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儿砸

1347浏览    484参与
超巨型食人喵
两个孩子,哥哥叫涅墨亚弟弟叫斯...

两个孩子,哥哥叫涅墨亚弟弟叫斯芬克斯,是个弟控(暂定)

两个孩子,哥哥叫涅墨亚弟弟叫斯芬克斯,是个弟控(暂定)

超巨型食人喵
儿砸,叫斯芬克斯是群星夜幕孕育...

儿砸,叫斯芬克斯
是群星夜幕孕育出来的孩子
但常常因为近似恶魔的外表被误会
有时候会被过长的尾巴绊倒,所以现在都用手拿着
头上的猫耳是类似角的东西,没有什么实质作用

儿砸,叫斯芬克斯
是群星夜幕孕育出来的孩子
但常常因为近似恶魔的外表被误会
有时候会被过长的尾巴绊倒,所以现在都用手拿着
头上的猫耳是类似角的东西,没有什么实质作用

Sao名
是儿砸 (不足见谅)

是儿砸

(不足见谅)

是儿砸

(不足见谅)

咸鱼也想变好吃

军训那几天画的,以后就要住校了,也没什么时间画画
在学校提不起劲来画画(我是喜欢一个人待着画画的那种),没什么灵感,画的很丑,将就看吧
P3.4.5是我儿砸,衣服借鉴了Fliver_羽君太太画的sal

军训那几天画的,以后就要住校了,也没什么时间画画
在学校提不起劲来画画(我是喜欢一个人待着画画的那种),没什么灵感,画的很丑,将就看吧
P3.4.5是我儿砸,衣服借鉴了Fliver_羽君太太画的sal

千楓

龙设(21)

众所周知,他面前的可是教国,作为一个由信仰支撑起的国度,那必然也会存在所谓的神,更何况这还是个魔法世界,有几个神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艾斯达克扇动着龙翼,利用魔力感知干预堪称细致的穿过了教国上空的几层对龙专用结界


值得一提的是教国结界的中心并不是皇宫而是教廷,那高耸的塔尖直指着夜空,在夜幕的笼罩下反而多了些说不上来的森严,反倒是不远处那华丽的宫殿在更外一层的结界里,显得有些可怜了


【出现了,神权凌驾于皇权之上】


艾斯达克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事实上,这种事情在异世界幻想系列简直屡见不鲜,而且这里还是教国


他扇动了两下龙翼,然后稳稳的落在了那高耸的塔尖上,上面嵌...

众所周知,他面前的可是教国,作为一个由信仰支撑起的国度,那必然也会存在所谓的神,更何况这还是个魔法世界,有几个神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艾斯达克扇动着龙翼,利用魔力感知干预堪称细致的穿过了教国上空的几层对龙专用结界


值得一提的是教国结界的中心并不是皇宫而是教廷,那高耸的塔尖直指着夜空,在夜幕的笼罩下反而多了些说不上来的森严,反倒是不远处那华丽的宫殿在更外一层的结界里,显得有些可怜了


【出现了,神权凌驾于皇权之上】


艾斯达克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事实上,这种事情在异世界幻想系列简直屡见不鲜,而且这里还是教国


他扇动了两下龙翼,然后稳稳的落在了那高耸的塔尖上,上面嵌着的巨大时钟正好指向午夜十二点


他眯起眼睛感受着空气中那充盈流动的魔力,那是来源于人们信仰的,洁净的巨大的魔力


然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人们的信仰所产生的应该是更纯粹的更自然的力量,而不是魔力,虽然这个过程相当复杂麻烦并且解释不清,但也绝不会直接产生魔力


巨大的信仰之力会催生出所谓的“神明”他们的意识和灵魂由信仰产生,不受岁月的左右,不受灵魂的轮回,或兴盛或消亡全凭他所得到的信仰,那些被遗忘的神明最后会化为风,化为雨,成为树木山峦,野芳雾霭,继续守护着故土,灵魂会随风消逝,他们不属于灵魂之溪,自然也不会存在轮回


魔力就不一样了,他是魔法世界的基柱,由它所催生的基本都是“活着”的生物,有真正的灵魂,也都属于灵魂之溪,能吸收使用魔力的自然也不用说了,至少能确认的是教国的“神”大人是在这个世界活着的生物,那些源源不断的信仰被她转变成了魔力,她会不断变得更强,但也只是这个世界活着的生物,在艾斯达克心里和那些真正的神明差的远了


【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


“看来白来一趟啊,真令人失望”


银发的巨龙蹲下身托着下巴,眼神里毫无掩饰的写着失望二字


“所以说这个结界表面防龙实际上是个魔法转换装置?”


