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伞盲

2958浏览    38参与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关于中秋

庄园背景。时间太赶了没有来得及写另外几对,挑着写了最喜欢的四对。耶!ooc属于我属于我!


【佣空】


“奈布,你快点。”玛尔塔整理好了衣服,催促着,“再不跑就要到早饭时间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奈布扔给玛尔塔一个布袋,“昨晚做好的。”


玛尔塔掂了掂,还挺有分量,没忍住打开看,“这是什么?没见过的食物。”


“月饼,是这么叫吧。”奈布把裤腿撸下,系紧

发带,“谢必安教我做的,里面的馅是枣泥,反正很甜的。”


玛尔塔闻到了丝丝香味,没忍住吞吞口水,“谢必安先生也太厉害了吧…做的东西都这么香。”


奈布拍掉了玛尔塔正准备捻一块吃的手,“我做的,不是他做的,只准夸...

庄园背景。时间太赶了没有来得及写另外几对,挑着写了最喜欢的四对。耶!ooc属于我属于我!


【佣空】


“奈布,你快点。”玛尔塔整理好了衣服,催促着,“再不跑就要到早饭时间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奈布扔给玛尔塔一个布袋,“昨晚做好的。”


玛尔塔掂了掂,还挺有分量,没忍住打开看,“这是什么?没见过的食物。”


“月饼,是这么叫吧。”奈布把裤腿撸下,系紧

发带,“谢必安教我做的,里面的馅是枣泥,反正很甜的。”


玛尔塔闻到了丝丝香味,没忍住吞吞口水,“谢必安先生也太厉害了吧…做的东西都这么香。”


奈布拍掉了玛尔塔正准备捻一块吃的手,“我做的,不是他做的,只准夸我。”


“好,你最厉害了。”


“跑完再吃,不然又该不舒服了。”


【前机】


“小特,你的新皮肤好好看噢。”威廉盘了盘特蕾西衣上的花丝边,“但是干嘛非得和卡尔那么像!”


“卡尔?”特蕾西从烤箱里取出月饼,“怎么了?”


“你和他每次的衣服都挺像,就那个驱魔人也是。”威廉吹吹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抱着手。


“那你还不如想想他和约瑟夫。”特蕾西好笑又好气,“他们那些衣服每套我都能搭一对出来。”


威廉趴在桌子上,“我就没一件衣服是跟你像的,明明我才是正牌男……”


特蕾西有些害羞地踢了一下凳子腿,“知道啦知道啦!我下次让瓦尔莱塔给你做一件!好了吧!”


威廉嘿嘿地笑,一手搂着她一边吃着她做的月饼,“他们国家的有福啊,这么好吃的糕点…什么馅的?有点多料的感觉。”


“五仁,多的像你的飞醋。”


【黑盲】


本在追击别人的宿伞之魂寻盲杖的声音,飞到了海伦娜身边,海伦娜一边笑一边破译,“又听见我的位置飞来啦?这一局也不让谢必安先生出来吗?”


一下子被戳中心思的范无咎又羞又恼,跺跺脚将这台机失常了。


小丫头却也不生气,只是安静地继续破译。


“你的脸色怎如此苍白?”


范无咎的语气不太客气,海伦娜摇摇头,“早饭掉路上了,不知道在哪。”


范无咎正好拉过她,递给她一块被油纸抱着的月饼,“我国的特色食物,随便吃了填填肚子。”


海伦娜点点头,听见范无咎手指撕开油纸的声音,没忍住笑了。


这哪里是随便带来的,分明是特地给她做的。


不然怎么会把黑芝麻馅的月饼做的这么难吃?范先生的动手能力真是一点都不像他哥。


海伦娜无奈地想,默默吃完。


【伞蝶】


碟子放下的声音让发呆的美智子回过神,她抬头看见那张温润的脸。


“谢先生总是这样,走路没有声音。”


“是姑娘太过入迷罢了。”


谢必安在美智子对面坐下,将碟子轻轻往那边推,“吃些绿茶豆沙陷的月饼吧,想来姑娘的国家也是过中秋的吧。”


美智子低头暼了一眼盘中切好的精致点心,眯着眼笑笑,“谢先生如何知道妾身在这?”


