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偶像梦幻祭

9660.6万浏览    65932参与
真爱游君同担拒否濑名泉
有点失眠,于是给交错的心意02...

有点失眠,于是给交错的心意02里的一个场景画了图,非常潦草……

有点失眠,于是给交错的心意02里的一个场景画了图,非常潦草……

新宿最強麻天狼🐺🔥🔥
Tori酱~ 在研究怎么画小男...

Tori酱~


在研究怎么画小男孩.....

Tori酱~


在研究怎么画小男孩.....

真爱游君同担拒否濑名泉

【泉真】交错的心意02

设定:另一个平行时空里被游君纠缠着的泉穿到了这个时空里纠缠着游君的泉身上。

发现上章有个bug于是修改了,这个故事的时间线是在ss之前。

 ++++++++++

  面对这种过分离奇的情况,游木真反而冷静了下来,但是由于刚刚翻过自己大尺度偷拍照的心情尚未平复,他说话的声音仍有点带颤:“我不是受害者难道你是吗?DDD的时候是谁想强行让我转籍到Knights还监禁了我,还有这些角度的照片,是我自己能拍得出来的吗?就算是泉前辈失忆了也不该找这种烂借口。”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可能确实失忆了……”濑名泉陷入沉思。

  可是最近的日期没有出错,...

设定:另一个平行时空里被游君纠缠着的泉穿到了这个时空里纠缠着游君的泉身上。

发现上章有个bug于是修改了,这个故事的时间线是在ss之前。

 ++++++++++

  面对这种过分离奇的情况,游木真反而冷静了下来,但是由于刚刚翻过自己大尺度偷拍照的心情尚未平复,他说话的声音仍有点带颤:“我不是受害者难道你是吗?DDD的时候是谁想强行让我转籍到Knights还监禁了我,还有这些角度的照片,是我自己能拍得出来的吗?就算是泉前辈失忆了也不该找这种烂借口。”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可能确实失忆了……”濑名泉陷入沉思。

  可是最近的日期没有出错,并没有突然消失的某几天,他记得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情。变化是在前两天早上醒过来以后产生的,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的问题,那会是他自己的问题吗?

  “在我印象里我从未做过监禁游君的事情,”濑名泉说道,“倒不如说你耍过不少手段来混淆我的情报,我不能完全相信你。”

  游木真埋头戳弄了几下濑名泉的手机,确认将里面有关自己的部分都删除以后递还给濑名泉,无奈道:“看来我们对彼此的认识有些偏差,今天是网球部的活动日,不如去问问部员们,照你说的来看,即使我会混淆情报,也不能收买这所学校里的所有人吧。”

  濑名泉接过手机,发现里面的照片都没了,心想,这件事可能的确不是游君做的,不然他不会反应这么大,不过也只是试探一下而已,照片什么的删掉无所谓,电脑里还有备份。

  “那网球部见吧。”

  说起网球部,濑名泉下意识想到手机里存的那些游木真在网球部更衣室里换运动服的照片,最近因为疑惑他把手机里所有的内容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而且因为他不错的记忆,只要联想到相关部分脑子里能立刻出现画面。

  以前好像从来没注意过,游君的皮肤还挺白的。

——————————

  “难得看你们两个同时来网球部的活动室,最近关系缓和不少了啊。”二人进活动室的时候仁兔成鸣正在整理网球用具。

  “是吗,成喵觉得之前我们的关系是怎样的?”濑名泉先开口问道。

  仁兔成鸣思索一阵,说道:“以为你不太能听进去别人的话呢,之前一直没说,感觉泉亲对真亲有点保护过度了哦,DDD的事情我有所耳闻,刚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你并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真亲也不够坦率,或者说,被你吓得难以表露自己的心迹。你们俩的关系还真是有够复杂的。”

  不,除了最后一句话他比较认同,前面的部分和他的认知完全不一样,濑名泉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游木真在一旁叹了口气,帮着仁兔成鸣整理起器材。

  “桃君呢,觉得我和游君的关系怎么样?”濑名泉不死心,问起了最后进活动室的姬宫桃李。

  姬宫桃李有些不耐烦:“你们俩怎样都好吧……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濑名前辈终于意识到现实和幻想是不同的了吗?”

  “哈?”