他嘀咕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展开龙翼轻身一跳再一次飞上了夜空


“真希望成为勇者的最后一战不是弑神之类的,拥有那么多信仰魔力的家伙我可是一点都不想碰”


巨龙种确实可谓是这个世界的战力天花板,但拥有众多信仰的神呢?


在穿过了教廷上空的结界后艾斯达克松了口气,那浓郁的信仰魔力简直要把他淹死,魔物是很喜欢魔力,但那信仰魔力又不是信仰自己的,有固定接入口的它们简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源源不断而又汹涌澎湃


才待一会他都觉得胸闷气短,更别说之后有可能在那战斗了,普通人估计多半会把那高密度的魔力量当做神明的威严吧


艾斯达克飞到了王城的上方,有些怜悯的看向皇宫,暖色的建筑却在银白的月光下显得异常冰冷,一个白发的男孩站着天台上,显得有些寂寞


王权不如神权的王族,哪个不是过的相当憋屈,这点艾斯达克可是深有体会


当他转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觉得后背一凉,随即细密的汗珠爬满额头,他咽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回过头来


那种被盯上的猎物的感觉让他感到不安,甚至是恐惧,他现在可是巨龙种,能让他感到恐惧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而这小小的教国里,却是确实存在的


飞扬的白发如同清冷的月光一般,红宝石一般的眸子里混着些紫色,如同落日的余烬一般,男孩的脸上像是蒙着层黑色的雾气,唯独那双眼睛确实分外明亮,像是带着笑意般盯着艾斯达克的方向,男孩靠着皇宫露天台的石制围栏,姿态慵懒却又致命


艾斯达克有种被草原上的雄狮一掌按在地上的感觉,他有些喘不过气


对方的魔法让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却知道对方能随时要了他的命,他觉得那个身影让他感到熟悉,而本能却在催促他逃离


他的手在发抖,连龙翼的扇动的频率都有些不稳,在视线的相交中时间变得漫长无比,这让他甚至有些感到崩溃,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这场无声的对话在一声尖叫中结束


“王子殿下!终于找到您了!”


穿着黑白裙装的女仆毕恭毕敬的走了过来,那位被称为王子殿下的少年像是轻笑一声后转过头去


而艾斯达克像是得到了赦免一般飞快的冲出了王城


“殿下,您刚才在看什么啊?”


“没什么,一只之前没抓住的小猫罢了”


墨影临君
发发是七月的爱豆设 我好垃圾他...

发发
是七月的爱豆设  我好垃圾他好好看
没了()

发发
是七月的爱豆设  我好垃圾他好好看
没了()

千楓

龙设(20)

艾斯达克手中的命不少,里面包含的不仅是所谓的升级刷怪,也像是理所当然的包括了一些所谓的人命


无论是有罪的无罪的还是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是基于灵魂存在的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样,夺取其他存在的生命并不需要什么理由,有时候甚至是纯粹的无聊


当然同行之间相互残杀的例子也不少,或者说灵魂必定会转生的〔次元的旅行者〕简直是最好的发泄对象,因为彼此都知道对方并不会迎来真正的死亡


所以说单纯的血腥味并不能让他感到什么不适,觉得恶心估计也是这个身体的种族问题


艾斯达克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言归正传


现在是斩龙祭,这里是边境的小镇,旁边就是阿库娅大森林,里面是疑似教国的教职人员,以及大...

艾斯达克手中的命不少,里面包含的不仅是所谓的升级刷怪,也像是理所当然的包括了一些所谓的人命


无论是有罪的无罪的还是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是基于灵魂存在的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样,夺取其他存在的生命并不需要什么理由,有时候甚至是纯粹的无聊


当然同行之间相互残杀的例子也不少,或者说灵魂必定会转生的〔次元的旅行者〕简直是最好的发泄对象,因为彼此都知道对方并不会迎来真正的死亡


所以说单纯的血腥味并不能让他感到什么不适,觉得恶心估计也是这个身体的种族问题


艾斯达克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言归正传


现在是斩龙祭,这里是边境的小镇,旁边就是阿库娅大森林,里面是疑似教国的教职人员,以及大量亚龙的血,况且这还是主角的居住地点


【怎么看都是后期boss的节奏啊】


艾斯达克内心感叹,然后用右手轻触面前的白色石墙,冰蓝色的纹路以他的指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又在边缘处互相连接形成一个圆,八个分支在里面组成雪花的图案,在幽暗的胡同中发出淡淡的光,随后又转瞬即逝,一切又变回原状,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姑且留个记号好了,毕竟是后期副本现在咱也管不着】


