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信邦

128.9万浏览    3622参与
无巢鸟
至朝夕前十的赠品 一人随机一对...

至朝夕前十的赠品


一人随机一对

可以加购吼


【更新】

送工作室了,过两天出宣图开预售

这次可以和成年人一起拍下,之前拍了成年人的可以拍了至朝夕再敲客服改邮费

顺便高亮

成年人和至朝夕都是最后一次刷啦,明年我就毕业开始工作了没有时间,卑微社畜了

要买的一定要记得买哦,别过后又敲我我真的挤不出来的

至朝夕前十的赠品


一人随机一对

可以加购吼


【更新】

送工作室了,过两天出宣图开预售

这次可以和成年人一起拍下,之前拍了成年人的可以拍了至朝夕再敲客服改邮费

顺便高亮

成年人和至朝夕都是最后一次刷啦,明年我就毕业开始工作了没有时间,卑微社畜了

要买的一定要记得买哦,别过后又敲我我真的挤不出来的

加油日哭韩信♂

【信邦】 山海 陆




一经分别,转眼间过了五年,五年了韩信几乎是无时不刻的都在想着刘邦,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闪过他和刘邦那天分别时刘邦给自己的那个让自己心疼的背影,反观刘邦,大学毕业之后,三年的时光里靠着自己的力量以及广阔的人脉关系建立起了现S市最大的集团公司“LB”,可能不会有人能想到当年混的像个地痞流氓的人如今用了三年时光建立了如此强大是公司,这背后必然是付出了诸多的汗水与努力。现如今几乎全国各地都有“LB”的分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能进入这么强大的团体的人必定都是那些精英级别的人物,刘邦很擅长用才,也善于洞察人心。


大概是越是强大的事物,那么盯上他的人也就会越多吧,虽然有很多小有名气的集团试图推翻“LB...





一经分别,转眼间过了五年,五年了韩信几乎是无时不刻的都在想着刘邦,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闪过他和刘邦那天分别时刘邦给自己的那个让自己心疼的背影,反观刘邦,大学毕业之后,三年的时光里靠着自己的力量以及广阔的人脉关系建立起了现S市最大的集团公司“LB”,可能不会有人能想到当年混的像个地痞流氓的人如今用了三年时光建立了如此强大是公司,这背后必然是付出了诸多的汗水与努力。现如今几乎全国各地都有“LB”的分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能进入这么强大的团体的人必定都是那些精英级别的人物,刘邦很擅长用才,也善于洞察人心。


大概是越是强大的事物,那么盯上他的人也就会越多吧,虽然有很多小有名气的集团试图推翻“LB”但最终不过是被狠狠地吃了刘邦的一记回击罢了,现如今的阵营大致是分成了支持刘邦的以及支持项羽所经营的项氏集团,要说起这两家大抵要从刘邦刚开始经营“LB”那时候说起,当时两个人都在抢夺同一个项目,但最终项羽吃了败仗,两人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结了仇恨,刘邦这边做得风生水起,项羽就要来插一脚,这刘邦进了泥潭倒也是不忘拉着项羽一起进去,两个人就这么争来斗去的,最后刘邦的公司成了S市最大的,而项氏集团成了排名第二的,不过两人之间的斗争在外人看来貌似不是很激烈,但内部的人员都知道,这两个人斗的简直就像抗日战争一般


这几年项羽倒是一直在找寻着刘邦的致命弱点,但是却一直没找到,刘邦就像是没什么弱点一般,无坚不摧,甚至可以为了权利抛弃一切,像狐狸一样狡猾却也像狼一样注重团队间的合作,有着很强领导能力,有时候有如蛇一般带着致命的毒液总是会给人十分突然的致命一击,可以说,刘邦是商业界的极其富有神秘色彩的人物,没有人能真正意义上看懂刘邦的一切,人心难测,刘邦的心更为难测,但是,他并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接近一个人,多半是你对他有了利益产生,用刘邦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唉,你听说了嘛?LB正在招聘员工哦”

“这我早就知道了啊,可是过审哪里那么容易,LB的实力那么强大,员工待遇又好,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啊”

“emmm……也是啊,但是LB每年都在有招聘可是实际上进入LB的人少之又少”


走在街上的韩信听到了街边两位少女的谈话,LB么……是个有挑战性的地方呢,韩信也是听了一些小道消息,听说LB的现任总裁是位刘姓的男人,刘姓……会是他么??韩信是这般想的,于是本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LB,然后韩信就知道了为什么每年招聘过审的人不多了,因为你来应聘还能亲目睹总裁的容颜,简直是……刺激得很啊


“请下一位应聘人员做好准备”


下一位应聘人员就是韩信了,但他莫名生起一种紧张,不是因为怕自己应聘失败,而是在害怕总裁办公室里的人,前面的小伙子一脸失落的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直到韩信被叫了名字才从愣神中缓过来,然后迈开步子走进了办公室,进入办公室的一瞬间,韩信就愣住了,他……刘邦?!


