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偶像

14352浏览    15508参与
雨隐火玉

2019.8.18  王俊凯全棉时代活动

2019.8.18  王俊凯全棉时代活动

雨隐火玉

2019.8.18  王俊凯全棉时代活动

2019.8.18  王俊凯全棉时代活动

987鲅鱼🐟
雨隐火玉

王俊凯快乐大本营生长

王俊凯快乐大本营生长

吳问

宇宙论

言可颂已经累到做不出任何情绪反应。就站在那,两个人四目相对。


什么都没说,康乔从冰箱拿了一些食材,默默的在厨房里给言可颂做吃的。言可颂瘫在康乔瘫的那个懒人沙发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让他说不出来的踏实。


言可颂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空调的冷风从上方泻下来,他轻轻说了一声冷。然后伴随着脚步声,冷风停了。


“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康乔像哄小孩一样跟言可颂说话。


做饭的时候康乔心里十分复杂,他是最怕麻烦的一个人,所以不愿意做东西吃,因为买菜洗菜做菜洗碗让他整个人都烦到要崩溃。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也会抽出时间,一个人去海鲜市场,挑挑选选言可颂喜欢吃的东西,默默回来处理干净放在冰箱里冷...

言可颂已经累到做不出任何情绪反应。就站在那,两个人四目相对。


什么都没说,康乔从冰箱拿了一些食材,默默的在厨房里给言可颂做吃的。言可颂瘫在康乔瘫的那个懒人沙发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让他说不出来的踏实。


言可颂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空调的冷风从上方泻下来,他轻轻说了一声冷。然后伴随着脚步声,冷风停了。


“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康乔像哄小孩一样跟言可颂说话。


做饭的时候康乔心里十分复杂,他是最怕麻烦的一个人,所以不愿意做东西吃,因为买菜洗菜做菜洗碗让他整个人都烦到要崩溃。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也会抽出时间,一个人去海鲜市场,挑挑选选言可颂喜欢吃的东西,默默回来处理干净放在冰箱里冷藏。就等着他回来,随时回来都可以吃到热乎乎的东西。


言可颂揉揉眼睛,从沙发转移到了桌子上。面前放着一碗还在温度正适宜的海鲜面,是他最爱吃的。他兴奋地拿起筷子,像几百年前没吃饭一样抱着碗狼吞虎咽。


“绝了!康乔原来你会做饭啊!”言可颂边吃饭边说,嘴里的东西都差点飞到康乔脸上。


“我从没说我不会做饭啊。”只是怕麻烦。康乔看着前面这个人,心里慢慢生长出快乐的小气泡。


第二天一早言可颂就又走了。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康乔觉得自己生病了。看到什么都会想到言可颂,门口那些栀子花是言可颂种的,现在已经开花了。那张照片是言可颂照的,其实很普通,不过就是两个人傻里傻气的笑容,言可颂却喜欢的要死,非要把它用相框装起来。还有好多好多,这种被包围的窒息感让康乔快要发疯。


像失了魂一样,康乔在社交软件的主页上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他,看不到他就觉得生活没什么意思,他一跟自己说话就感觉心里在放烟花...我是不是生病了。”

“楼主是生病了,还病的很重啊。”


“根据您症状的描述,我很确定,您生病了。”


康乔一个机灵,打出无数个问号。


网线那端的人回复了问号,“相思病。”





吳问

宇宙论

前后得折腾了一个多月,康乔才恢复到了之前的生活。天气慢慢暖和了起来,等到石膏拆下来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经到了穿单衣的季节。


言可颂前段时间神秘兮兮的跟他说自己可能要火了,康乔还嗤之以鼻,能有多火。


没想到言可颂的火爆程度居然成为了娱乐圈的现象级。起因只是言可颂跑龙套拍的一个网剧,他在里面戏份虽然不多,但是角色人设非常吸引人,剧播完了他圈了一大票粉丝。再加上接二连三上线的一些剧都有他的身影,一时间网络上居然引发了关于陈可颂的热烈讨论。言可颂的公司看着网络上热度这么高,就又趁机放了一些言可颂平时在练习室的一些小视频。


桃小鱼:长得帅又这么努力,活该你火

啊啊啊安静:这张脸是真实存...

前后得折腾了一个多月,康乔才恢复到了之前的生活。天气慢慢暖和了起来,等到石膏拆下来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经到了穿单衣的季节。


言可颂前段时间神秘兮兮的跟他说自己可能要火了,康乔还嗤之以鼻,能有多火。


没想到言可颂的火爆程度居然成为了娱乐圈的现象级。起因只是言可颂跑龙套拍的一个网剧,他在里面戏份虽然不多,但是角色人设非常吸引人,剧播完了他圈了一大票粉丝。再加上接二连三上线的一些剧都有他的身影,一时间网络上居然引发了关于陈可颂的热烈讨论。言可颂的公司看着网络上热度这么高,就又趁机放了一些言可颂平时在练习室的一些小视频。


桃小鱼:长得帅又这么努力,活该你火

啊啊啊安静:这张脸是真实存在的吗

旧书1923:哥哥好可爱,又奶又苏。

kenkaakaa:!!!我在他的笑容里死去一万次了。

比黎吧啦:唱歌也好好听啊!!!温柔本柔!!!

