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偷跑一段

313浏览    13参与
青椒肉丝爆炒俞川

②逼良为娼(雾)

前文梗见→《雨前》

沙雕续集

无脑短篇预警

—————————————————————————

  

        天黑了,胖子说要看月亮,闷油瓶还在用手机砸核桃,我在一边吃核桃,于是事情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

  这边村子晚上黑灯瞎火,月亮倒很亮,纱窗外边荡进来一丝丝花香,小花邮来的洗衣粉,说要我们睹物思人。衣服是闷油瓶洗的,他的变态体力做活很合适,我跟胖子每次搞家务都气喘如牛,小哥一人能顶我们两个。

  我跟胖子左右开弓,闷油瓶被我们逼到墙角,那半截袖子被我跟胖子藏进床底,他至今没有找到,又紧抱酷哥的尊严,...

前文梗见→《雨前》

沙雕续集

无脑短篇预警

—————————————————————————

  

        天黑了,胖子说要看月亮,闷油瓶还在用手机砸核桃,我在一边吃核桃,于是事情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

  这边村子晚上黑灯瞎火,月亮倒很亮,纱窗外边荡进来一丝丝花香,小花邮来的洗衣粉,说要我们睹物思人。衣服是闷油瓶洗的,他的变态体力做活很合适,我跟胖子每次搞家务都气喘如牛,小哥一人能顶我们两个。

  我跟胖子左右开弓,闷油瓶被我们逼到墙角,那半截袖子被我跟胖子藏进床底,他至今没有找到,又紧抱酷哥的尊严,不肯缝一块别的花色补住。

  场面一度很滑稽,我跟胖子像两个村汉要奸良家妇女,恶声恶气,气势汹汹,胸有成竹。良家妇女的袖子缺了一条。

  小哥,胖子对我使了个眼色,率先开口,你不能再拿手机砸核桃了。

  我附和,商人的本分作祟,我看见一盒又一盒手机就心痒,总想给他倒卖出去。闷油瓶自从发现手机砸核桃很好使,再也不用两根手指头夹了,砸起来一点不心疼。

  胖子也盯上那一堆手机,说,不行,咱得改了小哥这个习惯。

  我问怎么改。

  咱得叫小哥知道朋友圈的乐趣。胖子摸着短胡茬。他最近头脑发热在留胡子,说活到七十岁胡子就跟头发一样长了。

  

  是个损招,但聊胜于无。

  于是事情再度失控了。

  隔一张桌子,闷油瓶面朝我们静静坐着,手边已经码了一小堆核桃。我跟胖子把核桃划到中间,一边嚼一边悉心教导闷油瓶。

  一个半小时后,闷油瓶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了人生第一条朋友圈。

  “核桃很好吃。”

  他这样写道。虽然他一块也没吃。我跟胖子把手机字体全给他换成了繁体字,这搞得闷油瓶看起来像个杀马特青年,当然,字体也是胖子从某杀马特网站扒下来的。

  过程曲折,可歌可泣,我一个字一个字教他输入,繁体我倒还看得懂,胖子就有点吃力,所以他都是用语音输入。

  本来我也想教闷油瓶语音输入,但逼他说话简直是在找死。

  

  发送成功。我跟胖子对一摞手机露出淫荡的笑容。

  正说着话(我跟胖子说),隔壁小妹来拍门,问我们能不能帮她敲个钉子,胖子两眼露出诡异的光,立马大呼要去。

  锤子找不着了。门外小妹补充道。

  胖子听出话外之意,有点蔫,随后我就看见闷油瓶拨开一从从衣服,最后拨开胖子,打开门插出门了。

 

   他提着手机去了。胖子失魂落魄地说。

  

  

  

  

  

  

  

尚可听涛🦉

Summer Time Gone

云梦夏季多暴雨,常能见到雨水顺着瓦当往下落,雨大的时候水珠连坠成一道道白线,线边常立着等雨停的人。
魏婴不在此列。他总是很快活地拉上江澄,撒开步子,一边说:“师弟,我们快走——再不走,雨就要停啦!”
溅满泥水的裤腿,虞夫人的厉声斥责,拦不住他一颗少年的心要拥抱雨帘,要热爱狂风骤雨,要在呼啸的风雨声里握住他师弟的手,像在海浪中望见灯塔,夜空里捉住属于自己那颗星星。
后来他说,对别人的好他不会去记;也许拉着别人冲进雨幕,去疯去胡闹,对他来说也算一种好,所以他把这些也一并忘记了。
但千万次狂奔,冰雨中相握的手传来的体温,某人大笑着喊他名字回眸那一瞬,被他拉着的那个人却一直记得。
当某一天他阖上双目,沉入永世不...

