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信件

1171浏览    401参与
雯林霖

“我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从灵魂的角度看。一个善变的、易动摇的、明知这种内心状态还是更换自己的神的——教条主义者。我进行软弱的独裁。我曾为之所苦的是泥淖般的现实肉欲。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维持它唯一的上升力(也许用“飘浮力”更为合适)的就是对忧郁的迷恋。作为“死”的性,依旧是陈腐的母题(这句话的意义是:我仍然喜欢它)。而“爱”,越来越显示着它的神话和神奇。爱是我永远在迷恋和思索的东西,从困惑我的童年到后来对一切定义“爱”的现代性的逆反。爱是——奥德修斯。对“爱”的信仰、讨论和悲观歌声,都像人对奥德修斯所为之事。我不会嘲笑中学生的《奥德赛》舞台剧,就像我无法嘲笑任何人的爱之事。它们同时是幼稚和庸俗...

“我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从灵魂的角度看。一个善变的、易动摇的、明知这种内心状态还是更换自己的神的——教条主义者。我进行软弱的独裁。我曾为之所苦的是泥淖般的现实肉欲。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维持它唯一的上升力(也许用“飘浮力”更为合适)的就是对忧郁的迷恋。作为“死”的性,依旧是陈腐的母题(这句话的意义是:我仍然喜欢它)。而“爱”,越来越显示着它的神话和神奇。爱是我永远在迷恋和思索的东西,从困惑我的童年到后来对一切定义“爱”的现代性的逆反。爱是——奥德修斯。对“爱”的信仰、讨论和悲观歌声,都像人对奥德修斯所为之事。我不会嘲笑中学生的《奥德赛》舞台剧,就像我无法嘲笑任何人的爱之事。它们同时是幼稚和庸俗,前者被我赦免,后者赦免我。我喜欢认为这神话之诗的作者是盲的。我喜欢认为这一切无法摹仿的原型有强烈的残疾。”


Desire.

【去年今日】黑色星期二


清礼:
嗨,陈先生,你好啊。
不知这崭新的环境里,你近况如何?
想必如鱼得水,万事胜意。

今天过去,我们就真的分开一年了。
这一年里,酸甜苦辣,五味陈杂,个中滋味,我再清楚不过。
新的高中生活并不尽如人意,我每天孤孤单单浑浑噩噩,为生活疲于奔命,焦头烂额。每个奋笔疾书的深夜,每个抵触上学的清晨,我抬头去看那天空,都不知道该去想念谁。
自然也就谈不上喜欢你甚至于爱你了,也不再有那样如潮没顶的令人窒息的枯坐了,我只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地方,想起那个夏天,想起你。
用一句你不知道的话来说,抽离的疼痛迟钝而绵长。
总得给我点时间从那些臆想中脱离,不是吗?
况且你是那个special one。
可能吧...


清礼:
嗨,陈先生,你好啊。
不知这崭新的环境里,你近况如何?
想必如鱼得水,万事胜意。

今天过去,我们就真的分开一年了。
这一年里,酸甜苦辣,五味陈杂,个中滋味,我再清楚不过。
新的高中生活并不尽如人意,我每天孤孤单单浑浑噩噩,为生活疲于奔命,焦头烂额。每个奋笔疾书的深夜,每个抵触上学的清晨,我抬头去看那天空,都不知道该去想念谁。
自然也就谈不上喜欢你甚至于爱你了,也不再有那样如潮没顶的令人窒息的枯坐了,我只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地方,想起那个夏天,想起你。
用一句你不知道的话来说,抽离的疼痛迟钝而绵长。
总得给我点时间从那些臆想中脱离,不是吗?
况且你是那个special one。
可能吧,我这辈子也忘不掉你了。

幼时的我并不吝啬于对别人讲喜欢讲爱。不懂人事又情感丰富,总把好感当成爱情,一旦喜欢上就嚷嚷着天长地久,其实不过疯狂两月有余,为之垂泪更是寥寥数几。
从那本可笑的日记里就能窥见一斑,一页一页的白纸黑字都写着爱,爱,爱。
爱?
我不曾爱过谁。

