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zero-one

6644浏览    88参与
虚佐湳🔥

【谏或】滲む錆色(浸染的铁锈色)

  第二章:暴動ぼうどう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唔……呐伊兹……”飞电或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透过识别器被伊兹捕捉到,“我今天要是去公司的话……还会被那个……那个副社长刁难对吧。”他撇了撇嘴有点不想去公司上班,哪怕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伊兹耳朵部位的处理器闪烁了几次,“不会的,或人社长,前代社长的遗嘱所具有...

  第二章:暴動ぼうどう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唔……呐伊兹……”飞电或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透过识别器被伊兹捕捉到,“我今天要是去公司的话……还会被那个……那个副社长刁难对吧。”他撇了撇嘴有点不想去公司上班,哪怕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伊兹耳朵部位的处理器闪烁了几次,“不会的,或人社长,前代社长的遗嘱所具有的法律效益一经生效,在我社的所有决策中或人社长您都拥有绝对发言权。”


  “……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回答。”飞电或人心一横,顺着伊兹打开的门上了车。


  (前一天上午,飞电智能集团顶层会议室)


  “……然后,第二任的社长,我将任命我的孙子飞电或人来担当???”副社长大声地念出了遗嘱的最后一句话,引得满堂哗然。


  “哈?我(来当社长)?”遗嘱的内容让飞电或人惊讶而又神色复杂地站了起来,整个会议室飞电大大小小的股东包括副社长都向他投来了各种各样的眼神。


  “搞什么啊!想搞家族经营把公司变成私人所有物吗?”副社长将轻薄的信摔在了桌子上,愤怒之余却是想明白了什么。


  副社长投向他的眼神和别人的不大一样,飞电或人分明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恍然大悟,仿佛这个对飞电或人而言首次见面的陌生人之前就见过自己,而且霎时间明白了自己曾做出某件事的缘由一般。


  飞电或人被股东们吵闹起来的声音以及自己不合时宜的想法惊地毛骨悚然,这场合让他极度不舒服起来,他甩下一句“大家都冷静一点,社长我是当不来的。”便拎着包推门离开了。


  电梯缓缓从顶楼向下降,或人的心情也在急转直下,他想到了很多,所以当他在公司大厅看到自己爷爷的画像时只是抿着嘴低沉而坚定地开口,不知道在向谁诉说着自己此刻的决心:“对不起,爷爷……”


  伊兹则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或人背对着看不到的角落里,她安静地目送着他走出飞电公司的大门,手里还拎着那个刻有飞电标志,装有腰带和磁卡的合金密码箱。


  终于解决了一件麻烦事,飞电或人松了一口气,才想起来被爷爷遗嘱冲击而暂时忘却的更重要的事情——他失业了……年仅二十二的搞笑艺人这下失去了主业彻底变成了无业游民。


  ……


  “……飞电是之助社长的告别仪式于昨日下午六点正式宣布结束……与会嘉宾……日本哉亚公司社长……合作……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福添准副社长就飞电智能集团日后发展一事发表讲话……”


  街边的电视墙上放松的新闻稍稍分散了飞电或人的注意力,但他也没太在意。只是撇了两眼,正好看到了一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他视线往下移了一点:


  “日本哉亚公司社长……天津垓……”


  ……


  周日上午的游乐园总是人满为患,当或人回到游乐园的时候,游客也是只增不减。台下的观众被台上的艺人组合逗地开怀大笑,叫飞电或人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在便利店里被他逗得难以自持的人,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人们展露笑容的愉悦和自己无法让别人展现笑容的忧思郁结在一起,连同今天与过往的种种……飞电或人扬起的嘴角又被他一点点抿起,压下。


  骚乱总是发生在不经意之间,“腹肌撕裂太郎”手里拎着另一个修码基亚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飞电或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眼前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的理解和认知,他更不清楚所谓的魔机为何物,只是游乐园被破坏,人们受伤尖叫逃窜,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