  “感觉是濑名前辈在单方面的骚扰眼、游木前辈啊,有些行为已经可以算是犯罪了,真亏他忍受得来呢。”

  不对,这与他记忆里的情报完全不相符。

  难得这次训练濑名泉没强行要求和游木真组队进行双打,眼睛也不再老是追着后者而不是球,这让仁兔成鸣省心不少,虽然他看上去仍然有些心不在焉的。

  “在你的认知里,你觉得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念在这两天濑名泉没有来跟踪纠缠他,今天的表现与以往亦相当不同,猜测对方确实被什么所困扰着,所以这次是游木真在主动向濑名泉发问。

  “明明……是游君老是在缠着我。”濑名泉扬手一挥将球击回去。

  “虽然游君表现得比较隐晦,也许你觉得我根本没有发现,偷拍,黑进我的手机与电脑,不断地在校园里制造偶遇,我不会钝感到对此一无所知。”

  “本来是正常前后辈的关系,为什么游君要这样做呢?”

  “正常的前后辈的关系,你是这样想的吗?”球飞到了界外,濑名泉小跑着去捡球,没有听到游木真这句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话。

  “如果不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一下子满满充斥着与我有关的东西,你会一直这样默不作声地躲着我吗?”濑名泉准备起手发球时听到游木真说了句这样的话,手抖了一下。

  “游君果然串通好了身边的人在耍我吧?”濑名泉忽然有些生气。

  “我没有,”不知为何,游木真觉得心里有些难过,“我们可能是经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我认识的泉前辈和你并不是同一个人,你认识的游君与我也不是同一个人。”

  按照目前已知的情报来看,这个濑名泉应该对游君做过不少过分的事情,偷拍、监禁、跟踪……那么为什么发现我与他不是同一个人以后,你会露出这样伤感的表情呢?

 

  另一个时空里。

  濑名泉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房间里收藏的所有关于游木真的东西都不见了,他十分愤懑:“这到底是谁干的?”

  在检查过一番以后发现不仅是房间里的东西,他手机电脑里的照片、视频也统统不知所踪,一切干净得仿佛它们从来就未存在过。

  就在他对着电脑一脸苦恼的时候,电脑的摄像头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图片被传输到另一部终端里。

  “今天的泉前辈早上起来就打开电脑了啊,真难得,他在找什么东西呢,这么生气,不会是发现我黑进他电脑了吧?”游木真思索道,“我做的很小心,也没动过他的东西,应该不会吧。”

 

TBC

感谢大家热情的评论,睡之前又码了点,顺便说一下这个号是子博没办法直接回消息,评论一般是用@絮语千言 这个号回复的。


新宿最強麻天狼🐺🔥🔥
黑白食梦貘~薰和一二三甘美的招...

黑白食梦貘~薰和一二三甘美的招待~

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现在,这种问题已经不重要,在这里,你只需要顺从自己的心跟着“我”就好......



kaoru“想要把转校生酱的~梦,全部吃掉呢~♪”


hifumi“没事的哦,一切交给我就行了,不会再有可怕的事情了~


【欢迎来到梦的世界】


【这里是您创造的乐园,“我”会顺从您一切任性的要求】


【来吧,一起来创造美好的回忆吧】


--------------

填坑了~过几天上色w

黑白食梦貘~薰和一二三甘美的招待~

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现在,这种问题已经不重要,在这里,你只需要顺从自己的心跟着“我”就好......




kaoru“想要把转校生酱的~梦,全部吃掉呢~♪”


hifumi“没事的哦,一切交给我就行了,不会再有可怕的事情了~


【欢迎来到梦的世界】


【这里是您创造的乐园,“我”会顺从您一切任性的要求】


【来吧,一起来创造美好的回忆吧】




--------------

填坑了~过几天上色w

八氛嘤伏

摸鱼使我放弃复习……今天语文考试交卷了才知道没写作文标题……我真卑微

摸鱼使我放弃复习……今天语文考试交卷了才知道没写作文标题……我真卑微

木星橙成乘城澄

和白白一起茶绘时候的鱼嘿嘿♪

和白白一起茶绘时候的鱼嘿嘿♪

阿飘
画的时候真没感觉颜色这么淡))...