升入初中后我仿佛突然开窍,从此唾弃起自己,不肯再向谁开口说爱。
包括那个与你共度的summer time。
从来都是喜欢,只在你情真意切(情真意切吗?)说你爱我的时候,我曾违心的回答道,我也爱你。
我其实不敢说我爱你。
那个字眼太沉重了,仿佛说出来就会被套上无法挣脱的枷锁,从而必须对你负责到底,再怎样也不能逃离。
我当时也是骄傲的不可一世(很遗憾,现在也是),隐晦的认为那和我的少不经事联系密切,是个幼稚可笑的词语。
于是我不肯提它。
不知道你有没有为此伤心。

直到我失去你,在痛苦的泥潭里上下浮沉,兜兜转转几个月,我才后知后觉的醒悟,
我爱你。
原来我爱你。
我自此不再逃避这个字眼。我可以无所畏惧的、堂堂正正的说一句爱了。
我爱过你噢,陈清礼。
也只是爱过了。

你会问我有无后悔吗?
不得而知。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是会昂起头答一句“不曾”还是会垂下眼睑答一句“悔了”呢?
同样不得而知。
希望你亲自过来,问我一问。
电光火石之间,定有答案。

……算了,陈先生,缘分已尽,告辞。
愿安。

                                                      江欲止。

扶琛_
实寄的明信片完成!有 @饴-...

实寄的明信片完成!
@饴-@匣中人 的~

我最近为什么一直在寄东西...
因为我去年开始就没有回过信了......
拖了好多好多。

失去意识.jpg

实寄的明信片完成!
@饴-@匣中人 的~

我最近为什么一直在寄东西...
因为我去年开始就没有回过信了......
拖了好多好多。

失去意识.jpg

扶琛_

我又弄好了一个小包裹,
我还能趁搬家前再多弄几个!
٩(•̤̀ᵕ•̤́๑)

我又弄好了一个小包裹,
我还能趁搬家前再多弄几个!
٩(•̤̀ᵕ•̤́๑)

扶琛_

蓝票在得知我喜欢收集明信片之后的某天......
一天下班回家开信箱,里面突然就躺了一张他记几画的!!

这是哪路神仙哟!!!😱

蓝票在得知我喜欢收集明信片之后的某天......
一天下班回家开信箱,里面突然就躺了一张他记几画的!!

这是哪路神仙哟!!!😱

读客

象书信般的温柔

一打开图书馆借来的书,就发现里面夹了一页折叠的纸张。打开来看,居然是一封未写完的信。

写信人字迹潦草,所有字母都习惯性大写。按照常理讲,这是一种用文笔“大声喊叫”的方式。然而从信的内容看,笔者意在鼓励他人,褒扬和安慰身边不被理解的一位母亲,也许还想给点自己的建议……

只是这看似简单的,可以用三言两语面谈清楚的事情,为何要提笔写信呢?看信尾部的笔迹,似乎笔者匆忙中未及完成,亦或改变了想要写信表达的主意,只留下一段一时想要告白的心情,传与后人看见……

生活本身充满了故事,不是吗?

顺便说一句,我借的这本书,题为《The Ocean At The End Of The Lane》。


一打开图书馆借来的书,就发现里面夹了一页折叠的纸张。打开来看,居然是一封未写完的信。

写信人字迹潦草,所有字母都习惯性大写。按照常理讲,这是一种用文笔“大声喊叫”的方式。然而从信的内容看,笔者意在鼓励他人,褒扬和安慰身边不被理解的一位母亲,也许还想给点自己的建议……

只是这看似简单的,可以用三言两语面谈清楚的事情,为何要提笔写信呢?看信尾部的笔迹,似乎笔者匆忙中未及完成,亦或改变了想要写信表达的主意,只留下一段一时想要告白的心情,传与后人看见……

生活本身充满了故事,不是吗?

顺便说一句,我借的这本书,题为《The Ocean At The End Of The Lane》。



河清海-晏

嗨?你好吗?(2.男生视角)

“你叫zw吧,你就是文艺委员?”

   结果你愣在了那里,像是被我吓到了一样,我心想,这是什么尴尬的开场白,于是没等你反应过来就跨出了教室。之后也一直没找到什么理由去找你说上几句话。

  还记得和你玩得很好的那个女孩吗?