  即便自己无法为大家带来笑容,或人也无法坐视人们脸上的表情由笑容转为恐惧。而魔机对于人类梦想的践踏成为了加诸在或人决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匆匆赶来的伊兹手里的零一驱动器仿佛成为了他此刻唯一的出路——牺牲或是拯救。


  “只要使用了那个驱动器,就可以阻止他了吧?”他毫不犹豫地在心中下了决断。


  伊兹的话没有错,在变身的瞬间他的意识就同卫星泽亚连接在了一起,他的意识被周围密集的二进制码包裹着,叫他觉得分外温暖。明明是首次体验却莫名熟悉的舒适感让他对自己的首战信心大增。


  ……


  “就这样打下去简直是没完没了……”不破谏皱着眉头将枪里已经空了的弹匣退出来,嘴角忍不住露出一声声冷哼,今日修码基亚的暴乱又激起了他多年来压在心底的记忆与憎恶。


  刃唯阿一枪将一个魔机打退,余光瞟到向装载车跑去的不破谏,她神色微变追了上去,“等等,不破!”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用上这东西了。”不破谏一枪了结了刃唯阿身后意欲偷袭的魔机。说实在的,这个武器下发的时间十分值得玩味,好像有人早就知道今天会有修码基亚暴乱一般,不过这就不在不破谏目前的考虑范围内了,因此虽然他有所察觉却也没在意。


  有了射击升华器的帮助,不破谏清除魔机的效率大大提升,他将最后一个魔机击倒,踩在脚下,脸上净是冷色,“看来历史又要重演了啊。”他仿佛下了大力气般地扣着扳机将它的头部射穿,那个魔机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因中枢处理器被毁而不动了。


  “不破,”刃唯阿手里的终端还亮着屏幕,她的眼神闪烁,“飞电好像已经确定新社长了。”


  “嚯,那就只好明天抽空去拜会一下了。”不破谏将手里的射击升华器收起,顿了一下,“这位……新社长。”


  ——TBC——


  PS:两人依旧没有相遇,把见面前过渡章写的又臭又长的我真是人间之屑。感觉这章按着原剧情写,就写的不是很好,还卡了老久……最近破事多,写的真实贼慢www,对不起>人<

虚佐湳🔥

【谏或】滲む錆色(浸染的铁锈色)

 第一章:道具どうぐ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A.I.M.S队长办公室,下班后)

  现在距离下班已经过了蛮久的了,A.I.M.S的队长办公室还亮着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刃唯阿一下班就早早溜掉了,于是此时的办公室里也就只有不破谏一个人。

  不破谏此时此刻正趴在办公桌上犯愁,他将自己两周前到“碎纸”(没错就是上一章或人推荐的那家理...

 第一章:道具どうぐ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A.I.M.S队长办公室,下班后)


  现在距离下班已经过了蛮久的了,A.I.M.S的队长办公室还亮着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刃唯阿一下班就早早溜掉了,于是此时的办公室里也就只有不破谏一个人。


  不破谏此时此刻正趴在办公桌上犯愁,他将自己两周前到“碎纸”(没错就是上一章或人推荐的那家理发店)修剪过的叫他十分满意的(不破本人极力否认)卷发挠得四处乱翘。


  半个月前飞电是之助社长去世的第二天晚上,也就是第一次在便利店遇到飞电或人之后,不破谏常常在(自己给自己)加班的时候去这家店买便当和咖啡,但他再也没在那见过飞电或人,那家店有的只有一个叫渡也的店长修码基亚。


  他当时没有问起过对方的名字,甚至不太记得对方的长相,他也兴起过去问过那个修码基亚的想法,但基于某种意义上的特殊原因(傲娇)屡次阻止了他。


  而今晚他经过了刚刚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纠结之后终于下定决心。但当他冷着一张脸来到店里的时候,店长却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修码基亚。


  他这才想起来两天前在这家便利店附近出现了一只魔机,多亏他们A.I.M.S得知消息及时处理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只是这家店面还是受到了一定波及。


