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龙骑

11万浏览    1095参与
龙幕

《龙》
最近任务好多
没精力细化了
环艺人要死了
上色太丑把线稿放在前面吧
(话真多

《龙》
最近任务好多
没精力细化了
环艺人要死了
上色太丑把线稿放在前面吧
(话真多

鲁鲁子

RIDER TIME龙骑:Advent Again 再次降临(一)

这是无情的战场,无人的街道,存在的只是永无止境的厮杀。


究竟从何时开始?


什么时候才会变成这样?


早已忘却了时间观念,被肾上腺素刺激着大脑,情感与心跳一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能量。


无法停止的时间与战斗的冲动,此等火焰将会蔓延至背负命运与罪孽的凡人之躯。


这是背负所属夙愿被命运所卷入其中之人的囚笼。


你无法避开命运的袭来,但是你可以打破命运。这将成为现实的真实,因强烈的愿望冲破这一切,但在那里之后等待着的又会是什么呢?


现在,谁也不会知晓。


*


(又是你啊。)


阳光下的人影,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却因镜面的反射太过刺眼以至于看不清那人的面...

这是无情的战场,无人的街道,存在的只是永无止境的厮杀。


究竟从何时开始?


什么时候才会变成这样?


早已忘却了时间观念,被肾上腺素刺激着大脑,情感与心跳一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能量。


无法停止的时间与战斗的冲动,此等火焰将会蔓延至背负命运与罪孽的凡人之躯。


这是背负所属夙愿被命运所卷入其中之人的囚笼。


你无法避开命运的袭来,但是你可以打破命运。这将成为现实的真实,因强烈的愿望冲破这一切,但在那里之后等待着的又会是什么呢?


现在,谁也不会知晓。


*


(又是你啊。)


阳光下的人影,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却因镜面的反射太过刺眼以至于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你是谁?)


那个男人,是否是自己所熟悉的人呢?


(你到底是谁?)


是谁呢?是你吗?会是你吗?能告诉我吗?


“喂,城户。”


是那个人的声音吗?


“起来啦,城户!”



从朦胧睡意中醒来,眼前的人确实是一名红衣男子,但并不是原先梦中之人的轮廓。话说,那个男人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来着?


“什么啊,真是的……”


“敌袭了!”


真司愕然了,敌袭,是这个词吧。那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早已不言而喻。


顿时从沙发上起来的他与另一名红衣男子跑到窗口处。那里还有俩人在窥探窗外的状况,一人打整的相当英气十足,算得上是一表人才。好像是叫“木村”这个姓氏吧?他似乎连自己的全名都没说过。


而另一位看起来就有些唯唯诺诺的样子,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像是位文弱书生,显得就像一只在动物园里害怕被别人看见,而躲在洞里的某类动物。至少我是很少有见过他有直视他人的眼睛,这家伙可是从遇见我们的那刻起以来,甚至连自己的姓氏都不报上的那种。


可见这家伙有多胆小,但如果叫不上对方的话果然还是有些怪,至于其他人怎么称呼就不得而知了。


“木村,敌人在哪?”


眺望已经破损的窗口外的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敌人在附近的样子,可能是视力不太好又或者说太迟钝了些,但无论我怎么望也望不见那群人。话说他们究竟有没有来都是个疑问,毕竟连证据都没有。


“不,现在敌人还未出现。”


听到这样的答复,城户真司,我松了口气。要是敌人这时就来了,未免也太无理了,打搅人家的午觉可是一大忌。祖父曾是这样对真司说的。


“什么嘛,手冢你骗人干啥啊?真是的,我再睡一会去。”


本想转身就回到自己舒适的沙发上,却突然像是刚好知道身体要挪向下一步踏上回到原来位置的时机――时间停了下来。


“不,我的占卜很准确。”


说完,手冢从口袋内侧掏出了一枚真司从未见过用来占卜的硬币。


(那是游戏币吗?)


产生这一假想的同时,硬币因手指的力度而弹射在半空中翻滚,从上落入了红衣男子的手背。


答案可想而知。


*


青年带领着一位年纪稍大一位稍显年轻的俩名男子,在山间附近中的废墟附近徘徊。像是为了寻找什么而来到这里。


“跟那家伙说的差不多,是这里吧?”