  她是个自来熟,和我周围的人关系都还行。但是她跟的话就很少,因为她如果开玩笑我会打她。

  但其实我还得感谢她。

  有一天,我正趴桌子上睡觉,她突然跑过来就给我桌子一掌。我手还没来得及扬起来,她就双手抱头,说:

  “等等,大哥,先别动手,咱们说正事。”

  “说吧,什么事?”...

“你叫zw吧,你就是文艺委员?”

   结果你愣在了那里,像是被我吓到了一样,我心想,这是什么尴尬的开场白,于是没等你反应过来就跨出了教室。之后也一直没找到什么理由去找你说上几句话。

  还记得和你玩得很好的那个女孩吗?

  她是个自来熟,和我周围的人关系都还行。但是她跟的话就很少,因为她如果开玩笑我会打她。

  但其实我还得感谢她。

  有一天,我正趴桌子上睡觉,她突然跑过来就给我桌子一掌。我手还没来得及扬起来,她就双手抱头,说:

  “等等,大哥,先别动手,咱们说正事。”

  “说吧,什么事?”

  “我问你一个问题啊,千万不要撒谎!”

  “问。”

  “你觉不觉得zw挺好看啊?”

  “还行。”

  “怎么是还行呢,人家明明。。”

  “继续说。”

  “好的好的好的,那,你喜不喜欢她啊?”

  “。。。我为什么喜欢她?我喜欢谁和你有什么关系?走开走开。”

  “诶诶诶,你先别着急否认嘛,我跟你说,我可以帮你。”

  “不需要。走开。”

  其实我当时一句“好啊”已经到了嘴边,又被自己生生的咽了下去, 万一,你不喜欢我呢?我又怎能因为自己的一点喜欢而去打搅你?
  她看着我:
“我真的可以帮你的!万一她对你有点感觉呢?”

“我们又不熟。她为什么要喜欢我?”

对啊,我们又不熟。这句话在我内心掀起了一阵阵的波澜,连带着脸上扬起苦笑,然后又被名为“理智”的感情将那个笑压了回去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然而她用她的行动告诉了我不可能。

  一到下课,我们这后边就会多两个身影,一个是她,一个是你。就那么在我旁边跟他们打打闹闹,我要不说话我还是男人吗我。

  虽然我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鼓动你来和后面这群沙雕一起闹的,但是这样一下课就能看见你的身影的感觉,属实不错。

  后来我渐渐被拉入了你们的小团体。于是仗着关系不错,动不动我就喜欢在后面给你一掌,然后被你追着从教室杀到走廊。

  我可以用简单的方式跟你慢慢的走近。

  比如从你旁边走过的时候喊一声:

  “喂!w猪!”

  比如看见你和别的人打闹时上去给那个人一点小小的敲打。

  比如要是接水的时候你和几个人一起让我跑腿,我一定只接你的水杯。

  比如在上课时一没事就盯着你,这样,只要你转过身就会和我对视。

  比如每次训练完了以后,打开教室门一定会先看一眼你,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总能跟你对视。这样子真的很好。

 

  当然,要是走进门对视时没有你那个女同桌在旁边捂着半张脸自认为很神秘的看着你笑就更好了。

  有一段时间,班上流行起了养仓鼠。这真是。。。太难为我了。

  想我c某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这些一团一团的动物。。嗯。

  别人说,为了遇见你,我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我只能表示,为了接近你,我花光了毕生的勇气。

  我不知道在你第一次把装在盒子里的它拿过来给我看的时候,我是怎么在你的注视下,把那个小东西从盒子里拿出来,捏着它的背,让它在我的手上走来走去的。

  貌似你们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黑?笑话,那小东西明明是棕的。

  这东西说不上来哪里可怕,但是当它踏着小步子在我手上肆意潇洒的时候,当它蹲在我手上一口一口咬着花生的时候,当它不知道为什么发了脾气一口一口的咬我的时候,我真的没想到我能忍住不把他扔出去然后叫出来。

  当然,叫出来是不可能的,也不敢扔出去。毕竟是你很喜欢的小东西。

  有时我很弄不明白啊,为什么你能对着一个长毛的小东西笑得那么温柔,转过身又能追着我打到我跑不动呢?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你不会再拿着那个小东西来我这里了。虽然不用再鼓起勇气摸它是挺好的,但是代价也太沉重了。每天,我就那么在后面看着你和几个女生,将那个长毛的东西握在手里,这样疼那样宠。。。

  有时,看着看着我也会很不要脸的想:

  “要是我也是那种小东西,是不是也能总是和你在一起,然后让你只对着我笑得那么灿烂?”

