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修银

246浏览    6参与
。

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03

银尘打量着站立在结界四周的的同一副面孔,这才得知白银祭司利用了他的躯体制作了其他的容器。“拜见王爵。”三使徒看见自己的王爵回归,便聚拢过来汇报结界的异样。却被修川地藏挥手制止住。“王爵?”银尘疑惑的念叨着,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各种可能。“一度王爵,修川地藏?”银尘试探性的问着。“还不算太傻。”修川地藏看着被关押在结界内部的银尘,玩味的笑了起来,未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聊。


“七度王爵银尘,初次见面,送你个礼物。”修川地藏的嗓音低沉,带着一丝魅惑。他抬手将灵力汇入银尘的脑海,银尘的眼前闪过修川地藏吸收麒零灵力的画面,银尘大惊。“你对麒零做了什么!”银尘压抑的愤怒质问道。


修川地藏看着有...


银尘打量着站立在结界四周的的同一副面孔,这才得知白银祭司利用了他的躯体制作了其他的容器。“拜见王爵。”三使徒看见自己的王爵回归,便聚拢过来汇报结界的异样。却被修川地藏挥手制止住。“王爵?”银尘疑惑的念叨着,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各种可能。“一度王爵,修川地藏?”银尘试探性的问着。“还不算太傻。”修川地藏看着被关押在结界内部的银尘,玩味的笑了起来,未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聊。


“七度王爵银尘,初次见面,送你个礼物。”修川地藏的嗓音低沉,带着一丝魅惑。他抬手将灵力汇入银尘的脑海,银尘的眼前闪过修川地藏吸收麒零灵力的画面,银尘大惊。“你对麒零做了什么!”银尘压抑的愤怒质问道。


修川地藏看着有些愠怒的银尘,长久以来,他见到的的从来都是毫无变化的使徒脸孔和冰冷的毫无血色的祭司嘴脸,他从未看见过如此生动的画面,竟觉得这张脸十分有趣可爱。修川地藏的唇角不自觉的微扬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一天自己的脸上会露出那么特别温暖的笑容。可这难以察觉的笑容,却被心细的银尘一览无余,银尘看着浅笑的修川地藏,微微有些诧异。关于修川地藏的传闻,银尘不是没有听过,听说他们是祭司所铸的傀儡,终日行尸走肉般的的游荡在祭司身旁,他苏醒之时,也确实观察到了他的三个使徒,他们没有丝毫的情感和意识,就如同行尸一般。可这眼前的修川地藏,却总是让银尘自我怀疑,初相见时的吸引,悲伤,如今温暖的笑意等等都让银尘觉得修川地藏,他是一个人,一个具有情感和思考力的人!银尘汇聚心神,握紧双拳,试图通过痛感来使自己清醒。可事实证明,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银尘一时间有些激动,他必须要确认一下,他与修川地藏之间这奇怪的吸引力究竟是什么?


银尘看着即将离开的修川地藏,匆匆忙忙的站了起来,甚至顾不及拍打衣服上附着的尘埃,他甚至忘了自己身处结界的困境,就那样丝毫没有防备的冲撞上了结界,结界被闯,结界上空的白色闪电一下凝聚起来,攻击起了银尘。“呃……”银尘的的沉吟出声,虽然很痛苦,可他却惊喜的发现,自己抓住了修川地藏的衣角,银尘咬牙坚持着,尽管此刻他的手臂因电击而变得鲜血淋淋,可银尘还是不愿放弃,将修川地藏拉了过来。