吃不吃饭我都最可爱:今天你为我们的宝贝打投了吗?

......


资本一运作,各种各样的广告代言就又找上门来。甚至还有好几部大制作的电视剧抢着要找言可颂当一番男主。本来言可颂的后援会还像是个自主运营的聊天室,每天十几个人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的生活,然后顺道表达一下自己岁群主言可颂的喜爱。言可颂火了之后聊天室迅速成为一个千人大剧场,一不留神消息就999+。整个群消息全是言可颂各种各样的表情包。


今天言可颂上热搜的关键词是爱豆十项全能。言可颂其实进入这个圈子挺早的,刚上大学就被签到了工作室。这些年除了在学校进行课程学习,就是被安排着学习了声乐,舞蹈和表演等。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言可颂这段时间前所未有的忙碌,整个工作室的资源都向着他倾斜。经常周转在各个综艺,广告和剧组。常常一连好几天康乔都看不到他的身影。


当然,也好久都没再吃到言可颂做的火锅。他后来馋的慌了也自己跑到火锅店去吃过,刚吃没几口就全吐出来了,以前没觉得火锅这么难吃的。


康乔试着给言可颂打个电话,问他最近回不回家,好给他准备一点吃的。电视里看他好像瘦了挺多。


电话响了一会终于接通了。


“喂,我现在在忙。一会回给你。”很快就被匆忙挂断了。


一句好,被康乔咽了下去,把情绪交给安静。


恍惚着在家里走走晃晃,康乔这个人其实特别拧巴,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比如现在言可颂说回他电话,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做,一直在等着他拨回来。


转眼就是十二点,对面楼房的灯一盏盏暗了下去。康乔突然就很讨厌家里的光,照的他的落寞无处遁形。他把所有的灯都关了,窝在沙发里盯着手机发呆。


他也很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像个弃妇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屏幕上显示着2:37,终于在黑暗中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言可颂整个人已经是累到虚脱的状态,今天一整天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他本来想着赶趟夜场的广告拍摄,但是下午接到康乔的电话,他瞬间就觉得,再忙也不能把他落下。


回到家,以为康乔已经睡了。他轻手轻脚的收拾着东西。


“你回来了。”所有的灯都突然亮了。



Kueen

【感悟】关于宣仪的故事人设

创作同人文,我追求的是一定要符合素材透出来的人物个性,所以我看很多同人文把宣仪设成一个痴情深情的角色,我内心的OS是emmmmmmmmm,这只怕是一个披着宣仪ID的写手自己的灵魂。

像我自己就喜欢又渣又刚又可爱的宣仪。


创作同人文,我追求的是一定要符合素材透出来的人物个性,所以我看很多同人文把宣仪设成一个痴情深情的角色,我内心的OS是emmmmmmmmm,这只怕是一个披着宣仪ID的写手自己的灵魂。

像我自己就喜欢又渣又刚又可爱的宣仪。




Kueen

【美宁】更文预告~

一段前世今生的回忆,打破了美岐原本平静的生活。

本文为短篇,大概5-7章左右(篇幅主要看我对素材的吸收和运用能力),基本清水,灵感来自于孙燕姿《跳舞的梵谷》的MV情节,背景取《明日之子》,紫宁会在明日之子打碎几个人的梗融入。

虽然《明日之子》越后面越糊,但是这个故事我自己比较喜欢,而且是完成我对燕姿的一些夙愿,也希望大家喜欢。


一段前世今生的回忆,打破了美岐原本平静的生活。

本文为短篇,大概5-7章左右(篇幅主要看我对素材的吸收和运用能力),基本清水,灵感来自于孙燕姿《跳舞的梵谷》的MV情节,背景取《明日之子》,紫宁会在明日之子打碎几个人的梗融入。

虽然《明日之子》越后面越糊,但是这个故事我自己比较喜欢,而且是完成我对燕姿的一些夙愿,也希望大家喜欢。



Kueen

【傅宣】七夕(3,多重情节走向)

七夕(1)七夕(2)

前面两位口罩比傅宣捂得还严实。疑似“魏大勋”和他旁边那位不知是谁,但摘下口罩肯定知道是谁的女生,丝毫没察觉到后面有两个“瓜农”准备吃瓜。七夕居然撞到这种可以让微博程序员加班的爆炸新闻,估计此刻卓伟会很羡慕她。

一旦宣仪的好奇心被打开,就像三峡大坝开启泄洪闸门。滚滚八卦之心喷涌而出。

“快啊,跟上~”宣仪像一个反恐精英正准备解救人质,扯着傅菁快走几步。又怕被前面的人察觉,稍微有点动静就扯着傅菁躲在沿街商场的一侧凹处。

“轻点,这衣服新买的!”傅菁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扯坏了算我的~”

毕竟自己和傅菁都已经是粉丝群庞大的爱豆,要是他们没跟踪成功,反而...