画的时候真没感觉颜色这么淡)))反正线稿没画完呢颜色只是爽一下)。

画的时候真没感觉颜色这么淡)))反正线稿没画完呢颜色只是爽一下)。

久安

【零杏】黄昏之时

※本文cp为朔间零×转校生
※第二人称叙事,文中的“你”即为转校生
※无头无尾意识流
※算HE吧?反正无虐点
※人物ooc致歉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请往下翻

下午放学。

在告别了Trickstars的大家后,你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一间教室门口——是轻音部的活动教室。

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感谢那位帮了你们良多的前辈。如若不是他,你们根本不可能打败红月,更别说梦之咲的王者组合fine了。于情于理,你都应该专程过来道谢。

因为那位前辈特殊的作息,你特地选择了放学时间前来拜访,但是,你的特意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你已经敲了三次门,里面仍然毫无回应。你看了一眼手表,...

※本文cp为朔间零×转校生
※第二人称叙事,文中的“你”即为转校生
※无头无尾意识流
※算HE吧?反正无虐点
※人物ooc致歉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请往下翻












下午放学。

在告别了Trickstars的大家后,你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一间教室门口——是轻音部的活动教室。

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感谢那位帮了你们良多的前辈。如若不是他,你们根本不可能打败红月,更别说梦之咲的王者组合fine了。于情于理,你都应该专程过来道谢。

因为那位前辈特殊的作息,你特地选择了放学时间前来拜访,但是,你的特意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你已经敲了三次门,里面仍然毫无回应。你看了一眼手表,回想了一下最后一班电车的发车时间,终是心一横,伸手推开了那扇木门。

门没有锁,里面如你所料般一片漆黑。你壮着胆子走进去,门在你身后关上了,失去了唯一的光源,四周瞬间伸手不见五指。你急忙扶住身旁的墙,凭着记忆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走。

没走多久,你的手便触碰到了一块布料:好像是窗帘。正当你准备拉开它时,前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生活在黑夜中的魔物,被阳光照到可是会死去的哦?”

你呼吸一窒,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喀喀喀,”对方似是察觉到了你的不安,轻笑了几声,“小姑娘不用担心,这点夕阳还是伤不到吾辈的。”话音未落,窗帘已被拉开。刚刚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一时间无法接受阳光的刺激,你下意识地抬手挡在眼前。

罪魁祸首看起来却很悠闲,他站在窗台旁,任由落日的余晖洒满全身――这样的他,是你从未见过的。你不禁放下手,呆呆地注视着他。这个生活在黑暗中的男人,此刻却耀眼的让你无法直视。

你平复了一下情绪,正欲开口道明来意,却被他抢了先:“吾辈大致能猜到汝的来意――这个时候特地上门拜访,莫不是专程来感谢吾辈的?”

你点点头。说来奇怪,被他如此轻易地洞穿了内心,你却觉得理所当然。是了,毕竟对方是“那个”朔间零啊……

见你确认,他便继续说道:“其实小姑娘没必要特地来的。汝等都是有才华且肯于努力的人,吾辈不过是随意提点了几句,实在没有郑重其事道谢的必要。不过……”他忽然话锋一转,优雅的笑容中多了一丝玩味,“虽说如此,既然是道谢,小姑娘两手空空地就来了吗?”

你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两只手,说实话,你还真没想那么多。看来下次要注意了,你这么想着抬起头,却猛然一惊――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你面前。他比你高出很多,就这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你,散发出强烈的压迫感。

因为受到惊吓,你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却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脚底一滑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预想中跌在地上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一只有力的手揽住了你的腰,直接将你拽进了他的怀抱。你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鼻尖闻到了淡淡的香气。耳边传来了他魅惑的话语:“原来如此,小姑娘是把自己当成礼物送过来了吗?那吾辈就不客气了~”

当颈部传来刺痛时,你的脑海中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末班电车的发车时间。看来,今天是赶不上电车了啊……

――黄昏之时,魔物盛行之始。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比心💓~
灵感来源是老零普五卡【黄昏之时】,这张卡超好看的!可惜我没有(冷漠)。嗯……因为个人原因,这可能是我在lof发的最后一篇文了。不是退坑,只是一些不可说的原因。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看情况吧。
再次感谢看完全文和作者唠叨的您!

