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Build

62.5万浏览    5704参与
安求墨

e总奔月

Evolto有一个非常隐秘的身份——他是外星来的。充满毁灭欲望的Evolto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他能驱使黑洞将现在居住的这颗蓝色的星球毁灭。

但是他一直没有这么干,而是在每天深夜里盯着天上那一轮月亮发呆。

这跟他耐不住寂寞的性子相左,他知道。他还知道,地球上有人不会让他这么干。

那个人叫桐生战兔。


战兔是个非常有天赋的物理学家,说是天才也不为过。战兔早就知道Evolto的存在,并且时时刻刻提防着他。战兔昼夜辛劳地制造新的装备,不断强化他的build驱动器,以此来获取对抗Evolto的强大力量。

但是他一直没有直接去跟Evolto正面对决,而是在每天深夜里看着月亮发呆。...

Evolto有一个非常隐秘的身份——他是外星来的。充满毁灭欲望的Evolto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他能驱使黑洞将现在居住的这颗蓝色的星球毁灭。

但是他一直没有这么干,而是在每天深夜里盯着天上那一轮月亮发呆。

这跟他耐不住寂寞的性子相左,他知道。他还知道,地球上有人不会让他这么干。

那个人叫桐生战兔。

 

战兔是个非常有天赋的物理学家,说是天才也不为过。战兔早就知道Evolto的存在,并且时时刻刻提防着他。战兔昼夜辛劳地制造新的装备,不断强化他的build驱动器,以此来获取对抗Evolto的强大力量。

但是他一直没有直接去跟Evolto正面对决,而是在每天深夜里看着月亮发呆。

这会让他一直以来的心血白费,他知道。他还知道,Evolto也在看月亮。

嗯,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于是在他们即将决战的当天,Evolto和战兔首先碰面。

Evolto标志性的爽朗笑声回荡:“战兔啊,你还真的来受死了吗?真是可悲啊。”

战兔不说话,往build驱动器里塞了天才瓶。

势不可挡的天才形态,曾经把Evolto打得拥有了一丝人性。再次使用这个形态,战兔抱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就算真的要毁灭……那也不能在地球!

于是战兔接近Evolto的瞬间,启动了早就准备好的空间跳跃装置。他的目标是整个小行星带。

“哦呀……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不是让我获得更多的力量吗,哈哈哈哈哈……”

“哈。”战兔笑了,“胜利的法则,已成定论!”

不出战兔所料,以这个方向和Evolto吞噬行星的速度,再加上逐渐变小的引力……他们正在飘向一颗只住着两个人的行星。

其中一个,叫葛叶纮汰。

 

紘汰的手臂上停着一只蝴蝶,他正想和这可爱的小生命玩耍一阵,忽然感应到远处的黑洞余波。在浩瀚星河中,Evolto不断吞吸行星的举动被他发现了。他皱了皱眉头,轻轻一甩披风,出现在Evolto面前。

“力量太强,对于整个宇宙都是威胁……你就去月球上,替我对抗外星生命吧。”紘汰轻声道,作为一个Overload,还是已经拥有神级别力量的Overload,他迈步出去的那一刻万籁俱寂。然后,紘汰在一阵白光之后变成了大将军形态,在这黑暗的宇宙中,出现无数发光的水果武器。

咚!!!

Evolto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攻击,轰到了月球表面,第一次吃这么大亏的Evolto勃然大怒,然而,紘汰轻轻挥手,月球上立即爬满了海姆冥界的植物。在这些奇怪植物的影响下,月球周围,出现了一层怪异限制力场。在这层力场下,Evolto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强横力量,只剩一成。

葛叶紘汰何以被称为神?凭他能够掌控世界的部分规则。

“紘汰,对吗?”飘浮在宇宙中的战兔问道,“我有个请求。”

 

于是,战兔也出现在了月球。和Evolto不同的是,这力场完全没有限制战兔的力量。因为他拿到了来自海姆冥界的锁种——build锁种。

“在这里你就没办法毁灭了。”战兔轻轻晃了晃手,“Evolto……”

“哼,你想趁这个时候打倒我?”Evolto冷笑,“那就来吧,就算只剩一成力量我也不会认输的。”

Evolto忽然表情一变:“不对,你为什么要求葛叶紘汰把你也放到月球上?你回不去的吧。”

战兔微微一笑,解除了变身,凝视着面前的Evolto:“因为,这样就能待在这了。我要监视你的永恒监禁。”

“笨蛋,你会死的,而我是不死的永恒生命。”Evolto大笑。

“那有什么?就待到死好了。”战兔坐在地上,平静地望着宇宙的点点星光。那是恒星在燃烧自己所发出的光亮。

Evolto冷冷地哼了一声,走过去坐在战兔旁边,和他一起看着地球上看不到的夜色,还有那颗水蓝色的地球。

战兔递过去了一个圆形的甜点:“呐,这是月饼。”

 

在月亮上有一座广寒宫,上面住着Evolto,他还养了一只桐生战兔。

很久很久以后,人们登上被神秘力场限制的月球,发现这是真的。月球上仅存的两个生命,相依相守,如此多年。

传说,是真的。



咳,中秋快乐。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才有,没见过鸽子吗xx

体克萨斯·修

恋爱五十段【多cp】01-02

  01【龙兔only】


  只有龙我知道战兔整天愁眉苦脸甚至有时候郁闷到直接缩进桌底的原因。


  “你……能量瓶不见了?”龙我在桌子前蹲下来与缩在里面的战兔对视,问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嗯。”他闷闷地哼了一声,脑袋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双耷拉下来的兔耳朵。


  龙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怎么会丢掉?明明你才是一个笨蛋吧!”