  正在刚刚修缮完毕店面里整理货物的修码基亚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不破,温和地冲他笑笑,不破惊异于自己从中看出了些许歉意的味道,仿佛在无声地告诉自己本店尚未重新开业。


  他调转视线,耳朵部位的标识将其新手的身份昭示无疑。他只好临时换了一家便利店,购买了相同的便当和罐装咖啡。


  “真难吃……”回到办公室里,现在正在吃着便当的不破心不在焉地如是想道。


  于是那天遇到的青年在不破心中彻底成为了一个谜,这样那样的杂念梗在他的心口,叫他甚至没法查看各家媒体关于今天飞电是之助社长告别仪式的相关报道,更没办法认真规划日后A.I.M.S对于飞电智能集团的监管方针。


  (独身公寓,次日8:00AM)


  “……?”熟悉的震动以及铃声让飞电或人皱了皱眉头,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不断震动的手机。


  他记得今天是周六,兼职也好游乐园也好应该都没有他的排班才对……他脑中闪过这样一个疑惑的念头。将食指按在了手机侧面的识别处,他挣扎着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手机界面弹出来的光屏。


  “?……欸!?日曜日——!?啊……明明是个相当日常——!的东西啊*!”飞电或人惊地几乎要从床上滚下来,他迅速地反应过来,同时还不忘记给自己讲个笑话,从一衣柜的套头卫衣中随便扯了一件出来套在身上,随后只用了短短几分钟便收拾妥当。


  他嘴里叼着一片吃了一半的面包,左臂弯勾着斜挎包往头上套,两三步便走到了玄关,匆匆换上鞋子,或人用右手取下自己叼在嘴里的面包,顺便咬了一口,对着自己空无一人的狭小独居公寓朗声道,“我出门了!”


  说完便甩上门,一边叫着“糟糕!要迟到啦!”一边往楼下的自行车棚飞奔而去。


  (A.I.M.S队长办公室,8:00AM)


  一如既往地准时到达了A.I.M.S本部,刃唯阿打开汽车的后备箱,吩咐几位警员将她带回来的东西分别放到仓库和A.I.M.S的专用车上。


  这两个合金箱中放着射击升华器和两张不同的变身磁卡,这个是Zaia开发的试做型变身系统,现在还没有人成功使用过,所以昨天晚上Boss叫她过去的意思是……


  她径直走到队长办公室门口,防窥玻璃那端深沉的颜色无疑昭示着门里的人昨晚又在办公室过夜了,刃唯阿站在门口深深叹了口气,眼神有些犹豫复杂。


  ——


  “先给不破谏使用吧,那个东西的威力要好好测试才能知道吧?不破谏只不过是计划的一步,道具而已。”刃唯阿只是低头听着,没有出声。

  “你不会是舍不得了吧?”天津垓*向后一躺靠在椅子上笑了笑,语气带上了些教导的意味,“道具就要好好使用才能体现他的价值啊……刃……”


  ——


  不出意料,当刃唯阿推开队长办公室的门时,不破谏正趴在桌子上补眠,刃唯阿凭借多年与不破公事的经验,迅速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和动作才没有吵醒这个眠浅到有些神经质的家伙——连修码基亚运行时低微的电子声都能轻易地吵醒他。


  办公室里的东西和昨天的别无两样,或者应该说,是更乱了。从刃唯阿站的地方依稀还能看到大概是昨天晚上留下来的便当盒和咖啡罐——不破谏在很忙的时候从不在乎自己的饮食健康和作息习惯,而这种现象在他面对的是修码基亚带来的问题时尤为严重。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用本能和潜意识在排斥着修码基亚啊……”她站在原地打量着不破不太安稳地睡颜,摇了摇头,把从便利店买来的便当和咖啡放在桌子上,想了想又将咖啡取了出来,轻轻阖上门离开了。


  “说到底修码基亚也只是道具而已。”刃唯阿暗暗想着,攥紧了手里的咖啡罐,咖啡的温度没有完全降下来,甚至还有些烫手,但她浑然不觉,“善用道具有什么不好?哪怕只是……杀人的工具,只要运用得当的话……”她看着手掌被罐装咖啡烫红的痕迹,眼中蓦地流露出一丝嫌恶,反手将咖啡丢到了垃圾桶里。


