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偶像梦幻祭

9660.6万浏览    59392参与
茶

當時找不到校服領帶只好私服上了😥

當時找不到校服領帶只好私服上了😥

茶

試試在這裡發文(?)

試試在這裡發文(?)

9:01pm
2018偶像夢幻祭Valkyr...

2018偶像夢幻祭Valkyrie攝影會
活動舉辦在灣家

雖然覺得應該不會有人是看了LOFTER 才來參加的
不過還是放個 女武神小鳥超級可愛
感謝一起跟我努力舉辦攝影會的@風走 

2018偶像夢幻祭Valkyrie攝影會
活動舉辦在灣家

雖然覺得應該不會有人是看了LOFTER 才來參加的
不過還是放個 女武神小鳥超級可愛
感謝一起跟我努力舉辦攝影會的@風走 

萤希

沉迷茶绘第二发

P1-2 因为斋宫君一直在说短裤短裤的所以脑海里只剩下短裤了
P3-5是幸福的位置
P6凶巴巴的北斗姬
P7玩梗
P8梦百paro(?)日月觉纺 我去喊英智来满破(。

沉迷茶绘第二发

P1-2 因为斋宫君一直在说短裤短裤的所以脑海里只剩下短裤了
P3-5是幸福的位置
P6凶巴巴的北斗姬
P7玩梗
P8梦百paro(?)日月觉纺 我去喊英智来满破(。

彻律斯汀

[授权转载]

(因为这张兔兔我原地飞天暴毙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想把这张推送到上网冲浪的everybody眼前让他们看看可爱到世界终结是什么样的体验啊啊啊啊啊我能亲亲他吗我不行了我已经被可爱到口齿不清语序混乱了现在就表演个反复跳楼炸成烟花别救我谢谢)

画师:Thi

Twi:Thi(@houdidesu)https://twitter.com/houdidesu?s=09
【注意:禁止二次转载至其他平台】
【我会翻译评论给太太,如果愿意评论的话就太感谢了!】

[授权转载]

(因为这张兔兔我原地飞天暴毙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想把这张推送到上网冲浪的everybody眼前让他们看看可爱到世界终结是什么样的体验啊啊啊啊啊我能亲亲他吗我不行了我已经被可爱到口齿不清语序混乱了现在就表演个反复跳楼炸成烟花别救我谢谢)

画师:Thi

Twi:Thi(@houdidesu)https://twitter.com/houdidesu?s=09
【注意:禁止二次转载至其他平台】
【我会翻译评论给太太,如果愿意评论的话就太感谢了!】

酚

『泉岚』冰淇淋一定要赶在融化之前吃掉啊


♪kfc新的冰淇淋有感(真的太我家cp了)
♪我流ooc 泉岚高中恋爱前提
♪系回归清水甜饼段子手的小短篇!!!

“呀,泉ちゃん~早上好♪”
……哈?
当濑名泉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走进休息室,看到坐在化妆镜前的,正是同组合的后辈兼恋人鸣上岚的时候,他险些没控制好脸上的表情。

好险。差一点就扭曲得对不住一亿了。

“鸣君?好巧怎么你也在。”他用了三秒钟营业笑容春暖花开,暗中瞪了岚一眼。

“不巧。人家是来和你抢工作的。”鸣上岚一边晃悠他引以为傲的长腿一边看着镜子里的濑名泉无辜地笑。他左侧的刘海被夹子夹上去,整张脸美得毫无瑕疵。化妆师端详了半天,最后只为他象征性地补了点粉。

鸣上岚的眼睛很...


♪kfc新的冰淇淋有感(真的太我家cp了)
♪我流ooc 泉岚高中恋爱前提
♪系回归清水甜饼段子手的小短篇!!!