修川地藏本欲前往水源寻找零度王爵,突然被人抓住衣角,一时有些诧异,他本以为是自己的使徒僭越了,正欲责备,转头却发现一只鲜血淋淋的手紧紧的揪着自己衣角,“你疯了!银尘!”修川地藏看着此刻被惩戒的银尘怒吼着,可银尘却是满脸倔强不愿放手,硬是把修川地藏拉到了结界上,修川地藏灵力强大,这种程度的惩戒于他而言不算什么。“你快放手!”修川地藏吼着银尘,言语之间满是担忧。眼见着银尘丝毫没有改变想法,修川地藏只好用灵力把银尘打回结界,却不曾想把自己都牵连进去,一瞬间进入结界的修川地藏有些诧异,这个结界当初可是凝结了他与使徒之力都无法破除,如今自己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进入了。看着银尘鲜血直流的手,修川地藏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他扭转灵力替银尘治愈伤口。银尘看着冷着脸的修川地藏,却只觉得无比温暖,不禁笑了出来。“你笑什么?”修川地藏平息灵力后,看着笑靥如花的银尘,他不自觉的也跟着开心起来,声音都带着一丝愉悦。


“看来我猜的没错,修川地藏王爵不是传闻中的傀儡。”银尘的话一字一句的传入修川地藏的耳畔,修川地藏波澜不惊的内心顿时翻涌起来。“有空胡思乱想,不如想想你的使徒吧!”他急切的想要掩饰自己,可越掩饰,便露陷越多。他试图从结界出去,却发现这结界怪异的很,修川地藏用尽各种办法也无法突破它。修川地藏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朝三位使徒下了命令,四人一起竭尽全力劈开结界,但结界只是微微震颤了下,丝毫没有破损。“带回完美容器。”白银祭司的命令在修川地藏的脑海里回荡,如果让白银祭司知道他擅闯结界,那么他有意识这事怕是再也无法隐瞒,他不愿一直臣服于他们,绝不能让白银祭司知道,修川地藏心想着,空洞的眼神越发深邃,周遭的黑雾也越来越浓,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修川地藏王爵?”银尘叫喊着,一步一步的靠近他。此刻的修川地藏因生气而使灵力暴动,无法控制“窒息”天赋的运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是看银尘实在虚弱的可怜,又或者是担忧?他居然脱口而出“不要靠近我”的关心话语。可为时已晚,“你还好吗?”银尘的手触碰着修川地藏的肩膀,修川地藏因担忧而导致双瞳放大,他吃惊的望向银尘,但银尘似乎完全不受影响,这让修川地藏更加惊讶……


PS:我终于成功在周六更了🥰

。

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02

死寂的白色炼狱里,修川地藏的耳畔回荡着那一声声脆弱不堪的心跳声,这更令修川地藏好奇结界内沉睡的那位王爵。是日,修川地藏联合三大使徒往结界输送灵力,试图打开结界,看清沉睡之人的模样。却不曾想,临时收到白银祭司白讯,“速来心脏。”白银祭司的声音尖锐刻薄,难听至极。修川地藏不得不收掉手中的灵力,揉了揉饱受折磨的双耳,转身离开白色炼狱前往心脏复命。


结界内,沉睡的七度王爵银尘感受到了一股充盈的灵力正通过鬼面女之发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来,或许,这是他突破白色炼狱的关键因素。银尘试图睁开沉重的眼皮,扭转手腕,凝聚灵力抽出流动于鬼面女之发里的灵力,试图吸收掉它。银尘能感受到自身的灵力越发充沛,僵直的身...


死寂的白色炼狱里,修川地藏的耳畔回荡着那一声声脆弱不堪的心跳声,这更令修川地藏好奇结界内沉睡的那位王爵。是日,修川地藏联合三大使徒往结界输送灵力,试图打开结界,看清沉睡之人的模样。却不曾想,临时收到白银祭司白讯,“速来心脏。”白银祭司的声音尖锐刻薄,难听至极。修川地藏不得不收掉手中的灵力,揉了揉饱受折磨的双耳,转身离开白色炼狱前往心脏复命。


结界内,沉睡的七度王爵银尘感受到了一股充盈的灵力正通过鬼面女之发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来,或许,这是他突破白色炼狱的关键因素。银尘试图睁开沉重的眼皮,扭转手腕,凝聚灵力抽出流动于鬼面女之发里的灵力,试图吸收掉它。银尘能感受到自身的灵力越发充沛,僵直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有了知觉。他开始尝试活动起来,但他的身体已被鬼面女之发侵蚀的支离破碎。白色炼狱里没有丝毫的黄金灵雾,他不得不调动自身仅存的灵力来修复受损的身体,于银尘来说,获得更多的灵力是他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银尘眉头微皱,思索着这股灵力的来源。