那位青年环视了一周,望见了上方已经废弃的楼房,那里有四名人。与情报得来的信息千真万确。


“一举歼灭他们吧。”


他吐出了残酷的宣言,甚至带着有些许嘲弄的语气。这份自信,绝非那般简单。


*


“来了!敌袭。”


楼内的四人一同跑向镜面拿出了各自的卡盒,化身为假面骑士。


镜面的反射所产生的骑士的身影附着在四人之身,这场战斗,一定要存活下去。


从楼内跑出的四人,各自从卡盒内抽出自己的卡片,面临接下来要迎击的敌人。


一定要活下去――


那并非只是单纯的一个人的心声,而是他们生存的法则,也是唯一的愿望。


*


真司想要竭尽全力去挣扎,因此自己还不能死在这。但是,与先前的生活相比,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因为,自己想要知道什么,虽说一些地方有些记不清了,但那份蕴藏在体内的战斗的基因却使得他驱动起自己的身体进行战斗。


因此面对眼前的这位银白的犀牛重甲骑士,自己也绝不会轻易落伍,身体的本能在驱使着自己。


还有――


“老老实实的受死吧!”


对真司的戏虐芝浦纯并不打算就此收手,在他的印象中,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战斗的欲望。


虽说没有确实的证据,但他仍旧相信自己的直觉。况且,从刚才为止,这家伙就只是一味的在防御,契约兽的腹甲无一例外抵挡住了他所有的尖刺突击。


可尽管如此,这家伙紧握的刀却并没有丝毫杀意可言,完全不需有任何提防之心。


(太天真了,小子。)


被冲击的力量以后移几步的真司只是在挣扎。


“谁会就这样死啊!”


真司的嘶吼对芝浦而言不痛不痒,仅仅只是作为亡命之徒的无力挣扎罢了。


龙骑从卡盒中抽出的卡片是――


STRIKE VENT(强袭降临)


龙头状的武器向自己袭来,似乎是想要用龙的利牙撕碎眼前的这名狂妄之徒,坚甲不甘示弱,用犀牛的尖刺与龙头一同碰撞出刺眼的火花,杀意与不屈,强烈的信念交织在了一起。


啊!


攻击的猛烈冲击而产生的后坐力与余波将俩人轰飞各处,抵消了双方可能会受到的完全猛烈伤害。


芝浦这边至少装甲厚实,并不会这么轻易的输掉,但是另一边的真司光是重新站起来就已经竭尽全力,似乎是肌肉从刚才为止一直紧绷着的原因从而一下子因余波产生的影响使得有一瞬间的肌肉放松而导致未能继续与神经同步的作用。


“混蛋,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认输。”


真司依靠着强烈的求生本能奋力爬起,一股劲的冲向芝浦面前,似乎还想对他再来一击先前的那一招。


(这笨蛋。)


完全不顾真司的战意,只是很轻松的躲开罢了。


但说到底这还是在主消耗战,至少现在这样的局势是完全不行。


(其他倆人在?)


但很遗憾的是,一人并不在视线范围内,另一人却遭到了危机。


*


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不用多想,战斗下去,怀着杀意毫不留情的杀了他们!


一把抓住猛虎的手臂,用另一只手抽出卡片。


SPIN VENT(螺旋降临)


一击回旋踢击打在猛虎骑士的头部,被踢飞的骑士羚皇仍无任何怜悯,手臂拿着的螺旋状的武器毫无犹豫的向敌人突刺袭来。


从一开始就抓住敌方实现攻击效果的部位,从而实现封住敌方可攻击范围,在给予奋力一击来死死压制对方。通过一系列连续性的突击不给予对方反击之际,这种动作完全不像是第一次杀人的行动能力。


(再这样下去会……)


迅速与羚皇拉开距离,从而抓准时机,但时间仍是有限的,所以……


STRIKE VENT(强袭降临)


猛虎般锋利的双爪,着装在他的双臂。展开双臂的他,像似要进行狩猎而埋伏于某处的野兽正蓄势待发。


螺旋之物正渴望血,沸腾的血需要浇灌在它扭曲的躯体上。冲入敌人的攻击范围,完全不顾及是否会被暗算的可能性,这种兴奋正刺激着他的肾上腺素。


(这怎么可能!)