“呀,泉ちゃん~早上好♪”
……哈?
当濑名泉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走进休息室,看到坐在化妆镜前的,正是同组合的后辈兼恋人鸣上岚的时候,他险些没控制好脸上的表情。

好险。差一点就扭曲得对不住一亿了。

“鸣君?好巧怎么你也在。”他用了三秒钟营业笑容春暖花开,暗中瞪了岚一眼。

“不巧。人家是来和你抢工作的。”鸣上岚一边晃悠他引以为傲的长腿一边看着镜子里的濑名泉无辜地笑。他左侧的刘海被夹子夹上去,整张脸美得毫无瑕疵。化妆师端详了半天,最后只为他象征性地补了点粉。

鸣上岚的眼睛很大,香槟与杏色色系的眼妆更是为他的魅力再添一层,被他这么水汪汪地一看,濑名泉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他只好走过去坐好让化妆师上妆,只在越过岚的椅子时在死角狠狠捅了他的腰一下。

鸣上岚的笑容更无辜了。

“说实话,人家也没想到啊——从小凛月那里听到消息的时候差点以为是听错了——泉ちゃん居然会接这种类型的工作,相当意外呢?”岚取下夹子整理好头发,笑容灿烂得甚至冒出了kirakira的小星星,里面暗含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为什么不和我说?』

濑名泉含糊而敷衍地哼唧了一声。

『就算不跟你说你这不还是知道了吗。』
『知道是一回事,泉ちゃん不和我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啧超烦人——等这家伙出去。』

早在数次的演唱会与梦幻祭上就锻炼出用眼神和脑电波对话甚至吵架技能的两人开始了深度实践…当然在别人眼里,用眉目传情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化妆师给濑名泉倒腾好后迅速跑路,明明两人的对话完全没有什么出格的也没有任何肢体交流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有自己是个千瓦大灯泡的负罪感啊!

“鸣君你能不能别笑了?!”
“诶,什么,噗哈,好…等等……不行哈哈哈哈…人家看到泉ちゃん的脸就,居然玩真心话大冒险输掉了!”鸣上岚低下头用棉签沾掉笑出来的泪花免得弄花了妆,随后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棒读出声,“明天学院新闻的头条可以是——豪强组合Knights的人气成员濑名泉在与同班同学的游戏中以‘接一份高热量食物广告’为赌注并畅通无阻地输到了最后!!”

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前辈的黄暴镇压。

“别啃脖子——一会儿还有拍摄!”岚小小声地尖叫提醒。
“知道。”深喑此道的模特含糊地答应,细细碎碎的吻从后颈流连到侧颌骨——那儿的线条一直是濑名泉喜欢的地方。他推高恋人碎金的鬓发,在耳后靠近颈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吻痕——像是开在暗处,谁也看不到,却有令人沉醉香与色的小花——他疯狂着迷于这种除两人之外无人所知的秘密。

并且对恋人在这种处境下耳廓会泛起的甜润粉色很是受用。

可惜,这里不是能自由发挥的地方。他遗憾地停了手,五指插进对方后脑短而软的毛发中摩挲了几下,示意岚整理一下表情。

总之如此这般,濑名泉不想在刚交往不久的恋人面前丢脸,而事实证明就算丢了脸他也可以很好地从恋人身上找回场子。

不愧是前辈,经验丰富得很。

这次的拍摄道具是冰淇淋。kfc的冰淇淋。
而且,是蛮漂亮的冰淇淋。

“是缘分吗。”
“缘分吧。”

濑名泉举着手里浅蓝色的冰淇淋,和举着紫罗兰色冰淇淋的鸣上岚大眼瞪小眼。

“喔这太棒了!!冰淇淋和两位眼睛的颜色很像啊!蓝色和紫色相当搭配!”

虽说平时一直在濑名泉的镇压下没办法去尝试新款冰淇淋,但一向力求走在时尚最前端的鸣上岚立刻反应过来蓝色的是海盐口味的而紫色是薰衣草口味——是小杏被羽风前辈强拉着去吃了之后一脸复杂而委婉地表示可以不用去尝试了的危险物品。

不,味道的话还是要相信自己的舌头不是吗!

