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OOO

14.4万浏览    2364参与
帕拉德好靓
是弱智动图() 现在除了等cp...

是弱智动图()

现在除了等cp25我啥也不想干了(不要啊

是弱智动图()

现在除了等cp25我啥也不想干了(不要啊

破晓

眠于故土

  Summary:“我陪他经历一场漫长的死亡。”

 

(1)

 

  面包夫人厌倦了楼上的那位年轻人。

  她当然知道,年轻人,活力四射,总是喜欢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动静。她见过长相温柔色女孩一脸焦急徘徊在楼下,裹着长长薄毯的青年笑着望向女孩。面包太太透过蛋糕店橱窗看着女孩面颊落下泪来,恨铁不成钢叹着气。

  这个时候根本不应该再站着了,木头人先生,上去拥抱她。女孩难过的时候,就应该拥抱她。

 

  青年犹豫许久,只是小心翼翼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发顶。面包夫人歪着头望着年轻人的相处,烤炉散发出暖和的甜

  Summary:“我陪他经历一场漫长的死亡。”

 

(1)

 

  面包夫人厌倦了楼上的那位年轻人。

  她当然知道,年轻人,活力四射,总是喜欢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动静。她见过长相温柔色女孩一脸焦急徘徊在楼下,裹着长长薄毯的青年笑着望向女孩。面包太太透过蛋糕店橱窗看着女孩面颊落下泪来,恨铁不成钢叹着气。

  这个时候根本不应该再站着了,木头人先生,上去拥抱她。女孩难过的时候,就应该拥抱她。

 

  青年犹豫许久,只是小心翼翼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发顶。面包夫人歪着头望着年轻人的相处,烤炉散发出暖和的甜香,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可惜幻梦还没完全铸成,身后喝醉的酒鬼就大声嚷嚷着要吃熏肉下酒。面包太太狠啐一声,最后依依不舍看了眼窗外的少年女孩,带着惋惜走入了帘后。

 

  而事实上,窗外的两位交谈的根本不是面包太太想的那件事。比奈抓着映司的围巾,眼睛因为不安而闪动。而火野映司只是笑着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用轻快的嗓音道:“没事的,比奈。”

 

  青年的声音柔和,女孩却因为这份温柔而愈发不安。她眼眸闪动着,焦急地还想说什么,青年接着开口道:“这样就好,比奈酱。这样就好。”

 

  游子找到归宿,亡灵寻回故土。这大概就是吟游诗人最爱的桥段——最经典的古典悲剧式落幕。

 

(2)

 

  炼金术创造的奇迹无法用现代科学来解释,考古队的老教授震惊于触碰了古老法阵的青年面庞被火红的纹路侵蚀,奋力走上前试图将这个名为火野映司的青年推开时,却被对方恳求的眼神阻止了。

  青年伸手抚上自己的面庞,溢出的眼泪和血管中迸裂的鲜血自指间漏出。而那些火红的纹路自面庞向下一寸寸侵蚀,像是寄生藤蔓一般瞬间席卷了整个身体。青年因为痛苦而痉挛,滚烫的热量流淌在人类的血管里,比起人类他现在更像一个运转中的容器。而最终那些火红纹路在他眼睛里汇聚,兀地发出了一声空旷的鹰啸。

 

  火焰灼烧。

 

  考古队的成员不自觉仰头望着那抹直冲云霄的鲜艳色彩,承受着古老炼金术法阵的青年开始努力同血管里异化的部分达成和解。老教授捂着心脏,生怕自己因为过量惊吓而在这幕神迹落幕前惊骇过度而死。

 

  “……没可能的!那可是最为狂暴的古神之一!就算是你献身为信徒,也不可能承受得了他的力量!”

 

  老教授咆哮着,试图劝这位不知死活的年轻人住手。而意外的,在半途加入的流浪青年为人随和而真诚,却在此刻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疯狂和执着。他忍着濒临溶解的剧痛,一步一步蹒跚挪向埋葬着鸟类古神的棺椁,眼底红色闪烁。

 

  “……教授!他已经被彻底精炼了!”考古队员大喊着,抓住了教授的胳膊:“别管他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天花崩落,墙壁碎裂,古老的建筑禁不起这股能量的冲击。老教授颤抖着抓紧了自己的镜框,震动核心的青年眉梢紧皱,回头望向老教授。

  “感谢您的知遇之恩。”火野映司抬起手,扬起眉梢露出轻快的笑容:“对于利用了您的怜悯这件事情,如果之后还能见到您,请允许我再对您真诚道歉。”

 

  他抬起手,红色纹路亮起光芒,指尖轻柔落在布满灰尘的棺椁上。

 

  “你知道你要复活的到底是什么吗?!”