七夕(1)七夕(2)

前面两位口罩比傅宣捂得还严实。疑似“魏大勋”和他旁边那位不知是谁,但摘下口罩肯定知道是谁的女生,丝毫没察觉到后面有两个“瓜农”准备吃瓜。七夕居然撞到这种可以让微博程序员加班的爆炸新闻,估计此刻卓伟会很羡慕她。

一旦宣仪的好奇心被打开,就像三峡大坝开启泄洪闸门。滚滚八卦之心喷涌而出。

“快啊,跟上~”宣仪像一个反恐精英正准备解救人质,扯着傅菁快走几步。又怕被前面的人察觉,稍微有点动静就扯着傅菁躲在沿街商场的一侧凹处。

“轻点,这衣服新买的!”傅菁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扯坏了算我的~”

毕竟自己和傅菁都已经是粉丝群庞大的爱豆,要是他们没跟踪成功,反而被粉丝发现这俩在一起过“七夕”……

——估计傅宣粉会亲自把她俩拱上热搜。

跟踪的当下,傅菁脑海里突然蹦出她听到一个传闻,就像她听到宣仪所有的传闻那样让她不爽。她转个身来,单手按住凹处一侧墙柱,看上去,整个身体都堵着宣仪。

“这……”

宣仪虽然被遮了大半边脸,但傅菁凭借着女人的第六感,宣仪脸红了。

宣仪看傅菁这架势,自己也配合的调整了一个对应的姿势。双手背在身上,背靠墙壁,双脚往前挪了一些,这样的视觉效果造成傅菁看着更高大威猛,俨然傅总上身。

“我们这是在外面,又不能取口罩,你急个屁!”

“我没有要在这里壁咚你好吗?你在想什么呢?”

“那你要干嘛?人都跑没了!这么大个瓜!”宣仪正要推开傅菁的手。

傅菁虽细手细腿,但力气比宣仪大,根本推不开。

“我问你,你这样比狗仔队还狗仔队,你是担心了?还是焦虑了?还是吃醋了?”

这句话听着,感觉与上句语境突变得太厉害,宣仪一下二丈和尚摸不着头,没反应过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听传闻说,魏在追你?”因为两人在街上,名字都只叫一个字,怕不小心旁边莫名经过一个“顺风耳”粉丝,听到了指不定火研社大放厥词一阵节奏乱带,恐怕到时候两家又得腥风血雨。

宣仪没有回答傅菁,朝着疑似魏大勋的方向望去。“快点,他俩人不见了!”

傅菁突然提高语调,“你先回答我问题!那天我和他录节目时候,虽然隔得有点远,但你微信那个小狗头像还是很明显的。我看到你俩在相互发比“yeah”的照片!”

“对对对,我吃醋了,我心碎了,我现在就要追上去质问他,他旁边到底是谁,我要把他旁边那个女的撕碎!你满意了吧!”宣仪用胳膊一拐,猫下身子,钻出了傅菁的包围圈。

走了几步路,回头望着傅菁挥了挥手,“回家吃药去吧!”说完径直走了。

宣仪有时候真的觉得傅菁脑子有包,微信聊天发个照片就是被追了?她这样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占有欲,两人现在都在娱乐圈混,那要真在一起了,那不得天天吵架?

选项A:傅菁不追,感到身心疲惫。

选项B:傅菁觉得自己刚才有点过分,追上宣仪。

选项A走向:

傅菁望着宣仪远去的背影,觉得虽然自己有点多疑,但宣仪这种一点就着的态度,恐怕一时半会哄不好。

她记得有一次她和宣仪约好出去逛街,由于头一天训练得太累,她怎么都起不来,宣仪几个夺命连环call让傅菁从床上弹坐起来,战战兢兢接起宣仪的电话,那头宣仪的口气已经非常不开心,为了弥补此刻内疚的心理,傅菁也只能硬着头皮赶着起床穿衣服的间隙照着宣仪说得发了一条道歉的微博:

我傅菁以后再12点起来就是猪。

宣仪就是那种,只要不惹她,什么都能让你如沐春风,一旦质疑她限制她,她的情绪点燃,你就会感受钢(刚)铁是怎么炼成的。

这时,姐姐傅莹的电话如约而至,“你多久回来啊?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鸡粥,等你呢~”

8月骄阳让一个身患感冒又心情down到谷底的人此刻真的只想回到家里,吹着空调,躺在床上,吃着姐姐煮好端过来喂她的鸡粥。

她给宣仪发了一条微信【我回去了。】

宣仪也没有挽留,很快回过来【嗯】

七夕就在这无声无息中结束。


选项B走向:

巨蟹座的人有时候就是多疑且情绪化,傅菁对于刚才自己突发的莫名情绪激动也有些不好意思,硬着头皮去追宣仪。

“宣仪怎么跑这么快?”傅菁追了200多米,居然还没见宣仪的踪影。

“她不会和魏大勋一起吃饭去了吧?”傅菁站在十字街口四处张望。

【你在哪?】她只好给宣仪发了一条微信。

【抬头】

孩童般的蓝天飞过一群鸽子。

【左边45°仰望二楼落地窗】

二楼明净透亮的落地玻璃,宣仪朝傅菁挥了挥手。

这是798一处私密性非常好的餐馆,价格就已经限制了一般人想进去消费的冲动。

傅菁在工作人员带领下,终于找到宣仪在的那个包间。

“刚才,我确实有点情绪化,不好意思。”傅菁还没坐下,就赶紧给宣仪道歉。

而宣仪则已经忘了刚才两人闹情绪,她用手勾了勾傅菁,让她凑近一点,神神秘秘的像要发布大新闻,“那个女生……你猜是谁?”

“我哪知道?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他们就在隔壁的包间,你要不要听一下女生的声音,保证你一听就知道是谁!”

“谁的声音这么特别,可以一听就知道?”傅菁疑惑地靠近包厢的墙壁,宣仪给傅菁递来一个玻璃杯。

“考验你听力的时刻到了。”

讲真,这包间的隔音效果非常不错,但仔细辨认还是能听出隔壁的声音。

“听不清……”傅菁凑着玻璃杯听了许久,也没听出来说话的人是谁。

宣仪有些着急,“你记不记得创造101时候,我喜欢叫你小关之琳,然后你反击我,叫我小什么来着?”

“真的假的?不会吧!”傅菁一惊,差点手抖把玻璃杯摔了。

“这真是逐梦娱乐圈啊!魏大勋以前有多胖你知道啊!”傅菁不由得感慨。虽说今天跟踪魏大勋成为她俩七夕的一个调味剂,但现在在这完全属于两个人的私密空间里,傅菁突然觉得一切变得非常有安全感。

私密的空间,虽是大中午,但拉上窗帘依旧可以分不清是烛光午餐还是烛光晚餐。

这是傅菁和宣仪第一次两人单独过七夕,也得感谢wj一颗热爱cp的心,成全了她俩。

就着这家店最出名的战斧牛排和上好的红酒,几杯下肚后,宣仪脸已潮红,烛光下像一只慵懒的布偶猫,手上的刀叉调皮不自觉地伸向傅菁的盘子。

“你是想吃我盘子里的肉还是想吃我啊?”傅菁这一语双关的挑衅,让整个包间在幽暗的烛光下显出一丝诱惑的气息。

“如果我都想吃呢?”宣仪秒懂傅菁释放出来的信号,起身走到对坐的傅菁面前。

“要不要把你今天在街上那个pose后续做完?”

“你以为我不敢吗?”傅菁一起身,一只手压着宣仪的肩膀往后推,一只手顺势按住了墙壁,压着宣仪肩膀的那只手一勾,就挑了挑宣仪的下巴,让宣仪抬着头对着自己。

“傅菁……你真美……像我这种死颜控只会死在你手里~”宣仪眼神因为酒精的原因变得朦胧。

“宣仪……你也是……虽然我没你这么颜控,但是你心灵美啊!”傅菁说这句话简直听不出是在夸宣仪,但此刻的她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无法抑制自己,这一隅偏安的安全感下,她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她压抑许久的爱与欲,俯下身子……

唇再次渴望着碰到了一起,火花四射,就像等了一万年之久。唇舌之间的碰撞既缠绵又激烈……

傅菁的手按着宣仪的背,恨不得想让宣仪整个身子都融到自己的怀抱……

……

不用去太空,你也能感受时间的相对论,对于恋人来说,它总是要比独处要短很多。

两人吃吃停停,喝喝亲亲,摸摸抱抱,只能感慨这家餐馆虽然贵,但居然没有床!

已经吻到嘴有些麻木的宣仪,喝了几口冰水,望着傅菁,一只手摸着傅菁的秀发,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你今天应该都没事了吧?”

“除开放了我姐鸽子,都没事。”傅菁两只手都搁在宣仪的腰间。

“我在想……”

“嗯?”

“要不要去我家玩?”宣仪嘴角划出非常好看的伏线。

A:不去。

B:去。

选A结局:

傅菁:“我姐还在家等我呢~我总不能放她一天鸽子吧?”

宣仪眼神里一下扫过的失望伴随着理性下一秒又风平浪静,半糖主义也许才是最好的感情保温剂。

“行吧,留点余味憧憬我们的下一次。”

傅菁摸了摸宣仪那如初生银月的脸,“老宣,和你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让我感到幸福。”

傅菁的嘴脸上扬的时候,嘴脸看上去就像一个美妙的w。

“哟,这句话说出来,我激动得不买单都对不起你傅总了!”