猛虎连招的猛击之爪无一例外被眼前的这只“羊”所接过,那并非兵器间单纯的碰弹,而是“撬”。像是并非自己的手所控,而是武器自身拥有意志从而偏离原先的轨道。


被羚皇逼得节节败退的猛虎,只好迫不得已使出那一招!


“芝浦!”


*


那是猛虎骑士的呼唤,既然是这样那么就如第二作战计划进行。


坚甲与猛虎一同靠背,同时转向先前对方的位置。


(这群家伙!)


多么卑劣的手段!通过交换对手进行多方面的攻击方式,使得敌人跟不上应对策略从而变得不知所措打的对方措手不及。况且,这下是遇上从属性而言完全不利的对手了。


猛虎率先向龙骑狂奔而去,对比坚甲那厚实的铠甲所背负的重量从而压低了速度性而言,猛虎的捕猎速度更为迅猛且敏捷。一时间,真司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宛若是面对幻影的杀手,一刻都不可放松警惕。一旦松懈下来,自己毫无疑问会被那只“老虎”啃食殆尽。


突然……


碰!


悬浮于半空中从顺时针方向袭来的旋转之物抨击于猛虎之躯摩擦出一道炫目的火花,使得一时间令俩人显得不知所措。


真司转头一看,那是一位翠绿色的骑士前来相助。手中戴上的戒指所飞出的线的延伸回归于手心的是一个完美的圆形状武器,几乎与这个世界的青蛙的眼睛无异,就在刚才,那样东西救了真司一命。


“木村,你终于来了!”


假面骑士妖翠,因先前手冢鼎力相助与劝说前来帮助其他伙伴。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个家伙。


不能轻易畏惧死亡,是他来到这个异界的信条,也是支撑他活到现在的唯一理由。


况且,这人和自己还是有些许浅薄关系可言,不能就这样丢下不管。


“多管闲事!”


猛虎咂舌一声,选择凭空召唤出一把斧子。改变策略,比起先前双臂的虎爪所带来的阻力造成的不便,倒不如直接携带自己的专属斧一路扛起找准时机一击必杀。


(真是出色的策略改动。)


木存心中对此赞许一番后也与真司摆好架势。双方一并奔来,一边是纯粹的杀意,另一边是纯粹的生存。究竟谁会存活下来?


*


“我要活下去!”


芝浦现在完全对眼前的这个小子不为所动,要问理由的话,也是极为简单明了。


“你没机会做白日梦了!”


只是在生死线的边缘挣扎徘徊,越是猛烈的进攻内心就越是对死的恐惧的完美表现。


犀牛假面下的嘴角处微微上扬。


如此稚嫩的攻击,尽管再狠也始终改变不了,他那贫弱的实力――


只在一刹那间,双角与单角的击打一下便传开来,那不过是轻易的被“弹”了一下。坚如磐石般的犀牛护甲,不动如山之躯体,动如雷震般气势。眼前的敌人,芝浦纯的杀意是如此令人生畏。


(不可能会赢的啊……)


如此强大的敌人,怎能有足够的把握战胜?尽管明知是无用之徒却扔向他冲来,握紧手中的螺旋之物,一股猛劲的去敲打这座银色之山。但那又如何呢?一次次的被敌人轻而易举的“弹”了回去,自己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想要逃走?不可能啊!自己怎能有十足的把握能成功逃离这里?尽管暂时逃离了他们的视线范围自己也仍有可能会被其他幸存的骑士所捕获,甚至夺走生命。


纤细的身躯,蕴含的懦弱,正是他作为骑士活在这异样且极端环境下更为凸显出自身的弱点。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他,能活到现在也是一件奇迹了。而奇迹的诞生则是由那个男人所创建出来的,自己从来到这里与他相遇那刻起,仿若是命运的指引般。


那挡在他面前可靠且又坚挺的后背,现在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手冢先生!”