谢必安抬头,月光照亮他的脸庞,棱角分明,“这里看月亮,最大最圆。”


他又低下头坐直,平静地看着美智子,“也最亮。”


美智子轻笑,拈起一小块往嘴里送,“等下不妨去妾身房间尝尝江米团子?”


谢必安不作声,只是默默用手拨开了美智子嘴边飘飘的发丝。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关于同居

✘ooc属于我 别踩雷


✘现代paro 同居背景


✘可能以后还会写这种日常同居小短篇8


✘大晚上无聊的半小时产物


✘试着用了简体


【佣空】做饭

玛尔塔对亲自下厨有着无比高的热情,只是说好要亲手给奈布做饭的承诺被三番五次地推辞了。


奈布回想起两人刚在一起时,玛尔塔煮的那锅玉米浓汤,认为还是不要让她发现自己厨艺已经差到某种境界比较好。


然而这周末的玛尔塔似乎铁下心来要做一顿饭,大半夜休了假回家立马就抱着一本烹饪书看了半天,又在网上查了不少教学视频。第二天更是起早拉着奈布去超市买好了食材。


回到家,玛尔塔蜷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复习了半天,总算是做好了准备,...

✘ooc属于我 别踩雷


✘现代paro 同居背景


✘可能以后还会写这种日常同居小短篇8


✘大晚上无聊的半小时产物


✘试着用了简体


【佣空】做饭

玛尔塔对亲自下厨有着无比高的热情,只是说好要亲手给奈布做饭的承诺被三番五次地推辞了。


奈布回想起两人刚在一起时,玛尔塔煮的那锅玉米浓汤,认为还是不要让她发现自己厨艺已经差到某种境界比较好。


然而这周末的玛尔塔似乎铁下心来要做一顿饭,大半夜休了假回家立马就抱着一本烹饪书看了半天,又在网上查了不少教学视频。第二天更是起早拉着奈布去超市买好了食材。


回到家,玛尔塔蜷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复习了半天,总算是做好了准备,准备眯半小时就开始动手。


奈布听到玛尔塔轻微的鼾声,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用手指捏了捏她鼻子,然后系上围裙走向厨房。


玛尔塔是被厨房传来的鲜香味给馋醒的,她偏过头看着奈布忙碌的背影,没忍住笑着叹了口气。


“醒了吗?快来吃饭吧。”他说。


“你又这样了。”


“我怎么舍得让你自己动手做饭啊。”


他心说我也舍不得我的胃,然后暗暗发笑。


【前机】起床气


“傻大个,起床。”


特蕾西顶着一头杂乱的短发艰难地从威廉不清醒的禁锢中蠕动地挣脱开,“电影要迟到了。”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甚至还透露着一丝不耐烦。见大男孩翻了个身挠挠背继续睡,她恼火拍拍他有些胡渣的下巴。


“再睡会…”威廉不太清醒,翻了个身拍拍特蕾西的头。


特蕾西砸吧砸吧嘴,眼睛还是眯着的,但还是缓缓坐起来,“赶紧给我起来…”


“不起不起不起…”


显然,机械少女和肌肉男生在午睡的起床气方面都颇有造诣。


特蕾西踹了一脚威廉的屁股,却因为用力过猛和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闷响和威廉猛的起身的动作几乎是同一时刻发生的。


他把女孩揽进自己怀里,抱上床躺下,亲了亲她的额头,“不疼吧?…没事没事没事,不疼不疼。再睡十分钟吧。”


特蕾西点点头,在威廉的怀里沉沉睡去。


【裘舞】清理衣柜


“裘克!”玛格丽莎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妙,“你快过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裘克放下刚从阳台收好的衣服快步走进房间,玛格丽莎鼓着两个腮帮子,手里拿着一件粉色的女款外套。


小小的,一看就是给小姑娘穿的。很明显,身为高挑舞者的玛格丽莎并不需要这件外套。


“为什么你的衣柜里会有这种衣服?”