两人结完账,戴好口罩,刚出门挽着走没走几步,就与隔壁那对同样带着口罩的cp迎面相对。

八目睽睽下,口罩都遮住了大半的脸,但是每个人的眼睛都如此的好认,不要说他们本身就彼此认识,随便找个路人粉都能100%认出这谁是谁的眼睛,那景象就像两队恐怖分子分别劫持了对方人质的眼神。

一只乌鸦从他们头上“嘎嘎嘎嘎嘎”的飞过。

宣仪和傅菁突然都觉得好冷,或许是空调开得太足,真是个难忘的七夕。


选B继续:

傅菁早听闻宣仪住的小区是杨幂在的那个小区。

“住这么好的小区,看来你们家华华是给你对标了幂姐?”傅菁在进门登记后,不由得感慨。而自己虽然现在各方面条件都比之前做练习生好很多,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和宣仪的条件比。

有时候,傅菁对宣仪的冷漠、情绪化,有部分原因也来自于潜意识的一些自卑和要强。

“凑活吧,不拍戏在家抠脚还觉得不错,但是谁知道能好几年呢~”宣仪真是一个时时刻刻都有危机感的爱豆。

“你一个人住?”傅菁直接的性格一下子就问道了重心。

宣仪像是做了一番激烈的内心斗争,迟疑了一下,才艰难的说:“我和美岐住一起。”

傅菁内心真是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是什么剧情走向。如果不是在电梯上,她指不定现在就转身跑得无影无踪。

“那你还叫我来玩?”傅菁忍住怒火。

宣仪没回答,避重就轻这种事,宣仪向来比谁都会驾驭。熟练地在门上输入了几个数字。

门打开了。

吳问

宇宙论

仿佛场景重现,这三人又在医院相遇了。


言可颂看着浑身是伤的康乔,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你怎么伤成这样了。多疼啊。”


康乔看言可颂这样,有点感动吧又有点感觉奇怪。怎么这眼神这状态那么深情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言可颂女朋友受伤了呢。于是呆呆愣愣的没说话。


“他是不是被撞成哑巴了啊?他怎么不能说话啊?”言可颂急了,上前一把抱住了康乔。


康乔疼的龇牙咧嘴。“痛痛痛啊老哥,快松开。”


言可颂条件反射的松手。看到康乔怀疑的眼神自觉自己失态,于是迅速切换了状态。


“怎么没把你撞成哑巴呢,一天到晚唠唠叨叨。”


判若两人的戏份惊的康乔和妙妙都怀疑刚才的深情是不是错觉。...

仿佛场景重现,这三人又在医院相遇了。


言可颂看着浑身是伤的康乔,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你怎么伤成这样了。多疼啊。”


康乔看言可颂这样,有点感动吧又有点感觉奇怪。怎么这眼神这状态那么深情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言可颂女朋友受伤了呢。于是呆呆愣愣的没说话。


“他是不是被撞成哑巴了啊?他怎么不能说话啊?”言可颂急了,上前一把抱住了康乔。


康乔疼的龇牙咧嘴。“痛痛痛啊老哥,快松开。”


言可颂条件反射的松手。看到康乔怀疑的眼神自觉自己失态,于是迅速切换了状态。


“怎么没把你撞成哑巴呢,一天到晚唠唠叨叨。”


判若两人的戏份惊的康乔和妙妙都怀疑刚才的深情是不是错觉。


“你回去吧,我来照顾他。”言可颂下了逐客令。这个女人真的怎么看怎么碍眼。


“没事,我最近公司没什么事。还是我来吧。”妙妙虽然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不想错过这个可以跟康乔好好相处的机会。


“我来。你走。”言可颂像个生气的小孩子一样。


两个人互相推诿着,都想让对方离开这个病房。


康乔看着这两个人,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妙妙你最近太辛苦了,还是让他来吧。等我出院了找时间请你吃个饭,感谢一下你。”


妙妙见康乔这样说,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叮嘱了几句就走了。言可颂宛如打了胜仗的老将军,心中好不得意。


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言可颂慢悠悠的削着苹果。康乔像是几百年前没说过话一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跟言可颂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


以为会得到言可颂的安慰,看言可颂苹果削好了就张着嘴等着他把苹果递过来,没想到这个家伙把苹果送到康乔嘴边了又拿了回去。


边嚼边对康乔的哭诉发表评价:


“你活该。”


“你大爷的!言可颂你有没有心!你走,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我才不走,你是不是想我走了就把刚才那个女人找回来。我跟你说,没门。”言可颂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康乔的鼻子说。


两个人骂骂咧咧了一会,言可颂觉得没劲。一个病房的另一个病友回来了,是个大叔,话比康乔还要多。言可颂就找到护士台,想把康乔调换到单人病房。


“你是陈可颂吗!我可喜欢你了!”护士看到言可颂两眼放光。一把拉住了他,“姐妹们快来啊,是陈可颂!”