赌景丧命

这翠翠什么时候有的这件衣服啊笑死了我快

这翠翠什么时候有的这件衣服啊笑死了我快

天祥院啪叽

【零英】包办婚姻(中上)

 ※有纺英是前任设定,零和纺是同班同学,英智是学弟


        当天晚上饭局散了天祥院英智开车回自己公寓的时候还自我陶醉地觉得自己真有正妻风范,看见未来老公跟旧情人在洗手间缠缠绵绵还能从容退场。自己这么好,朔间零不值得。


        等红灯的时候他胡思乱想,照这个剧情发展,小O很有可能来找自己1v1 solo,争夺与朔间零这个A中之A结婚的资格。脑洞开大反而把他自己雷到了,朔间零到底有什么好的?小O是出了名的走肾不走心,怎么在朔间零面前像个清纯男高学生一样。


   ...

 ※有纺英是前任设定,零和纺是同班同学,英智是学弟


        当天晚上饭局散了天祥院英智开车回自己公寓的时候还自我陶醉地觉得自己真有正妻风范,看见未来老公跟旧情人在洗手间缠缠绵绵还能从容退场。自己这么好,朔间零不值得。


        等红灯的时候他胡思乱想,照这个剧情发展,小O很有可能来找自己1v1 solo,争夺与朔间零这个A中之A结婚的资格。脑洞开大反而把他自己雷到了,朔间零到底有什么好的?小O是出了名的走肾不走心,怎么在朔间零面前像个清纯男高学生一样。


        越想朔间零心情越不好,这种感觉很奇妙。朔间零说到底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就是以前那副洞察一切的酷炫狂霸拽样有点烦人,现在即使不酷炫狂霸拽了,那副洞察一切的样子还是很烦人。


       那副对自己在想什么、对事情未来会如何发展都了然于心的样子,还有那双过去时不时看过来的、带着一丝悲悯的眼神。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莲巳敬人在电话那头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我大概能理解你的意思,但你当时的确不怎么样。”


        “听到敬人这么说我好伤心!”天祥院英智似真似假地抱怨了一句,“虽然我也的确觉得自己没有再呆在纺身边的资格就是了。”


        “别想那么多,”莲巳敬人那边声音窸窸窣窣地,应该是正用肩膀和脸夹着电话,“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件事?”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闲太久了。敬人你先忙吧,我也快到停车场了。”


        天祥院英智把电话挂掉之后把车停在了海边,他绕了远路跑到郊区一个废弃的沿海公园去,没有告诉莲巳敬人是因为莲巳敬人一定会对他说教,内容不外乎“晚上海风太大伤身体”一类的,虽然都是关心的话,可他没那么想听。


        他掀开后备箱从里面掏出一条Hermas的羊毛毯子披在身上,靠在汽车盖上看星星。日日树涉吐槽过这个行为有点像初中女生,但是天祥院英智还是我行我素。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样没什么意思。


        第一回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是青叶纺带他来的,青叶纺刚考了驾照,租了辆天祥院家买菜女佣都不会坐的那种N手车带他来这个海边看星星。两个人披着两条珊瑚绒的大毯子喝着红茶,聊梦想聊未来聊了一宿。


        天祥院英智现在回忆起来也很想吐槽,哪有谈恋爱的时候孤A寡O半夜三更聊一晚上梦想的?可是说实话,这么老实本分的A能让自己遇上一回,也算是福气。


        可惜当时刚上大学的天祥院英智不这么想,高中的初恋对象借着他的家世背景替父亲还清了几十亿日元的欠款,然后跟他说觉得两人门不当户不对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一副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的欠揍样子,看得天祥院英智有点想笑。


        从那个时候天祥院英智的爱情观就走上了邪路,也有可能是中二未毕业强行留级了,他觉得绝大多数人对他的喜欢都是奔着他的钱来的,除非是钱跟他一样多的。


        所以上大学的时候青叶纺前辈的嘘寒问暖全被他当成了有的放矢,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天祥院英智和青叶纺在一起了。


        天祥院英智开始了对青叶纺的过分解读,考完驾照开着破车带他来看海的意思,是变相要台新车?天祥院英智第二天就把一辆新的奔驰s600的车钥匙交到青叶纺手上,可青叶纺没要。