裘克赶紧走过去搂紧她,“上次在街上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卖马戏团玩具,大冷天的,身上穿着那破破烂烂,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我怕她感冒就随便进了一家店给她买了件外套,出来就没人影了。”


接着他又在自己腰部比划了一下,“大概就这么点高,像个初中生。”


玛格丽莎从一开始就知道裘克没做什么,笑着问他,“你是看那女孩长得好看吧?”


“谁能有我们家玛格丽莎好看啊?”裘克啧了一声,“只是她很像高中的你,我一下子就…”


“高中的我?那现在呢?”


“那可比现在的你差远啦。”


玛格丽莎没忍住噗嗤地笑了。


4.【勘咒】挑衣服


帕缇夏把诺顿搭在她肩膀上的胳膊默默拿开,面无表情地划着手机屏幕。


诺顿偏过头挡住手机,睁大眼睛咬着嘴唇故作可怜地看着她。


帕缇夏叹了口气,低头给他一个吻,“夏天太热了,别这么粘人。”


诺顿靠着帕缇夏躺下,看着她把一件件衣服加入购物车,“你之前买衣服这么狂热好像还是去年冬天。要我说,应该多买点秋天的衣服吧,好看又舒服。”


“就这两个季节衣服比较好挑,”帕缇夏顺势靠在诺顿肩上,语气却一如既往地冷漠,“那春天去哪里了?”


帕缇夏觉得自己的话傻乎乎的,春秋的衣服不都一样吗。


诺顿一怔,立马抢过帕缇夏的手机甩在一边。看着她震惊的情绪就要转变为震怒,他立马揉揉她的脸,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鼻尖贴着鼻尖。


两人大眼瞪小眼,帕缇夏看着诺顿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清澈明亮的眸子里装着自己。


“春天在我的眼睛里~”


帕缇夏不争气地脸红了。


5.【黑盲】相拥入眠


海伦娜在微弱的灯光下摸索着找到了床,然后慢慢爬上去。


才一只脚上去,范无咎就感受到床的微晃,从迷糊的状态猛地醒过来,把海伦娜提起来放在床上,为她掖好被子。


“不是跟你说了吗?写完了叫我,我把你抱过来,摔着了怎么办!”


海伦娜抱紧范无咎,摇了摇头,“你今天执行任务累了吧,我哪好意思还让你陪着我。”


“屁大点事而已,”范无咎也搂紧了海伦娜,眼睛不争气地直眨巴,确实是困的不行了。


“明天陪我去和必安哥吃个饭吧,这段时间我都没陪过他。”


“你多陪陪他啊。”海伦娜点点头。


范无咎重重地揉了几下海伦娜的头发,有些恶狠狠地说,“我当初怎么知道会看上你这个啰嗦的小瞎子?”


海伦娜不理,摸摸他的脸,“可我当初知道我肯定会喜欢上你这个故作暴躁的可爱鬼。”


范无咎闷闷地哼了几声,抱着海伦娜侧了侧身,低声呢喃着晚安。


海伦娜心里乐了,不知道他是困得不行了还是害羞了。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已暝

【黑盲、占祭】我又来沙雕了

所以说不要当着屠夫的面秀恩爱

【黑盲、占祭】我又来沙雕了

所以说不要当着屠夫的面秀恩爱

已暝

【黑盲、蝶盲】最近的红兜兜梗

我是沙雕

原梗在最后一P


【黑盲、蝶盲】最近的红兜兜梗

我是沙雕

原梗在最后一P


已暝

想开黑盲小车车

希望不要有人举报色情


想开黑盲小车车

希望不要有人举报色情


已暝
是黑盲! 咎咎和娜娜 月亮河公...

是黑盲!

咎咎和娜娜

月亮河公园难道不是用来约会的吗

海伦娜的甜心蛋糕太可爱了555快来给妈妈抱抱

是黑盲!

