗看完,百姓气氛高涨,不光街道两侧挤得水泄不通,连屋顶上都爬满了大胆者,拍手,呐喊,喝彩,手舞足蹈,万众狂欢。

  这般盛况,当真是万人空巷。仙乐国史上,若要论哪一场上元祭天游称得上空前绝后,那么,一定便是今日了!

  高台之上,一排排锦衣玉容的王公贵族,无一不面带得体的微笑,俯瞰下方。皇宫之内,数百人的长队静候在此。

  钟声大鸣,但迟迟不见人影。

  宫门道外,从大清早等到现在等了几个时辰的百姓们早已按捺不住,高呼催促了。

  王后便派了一名道人去问问情况。

  随后笙箫管弦一起响起,长队最前列,一百名皇家武士齐声高喝,迈开步伐,引领着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出发了。

  战士在前,象征的是世路之中披荆斩棘。其后紧随着的,皆是万中选一的童贞少女,娴静貌美,素手携篮,天女散花,零落成泥,碾作芳尘,清香如故。乐师们端坐黄金打造的金车之上。一出宫门道,便引得阵阵惊叹,众人争相抢夺花朵。不过,这些纵是再华美、再铺张、再隆重,都只不过是重头戏前面的铺垫罢了。华台,最后的华台,就要出来了。

  十六匹金辔白马拉动的华台穿过幽深的宫门道,缓缓呈现在数万人的眼前。台上,一名黑衣妖魔,头戴狰狞面具,将一把九尺斩|马|刀横于身前,沉沉地拉开了架势。

  国师的心一阵紧绷,盼望着出现奇迹。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人群哗然。高楼上,王公贵族们微微蹙眉,彼此相看,纷纷道:“怎么回事?悦神武者为何不在台上?”

  “太子殿下没到场吗?”

  “怜哥哥呢?”

  高楼中央,端坐着一名面容英俊的男子,以及一名肤色柔白、眉目温雅的贵丽妇人,这便是仙乐国的国主与皇后了。没见到应该出现的人,皇后面带忧色地望了身旁的国主一眼。国主握住了她的手,以目光安抚,示意静观其变,不必担心。可下方大街两侧的人潮却没人安抚,叫得更凶了,喊声似要把房顶都掀翻。国师只恨没勇气当场自杀。然而,华台之上的慕情却是十分镇定,对手不在,仍是一丝不苟,自顾自地完成他的任务,将那把长刀“铛”的一声,重重杵在地上,竖于身前。

  在一阵肃杀中,这个黑衣少年,气势颇足地完成了作为“妖魔”的开场。

  看脸,看身形,慕情都单薄秀气得像是个斯文书生,可是,这样一把奇重无比的九尺长刀,在他手里却挥得轻巧无比,仿佛完全没有分量。数十名扮演伏魔者的道人一一跃上台来,又一一被他打倒,赶下台去。平心而论,刀影重重,他打得倒也十分精彩好看,因此也有些人为他喝彩。只是,更多人却不是为了看“妖魔祸人”这一幕而来的,纷纷嚷道:“悦神武者呢?!”

  “太子殿下在哪里?”

  “我们要看的是殿下扮的神武大帝!妖魔退散!”

  高楼上,一个声音怒道:“我表哥呢?这是在搞什么鬼?!谁要看这些玩意儿?他妈的,我太子表哥呢?!”

  看都不用看,这喊得最大声的,必然是小镜王戚容。果然,许多人齐齐抬头,便看见一个身着浅青色锦衣、颈带项圈的华服少年冲到高台边缘,愤怒冲下方挥起了拳头。这少年只得十五六岁,粉面墨眉,倒也明丽夺目,只是脸含煞气,仿佛就要翻过栏杆跳下来打人。

  “表哥表哥不要生气,我相信皇兄马上就来。”谢泷及时抓住了戚容的手,才让戚容没有下一步动作。

  众位皇族的神色愈来愈凝重,有些都坐不住了。

  悦神武者临在上元祭天游之前忽然消失,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正在此时,人群中爆发一阵暴风喝彩,比之前的任何一阵喝彩都要声势浩大。只见一道雪白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黑衣妖魔的面前!