云梦夏季多暴雨,常能见到雨水顺着瓦当往下落,雨大的时候水珠连坠成一道道白线,线边常立着等雨停的人。
魏婴不在此列。他总是很快活地拉上江澄,撒开步子,一边说:“师弟,我们快走——再不走,雨就要停啦!”
溅满泥水的裤腿,虞夫人的厉声斥责,拦不住他一颗少年的心要拥抱雨帘,要热爱狂风骤雨,要在呼啸的风雨声里握住他师弟的手,像在海浪中望见灯塔,夜空里捉住属于自己那颗星星。
后来他说,对别人的好他不会去记;也许拉着别人冲进雨幕,去疯去胡闹,对他来说也算一种好,所以他把这些也一并忘记了。
但千万次狂奔,冰雨中相握的手传来的体温,某人大笑着喊他名字回眸那一瞬,被他拉着的那个人却一直记得。
当某一天他阖上双目,沉入永世不再醒来之梦境时,就枕着这些温存。

尚可听涛🦉

哪有什么一眼万年啊,一万年太久了,
他从这一眼里只看见零星一点岁月,十三年的岁月。

哪有什么一眼万年啊,一万年太久了,
他从这一眼里只看见零星一点岁月,十三年的岁月。

尚可听涛🦉

写于听见今夏第一阵蝉鸣那天

然后,光线穿过那些叶片,将它们染成通透的、翡翠般的色泽;再落在地面上,落在低矮的植物细长的叶片上,每一株植物都昂首领受这金光璀璨的加冕。红墙上晕出一团团软和的颜色,边缘斑驳着融化在水红之中,但光斑内每一片叶子的影子却都是清晰的。阳光普照。
魏婴带他到一棵树下,伸手从树枝上拧了一颗半个巴掌大的桃子下来,递给他,说: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啊,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看它怎么样了。我一直想等它长大了再摘,但我发现在我等到之前,它们总是要么被别人摘走,要么被鸟吃掉。所以我想了想,还是趁现在就把它送给你吧。”
江澄点点头。
“我还想了想,”魏婴说,“还有一件事,我也不要等下去了。”
江澄:“?”
魏婴:“‘我喜欢你’这句...

然后,光线穿过那些叶片,将它们染成通透的、翡翠般的色泽;再落在地面上,落在低矮的植物细长的叶片上,每一株植物都昂首领受这金光璀璨的加冕。红墙上晕出一团团软和的颜色,边缘斑驳着融化在水红之中,但光斑内每一片叶子的影子却都是清晰的。阳光普照。
魏婴带他到一棵树下,伸手从树枝上拧了一颗半个巴掌大的桃子下来,递给他,说: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啊,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看它怎么样了。我一直想等它长大了再摘,但我发现在我等到之前,它们总是要么被别人摘走,要么被鸟吃掉。所以我想了想,还是趁现在就把它送给你吧。”
江澄点点头。
“我还想了想,”魏婴说,“还有一件事,我也不要等下去了。”
江澄:“?”
魏婴:“‘我喜欢你’这句话,还是现在说给你听比较好,免得最后叫别人钻了空子……”
日光注入他的眼睛,清清浅浅,两丸琉璃。
“我从来都是喜欢你的。”

尚可听涛🦉

他们再次错过,彼此有情无错却要擦肩而过。不同的只是,上一次是死别,而这一回是生离。

他们再次错过,彼此有情无错却要擦肩而过。不同的只是,上一次是死别,而这一回是生离。

尚可听涛🦉

他越过一扇斑驳的旧墙,并不留心松针上摇落的星光;
转而沉醉于江南的美酒,从此红尘万丈,不再渴望赴往故乡。

他越过一扇斑驳的旧墙,并不留心松针上摇落的星光;
转而沉醉于江南的美酒,从此红尘万丈,不再渴望赴往故乡。

尚可听涛🦉

魏无羡,他浑身血污地从年少旧梦的枷锁里冲出去,挣脱少不更事时许下的诺言、永远,将往事付诸流水与云烟;
而江澄留在原地,眸光如冷电,却只是目送他。

魏无羡,他浑身血污地从年少旧梦的枷锁里冲出去,挣脱少不更事时许下的诺言、永远,将往事付诸流水与云烟;
而江澄留在原地,眸光如冷电,却只是目送他。

尚可听涛🦉

(双教师设定摸鱼)