咎咎和娜娜

月亮河公园难道不是用来约会的吗

海伦娜的甜心蛋糕太可爱了555快来给妈妈抱抱

已暝

【自截图】黑盲 裘舞 蝶盲预警!

咎盲*3

裘舞*2

蝶盲*1

看看他们多配

🔒死了

【自截图】黑盲 裘舞 蝶盲预警!

咎盲*3

裘舞*2

蝶盲*1

看看他们多配

🔒死了

已暝
黑盲 蝶盲 裘舞 前祭预警!...

黑盲 蝶盲 裘舞 前祭预警!

是偶像pa!

庄园女团正式出道了

忘画菲欧娜的角真素对不起祭司小美女

黑盲 蝶盲 裘舞 前祭预警!

是偶像pa!

庄园女团正式出道了

忘画菲欧娜的角真素对不起祭司小美女

已暝

咎盲预警!


老范美少年皮的口红我一直很想画这个梗哈哈哈

像小黑这样的暴躁老哥肯定是不愿意涂口红的

即使是为了搭配皮肤

除非有什么在驱使着他

比如海伦娜...?

假装理性分析

咎盲预警!


老范美少年皮的口红我一直很想画这个梗哈哈哈

像小黑这样的暴躁老哥肯定是不愿意涂口红的

即使是为了搭配皮肤

除非有什么在驱使着他

比如海伦娜...?

假装理性分析

已暝
在考虑要不要买个美少年专门佛系...

在考虑要不要买个美少年专门佛系盲女

在考虑要不要买个美少年专门佛系盲女

已暝
【溺亡】(2)主cp黑盲 蝶盲...

【溺亡】(2)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溺亡】(2)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已暝
【溺亡】(3)主cp黑盲 蝶盲...

【溺亡】(3)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溺亡】(3)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已暝
【溺亡】(1)主cp黑盲 蝶盲...

【溺亡】(1)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溺亡】(1)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已暝

【快乐P图】黑盲 咎盲

想看无咎咎和海伦娜一起牵手手看极光游乐场约会!

【快乐P图】黑盲 咎盲

想看无咎咎和海伦娜一起牵手手看极光游乐场约会!

已暝
【溺亡】(5)主cp黑盲 蝶盲...

【溺亡】(5)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1)(2)(3)发不出去要的私聊我!没写违法乱纪的东西也被禁了

【溺亡】(5)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1)(2)(3)发不出去要的私聊我!没写违法乱纪的东西也被禁了

已暝
【溺亡】(4)主cp黑盲 蝶盲...

【溺亡】(4)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1)(2)(3)发不出去但我真的没写违法乱纪的东西!要的私聊我

【溺亡】(4)主cp黑盲 蝶盲


咎盲预警!!!


蝶盲预警!!!


含裘舞、医园医、机盲


微量R预警

(1)(2)(3)发不出去但我真的没写违法乱纪的东西!要的私聊我

白食先生
盲女敲杖,宿伞应该可以寻声飞过...

盲女敲杖,宿伞应该可以寻声飞过来吧?还记得那声"“嘿宝贝,看看你身后”

盲女敲杖,宿伞应该可以寻声飞过来吧?还记得那声"“嘿宝贝,看看你身后”

阿樾是盲吹

君权神授

神眷x海西遗风

这里神眷只是小白

根据皮肤的君权神授梗ooc

(根据海伦娜的心境分三部分。部分语句参考圣经)


“我遵循,神的旨意,降于人间,赋予你权利。”


“我虔诚地感谢神灵。”


“我将天赐之权杖予你,我将冠冕予你。”


“我的权力,来自神的授意。”


“请接受圣杯之水的洗礼。”


“请接受海西的赠礼。”


“你的一切就绪。”


“我的一切来自于你。”



       1.


       “世上...