刚才所用的正是〔鉴视〕,是〔鉴定〕和〔窥视〕的结合高级魔法,因不同魔法相结合的技术难度太大,以及可以记录所看到的详细内容并且隐蔽性强的原因,这种高级魔法的卷轴在地下拍买会上一度炒上天价,能直接使用这种技术的魔法师也可以说是寥寥无几,大多被投入到各国的军事上


不过艾斯达克是不知道他现在有多浪费了,毕竟他现在连魔法的具体名称都不太知道,仅仅是知道作用和使用原理罢了,无非就是调节周围的魔力素再模拟个只有自己知道的魔法回路,这种事情他可在其他世界学过不少也做过不少,借着巨龙种的魔力量以及魔物的魔法无吟唱,加上自身带有的初始天赋,可谓是轻松的做到了这个世界大部分魔法师这辈子都无法达到的巅峰


为异世的魔法师默哀


他收回手,双手拍了拍白灰,然后又顺便给自己加了个魔力感知干预的buff,避免一下提前发现巨大阴谋然后又被对方发现干掉的炮灰剧情


别问他为什么那么熟练


艾斯达克走进胡同深处,周身浓郁的暗影将他整个人都包了起来,唯有那双竖瞳还闪着冰蓝色的幽光


他揉了揉左眼,能力的使用让他的眼睛感到有些发酸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眼药水啊】


他这么想着,然后从〔系统〕道具的戒指里取出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布料边缘处残破不堪


【系统终于发装备了,虽说破的要死不过聊胜于无吗】


他将斗篷随意的套在身上,下身微蹲,足尖发力,蹬着两边的高墙跃上了房顶,轻巧无声,像只夜猫


漆黑的龙翼再一次暴露在空气中,冰晶的龙角透着寒意,仿佛是在映衬着周围的温度般,在柔和的月光下,那翅膀上的黑色鳞片都覆着一层霜,银灰色的发丝在夜风中舞动,他抬起唇角,轻晃着尾巴,尾翼小幅度的一张一合,如那随着呼吸所出现的白气一般,他仿佛要笑出声来,竖瞳中满是属于巨龙的轻蔑与骄傲


巨龙种的魔法感知干预,与最高级的潜行魔法无异,甚至远超过它,只是大部分巨龙种满足于自身的力量而不屑于隐藏罢了,而他现在,即使不清楚这具身体里的力量,但那份刻在灵魂深处的骄傲,无论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那份骄傲害了他很多次,却也救了他很多次


他展开硕大的龙翼,砖瓦上的灰尘随着气旋升起,艾斯达克仰起头,望向夜空中那轮明亮的圆月,耳边的发丝被微风挽起,在他耳廓外响起风的夜曲,他的眉头舒缓了起来,表情变得柔和,眼中的那份如冰潭一般的幽光也融化成了温柔


“晚上好,米娜桑(各位),晚上好,月亮”


随后他扇动巨翼,融入了这浓浓的夜色之中,他依旧朝着月亮的方向,直到他穿过云层,停止了龙翼的扇动,仰面又无力的坠了下去


【果然无论在哪个世界,你们都是不变的啊】


他伸出了手,像是要抓住些什么,但除了同样冰冷的月光外,他什么也抓不住


失重般的无力感席卷了全身各处


云雾轻抚他的脸,他耳边是极速下坠带来的呼啸般的风,银灰的发丝被吹起,挡住他的眼角,不知是高空的冷空气还是其他的原因,那冰蓝色的竖瞳中闪动着水光,亮晶晶的


他太孤单了,以至于四百多年来陪伴他的只有呼啸的风,延绵的雨,淡薄的云雾,闪耀的雷鸣和永远温柔的月亮


他太孤独了,以至于他信仰的只有和他同样孤独的被信徒遗忘的神明


最后他收回手,再次张开巨大的翅膀,冰晶随着带起的气旋在空中飞舞,他俯视着眼前的这个国家,竖瞳中又再一次饱含着轻佻


“那么,去见一见这个国家的神明大人吧”


艾迪ADE201
Fiero Tivor Ala...

Fiero Tivor Alazoneía 菲耶罗 蒂沃尔 阿拉佐尼亚

儿子,傲慢魔王。以下基本设定

是个自恋的利己主义,把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上的魔渣。

工作是节目主持,其中一个兴趣就是利用工作破坏其他艺人的名誉声望。

常穿着西装,原因除了因为他是个工作狂魔以外,他觉得西装很酷以及酷就代表了他。喜欢珠宝和饰品,特别是金。身上有两个刺青,其中一个是他自己的姓氏(Alazoneía)

以自己恶魔的身份为荣,觉得自己不仅是胜过神,最强最有智慧的存在,容颜还能碾压维纳斯。

尾巴储着被他选中的受(粉)害(丝)者的灵魂,能说话:D

几乎全能...