手冢海之,作为假面骑士海鳐,从与假面骑士利刃的战斗得已脱身,赶往现场前来救助这名假面下即将哭泣的男子。


只要相信他的话就一定――


谁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从何时开始?它们的出现显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不需要通过任何人的允许与认同,在他人的意志察觉之时只可判断为突然出现。


蠕动着非人类的躯体,坚硬且毫无肉感可言,甚至是它们的“眼”也毫无生色,不,一切开始变得扭曲且异样。毫无理性可言,汇聚于这片骑士们战斗的空地。这些生物,不,倒不如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可称之为生命这一概念。尽管身体在扭动,但那不过是一味的毫无意义的模仿着人类进行捕猎的行为。


怪物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其数量。


(26、27、28…………)


“数量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加。”


周围突如其来的涌现出大量的怪物,以至于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步,每一个,都不是作为生物,而是作为单纯的“杀意”而行动。谁也无法阻止他们吞噬的本能,唯一能够做的只有一件事。


(杀出一条血路。)


另一边。


猛虎与他人的战斗正为之心潮澎湃时。


挥下的狂乱之斧,一次次成功抵挡了来自左右侧真司与木村的攻击。真司切换成青龙刀进行作战,现在要取得胜利就需要已快致胜作为方针,如何只是一人作战恐怕真司完全招架不住眼前的这只凶猛“巨兽”,但是有木村在。


如果一个人做不到的话,那么就与大家一起就可以做到吧?


如此相信着,是他与他们一起的理由。


不过,梦终有结束的到来吧?就像暗处的一些“捕食者”的行动意义,似乎像是在宣誓着某些东西的结束或开始做出了一道分水岭。


在场的所有人此时突然间察觉到了事态发展的严重性。


(在那里的是?)


位于那里的是灰白的躯体,无意义的扭动,完全不像是已自己的意识所驱使。宛若一具具毫无个人意识的提线木偶。


现在,它们正向着骑士们涌来无尽的恶意。


“那些怪物居然来了!”


是的,那具爬住脚踝想要将自己捕食的家伙正是蛹类镜兽。他们近乎贪婪想要向自己索取满足,恐惧、不安、焦躁、愤怒,随之交织与心头上的一切都化作了最为理性的行动层面。


正是这种情绪才更需要理性看待,用理性做出行动。


“芝浦该撤退了!”


“这些怪物太多了,是该逃了。那家伙去哪了?”


应付四处向自己不断靠近的镜兽,张望附近寻找那个人的身影。突然间那个金黄色的巨蟹骑士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向自己挥手便指向一处方向。


“喂!去那边!”


芝浦命令后方的猛虎与自己前往避难通道。


木场抓住惊慌失措的羚皇,与他一同使用了自己的隐身卡带来的效果,逃离了此处。


真司则一路猛砍过来,毫不留情的砍出了一条求生之路。


留下来的只有还在舞动于空地上的扭曲之物以及它们的尸骸


*


是开始还是结束?


是真实还是虚伪?


是欲望还是愿望?


是生亦或是死?


矛盾将持续下去,命运的枷锁有谁能够斩断?现在谁也不会知道。


世界的选择来自世界的意识,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只有唯一吗?


睁开眼睛即可看见未来的光色。


黑色高级怪男人秋山莲

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姿势力(
身体90度差不多就是极限了,pass了很多高抬腿或者几乎对折起来的那种体位(
拍銫圖可爽啦不想画画啦

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姿势力(
身体90度差不多就是极限了,pass了很多高抬腿或者几乎对折起来的那种体位(
拍銫圖可爽啦不想画画啦

五珞vagh

P1-2 章鱼莲🐙

P3 结局版真司in夜骑

P4 来源是须贺抓了个吉利蛋

P5 草 饿了

P1-2 章鱼莲🐙

P3 结局版真司in夜骑

P4 来源是须贺抓了个吉利蛋

P5 草 饿了

黑色高级怪男人秋山莲

拍了一堆莲真互动😊😊😊😊😊😊😊
哎爽死了,给我西皮混一下更

拍了一堆莲真互动😊😊😊😊😊😊😊
哎爽死了,给我西皮混一下更

锐梓饿哭了

龙牙哒!(p2是微微G向)

他比kdsj还冷,就不指望被看到了(悲)

龙牙哒!(p2是微微G向)

他比kdsj还冷,就不指望被看到了(悲)

Sasa
补个tag,占tag致歉群宣来...