眼前的紫发男人低着头在批阅文件,纤细的手指握着一支全黑的钢笔,身上的西服没有任何褶皱,整齐得很,尽展庄严,刘邦的身旁站着一位男子,韩信不知道他和刘邦什么关系,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一定是和刘邦关系不一般的人,就在此时韩信正在猜测男人的身份时 正在批阅文件的刘邦开口了


“姓名?”

“韩信”

“?!”


刘邦难以置信的抬起了头,钢笔重重地掉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韩信…一个让刘邦足足牵挂了很久但是被人提起却又满眼恨意的人,五年了,谁都没想过他们竟还会再次见面,听到韩信两个字,时候,刘邦浑身连着嘴唇都在打颤,起初刘邦以为仅仅是名字一样罢了,但是后来在看到那一头张扬的红发以及那双如湖水般深邃的眼眸,刘邦就确定了那真的是韩信


“滚……”

“邦,这……不太好吧?人家怎么说也是来面试的,公司可是好久都没有新鲜的血液注入了,况且我看这韩信的资质也不错,给个机会吧?”

“给屁机会,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韩信,你给老子滚!!滚啊!!”

“刘季!!想韩信这种人才少见,你不让他过审是等着要项羽捡便宜嘛?!”


最终在男人的一句等着要项羽捡便宜,韩信得以过审,刘邦就算再讨厌韩信,但是他也不会将这种人才留给项羽,他刘邦还想等着项氏集团最后被自己搞得破产呢


“先试用一段时间吧,何你带他去熟悉一下公司,职位的话就有你负责分配了,我的建议是公司最近急缺清洁工,我看这个职位蛮合适的,当然,我这只是建议而已,采不采纳看你”

“收到,新人你好,我是萧何,以后请赐教了,希望你可以安全度过试用期”


男人做了一番介绍,然后带着韩信出去了,一边走一边还做着介绍,后来还问了一下为什么刘邦见到他会那么生气,韩信苦笑一下,然后说他和刘邦从小就认识,可他做了些让刘邦不可原谅的事情,然后两人就掰了,自己这次来应聘倒是有些意外,萧何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


迪亚

闲暇时,二人比试骑马,刘邦总差韩信半头,只见将军赤红发尾飞扬,略一晃神,便被拉开好远距离,他倒也不气恼,只道:“将军果然技艺高超,这样的速度,我怕是一辈子都赶不上。”

韩信听罢,一笑道:“君主意不在此,又鲜少外出走动,不擅马术也是自然。也就我们这些外出跑动的,才会比较熟练,相较君主的天下大道,更是不足挂齿。”
刘邦笑骂道:“甚么天下大道,都是那帮文官拍的马屁。你和我认识许久,说这些玄乎的东西有何意义?”又道,“恰好今日有空,你教我几招罢!”
韩信思索片刻,略一点头,应允道:“君主请看。”
便凌空抽了一记马鞭,胯下白驹应声嘶鸣,前足高抬,四蹄如飞,一人一马如破空箭影,向前急驰而去,只余猎猎风声。
刘邦...

闲暇时,二人比试骑马,刘邦总差韩信半头,只见将军赤红发尾飞扬,略一晃神,便被拉开好远距离,他倒也不气恼,只道:“将军果然技艺高超,这样的速度,我怕是一辈子都赶不上。”