「风源帝都心脏」


修川地藏臣服于白银祭司之下,听从他们的指令。“修川地藏,完美容器重现水源,我命你即可带回完美容器。这是七度王爵的记忆,赐予你作为武器。”白银祭司通过魂力给修川地藏注入七度王爵银尘的记忆。修川地藏的脑海里走马观花似得播放着银尘的记忆,他就是银尘?他俩的长相倒真如那些水源使徒所言如同双生。修川地藏眉头一皱,应声退了出来。


刚退出帝都心脏,修川地藏便发觉自身灵力缺失了一些,修川地藏凝聚灵力通过对三大使徒的感知,感受到了结界的异动,“事情变得有趣了。”修川地藏邪媚的笑道,赶回了白色炼狱。


「白色炼狱」


修川地藏一踏进白色炼狱,便感受了强烈的变化,那一声声强有劲的心跳声,无不提醒着修川地藏结界之人已经苏醒。修川地藏支撑起一道屏障靠近结界。结界之中的银尘此刻正盘坐在地调息灵力,感受到了来人,银尘缓缓睁开双眼,纯净无暇的双眼一下映入了修川地藏的容貌,空气仿佛一下子停滞下来,修川地藏虽然已经知晓银尘的存在,但看着眼前与自己毫无二致的脸庞,修川地藏还是微微有些震惊,尤其是那一双如湖水般清澈透亮的双眸,似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要将自己吸纳进去,修川地藏从未见过如此迷人双眼,一时恍了神。银尘是初见修川地藏,震惊之余,也夹杂着一丝好奇。他看着与自己模样相似的修川地藏,竟觉得有些悲伤,因为银尘能感受到修川地藏那混沌的眼神背后隐藏起来的那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孤单。银尘仿佛着了魔,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上修川地藏的脸庞,却被结界阻隔着,伤了手,结界上染上了一抹殷红,银尘吃痛的抽回手来。虽未触及自己,可修川地藏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炙热,一股不知名的情感在悄然滋生……


PS:晚发了,见谅



。

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01

祖金十年,白银祭司为自己制造出的一度王爵吉美而感到深深的忧虑。手持审判之轮的吉美力量过于强大,并且窥得他们的秘密,吉美不能留。

因此,白银祭司命令三度王爵漆拉连同其他王爵设计吉美,成功将他封入白色地狱。从此,一度王爵吉美下位,成为了传说中神祇般的存在。

同年,白银祭司又借助身陨的天之使徒银尘的躯体复制出了大量容器,并赋予其中之一于“窒息”天赋,取名——修川地藏。同时,天之使徒银尘则在祖金王和白银祭司的协助下重新复生。从此,吉美的天之使徒有了一个崭新的身份——七度王爵银尘。而修川地藏则取代吉美成为一度王爵,成为水源最强大,最神秘的存在。直到祖金二十三年,水源一度王爵的面纱才真正揭开。...

祖金十年,白银祭司为自己制造出的一度王爵吉美而感到深深的忧虑。手持审判之轮的吉美力量过于强大,并且窥得他们的秘密,吉美不能留。

因此,白银祭司命令三度王爵漆拉连同其他王爵设计吉美,成功将他封入白色地狱。从此,一度王爵吉美下位,成为了传说中神祇般的存在。

同年,白银祭司又借助身陨的天之使徒银尘的躯体复制出了大量容器,并赋予其中之一于“窒息”天赋,取名——修川地藏。同时,天之使徒银尘则在祖金王和白银祭司的协助下重新复生。从此,吉美的天之使徒有了一个崭新的身份——七度王爵银尘。而修川地藏则取代吉美成为一度王爵,成为水源最强大,最神秘的存在。直到祖金二十三年,水源一度王爵的面纱才真正揭开。


