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偶像梦幻祭

9660.6万浏览    63310参与
A_梓梓梓梓梓梓梓
好久没画栗子了———❤️

好久没画栗子了———❤️

好久没画栗子了———❤️

Death Gamer

我又来皮了2333
狗狗你能不能对老年人好一点【bushi

我又来皮了2333
狗狗你能不能对老年人好一点【bushi

夜犽-
栗子生日快樂~~反正我遲到得很...

栗子生日快樂~~反正我遲到得很習慣了(x

栗子生日快樂~~反正我遲到得很習慣了(x

柠♢零

完全就是可以自行小剧场了
其实乍一看毫无违和感的对话好吗
双人面板是什么天使一样的东西
来这口英零你真的不吃吗?

完全就是可以自行小剧场了
其实乍一看毫无违和感的对话好吗
双人面板是什么天使一样的东西
来这口英零你真的不吃吗?

朔间钥匙_

【ES/朔间凛月生贺】凛月星(零凛零)

※标题的断句按照意义来说应该是凛/月/星。

※结果还是没赶上,深刻忏悔ing……。


“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快乐或是忧愁,”

“我将永远爱着你,珍惜你。”

“我最可爱最可爱的,最爱的凛月啊。”

朔间零一身白西单膝跪地,抬起的双眸中幽深幽深地燃烧着火焰。无数来宾将目光聚集到他们身上,屏声静气只待另一位主角那一声回应。

“我……”朔间凛月抬手正欲与人十指相交,却被不知何处传来的巨大声响打断话语。

那个声音沉静地呼唤着:“离别之时已至,Sakuma Rei。”

“没有时间了。”

那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凛月努力回忆,却想...

※标题的断句按照意义来说应该是凛/月/星。

※结果还是没赶上,深刻忏悔ing……。





“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快乐或是忧愁,”

“我将永远爱着你,珍惜你。”

“我最可爱最可爱的,最爱的凛月啊。”

朔间零一身白西单膝跪地,抬起的双眸中幽深幽深地燃烧着火焰。无数来宾将目光聚集到他们身上,屏声静气只待另一位主角那一声回应。

“我……”朔间凛月抬手正欲与人十指相交,却被不知何处传来的巨大声响打断话语。

那个声音沉静地呼唤着:“离别之时已至,Sakuma Rei。”

“没有时间了。”

那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凛月努力回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回过神时零已经不知所踪,偌大空间中孤零零只留下凛月一人,越发显得空落。

“哥哥……?”凛月试探着开口。墙壁忠实地将声音回荡,除此之外再无回音。

仿佛一瞬间被全世界都抛弃一般。

 

凛月醒了。

清晨阳光软软地透过窗帘照进来,照得床脚上金属制的精美雕刻熠熠生辉。虽然不算太过明亮,对于刚睡醒没多久的人来说也足以让眼睛感到不适。

他小小地咕哝了一声,又往被窝深处蹭了蹭,并不算美好的梦境让他一时间有些失去睡意。感觉似乎碰到了什么多余的东西,凛月露出两只眼睛往旁边看了一眼。

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套多余被褥和枕头,在他的印象里入睡之前还没有出现在这儿。看样子被褥的主人已经离开有点时间了,摸上去没有一点温度。

“又来了吗。”不用想也知道准是朔间零照例地悄悄溜进来想要一起睡觉。自从零将生活重心转移回梦之咲之后便自作主张地将凛月房间本来的床更换成为双人床,振振有词地表示这样凛月晚上睡觉就不容易滚落在地了。

结果导致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神晃牙和衣更真绪都以为凛月真的睡相差到双人床的大小也不够他翻滚。某天凛月心血来潮早起出门跑了一圈,回来发现来叫他起床的青梅竹马正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一边还喊着他的名字,看到凛月目瞪口呆站在门口之后才放心地喘了口气。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昨晚不小心滚到床底下出不来,正准备找人帮忙来着。”