补个tag,占tag致歉
群宣
来打语c,可以水聊,玩不玩语c都可以来,人多才热闹,严重缺人

补个tag,占tag致歉
群宣
来打语c,可以水聊,玩不玩语c都可以来,人多才热闹,严重缺人

是垃圾之苏呀
对不起,我知道这看不出来,而且...

对不起,我知道这看不出来,而且很像女孩,但这是真司

对不起,我知道这看不出来,而且很像女孩,但这是真司

蒸汽小蛋糕

【海真/莲真】时机

海莲真

50%原作+50%虚构

真司是突然出现的。沿街人来人往,他冒然粘过来,就坐到海之身边。期间两人膝盖碰膝盖,肩膀顶肩膀,距离几近减到零。海之张望过来的眼神困惑不已,于是真司开门见山地说:“我想让你为自己占卜三次。”

“我自己吗?”

“对。”

“为什么要三次?”

真司掰着手指,仔仔细细地数给他听:“过去,现在,未来。不是正好三次吗?”

然而海之默默笑着,按回了其中一根手指,他把注意皆放在纠正对方话语中的错误上:“过去已经既定,没什么好占卜的。”

对也不对。换一个人也许直接认下这理,但正因为碰上的是真司——迄今为止,最倔也是最不懂转弯的人,所以这还存在别的答案...

海莲真

50%原作+50%虚构



真司是突然出现的。沿街人来人往,他冒然粘过来,就坐到海之身边。期间两人膝盖碰膝盖,肩膀顶肩膀,距离几近减到零。海之张望过来的眼神困惑不已,于是真司开门见山地说:“我想让你为自己占卜三次。”

“我自己吗?”

“对。”

“为什么要三次?”

真司掰着手指,仔仔细细地数给他听:“过去,现在,未来。不是正好三次吗?”

然而海之默默笑着,按回了其中一根手指,他把注意皆放在纠正对方话语中的错误上:“过去已经既定,没什么好占卜的。”

对也不对。换一个人也许直接认下这理,但正因为碰上的是真司——迄今为止,最倔也是最不懂转弯的人,所以这还存在别的答案。果然不出几秒,真司当他面大声反驳:“未来也是既定的,每一个人都会死,所以占卜未来的必要在哪里?”

“既然如此,三次就三次。”海之轻叹一口气,低下头将那些道具摆放整齐,东西琳琅满目,真司只认出当中的硬币、火柴和塔罗牌。“之前我可没有为自己占卜的习惯。”他说。

真司搓了搓掌心,目光聚焦在海之的指尖。“那你今天把握住这次机会,正好尝试一次。”

第一次占卜的是过去。不得不说,真司的套话技术较以往多了点进步,如今懂得了迂回进展。海之这样的人,天生一种漂泊感,和他所掌握的东西一样神秘,很难让人不为之好奇。而好奇的人中,就数真司最敢提。

从第一次见面起,双方了解到的信息便从未对等过。真司像医院用于教学的人体模型,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想些什么都一清二楚,海之只要见了他,心底全明明白白。认识时间一久,处于下风的那人总要追求一点安全感。

花在占卜上的时间长了,真司赶紧催促道:“快说吧,什么结果?”

“我看见家庭纠纷,但这只是起源,我很早就与父母断了联系,一个人生活。我的占卜是从一位声称自己是德鲁伊巫师的人那里学来的,虽然他的身份无法确定,但是有关占卜的手法却很好用。上大学期间,我靠占卜来赚取学费。”

真司惊叹一句:“原来你读过书啊。”

“我不像吗?”海之忍不住皱眉,“你不能因为我是占卜师而认为我不相信科学。”

“抱歉抱歉,你继续,继续。”真司忙摆摆手,为打断话头的行为感到些许不好意思。

“经历过一些不方便说出的事情后,我在一次占卜中看见你,你平时上班但是会到餐厅打工,因为你需要偿还一笔……”

真司大喊:“无关紧要的就不要说了!”