神眷x海西遗风

这里神眷只是小白

根据皮肤的君权神授梗ooc

(根据海伦娜的心境分三部分。部分语句参考圣经)







“我遵循,神的旨意,降于人间,赋予你权利。”


“我虔诚地感谢神灵。”


“我将天赐之权杖予你,我将冠冕予你。”


“我的权力,来自神的授意。”


“请接受圣杯之水的洗礼。”


“请接受海西的赠礼。”


“你的一切就绪。”


“我的一切来自于你。”














       1.


       “世上有一类盲目者,为了逃避,为了占有,为了完美,为了惩罚,是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弄瞎的,


       当然,我不是。”


       女孩的双目黯淡无光。


       “他们从我记事起告诉我一个君王应当的所作所为,他们说‘亲爱的,你是神的馈赠’。而一直到那些孩子笑我,我才了解到‘神的馈赠’不过是个瞎子。”


       她的双手掩面,左手的指缝透出些许她眸子映出的蓝。一点黑点在蓝色的中央,像笔尖刚点下的墨点,要向外晕染开。深蓝中隐匿着向外边缘放射的绿。


        “看够了吗?”她不满地放下手,叹息一声,“他们说我的眼睛是大海的颜色。”


       晨起的曦日从海上出现,海面上闪着鱼鳞斑的光,第一只海鸟在逆光下扑闪着翅膀叫着飞起。


       “瞎子!”“你们快看,她是个瞎子!”女孩拽着皱巴巴的衣角,垂着头站在一群赤着脚的孩子中间。他们各个脸上涂着奇怪的红白涂料,衬得他们的脸更加黝黑了。大多的孩子披散着发,有的在发间别了一片染过色的羽毛。而正中央的女孩头上戴着一个帽子,帽子上点缀了红的、蓝的玛瑙宝石,她的每个手腕和脚上都套上了精致的一个手环或脚环。


       向月亮袒露胸怀的大海,过去时在怒吼而现在没有声音,像睡花闭扰起来似的狂风阵阵。


       “那些人们崇尚神明,相信盲者是天选的君主,可孩子没有。”她双眼凝视着她眼中所不存在的海西,火红的晨曦映在她的脸上,额前的玛瑙被照耀得闪光,“我的母亲......她赋予我一部分为神的权力,却剥夺了我一部分为人的权利。”


       阴暗的破旧棚草房里年幼的女孩身前蹲着一位年轻的女人,她眼含泪光,脸上又带着坚毅,她将双手搭在小女孩的肩上,她用温和又不可置否的语调说:“我的海伦娜,从今天开始,你要换一个名字了。好吗?”


       “好的,妈妈。”女孩的表情顺从,双眼盯着脚尖。


       “你记着,从今以后,你是亚当斯。你不能允许别人,包括我叫你海伦娜。”她哽咽了下,“你要遵听上帝的旨意,对主的崇拜与宗教既掺不得半点杂质,也不容他神分享。”


       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视的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


      “所以,你现在叫什么?”


      “我?我不知道。他们给我身份,权力,却始终不给我一个名字。”


      “什么?”


      “海伦娜·亚当斯。可以这么说。”


      “我可以叫你海伦娜吗?”


      “......”


      “在那些事情上的真与假,就像尼布甲尼撒王梦见的大象脚趾上的铁和泥,可以粘在一起,却不能融为一体。”


     “你是说旧约?”


     “啊......可能是吧。你知道的、我们那的人部分都是异教徒。我信仰上帝,他是位忌邪的神。而异教徒的宗教并无任何恒定的信仰,只表现为各种典礼和仪式。他们的教士、神甫都由诗人充当。”


      “我明白。”她紧闭双眼,“可我宁愿,是古老敬条抚养大的异教徒一个。


      “亚当斯。”女孩面前的人衣着华贵,他穿着白色的圣服,由黄金、宝石点缀,“切记你是神的替身......我们生来就该如此。”


      “生来如此?”


      肮脏的泥地上跪坐着一个女孩,她对面的母亲苦苦哀求,泪水从她明亮的蓝色眼中涌出。”


      “亚当斯......听话。”


      她摇着头轻声说着“不”,双手紧攥母亲的裙摆。


      “为了全家,还有你自己,听话好吗?”


      ......