 

  老教授厉声诘问,火野映司眨了眨眼睛,努力思考了半晌这才犹犹豫豫地回答。

 

  “呃……一个,有点暴躁的,喜欢冰棍,最大爱好是骂我和揍我的,傻鸟?”

 

(3)

 

  “——你他妈才是傻鸟!”

 

  某只鸟拍着翅膀愤怒地大喊,青年痛苦地捂住了饱受摧残的脑袋,为了避免这种折磨继续下去他妥协点了点头:“嗯嗯嗯,我才是傻鸟。”

 

  “……”鸟神噎住了,不满地哼了一声。

 

  变化总是很快,在几十年后,得知过这些greed存在的人类居然异想天开,给这些最大爱好是收集小钱钱的怪物们封了神位,甚至开始祭拜。原本是几乎不可能复活的greed们,浸泡在人类源源不断输送过来的祈愿和欲望中,居然奇迹般有了复活的迹象。

 

  “那为什么复活的只有我?”Ankh问。

  火野映司吹了吹火柴,随口回答道:“因为我将他们的黑料发布到了网上啊。”

 

  “……哈?”

  “你看。”青年一本正经对着燃起的篝火道:“卡扎力是个唯利是图害了朋友的二五仔,mezuru和Gameru稍微加工一下编成奇怪的乱伦故事也不难,Uva宣传成胆小鬼就好了。只要是不完美的神,很少会有人认真向他们献祭自己吧?”

 

  “…。”鸟神如果有实体,此刻应该是用震惊的眼神望着一本正经说出这种下作手段的映司。

  “没想到我不在的时间里,你这家伙的恶性质发展得愈发厉害了啊…”

 

  “哈哈哈哈哈……反正没有伤害到别人,用语言就可以阻止的事情,总比等那些复活后用枪来得划算。”

 

  “哼……也是,那我呢?”

  火野映司将内裤插好,枕着手臂慢慢阖上了眼睛。鸟神沉默了两秒,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放置了,羽毛瞬间炸了起来。

  “……喂!!映司!!给我起来!!你还没告诉我到底给我编了个什么鬼故事!!喂!!!!不许装死!!!!!”

 

  篝火前的人开始打鼾。

 

(4)

 

  “三块。”鸟神道。

  “两块。”映司毫不客气回绝了,火鸟扑打着翅膀暴躁飞上天又直冲而下,带起一圈火焰噼里啪啦炸裂在青年面前,试图恐吓他。

  “三块!”

 

  映司看着烧到额前发丝的火焰不为所动,从口袋拿出硬币放在瞪大眼珠子的老板面前,不容置疑开口:“两块冰棍,谢谢。”

 

  火鸟气哼哼看着举着两块冰棍的映司,想着两根也还凑合,正打算翅膀一拂全部收下,结果青年反应迅速立马塞了一根在自己嘴里。

 

  “……”

 

  火野映司晃了晃冰棍:“你还要吗?不要我全吃了。”

 

  鸟神身上火焰骤然爆发了一瞬,而后连带着羽毛一起焉了下去,咬牙切齿飞到青年头顶刨了刨他头皮。

  “……拿来!”

 

  叼着冰棍的鸟神鼓着一胸腔的气,恶狠狠瞪视着蹲在一旁笑眯眯看着他吃冰棍的青年,愈发确信了这个内裤笨蛋在这十年里简直将恶趣味发展到了极致。

青年添了把柴进篝火,今夜他们在桥洞里过夜,偶尔有车辆的灯光打进来。鸟神嚷嚷着换地方这个鬼地方吵得他头疼时,火野映司不慌不忙从身后又拿了两块冰棍出来。

  于是世界又安静了,只剩下鸟神咀嚼冰块嘎吱嘎吱的声响。

 

(5)

 

  “你在棺椁里面是什么感觉?”