当天凛月就没收了零手里的房间钥匙,并且欣赏到了来自朔间零的花式嘤嘤求饶表演。

——虽然说凛月本来也没有睡觉锁房间门的习惯就是了。

 

门外传来把手转动的声音,然后探进一个紫红色脑袋。

“喂,凛月,到起床的时间……诶,你居然已经醒来了。朔间前辈在楼下等你,生日快乐啊,小凛。”

衣更真绪熟练地将窗帘卷起挂好,房间内光线又明亮了几分,显得有点刺眼。凛月又往被窝里缩了缩,试图营造出一种睡得很安稳的假象。

一边还要抓住被沿免得被抢走。

“快起来啊,明明都醒来了就不要赖在床上不动了。难得的生日就好好出来庆祝一下吧。”

“呜……呜呜,既然是生日那就应该让我安静地好好睡一觉才对……真~绪太过分了。”

凛月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努力负隅顽抗。

两人僵持几个回合后,倒是真绪先败下阵来,叹了口气放开手。床上那一团因为突然失了一方外力变得有点皱缩。

“那我先下去了,等会你记得自己出来。生日快乐啊,凛月,这是朔间前辈托我帮忙带给你的祝福。”

关门声响起之后,一时间变得安静起来,凛月从一团被子里伸出头,翻滚了几圈把自己裹成一张卷饼。

“唔……什么嘛,这么容易就放弃了。简直就像哥哥一样。”

 

朔间凛月一直以来对生日事实上是非常不上心的,应该说比起他本人,朔间零对于这个日子反而记得更加清楚。虽然过去的几年里朔间零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但是每年九月二十二日那一天,朔间凛月都能看到朔间零的脸,或是通过各种通讯工具地,或是两人直接面对面。

等到零成长到足够自主之后,就不需要再借助通讯工具。即使只是匆匆地回来一天又离开,朔间零也一定要见上凛月一面。

两人关系最为疏远的那时候,凛月一年级,零二年级。骑士团在内战之后一直没有恢复过元气,而零这边,天祥院英智的计划正在逐步推进。

人人都几乎难保自身。

那个九月二十二,真绪在忙其他事情,凛月借故如往常一样翘课睡觉。朔间家很安静,即使实际上有不少成员日常出入,也安静得仿佛空无一人。

更何况零和凛月本来住的地方就相对偏远。

睡醒时太阳已经西斜,凛月揉了揉眼睛,背光地有个人影正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他。朔间零安静地浅浅笑着,正好与尚未清醒迷蒙着的凛月四目相接。

“我回来给你过生日了。生日快乐,凛月。”

凛月皱眉,用被子把自己整个蒙成一团。

“那种事情不需要,你回来干什么。”

“乖……晚点我又要走了,仅有的这点时间就让我陪你庆祝一下。”凛月还想挣扎,被零连被子带人整个地抱起来。

零抱得毫不费力,小心翼翼像是对待初生婴儿一般。凛月翻滚两下挣脱他,被子滑落到地上堆成一团。

于是两人肌肤相接。

凛月感觉到零的温度,比平日还要更加寒冷。他愣了愣,短暂的安静让零认为是被接受的信号,甚至颇为高兴地抱着他转了几圈。

当然很快就被反应过来的凛月挣脱,拉开一个远远的距离。

零叹气。

“那我先下去了。如果愿意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来一起。”

转身而去的朔间零的背影看起来比以前消瘦了不少。

这般干脆反而让凛月有点反应不过来。零拉门出去之后偌大房间里又仅留下凛月一人,空落落地只有昏黄阳光努力尝试填满整个空间,却反倒让阴影越发重叠。

“切,每次都说得好听而已。”凛月有点愤愤地咬牙,把睡皱的睡衣稍微拽平,撩了点水在脸上让自己清醒一点。看向镜子,里面映出一张苍白而无精打采的脸,短发乱蓬蓬地堆在脑袋上。