      那天晚上破旧的一家中传出女童凄惨的尖叫,在几声叫喊后,一切恢复了平静。而在整个部落中,有个女孩的身份悄然变化。乌雁出巢,黑夜掩葬星点,日光刺破夜幕。


      据说是神明降下了旨意。


      “我不觉得生来如此。”


      她睁开了湛蓝的眼睛,中心的“黑点”在光下显露了它本身的灰黯,向外溃散的墨迹像是留下的裂痕。暗沉深蓝中隐匿的那一点绿在光影下却显得诡密又病态。她的眼前似有一片的灰尘,海面上升起了雾霭。


      “颠覆神授的政权的行为,无异于用第一块石牌撞击第二块石牌。”那人起身在富丽堂皇的内间里站起,他高瘦得几乎不成比例,削尖的耳朵上饰戴着白玉金银的饰品,他弯腰行礼,将尊贵的君王扶起。


      “亚当斯陛下,能允许您的臣民将您牵至殿内吗?”












(据《圣经·旧约》摩西带领希伯来人出埃及过红海,抵西奈山,在那里传授人帝刻在两块石牌上的十戒,令希伯来人遵守。第一块石牌上是人对神的责任,第二块石牌上是人对人的责任。)


     












   


  






      2.


      谁选择海伦的礼物,谁就会舍弃朱诺和帕拉斯的礼物。


      殿内跪地的男人将右手放在左胸前,他将头微微抬起:“我想您对我有什么误解。”


      您是神赐的君主,我是传达神明指示的信使。您可是有什么疑惑关于神明?”


      “没有便好。”


      衣着华丽的少女半张着嘴,她手中的权杖笔直地立在由镀金的地面上。她眼睛没什么精神地睁着,头上和肩上繁重的饰品让她带上了些许沉重感。她一步步缓慢地向前迈去,每走一步,手中的权杖在地上就轻巧地点了一下。“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尊敬的君主,我不明白,我对此深表歉意。”


      “带我走。”


      高挑男子眼中带上了轻佻,他抿了下很薄的嘴唇,微弯下腰,靠近开口:“要将教内的人带出教门,行之有效者莫过于破坏统一。”他将嘴唇贴近此时冷凉的耳垂,“统一带给信徒的则是和平,和平包含着无尽的福祉。它树立信仰,点燃爱心,并使外在的和平净化为内在的平和心境。您是个神,要切记。”他轻笑呼出的气触及君王的耳根。“抱歉,请因您臣民的无理举动而判我的罪。”


      “罪行是耶稣的十字架,是法律所限制的,法律是虚无的。”


      “不,法律是您所想的。”他直立起身,后退三步。


      庄严的女子试探地走前一步,她小心翼翼,步履轻盈。


      “您没必要限制自己,您所想的都是本该出现的。”


      “那你呢。”


      “上帝的宗教不容许与他分享。而我是你——上帝的信使的臣民。”


      我是说,那你怎么看我的呢。女皇抬眼将日光射向男子浅色的双眼,即使她看不见。她眼神凌厉,似乎要将那人洞穿。可她那无法对焦的眸子还是让她占了下风。


      愚笨的女人总会被谄媚之语矇昧。那个臣民笑着直视他的君主,他大可因为眼前之人的盲目而不懈冷笑,亦或是直接戏弄她。


      但要表演得完美。他默念。


      有时连他自己都快相信了。


      “尊敬的吾主,大典之日已经在即了。”他下行了个礼,“您将真正地沐浴圣光,亲身与上帝对谈。他会将最重大神圣的旨意轻声告诉您,您将是神赐,给人间降下福诋。”


      “你会参与盛典吗?”她想问的是“你会陪我吗”,话出了口,被迫披上了庄重的外衣。


      他俯身半跪,吻了吻她手中权杖的末端:“哦,我亲爱的君王,我将会协助神把旨意传达给您,我将会主持大典,见证您的加冕。您需要有人帮助您进行洗礼对吗?”


      “那便最好。”


      “您听过帕里斯的裁判吗?”