  后来,在看见那小东西被你们揉得半死不活后,这个想法再也没在我脑子里出现过。

——啊啦啦,我跟你们说,上面不是有一个“在看见你和别人打闹时上去给那个人一点小小的敲打”吗,我得说,这是真的,别问我为啥知道(咱是受害者)🌚——

——文笔不怎么样,凑合看吧🌚——

  

  

亖桑

除了故乡

我只给你一人写过月亮

除了故乡

我只给你一人写过月亮

桃间时乃

強風が吹いて、台湾と日本の間の海に、僕を沈めてくれればいいのに。


多希望这时有暴风,把我淹没在这台湾与日本间的海域。


そうすれば、臆病な自分を、持て余さずに済むのに。


这样我就不必为了我的懦弱负责。


-海角七号·第三封信-

強風が吹いて、台湾と日本の間の海に、僕を沈めてくれればいいのに。


多希望这时有暴风,把我淹没在这台湾与日本间的海域。


そうすれば、臆病な自分を、持て余さずに済むのに。


这样我就不必为了我的懦弱负责。


-海角七号·第三封信-


桃间时乃

まだ覚えているよ。

君が赤蟻に腹を立てる様子。

笑っちゃいけないって分かってた。

でも、赤蟻を踏む様子がとても綺麗で、

不思議なステップを踏みながら、踊っているようで、

怒った身振り、激しく軽やかな笑い声。

我犹有记忆你被红蚁惹毛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该嘲笑你

但你踩著红蚁的样子真美

像踩著一种奇幻的舞步

愤怒、强烈又带著轻挑的嬉笑

-海角七号·第二封信-

まだ覚えているよ。

君が赤蟻に腹を立てる様子。

笑っちゃいけないって分かってた。

でも、赤蟻を踏む様子がとても綺麗で、

不思議なステップを踏みながら、踊っているようで、

怒った身振り、激しく軽やかな笑い声。

我犹有记忆你被红蚁惹毛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该嘲笑你

但你踩著红蚁的样子真美

像踩著一种奇幻的舞步

愤怒、强烈又带著轻挑的嬉笑

-海角七号·第二封信-

桃间时乃

君はまだあそこに立っているのかい?


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


-海角七号·第一封信-

君はまだあそこに立っているのかい?


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


-海角七号·第一封信-


末庸

我终于试着改变自己的态度开始卑微的爱一个人,我发现我一个骄傲了十多年的人在学会了道歉之后也学不会认错,我本以为我放低了姿态会守住你少的可怜的骄傲,却不知道先坚持不下去的是我。『当我开始拥有并学着守护我的天使时,我就不再是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魔鬼了,我发现身为魔鬼的、如此恶劣的我配不上你,我会伤到你的。』“你看,我没有克制住的东西还是伤到你了,我们也许真的不适合继续搀扶着走下去了吧……我只会伤害到你……我现在没有附身向你伸出援手的能力……享受现在的生活忘了我吧……”

我终于试着改变自己的态度开始卑微的爱一个人,我发现我一个骄傲了十多年的人在学会了道歉之后也学不会认错,我本以为我放低了姿态会守住你少的可怜的骄傲,却不知道先坚持不下去的是我。『当我开始拥有并学着守护我的天使时,我就不再是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魔鬼了,我发现身为魔鬼的、如此恶劣的我配不上你,我会伤到你的。』“你看,我没有克制住的东西还是伤到你了,我们也许真的不适合继续搀扶着走下去了吧……我只会伤害到你……我现在没有附身向你伸出援手的能力……享受现在的生活忘了我吧……”


末庸

The letter 3[第一封与日常有关的信]

     在这里的第四天。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说精神病院是一个能把正常人逼疯的地方了。

    在这里没有我想象中的怒吼着,发疯的,到处乱跑或者被绑在床上嘶哑着嗓子喊叫的病人,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安静[镇定剂]。洁白的床单、被罩、天花板、瓷砖、窗帘、床头柜、白大褂、护士服,甚至,连病号服除了洁白之外也只不过是多了几条蓝色的横纹罢了。

本该象征着纯洁的颜色在这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显得压抑而逼仄。我闭上眼睛,却感到四周的墙壁缓缓地向我挤压过来,我逐渐感到窒息。我满头冷汗地睁开眼,起身打开窗,...