  青年扯下梧桐树树枝,对着路过的树干敲敲打打。鸟神上下翻飞,将树枝落下的枯叶全部烧成灰烬。他们玩得很愉快,合作十分默契,没有一片枯叶逃得过燃烧的宿命。正在这时,青年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鸟神翅膀一歪,一片只烧了一半的枯叶落到了地上。

 

  “就和睡成死猪一样的你感受差不多…啧,困在永恒循环的噩梦里面,之类的。”

  火鸟突然带起一阵热风冲向了最边上的一棵梧桐,打着漩缠绕树干旋转而上,带起的火焰瞬间吞没了这颗可怜的枯树。燃烧的树下,青年抬起头,看着光芒万丈的不死鸟张开羽翼,发泄般发出一声愤怒地鹰啸,光芒刺目到要灼伤他的眼睛。

 

  “所以你才会呼唤我?用那种惨不忍睹到简直是吵架一样的呼救,什么「给我滚回来」「不然我就骂到你死为止」「混蛋映司」之类的。听上去真是让人不想理会啊……”青年愁眉苦脸道,火鸟倨傲晃了晃头冠,发出了同当年人形无二的嗤笑。

 

  “嘁,但是你还是来了。”

 

  火野映司伸出手,形态优雅的火鸟自天空俯冲而下,熊熊烈焰包裹着他却不沾染分毫。鸟神稳稳当当栖在青年伸出的食指上,面庞凑到一个不会烧到青年的最短距离,眼神热烈而高傲。

 

  “这是你自找的。”

 

  火野映司嗡动鼻翼,嗅到了火鸟身上灼热的气息。

 

(6)

 

  一个流浪汉带着一只会发光的鸟,这个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记者,媒体,网红主播,以及单纯好奇的人,这些人群开始自发慢慢聚集到他们身边,堆满了他们的旅行。鸟神拍打着翅膀躲在角落,歪头看着映司腼腆生涩却毫不退缩应付着各种镜头和采访。明明对广播一直采取回避态度,可青年这次却没有反对,而是在不打扰正常作息的情况下尽可能去回应。

 

  这样的旅行比平时要累百倍,当解决完今天的采访后,流浪汉疲惫地往后一倒,火鸟迅速收回差点被他压住的翅膀,在他耳边踩了踩。

  “喂映司,为什么要理那群人?”

 

  火野映司侧头,看着面颊边缘的鸟:“你听见了吗,Ankh ?”

 

  “…啊?”

  “人们现在称呼你为「人类的英雄」。”

 

  鸟神不可见地扬了扬眉梢:“就为这个?笨蛋,你觉得我会在意那群家伙对我的称呼吗?人类对我的评价怎么样都无所……”

 

  “啊…你在不在意倒是没什么关系。”平躺着的青年喉结滚动了一下,放平头颅仰视着天空:“就是稍微,还是想让你听听看,仅此而已。”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鸟类毫不留情一脚爪踩上了青年的脸,疼到他大叫着从地上弹了起来。拍打着翅膀的火鸟冷哼一声,跳到他头上催促青年去买冰棍。火野映司捂着脸急急忙忙向着冷饮店跑去时,一声很轻很轻的笑声掉在了他身后。

 

(7)

  知晓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尾随者蜂拥而至,最后严重到了堵塞交通的地步。火野映司晃了晃手里的通知,叹着气道:“走不了了,我们被下了限制令,似乎是因为害怕过多人数会造成事故,暂时被禁止进入日本境内。”

 

  “活该。”火鸟毫不客气嘲讽道,青年的肩膀更加塌了几分,看上去沮丧到要变成蘑菇了。

  “啊……好想念比奈酱的料理啊…。吃咖喱吃到快要变成咖喱了……”

 

  “你这家伙居然有了内裤以外的欲望,难道是终于对那个人类女孩开始有非分之想了吗?”

  “……别拿我开玩笑了Ankh ,我可不想被警察先生暴揍。”

 

  “以我对那个家伙的了解,应该对你满意度超高才对。啧,说起来,你这家伙是因为没有欲望所以也根本不会爱人吗?到现在连初恋都没经历的可怜DT——这种设定吗?”

  “说得越来越过分了喂…”

 

  青年蜷缩在机场躺椅上,火焰绕在他身边飞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刚刚好足够温暖他蜷缩的一小块地方。

 

  “爱是欲望吗,Ankh?”