“不是丢掉啊笨蛋!是它不见了!我明明把它放在柜子里还锁好了的!”战兔情绪激动地伸出手拽住了龙我的外套下摆,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说道。


  啊好闪!...

  01【龙兔only】


  只有龙我知道战兔整天愁眉苦脸甚至有时候郁闷到直接缩进桌底的原因。


  “你……能量瓶不见了?”龙我在桌子前蹲下来与缩在里面的战兔对视,问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嗯。”他闷闷地哼了一声,脑袋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双耷拉下来的兔耳朵。


  龙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怎么会丢掉?明明你才是一个笨蛋吧!”

 

  “不是丢掉啊笨蛋!是它不见了!我明明把它放在柜子里还锁好了的!”战兔情绪激动地伸出手拽住了龙我的外套下摆,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说道。


  啊好闪!


  龙我把情绪低落的战兔从桌底抱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要我帮忙吗?”


  战兔点点头,放开了抓住龙我外套的手。


  龙我把急躁够了的战兔放到床上,大概是因为闹腾了两天一夜很累导致了他很快就睡着了,这时龙我发现战兔没有告诉他范围。


  实验室大概已经找过了吧!龙我这样想着便拉开门准备走出咖啡馆。


  很不巧地下雨了,倾盆大雨。


  龙我推开门的手顿了一下,忽然感觉战兔应该没有找过咖啡馆吧!


  “美空,你看到战兔的瓶子了吗?”龙我关上门,拖着步子走到吧台前,上半身前倾地对着正在磨咖啡的美空问道。


  “这么容易找到的话他也不至于想把整个实验室拆了再重装了。”美空头也不回地回答他。


  龙我有点泄气地坐到凳子上,缓缓转了个圈看着窗外倾盆大雨有些郁闷。


  美空放下咖啡机去拿泡面,大中午的什么也没吃。


  “我想到了!”龙我忽然从凳子上跳起来,自信满满地对美空说道,“在胡子那里吧!”


  “胡扯,那怪大叔几个月没来了。”美空吓地差点把开水浇到手上,语气有点嫌弃。


  哐当


  美空听见水壶里传出一声撞击,于是把这透明的水壶举过头顶晃了晃,“哐当哐当”的声音不断地传来。


  “怎么了?”龙我听见声音以后转过头去看美空。


  “这水壶里有东西。”美空把它递给龙我,“你拆开来看看,我怕是战兔塞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进去。”


  龙我本来从底部接过,然后被狠狠地烫了。


  “啊好疼!”龙我失手把水壶摔到了地上,玻璃制水壶直接摔烂。


  一个红色的瓶子也被摔了出来,它和水本来一样是透明的,但是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它变成了原本的颜色,这是战兔的兔子能量瓶。


  ……是战兔吧。


  这是战兔搞了半天的透明化,结果发现它只能在水里隐身,于是就把它放进水壶里观察,然后就忘了它。


  这就是经过。


  02【或谏&帕梦,有飞彩和讯出没】(TBC)


  “嗯……你们是穿越时空来到这里的?”永梦尴尬地看着自己当上儿科医生以来第二次遇到谎报姓名来看的人。


  “嗯。”不破谏冷着脸点了点头。


  “三位都是?”永梦偏了偏脑袋看到站在最后的讯问道。


  “不不不!这个和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或人立马和讯划清界限。


  “什么时候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了?”不破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永梦看着这快要吵起来的三人无奈地说:“和我去CR吧你们,反正已经下班了。”


  CR。


  “这就是你带来的未来人?”飞彩不爽地切开桌子上的草莓蛋糕,白了永梦一眼。


  “哇唔~”帕拉德带着一种有点奇怪的眼神看着讯,讲道理,很像他和永梦的孩子。


  讯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不爽地瞪了回去:“有事吗?”


  帕拉德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盯着他看。


  永梦抱歉地笑笑:“那或人先生,我很好奇你们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呢?”


  “跟你讲啊!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杀人不眨眼!幕后黑手没跑了!”或人看着讯默默往后退。


  “怎么了?”永梦忽然严肃了起来。


“我们拍到了他改变阿守程序让他变成杀戮机器的视频,我怀疑之前游乐园地杀人事件也全都是他搞得鬼!”或人气哼哼地说。


  哦这熟悉的赶脚,这孩子很快要真香了吧!