不一会儿护士台就挤满了人。言可颂没觉得自己已经火到了这个地步,这些年一直不温不火的演着三番以外的角色,虽然长得挺好看吧,但是娱乐圈最不缺少长得好看的人了。可能是上次公司买的那个热搜的原因吧。他恍然大悟。


跟一群粉丝合完影,他揉揉腮帮子,偶像的笑容维持起来真累。


这之后的几天言可颂一直戴着口罩,还没火就是非多,还是不要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了吧。


康乔看着在病房里也戴着墨镜戴着口罩的言可颂,才真真实实地感觉到,原来爱豆火了以后是这个样子。



吳问

宇宙论

谁能想到大过年的康乔就又进医院了呢。这几年虽然经常受伤进医院吧,但没哪次伤这么重。脖子上加了固定器,腿上打着石膏吊在床上,右手也吊在脖子上。鼻青脸肿的他两眼迷离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妙妙坐在床边跟康乔一起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乔肚子的咕咕声打破了这该死的沉默。但是伴随而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尴尬。康乔想闭上眼睛装死。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


康乔瘫在床上,厚着脸皮等待投喂。事已至此,说不吃好像也是得吃。啧。


不一会妙妙就拿着吃的回来了,但是康乔脖子不能动,手也举不起来。好吃的摆在面前也难吃进嘴,妙妙笑了一下,开始一口一的喂。康乔十分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状态,扭扭捏捏...

谁能想到大过年的康乔就又进医院了呢。这几年虽然经常受伤进医院吧,但没哪次伤这么重。脖子上加了固定器,腿上打着石膏吊在床上,右手也吊在脖子上。鼻青脸肿的他两眼迷离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妙妙坐在床边跟康乔一起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乔肚子的咕咕声打破了这该死的沉默。但是伴随而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尴尬。康乔想闭上眼睛装死。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


康乔瘫在床上,厚着脸皮等待投喂。事已至此,说不吃好像也是得吃。啧。


不一会妙妙就拿着吃的回来了,但是康乔脖子不能动,手也举不起来。好吃的摆在面前也难吃进嘴,妙妙笑了一下,开始一口一的喂。康乔十分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状态,扭扭捏捏不好好吃。


“我不就是喜欢你吗,又不能吃了你。你这像是英雄就义的干嘛呢?再不吃,不吃给你饿死。”妙妙佯装生气。


闻言。康乔思考了一会,目前好像能依靠的只有妙妙了。不管了!


接下来这几天,康乔就一直瘫在病床上,提前享受着自己九十岁之后的生活。


“隔壁床那个小伙子真的惨啊,年纪轻轻的就摔的半身不遂,吃饭洗脸刷牙都要人伺候,他女朋友真不容易。”


“是啊,女朋友还挺漂亮呢。真是可惜了。”


康乔选择性的屏蔽,继续闭目养神,突然接到了言可颂的视频电话。


毫不犹豫的转成了语音通话。被他看到我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怎么笑我。


“诶你怎么不开视频。”


“手冷,不想举着手机。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快要回来了,拍戏都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我这里景色挺好的,本来想给你看看。”


“那下次你带我去不就成了。”康乔有口无心的说了一句。


言可颂却很坚定的回了一句,“你说的。谁不来谁是儿子。”


康乔就又开始跟他说些有的没的的话,从公司那只狗扯到国外达人秀,脑洞开到天南地北。


妙妙拎着饭进来的时候,大喊了一声乔哥。康乔怕暴露,赶忙找借口挂了电话。


言可颂本来还笑眼盈盈,听到那声乔哥后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声音,是妙妙。大脑快速反应。


他们两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


接下来几天拍戏,言可颂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力,终于他的戏提前三天拍完了。东西丢给经纪人收拾,火急火燎的就往回赶。


结果一回家,就看到妙妙宛若女主人一样在厨房忙活。


“康乔人呢。”


琪琪包子

肖战 今日心动男孩儿💗💗💗

肖战 今日心动男孩儿💗💗💗

桔生

【原创耽美】澜星(二)

“幸好酒里看来没加什么别的东西,应该只是不想让他上节目吧。”观察了一会确定人没事之后,叶澜便不在管他,回房间整理起自己的行李箱。

《星引力》要进行封闭3个月的拍摄,但需要的服装和生活用品节目组都会替他们准备好,他只需要带两套备用服装就可以了。收拾完东西无事可做的叶澜往床上一仰,随手刷起了微博。

自《星引力》的官微公布了这次的学员和导师名单后,与《星引力》相关的话题迅速占领了热搜前二十名中的5位,其中#叶澜星引力#高居第三,尚未开播营业就有这么高的人气,饶是叶澜上惯了热搜,也不禁要感慨一声节目组有钱。

而此时他的微博下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除了自家粉丝的应援外,还有各家练习生粉丝的“求大魔...