韩信听罢,一笑道:“君主意不在此,又鲜少外出走动,不擅马术也是自然。也就我们这些外出跑动的,才会比较熟练,相较君主的天下大道,更是不足挂齿。”
刘邦笑骂道:“甚么天下大道,都是那帮文官拍的马屁。你和我认识许久,说这些玄乎的东西有何意义?”又道,“恰好今日有空,你教我几招罢!”
韩信思索片刻,略一点头,应允道:“君主请看。”
便凌空抽了一记马鞭,胯下白驹应声嘶鸣,前足高抬,四蹄如飞,一人一马如破空箭影,向前急驰而去,只余猎猎风声。
刘邦看着,只觉这身姿俊勇非常,令人赏心悦目。
韩信绕马场跑了两圈,又回到刘邦身侧,猛地抬臂一拉缰绳,胯下白马便放缓速度,仍是昂首挺胸的作态,没有丝毫疲劳倦怠之感。
刘邦往日骑马,每回都是开头架势迅猛,往后便没了后劲,往往让马累得汗水淋漓,无力迈步。见到韩信这毫不费力的样子,不免奇道:“果然有秘藏的法子。”
韩信笑道:“君主说笑。不过一些实用技巧,日积月累,自然就学会了。”说罢一伸马鞭,轻轻点在刘邦的掌心,示意对方也翻身上马。
刘邦也不害臊,抓住鞭尾轻拽,借力跃上马背,被韩信整个人环在怀中。
韩信道:“君主,请。”
刘邦便握住缰绳,聚精会神,正欲发力时,却又被一只手轻轻阻止。
韩信从他背后探出手,四指扣着刘邦的手背,助他调整握绳的姿势,掌心贴上,渡过去一阵温热暖意,身体也靠上来,微微侧首,靠在刘邦耳侧说:“拳心要向内,再稍微放松些。”
那声音自后方响起,绵绵地舔上刘邦的耳廓,听得他后脊一麻,手掌被人握住的触感愈发分明了,对方说的什么,是一个字也没有听清,只轻叹一口气,说:“韩将军,你还是下去吧。”
“.........”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得从马上摔下来了。”

艹哭狄怀英

占tag抱歉
是一个卑微群宣
憨憨群主在线陪撩
性感魔术师在线发牌
所以
来玩吗_(:3」∠❀)_

占tag抱歉
是一个卑微群宣
憨憨群主在线陪撩
性感魔术师在线发牌
所以
来玩吗_(:3」∠❀)_

想喝奶茶的一天

摄政王和他的傀儡小皇帝

自那日荒唐后,刘邦获得的权利大了几分。韩信给的那座是个极为富庶的。有了那座城池,刘邦可以养更多的死士,去刺杀他那个“亲爱的”皇叔。

刘邦的确批到了奏折,只是奏折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刘邦冷笑:那狗贼自然不会给他大事批。

韩信似乎忙碌起来,除了上朝刘邦已经很少见到韩信了。据说是生在草原的蛮族发起的战乱,已经从内部坏掉的的国家是没有能力阻挡的,但这个国家拥有韩信。虽说韩信是个摄政王,但他同样也是一个大将军,靠着韩信这个国家才得以延续到现在。

夜里,刘邦按了按眉心,他前段时间派了些人去打探了蛮族的信息,没想到才过界便被人杀了。他想做个好皇帝,但是内忧外患,他有些有心无力了。他挥手让伺候的奴才下去了,自己...

自那日荒唐后,刘邦获得的权利大了几分。韩信给的那座是个极为富庶的。有了那座城池,刘邦可以养更多的死士,去刺杀他那个“亲爱的”皇叔。

刘邦的确批到了奏折,只是奏折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刘邦冷笑:那狗贼自然不会给他大事批。

韩信似乎忙碌起来,除了上朝刘邦已经很少见到韩信了。据说是生在草原的蛮族发起的战乱,已经从内部坏掉的的国家是没有能力阻挡的,但这个国家拥有韩信。虽说韩信是个摄政王,但他同样也是一个大将军,靠着韩信这个国家才得以延续到现在。

夜里,刘邦按了按眉心,他前段时间派了些人去打探了蛮族的信息,没想到才过界便被人杀了。他想做个好皇帝,但是内忧外患,他有些有心无力了。他挥手让伺候的奴才下去了,自己走到内室,正要脱掉外套的他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脱衣服的手立刻变成了拢衣服。

“皇叔好雅兴。半夜三更不睡觉来夜逛皇宫。”刘邦嘲讽道。

韩信没有理会刘邦的话,自顾自的抱住了刘邦,说道:“皇上这几日消瘦了许多,是过于思念臣吗?”

“是啊,想你怎么还不快点去死。”刘邦凉凉道。

“坏孩子。”韩信眼里带着笑意,“我可是每天都想着陛下,想的夜不能寐。一闭上眼,就想到那天晚上陛下红红的脸。”

刘邦没想到这厮竟这般嘴不饶人他有些恼羞成怒,低声道:“放肆!”

“好了,不闹你了。这次是来说正事的。”韩信说道。

“正事你还会和我商量,哼。”

“蛮族的使者要来,正常情况他们应该会说联姻,而联姻的对象肯定是你,我希望你拒绝。不用担心他们会攻打国家,一切有我。”

“我只是一个傀儡,和我联姻有什么用?”