这么想着,鸣上岚向濑名泉交换了一下眼神,点头向摄影师示意准备完毕。

糖果粉色渐变的背景墙前,鸣上岚一秒收回可爱甜美的气质,敛起眉毛露出自信而帅气的笑容。另一边的濑名泉也单手插袋,笑着将冰淇淋举到唇边。

『平面模特在镜头前要保持完美。』

毫无疑问,两人将这信条履行得十分到位。

闪光灯一闪,镜头前的两人已然换了姿势——鸣上岚用舌尖卷掉了冰淇淋已经开始融化的尖端。

难以用一句话形容的味道。

最先尝到的就是过分浓郁的薰衣草香精的味道——简直像是奶味和他曾在百元店里闻到的廉价薰衣草香水混合的感觉,而且尝到后来,他甚至尝出了某种洗涤剂的味道。

但是身为模特,他半点都不会把这些感受写到脸上。

因此,拍摄无比顺利地进行,他一口一口地吃着冰淇淋,直到它化得不能再支持之后的拍摄为止。

于是一只新的递到了鸣上岚的手上。

鸣上岚的笑容微不可查地僵硬了一下,然后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拥有浅蓝颜色眼珠的濑名泉将浅蓝的冰淇淋塞到他手上,拿走了紫罗兰色的那只。

“辛苦了。稍微交换一下拍摄怎么样。”

前辈没和他说话,只给了一个令他安心的眼神。

啊啊,放心了。

拍摄继续。镜头前,他舔了一口浅蓝色的冰淇淋。

稍微有混合着大海的咸味,但是又和牛奶的甜融合得恰到好处。

和『他的泉ちゃん』一模一样。平时盐得很,是肯去仔细品味才能感受到温柔和甜美的存在。

一切顺利结束后,鸣上岚向他的组合前辈兼恋人发出了甜品店的邀请。

“哈?已经摄入了一个多冰淇淋的热量鸣君你居然还要继续?知道这意味着多长时间的消耗练习吗?”

“人家当然是知道的——不过不因为别的,单纯只是为了消除一下薰衣草给人家留下的深刻印象…泉ちゃん,你不需要吗?”

“…下不为例。”

“作战成功——”

在没人看到的,通往藏在深巷中甜品店的小路上,金发青年抱着银灰发青年的手臂,紫水晶一样的眼珠闪闪发光。

日常的生活很平淡,但是有对方在就能很安心。这样平淡又安心地度过属于他们的每一天,简直是现在所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事。

深邃而冷淡的蓝色,和神秘而温柔的紫色,果真相当搭配。

结城由子

吃饱撑着系列——论无特质小蓝书一百连能出几张三星
四星不存在的.jpg
下次攒个几千本再玩~

吃饱撑着系列——论无特质小蓝书一百连能出几张三星
四星不存在的.jpg
下次攒个几千本再玩~

清蒸文鳐鱼
我就看明天早上掉到多少名:)

我就看明天早上掉到多少名:)

我就看明天早上掉到多少名:)

茶子

『凛杏』把拍档推下火海的小段子

1.南瓜马车

凛月信心十足地说要给杏一个童话式婚礼,结果却是把南瓜马车置在会场正中。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附上自信的浅笑。
「果、果然是老爷爷啊...」杏脑中生出了一千个逃婚的理由。

2.兽性

在脖子上的一排微弱齿痕。

「某宝3.2的假牙果然不好用呢...没法咬出血啊...」
「不要再咬啦!」

3.血泊

蒙胧间督见枕边人唇角的一丝暗红,杏惊得打开了床头灯——

「朔间凛月!我说过多少次吃完石榴之类的要先刷牙才上床!枕头套脏了就要换全套啦!」

4.沉睡

不会再打开的棺材。

5.梦境

「呼啊...我刚刚梦到我们的婚礼了呢...从你的脖子上吸了很多血的婚礼~♪」
「那你还真是在做梦...