  飞彩嚼着蛋糕一言不发。


  “帕……帕拉德?”永梦回头看拿着游戏手柄蹲下来差点笑癫的帕拉德,有些好笑地问道。


  “谁也逃不过真香警告。”帕拉德用颤抖着的声线说道。


  或人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帕拉德,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


  “行了!别搞这些没用的!也只有你这个蠢货才会相信修玛吉亚是善良的。”不破谏不耐烦地说,手已经摸向外套里的变身器。


  又是一个要真香的人啊……


  “别这样嘛!修玛吉亚是~不善良的?!”或人忽然扭曲了音调,这尴尬的感觉。


  “噗……”不破谏憋得脸色通红,其实超级想笑。


  EA三人一脸尴尬,唯一一个修玛吉亚貌似听不懂这笑点奇葩的笑话。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Poppy急忙从休眠中弹出来,“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01三人均是一愣,倒是讯好奇地去拍了拍街机,还试图和它讲话。


  Poppy愣了一下,转过身子去拍了拍讯的肩膀:“怎么了?”


  飞彩嚼着蛋糕不说话,伸手从白大褂里掏出手机来给大我拨了个号。


  “这里好像有个没脑子的家伙,你来解剖他吧。”飞彩默默地对着电话说了一声。


  “我他妈是外科医生!”大我吼道。


  ----TBC


 

 

 


米。

在学校的摸🐟 大部分宝生永梦

在学校的摸🐟 大部分宝生永梦

欧鳇

我的意中人会开着皮卡拉着小提琴迎娶我『二』

接上文,依旧天雷滚滚,有后续,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

且说美空的小手拍了拍一海的肩膀,这一拍仿佛要把他的血压拍爆血压计。又仿佛在他心上挠痒痒,他巴不得赶紧打发走飞电或人,再来跟美空求婚,连朋友都不要耍了,先结婚再恋爱,三年抱俩,有啥不好的?生产标兵万丈龙我和民间科学家桐生战兔岂不就是美空爹做的媒?糊里糊涂地结了婚,战兔的笑容反而多了起来,脸也白胖了,今年已经要生第四窝小兔子了!这等下怕是要造出新世界了!他仿佛看到他,大地主猿渡一海,戴着大红花,拉着小提琴,骑着摩托车把咪碳接回家,天天喝蜜瓜汽水盖香草冰淇淋,不久就生一对有火星血统的土豆仔似的娃娃,再派红黄蓝羽等长工去给大家报喜……而飞电或人就...

接上文,依旧天雷滚滚,有后续,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



且说美空的小手拍了拍一海的肩膀,这一拍仿佛要把他的血压拍爆血压计。又仿佛在他心上挠痒痒,他巴不得赶紧打发走飞电或人,再来跟美空求婚,连朋友都不要耍了,先结婚再恋爱,三年抱俩,有啥不好的?生产标兵万丈龙我和民间科学家桐生战兔岂不就是美空爹做的媒?糊里糊涂地结了婚,战兔的笑容反而多了起来,脸也白胖了,今年已经要生第四窝小兔子了!这等下怕是要造出新世界了!他仿佛看到他,大地主猿渡一海,戴着大红花,拉着小提琴,骑着摩托车把咪碳接回家,天天喝蜜瓜汽水盖香草冰淇淋,不久就生一对有火星血统的土豆仔似的娃娃,再派红黄蓝羽等长工去给大家报喜……而飞电或人就似乎成了最大的阻碍,可恶的蝗虫精!他一海是不怕蝗虫来吃的,哪怕是这小社长吃成了个满月,也伤不到他猿渡农场一根毛。只是他来倒像是阻碍了他一海抱儿子!

一海跟美空到了堂屋,只见那位小蝗虫并没有把稻子当瓜子嗑,规规矩矩地坐着喝咖啡,也没说难喝,就是粉嫩的小脸蛋上一下子冒出了一颗青春痘。但他心里思忖着,这小蝗虫恐怕是装出来的,听说他是因为爷爷当供销社社长,自己才孙承爷业的,并不是靠自己的本事。他是要去说相声呢!趁大家发笑,就把粮食吃光。所以一定要小心这个小家伙。

说到孙承爷业,就好比子承父业,一海想到了幻德,他爹当村长时给他了个希望小学校长的头衔,可他根本是扁担倒了不认个一字,还总跟妇救会主任纱羽去世界树大酒店喝昏睡橙汁。幻德把他爹乐得翻了白眼翘了辫子后就当了村长,一海总有点不大服气。再往县城想,那个警察泊进之介不也是接了老子的班么?他老婆也是警察,小舅夫也是警察,他儿子肯定也要当警察。还有卫生院的飞彩医生,也是要等老院长镜灰马退休后继续当院长的,那小实习医生永梦,怕是要当院长夫人了!他们这儿顶顶大的官,县长火野映司,不也是子承父业吗?他也够任性,开始还不想当县长,要去非洲送金坷垃,金坷垃爆炸了他才老老实实回来当县长。

对,说到火野映司,还有之前的有个警察老婆的进之介、做宝生永梦的飞彩,话题又绕回了娶老婆——他一海,要跟他们一样娶个好老婆!永梦就不说了,水灵灵小蛋糕似的守护人们的笑容,谁不喜欢?泊雾子,抓小偷搞治安一把好手,还有本事让进之介给她生了个英治,可了不得!还有火野映司的老婆,那真不是人,而是个贼他妈漂亮的鸡精!眼睛又圆又亮,腿又细又长,可不像那些老母鸡,身上是一点肪都没有!“就像新娘一样又会做料理又会做家务,就算只是待在一起都感到被治愈。”略有发福的县长是这么说的。最重要的是,他俩晚上抱着睡觉都不要被子,鸡精把火红火红的大翅膀一伸一裹,比什么羽绒被都暖和,干点那事都不怕冻屁股的!