  “道具就是道具啊……”她再次叹了口气,像是自我催眠一般地低声道。


  ——TBC——


  *刻意将“日曜日(にちようひnichiyouhi)”念成了读音很类似的“日常(の)品(にちじょう(の)ひんnichijou(no)hin)”(在中间加了个の)

  *情报好像出来了,哉亚(Zaia)的社长叫天津垓。


PS:我也不想刃姐姐当二五仔1551
PPS:球球观众姥爷们往前翻翻合集,去康康我剪的谏或视频吧!为什么都没啥播放啊!😭嘤嘤嘤谏或很冷吗?

虚佐湳🔥

【谏或】滲む錆色(浸染的铁锈色)

序章:飞电或人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文笔不佳,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欢迎捉虫!

————正文————

  飞电或人,22岁,住在一间四叠半大的独身公寓中,将在游乐园的搞笑艺人兼职视为正业,自称同时还有打有几份零工。其中一份是在每天傍晚时到便利店值班。

  说是值班,在修码基亚遍布的当下也不过就是在其充电的间隙看一会店面,顺便赚点低廉的外快罢了。当然,在便利店打工的好处是他经常可以带些当天卖不完的食物回公寓,大大节省了日常开销。

  而店主……或者说是分管...

序章:飞电或人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文笔不佳,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欢迎捉虫!


————正文————


  飞电或人,22岁,住在一间四叠半大的独身公寓中,将在游乐园的搞笑艺人兼职视为正业,自称同时还有打有几份零工。其中一份是在每天傍晚时到便利店值班。


  说是值班,在修码基亚遍布的当下也不过就是在其充电的间隙看一会店面,顺便赚点低廉的外快罢了。当然,在便利店打工的好处是他经常可以带些当天卖不完的食物回公寓,大大节省了日常开销。


  而店主……或者说是分管这家店铺的那位叫渡也的修码基亚,几乎是半默许了他的行为,虽然他的计算库中明确显示了这些当天没卖完的食品是需要回收处理的。对于这种日后被判定为“自我意识”、“技术奇点”的现象,此时还完全没能引起飞电或人哪怕一丁点的重视。


  接到自己爷爷的死讯时,飞电或人正在便利店值班,他盯着媒体新闻稿和邮件里那些冰冷刻板的假名和汉字看了良久——他接到消息的时间甚至还在媒体发表文章之后。


  霎时间他心情有些复杂,他不知道自己该仅仅关注事件本身,还是应该感伤一下自己甚至没能见到爷爷的最后一面,他有些自嘲调侃地想:连这封邮件估计都是他爷爷的那个修码基亚秘书发的吧。


  窗子外面下起了雨,雨斜斜地将店门前的地毯打湿了一片,飞电或人怔怔地看着窗外,像是看到了自己内心的一角,像是被困进了一方牢狱。


  “叮——咚——”门口的红外线感应装置发出的声音唤回了他飘远的思绪,蓦然闯进来毫不知情的男人将他从这方监牢中解脱了出来。


  “你好,先生,有什么需要……”飞电或人按照习惯想要客套地开口询问。


  “嚯……真是少见啊,没有修码基亚的便利店。”来人明显很久没有剪过的头发即使被雨水打湿也依旧顽强地乱翘着,他一边打量着或人的人类耳朵,一边十分自然地打断了他的客套话,难辨是非的语气使得飞电或人有点不爽。


  “那么这位先生想进的是便利店还是不(存在修码基亚的)便利店呢?”冷到让人莫名其妙,连或人都不大愿意承认是笑话的一句话却逗笑了这个陌生的来客。


  陌生的男子嘴角儒着和先前冷峻神情截然相反的笑意,看得出来对方憋笑很辛苦。虽然不得要领,不过,看到有人被自己逗笑,或人的内心依旧获得了一定的满足。


  “进来避一会雨吧,被风吹(感冒)*了的话就不好了……”飞电或人从自己放在柜台下面的斜挎包里掏出一块毛巾递了过去,“给。”