祖金二十三年,七度王爵银尘及其使徒完美容器麒零发现了白银祭司的阴谋,率众王爵群起反抗。七度王爵为复活自己的王爵吉美而身陨白色炼狱。


同年,一度王爵修川地藏水源一度王爵的面纱才真正揭开。其“窒息”的天赋无人能敌,后在在使徒麒零等人联合设计下死于死灵镜面投射的自己手下。


使徒麒零为不负使命,成为七度王爵,与白银祭司大战。同一时刻,前一度王爵吉美复活,受使徒银尘相求,代他保护麒零。


祖金二十三年严冬,在吉美的帮助下,七度王爵麒零手刃白银祭司,结束了被白银祭司统治的时代。


玄沧治下,从此再无白银祭司。国泰民安,一片祥和之气。


深渊回廊里,麒零与自己的伙伴莲泉告别后,便踏上了一条寻找王爵的寒冷孤寂的旅程。


鬼方风津道,吉美与风源一度王爵对峙雪原。鬼方白银祭司复活,吉美似乎早有预料,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水源一度王爵——吉美,完美容器重现水源,听说他叫麒零。”铂伊司漫不经心的问着,眼里却是一片清明。吉美波澜不惊的内心一下便被被激荡出一道细小的涟漪,“风源一度王爵获取消息的能力倒是堪比我水源的天格,既如此,何不如铂伊司王爵自己去探个虚实?”吉美连忙隐藏起慌张的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到。可他总归是小嘘了白银祭司的能力,“麒零,他马上就会踏上风源地界。”铂伊司伸手扫了扫肩上的残雪,俊美的容颜上荡着迷人的笑容,转而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麒零,切记不要来鬼方,瞒住零度王爵的身份好好生活下去。”吉美神色凝重,转瞬便凝聚一道白讯传送给麒零。


由鬼面女之法构成的白色炼狱,一个披着斗篷的神秘人挥动灵力吸收着鬼面女之法的灵力,只见他左手轻轻一转,鬼面女之发便分裂成了两层,将最核心的内部结界展现出来。白色闪电覆盖着结界,阻挡着敌人的侵入,结界内部,躺着一位被冰雪覆盖的王爵,看起来像是遗世而独立的神祇。他从未见过他的真容,也不曾询问过他是谁。他只知道那一日自己覆灭之后,风源白银祭司通过原浆池回炉重塑了他的躯体,以此助他复生,并命他在白色炼狱修炼等待指令,这便是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方式。他本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容器,却在长久吸收鬼面女之发后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第一次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渴望,第一次对结界内的人儿产生了好奇……他伸出手打了个响指,从另外三个方向便瞬移出了三个相同打扮的人,围绕着结界。他缓缓揭下斗篷帽,露出了长久隐匿的真容——修川地藏王爵。他的三个使徒跟随王爵一同揭下斗篷帽,他们有着同王爵一致的外形,站在一起竟一瞬间无法辩真假。可唯有修川地藏那空洞的眼神逐渐产生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光亮。


结界内,沉睡已久的七度王爵尽管被鬼面女之法折磨已久,却任然保留着最微弱的一丝脉搏,他停止跳动的心脏逐渐恢复了过来,开始了微微的颤动……


ps:修银文的开头拖了一天,周更的无事一般都定在周六更新。

。

修银文: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随想)

1、首先声明它是一篇修银文,私设甚多,目前没法确定是长篇还是短篇。


2、爵迹cp阵营我虽是杂食,但主站银零cp。不过这一篇是修银cp,所以可能会出现吉零cp,接受不了的误入。另外,我不是原著党,只看过剧版爵迹。


3、关于更文时间,你们懂得,上班的我目前只能保证周更,如果写文顺利或者有空闲时间我会尽可能的勤更。


4、此文拖欠时间微久,在此给几位小可爱致个歉,主要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也很幸运碰到你们,一起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5、修银文何时出,不出意外,就在今天。如果我没更,那一定是我没想好开头,请原谅我😂


6、银零文《回首,相熟也生疏》即将步入结局,此后...