一海念着那个鸡精,心想不如喊他来治一治蝗虫,鸡不是专吃蝗虫的么?于是打发红黄蓝仨长工,带着一袋袋上好的土豆往县长家去。

这红黄蓝三个长工听了一海的话就扛起土豆就跑,因为路途遥远,他们借了良太郎家的大皮卡,突突突向县里赶,出村口是看见有人向他们招手,像是要搭车,红羽一脚刹车把车停了,才看清,这不是村里安保大队队长不破谏吗?

不破谏工作时不苟言笑,上了车,四人交流一下子感情,才发现这队长也是听说了村里进蝗虫,要去县里请县长夫人除虫呢!聊到高兴处,不破谏倒是向三羽透露了一个消息,县长夫人最爱的东西,不是土豆,是街上卖的只要一条内裤钱的冰棍。

不愧是当官的,有内部消息就是不一样,既然目的一样,四人便商议着如何把土豆卖掉换冰棍,刚巧那山上寺庙的和尚御成下山采购食材,一笔交易就这么快活的成交了。于是御成也听说蝗虫精的事了,他表示想把他的小少爷带过来会会这蝗虫精,四人一听,方圆百里谁不知道大天空寺的名号?驱除精怪能力一流,而这小少爷平时神出鬼没的,长的又清秀可爱,不破谏直接拍板答应,还表示管饭,让他们吃个饱!

送走御成,一行人浩浩荡荡奔向县政府找县长,可是左看右看,都不见县长和县长夫人的影子,还是黄羽机灵,一拍脑门,都知道县长原来是个流浪汉,现在子承父业当上县长,原来的习惯还是没改,没事总喜欢穿着花内裤在外面晃荡,就这样,果不其然,四人在小公园里面发现了张口闭眼的县长和县长夫人。

这下就算是大地主手下的,那也没见过这大阵仗呐!三个人吓得撒腿就跑。谁知道还没跑两步,突然一个警察冲了过来说要逮捕他们。

这男人说是什么乡派出所的小领导,是个叫什么照井龙的,还关系着村里那泊进之介的升官咧!三人也不敢反抗。就被抓着送去押送给那什么二位一体的细数罪恶了。

三个人被逮进去了,也就没人去找那大美鸟吃蝗虫了。好在还有保安不破谏。哪知这不破谏也是个不靠谱的。见了那小蝗虫讲冷笑话就乐得直发抖。

这下可给油子气坏了,大地主拍着自己的大腿痛骂:“你不是不苟言笑吗?你不是不苟言笑吗?”

不破谏一遍忍着一边抖,还要回答他的问题:“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呢,我们都不会笑,除非是可爱小孩忍不住。”

“我忍你很久啦!从刚刚你就在笑我!”一海怒了,气到要用刚收的苞米把不破谏压死!

不破谏马上恢复严肃脸:“先生,我真的是笑那个害虫!害虫和人类不能共存。通通歼灭!都听我的!”

一旁乖乖喝咖啡的或人突然一口咖啡吐了出来,好巧不巧,刚好都喷到了来蹭果汁的隔壁诗岛刚脸上。

“诶!人类和害虫也可以友好共存!这这这这这……”飞电或人记得要哭

不破谏突然发现眼里那手足无措的蝗虫精,竟自带了一层柔光滤镜!难道这就是……

“保安队长,你咋了?”美空惊恐地看着不破谏,“你咋还流鼻血了呢?”

“啊啊啊,没,没什么哈哈,那个,这个绝世可,唉,不对,这个蝗虫我带回保安队了哈,反正就,就这样……你们慢慢聊,我们走了”

“油子,”美空戳了戳一海“你说这保安队长,咋还抖着扛了那小孩回去呢?”

一海翻了个大白眼:“瞧给他乐得!”

一海现在也想不得什么蝗虫,美鸟,可爱小鬼啥的了,他现在只想和咪碳困觉!

自闭爆米FA

这几天的来打摸鱼涂涂
我第一次打这么多tag…
如果烦到了我会删的

这几天的来打摸鱼涂涂
我第一次打这么多tag…
如果烦到了我会删的

希紫🍙@內民大

風的妄想日記Day42

腐臭的氣味,順著管子,通過面罩,斷斷續續地傳來,嗅覺已經開始習慣這濃郁的惡心,漸漸麻痺而無法分辨。眼睛被罩著,只能隱約地感知到一絲微光,似是燭火,下一秒就會熄滅。

突然,遠比之前強烈的,就像劇毒般迅速滲透到全身的氣體,徹底把我的思緒打亂,腦中漸漸只剩下一種慾望在驅使著:Destroy

我開始妄想

“勝利的法則已然確定。”紅藍雙色的騎士,驅使那鋼鐵的盔甲一步步朝著我走來,而現在我卻有著獨特的預感:接下來所面對的,不是毀滅,而是升華。

沒錯,就在無意識中,行動快與大腦思考地拽住了那位飛踢的騎士的腳踝,之前的狂暴仿佛被一掃而空,如同重生般的清爽和自由控制的身體,立馬逆轉了局勢。

“危險等級2.……不,3.7…...