1.南瓜马车

凛月信心十足地说要给杏一个童话式婚礼,结果却是把南瓜马车置在会场正中。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附上自信的浅笑。
「果、果然是老爷爷啊...」杏脑中生出了一千个逃婚的理由。

2.兽性

在脖子上的一排微弱齿痕。

「某宝3.2的假牙果然不好用呢...没法咬出血啊...」
「不要再咬啦!」

3.血泊

蒙胧间督见枕边人唇角的一丝暗红,杏惊得打开了床头灯——

「朔间凛月!我说过多少次吃完石榴之类的要先刷牙才上床!枕头套脏了就要换全套啦!」

4.沉睡

不会再打开的棺材。

5.梦境

「呼啊...我刚刚梦到我们的婚礼了呢...从你的脖子上吸了很多血的婚礼~♪」
「那你还真是在做梦呢~♪」

6.禁书

朔间家四大禁书:Twilight、New Moon、Eclipse、Breaking Dawn。

73961
我到底有多少张图没修…

我到底有多少张图没修…

我到底有多少张图没修…

極靈成約

快要幸福死了
單抽的
最後1p獅心同框注意,私心打個tag

快要幸福死了
單抽的
最後1p獅心同框注意,私心打個tag

祈漓·柒氿

他與他

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一開始就是空白,什麼都沒有。根本沒有愛那種東西。連開始都沒有就已經結束。

青葉紡畢業了,沒有淚水,也沒有悲傷。就像平時一樣,仿佛明天還可以繼續見面。

就這樣分別了。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應該相遇,所以也沒有不捨吧。

他就這樣畢業了。

沒有祝福,也沒有什麼約定。在畢業典禮上就突然宣佈了退出組合從今以後就放棄去作偶像退出演藝圈的消息。

那個時候是星靈祭結束不久他人氣正高的時候。兩顆迷途的星星找回了方向。

一顆走出了迷茫。

一顆決定了方向。

夢是他們的起點。夢醒了,他們之間也走到了終點。

夢總是會醒的,不是嗎?

他們不能像童話裡的主角們那樣幸福的在一起。

所以他們...

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一開始就是空白,什麼都沒有。根本沒有愛那種東西。連開始都沒有就已經結束。

青葉紡畢業了,沒有淚水,也沒有悲傷。就像平時一樣,仿佛明天還可以繼續見面。

就這樣分別了。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應該相遇,所以也沒有不捨吧。

他就這樣畢業了。

沒有祝福,也沒有什麼約定。在畢業典禮上就突然宣佈了退出組合從今以後就放棄去作偶像退出演藝圈的消息。

那個時候是星靈祭結束不久他人氣正高的時候。兩顆迷途的星星找回了方向。

一顆走出了迷茫。

一顆決定了方向。

夢是他們的起點。夢醒了,他們之間也走到了終點。

夢總是會醒的,不是嗎?

他們不能像童話裡的主角們那樣幸福的在一起。

所以他們分開了。

這個結局是早就他們早就知曉的。他們是不會幸福的。

於是就這樣了。

幾年就這樣過去了,雖然偶然會聽到那個紅色頭髮孩子的消息,卻也只是作為占卜師的而已。

那個擁有美麗藍色眼睛的孩子已經完全沒有音訊了。

他做了一家小花店的老闆。

經營了一家小小的花店,整日與花草相伴。漸漸的就被遺忘。被所有人遺忘在了記憶的角落里。

那天他與那個孩子見面了,就在自己小小的花店里。什麼都沒有發生。那個孩子就要了一束白色的鬱金香。那是自己最喜歡的花。反正有很多。就送了那個孩子一些。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他送走了那個孩子,就像送走所以的客人一樣的送走了他。

和陌生人一樣,他這樣想。

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就早早地關了門回到了家。床頭被製成乾花的白色鬱金香讓他感到安心。那是自己從畢業之後開始喜歡的花。

他照樣經營著自己小小的花店。唯一的不同就是在每週末的下午那個孩子會到自己的店裡。買一束花。鬱金香或是風信子,都是非常乾淨的白色,也沒有在意過上乾花還是鮮花。

他喜歡黑色和紫色那種比較神秘的顏色的,自己記得是這樣。於是就有一次問起。

「送給一個死人的」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日子還是像以前一樣。

然後某天那個孩子告訴他他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了。可能不回來了。「嗯,保重」
他這樣回答。