讲到这里,海之可能是在偷笑,但是真司错失了他嘴角那点痕迹。海之接着说,他提起莲的时机十分巧妙:“我当时知道你和你的朋友都在犹豫一件事情。遗憾的是,他的苦恼远超过你的苦恼,如果不加以干涉,甚至有波及到你的可能性。”

“这我明白,莲嘛,我从来不知道他想什么。”真司点头致意,“上一回我不是带你去花鸡,他动不动就板着脸,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就数他对我意见最大,带什么人回花鸡这不是我的自由嘛。”

那是不久前的一日,海之接受真司的邀请,随他到花鸡小坐,当时莲还没休息,系一身围裙忙于点单端菜。海之为人处世皆无可挑剔,也许是常年在外漂泊的缘故,很懂得做人的那一套。可莲看见他,迅速拉黑了脸色,眼神里遍布刀尖烈火,恨不得海之在注视之下粉碎。

海之对莲的愤怒心知肚明,在此之前他们不止一次见过面,但这是头一回踏入此地。莲甚至不知道真司与他也有交集。

边上,真司全然未知平静之下汹涌的暗流:“手塚,这位就是我经常提起的莲,平常老欺负我的那个。莲,这位是手塚,我问过优衣了,他能住在这里。不过手塚人很好的,你大可放心。”

“是你该小心来者不善。”莲憋不住怒气,冷言冷语一番,扔下围裙之后便很快地走掉。

真司愤愤不平,追到楼梯口,冲着莲说:“不就是让他和我们一起住,你也太小气了吧!”

他们大有争吵不休的架势。海之则一言不发地坐下来,他总是清楚该何时突出自身的存在感,像现在就不必。

“未来呢?”真司又问。他提起未来的口吻就如同谈论一个发光的活物,仿佛未来随时会向他这里跑来。

“不甚详细。”海之说完,收起那枚吊在细线上的硬币。

“等等,为什么收起来了?”真司想去抓海之的手,但毫无疑问被制止了,他的好奇心还未完全满足就被迫戛然而止。

海之面容平静地回答:“占卜的结果应当在合适的时间说出,现在说出结果并不合适。”这显然答非所问,不过真司的关注落在其他点上。

“不公平,三次占卜你只占卜了两次,两次中我只知道一个结果。”真司撅着嘴抱怨,类似的小动作把他刻画得更为生动可爱。海之眼角因此一抬,暗里不动声色地笑了。紧接着,他和真司说:“我不该占卜当下,当下是拿来把握的。”

说不出真司是因为天真而可爱,因为可爱才天真,他抿了抿嘴皮子,说了句也是。

“你介意被人看见我们接吻吗?”海之问他。

“是有点会不好意思啦,但不介意!”

得到允许,海之自觉凑过来吻他,动作体贴温柔,不出一丝错。这让真司身心愉悦地张开嘴,主动迎接那条开莲花的舌头。神棍能说会道,吻技也和话术一样的好,随便动动唇舌,就使得真司全身过电,从里到外都跌在一团看不见的软棉花上。

只是他刚才忘了问,会被谁看见?

当然是被莲看见。

海之总是清楚该何时突出自身的存在感,像现在就正是时候。




鲤刃生
城户真司与秋山莲的最后一次相见

城户真司与秋山莲的最后一次相见

城户真司与秋山莲的最后一次相见

莲真是真的真
哪个大小伙子不想绿莲爹,我做梦...

哪个大小伙子不想绿莲爹,我做梦都想绿莲爹
须贺贵匡,他是美女,自带仙气的美女👍

哪个大小伙子不想绿莲爹,我做梦都想绿莲爹
须贺贵匡,他是美女,自带仙气的美女👍

这我可以吃吗

莲真 是甜饼(吧?)

  ※时间线是TV结局后,有秋山莲PTSD要素

  这是城户真司第二次在花鸡门口撞到秋山莲了,只是这次力道更大了点撞上了人家的胸口;明明对方快瘦成竹竿了,却稳得像个石块那样原地不动,撞人那方却被弹到后退几步。

  城户真司摸了摸自己撞痛的鼻子,抬头看了一下这是何方神圣,是上次把自己撵一边的男人,被他捏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这身打扮还和上次一样呢,仔细闻闻鼻腔还有一点残留的古龙水味。秋山莲别过头叹了口气,随即摆出那副要吞人似的表情:“滚开。”

  “怎么又是你啊?我没欠你什么吧?你这态度很过分……”城户真司话没说完,鼻腔里的余香被血腥味冲散了,他看见眼...