腐臭的氣味,順著管子,通過面罩,斷斷續續地傳來,嗅覺已經開始習慣這濃郁的惡心,漸漸麻痺而無法分辨。眼睛被罩著,只能隱約地感知到一絲微光,似是燭火,下一秒就會熄滅。

突然,遠比之前強烈的,就像劇毒般迅速滲透到全身的氣體,徹底把我的思緒打亂,腦中漸漸只剩下一種慾望在驅使著:Destroy

我開始妄想

“勝利的法則已然確定。”紅藍雙色的騎士,驅使那鋼鐵的盔甲一步步朝著我走來,而現在我卻有著獨特的預感:接下來所面對的,不是毀滅,而是升華。

沒錯,就在無意識中,行動快與大腦思考地拽住了那位飛踢的騎士的腳踝,之前的狂暴仿佛被一掃而空,如同重生般的清爽和自由控制的身體,立馬逆轉了局勢。

“危險等級2.……不,3.7…3.9……4.0!”


欧鳇

我的意中人会开着皮卡拉着小提琴迎娶我『一』

群里接龙产物,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海咪为主掺杂all梦,镜梦,龙兔等,非常雷,巨雷,天雷滚滚,不适者勿看,有后续

东村村口开始一条街,随便敲户人家的门,谁不知道那村里的地主猿渡一海想和村里那个老油子的女儿石动美空耍朋友,说老油子也不大确切,人家只是喜欢搞搞地球外面的稀奇玩意儿,火星咖啡什么的,可村里也没人知道那咖啡的味道,喝过的都莫名其妙失去了喝时候的记忆,只有生产标兵万丈龙我表示非常得劲儿,一口下去可以耕十亩地。

再说这猿渡一海,靠着自己高超的种土豆技艺,愣是成了村里第一个万元户,村长冰室幻德亲自颁的奖。

这天村头养殖大户野上良太郎开着自家买的全村第一辆皮卡,突突突路过了一海门口,...

群里接龙产物,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海咪为主掺杂all梦,镜梦,龙兔等,非常雷,巨雷,天雷滚滚,不适者勿看,有后续

东村村口开始一条街,随便敲户人家的门,谁不知道那村里的地主猿渡一海想和村里那个老油子的女儿石动美空耍朋友,说老油子也不大确切,人家只是喜欢搞搞地球外面的稀奇玩意儿,火星咖啡什么的,可村里也没人知道那咖啡的味道,喝过的都莫名其妙失去了喝时候的记忆,只有生产标兵万丈龙我表示非常得劲儿,一口下去可以耕十亩地。

再说这猿渡一海,靠着自己高超的种土豆技艺,愣是成了村里第一个万元户,村长冰室幻德亲自颁的奖。

这天村头养殖大户野上良太郎开着自家买的全村第一辆皮卡,突突突路过了一海门口,带来一个消息,他家母猪难产,飞彩来掏,美空在那看热闹呢,听的一海小脸煞白又变红,裤子一穿就奔养殖场去了。

一海急急忙忙冲去了养殖场,途中遇到了正好要去找飞彩医生,给孕吐的老婆抓点药的龙我,两人便一起赶了过去。

只见那飞彩医生急得满头大汉,头顶上几个脑壳唧唧歪歪吵死个人。

“患者似乎非常痛苦,要给患者带来笑容!”“把手术器材都给我,我才是拯救患者的那个人。”“不要急不要慌,送来给我解刨一下也行哈。”“我已经开始兴奋了,永梦来玩!”“嘎嘎哈哈哈哈,这就是村里第一例难产的猪啊!”

“それ以上  言うな!”飞彩医生大怒。

良太郎从一旁急得要哭。“行不行啊医生!”

一海凑过去探头一看。“嚯!这猪都憋红了!还能不能行了?”

“你才是猪!本大爷就没见过有人敢说老子是猪!老子本来就是红色的!”

龙我顿悟:“哦!是红皮猪!”

桃塔罗斯这边已经累到骂不动人了,良太郎倒还坚持从一边哭哭啼啼:“我就说不让他帮我代孕,他非不。都怪我。都怪我。呜呜呜。”

飞彩医生推开身后围观的那几个,信誓旦旦地说:“不用担心,我是天才母猪产后护理专家,没有我做不了的护理。解决难产,只要从腰开始截肢就好了。”

最后还是用了飞彩医生的法子才掏出了这个小崽子。只不过桃和小崽子通通上下解体,上半身贴着地,腿倒是在空中。说是后来良太郎又寻了什么法子才救回来。但这是后话了。

一海和龙我看完泼皮小电钻助产之后,才恍然大悟起来。

“医生!快给俺老婆抓点药,他要吐死过去了!”