姑且是把头发梳成平时的样子,凛月犹豫了下,翻出化妆品简单地遮掩了一下脸色。作为偶像打扮自己本就是轻车熟路,虽然穿着的睡衣看起来有点不大和谐,不过凛月不想去关注这件事。

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来自朔间零的温柔。即使在零不在的日子里孤单地念过无数次怀恨在心,构筑起的心理防线在真正面对零时也显得不堪一击。

他甚至开始厌恶这样的自己,总是过于轻易地为零所展示出的温柔而沉迷。

 

朔间凛月做过无数个与哥哥一起的梦,只是每一次都没能两人一起看到结局。

他看见零站在楼下向他招手,似乎因为凛月愿意如约而至而感到开心。饭桌上烛光幽幽地摇曳,照亮零的脸,和一旁斜斜挂着的纸质条幅。

“Happy birthday, my Ritsu.”

落款处写着Sakuma Rei。是凛月再熟悉不过的手写体,很乖很认真,总被人评论说根本看不出来会是这样的朔间零的字体。

“虽然定制条幅这种事让佣人们来做也没问题,不过我觉得还是让我自己来显得正式一点。”零说,一边凭借身高优势搭上凛月肩膀:“但是蛋糕之类的就有点无能为力了啊。”

“如果明年的这个时候,一切都变得好起来的话,一定会给你过一个盛大而又热闹的生日。”

“到时候再一起做蛋糕吧。”

凛月沉默地看着零的侧脸,虽然是笑着的,看起来还是有点寂寞。

“可能你最终也无法原谅我,毕竟我大概连自己都保全不了了。不过至少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的话,最后也能少留下一点遗憾吧。”

“唔……一不小心又偏题了。既然是我深爱着的弟弟的生日那就要快乐一点。对吧,sweet heart my angel~?”

 

“呜,呜呜,汝居然狠心拒绝吾辈到这种地步吗。”朔间零以一种夸张的表情动作抹着眼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娇弱而梨花带雨。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朔间凛月四处瞅着有没有哪个方向能让自己安全远离这个家伙。

结论是没有。

稍加思索,凛月决定至少把他拖到一个没人看到的地方。

生日会确实办得很隆重,不仅和凛月熟识的同学们在场,就连零那边熟识的人士也来了数位。零早就和杏策划过相关的问题,因此即使到场人员不少也显得颇为井井有条。

“呐,凛月,这些都是吾辈准备的哦,偶尔是不是也想称赞一下吾辈了?”朔间零一脸期待地邀功请赏,凛月感觉自己仿佛能看到零身后一条尾巴正兴奋地摇个不停。

“唔……我可对这么热闹的活动不感兴趣啊,比起费力搞这种事还不如让我安静地睡……呜哇,不要突然抱上来,以为这样我就会接受你了吗。”

凛月扑腾两下挣脱来自哥哥的拥抱,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嘴角的微微上扬。

“毕竟这可是吾辈和凛月约定好的。”凭借身高优势,零搭上凛月肩膀:“过一个盛大而又热闹的生日已经实现了,接下来就是一起做蛋糕了吧。”

“嗯。”凛月点头,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似地摇头:“但是说起来,哪有过生日要寿星自己做蛋糕的啊。”

“诶,那不重要,能和凛月一起的话干什么吾辈都愿意哦。”

“……你在关注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凛月叹气。他想起前一晚,以及几年来无数没有结局的梦。零的体温通过两人相接的肌肤传递过来,让他一时间有点恍惚。

至少其中有一个,已经能看到结局了。

 

“但是哥哥好像对生日格外地执着啊。”

“嗯,毕竟这可是吾辈开始拥有凛月的纪念日,当然要认真地庆祝啊。”

“呜哇……拥有什么的,我可没同意,你可别得意忘形了?”