  “……”男人的脸色愈加扭曲起来,他干脆拿一把扯过对方手里的毛巾蒙住了自己的嘴。待情绪有所缓和之后他用毛巾包住了自己湿透了的头,半晌才憋出了一句“谢谢”。


  “噗,这位先生……你是被我的精彩笑话逗笑了吗?您可真是有眼光啊!我,一会成为优秀的搞笑艺人,让人们露出满足的笑容!好!一定非我或人不可!*”他自认帅气地摆出了那个他练习已久的pose。


  而男人酝酿已久的那句“麻烦你别再逗我笑了”则被飞电或人脸上兴奋的笑容和那句“好,一定非我或人不可!”双重意义上地堵了回去,彻底地烂在他肚子里了。


  “呐,小哥,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好的理发店吗?”男人拿起一盒便当和一罐咖啡,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欸……”或人思索了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一样坏笑着开口了,“说起‘理发’(髪切れ)的话,大家都会想到店主被称为‘神刀’(神切れ)的叫做‘碎纸’(紙きれ)*的店吧……”


  说完或人探手从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取下一把透明雨伞,一脸满足地连同找好的零钱一同交给了明显快要憋不住笑的男人的手里,“感谢惠顾,慢走。”


  男人拎起塑料袋如释负重般,逃也似的冲出了便利店。


  ——TBC——


  注释:

  *被风(風)吹了和得感冒(風邪)了这两个关键词虽然写法不同,但是读音一致。所以虽然这次或人后知后觉,但是不破还是笑了233

  *这句是或人的口头禅嘛,本来我没get到笑点的时候觉得不好笑,结果后来发现“或人(あると)じゃないと!”正常来说译成“一定是我或人”也没啥问题,但是“ある”有“是”的意思,而“じゃない”又有“不是”的意思,从这种意义上再分析,“或人”中“人”的假名“と”就变成了连接词“和”。然后……然后我就发现我翻译不出味道了,只好翻译成了“非我或人不可”【属实人间迷惑,谁想出来的口头禅啊喂!?随便一说我get到笑点的时候像个傻子一样笑了一个小时……】

  *“髪切れ”“神切れ”“紙きれ”(かみきれ)这三个词读音是一样的,大家明白什么意思了嘛?/滑稽  /吃瓜【写的时候简直是想到我头秃的谐音冷笑话】

  PS:日语冷笑话太难想了,我以后尽量安安稳稳写中文的冷笑话吧【如果能想出来的话】

虚佐湳🔥

↑点我↑看美丽社长在线舍生取义救基友【什么】(结尾是HE请放心食用)

BGM:滲む錆色——眩暈SIREN(动画《spinoid》主题曲)

(选这首歌是因为它有点契合我的脑洞,然后就是顺便卖超冷番的安利)

头一次给零一剪视频,还是cp向视频【片尾还有一小截语音车1551】

仅仅九集,这对cp可剪的内容属实不上不下有点尴尬,三四分钟剪不够,一分半又不够剪,于是视频节奏就有些快。

由于这个视频内容的特殊性,以后可能还有衍生视频,也就是续集。

之前立的flag通通木大哒!!因为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我已经等不到它更第十集了。

以上就是我全部的废话,希望你喜欢这个视频!还有一句,求三连!!!

↑点我↑看美丽社长在线舍生取义救基友【什么】(结尾是HE请放心食用)

BGM:滲む錆色——眩暈SIREN(动画《spinoid》主题曲)

(选这首歌是因为它有点契合我的脑洞,然后就是顺便卖超冷番的安利)

头一次给零一剪视频,还是cp向视频【片尾还有一小截语音车1551】

仅仅九集,这对cp可剪的内容属实不上不下有点尴尬,三四分钟剪不够,一分半又不够剪,于是视频节奏就有些快。

由于这个视频内容的特殊性,以后可能还有衍生视频,也就是续集。

之前立的flag通通木大哒!!因为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我已经等不到它更第十集了。

以上就是我全部的废话,希望你喜欢这个视频!还有一句,求三连!!!