  青年突然开口,火焰停滞了一瞬。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哲学感兴趣了…以你的笨蛋程度,这辈子都想不出来吧。”

 

  “因为刚才你也说过了…我之前是完全没有欲望的,所以,究竟是怎样我也不太清楚。爱属于欲望吗?那样的话,我确实完全没有试着去真正爱过谁……玫瑰花,巧克力,彩色气球,这些恋爱意象之类的,完全没有触碰过。”

 

  “醒醒这是你们人类女高中生的恋爱观…而且,之前恋爱联组算上,至少你也犯过花痴了,知足吧DT。”

  “啊——好过分啊Ankh!”

 

 

  爱是欲望吗?

  是吗?不是吗?是吗?不是吗?

 

  思考着这个问题,青年在机场内慢慢阖上了眼眸。火鸟火焰一点点黯淡下去,最终仅存一层华光附着在赤羽上。Ankh站在躺椅靠背上,瞅着笨蛋DT的睡脸。

 

  他知道映司没有真正睡着,映司也知道他知道。

  他们只不过都在等同一个东西。

 

  终于,太阳最后一丝光芒也没入了云层后,世间再无任何光芒。

 

  在无尽的黑暗中,不死鸟的火焰如同一道利刃狠狠撕裂了黑幕,席卷着生命进入最后倒计时的宿主,张开双翼飞向他们的故土。

 

(8)

 

  面包夫人正打算关门,和楼上青年争吵过的那个女孩突然走进了她的店,抱歉笑着说可不可以坐一会儿。面包夫人一颗八卦心蹦到了喉咙口,连忙点头让她随意,转身进了后间去找找有没有还没有送出的蛋糕。

 

  女孩很喜欢蛋糕,面包夫人踌躇着正在思考该如何向女孩询问她和青年的近况,女孩却突然主动开口,说起了另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关于一个误打误撞成为英雄的男孩,和异类的怪鸟成为朋友,两人一起一次次从怪人手里保护世界的冒险。面包夫人卷着发梢,倾听着女孩轻软的嗓音叙述的荡气回肠英雄故事,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杯蜂蜜红茶。

 

  “打扰了。”这次走进来的是一位老人,一身教授装扮此刻却沾满了灰尘。老人和蔼笑着,开口询问:“我可以听听你们说的故事吗?”

 

  “后来呢?”被打断故事的夫人急切地追问:“那只怪鸟怎么样啦,那个男孩回来了吗?”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鹰啸,面包夫人震惊抬头看着一团炽热的火从夜空中划过,老教授扬起头,神色复杂而悲悯。正当夫人结结巴巴打算低头询问女孩时,却看着女孩突然捂脸失声痛哭。教授递过了纸巾,轻轻抚摸女孩颤抖的脊背。

 

  火焰从这片区域经过,像是一颗不会回头的流星,向着他们心中早就不谋而合的最终目的地坠去。

 

(9)

  “所以你拿我编的故事到底是什么?”

 

  被火焰羽毛包裹的青年迷迷糊糊哼了一声,鸟神收起了羽翼,平着把青年放到了地面上。皮肤上的火焰纹路开始闪动,青年痛苦地挣扎着蜷缩成一团,鸟神偏了偏头,轻啧一声,低头将部分撞碎了青年血管的能量移出了一些。

 

  “Ankh…”青年低声咳嗽着叫他,于是鸟神勉勉强强俯身去听,映司问:“你复活后一直用鸟的形态跟着我,是害怕变成警察先生的样子出现我会生气吗?”

 

  鸟神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其实我还蛮怀念你变成警察先生的样子…虽然有点对不起警察先生。你的火焰在人类眼睛里映衬出来时,感觉很不错。”青年小声道:“我看到那双眼睛时就在想,这个怪人应该不怎么坏,而且看上去还很好骗,也许骗着骗着就能变好也说不定。”

 

  火鸟很想骂人,但是他现在化形化到一半,嘴还没融好。

 

  “只有你的故事我不是编的。就是原原本本将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全部描述了一遍。从你突然将腰带塞到我手里,到我抓住你的硬币碎片为止。其间的一切,和比奈酱,警察先生,所有人的一切。因为不断有人在网上补充细节,有被OOO 救过的人,还有崇拜假面骑士的粉丝们,渐渐的…大家都开始祈祷你的复活。”

 

  映司望向一步步朝他走过来,面容熟悉的青年,笑着眨了眨眼。

“你是人类的英雄,Ankh 。所以,应该有人记得你。”

 

  “那你呢?”Ankh反问道,金发青年蹲在他身边,低头看着生命迹象一点点消逝的笨蛋:“大老远跑到我的封印之地,用肉体勉强承载着我的力量带我从那个棺椁里出来,然后在这里悲惨的死掉。你也觉得自己是英雄,是吗?”