“在十几年前的今天,吾辈的生命开始拥有汝的存在,这是多么美好而值得纪念的日子啊。”

“到底有没有好好听人说话……再这样以后我睡觉可要锁房门了。”

“好、好过分啊凛月?!要锁门的话至少给吾辈留把钥匙吧!”

“拒绝。”


苏木

最后几分钟才刷出气球立牌来_(:з」∠)_ 

小人动画还有小蝙蝠飞出来

旁边还有kuma闹钟和眼罩

笑死x

最后几分钟才刷出气球立牌来_(:з」∠)_ 

小人动画还有小蝙蝠飞出来

旁边还有kuma闹钟和眼罩

笑死x

随遇而安
结果还是迟到了…我太菜了但是!...

结果还是迟到了…我太菜了
但是!!!2年B班朔间凛月同学!!!!生日快乐!!!!🍰🍰🍰🍰❤️❤️❤️💌💌💌🎀🎀🎀🎉🎉🎉🎂🎂🎂💖💖💖喜欢喜欢你!!!😚😚😚

结果还是迟到了…我太菜了
但是!!!2年B班朔间凛月同学!!!!生日快乐!!!!🍰🍰🍰🍰❤️❤️❤️💌💌💌🎀🎀🎀🎉🎉🎉🎂🎂🎂💖💖💖喜欢喜欢你!!!😚😚😚

象踏踏
没完成的某张明信片

没完成的某张明信片

没完成的某张明信片

小星腥飛菲妃🐢悠茗

スカウト!ブルーフィラメント

💐池抽紀錄💐

3次10連終於來了
害我很緊張
レオ真的是超可愛的
😙😙

スカウト!ブルーフィラメント

💐池抽紀錄💐

3次10連終於來了
害我很緊張
レオ真的是超可愛的
😙😙

羊之毛
朔间凛月的梦境是由红茶的香味,...

朔间凛月的梦境是由红茶的香味,家人的温暖,骑士的荣耀以及很多美好的事物组成的
生日快乐呀,晚安好梦(*˘︶˘*).。.:*♡

朔间凛月的梦境是由红茶的香味,家人的温暖,骑士的荣耀以及很多美好的事物组成的
生日快乐呀,晚安好梦(*˘︶˘*).。.:*♡

你知道我是谁也没用

试图增加泉兔tag

刷了五分钟lmq的语音

刷不到那条有和游君的合照的语音了

(你是不是不想被兔子认为你疯狂痴汉真真!嗯?)

所以p1的小故事就改了一改

被lmq的“喂”洗脑了

有几句对话看文字可能链接不起来

但是语音的话效果会好一点!

试图增加泉兔tag

刷了五分钟lmq的语音

刷不到那条有和游君的合照的语音了

(你是不是不想被兔子认为你疯狂痴汉真真!嗯?)

所以p1的小故事就改了一改

被lmq的“喂”洗脑了

有几句对话看文字可能链接不起来

但是语音的话效果会好一点!

霜茗

【レオ司】束縛

噗浪60分的题目,顺便发到这边

#ooc慎

#内含王之骑行剧情


I


  月永レオ其实是喜欢站在舞台上的。


  那是个光彩夺目的世界,舞台上的空间是如此的小却又似广阔无边,沉浸于旋律其中随之起舞,带动着全场的气氛,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可是他再也无法站上舞台了。


  不论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是他主动背弃粉丝,离开了舞台,令那些喜欢着他的人失望。


  这样的他是没有资格再次站上舞台的。


  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他就这样把自己关在玻璃房中。


  并非没有能力解开束缚,只不过他也不想解开。他已分不清人们究竟是喜欢他所作的歌抑或是他这个人,况且这是他应...