  那人落地,重重白衣在华台上铺成一朵巨大的花形,一张黄金面具遮住面容。他一手执剑,另一手在森森剑锋上轻轻弹了一下,“叮”的一声,煞是好听。而这个动作,又十分气定神闲,仿佛浑然不把面前的黑衣妖魔放在眼里。妖魔缓缓将刀锋对准了他,白衣武者则缓缓立起。

  戚容看得两眼发光,脸色发红,跳了起来,大声道:“太子表哥!太子表哥来啦!!!”

  “我就说吧,不要那么激动。”虽然谢泷也很激动。

  楼上楼下,众人无一不瞠目结舌。

  这个登场,真真是如天人降临,大胆至极!

  那城楼少说也有十几丈高,这太子殿下贵为千金之躯,竟是直接从城楼上跳了下来。方才一瞬间,无数人都以为是真的天神下凡了,此刻反应过来,不免热血沸腾,头皮炸麻,奋力拍掌。戚容更是一边大喊,一边带头大力鼓掌,喊到声嘶力竭,拍到双手赤红。国主与皇后含笑对望一眼,随之拍了起来。其余的皇族们也都眉头一舒,松了口气,跟着抚掌赞叹起来。神武大街两侧更是群潮翻涌,成百上千的汉子,激动得恨不得冲破拦道的武士们冲上去拥人高呼才好。

  华台之上,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对峙,天神与妖魔各自一抖兵器,终于对上了阵。

  这一刻,谢泷被深深吸引了,王后和国师正在说什么也不知道。


Dimon Frost
是游乐园!www游乐园的音乐怎...

是游乐园!www游乐园的音乐怎么可以这么好听

是游乐园!www游乐园的音乐怎么可以这么好听

南鸿鹄

我自闭了。

肠胃炎刚好只有几个小时,我还提前来姨妈,而且我逢经必痛。我现在痛经到无法呼吸。绝了!

我自闭了。

肠胃炎刚好只有几个小时,我还提前来姨妈,而且我逢经必痛。我现在痛经到无法呼吸。绝了!


青玄——黑水身下受

一辆不算车的车……

“啊!三郎!那里……别,……再快一点……好舒服……”看着身下平日里圣洁不染纤尘的白衣仙人在自己的撩拔下不堪一击,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红衣鬼王挑了挑眉峰,安慰道:“哥哥,别怕,三郎保证哥哥会舒服得不让三郎停下的。”               

谢怜听得脸上一红。

然后………

……


……


……

然后你们自己往下想象吧!O(∩_∩)O……(容我小皮一下……O(∩_∩)O)       

“啊!三郎!那里……别,……再快一点……好舒服……”看着身下平日里圣洁不染纤尘的白衣仙人在自己的撩拔下不堪一击,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红衣鬼王挑了挑眉峰,安慰道:“哥哥,别怕,三郎保证哥哥会舒服得不让三郎停下的。”               

谢怜听得脸上一红。

然后………

……


……


……

然后你们自己往下想象吧!O(∩_∩)O……(容我小皮一下……O(∩_∩)O)                                                                   


阿官goon

练习。。。
初习水粉静物

练习。。。
初习水粉静物

青玄——黑水身下受

写一篇花怜的车……

大概是太子殿下难得的主动和花花难得的不怂……

大概是太子殿下难得的主动和花花难得的不怂……


my♥love

季杨杨✘黄芷陶#相亲#

二零二六年四月一日

连春天都来了,为什么我还没有遇见你呢?