“幸好酒里看来没加什么别的东西,应该只是不想让他上节目吧。”观察了一会确定人没事之后,叶澜便不在管他,回房间整理起自己的行李箱。

《星引力》要进行封闭3个月的拍摄,但需要的服装和生活用品节目组都会替他们准备好,他只需要带两套备用服装就可以了。收拾完东西无事可做的叶澜往床上一仰,随手刷起了微博。

自《星引力》的官微公布了这次的学员和导师名单后,与《星引力》相关的话题迅速占领了热搜前二十名中的5位,其中#叶澜星引力#高居第三,尚未开播营业就有这么高的人气,饶是叶澜上惯了热搜,也不禁要感慨一声节目组有钱。

而此时他的微博下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除了自家粉丝的应援外,还有各家练习生粉丝的“求大魔王照顾自家小孩”,其中就有不少关于汪辰洋的。

“人气还挺高”

叶澜看过节目组的学员预评级,准出道位,甚至有能力冲一冲前三。这种大综艺推出来的新人,运气好直接跻身一线流量也是有可能的。

“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他素来看不上那些徒有长像流量又不肯努力的新人的,自己花了三年才靠实力给自己撕掉了偶像派的标签,自然也弄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捧着这种标签沾沾自喜。

虽然微博上应该有不少汪辰洋的唱跳视频,但显然叶澜对他没有那么重的好奇心…至少现在没有。

桔生

【原创耽美】澜星(一)

S市,RM酒吧

“帮帮我,带我出去……”

刚推开厕所门险些被扑倒的叶澜眉毛一挑后退半步,准备避开说完这句话就朝他栽过来的陌生人影,但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在最后关头拎住了这人后颈处的衣领将他勉强提到自己胸口高度,仔细辨认起来。

眼前的男生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虽然此时脸红的像是去了皮的西瓜瓤,但仍可从其精致的轮廓中看出一股干净和奶气来。单凭这张脸,叶澜想着自己要是星探,这会怕是已经将人扛回经济公司趁着他神智不清签个终身合约了。

不过显然,有人在他打着小算盘之前已经抢先了。

叶澜举着手机里的微博照片,和手里拎着的人对比了一下“呦,没想到还有点缘分”。

RM是本市最大的酒吧,会来这的偶...

S市,RM酒吧

“帮帮我,带我出去……”

刚推开厕所门险些被扑倒的叶澜眉毛一挑后退半步,准备避开说完这句话就朝他栽过来的陌生人影,但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在最后关头拎住了这人后颈处的衣领将他勉强提到自己胸口高度,仔细辨认起来。

眼前的男生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虽然此时脸红的像是去了皮的西瓜瓤,但仍可从其精致的轮廓中看出一股干净和奶气来。单凭这张脸,叶澜想着自己要是星探,这会怕是已经将人扛回经济公司趁着他神智不清签个终身合约了。

不过显然,有人在他打着小算盘之前已经抢先了。

叶澜举着手机里的微博照片,和手里拎着的人对比了一下“呦,没想到还有点缘分”。

RM是本市最大的酒吧,会来这的偶像艺人不在少数,比如叶澜,也比如眼前这位星耀娱乐的练习生汪林杨…

巧的是,两人第二天本应参加该在同一个(选秀节目《星引力》的录制,只不过一个是导师,一个是学员。两人虽然年纪相差不过三岁,但叶澜少年出道,比汪辰洋早了至少六年。

想到这,叶澜把汪辰洋往前提了几分,上前闻了闻“什么酒味都没有还能醉成这样,怕是什么喝了不该喝的。明天上节目,今天断片酒,现在的小朋也没点新花样。”

本想扔着不管的叶澜这会开始头疼了,带走也不是不行,但两人明天是选手和评委的关系,总归是要避嫌的,万一被人看到传出什么黑幕的新闻,怕是对小孩的影响不好。不带走,这人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影响到参加明天的节目,估计以后再想有参加这种一线综艺的机会也难了。

叶澜向来不是什么好心人,相反他这个人特别的怕麻烦。所以当他把乔装打扮到亲经纪人见了都认不出的汪辰洋丢上一家沙发的时候,自己都有点纳闷他今天怎么这么心地善良呵护祖国花朵。

兴许是喝了酒有些口渴,熟睡中的汪辰洋舔了舔嘴唇,随即将脸贴上了叶澜露在外面的半截小臂,甚至还不知死活的蹭了蹭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正在帮他脱外套的叶澜面色一僵,仿佛揽着的人烫手一般撒手将人丢回了沙发上。脑袋里却鬼使神差的想着这小孩看着奶里奶气的,不知道刚才舔过的嘴唇会不会也是奶味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澜的脸僵的更厉害了。

吳问

宇宙论

康乔这几天天天收到各种各样的快递信息,全是言可颂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或者零食。


这家伙得不是拍戏拍疯了吧,怎么什么都往家里买。就这么大的地方,往哪搁啊。康乔下班回家看着如山的快递盒,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继续窝在沙发里网上冲浪。


突然微博上出现了一条热搜,词条是:陈可颂。


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点了进去。


神经大条的康乔其实并没有在言可颂的来历上细想很多,比如为什么那天晚上他会喝多了出现在他家门口,比如为什么他会抱着自己说那些话,比如为什么他又留下来跟康乔成为室友...