噗浪60分的题目,顺便发到这边

#ooc慎

#内含王之骑行剧情



I


  月永レオ其实是喜欢站在舞台上的。


  那是个光彩夺目的世界,舞台上的空间是如此的小却又似广阔无边,沉浸于旋律其中随之起舞,带动着全场的气氛,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可是他再也无法站上舞台了。


  不论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是他主动背弃粉丝,离开了舞台,令那些喜欢着他的人失望。


  这样的他是没有资格再次站上舞台的。


  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他就这样把自己关在玻璃房中。


  并非没有能力解开束缚,只不过他也不想解开。他已分不清人们究竟是喜欢他所作的歌抑或是他这个人,况且这是他应得的,这是他的罪。


  举办审判只不过是他想再看这个自己拼命守护的地方最后一眼。セナ还是那样的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比谁都还来的温柔却总是表现的像是浑身带刺:リッツ依旧是那个平时懒洋洋,关键时候却总是能为Knights策划出漂亮的战略;ナル也比从前更加努力了,不再那么个人主义。


  最后是新来的,不,应该说スオ。他对朱樱司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各方面都跟不太上其他三人的表演,还带着点富家少爷独有的骄气。但等到他们站在最后的舞台上,月永レオ看着对面的红发少年,几乎要笑出来。啊啊,セナ果然没有看错人,他果然还是最爱人类了!这样看来Knights已经没问题了,他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月永レオ隔着玻璃墙看了他的Knights最后一眼,就要转身离开之际,整个世界碎裂了。


  “我可不会允许哦,Leader,您带着彷佛如愿以偿的笑容,就这样消失。”


  贪婪的小骑士不甘心就这样看着他们的王消失,打破了玻璃屋,说真的很痛,非常地痛,但是月永レオ彷佛感觉不到疼痛,站在原地怔怔地看向红发少年。


  “昔日威名响彻天下的王的英勇事迹,您能讲给我听吗?不论那是多么愚蠢的故事,因为,那一定能成为我们的骄傲。”


  小骑士为王卸下了枷锁,披上了温暖的披风,伸出了手恳请王的回归,他紫色的眼眸中不带任何杂质,承载着不带恶意的欲望。


  最终月永レオ还是拉住了朱樱司的手,出于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是认为不该再故步自封,也许是他对Knights所谱写的新的故事充满着兴趣,又或许……是因为那双漂亮的眼睛。


  “来尽情玩乐吧,新来的♪”


水蓝の悠悠

【ES】想起小~朱入队的些些事(栗子生贺)

゜・*:.。. ☆栗子生日快乐☆.。.:*・゜赶上小尾巴的生贺文,其实是赶紧改了去年未发过的存稿啦~时间急可能有bug请见谅。

♥♥♥
  在王骑审判后的某一天,在「Knights」的练习间隙休息的时候,leader 月永Leo突然来了一句,“这个新来的是怎么进来的?”
  
  “请叫我的名字,Leader。”几乎是条件反射,月永Leo的话音刚落,朱樱司就立刻反驳道。
  
  “啊啦啦,都一样了,那个……”
  
  “嗯……您不会又忘了吧?”
  
  “嗯?名字吗,放心放心,我记得的,那个……朱樱,呐,朱樱是怎么加入「Knights」的?”
  
  “Leader不知道吗?”
  
  怎么加入的?朱樱司表...

゜・*:.。. ☆栗子生日快乐☆.。.:*・゜赶上小尾巴的生贺文,其实是赶紧改了去年未发过的存稿啦~时间急可能有bug请见谅。

♥♥♥
  在王骑审判后的某一天,在「Knights」的练习间隙休息的时候,leader 月永Leo突然来了一句,“这个新来的是怎么进来的?”
  
  “请叫我的名字,Leader。”几乎是条件反射,月永Leo的话音刚落,朱樱司就立刻反驳道。
  
  “啊啦啦,都一样了,那个……”
  
  “嗯……您不会又忘了吧?”
  
  “嗯?名字吗,放心放心,我记得的,那个……朱樱,呐,朱樱是怎么加入「Knights」的?”
  