        放长线钓大鱼?天祥院英智回头就找人对自己男朋友做了身家调查,果然青叶纺的妈妈信邪教被人骗到破产现在家中经济大危机。


        这也太套路了。天祥院英智叹了口气,虽说是自己不相信什么喜不喜欢的,但是现实也不能就这么狂扇自己大耳刮子啊。


        于是一年后青叶纺大学毕业的时候天祥院英智提出了分手,补偿就是帮青叶纺家把欠债都还上。青叶纺这么好脾气的人都急了,一分钱没要,卷铺盖就公费出国留学去了。


        这个时候天祥院英智才知道自己不是什么预知神,对人的不信任让他第二段恋爱也完美扑街了,现实换了种方式狂扇他大耳刮子。


        连着两次挨现实毒打,换谁谁都受不了。天祥院英智琢磨出了个最合理的恋爱方式,就是不恋爱。只要大家都鬼混,就谁也伤害不了谁。


        这个方式还是很成功的,虽然再没遇到过青叶纺那么好的人,可至少天祥院英智之前交过两次学费现在学会自由搏击了,可以跟现实对打了。


        本来这些事跟朔间零都没什么关系,正常来说俩人也不会相看两相厌,可惜朔间零跟青叶纺大学是同班同学,虽然当时朔间零狂炫酷霸拽一张口都是“本大爷”不会搭理青叶纺这种小暖男,但是在心里对这种朴实孩子还挺有好感的。看到天祥院英智这种自以为是的中二病闭眼睛对人家一片赤诚之心恶意瞎猜他极其反感,明里暗里也怼过天祥院英智几次。


        天祥院英智也不乐意。虽说过去的自己中二没毕业现在的自己看见都想怼,但是就跟“我家孩子只有我能骂”是一个道理,朔间零怼自己就不行。而且朔间零也不是心平气和地怼,都是话里话外说他自作聪明。


        也是,心平气和地那哪叫怼啊。


        总之天祥院英智把朔间零就这么拉进了黑名单。后来朔间零出国一年,回国之后留了一级,这就比青叶纺晚走了一年,见证了天祥院英智是怎么用一年时间变成花花公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天优势,天祥院英智在圈子里混得很开,后来还发展到跟朔间零抢人,也不知道是故意的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朔间零大学毕业之后就收敛了很多,身份在那呢不能给别人说闲话的机会。他一退出炮王届天祥院英智立刻就欢实了,感觉玩得都比以前快乐了。后来听说朔间零在家养猫养狗天天晚上吃完饭遛弯,跟个退休大爷似的。


        想东想西的一直想到夜深,天祥院英智缩在毯子里打了个喷嚏,钻进驾驶室开车回家了。


        路上的时候收到小O的短信,朔间零生日到饮食喜好吃不吃葱姜蒜写的比私家侦探还详细,看长度都赶上大学毕业论文了,其中还不乏真情流露,天祥院英智正埋葬自己逝去的爱情呢哪有时间看这个,回了个笑脸表示已阅就算是完了。


        这朔间零有小蜜糖惦记,朔间凛月也找个小偶像闪婚,感情现在就数自己最多余,这么想让天祥院英智心里不太舒服。他这个人吧,按照莲巳敬人的话说就是“幼稚”,他自己不舒服就不让别人舒服,就得搞事,先是把小O的短信截了张图发给朔间零配了句“你们的婚事我第一个同意”,又查到了衣更真绪明天在他投资的唱片公司试音的行程,然后高高兴兴回家睡觉去了。


        


苏浅曦@我更新太慢被关起来了

韩谷也太可爱了叭!!!!(尖叫)
我想吃!!!!!

韩谷也太可爱了叭!!!!(尖叫)
我想吃!!!!!

悲伤到发芽
恭喜女主角三年来首次露半脸(?

恭喜女主角三年来首次露脸(?

恭喜女主角三年来首次露脸(?

和泉ちなつ
2016-2017?可能也有2...

2016-2017?可能也有2018的 所有摸鱼 我觉得我太厉害了 。。。咳 虽然画的很丑orz 除了极个别还凑合 存个档吧 虽然我自己说有点那啥 。。。 但是看看我lofter前几个月的摸鱼 自己也能感觉到进步了  。。。今年也要继续加油

2016-2017?可能也有2018的 所有摸鱼 我觉得我太厉害了 。。。咳 虽然画的很丑orz 除了极个别还凑合 存个档吧 虽然我自己说有点那啥 。。。 但是看看我lofter前几个月的摸鱼 自己也能感觉到进步了  。。。今年也要继续加油

uma灼
模仿一下官方画风摸个JK泉 背...