词条里果然出现言可颂那张脸,狗东西穿的还挺狗模狗样。新闻里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代言了什么什么,...

康乔这几天天天收到各种各样的快递信息,全是言可颂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或者零食。


这家伙得不是拍戏拍疯了吧,怎么什么都往家里买。就这么大的地方,往哪搁啊。康乔下班回家看着如山的快递盒,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继续窝在沙发里网上冲浪。


突然微博上出现了一条热搜,词条是:陈可颂。


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点了进去。


神经大条的康乔其实并没有在言可颂的来历上细想很多,比如为什么那天晚上他会喝多了出现在他家门口,比如为什么他会抱着自己说那些话,比如为什么他又留下来跟康乔成为室友...


词条里果然出现言可颂那张脸,狗东西穿的还挺狗模狗样。新闻里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代言了什么什么,还有一些拍戏的路透图。“陈可颂,言可颂。”康乔嘴里反复念念叨叨这两个名字,越念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个名字好像在除了新闻里的其他地方看到过的。”康乔皱着眉头打开了百度百科搜索言可颂这个名字。


跟自己同市,嘿还是老乡,挺有缘。接下来是同一个小学,中学,高中...等等!他还跟自己是一个大学,康乔只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把两个人初次见面时的种种联系起来,脑海里瞬间就脑补出无数犯罪小说情节...这个家伙该不会...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打断了康乔即将冲出银河系的思绪。


是言可颂。


“你在干嘛。”电话那头懒洋洋的,言可颂结束了今天的拍摄,刚回酒店就迫不及待的给康乔打电话。


“我,你。嗯。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康乔还是没按耐住好奇心,支吾了半天还是直接问了。


言可颂忽然紧张了起来,半天没回过来神。拿着手机整个人陷入了无边的惶恐里。


“喂?”对方一直没回应,康乔以为信号不好。于是又喂了一声。


“嗯。”言可颂此时此刻非常紧张,比自己第一次拍平面还紧张,生怕康乔就着这个问题不放。


“你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


害怕的还是来了。


其实言可颂之前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停了一会,调整了一下情绪,略微悲伤的说:


“失恋了。我喝多了想去他家找他,但是司机好像把我送错了地方。”


“你本来想去哪里。”康乔继续发问。


“拾穗小区D区三号楼五单元609。”言可颂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着自己的谎话,悲伤的情绪依然十分饱满。


“B区,D区。”康乔住的地方是拾穗小区B区三号楼五单元609,那个司机耳朵不好就别开车了吧。


“那天早上醒过来其实我也吓了一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手被绳子捆着,还好你绳子绑的不是很紧,我就自己用牙齿咬开了。本来想着赶快跑路的,但是走之前看到了门口你的照片,才发现你是我高中的学长。我升高中的那一年你回来跟我们新生入学讲话了,年级里还有很多你的传说,我们都知道你。然后,然后失恋后我一直走不出来,所以就想换个环境。又正好遇到了你...接下来你也就都知道了。”讲完了这么多,言可颂开始等待宣判了,希望他能信吧...


“你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话题转的猝不及防,其实康乔也是边打电话边看着电视,听到的信息也都是七零八落,只要不威胁生命,其他的随便吧。于是就没有多去深究什么。


“嗯?哦哦哦,这都是剧组的演员推荐的,我看他们玩着挺好玩的就想着自己也买一个。然后顺道也给你买了一个。吃的东西都是新鲜的,保质期都很短,你这几天早上可以吃。吃完了我再买。”言可颂小心翼翼的讨好着康乔。


“行行行。你少买点,堆不下了都。我得去赶个稿子,你早点休息。”


“你是不是明天就放假了。”


“换个地方上班吧,手里的稿子催的急。”


“行,那你没事不要到处跑。”


“嗯,挂了。”


第二天是除夕,康乔百无聊赖的去楼下超市买了速冻水饺,然后给爸妈打了一个电话。刚挂电话准备给锅里的饺子起个锅,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言可颂回来了。






雨隐火玉
王俊凯中餐厅 cr.劫持天使

王俊凯中餐厅   cr.劫持天使

王俊凯中餐厅   cr.劫持天使

A          靈魂畫手
我第二次用馬克筆畫畫 今天剛上...

我第二次用馬克筆畫畫

今天剛上色

哎,莫名感覺自己有點渣渣

哎,

最近真難過

哎,

所有的不幸都一瞬間到達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人獲得運氣啊

無論如何都無法提起精神

為什麼我不能幸運一點呢


我第二次用馬克筆畫畫

今天剛上色

哎,莫名感覺自己有點渣渣

哎,

最近真難過

哎,

所有的不幸都一瞬間到達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人獲得運氣啊

無論如何都無法提起精神

為什麼我不能幸運一點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