  “Leader不知道吗?”
  
  怎么加入的?朱樱司表示每每回想起刚入学的场景,他就有种把自己埋在零食里的冲动,那回忆真是太心塞了!
  
  回忆、春。
  
  “「Knights」不打算准备入队选拔吗?这可是为队伍补充新鲜血液的最佳时机,错过了就……”莲巳敬人表情严肃地看着手中的申请表认真地对面的濑名泉问道。
  
  濑名泉一脸倨傲十分肯定地回道:“现在的「Knights」可是最佳状态,根本就不需要新人什么的这种累赘的东西,招新真是超~烦人的!”
  
  “可这不符合规定。”
  
  “明明莲巳君自己也没有招新的打算。”所以就别管别人超烦人的,濑名泉的脸上好似如此写道。
  
  莲巳敬人仿佛没看到般继续说:“就算这样,「红月」也会按照学校规定,进行入队选拔。”
  
  “然后把选拔标准抬高变相拒绝新人入队,真是超~麻烦。反正我们这边队长也不在,就用这个理由也可以的吧,我们「Knights」拒绝入队选拔。”
  
  “……算了,那就如你所愿。”都是一个时期保留下来的组合,莲巳敬人对比也表示理解,但仍说了句,“真是无可救药。”
  
  濑名泉心里松了口气,这样就好,「Knights」根本不需要存在什么新人这种不安定因素,那个人……不在,现在只有他能守护「Knights」,只有身经百战铜墙铁壁的骑士才不会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想法不错,可现实总是喜欢打脸,在和学生会达成共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后,他濑名泉就被一只新来的小学弟堵在教室门口。
  
  “「Knights」的濑名前辈,请允许在下朱樱司加入「Knights」!”
  
  “哈?”
  
  那双闪闪发亮的天真的双眸看着他喊道:“不才朱樱司,现在向濑名前辈申请加入「Knights」!司最崇拜……”
  
  “等等,不要在教室门口大喊,真是……就你还想加入「Knights」,想都不要想!真是超~烦人的!”那双眼睛好危险,差点动摇了。
  
  “为什么?”这是不甘的少年。
  
  “「Knights」不需要连剑都没摸过的小新兵,让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天真小鬼上战场去找死吗?最重要的是,「Knights」根本不需要新人,识相的快给我放弃,不要再来烦我了。”
 
  “司不是小鬼,还有司是不会放弃的,请前辈让我加入「knights」,请给不才朱樱司一个机会。”
  
  “哼,那又怎样,反正我不同意你入队你就不能入队。”
  
  “呜……我不会放弃的!”
  
  “哈?谁管你啊!”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互不相让,直到熟悉的上课铃响起。
  
  濑名泉不禁松了口气,太危险了,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人,哼,什么人都无所谓,这样天真烂漫的孩子是不该属于「Knights」的,而且说了那么重的话怎么也放弃了……吧?
  
  而另一边的朱樱司却完全没有放弃的打算,不仅如此,他还毫不气馁,打算迂回地开始从另一方面下手。
  
  “失礼了,请问您是「Knights」的鸣上前辈吗?”
  
  多么熟悉的一幕,这次换鸣上岚被小学弟堵在教室门口。
  
  “啊啦,好可爱的男孩子,新生吗?没错,我是「Knights」的鸣上岚,找我有什么事?”不过鸣上岚倒是很兴奋的样子。
  
  “您好,鸣上前辈,我是一年级的朱樱司,的确有事想要向鸣上前辈请教。”太好了,鸣上前辈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朱樱司不禁庆幸。
  
  “哈哈,可爱的男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告诉姐姐,姐姐一定会帮小司司的。”
  
  “小、小司司……这是一般大众的称呼方式吗,还有姐姐?”
  