1、首先声明它是一篇修银文,私设甚多,目前没法确定是长篇还是短篇。


2、爵迹cp阵营我虽是杂食,但主站银零cp。不过这一篇是修银cp,所以可能会出现吉零cp,接受不了的误入。另外,我不是原著党,只看过剧版爵迹。


3、关于更文时间,你们懂得,上班的我目前只能保证周更,如果写文顺利或者有空闲时间我会尽可能的勤更。


4、此文拖欠时间微久,在此给几位小可爱致个歉,主要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也很幸运碰到你们,一起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5、修银文何时出,不出意外,就在今天。如果我没更,那一定是我没想好开头,请原谅我😂


6、银零文《回首,相熟也生疏》即将步入结局,此后一段时间我可能会专注在修银文上。


至于银零文会不会开新坑,我的回答是:会!我是真爱党!!!不过我上班了,这个坑可能会慢点。


7、感谢这几个月来一直支持我的小可爱们,比心🥰

小糖人

【修银or银修】是缘【银零】
渣攻修川欺骗银尘,残害了格兰仕和东赫。银尘与修川被白银祭司洗礼后再次相遇。银尘保留了记忆,修川却不记得银尘。为保护麒零,银尘与修川对决,最后修川灰飞烟灭前想起了两人过往。结局银尘与麒零手牵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我是小号我怕谁~  @公子齐  @夜靥也  @写文自娱自乐  @成公子🌸

【修银or银修】是缘【银零】
渣攻修川欺骗银尘,残害了格兰仕和东赫。银尘与修川被白银祭司洗礼后再次相遇。银尘保留了记忆,修川却不记得银尘。为保护麒零,银尘与修川对决,最后修川灰飞烟灭前想起了两人过往。结局银尘与麒零手牵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我是小号我怕谁~  @公子齐  @夜靥也  @写文自娱自乐  @成公子🌸

阿诚

【川尘/修银】斯人如虹 (一)

*水仙向,不妥删。


*时间线:银尘还是天之使徒的时候,吉尔伽美什还在。


*私设如山,本文内容纯属娱乐,虚构不实,不喜勿喷,谢谢。


修川地藏还记得初见银尘的时候,他跟在吉尔伽美什的身后,畏首畏尾的样子让人无法把他跟一度王爵的天之使徒身份联想在一起,倒像是个无所作为的小灵术师。


不过很快,修川地藏就改变了这个想法。


银尘一个人去深渊回廊解决魂兽暴动,带着一身伤回来的时候,还不忘给他的王爵和兄弟们带些“纪念品”。


魂兽的牙齿、羽毛、还有临渊兽的头角。


后者自然是送给他的王爵了,毕竟这临渊兽的头角还是难得一见稀有的药材,正是吉尔伽美什最近炼药所缺少的那一味药材...

*水仙向,不妥删。


*时间线:银尘还是天之使徒的时候,吉尔伽美什还在。


*私设如山,本文内容纯属娱乐,虚构不实,不喜勿喷,谢谢。















修川地藏还记得初见银尘的时候,他跟在吉尔伽美什的身后,畏首畏尾的样子让人无法把他跟一度王爵的天之使徒身份联想在一起,倒像是个无所作为的小灵术师。


不过很快,修川地藏就改变了这个想法。


银尘一个人去深渊回廊解决魂兽暴动,带着一身伤回来的时候,还不忘给他的王爵和兄弟们带些“纪念品”。


魂兽的牙齿、羽毛、还有临渊兽的头角。


后者自然是送给他的王爵了,毕竟这临渊兽的头角还是难得一见稀有的药材,正是吉尔伽美什最近炼药所缺少的那一味药材。


「喂,格兰仕!你又捣乱!!!」


银尘的咆哮声响彻整个雾隐绿岛,罪魁祸首还在一旁幸灾乐祸,摊手表示与自己无关,银尘瞪了他一眼,扭头懒得理他。


「你说你这么容易就被干扰了,明明是你没有集中注意力,现在怎么怪起我来了。」


总是满嘴跑火车的格兰仕把银尘堵的哑口无言,自认倒霉,准备擦一擦身上还在下落的水珠,再接着酝酿。


某人不打算放过他,动作轻柔,悄悄的凑过去,伏在银尘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只见银尘脸上神色瞬变,立马出口反对。