 

  “因为你在我的梦里叫得太惨了。”

  “别犯蠢了。”Ankh 低声道:“我根本没有叫你,是你自己做的梦。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个家伙当着我的面来送死…白痴,蠢货!”

 

  映司眼皮抖了抖,缓缓舒了一口气,笑了:“啊,原来是梦,那没问题了。这样的话,看起来,果然啊,我对Ankh…”

 

  声音戛然而止,流浪的少年在故乡的怀抱,在和一只鸟初遇的地方安然停止了呼吸。

 

  金发的青年人形瞬间破碎,余烬中的不死鸟盘旋在空中几圈,带来了新鲜的玫瑰花,巧克力碎屑和彩色气球。掩埋在这些事物下长眠的青年,胸腔上静静躺着一只半阖眼的赤羽鸟。

   他们会在朝阳到来前一同随着黑夜消失。

 

 

一位路过的贤鱼假面

an映an无差,调了两个色(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an映an无差,调了两个色(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朽木折

这么好吃的cp,确定不来一口吗( '▿ ' )

这么好吃的cp,确定不来一口吗( '▿ ' )

苏木子
填一下cp问卷_(:з」∠)_

填一下cp问卷_(:з」∠)_

填一下cp问卷_(:з」∠)_

Sasa
补个tag,占tag致歉群宣来...

补个tag,占tag致歉
群宣
来打语c,可以水聊,玩不玩语c都可以来,欢迎加入。
许愿墙:
小社长许愿不会迫害他的人。
hana和灭许愿能一起迫害小社长的人。
菲利普许愿A哥和小亚树。
小尊许愿剧组。
登太牙想要一个弟弟。

补个tag,占tag致歉
群宣
来打语c,可以水聊,玩不玩语c都可以来,欢迎加入。
许愿墙:
小社长许愿不会迫害他的人。
hana和灭许愿能一起迫害小社长的人。
菲利普许愿A哥和小亚树。
小尊许愿剧组。
登太牙想要一个弟弟。

羽袅

p1是临摹凉第一次变身 太美了尼玛我都忘记截图。。。

ooo网络剧的birth组也太可爱(昏厥

p1是临摹凉第一次变身 太美了尼玛我都忘记截图。。。

ooo网络剧的birth组也太可爱(昏厥

一碗冰片加柠檬

【映an】【R】苦冰棍与雨

翻车无数次,发个垃圾同人居然这么难

1w字🚙,一切预警和正文见评论,里面有ao3套娃连接

翻车无数次,发个垃圾同人居然这么难

1w字🚙,一切预警和正文见评论,里面有ao3套娃连接

白鹿

填完了!平成主骑印象表!没填那就是没看完!p3p4附原表

填完了!平成主骑印象表!没填那就是没看完!p3p4附原表

龙猫_喵太郎

“Ankh,你也来拍嘛,有冰棍吃哦”

“Ankh,你也来拍嘛,有冰棍吃哦”

哔啵哔啵

大噶好哇!!

这边也来宣一下这次在cp25的无料及两款贩卖的便签!!


微博有在做抽奖!🔗放评论啦!

大噶好哇!!

这边也来宣一下这次在cp25的无料及两款贩卖的便签!!


微博有在做抽奖!🔗放评论啦!

青塔罗斯

大家都在搞颜色那我也搞一个

大家都在搞颜色那我也搞一个

花末麟
数落ing 指指点点ing

数落ing

指指点点ing

数落ing

指指点点ing

魁枭
要变得更加完整……我想要的是生...