模仿一下官方画风摸个JK泉

背景有缘再画_(:3」∠❀)_

模仿一下官方画风摸个JK泉

背景有缘再画_(:3」∠❀)_

苏浅曦@我更新太慢被关起来了
前两天勾的ei欢迎观看文手画画...

前两天勾的ei
欢迎观看文手画画.jpg

前两天勾的ei
欢迎观看文手画画.jpg

咸鱼魂★

买了两根荧光笔(本来想着学习的然后画画了)
图三有ooc以及崩角色(……)

买了两根荧光笔(本来想着学习的然后画画了)
图三有ooc以及崩角色(……)

Graphite

摸个无意义的段子 好想吃冰棍啊


朔间零快要睡着的时候,有一滴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脸上。他扯下日日树涉手里的剧本,指指脸上明黄色的液体,日日树涉垂眸看了一眼,顺便舔掉快要融化的冰棍最下面摇摇欲坠的柠檬汁,然后放下被翻得有些卷边的册子,伸手碰到脸的时候突然笑了一下,将冰凉的液体恶趣味地抹开。

指尖轻轻在脸上打转,舒适的冰凉轻易穿破滚烫的皮肤接着被热度打败,水分似乎一下子被蒸干,明黄色的液体黏稠地糊在指尖和皮肤间,弄得人有些不舒服。

朔间零让他别弄,不过他们谁都知道朔间零只是嘴上说说,日日树涉反而因此得寸进尺,低下头轻轻舔了一口。

汝干嘛。朔间零拨开垂到脸上的头发,温柔地将它们别到...

摸个无意义的段子 好想吃冰棍啊


朔间零快要睡着的时候,有一滴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脸上。他扯下日日树涉手里的剧本,指指脸上明黄色的液体,日日树涉垂眸看了一眼,顺便舔掉快要融化的冰棍最下面摇摇欲坠的柠檬汁,然后放下被翻得有些卷边的册子,伸手碰到脸的时候突然笑了一下,将冰凉的液体恶趣味地抹开。

指尖轻轻在脸上打转,舒适的冰凉轻易穿破滚烫的皮肤接着被热度打败,水分似乎一下子被蒸干,明黄色的液体黏稠地糊在指尖和皮肤间,弄得人有些不舒服。

朔间零让他别弄,不过他们谁都知道朔间零只是嘴上说说,日日树涉反而因此得寸进尺,低下头轻轻舔了一口。

汝干嘛。朔间零拨开垂到脸上的头发,温柔地将它们别到日日树涉的脑后,长发顺从重力沿着肩膀又滑下来,落在朔间零脸上,弄得人痒痒的。他只好一直按住日日树涉的脑袋,显得像他非要将对方拉下来一样。

零要我弄干净吧?日日树涉意味深长地眨眨眼,好像将要完成什么伟大的壮举。现在日日树涉离朔间零非常近了,近到额前的刘海扫到他耳边,对方一举一动都会让它们不听话地颤抖。

朔间零突然担心日日树涉没吃完的半根冰棍是不是已经戳到了沙发上。然后舌尖缓慢地舔过皮肤,冰凉的触感顺着脸往上爬。日日树涉顺着脸吻到了嘴角,朔间零毫不意外,松开扶着他后脑勺的手掌,头发一下子全部滑下来,遮住了亲吻的两人。

柠檬的香味缠绕在舌尖,刚开始是冰凉的酸味,然后慢慢混合成温热的甜,耳边是绵密的呼吸声,日日树涉伸出舌头来回舔朔间零的上颚,手按住痒得受不了的人的头。

冰棍融化滴答打落在地板上,接着是什么东西碎裂滑落撞击到地面的声音。扑腾翅膀的声音从稍远的地方传来,然后落在地上一下下啄着什么。

好一会日日树涉亲够了朔间零,又舔了下对方脸上的甜味,接着扯了张纸巾擦融在手上的冰棍水。

朔间零用手背擦了擦脸上未干的唾液,蹭到日日树涉衣服上,然后轻轻打了个喷嚏。

睡间茄子w
二改草稿 大概是会用水彩上色的...

二改草稿

大概是会用水彩上色的
桃李是吃可爱长大的吧wwww

二改草稿

大概是会用水彩上色的
桃李是吃可爱长大的吧w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