  “嗯,小司司。”
  
  “那个我……司非常想加入「Knights」,但是……”
  
  “不可能的。”鸣上岚想也不想地开口否定。
  
  “诶?为什么,前辈可以告诉司拒绝的理由吗?是因为司是新人,太过弱小了吗?”又是话没说完就被拒绝,朱樱司突然有了小脾气,为什么感觉自己被欺负了。
  
  “啊啦,赌气的小司司也很可爱呢。嘛,小司司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来找我,换句话说小司司被我们现在的leader泉酱狠狠地拒绝了,对吧?”鸣上岚叹了口气。
  
  “是、是的……”朱樱司羞的脸红,呜呜,在崇拜的前辈面前丢脸了。
  
  “这不是小司司的错,小司司为什么这么想加入「Knights」,要知道其他被泉拒绝了的孩子可都变得讨厌「Knights」了呢。”鸣上岚感慨道,毕竟泉酱的脾气太会得罪人了。
  
  “司是绝对不会讨厌「Knights」的!”谁知道朱樱司突然大声喊道:“能成为优雅华丽贯彻骑士之道的「Knights」的一员是司的梦想,司一直憧憬着前辈们在舞台上战斗的身姿,就如同梦中的骑士一般,高贵优雅,威风凛凛,司最喜欢「Knights」的前辈们了!”
  
  啊啦,讨厌,被打了直球呢!这孩子的眼睛好像有星星,真是太可爱了,鸣上岚忍不住捂嘴:“不过小司司,舞台和现实是两回事,现实是太过执着的梦想到头来总会有不好结局。”
  
  “鸣上前辈的意思是不反对司加入「Knights」的吧。请放心,司是不会放弃的,只要是梦想就有实现的价值。所以,请鸣上前辈告诉司怎么样才能说服濑名前辈,让他同意司加入「Knights」。”
  
  “真是敏锐的孩子。不过就算我同意也没用,实际上我也才加入现在的这个「Knights」不久,也就是说我无法左右泉的想法。”看到小学弟的双眸突然暗淡,鸣上岚又不忍心地道,“不过有一个人的话,泉酱可能会听。”
  
  “请问是谁?”
  
  失落过后朱樱司的眼中光芒更甚,鸣上岚觉得有些晃眼,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有活力,感觉自己好像上年纪了……怎么会怎么会不可能的不可能啦。
  
  “是小凛月,小凛月是「Knights」的策略家,如果小凛月认为小司司有加入「Knights」的价值的话,泉酱应该会再次考虑的。”
  
  “「Knights」的朔间凛月前辈吗?我知道了,非常感谢您,鸣上前辈。”
  
  看着后辈渐渐远去的背影,鸣上岚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
  
  大概是那孩子眼中的光芒太过耀眼,那名为希望的光芒。
  
  “心软了呢,呵呵,小司司你知道吗,小凛月和泉的心肠比我软多了,尤其是泉,他最喜欢你这样的孩子了,所以你一定会成功的。不过这个时候把像你这样的孩子拉进这个摇摇欲坠破旧不堪的「Knights」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从那天起,朔间凛月发现他又被变态盯上了,为什么说又,嗯,某位弟控什么的大家都懂。
  
  但变态哥哥和变态跟踪狂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毕竟再变态的哥哥那也是哥哥什么的这样的想法,朔间凛月才不承认呢!
  
  “凛月前辈,请让我加入「Knights」吧!”
  
  “呼呼~zZ”不要理他,才不要理他呢!
  
  “凛月前辈,凛月前辈?凛月前辈!凛月前辈!”
  
  “……”
  
  “您好,是急救中心吗?这里有人昏过去……啊呀!凛月前辈,请不要用可乐罐砸司的头!”朱樱司熟练地歪头躲开,显然已经习惯了。
  
  “啊哈~啊呜~好困。”朔间凛月用懵懂的目光控诉眼前这人,怎么又来打扰他睡觉,没完没了!
  