「王爵说过,不能去那里的。」


格兰仕看着他神秘一笑,银尘自然猜出来他肚子里又在翻涌着什么坏水,当下就不愿陪他玩了。谁知没走两步就被人拦住,对方笑的人畜无害的跟他解释要去那里的原因。


最后抵不过格兰仕的花言巧语,银尘便乖乖的跟着他走了,两人互相答应替对方保密,不让自家王爵知道,做一根绳上的蚂蚱。


等来到雾隐绿岛的禁地,两人面面相觑,盯着眼前的那片被金色屏障隔断开的绿林,心里忐忑不安,却又隐隐带着些许期待。


他们穿过屏障深入,根据传闻说,雾隐绿岛上的禁地可以遇见从未见过的生物或是区别于玄沧的美景,还有更夸张的说,雾隐绿岛有上古四大神兽之首,只要把他驯服,就能统领玄沧大陆。


但是碍于谁都没有能力进入雾隐绿岛,也并未亲眼所见,所以传闻也就不攻自破了。倒是银尘,一副少年心性,即使知道是假的,却也掩盖不住探索的热情与好奇。


雾隐绿岛的深处果真如同传闻所说那般,参天的大树屹立不倒,树干粗大,纹路明显,一看就是命过千年的老树,周身还散发着些微魂力,覆盖着几米之内的花草。


鸟兽鸣叫,骄阳烈日,这禁地仿佛是另一番天地,另一个世界,这里的所有生物都充满着魂力,虽然稀薄却也源源不断的散发在空气中。


「格兰仕,你感受到了吗?」银尘问,眼睛不断扫视着周围的景观。


身旁的格兰仕点点头,对这些纵横交错生长的植物不禁流露出些许敬佩,但心中尚存疑虑。


为什么这里被称为禁地?


两人越过草木继续深入,不久之后来到一座山前。奇形怪状的石头堆砌而成的高山不断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在玄沧并未见过此等巨石,这不由得让两人提高警惕,缓慢从山前的小洞进入。


洞里别有一番天地,高高悬挂的钟乳石,凝结成晶体的块状物,还有散发着微微亮光的菌类,各有各的特点,将漆黑的山洞照的好似雨过天晴的彩虹,五光十色,绚烂缤纷。


银尘忍不住抬手去碰了碰身旁发光的菌类,那小小的柔软给指尖带来的触感不同于其他生物,那是一种浸入身体四肢百骸的凉意,使人在短时间内达到身心上的全放松。


「银尘,走了,别摸了。」


格兰仕拿手肘杵他,银尘被唤回神,恋恋不舍的跟着格兰仕继续往前走,后者见他三步一回头,无奈的笑了,「行了行了,回去的时候给你拿上一些,别看了。」


话音刚落,如果银尘有尾巴的话,此刻应该已经疯狂的摇曳起来了。心里小小的落空被满足,不开心的阴霾一散而光,银尘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快步跟了上去。


格兰仕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头却还有小孩心性的银尘,总是怀疑当初吉尔伽美什收他做天之使徒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经过相处,他觉得,在这风雨如晦,长夜难明的社会,能够保持这样一颗初心,实属难得。


「银尘你等等我!」


见他一个人步履如飞,格兰仕赶忙小跑跟上,两人并行。


越过令人赞叹的山洞,迎接他们的是黑暗过后的光明,摆在眼前的东西使两人皆瞠目结舌。


四根入天的石柱耸立在地,隔的甚近,它们狭窄的距离之间连接着无数黑曜石所筑的锁链,四根神柱周身还雕刻着眼花缭乱的铭纹,有字有画,叹为观止。


走进一看,发现每根石柱上雕刻的内容都天差地别。其中一根,上面布满了细长且粗壮的触手,鲜红色的条状物体蔓延至整座石柱,显得尤为骇人。


格兰仕绕到左边第二根柱子前,看见上面刻着一朵精美的莲花,花瓣向四周张开,中间的莲心是罕见的金色,凑近了看,还能望见莲心的小孔上插满了尖刺,分明就是心有佛陀却罪孽深重。