“不是问题,送到我诊所打两桶青霉素就好了。”飞彩医生专业地回答。

“咪碳呢?咪碳呢?不是说咪碳在这看热闹呢?咪碳呢?”

一旁的六岁儿童舔着棒棒糖:“哦,你是说美空啊,她是看了一会儿。但是觉得没意思,就走了,说是去什么村头地里捞点免费土豆,回家蒸去……唉,你去哪啊,别跑啊,快给我找点什么死了的东西,我这回又没捞着!我等着解刨呐!”

一海一边往家里飞奔,一边恼着自己:“怎么能让咪碳亲自去摘土豆呢?土豆应该自己从泥里钻出来垒成堆,或是把自己装进蛇皮袋里送到咪碳手中才对!这不争气的死土豆!”转念一想,咪碳背着他去挖他的土豆一定是不好意思当面和他提想要土豆,于是心里愈发觉得咪碳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并且打定主意要将自己祖上传下来的几十亩土地都送给她。

不出一会就跑到了自家地里,毕竟一海家的地很有一点大,从村东头一直延展到村西头。然而这时他又开始恨起自己这广阔的领土了,因为这样大的田地让他难以找到自己喜欢的咪碳。他想也不想,直接扯起他的嗓子大吼:“咪碳——咪碳——”

那边苞谷地里几束杆子动了一下,露出美空的小脑袋。她拎着蛇皮袋,里面装着满满几十斤土豆。“啊呀,油子,没跟你讲就挖了这些……”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一海看了一眼袋子,神色一凛震声道:“这些?就这些也来跟我说?”

美空愈加窘迫地抹了一把沾着泥巴的小脸:“是有点多,要不你还是拿一半去?”

猿渡一海心火燃烧,他夺过美空手里的蛇皮袋扛在肩上:“这几个土豆也来和我油子打招呼!明儿我再挖两百斤土豆送到咪碳你家里去,要嫌不够那就再搭上一百斤苞谷、两百斤麦粉、三百斤粳米……”

然而没等他说完,他手下的长工赤羽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老大,不好啦!”

一海好不容易有个能在美空面前显摆的机会,自然不把小弟的慌乱放在眼里:“什么事,说!”

赤羽道:“不得了啦!乡里供销社的新社长飞电或人要来咱们村,这十里八乡的地怕是……”

“怕什么?”一海粗声粗气地打断了他,“什么飞电或人飞电或狗的,我们猿渡家什么时候怵过?”

“啊呀,老大!”黄羽也赶到了,他哭丧着脸,“听说那飞电或人虽然还是个半大小子,但其实是个蝗虫精咧!蝗虫啊!”

蝗虫二字终于使猿渡一海的神情严肃了一点,但他还是保持着一名大地主的冷静与矜持:“这不慌。待飞电或人到了,你让他到堂屋里坐着喝茶。若他真是蝗虫成了精,你就捧五斤还没碾过的稻子给他当瓜子嗑。”

美空看着有条不紊发号施令的猿渡一海,突然感到十分心动:这么勇敢、豪迈、智慧而可靠的男人,一定就是她石动美空的好郎君!她伸出那只戴着火星手镯的小手,拍了拍一海的肩:“油子,俺和你一起去会会那蝗虫精!”

筱小僧

又被吞图层还还原不了的那种,我明眸皓齿的赤楚桑啊(大哭)

又被吞图层还还原不了的那种,我明眸皓齿的赤楚桑啊(大哭)

オムライス
一个不像兔龙的兔龙,虽然我是两...

一个不像兔龙的兔龙,虽然我是两边无差啦。

本篇看完,心里最难受的就是兔兔自闭没人安慰。英雄又怎样,谁还没有脆弱的时候。

没办法,都是大男人,没那么多时间来矫情。

就希望等一切尘埃落定,属于他的那个龙我能像这样摸摸他的头,告诉他:你看,你做的很好很好啊————

而且你不是还有我吗?

一个不像兔龙的兔龙,虽然我是两边无差啦。

本篇看完,心里最难受的就是兔兔自闭没人安慰。英雄又怎样,谁还没有脆弱的时候。

没办法,都是大男人,没那么多时间来矫情。

就希望等一切尘埃落定,属于他的那个龙我能像这样摸摸他的头,告诉他:你看,你做的很好很好啊————

而且你不是还有我吗?

约定的后日谈

bugster桐生战兔的七个秘密★1

  天才物理学家葛城巧路过一个让他自己的皮套显得特别眉清目秀的世界的时候,不幸感染了量子物理游戏病。

  #假设战兔是巧的bugster#

  #感染的游戏可能叫《物理前沿build&mach》#话说这游戏在EA那里怕是没人能通关了#因为实际上并不涉及EA剧情所以不打EA标签

  #工具人战兔老婆你好惨#

  示警在前:

  #bugster是假面骑士EA的设定,大致上当游戏病毒拟人看就行,但是EA很好看还是推荐去看w

  #OOC属于我:bugster兔和原作的主要区别在于他缺乏对人类价值观的认可,并且更重要的是人类和Smash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异族。

  #cp是E...