风城
我又来了!希望有会产粮的太太进...

我又来了!
希望有会产粮的太太进群啊!
还有建的综合百合群:767114474(什么百合cp都可以聊的那种群,非百合控勿扰),希望有会水群的百合控加入啊!

我又来了!
希望有会产粮的太太进群啊!
还有建的综合百合群:767114474(什么百合cp都可以聊的那种群,非百合控勿扰),希望有会水群的百合控加入啊!

Hide

画不完不画了 回学校做作业((

-忘了加重要的痣我立即补上

画不完不画了 回学校做作业((

-忘了加重要的痣我立即补上

末色纸茶◮CP25在K15K16

【灭→或←迅】当我们实行合奸

*现代架空,俩流浪汉×富婆(?)小社长。虽然是现代架空实际上是入坑前跃跃欲试的角色印象表(啊?),群里讨论相关梗时的产物。

*是很雷很雷很雷的梗,具体内容我不太记得了,大概意思好像是“在街上随便拉了一个去开房结果发现对方穿的全套蕾丝内衣,到底是我嫖她还是她嫖我???”(?)

*目前01云观众一枚,等养肥,所以肯定OOC了()


正文

*现代架空,俩流浪汉×富婆(?)小社长。虽然是现代架空实际上是入坑前跃跃欲试的角色印象表(啊?),群里讨论相关梗时的产物。

*是很雷很雷很雷的梗,具体内容我不太记得了,大概意思好像是“在街上随便拉了一个去开房结果发现对方穿的全套蕾丝内衣,到底是我嫖她还是她嫖我???”(?)

*目前01云观众一枚,等养肥,所以肯定OOC了()


正文

Hide

《热症》

非常莫名其妙的 自嗨实验(((虽然发出来了但最好别看

《热症》

非常莫名其妙的 自嗨实验(((虽然发出来了但最好别看

赤砂chisha
水印这种东西,就应该打脸上:)...

水印这种东西,就应该打脸上:)(我永远爱小秘书)(柳叶笔真的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发明啊)

水印这种东西,就应该打脸上:)(我永远爱小秘书)(柳叶笔真的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发明啊)

Hide
原曲是→ 犯行前夜 “用想要杀...

原曲是→ 犯行前夜


“用想要杀死的程度爱着!” 


原曲是→ 犯行前夜


“用想要杀死的程度爱着!” 



Hide
第二个手书做完了 放张图在这里...

第二个手书做完了 放张图在这里显眼一点(?)大家不嫌弃可以来看看↓
【或谏】- M a b e l -


第二个手书做完了 放张图在这里显眼一点(?)大家不嫌弃可以来看看↓
【或谏】- M a b e l -



Hide

好了终于有张能挡一挡后面草稿的进度我立即把P2-3的条发了

是烂俗老梗 不接吻不能出去的房间

手书明年肯定能画完(?)

好了终于有张能挡一挡后面草稿的进度我立即把P2-3的条发了

是烂俗老梗 不接吻不能出去的房间

手书明年肯定能画完(?)

云淡风轻

风中摇曳的玫瑰

云淡风轻◎著

类型:衍生-纯爱-百合GL-现代-架空

标签:动作冒险 都市恋爱

原著:假面骑士zero-one

文案:传说玫瑰是爱情之花,阿佛洛狄忒曾把无刺的玫瑰变成有刺的玫瑰花。对于刃唯阿来说,白鸟伊兹就是那玫瑰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风无影无踪,每到一处便会掀起巨大的灾难。对于白鸟伊兹来说,刃唯阿便是那无影无踪的风,时而寒冷时而温和。

你是我的今生,我是你的唯一——刃唯阿

我愿生生世世追随你,我的女王——白鸟伊兹

“You are my sunshine,I am your wind”

“I follow you ferever,my queen”

“You...