  ※时间线是TV结局后,有秋山莲PTSD要素

  这是城户真司第二次在花鸡门口撞到秋山莲了,只是这次力道更大了点撞上了人家的胸口;明明对方快瘦成竹竿了,却稳得像个石块那样原地不动,撞人那方却被弹到后退几步。

  城户真司摸了摸自己撞痛的鼻子,抬头看了一下这是何方神圣,是上次把自己撵一边的男人,被他捏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这身打扮还和上次一样呢,仔细闻闻鼻腔还有一点残留的古龙水味。秋山莲别过头叹了口气,随即摆出那副要吞人似的表情:“滚开。”

  “怎么又是你啊?我没欠你什么吧?你这态度很过分……”城户真司话没说完,鼻腔里的余香被血腥味冲散了,他看见眼前的人瞬间脸色惨白神色大变,自己也僵在那里了。

  秋山莲的腿忽然就软了,整个身子都摇晃了,他看着城户真司脚下地面的红点吓出了冷汗,是血,只不过是鼻血。那一瞬间,他模糊的记忆作祟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喊了一声“城户!”;他反应过来时,眼前的城户真司明显被他的样子吓呆了。

  “你……你没事吧?”城户真司支吾着问道,秋山莲稳定了自己的状态,立刻捏住城户真司的鼻子说着“别动”,一路连捏带拎把他带上花鸡二楼,熟练地找到医药箱给他塞进了两团棉花。城户真司被眼前这男人的举动震撼了,这翻脸速度在自己的记者生涯中也是第一次见;这边秋山莲也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以前得罪的道上人那么多,见血也是常有的事,为什么见不得眼前这个人流血呢?

  两人就沉默着对视坐着,最后还是城户真司打破了寂静:“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姓啊,我们以前认识吗?”秋山莲看着眼前的人,回想关于他的记忆,却是断断续续……什么“阻止战斗”“活下去”这种不明所以的话,“谁知道呢。”秋山莲这么回复着,这种记忆太不符合逻辑了,但确实是有关这个人——有关城户真司支离破碎的记忆。

  城户真司看着秋山莲起身去隔壁桌子用纸币写着什么,他好奇地走到秋山莲背后瞥了一眼:“医疗费”“精神损失费”……三万元。城户真司忍不住叫出了声:“我还改观以为你是个好人呢?!更何况只是止个鼻血而已啊?太狡猾了!”秋山莲停下写字的手,转过头道:“是不是要给你再加个偷看隐私费还有烦人费才满足?”城户真司立刻闭上了自己还想理论的嘴。

  秋山莲面无表情甩了甩纸片,城户真司面露难色小声嘀咕着“本来就很拮据了怎么还摊上这种事……”秋山莲还是听到了,虽然看城户真司这行头也猜中了一半“你给我打下手的话可以稍微抵消一点。”城户真司面露恐惧:“打…手?强闯民宅收保护费那样的吗?”秋山莲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给他留的这种印象,“你想什么呢,只是给这家店帮忙而已,店主又出去旅游了把店托给我管理一阵,你刚好可以过来。”

  这下城户真司吃了颗定心丸,这家店自己也挺喜欢的,特别是红茶的气味总是有让人怀念的感觉。“加班时间怎么办?”“翘了。”“可是我这样就拿不到加班费连房子都住不起诶,更别说……”“住这。”城户真司被秋山莲这套发言堵得说不出话,大概接下来的时间是和这怪男人纠缠上了吧。

乙火丁

《RIDER TIME 假面骑士龙骑》与MANKAI COMPANY合作舞台化制作决定!!

………………咳咳咳我只是觉得p2阿紬新卡发型蛮适合rt真司丞哥发型则一直很合适秋山莲所以————

不,并不是推荐rt的意思。

我是说,龙骑是真的好看,但是rt龙骑,额。

但是其实你看p3那样也别有一番风味啦(

《RIDER TIME 假面骑士龙骑》与MANKAI COMPANY合作舞台化制作决定!!

………………咳咳咳我只是觉得p2阿紬新卡发型蛮适合rt真司丞哥发型则一直很合适秋山莲所以————

不,并不是推荐rt的意思。

我是说,龙骑是真的好看,但是rt龙骑,额。

但是其实你看p3那样也别有一番风味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