日子就像以前一樣。

「哦呀。夏目君又帶花給他了嗎?」

「是啊……師傅。那個混蛋喜歡它們啊。」

「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死掉了吧?」

「嗯。很久以前就死掉了。」紅髮的少年對著一塊十字墓碑,輕輕的放下手中的花。那塊墓碑下還放這許多同樣的花。

墓碑上沒有名字。

日子還和以前一樣。

歲月 靜好

白色郁金香花語:失去的愛

白色風信子花語:未傳達的愛
求评。

空山鸟语

清清寡寡的画了一只零

清清寡寡的画了一只零

W.Kaith

【零晃】温馨30题 ④ 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大神晃牙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伸手捞过闹钟看了一眼时间——7点。摸了摸床的另一侧,果然已经冷了,不知道朔间零什么时候出的门。

看着天花板,大神晃牙只能长叹一口气,果然某些人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但一旦他有想要去做的事情,那可真是固执到牛都拉不回来啊……

「喂,难受的话打给我!晚上回来的时候又发烧——本大爷真的押你去住院!」

发完一条威胁短信,大神晃牙烦躁地坐起来,抓了抓头顶朝各个方向乱翘的头发,却也没什么办法。朔间零在大夏天感冒发烧一直没好,又热又吹不了空调难受得很,吃睡状态极差;偏偏在实习那边撞大运遇上一个大项目,如果做得好的话转正到一个底层管理职位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需要连续坐班半个月,过后...

大神晃牙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伸手捞过闹钟看了一眼时间——7点。摸了摸床的另一侧,果然已经冷了,不知道朔间零什么时候出的门。

看着天花板,大神晃牙只能长叹一口气,果然某些人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但一旦他有想要去做的事情,那可真是固执到牛都拉不回来啊……

「喂,难受的话打给我!晚上回来的时候又发烧——本大爷真的押你去住院!」

发完一条威胁短信,大神晃牙烦躁地坐起来,抓了抓头顶朝各个方向乱翘的头发,却也没什么办法。朔间零在大夏天感冒发烧一直没好,又热又吹不了空调难受得很,吃睡状态极差;偏偏在实习那边撞大运遇上一个大项目,如果做得好的话转正到一个底层管理职位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需要连续坐班半个月,过后才能休息。朔间零似乎很喜欢实习的公司,就算生病也要按要求早出晚归做项目,只是向公司提出午休一小时的申请。大神晃牙虽然不希望朔间零这么折腾自己,但在劝过一次无果后就放弃了,毕竟朔间零已经是半只脚踏进社会的人,自己说的话是不是真的符合社会现实大神晃牙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走到客厅先给Leon和Roro准备早午餐,又到厨房拿出碗泡上一点大米,匆匆洗漱过的大神晃牙把该带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包里,踩着点出门去学校上这周的第一节课。

早上整整一大节课大神晃牙都在担心朔间零的情况,笔记记得乱七八糟,被看不过去的朋友抢过去重新写了一遍。下午那一大节课也是一样,大神晃牙一直抬头盯着投影走神,偏偏看起来又像在认真听课,差点在下课时被教授抓过去表扬。三点半下课,大神晃牙直接搭车走人,在公寓附近挑了一点适合朔间零吃的清淡食材就赶紧回了家——不为别的,就为了煮朔间零每次生病时都心心念念的鸡茸粥。这粥没有两个小时熬不出来,大神晃牙想要朔间零回家就能吃上饭,然后早点休息。

打开家门,沙发上却已经蜷着一个人。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大神晃牙以为自己看错,但穿着西装脸色苍白的确实是朔间零没错。朔间零的头发已经被冷汗打湿,一缕缕地糊在脸侧,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昏过去了。思忖几秒,大神晃牙决定先去厨房开小火把米熬开花成粥,再来处理这个不爱惜自己身体的笨蛋。