“舅舅,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去相亲,我最近忙的连饭都没时间吃,你放过我吧,你才结婚几年啊。”

“我告诉你,少来这一套啊,你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

“反正我不去,爱谁去谁去。”

“诶,我可告诉你陶子,今天这个可是个海归,听说还是个赛车手呢,你不是喜欢赛车么?你听舅舅的,就去见一面。”

听见赛车手三个字的时候,黄芷陶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当下就答应了舅舅。

“诶,这就对了,去见一下总归没坏处,我跟你说啊,明天晚上六点,就你们那个医院旁边的咖啡厅。”说完就挂了,生怕陶子反悔。

被挂电话的陶子顿时就反悔了,但是也没用了,都...

二零二六年四月一日

连春天都来了,为什么我还没有遇见你呢?

“舅舅,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去相亲,我最近忙的连饭都没时间吃,你放过我吧,你才结婚几年啊。”

“我告诉你,少来这一套啊,你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

“反正我不去,爱谁去谁去。”

“诶,我可告诉你陶子,今天这个可是个海归,听说还是个赛车手呢,你不是喜欢赛车么?你听舅舅的,就去见一面。”

听见赛车手三个字的时候,黄芷陶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当下就答应了舅舅。

“诶,这就对了,去见一下总归没坏处,我跟你说啊,明天晚上六点,就你们那个医院旁边的咖啡厅。”说完就挂了,生怕陶子反悔。

被挂电话的陶子顿时就反悔了,但是也没用了,都答应了,只能去了。

对于黄芷陶来说,自始至终,她喜欢的,爱的都是那一个人,除了季杨杨,谁都不可以。

大学的时候,那么多人追她,愣是没一个看上的。你要说吧,其中不乏有比他高的,有比他帅的,也有比他有才华的。
可是她就是喜欢季杨杨,喜欢他的傲娇,他的幽默,他唱的歌。别的男的耳朵上戴个耳钻,她总是跟朋友吐槽跟个娘们儿似的,但是季杨杨戴耳钻她就觉得这人特帅,特有气场。

可能爱情就是这样吧,别人我都看不上,我就只爱你一个,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只喜欢你一个,只爱你一个人。

第二天,黄芷陶轮休,没有她的手术,所以她就一个人在街上闲逛。本来想找英子一起的,但是那个重色轻友的居然因为方一凡就拒绝她了,给她气的呀。

黄芷陶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春风中学,没什么变化,还和以前一样。

和门口看门的老大爷说了半天,最后还是给舅舅打电话才进去的。

“要不是季杨杨不在这儿,我们早就”说到一半,才发觉他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黄芷陶一个人走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

“杨杨,你知道么,英子和方猴儿在一起了,当初方猴儿还说他俩在一起就成同性恋了,没想到最后真在一起了,还有啊,磊儿和王一笛在一起了,是不是很惊讶啊,我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我猜,如果你在这的话,肯定也会吓你一跳的。你肯定会说,“方一凡啊方一凡,看看你,说嘴打嘴吧。”

就剩我一个人了,如果你没走的话,是不是我们也会这样儿呢。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你又拿冠军了,真替你开心,现在你终于可以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儿了。前两天,我妈妈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她和爸爸很快就能回来了,这次一定陪我一起过生日。还有啊,我舅舅和李萌老师结婚了,她成了我舅妈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挺难受的,因为我看你采访了,你说你打算交女朋友了,我想好了,你要是交了女朋友,我就交男朋友,你要是结婚,我也结婚,反正既然不能跟你在一起,那我就结婚纪念日跟你一天,想想也值了。就是,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很想,能不能,回来看看我?

你是不是当初后悔跟我表白了啊,所以你才走的,那你跟我说啊,别不回来啊,别躲着我啊。我真的,好想你。”

黄芷陶坐在地上,闷声哭了起来。也没多大动静,就是哭的一抽一抽的,莫名让人心疼,连哭都不敢大声儿。

后来黄芷陶提前到了咖啡馆,也没补妆,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想着相亲。

“这人不行啊,相亲还来迟到的,扣你十分。”ps.总分十分。

都六点十五了,黄芷陶刚要走,就看见了门口走过来一个人,那人穿着一件儿白卫衣,牛仔裤,

“我去,太青春了,装嫩。”还想吐槽两句的黄芷陶,在看见来人的脸时,顿时呆住了。

因为,那是季杨杨。

你有没有过看见一个人就热泪盈眶的时候,就是那种嗓子里很苦,又很疼,那种苦涩慢慢的就跑到了眼睛里,变成了泪。(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我有,黄芷陶有。