  天才物理学家葛城巧路过一个让他自己的皮套显得特别眉清目秀的世界的时候,不幸感染了量子物理游戏病。

  #假设战兔是巧的bugster#

  #感染的游戏可能叫《物理前沿build&mach》#话说这游戏在EA那里怕是没人能通关了#因为实际上并不涉及EA剧情所以不打EA标签

  #工具人战兔老婆你好惨#

  示警在前:

  #bugster是假面骑士EA的设定,大致上当游戏病毒拟人看就行,但是EA很好看还是推荐去看w

  #OOC属于我:bugster兔和原作的主要区别在于他缺乏对人类价值观的认可,并且更重要的是人类和Smash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异族。

  #cp是E总,大概#

        —————————————————

  (一)

  桐生战兔有一个秘密。

  其实他不是人类。

  ——

  那天的雨下得很大,就跟他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一样大。也不记得是发生过什么,只是想起向自己伸过来的一双手。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跟人类是不同的;他也知道,人类对于外来的种族,一向不会宽容。

  这个世界没有他的同伴,也没有别的什么让他寄托,于是他日复一日地留在宿主那里,思考那些逻辑严谨又让常人难以理解的问题;偶尔也会透过宿主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

  天空,草地,还有一闪而过的光。

  想呼吸,想站在地面上,想去触摸阳光,想获得『自己』。

  ——这就是他的源起。

  他从来没有出现在外面过,只是偶尔小心翼翼地借用过宿主的眼睛去看,他很清楚没有存档的自己一旦被发现就很有可能遭到人类的追杀,而且还有另一个种族的生物一直在注视着他的宿主。

  人类为什么要执着地去毁灭一个灭绝到只剩下几个个体的种族呢。

  仅凭一句会毁灭地球的猜测,宿主就筹备了数年,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杀死外来星球的生物。

  那么,他也一样吧。

  外来的种族,从其他的世界来到这里,虽然是源自于人类,但他的存在无疑给人类造成了威胁,哪怕他到现在为止没有感染过除了宿主以外的任何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宿主他是这样相信的,并不择手段地想要除掉外来者。

  如果有一天,他也被发现了呢。

  “我……是谁?”

  那场雨很大,就像他诞生的那个晚上,雨遮蔽了视线,而他站在玻璃后面看着一道道霓虹色的光从玻璃上划过。

  那时候的天空很亮,白色的闪电忽地从一端延伸到另一端,快的像是一个人的一生。

  人类的生命只有一次。

  没有存档、没有刷新、不能重来。他自己也没有重来的机会,他甚至不知道什么地方能保存他的数据备份而不会发现,难道要放进宿主的研究资料里吗?

  可是宿主终究失败了。

  这场雨很大,他在陌生的街头,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意识空间那只有物理学公式的黑暗领域中了。雨水从天而降把他淋的湿透,而他在长久的迷茫中终于想起去控制这副不知道是谁的身体。

  试探着去挪动手指,在不断从天际砸下的冷雨中去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硕大的雨滴把所有的清晰击碎。只能看见模模糊糊的光与影。

  雨水啪嗒啪嗒的声音透过湿润的空气传到耳朵,他坐在那里,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身体很沉,跟水混在一起。

  有风,从雨幕里穿过。

  远处的灯火,和天上的星星。

  水里模糊的倒影,被雨滴打散。

  听到了世界的声音,很快,很近。

  在呼吸。

  雨滴打在身上,能触摸到真实。

  ——现在的他,是活着吗?

  太好了。

  一时间也忘记了宿主、忘记了危险、忘记了一直以来的顾虑,视线里的光影更加模糊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纯粹地感觉到欣喜。

  真的好想去触摸世界啊。

  太好了。

  渐渐有了不一样的声音,打着一把伞的人从街口出现。

  那个人慢慢走近,雨伞下是代表人类惊讶的表情。

  那一瞬间他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别人,无论是谁都好,无论怎么样都好,于是他抬起头看着那个人,尚且不熟练地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

  他忽然就想起来一件事情。他还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就不属于这个世界。Bugster本来应该诞生的时候就有了名字,但是他没有,一直没有。

  “我是谁……”

  他是个游戏角色啊。游戏角色怎么可能给自己起名字。

  终究还是不属于这里。

  那个人向他伸出了手。

  (二)

  桐生战兔有一个秘密。

  他很喜欢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存在的证明。

  ——

  那场大雨让他忘记了很多事情,他总会觉得自己是生了锈的机器,因为老旧的齿轮浸了水而没法运作。

  想不起来宿主的名字,想不起来宿主为什么会死,也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要做什么。只记得那场大雨里向他伸出的手,以及握住时那份温暖。

  其实缺少了什么都不重要,那都是宿主的东西,从那场雨开始才是桐生战兔的故事。

  Nascita是战兔的家。

  没有客人的咖啡店,擦的干干净净的桌子映照出白色杯碟上简洁又漂亮的花纹,而空气里有着淡淡的光和咖啡香。

  他会长久地坐在吧台那里,那是店长平常喜欢坐着的地方,总是带着温度和停留的光影,好像那个人还坐在身旁,试图从种咖啡豆开始泡一杯能喝的咖啡。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他想,『我喜欢这个世界。』