江澄:“文综都是不分家的,你们地理学不好,历史也……”
台下:“江老师!”
江澄:“?”
台下:“这么说来,您和魏老师是一家的是吗?”
江澄:“……”
台下哄笑了一阵,气氛又冷下来,江澄默然不语,那同学边上的同学朝他小声说了一句:“你可能会死。”
江澄咳嗽了一声。
那同学浑身一个哆嗦。
只听江澄黑着脸,又不想说出口又不想说谎地道:“……这么说也没错。”

三秒后,整个班迸发出一阵掌声和尖叫。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的魏老师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归咎于空调开得太冷了。

(双教师设定摸鱼)

江澄:“文综都是不分家的,你们地理学不好,历史也……”
台下:“江老师!”
江澄:“?”
台下:“这么说来,您和魏老师是一家的是吗?”
江澄:“……”
台下哄笑了一阵,气氛又冷下来,江澄默然不语,那同学边上的同学朝他小声说了一句:“你可能会死。”
江澄咳嗽了一声。
那同学浑身一个哆嗦。
只听江澄黑着脸,又不想说出口又不想说谎地道:“……这么说也没错。”

三秒后,整个班迸发出一阵掌声和尖叫。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的魏老师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归咎于空调开得太冷了。

尚可听涛🦉

(同级生摸鱼,澄体育选修羽毛球,羡选修篮球,都在体育馆,澄比羡早下课,在楼下等。已交往。)

“江澄?”
“江澄——”
魏婴喊了两声,又伸手在江澄面前晃了晃,抱着手臂坐在椅子上的江澄依然紧闭着眼睛,没吱声。
“你是活着的雕像吗?”魏婴笑问。
江澄:“……”
“那你可以满足我三个愿望吗?”
江澄:……
那不是阿拉丁神灯吗!
他面上还装睡,魏婴自顾自说起来:“第一,希望我们下一场篮球赛能赢;第二,希望你和我一起去门口新开的店喝奶茶……”
第一,会赢的;第二,真不健康。
江澄心道。
“第三……”魏婴凑到他耳边说,“再转告睡美人同学。”
“如果他还不睁开眼睛的话,我打算吻醒他了。”

(同级生摸鱼,澄体育选修羽毛球,羡选修篮球,都在体育馆,澄比羡早下课,在楼下等。已交往。)

“江澄?”
“江澄——”
魏婴喊了两声,又伸手在江澄面前晃了晃,抱着手臂坐在椅子上的江澄依然紧闭着眼睛,没吱声。
“你是活着的雕像吗?”魏婴笑问。
江澄:“……”
“那你可以满足我三个愿望吗?”
江澄:……
那不是阿拉丁神灯吗!
他面上还装睡,魏婴自顾自说起来:“第一,希望我们下一场篮球赛能赢;第二,希望你和我一起去门口新开的店喝奶茶……”
第一,会赢的;第二,真不健康。
江澄心道。
“第三……”魏婴凑到他耳边说,“再转告睡美人同学。”
“如果他还不睁开眼睛的话,我打算吻醒他了。”

尚可听涛🦉

(云梦双鬼/夷陵双煞)
乱葬岗狂风卷来,吹动魏婴一头乱发。他被温家修士钳制着,勉强抬头看向江澄,说:“这人间有温狗,便容不下我们。不如你我二人下了地府,先夺了阎王爷的位子,再建他一个江家,我们还做云梦双杰,你待如何?”
江澄沉默不语,片刻后冷笑一声,道:“未尝不可。”
两抹紫影向仿佛无尽的深渊之中坠了下去。

(云梦双鬼/夷陵双煞)
乱葬岗狂风卷来,吹动魏婴一头乱发。他被温家修士钳制着,勉强抬头看向江澄,说:“这人间有温狗,便容不下我们。不如你我二人下了地府,先夺了阎王爷的位子,再建他一个江家,我们还做云梦双杰,你待如何?”
江澄沉默不语,片刻后冷笑一声,道:“未尝不可。”
两抹紫影向仿佛无尽的深渊之中坠了下去。