云淡风轻◎著

类型:衍生-纯爱-百合GL-现代-架空

标签:动作冒险 都市恋爱

原著:假面骑士zero-one

文案:传说玫瑰是爱情之花,阿佛洛狄忒曾把无刺的玫瑰变成有刺的玫瑰花。对于刃唯阿来说,白鸟伊兹就是那玫瑰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风无影无踪,每到一处便会掀起巨大的灾难。对于白鸟伊兹来说,刃唯阿便是那无影无踪的风,时而寒冷时而温和。

你是我的今生,我是你的唯一——刃唯阿

我愿生生世世追随你,我的女王——白鸟伊兹

“You are my sunshine,I am your wind”

“I follow you ferever,my queen”

“You are my only one ferever”

主角:刃唯阿,白鸟伊兹

配角:飞鸟或人,不破谏,黑泽迅,苍木灭,月幽,冷清雪等

人物介绍:

刃唯阿(冷酷无情的AIMS副队长兼技术顾问,假面骑士白岚∕瓦尔基里,白鸟伊兹的爱人,飞鸟或人和不破谏的好友,冷清雪的知己)

白鸟伊兹(精明干练的飞鸟企业秘书,家族世代忠心侍奉飞鸟家,飞鸟或人的忠心仆人,假面骑士拂晓,刃唯阿的爱人,飞鸟或人和不破谏的好友之一,冷清雪的亲信)

飞鸟或人和不破谏,以及月幽和冷清雪在这里就不再介绍了(信仰之情难奈跃有)

黑泽迅(千变万化的暗影组织的人类精英,因失去记忆加入灭亡迅雷站,灭亡迅雷站早期成员之一,假面骑士迅,苍木灭的爱人,永远守护苍木灭,为了复活苍木灭而踏上旅途)

苍木灭(深谋远虑的灭亡迅雷站早期成员之一,假面骑士灭,黑泽迅的爱人,十二年后骑士大战中为了保护黑泽迅等七人牺牲了自身生命)

Luckie
又到了我每周最爱的迫害二骑时间...

又到了我每周最爱的迫害二骑时间了!(×)

——结束“休假”后回家的不破。

“只要一想到臭蝗虫的脸就忍不住憋笑。”


又到了我每周最爱的迫害二骑时间了!(×)

——结束“休假”后回家的不破。

“只要一想到臭蝗虫的脸就忍不住憋笑。”


Hide
如果可以凭借一己之力让谁露出笑...

如果可以凭借一己之力让谁露出笑容的话... 

如果可以凭借一己之力让谁露出笑容的话... 

Hide

-Fruitless dialogue-

伊兹如果总是在战斗时旁观以便实时收集数据的话 以后组队作战的时候说不定有机会碰上刃姐姐受伤的场合
或人第一次变身就把自己脚给崴了 那就当他平时也挺容易弄伤自己 比如被纸划伤一类的 伊兹习惯之后身上就常备创可贴了 顺便学习了各种应急伤口的处理方法 暂时算作同一阵营的情况下 也能帮刃姐姐处理下伤口吧

那我想看这个前提下的talk↓

——————————————————————————————

*微弱的伊刃倾向


难道没有人心,我们就不能相爱吗?


刃唯阿在通过放慢呼吸缓解痛楚时听到来自那位飞电...

伊兹如果总是在战斗时旁观以便实时收集数据的话 以后组队作战的时候说不定有机会碰上刃姐姐受伤的场合
或人第一次变身就把自己脚给崴了 那就当他平时也挺容易弄伤自己 比如被纸划伤一类的 伊兹习惯之后身上就常备创可贴了 顺便学习了各种应急伤口的处理方法 暂时算作同一阵营的情况下 也能帮刃姐姐处理下伤口吧

那我想看这个前提下的talk↓

——————————————————————————————

*微弱的伊刃倾向





 

难道没有人心,我们就不能相爱吗?