“这么多年教你的你都吃到肚子里了吗?朝中大臣分为三部分,一大部分支持我一部分中立还有一部分是保皇派。开国皇帝深得民心,这个国家的人对国家有特殊的感情,如果不是前朝皇帝暴政,弄的民不聊生,你就不用这么艰难了。蛮族把公主嫁给你就表示可以和你一起对付我。我这个摄政王死掉了你就可以独揽大权,这时候你一没兵二没人才三没国库,蛮族会放过你吗?”韩信很少说这么多的话,刘邦有些诧异,他冷笑:“你说这么多干嘛,我只想让你死,哪怕赔上一个国家。”

“刘邦!这是你先祖拼死拼活打下来的江山!”韩信有些生气,也有些难过,他没想到刘邦这么想让自己死,更没想过刘邦宁愿放弃自己的国家。

刘邦别过头,说:“我知道分寸,你别管我。”

“你就仗着我心悦你,所以总是在我心上捅刀子。”

“我没让你心悦我,也不想让你心悦我。你这样,让我感到恶心。”听见这话,韩信不作声,他狠狠的亲上了刘邦的嘴唇,含糊不清道:“我死不了,你也杀不了我,蛮族算什么?我不怕。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你就别想逃开我身边。哪怕死,我也要让你死在我怀里。”

刘邦挣扎一番,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愤恨的咬了韩信作乱的舌头。韩信吃痛退了出去,捂住自己的嘴。刘邦冷笑:“皇叔还是先回吧,今天朕有些乏了。至于皇叔今夜说的那些,放心,朕记着呢。”韩信听了深深的看了一眼刘邦,说:“那臣告辞,希望陛下能仔细思考一下我说的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很快,蛮族来了。韩信说的没错,蛮族是过来联姻的,使者就是要联姻的公主。

公主叫琪褡,是个很高冷的女人。宴会上,韩信早早的就坐在皇位的下方。

琪褡奉上了礼物,对刘邦说:“吾皇,我是北方草原之女琪褡,奉命想与您联姻。”刘邦挑挑眉,看向了韩信,韩信嘴角含笑,微微摇头。

刘邦恶意一笑,他无声的对韩信说:“皇叔,快点去死吧。”

琪褡似乎有些不耐了,她保持着送礼物的姿势很久了,但高位上的皇帝并不理会她。她刚想再重复一遍,刘邦开口了,“虽然琪褡公主很漂亮,但这是否是你的真心呢?虽然我也很喜欢琪褡公主,但我不想强人所难。”

“自然,陛下英明神武,琪褡上辈子要积很多福才能同陛下在一起。”

“那好,我将娶你作为我朝皇后,母仪天下。”刘邦诡异的笑着,看着韩信说道。琪褡诧异极了,没想到刘邦如此轻易就接受了,她还在思考要不要在勾引一下呢。几句话便定下了皇后的位置,韩信看了看刘邦,眼睛里满是怒火,说了这么多,刘邦还是没有听取自己的意见,真是好得很啊。

刘邦看了韩信一眼笑道:“摄政王可满意这门亲事?”

“只要是陛下的选择,臣毫无异议。”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吧。”

“臣领旨。”

封后大典在一个月后,蛮族不在蠢蠢欲动,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地方,至于背地里有没有干些什么也就不晓得了。

刘邦坐在床边,静候着韩信的到来。没多久,一阵风吹来,韩信从窗户进来了。“皇叔还真是喜欢朕的窗户啊。”刘邦嘲讽道。

“陛下,臣上次说这么多,您还是没听进心里去啊。”韩信说道。他半边身子隐在了黑暗中,声音听不出喜怒。

“朕说过,想杀了你,赔上一个国家都在所不惜。”刘邦冷冷道。

“为什么陛下这么恨我?”

“朕不恨你,若不是你,这个国家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但朕是天子,岂能容你放肆?敢侮辱,就只能拿你的命来陪。”

“那这个国家没了我,就会站在风雨飘摇中。”

“……朕知道,但这个国家换个统治者或许会更好。”刘邦有些挫败,他真的不恨韩信,这个国家没有韩信会怎么样他也知道。但他的思想已经卡在了死巷子,他想到的只有身为皇帝被臣子压在身下泄欲,自己的国家却没办法自己统治,明明他是权利最大的,凭什么他还要看别人脸色?