  只要他一直小心翼翼,只要没有人知道他是怪物,是Bugster,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没有赤裸裸的恶意,也没有明晃晃的杀意透过折断的笔杆炸成一团令他窒息的黑暗。

  这样就好了。

  桐生战兔可以一直活下去。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在咖啡店的温柔与战斗时的热血交织在一起,咖啡店、能量瓶和物理公式,这就是桐生战兔的全部。

  其实最开始他对成为build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抵触。就好像是在瓢泼的大雨里看到一条河,接过那个变身器就像是踩着浑浊的水一步步走到对岸,背后有什么他不知道,回过头也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店长问他,愿不愿意作为正义的英雄,作为假面骑士为守护人们而战。

  他接过了腰带。

  很沉,比他想象的沉。

  如果,如果能保护人类,那有朝一日他们知道自己是Bugster的话,会放弃杀死他的想法吗?

  只是小小的希冀而已,不会也没有关系。他并不是因为这个而去战斗的。

  虽然不记得宿主是怎样一个人,但依稀记得他对生命的漠视。战兔没法理解这种漠然的态度,人类明明只有一次生命,却在彼此消磨之间削减种族的数量。

  人类是很难懂的。战兔深知这一点,他也一直想要融入人类的群体。

  他不想成为孤独的一个,徘徊在世界之外,时时刻刻面临着危险和死亡。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Bugster,但是他并不想去增加同伴的数目。

  店长说要守护人类啊。

  如果去增加同伴,那就会有人类消失,店长知道了会生气的吧。

  所以在接过腰带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了,成为人类正义的一方,在假面之下守护这个世界。

  为此他在实验室里整理着最熟悉的公式,写下一次又一次的计算,每一次有所进步都会兴高采烈——这样就好吧?店长,我是不是离你想要的正义的英雄又近了一步呢?

  从桌子上醒来的时候,脸上有一点键盘的痕迹,屏幕依旧亮着,复杂的公式整整齐齐地排列。

  他看了看时间,是凌晨四点钟,身上披着店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盖上的外套,他攥紧了衣袖好像能获得最大的温暖。

  店长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递给他暖暖手。他接过来捧着,也没打算喝。

  “说过了在这里睡着会感冒的,战兔。”

  “不是有店长在吗。”

  早春的地下室总是有些冷,比那场雨的夜晚更冷,但是只要心依旧温暖,就不会畏惧任何的风与雪。

  战兔搓搓手继续敲打着键盘,要在下一个Smash出现之前把升级做好才行。前几天他发现能量瓶之间存在着无法解释的最佳搭配关系,而原理到现在他也没搞清楚。

  如果能弄明白就好了。

  他甚至在变身器上加了这个设置,但是原理一直没有头绪。海量的数据从屏幕前滚动而过,他叹了口气,喝了一口咖啡,表情灰暗。

  “店长,你说到底为什么会有Best mach?”他摆弄着能量瓶,看向一直坐在一边的石动惣一。

  “是啊,到底为什么会有呢。”店长的语气轻飘飘的,看起来像是在思考,却带着战兔看不懂的笑意。“这就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了,我可看不懂这些东西。”

  是啊。

  他可是天才物理学家啊。

  天才物理学家都搞不定的事情谁还能弄明白?这样的重任当然要交给他来做了。

  这是独属于桐生战兔的目标啊。

  #Bug兔一直很害怕自己会被当做怪给清除掉,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葛城巧每天在心里碎碎念除掉那个外星生命体。

  #游戏卡带是檀黎斗~神做的,但还没起名就被葛城巧一波连命带走了。估计里面出的题虾饺也不会做。

釉子汽水

基本内容如p1,雷者自避,总之未成年请略过。

p3是画到一半时试着调了调亮度的截图,由于我想调整成类似于禁闭室一样的场景所以成图(p2)很黑。不过果然一调亮就能看出来我其实涂的很草率了orz

基本内容如p1,雷者自避,总之未成年请略过。

p3是画到一半时试着调了调亮度的截图,由于我想调整成类似于禁闭室一样的场景所以成图(p2)很黑。不过果然一调亮就能看出来我其实涂的很草率了orz

豆小渣

最近家里养的崽崽!等衣服做完了就带出去拍照!为什么崽崽都那么可爱555555

然后发觉超生了…身体不够了…永梦和帕拉德…都不能加入合影……

5555我的小渡真的好可爱哦…为什么小渡那么可爱!

最近家里养的崽崽!等衣服做完了就带出去拍照!为什么崽崽都那么可爱555555

然后发觉超生了…身体不够了…永梦和帕拉德…都不能加入合影……

5555我的小渡真的好可爱哦…为什么小渡那么可爱!

苍眠
今日份的迫害(。) *玩梗注意

今日份的迫害(。)

*玩梗注意

今日份的迫害(。)

*玩梗注意

筱小僧
本来只想摸个犬饲桑结果还是战兔...

本来只想摸个犬饲桑结果还是战兔……?

本来只想摸个犬饲桑结果还是战兔……?

鹤鸫

速写课上的摸鱼,
菜鸡探头。
我画的好丑可是我好爱他们啊。

速写课上的摸鱼,
菜鸡探头。
我画的好丑可是我好爱他们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