至于第三根,银尘只能勉强看清是只硕大的蜈蚣,盘卧在柱上,不知在做些什么。


至于这最后一根石柱,也是夹杂在这三根之间的最高的一根,两人站在柱下,发现上面的花纹与其他三根完全不一样。


那是用一种极其特殊的雕刻手法生生镶嵌在石柱上,周边还利用了古老的楔形文字,最神奇的还是所有文字与图画中间的那只动物。


冗长飘逸的鬃毛、锋利的脚爪、细长有力的尾巴,尤其是篆刻着红宝石的双眼,悄无声息的透露着杀气,使人后背发凉,浑身不由得一颤。银尘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摸它的眼睛,就在顷刻,宝石一闪,格兰仕眼睁睁看着银尘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突然间倒地,不省人事。


“银......尘......呼呼呼......”


眼前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亮,银尘撑着身子站起来,拼命喊着格兰仕,却无人应答。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淹没了黑暗中传来的小声呼喊。当银尘累了,盘腿坐在原地休息时,他才听见那从未间断的“求救”,陌生人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撕心裂肺,好似要被处死一般,沙哑着嗓子,道出了无限绝望。


「你是谁?」银尘警惕的问。


“尘......银尘......”声音断断续续却永远在呼喊,银尘只觉心里发毛,赶忙站起身企图寻找出路。


“......吃......吃......”


银尘察觉到身后的异样,瞬间转身,那一刻,他被吓得不轻。


“咯咯咯......美......美味......”


手臂护在身前,救了自己一命,仅因为一口,鲜血就冲破皮肤,肆意顺着胳膊下流,滴入怪物嘴里。


尝到了人间美味的怪物发了疯似的紧咬银尘不放,渴望用獠牙在进入更深的皮肉之下。


「——雪刺!」


一声令下,身旁多了个浑身雪白的巨蝎,用它锋利无比的倒钩刺进怪物的后背,妄图将它拉开,谁料怪物纹丝不动,银尘又坚持不了多久,雪刺一怒之下将倒钩扎入脊柱旁,狠狠一勾,连同血肉一起,把还裹着嫩肉的脊柱一并勾了出来,生怕怪物会突然起身伤了银尘,雪刺直接将其扔出十米开外,确保它一时半会过不来。


危险虽然解除,但是银尘手臂的伤口可不容小觑,雪刺利用冰丝覆盖伤口,缓解血液的滴落速度。银尘看着自己那已经快要见森森白骨的手臂,传来的疼痛是王爵惩罚他的数倍以上,疼的他直冒冷汗。


因为失血过多的银尘,精神有些恍惚,漫无目的向前走,耳边却不断传来一个低沉富有诱惑力的声音,正在“引诱”着他。


「我在等你,银尘。」


那声音就像有人伏在他耳边吐气,令人感到亲近却又陌生。


「你只需要把手放在上面就好,乖。」


当银尘来到一块水晶前,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嘴唇发白,脸上毫无血色,活脱脱像具冰冷的尸体。


「好孩子。」


随着一声带笑的夸赞,银尘看见眼前的水晶散发着幽幽的白光,水晶正以血液为中心向四周裂开,直到完全破碎的同时,银尘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银尘银尘!!醒醒!」


听到格兰仕的呼唤,银尘睁开眼睛,两人依然深处雾隐绿岛的禁地,四根神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但是......它很真实。」银尘摇摇头,脑袋还有些晕,不知方才是梦还是现实。


「我们得快些离开这里,我觉得这里不太对劲。」


格兰仕环顾四周,拉起银尘就准备离开,结果猝不及防撞上一面透明的屏障。两人试图用天赋将其打破,却发现只是徒劳,这屏障似乎比吉尔伽美什的还要难以攻破。


「不知,二位是想去哪?」


突兀间响起的声音,银尘瞬间认出声音的主人,「是你,你就是我梦里的那个声音!你是谁?」


「我是你们王爵的朋友,是来替他找你们的。」


随着话语的渐落,一个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银白色的长发垂在身后,清瞿的身子穿着墨色长衫,简朴却韵味悠长,五官端正,长相俊俏,双眼黝黑发亮,摄人心魂,嘴角挂着浅笑,不经意间露出的尖锐獠牙更添一份俏皮,唯有额头上的血红色印记显得尤为扎眼。