韩信叹气:“刘季,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我真的心悦你,想和你在一起,权利,金钱,我都不要,我只想要你。”

听见这话刘邦愣了许久,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爱?两个男子还会有爱?“但是……你为什么要夺我的权?把我架空?”刘邦呐呐道。

“我看着你长大,我了解你的一切,虽然我知道以前你对我还有亲情,但我不想要,我想要你的爱。你会拥有皇子皇女,但我只能远远的观看你的生活,我不愿,也不想,我需要权利,让你离不开我也没办法离开我。你恨我我也认,至少这样你心里还有我的存在。”韩信认真道。

“……”

两人之间陷入沉默,刘邦一时语塞,他似乎知道了韩信的一个弱点。

“朕今天有些累,摄政王先离开吧。”刘邦说道,除了让他离开,刘邦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韩信深深的看了刘邦一眼,离开了。“呼……哈,这算什么?”大殿里,传来刘邦的笑声。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刘邦换上了喜服,站在高台上,等待着新皇后的到来。

穿上凤服的琪褡很漂亮,刘邦朝琪褡伸出了手,琪褡把手搭了上去,金童玉女,煞是般配,只是扎了某位韩姓人士的眼。

“琪褡公主贤淑良德,温懿恭淑,有徽柔之质,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母天下,掌六宫。赐凤印。”


emmmm,琪褡肯定是会当上皇后的。但是是不是刘邦的就不一定了。至于为什么不带吕雉玩,因为我害怕一不小心写成史向。后面的册封词啊,百度找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没写完,但不知道啥时候再继续写。安详……


那我觉得就很可以
好坏一男的()私心cptag...

好坏一男的()
私心cptag 试试不一样的感觉

好坏一男的()
私心cptag 试试不一样的感觉

小狐狸

将军归来(信邦)

乱起的标题,不会取名字的我哭了,私设,此篇为   @轩那个轩  @十方眠  点的信邦文,写的不好可能让你们失望了。


今日是大将军韩重言归来之日,为了今天没人会知道刘邦等了多久。

宫殿内,人来人往,都在准备迎接韩信的宴席,刘邦靠在龙椅上看着手中的酒杯,先是闻再是细细品尝。

“三年了,大将军终于回来了,可让我好等啊”

鼓声响起,一位身姿挺拔,身披红色斗篷,红色头发干净利落的扎起。韩信,他平安的回来了!

韩信潇洒的走到刘邦前,将斗篷一挥单膝下跪,双手抱拳。

“参见君主,我,韩重言!花三年时间攻下xxx,敢问君主还满意?”刘邦懒散的看着韩信,可又像是在细细的看韩信...

乱起的标题,不会取名字的我哭了,私设,此篇为   @轩那个轩  @十方眠  点的信邦文,写的不好可能让你们失望了。


今日是大将军韩重言归来之日,为了今天没人会知道刘邦等了多久。

宫殿内,人来人往,都在准备迎接韩信的宴席,刘邦靠在龙椅上看着手中的酒杯,先是闻再是细细品尝。

“三年了,大将军终于回来了,可让我好等啊”

鼓声响起,一位身姿挺拔,身披红色斗篷,红色头发干净利落的扎起。韩信,他平安的回来了!

韩信潇洒的走到刘邦前,将斗篷一挥单膝下跪,双手抱拳。

“参见君主,我,韩重言!花三年时间攻下xxx,敢问君主还满意?”刘邦懒散的看着韩信,可又像是在细细的看韩信的变化一般。过了一会儿,刘邦才缓缓走下来,各各君臣都看呆了。

“君子他平时会亲自走下来迎接一个人吗?”

“没办法,谁让韩信是君主最看重的人才呢”

“他们莫不是断袖?”

“别说了。。。”

他走到韩信面前,蹲下去看着韩信,因为自己是公众人物不能与大将军太过于亲密,他只好直勾勾盯着看。

“怎么?君主是太久没见到重言太过于想念”

“这倒未必,只是在想我的大将军这三年可没找其他姑凉吧”

韩信被刘邦一本正经却在吃醋的样子给逗笑了,习惯性的想摸一下刘邦的头但又收了回去。

“这重言怎敢啊,免得自家君主又生气了”

“噗,算了,只要你安心回来就好了,韩信。走吧”他们会到位置上,宫女陆陆续续上菜。

      宴席开始——

写的很短小,我尽量了,抱歉啊⁽˚̌ʷ˚̌ʺ⁾


加油日哭韩信♂

【信邦】 山海 伍



第二天的早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躺在床上的刘邦身上,暖暖的阳光打在刘邦的侧脸,柔顺的紫发上,无形间增加了一种柔和的美,刘邦睁开了眼睛,揉揉太阳穴倚靠在床头,酒醒过后的大脑,如碎片般的记忆一瞬间涌出,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个不停,微微动着身体就会使刘邦身下的某个不可描述的私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感,刘邦自嘴角溢出一声啧语,起身想要下床,却险些滑倒撞上一旁的床头柜,身上不合自己尺码的浴衣也因此从肩膀滑落露出布满淡淡红痕的皮肤

刘邦扶着墙颤着腿这才艰难的走出了卧室,刚出了卧室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睡着的韩信,挪着步子找着属于自己的衣服,许是动作太大了吧,睡在沙发上的韩信就醒了,见刘邦在屋里走动便起身揽住刘邦的...