黄芷陶脸上的泪在看见他的那一刹那,就不由自主地落下来了。

一个人在哭的时候,当你想拼命止住的时候,它就偏不如你意,而且,在听到别人劝你的时候,会哭的更凶。

季杨杨看见日思夜想的姑娘哭了,就开始手忙脚乱的递纸巾,“陶子,你别哭啊,我错了,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不见你,不回来找你,要不你打我吧。”

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彼时的场景像极了当年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好像和十年前重叠了,季杨杨是那个痞痞的哈雷少年,黄芷陶是那个老实的漂亮姑娘。

季杨杨走到黄芷陶的椅子边,蹲下来给她擦着眼泪,同时也期待着重逢后的第一句话。

黄芷陶慢慢止住了哭声,一头扎进季杨杨的怀里,抱着他,好像又回到那年高中的拥抱。

跨越七年的拥抱,我终于能高明正大的抱你了。

“季杨杨,你丫的怎么现在才回来。”第一句

“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想你想的都快死了。”第二句

“我一点都不,不喜欢你,我讨厌死你了。”第三句

“你今天穿的衣服真装嫩,一点都不好看。”第四句

说第三句的时候,黄芷陶因为哭过的原因,一抽一抽的,打了个嗝儿(不是吃饱饭的那种啊,不要破坏气氛。),所以“不”,重复了两遍。

本来我是要和他说“我喜欢你”的,但是我仔细一想,觉得他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找过我,一消失就是六年,我觉得我很亏,必须要扳回一局。

但是呢,据后来季老师所说,当时的那句“不喜欢你,讨厌你”不知道怎么的就打动了他,比“喜欢你”更有杀伤力。

季杨杨在听到久别重逢的四句话后,笑得跟个傻子似的。其实,他也怕。怕她已经不喜欢他了,怕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怕他自己还是错过了她。

好在,我们都还在,好在我们久别重逢,好在我还爱你,你也爱我。

晚上七点半。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手牵着手,谁都不说话。

黄芷陶心理,“怎么不说话啊,我去,太尴尬了吧,怎么办,我该先开口么,说什么呀,说,你今天吃饱了么,不行,太傻了,说,恭喜你又得冠军了,不行不行,太疏远了,要不”

纠结纠结着,就到了黄芷陶家楼下,对面的人开口了,“你明天有时间么,我邀请你来看我比赛。”

“有啊,我会去的,你把时间地点微信发我就行。”黄芷陶急忙应道。

逗得季杨杨又是一阵笑。

“不是,你笑什么……”话还没说完,季杨杨就一把搂过黄芷陶,亲了上去。

一个跨越六年的吻,当年那个青涩又充满喜欢的吻,虽然不是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但是,好在还是同一个人。

一吻过后,季杨杨就那么看着黄芷陶,缓缓开口,“我喜欢你。”他没在逃跑,就那么抱着她的腰,等待着一个迟到六年的回答。

对面的女孩笑了笑,手勾着季杨杨的脖子,缓缓应道,“我也喜欢你。”

这一份发酵了六年的爱恋,一个等待了六年的未完成的告白,在今天一切都有了答案。

黄芷陶用了一个拥抱的时间喜欢上了季杨杨,而季杨杨用了一个眼神去喜欢黄芷陶。

谁先爱上谁,不知道,但是黄芷陶知道的是,现在他们在一起了。季杨杨知道的是,现在他们又都回来了。

从此以后,再没有我,也没有你,有的,只是我们,是我和你与我爱你。
故事以同样的方式结束,又以同样的方式开始,缘分真是个妙不可言的东西。连老天都在帮我们,你又在怕什么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