  “凛月前辈请不要用控诉的目光看着司,明明是凛月前辈砸了司,凛月前辈这样看着司,不知道事实的人会以为是司做错事了。”谁让朔间凛月的那张脸杀伤力有点大。
  
  “难道不是吗?竟然打扰老人家睡觉,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啊~~”朔间凛月止不住地哀怨。
  
  朱樱司义正言辞地道:“凛月前辈,恕我直言,您这个时间应该在上课,而不是在这里睡觉,而且花园里的潮气很大会对您的身体造成伤害。”
  
  “哼,区区一年级的小鬼竟敢对前辈指手画脚,你是来找茬的吗?现在的小鬼真是傲慢的可以。”
  
  “唔……”又被骂了,这个凛月前辈未免太难对付了。
  
  当然难对付,毕竟是怼上天祥院英智都不怵且不落下风的朔间凛月,对付一个朱樱司还不手到擒来。
  
  前路漫漫,fighting,朱樱司!
  
  
  “后来呢?新来的是怎么劝动凛月的?啊,不要告诉我,让我想象,inspiration展开!”月永Leo突然大跳起来,“花园……睡在精灵城堡花园里的小王子凛月被坏人朱樱绑架,受到威胁的骑士们被迫打开城堡的大门,不对不对,我的骑士是不会投降的,他们和坏人开始战斗……”
  
  朱樱司:“Leader!!!司才不是坏人!”
  
  朔间凛月:“是坏人,小~朱这个坏人总是打扰我睡觉,所以我用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把人推给了小濑,轻松搞定~”
  
  鸣上岚:“啊啦,说起来,小凛月又是怎么说服小濑的,人家还不知道呢?”
  
  濑名泉:“至少这家伙的脸还是能看的,小熊当时是这么说的。”
  
  朱樱司:“咦?司以为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前辈们。”
  
  濑名泉:“哈?”
  
  鸣上岚:“啊嘞,原来我们的入队标准是脸吗?”
  
  月永Leo:“嗯……不知道!”
  
  濑名泉:“不行吗?”
  
  朔间凛月:“……”
  
  濑名泉:“给我等等,为什么连小熊君自己都沉默了。”
  
  朔间凛月:“~zZ”

くろな
宝贝栗栗生日快乐!!!今年也喜...

宝贝栗栗生日快乐!!!今年也喜欢你!!!

宝贝栗栗生日快乐!!!今年也喜欢你!!!

13Le
发个贺图表示一下是栗p几分钟撸...

发个贺图表示一下是栗p
几分钟撸画
栗子生日快乐

发个贺图表示一下是栗p
几分钟撸画
栗子生日快乐

苏木
活动终于结束了orz 又是这种...

活动终于结束了orz

又是这种360+的排名要吓死人了

吓到断网x

最后两分钟才打到这个分数导致还剩两瓶水【想开复刻x

真的再也不想打排五满破了x

会死人的x

活动终于结束了orz

又是这种360+的排名要吓死人了

吓到断网x

最后两分钟才打到这个分数导致还剩两瓶水【想开复刻x

真的再也不想打排五满破了x

会死人的x

番茄芝士🍅上好嘉
#朔间凛月生日快乐 赶上啦!!...

#朔间凛月生日快乐

赶上啦!!!!!
凛月生日快乐吖!!!!!!!特意给你画了好多甜食【在帽子里】,给你吃个爽【?】
今年也继续爱Knights♡

#朔间凛月生日快乐

赶上啦!!!!!
凛月生日快乐吖!!!!!!!特意给你画了好多甜食【在帽子里】,给你吃个爽【?】
今年也继续爱Knights♡

苏木

栗子生日快乐qwq

生日也不忘秀恩爱的两人x

双人看板就看你们俩睁眼说瞎话x

真可爱【神智不清

栗子生日快乐qwq

生日也不忘秀恩爱的两人x

双人看板就看你们俩睁眼说瞎话x

真可爱【神智不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