第二天的早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躺在床上的刘邦身上,暖暖的阳光打在刘邦的侧脸,柔顺的紫发上,无形间增加了一种柔和的美,刘邦睁开了眼睛,揉揉太阳穴倚靠在床头,酒醒过后的大脑,如碎片般的记忆一瞬间涌出,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个不停,微微动着身体就会使刘邦身下的某个不可描述的私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感,刘邦自嘴角溢出一声啧语,起身想要下床,却险些滑倒撞上一旁的床头柜,身上不合自己尺码的浴衣也因此从肩膀滑落露出布满淡淡红痕的皮肤

刘邦扶着墙颤着腿这才艰难的走出了卧室,刚出了卧室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睡着的韩信,挪着步子找着属于自己的衣服,许是动作太大了吧,睡在沙发上的韩信就醒了,见刘邦在屋里走动便起身揽住刘邦的腰将他囚禁在自己的怀里,刘邦试图挣脱,但却无用,眸光带上一层愤怒,转头怒视着韩信

“韩信……放开我”

“不,阿季,我不会放开你的,呐,阿季可不可以告诉信信在找什么呢啊?”

“与你无关”

“阿季这么说,信信好伤心啊”

“呵,伤心?那韩信你有没有想过当年我有多伤心??你伤心?!你也配伤心??”

“阿季,我说了,我愿意用余生去爱你,去弥补你,这样你都不肯原谅我嘛??”

“谁我都可以原谅,但是唯独你韩信,呵……你不配!!”

刘邦抬手推开了韩信,力气竟莫名的大,挣脱了韩信的怀抱,刘邦也因为身体没了支撑,险些倒在地上,好在韩信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刘邦,然后将他打横抱起,不顾刘邦的挣扎将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答应我,在你身体没好的这段时间就有我来照顾你好嘛?你放心,等你好了我一定……一定会让你走,我……我也不会在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刘邦觉得韩信说的对自己来说还算是蛮好的,便没在对说什么,反正等到自己身体好了就可以不用再看见韩信了,但刘邦看着韩信走出去的背影莫名觉得有些心疼,可他……又在心疼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韩信端着一碗粥回来了,刘邦本想着自己端着碗喝粥可韩信就是不给自己,韩信用勺子盛出一勺粥,然后吹了吹放在刘邦的嘴边可刘邦觉得这样的动作过于暧昧硬是不吃,韩信没法了,只好将碗放在一旁,然后将那勺粥含在嘴里,勾起刘邦的下巴喂给刘邦,顺便来了一记深吻,直接把刘邦搞得面色通红

“阿季是想让我这么喂给阿季嘛?”

“你……”

刘邦红着脸怒视着韩信,然后乖乖让韩信喂自己吃饭了,毕竟刘邦真的不想再体会一次被韩信吻着喂饭的经历,一碗粥下肚,倒是不知怎么的就使刘邦耳根通红,韩信在喂自己粥时眼中充盈着温柔,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与多年前他们俩很荒唐的演出的那场戏交叠在一起,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掠过,泪……顺着刘邦微红的面庞滑落,可刘邦不明白他为什么就哭了,自己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阿季?怎么哭了?”

“没事,我有点累了,想要睡一会儿,你出去吧”

刘邦擦了擦眼泪,然后背对着韩信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直到韩信走了出去将门关好,然后这才重新倚靠在床头,盯着窗户发呆

……

在韩信的细心照顾下刘邦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刘邦想着自己也差不多该和韩信分别了 ,某日早晨,刘邦坐在沙发上看着刚从外面买了早餐回来的韩信,起身对着韩信鞠了一躬

“很感谢这几天了你对我的照顾,我想我们是时候做个了断了,嗯……以后有缘再见吧?”