尚可听涛🦉

恶友

*苏哥视角,小片段。

他甚至觉得自己也不该被金光瑶记住,这一点金光瑶眼中稀松平常的承认,对于他来说虽也见施舍的成分,但已经弥足珍贵,虽然给他的不多,也不是最好的。
金光瑶同薛洋一块儿的样子他至今记得,薛洋已失踪的现在,仍常常刺痛他。
薛洋掀个摊,金光瑶笑骂着去善后,两人都着金星雪浪,明晃晃的,看上去倒比他这个穿白衣的还亮眼。金光瑶有时喊薛洋的字,显然是故意的,但有时不知情况的随敛芳尊一样喊,往往成惹祸上身的祸根。
薛洋挑着眉问:“怎么他们都觉得这就是我的字。我他娘的不要字这个。”
金光瑶垂下睫毛,雪白肤色衬得眉心一点朱砂分外艳丽,唇角含笑:“因为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换俗话来说,我是你爹。”...

*苏哥视角,小片段。

他甚至觉得自己也不该被金光瑶记住,这一点金光瑶眼中稀松平常的承认,对于他来说虽也见施舍的成分,但已经弥足珍贵,虽然给他的不多,也不是最好的。
金光瑶同薛洋一块儿的样子他至今记得,薛洋已失踪的现在,仍常常刺痛他。
薛洋掀个摊,金光瑶笑骂着去善后,两人都着金星雪浪,明晃晃的,看上去倒比他这个穿白衣的还亮眼。金光瑶有时喊薛洋的字,显然是故意的,但有时不知情况的随敛芳尊一样喊,往往成惹祸上身的祸根。
薛洋挑着眉问:“怎么他们都觉得这就是我的字。我他娘的不要字这个。”
金光瑶垂下睫毛,雪白肤色衬得眉心一点朱砂分外艳丽,唇角含笑:“因为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换俗话来说,我是你爹。”
“……金光瑶我操你妈!”降灾出鞘,杀气腾腾。
“你倒在我这儿耍起威风来。不能看看人家苏公子?同为金家效力,你惹了多少麻烦。你要敢,尽管往这儿砍。”
“谁说你爷爷我不敢!”
话锋时常转到苏涉,但他没有一次不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似乎走错了地儿,不合时宜。
融不进去。

报菜名的梓木

太太点了喜欢!不删了!

入夜后我邀他上屋顶饮酒,暗搓搓拎着个酒坛子,神色鬼鬼祟祟的,仿佛我不是而立之年的聂家家主,而还是当年云深不知处里偷偷喝酒的顽劣小子,只是地方换成了不净世。
其实也可叹,这种饮酒叙旧譬如古时候开战之际,老将对峙时尤且在两边营中双鲤传书,青梅煮酒话往事,年轻小辈往往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看上去不大乐意,不过还是点头答应。
说明咱们已经不再年轻。
屋檐下没有我大哥,屋檐上也没有他云梦双杰里那另一个。
到了今日,在屋脊上遥望阑珊灯火,时过境迁,人非,物也不是。硕果仅存的两个未亡之人,穿着家主的荣耀而华丽的囚衣,夏末秋初迎面刮来的凉风里,我们碰杯。声音清脆,像某种少年意气将南墙撞得粉碎,浸着一身...

入夜后我邀他上屋顶饮酒,暗搓搓拎着个酒坛子,神色鬼鬼祟祟的,仿佛我不是而立之年的聂家家主,而还是当年云深不知处里偷偷喝酒的顽劣小子,只是地方换成了不净世。
其实也可叹,这种饮酒叙旧譬如古时候开战之际,老将对峙时尤且在两边营中双鲤传书,青梅煮酒话往事,年轻小辈往往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看上去不大乐意,不过还是点头答应。
说明咱们已经不再年轻。
屋檐下没有我大哥,屋檐上也没有他云梦双杰里那另一个。
到了今日,在屋脊上遥望阑珊灯火,时过境迁,人非,物也不是。硕果仅存的两个未亡之人,穿着家主的荣耀而华丽的囚衣,夏末秋初迎面刮来的凉风里,我们碰杯。声音清脆,像某种少年意气将南墙撞得粉碎,浸着一身湿漉滚烫的血液,醉倒在了昔年旧梦面前,倒地之声却沉闷。
可惜了我上好佳酿。明明魏婴是最好美酒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