「我们的王爵?」两人将信将疑。


男人点头,泛着微笑的眼睛猛地浸入一丝杀意,银尘敏锐的捕捉到了,拉着格兰仕在他冲过来的瞬间躲开了。


「你做什么!?」两人惊魂未定,男人看着手指尖伸长的指甲,两指指腹间轻轻一抹,缓声道,「当然是——」他一顿,眼睛慢慢上抬,锁定猎物一般紧盯着银尘,「杀你们啊。」


速度之快,力量之大,银尘被按在石柱上,呕出一口鲜血,之前在虚幻之境就已经虚弱不堪,现如今被这个男人暴力一按,自然抵不住。


「天之使徒,也不过如此。」他满是轻蔑,举起利爪准备攻击。


格兰仕还未来得及阻拦就见一团金光缠绕在银尘周围,替他抵挡男人的攻击。而方才还面露凶色的男人瞬间被反弹出去,撞在一旁的树上,跌落在地。


「该死的封印。」男人擦掉嘴角的血丝,握紧拳头,正准备继续攻击银尘,不料被金光束缚,动弹不得。


「吉尔伽美什!!!!」


咆哮声响彻云霄,倏的,从树林上落下来一个俊美的男人,黑色长发倾泻而下,与头顶的银色桂冠极为相衬。


「小猫又不乖了,欠点教训。」


看见自家王爵亲自出马,偷闯禁地的两人心虚的往他身后挪。


「老子被你困了上千年了,还不能出来透透气?」


吉尔伽美什盯着他看了半晌,挑了挑眉,「哦?你这是——」他抬手指了指银尘,「透气?」


男人撇过头不想理他,也百口莫辩,虽然他是真的想杀人,但是银尘没死,所以这不算数。


「他不是还活着吗。」不服气的某人被金光勒的更紧了,泄了魂力不说,还被迫露出真身。


银尘和格兰仕看着男人的变化,他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多了两只灰色的耳朵和身后露出来的尾巴。


毛绒绒的。银尘想。


「靠,给点面子!!」


张牙舞爪的男人逃不出束缚,只能嘴上逞能,被吉尔伽美什用冰渣封住了嘴,只剩下呜呜的叫声。


「修川地藏,只要你老实,我就放你下来。」吉尔伽美什笑着说,面对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被唤名字的男人啧了一声,毫无骨气的点了点头。


「银尘。」


突然被点名的某人打了个激灵,怯懦的走上前,只见自家王爵举起手指打了个响指,银尘吓得赶紧闭眼,等了许久,并未有熟悉的冰冻感,他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多出来一只银灰色的豹子,正被吉尔伽美什抱在怀里。


「他被我封印了三千年,一直没找到适合的宿主,现在好了,你们两个魂力的契合度是我见过有史以来最高的,他就交给你了,算是对你擅闯禁地的惩罚。」


银尘一脸懵逼的接过那只银灰色的大猫,迟疑摸了摸他的脑袋,险些被雪豹抓伤了手。


「你把他收进爵印里,他脾气就会好很多了。」吉尔伽美什耐心讲解。


「可是银尘已经有雪刺了。」


格兰仕在一旁提醒。银尘这才反应过来,准备把这脾气大的主还回去。


「如果你魂力强大,收几只都没关系。」


他这么一说,格兰仕投给银尘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者就像慷慨赴死的战士,不情不愿的把暴躁的大猫收入爵印,起先大猫不怎么老实,但是有了吉尔伽美什的协助,大猫完全被银尘的魂力收服,安静的呆在他的爵印里。


「走吧,这禁地也该解封了。」


吉尔伽美什带着他的两位使徒离开这里,殊不知,身后的四根神柱悄无声息的一震。








TBC.


后续待定......估计也没什么人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