     在这里的第四天。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说精神病院是一个能把正常人逼疯的地方了。

    在这里没有我想象中的怒吼着,发疯的,到处乱跑或者被绑在床上嘶哑着嗓子喊叫的病人,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安静[镇定剂]。洁白的床单、被罩、天花板、瓷砖、窗帘、床头柜、白大褂、护士服,甚至,连病号服除了洁白之外也只不过是多了几条蓝色的横纹罢了。

本该象征着纯洁的颜色在这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显得压抑而逼仄。我闭上眼睛,却感到四周的墙壁缓缓地向我挤压过来,我逐渐感到窒息。我满头冷汗地睁开眼,起身打开窗,丝丝冷风吹了进来,但却仍不能感到好转。究其原因可能是窗外的防护栏,两条钢管的间隙不足十厘米,仅仅能伸出一只手。

     在这个地方,没有人能与我交流[除每周固定的心理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我被要求回忆并说出自己曾一度试着忘记的那些痛彻心扉的回忆。]隔壁住着两个人,一个每天自言自语,念叨着关于她逝世的丈夫和女儿的事,另一个要么一言不发地用瘆人的眼光盯着墙,要么就冲着来人傻笑,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至于我...因为那些所谓的“亲人”,被迫住在这个疗养院,起初我每天都试图和那些医护人员解释,而现在,我似乎明白了,那些自我住进来后便再没有关心过我的“亲人”才是真正的魔鬼吧!

[这封信仍旧会由每周来探望我的朋友带出去,至于会引起什么反响,我不得而知。]


饴-

整理了介个学期的信  我真是个幸福的宝宝🥳


趁618入手了Air3  我太期待惹!!!

整理了介个学期的信  我真是个幸福的宝宝🥳


趁618入手了Air3  我太期待惹!!!

煎果大王

写给惟希:

对于很喜欢的东西是没办法表达出有多么喜欢的,因为不论怎么表达,都觉得还不够

对于很喜欢的东西是没办法表达出有多么喜欢的,因为不论怎么表达,都觉得还不够


煎果大王

写给惟希:

    我记不得是第几次了,只记得是一次一次又一次以后的这次,我又梦到林盛了。

    就像之前的很多次,我睡了很久很久,他的脸就在我的眼前,不用伸手就可以触碰得到的真实,但醒来以后,就记不真切了。

    我只记得,他帮我买了一个头绳,来绑我的短头发。我想起了那一年,他说他喜欢女生绑马尾,再往后,我扎了很多年的马尾,想着也许有一天,林盛可以帮我买一根头绳。可是头发从短到长,也没有人给我买过头绳。其实,林盛从来都没有为我做过什么。而我,为他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做梦。

    可是惟希...

    我记不得是第几次了,只记得是一次一次又一次以后的这次,我又梦到林盛了。

    就像之前的很多次,我睡了很久很久,他的脸就在我的眼前,不用伸手就可以触碰得到的真实,但醒来以后,就记不真切了。

    我只记得,他帮我买了一个头绳,来绑我的短头发。我想起了那一年,他说他喜欢女生绑马尾,再往后,我扎了很多年的马尾,想着也许有一天,林盛可以帮我买一根头绳。可是头发从短到长,也没有人给我买过头绳。其实,林盛从来都没有为我做过什么。而我,为他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做梦。

    可是惟希,我做过好多好多梦了。

    我梦到他来了,他走了,他哭了,他笑了…全都是他穿着校服,跟我在一起的模样。但自从他离开以后,我就再没有梦到过我们在一起了。

    前几天逛商场,我看到了一条白裙子,走了进去,店员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吵,无非都是些好话,这种出于某一种目的的夸奖,听听爽一下就好了,反正我真没觉得穿着那条裙子我真的是个仙女,远没有披床单看起来像,但我想了很久,还是买下了。

    你知道吗,我想很久不是在纠结价格,也不是纠结我以后会不会穿它,我只是在想初中那年

    那几年,我很想穿一条白色的裙子给林盛看。


                                                               ——(展信开颜)伊伊


沈蓁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