等到珐琅小锅里的米汤开始咕嘟咕嘟地翻滚的时候,大神晃牙正好处理好了要放进粥里的蔬菜和鸡茸,洗了把手,走回客厅里在沙发旁蹲下,伸手摸了一把朔间零的额头,果然热到发烫。

“醒醒,你又烧起来了。把西装脱了,起来吃药。”

“……”朔间零尽了最大努力做出反应,但也只能半睁着眼睛张了张嘴表示听到了。大神晃牙只好把朔间零半托起来,自己动手去扒那套令人难受的黑色壳子。

“晃牙啊,吾辈错了……”

正在给朔间零解西装扣子的大神晃牙顿了顿:“认错也没用,等我把你弄干净就去医院。”

“不去医院,让吾辈抱一抱……”朔间零病是病着,但还有力气把大神晃牙拽下来塞进自己双臂间,“吾辈好难受。”

“我生病的时候你直接就给我请假了,你生病怎么不在家老实呆着!”稍微挪了挪身子让自己不压在朔间零身上,大神晃牙恨不得咬朔间零一口泄愤,“活该辛苦!”

“再辛苦吾辈也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啊,以后晃牙还要吾辈养着呢……”朔间零头抵在大神晃牙的肩上蹭了蹭,“相信吾辈嘛……”

可是我心疼啊!大神晃牙几乎要吼出声,但如此直白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大神晃牙只能死死抓住沙发沿,想象手里掐着的是朔间零的肩膀。

“Give me a kiss, please……吾辈需要充电……”明确感知到大神晃牙未言之意,朔间零低低地笑了一声,撩起刘海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吾辈不想把感冒传给晃牙,晃牙亲这里一下就好,给吾辈一个好梦吧。”

唇瓣轻轻地印在额上,却没有马上离开,大神晃牙双手托着朔间零的脸,从额上一直亲到唇角。

“怎么一脸要哭的表情?吾辈没事,没事。”

“谁要哭?!本大爷心里难受,别和我说话,滚进去睡觉!”

大神晃牙眼睛通红,朔间零用指尖在眼角按了一把,才把那点红揉散了。

 

tbc.

W.Kaith

【零晃】温馨30题 ③ 迟到五分钟

已过了约好的时间,大神晃牙还没出现。

朔间零不是喜欢催促别人的人,对大神晃牙也是一样,眼下只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便又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闭眼假寐。小餐厅的包厢里空调开得正合适,凉丝丝的风调皮地把朔间零本就卷翘的发尾吹得一抖一抖。

这还是头一次出现的情况。以往两人相约,很少出现迟到的情况,真有人迟到,朔间零也总是迟来的那方;大神晃牙永远都能早早到达约定的地点,也不发消息催人,就等着朔间零在下一秒风尘仆仆地朝自己跑过来,然后撇撇嘴象征性地吐槽两句等得腿都酸,再偷偷伸出一根手指在朔间零的手心挠一挠。

暗暗回味了一遍自家汪口以往赴约相见的小模样,朔间零忍不住低头笑了笑,心里却有了点过分的想法——汪...

已过了约好的时间,大神晃牙还没出现。

朔间零不是喜欢催促别人的人,对大神晃牙也是一样,眼下只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便又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闭眼假寐。小餐厅的包厢里空调开得正合适,凉丝丝的风调皮地把朔间零本就卷翘的发尾吹得一抖一抖。

这还是头一次出现的情况。以往两人相约,很少出现迟到的情况,真有人迟到,朔间零也总是迟来的那方;大神晃牙永远都能早早到达约定的地点,也不发消息催人,就等着朔间零在下一秒风尘仆仆地朝自己跑过来,然后撇撇嘴象征性地吐槽两句等得腿都酸,再偷偷伸出一根手指在朔间零的手心挠一挠。