      “从未。”


      “H-E-L-E-N-A。好名字。”


      他没有给她停留思考的机会,有些玩味地说:“您会舍弃朱诺和帕拉斯的礼物吗?“


      “......”女皇没有回答。








【谁选择海伦的礼物,谁就会舍弃朱诺和帕拉斯的礼物。(谁主张爱情,放弃财富和智慧。这里指著名的“帕里斯的裁判”)】


























     3.


     在要遥远的未来年代,


     海洋将松开对世界的束缚,


     一片辽阔的大陆将会出现,


     航海家将会发现新的世界,


     图勒也不再是地球的极限。


     看普罗提阿斯自海中涌现。




   


     “吾主,您不畏惧他的到来吗。”白衣的男子半跪在镶满珠宝的椅子旁边,左手放在胸前。”


      座位上的女皇神色漠然,她下巴高傲地抬起:“拥有的东西越多,恐惧的也就越多。我已经有太多值得惧怕的东西了。”洗礼褪去了她的稚气,现在她已经是最接近神祗的人,不,她是神的替身。


      赫拉克勒斯去解放普罗米修斯时,他坐在一个瓦盆或瓦罐里渡过了大海。


      “我至高无上,无所而求。于是我的精神便更加萎靡;成天疑神疑鬼,总似有险象环生。”她侧下了头,“这是你教我的。”


      臣民似有些惶恐,他将身子向前倾,亲问了下女皇的双手:“他们要来了,只有我能带您离开。”


      “必安。你知道猜忌多端会让人怎样吗?他们往往自己设计一种欲望,把心思寄托在一些小计上。”


      “海伦娜,听话。”他有些哀求,可终是底气不足地将声音轻下去了。


      女皇用权杖撞击了下地面:“我是你的君主,你怎敢直呼姓名。再言,我早就不是海伦娜了。”


      “您一直是。”


      “在我两岁时就不是了。”她佯作盛怒,又缓和下来,吃笑叹道:“必安,海伦的礼物,我不要了。”


      “您不是真的这样。”


      “可这都是我生来如此。”她额前、眼下的荒诞纹样昭示着,头顶的红宝石闪耀着,黑发编成的三股辫此时盘起,“正如塔西伦所言,君王总爱干一些自相矛盾的事。外面的人所传播的那则预言......我早就听过了。”


      “陛下......”男子的面容白皙得有些病态,昔日高高在上胸有成竹的眸子此时半下垂且干涩着,他已是一夜未眠了,“罗马神话里墨丘利手持神杖招引亡魂前往阴间。您大可抛下这万恶的根源,您的使命不在于手持......”


      “在于。”亚当斯平静又轻的声色毅然打断了男子即将编造的高谈,她声音轻柔微小,却沉淀了威严与庄重,“我感谢你出身于异教徒之中却为主尽心尽力,坚持正确的信仰。向我和我的臣民传达上帝的指令并赋予我权力。”


      她眼中只剩下一片蓝,昔日潜藏又诡秘的绿已经褪去,眼中黑色的瞳孔依旧像裂痕般的向外扩散去,边缘的蓝积淀成黑。而这片蓝外笼罩着的灰也日益浓重,雾霭一样的黯沉。


      海面上的雾散了,第一抹曙光将要吐露,那远处几点遮挡了光线的黑影涌动着放大。


      “君权由神明授予。而并非你我,更不是你的母亲,我们都只是听从了上天罢了。”


      破晓。


      “他们要来了。”


      必安站起,走上一步靠近她。


      他颤抖着把双臂伸向冰冷皇座上的人,突然像坚定了些什么,左手的食指指尖掐入自己的手掌有松开。呼吸声伴随着不安,各自的气息将他们围绕,似枯落在河底的残叶将不安抽离。他将手臂绷紧,一点点围绕。终于在长呼一口气后用力地搂住了。冰冷的玛瑙硌得他生疼。


      “你这可是大不敬。”


                                  END










(关于发现美洲的预言,引自悲剧《美狄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