刃唯阿在通过放慢呼吸缓解痛楚时听到来自那位飞电社长的秘书的发问,她短暂地呆愣了一秒,才意识到这个“我们”应该只是某种代称。 
 
人类不用心脏储藏情绪,仅仅是用它来制造和辅助运输血液而已,为什么又将它看得超乎所值地重要呢? 
 
包裹着人造皮肤的手指正动作迅速且标准地为她的伤处缠上绷带,白色的纱布包裹住支离破碎的骨与肉,又被渗出的血液再次浸红,humangia的表情不会因此产生动摇,而她也仅仅是在一瞬间里,为之后工作的难以进行感到几分困扰。 
 
没有多余的时间应当被用于纪念痛苦。 
 
就这一点来看,人类和humangia之间存在共通点吗? 
 
伊兹只是静静地望着那片红与白不断重复着覆盖与渗透的机械过程,完成了最后收尾的动作,抬头看向她。 
 
无机质的蓝色里,不会填充进任何情绪。 
 

 
大脑才是分析处理信息的场所,humangia的处理器同样具备这一功能,是什么让我们变得不同?是因为人类的温度从降生的那一刻就与生俱来,而我们的冷热却只能是预设数据作出的反馈吗? 
 
人类将爱储存在血液里吗?如果去品尝人类的血液,humangia能够尝出那些情绪是什么滋味吗? 
 
女性humangia的脸上露出了状似困惑亦或是好奇的表情,刃唯阿知道那只是程式模拟出的结果,但仍从心底升起一丝说不出的怪异感。 
 
飞电智能的研发部门究竟为什么要将工具做出人类的模样,是因为人类能从奴役同类中获得征服感,亦或是其他什么理由? 
 
这番单方面的对话又是为了什么,人造物会对它的造物主产生好奇吗?这样的好奇心也被认为是必要存在的,才会同其他代码一起被写进程序吗? 
 
她对自己说,会出现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只是因为恐怖谷效应,不会再有其他什么理由。 
 
可惜,哪怕已经做成了完美贴合人类外表的躯壳,humangia依旧是无法拥有味觉的机械的集合体,即便能从血液里分析出所含成分的全部数值,也不具备品尝它的能力。 
 
分析和被分析血液成分会让她们之间的距离进一步缩短吗?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在她思索出这个问题的结果之前,就会被再次出声的伊兹打断,因为之后她就要对她说:刃唯阿小姐,您手指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请让我为你处理吧。 
 
哪怕并不需要使用到这些部位,为了将躯体最大限度地类人化,humangia的口腔构造也是完全以人类为模板呈现的。刃唯阿想到,那些非人类分泌出的仿生唾液,大概也同样容纳进了消毒的功效。 
 
因为此时此刻,伊兹已经将她的手指含入口中。 
 
这也是被写在程序里的预设指令吗?她看着自己的指尖没入那鲜红的口腹,人造的粘膜轻柔地挤压着细小的创口,带来微弱的痛和痒,她的视线向下便会再次落入那无机质的蓝色里,而她已经无法阻止这一次的陷落。 
 
如果她在某个瞬间为那不存在的味觉感到可惜,这会成为一个转变的开始吗?  



Hide

-温差变化是否会引发恋爱错觉?-

*0112
*只是某次不曾发生过的热天情事罢了
*之前的被爆破辽所以补个档↓

-

哪边才是正确的事?如果我只同他接吻而舍弃其他一切行为的话,这段关系会发生什么转变吗?

-


*0112
*只是某次不曾发生过的热天情事罢了
*之前的被爆破辽所以补个档↓



-

哪边才是正确的事?如果我只同他接吻而舍弃其他一切行为的话,这段关系会发生什么转变吗?

-


难道秃子就不能拥有梦想吗
最近为了给朋友安利零一做出的努...

最近为了给朋友安利零一做出的努力比给自己防秃时还多,已经进入了我起个话头大家就轮椅追羊四散奔逃状态,太努力了,坚强一点,秃!

最近为了给朋友安利零一做出的努力比给自己防秃时还多,已经进入了我起个话头大家就轮椅追羊四散奔逃状态,太努力了,坚强一点,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