暗暗回味了一遍自家汪口以往赴约相见的小模样,朔间零忍不住低头笑了笑,心里却有了点过分的想法——汪口不罚自己迟到是体贴,自己碰上汪口迟到却是要罚一罚的……

包厢门砰地被推开,大神晃牙脸上带着汗珠终于出现,发带把汗津津的刘海从面上挑开,身上的T恤也隐约湿透,短裤下露出的膝盖也晒得发红。朔间零动动手指解锁手机瞥了一眼,迟到整整五分钟。

浑身散发着热气的少年把背上的双肩包丢在椅子上,扶着椅背拿起朔间零之前点好的冰饮猛吸两口,总算缓了一口气,这才坐了下来。

朔间零见大神晃牙不发一言,抽了两张面巾纸凑过去给人擦汗,动作轻柔,嘴里说的话却不着调:“今天怎么来晚了?不怕吾辈罚你么?吾辈等得都无聊死了。”

“之前迟到过那么多次的混蛋有资格跟本大爷说迟到要罚吗?”大神晃牙嘁了一声,“今天下午的活动往后拖了一会,赶不上班车了,我骑车来的。”

大神晃牙小朔间零两届,正是社团管理层的中坚力量,像今天下午那样的大活动自然是要到场指挥的。两人约的地方离朔间零实习的地方近一些,大神晃牙及时赴约最快的方法便是在活动结束后搭学校的班车,却因为耽误了一阵没搭上,只好推出周末时才会骑回公寓的机车一路狂飙过来。

“吾辈之前还怕自己又要迟到,今天中午休息的时候还赶了赶进度,结果却是你。”朔间零把大神晃牙头上的发带摘下来,继续拿纸巾擦掉大神晃牙额上的汗,“外面太阳这么大,脸都晒红了。坐过来一点,不要直接对着空调吹。”

“我带了衣服,换了再吃。”大神晃牙打开包拿出新的T恤,就要去包厢里的卫生间换掉身上湿掉的衣服。

朔间零一把拉住人:“等等。”

“你要干嘛?”大神晃牙见朔间零笑得不怀好意,皱了皱眉。

“汪口迟到了五分钟,吾辈要罚。”

“混蛋你之前迟到那么多次我都没想罚你!”

“那吾辈以后再迟到你也罚。”

“……”深知朔间零“他人越反抗本人越死缠烂打”的脾性,为了赶紧吃上心心念念的美食,大神晃牙深吸一口气,“罚什么?”

“唔,晚了五分钟的话……吾辈对汪口提五个要求,汪口不能拒绝怎样?当次约会有效。”朔间零眯了眯眼睛,在大神晃牙挥拳前一秒又继续说,“不过呢,念在汪口初犯,打个对折,抹掉零头,吾辈就提两个要求吧。”

“下次你迟到可没有折可打……”大神晃牙咬牙。

“我们晃牙想对吾辈提什么要求都可以。”朔间零眨眼比了个wink。

大神晃牙无言,算是默许,朔间零便也起身,拿过大神晃牙手里的T恤揽着少年进了卫生间。把人抵在洗手台前,朔间零抓住了大神晃牙T恤的下摆。

“第一个要求,让吾辈给汪口换衣服。”

两只微凉的手慢慢地把T恤往上推,免不了蹭到少年的皮肤,大神晃牙双臂抬起方便朔间零把衣服扯掉。卫生间很暗,但不妨碍朔间零把少年比自己略深的肤色收进眼里——忍住冲动,朔间零面色如常地用脏衣服擦掉了大神晃牙身上的汗,抖开衣服套在少年身上,但还是在弯腰给少年整理衣摆的时候在腰上掐了一把。

“第二个要求……”

迎着大神晃牙的视线,朔间零贴了上去,印上少年的唇,舌尖在唇上逡巡一回后就闯了进去,勾着另一个同类逗弄不停。

大神晃牙被亲得迷糊,却觉得舒服——这哪里是罚,这吻明明和以前两人赴约见面后亲得一样甜。

“以往我挠你手心你才……”

“今天你挠不了手心了,吾辈不就只能靠罚你才能亲到了吗?”

“狡猾——唔!”

“不专心,吾辈还没亲够呢……”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