“这样啊……好,有缘再见,照顾好自己啊”

小狐狸

不点了哦,就先写这些吧

不点了哦,就先写这些吧

我求求你们看我置顶再考虑关注

位移公会与反位移联盟 2

这章信邦也多就打个tag,如果有观看者不适请私聊我删除


“所以说,这公会现在还没玩完真的是感谢神。”元歌如是说。


 


 


7


 


诸葛亮把杯子放在桌面上,假装出一副非常轻松的模样交叉着双手,确保自己露出了最灿烂最温柔的笑看着周瑜开口说:“公瑾,我……”


 


冷酷无情的盟主轻哼一声:“你菜叶糊牙齿上了。”


 


诸葛亮:“……公瑾你看你后面。”


 


趁着周瑜回头的瞬间诸葛亮迅速转身掏出小镜子处理掉那片菜叶确保自己真的完美无缺然后迅速转过身来,而周瑜在迟了他零点零零一秒...

这章信邦也多就打个tag,如果有观看者不适请私聊我删除


“所以说,这公会现在还没玩完真的是感谢神。”元歌如是说。


 


 


7


 


诸葛亮把杯子放在桌面上,假装出一副非常轻松的模样交叉着双手,确保自己露出了最灿烂最温柔的笑看着周瑜开口说:“公瑾,我……”


 


冷酷无情的盟主轻哼一声:“你菜叶糊牙齿上了。”


 


诸葛亮:“……公瑾你看你后面。”


 


趁着周瑜回头的瞬间诸葛亮迅速转身掏出小镜子处理掉那片菜叶确保自己真的完美无缺然后迅速转过身来,而周瑜在迟了他零点零零一秒后把疑惑的眼光看向他。


 


诸葛亮又扬起那一副灿烂的笑容。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你到底要说什么?”周瑜满脸欲言又止,一边看猴似的看着诸葛亮一边右手打出火苗来,仿佛再说你在跟我绕圈圈我就一把火烧了你的潜台词。


 


“我为自己对你的所作所为感到痛心疾首且泪流满面,我悔不当初对你做的事情,你要是愿意回心转意我就如你所愿,一切都依你。”


 


周瑜冷笑一声:“你说谎的时候就喜欢说成语。”


 


诸葛亮拍桌而起:“我如此痛改前非就是为了弥补我闯下的弥天大祸!你要相信我啊!”


 


周瑜:“还来?”


 


“我发誓虽然我当初欺负你是挺爽的但是我没想到事情能变成这样,而且……”


 


“不说成语啦?”


 


诸葛亮平静下来坐回座位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两口颓靡道:“草。”


 


 


8


 


因为两家会长盟主的原因,位移公会与反位移联盟闹得水火不容,具体表现在每星期的聚众斗殴、竞技场上两肋插刀、就连在野外钓个鱼抓个鸟都要上去抢一把,在副本里遇见就更是从打boss打着打着变成线下喷子集会。


 


幸好副本里两只队伍无法锁定对方为目标。


 


暴君与主宰可惜地想。


 


 


9


 


但偶尔也有借嘴杀人。


 


 


10


 


韩信心不在焉地看着对面高大洒脱的龙族,被主宰boss连锤五下避都不避,血条噗嗤噗嗤的往下掉,被临时充作奶妈的猎人兰陵王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使用了一技能把受益人选用了韩信,这才没让陷入爱里面的同僚原地扑街。


 


“你在看什么?”兰陵王想表达出一种痛心疾首的谴责,但这话说出来硬生生变成了疑问,也许是兰陵王觉得韩信的脑电波接收不到他这么高级的质问,但事实上是,不止是韩信,所有人都无法从一句普通的早上好联想到你快问问我吃什么了这种转变。


 


韩信也没有,于是全服排行第三的猎人目光变得悠长且粘腻,“我在看我的龙,他实在是太美了!可惜我在遇到他时脑子里只想着把他的龙鳞刮下来做一件护甲,他的龙角一定很适合做把长枪,他的翅膀会是件好披风。”


 


在兰陵王惊悚的表情中韩信眷恋的叹了口气,怀念地继续说道:“后来在跟他打了一架后我惊讶的发现他的腿是那么的长那么的直,挂在腰上一定很漂亮,他的嗓音也那么好听,把他按在地上*他然后听他****也很棒,哎……”


 


兰陵王怀疑他们猎人中除了自己和至尊宝是直男剩下的都是死gay,但他仍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没有得手吧?”