要变得更加完整……
我想要的是生命啊……

要变得更加完整……
我想要的是生命啊……

moyvmoyv

就算是幽灵有爱就可以吧(3)

oooooooc的幽灵映an


记忆一片空白的感觉并不好,但只留下一个不知所谓的名字就更要命,最糟糕的是这个名字好像不是自己的。

他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是注意到自己没有呼吸,第二件事是确认空白的记忆还有什么剩余。

知识还在,但人生经历完全变成了空白,唯一剩下的就是一个名字——

火野映司。

本来是打算用它来当名字,好不容易爬出去墓碑上刻着的名字确是“ankh”。

没有印象,可从这墓碑立在他刚爬出的坟头上来看ankh毫无疑问是他的名字。

接下来ankh依照直觉等来了火野映司,初步接触只觉得这个人傻乎乎的,还有一点……亲切感?

人类的情绪使他感觉到不对劲,他直觉“ankh”应该是没什么感情的人?也不对...

oooooooc的幽灵映an


记忆一片空白的感觉并不好,但只留下一个不知所谓的名字就更要命,最糟糕的是这个名字好像不是自己的。

他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是注意到自己没有呼吸,第二件事是确认空白的记忆还有什么剩余。

知识还在,但人生经历完全变成了空白,唯一剩下的就是一个名字——

火野映司。

本来是打算用它来当名字,好不容易爬出去墓碑上刻着的名字确是“ankh”。

没有印象,可从这墓碑立在他刚爬出的坟头上来看ankh毫无疑问是他的名字。

接下来ankh依照直觉等来了火野映司,初步接触只觉得这个人傻乎乎的,还有一点……亲切感?

人类的情绪使他感觉到不对劲,他直觉“ankh”应该是没什么感情的人?也不对……脑中已经一片混沌了。

“所以说你失去了记忆?”映司想要安慰一下ankh,因为他看上去相当混乱的样子,被ankh瞪了。

ankh烦躁地跳下椅背;“我应该是认识你的,可你看上去并不认识我。”说完就要离开,被映司抓住了手腕,他瞪了映司一眼,没有用,映司知道他要逃跑抓得更紧了。

“虽然我也想要帮你,我也应该是认识你的,但我也……”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我好像也失去了记忆。”

火野映司的一个秘密,他没有人生大多数的记忆。

就像是世界突然在热闹的市中心加了一个人,所以他出现了,以人类的外形出现的空白。

火野映司,十八岁,只有这么两个模模糊糊的记忆,所以他现在是十八岁的火野映司。

“……”

“……所以?”ankh叹了口气:“你能放开我了么,很痛。”

“我认为我们两个必须在一起,很明显我们一定有什么联系,事件中心的两个人一起寻找的话不是更快了么?

“所以说你放开我!你好碍事!”

ankh大力地挥动手腕,在力量僵持中败北的映司被猛地拽过去,但就算这样他也没有松手,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映司扑到了ankh的怀里并且由于惯性压倒了他,两个人的嘴唇大力地贴在一起。

痛!

映司吃痛,嘴唇都被牙磕出了血。映司落脚的地方是公园,就算深夜的公园也有几对幽会的情侣,一对男女望了过来,眼神里满是这么一句话——

玩得真野。

“不是的……啊对不起!”映司赶紧从ankh的身上站起来,ankh久久没有反应,摸着破皮的嘴唇发呆,半晌眼神重新聚焦,气势汹汹地揪住了映司的衣领:“刚才的东西,再来一遍。”

映司愣住了:“哈?”

ankh不依不饶:“刚才的动作,我稍微想起来了点什么,再来一次!快点!”

映司死命挣扎:“不要啊!非礼啊我为什么要和男人亲嘴!意外就算了你来真的?”

刚才那对男女已经深藏功与名地走掉了,深夜的公园长久地回荡着映司的哀嚎。

“不要啊啊啊啊啊——”

惨无人道的一分钟过去。

ankh满意地擦擦嘴,为了能获得更多的信息他甚至把舌头伸了进去,一方面感觉很舒服,另一方面他获得了非常有用的信息。

这个行为并不是无意义的!ankh心情很好地看向瑟瑟发抖的映司,映司颤抖了一下快速退开了五米的距离。

ankh没理他这幅被玷‖污的少女样:“走了,为了寻找……硬币?”

映司抽抽搭搭地跟上,不引人注意地舔了舔嘴角。

很美味。

但是更饿了,更饿了。

以及……

——这样做不可以的,他已经死了啊!

——不要管我!

脑中出现的记忆片段,是什么?


上山
到底什么时候能让滤镜自己画画

到底什么时候能让滤镜自己画画

到底什么时候能让滤镜自己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