 


韩信仁慈的看了他一眼:“记得吗?每个人来位移公会都是因为有故事。”


 


兰陵王:……


 


韩信:“就比如我,我日了一头龙。”


 


兰陵王:“厉害厉害……”


 


 


11


 


 


野外的风刮得呼呼作响,李白的心也被吹得哇凉哇凉,对面是多年不见被迫分开的伴侣精灵狄仁杰,年轻俊美的伴侣十多年再见仍是李白心中最美的模样,猎人满眼滤镜地看着狄仁杰慢条斯理地擦了擦自己的武器然后对准了自己。


 


“把那条鱼给我放下。”


 


李白下意识松了手,一人高的鲲跌落下来顺带甩着尾巴给了李白一巴掌蹦蹦跳跳到狄仁杰身后。


 


李白看着脸上的巴掌和对他刀剑相向的狄仁杰觉得世界都黑了。


 


“怀英……我……”


 


“闭嘴,甭叭叭。”


 


李白:想嘤嘤嘤。


 


“怀英,我们被迫分开十年有余,故人见面都要寒暄几句温酒作诗,我李白自认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为何曾是神仙眷侣的我们见面居然要刀剑相向?”


 


“说人话。”


 


“你都不问问我吃饭了没有就拿令牌对着我我好怕嘤!!”


 


“……吃饭了没有?”


 


“吃了!”


 


“好了寒暄结束,回营地吧你。”冷酷无情的精灵再次举起了令牌,干脆利落地发出十二道令牌分不同轨迹直冲冲地向李白而去,狄仁杰闭上眼睛,却没听到世界公告。


 


狄仁杰:?


 


李白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挠头,除了衣服有点破损,满脸都写满了不好意思:“被推出去T了好久,都没把装备换回来。”


 


“怀英来抱抱!!”


 


“滚呐!!”


 


 


12


 


 


众公会联盟迎接一年一度的神明赐节,众人纷纷收到了来自创世神的礼物。


 


诸葛亮:防火型发胶???


 


韩信:《霸道猎人与他的巨宝龙族不得不说的秘密》???


 


李白:霸者重装红莲斗篷不祥征兆极寒风暴???


 


铠:程咬金的复制技能……


 


兰陵王:《如何与基佬同僚相亲相爱》……


 


周瑜:除湿剂?我不是真的有风湿病啊喂!!


 


刘邦:《反攻一百法》……


 


狄仁杰:百分之四十吸血……


 


魇语暗信

赵云 貂蝉 韩信 李白 刘邦
最重要的开局图竟然忘截了
五黑匹配   四个男人一台戏之这个韩信有点骚    
暴躁炸毛邦遇到戏精骚包信,当时特担心他俩吵起来,韩信完全不在意,骚就完事     都是花里胡哨的对话,所以就截图几个重点

赵云 貂蝉 韩信 李白 刘邦
最重要的开局图竟然忘截了
五黑匹配   四个男人一台戏之这个韩信有点骚    
暴躁炸毛邦遇到戏精骚包信,当时特担心他俩吵起来,韩信完全不在意,骚就完事     都是花里胡哨的对话,所以就截图几个重点

子龙在线抓攻
是帮朋友宣的 规矩就是语C基本...

是帮朋友宣的

规矩就是语C基本的几个

人特别少求进w

占贴致歉

是帮朋友宣的

规矩就是语C基本的几个

人特别少求进w

占贴致歉

呱呱呱

牵红线

占tag歉…!!

有无单身韩信想找个君主过日子!!

占tag歉…!!

有无单身韩信想找个君主过日子!!

无巢鸟

请【确认】购买至朝夕的姑娘在评论扣个1

仅扣1即可,用于印调数量估计

请【务必】是【确认】能够购买的再做评论

数据用于统计,评论不回复问题,有事请私信询问

感谢

请【确认】购买至朝夕的姑娘在评论扣个1

仅扣1即可,用于印调数量估计

请【务必】是【确认】能够购买的再做评论

数据用于统计,评论不回复问题,有事请私信询问

感谢

加油日哭韩信♂
是打算送给别人的生日贺图,另外...

是打算送给别人的生日贺图,另外山海可以恢复更新啦,明天更新,给你们一人一碗肉汤(?)接下来的剧情大致就会很虐,不出意外还会有一锅肉汤(?)

私心打上信邦的标签了

是打算送给别人的生日贺图,另外山海可以恢复更新啦,明天更新,给你们一人一碗肉汤(?)接下来的剧情大致就会很虐,不出意外还会有一锅肉汤(?)

私心打上信邦的标签了

壹一

搞点解压的
学会了做动图,很快落😇————————————————
今天傍晚我们这下雪了,还是初雪,下了很久很大
本来想画个什么庆祝一下,结果搞这个搞开心了(。

搞点解压的
学会了做动图,很快落😇————————————————
今天傍晚我们这下雪了,还是初雪,下了很久很大
本来想画个什么庆祝一下,结果搞这个搞开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