Fiero Tivor Alazoneía 菲耶罗 蒂沃尔 阿拉佐尼亚

儿子,傲慢魔王。以下基本设定

是个自恋的利己主义,把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上的魔渣。

工作是节目主持,其中一个兴趣就是利用工作破坏其他艺人的名誉声望。

常穿着西装,原因除了因为他是个工作狂魔以外,他觉得西装很酷以及酷就代表了他。喜欢珠宝和饰品,特别是金。身上有两个刺青,其中一个是他自己的姓氏(Alazoneía)

以自己恶魔的身份为荣,觉得自己不仅是胜过神,最强最有智慧的存在,容颜还能碾压维纳斯。

尾巴储着被他选中的受(粉)害(丝)者的灵魂,能说话:D

几乎全能,讨厌狭窄的空间和乘坐任何交通工具。狭隘的空间会让他感到不适(大翅膀是其一原因),他晕交通,如果让他开车就算他不晕他也会把持不住(?)想造成事故的念头x

Alice爱丽丝

画了儿子(医生什么的真帅)(「・ω・)「嘿

画了儿子(医生什么的真帅)(「・ω・)「嘿

千楓

龙设(19)

关于平行世界的分支点,艾斯达克作为拥有四百年老道经验(并不)的[次元的旅行者]当然清楚这种剧情线分岔路口,而且他也从不介意体验一些反其道而行的有趣结果,或者说他对这些找乐子一样的行为乐此不疲


说白了就是生命不止,作死不息


不过如果再给他一次,不,几百次或几千次机会他都绝对会在悉达家好好待一晚,绝对!


日后的艾斯达克如是想到


小男孩的眼睛暗了暗,这倒让艾斯达克说不上来的有些小愧疚,于是他摸了摸男孩漂亮的淡金色头发以示安慰,悉达在他的视线下又抬起头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请你不要立flag好吗!】


艾斯达克内心警铃大作


“当然”


他的嘴角有...

关于平行世界的分支点,艾斯达克作为拥有四百年老道经验(并不)的[次元的旅行者]当然清楚这种剧情线分岔路口,而且他也从不介意体验一些反其道而行的有趣结果,或者说他对这些找乐子一样的行为乐此不疲


说白了就是生命不止,作死不息


不过如果再给他一次,不,几百次或几千次机会他都绝对会在悉达家好好待一晚,绝对!


日后的艾斯达克如是想到


小男孩的眼睛暗了暗,这倒让艾斯达克说不上来的有些小愧疚,于是他摸了摸男孩漂亮的淡金色头发以示安慰,悉达在他的视线下又抬起头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请你不要立flag好吗!】


艾斯达克内心警铃大作


“当然”


他的嘴角有些僵硬,然后收回手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那片被黑夜浸染的麦田里


【主角亲自立的flag啊,我还能活着回来吗。。。。。】


艾斯达克扶额叹了口气,呼出的白雾随着夜风在空气中飘散


事实上谁又不想抱主角大腿呢?艾斯达克这么想到


其实他并未走的太远,他在田野的外围,那些悉达看不到的地方绕了一小圈,借着自身带有的暗影属性近乎完美的融入夜色与阴影之中,最终遁入一个阴暗的小胡同


胡同两边是用白色石料堆积而成的房屋,他用指尖轻抚过一边墙面,沾了一手的劣质粉刷料的白灰,他有些嫌弃的捻了捻,然后像想起什么一样又碰了一下另一边的白墙


手上除了一些正常的浮灰外什么都没有


“是闲的没事重刷了一遍墙,还是为了什么炮灰计划~”


龙人的声音轻佻带着欢愉,像是傲慢的巨龙找到了耀眼的王冠


“嘛~算了,毕竟是主角的故乡,搞点幺蛾子也正常,鉴定”


〔鉴定:

含有少量魔钢成分的魔石粉〕


“我怎么那么不信一个边境小镇刷个墙要扯上魔石和魔钢?”


艾斯达克微眯着明亮的竖瞳,那只带着黑色眼白的左眼在幽暗的阴影中微微发亮,白色的瞳仁不断分化,成了一个六瓣的雪花图案


这是来自〔世界〕的礼物,如果可以的话艾斯达克更喜欢称她为〔系统〕,是每一个〔次元的旅行者〕都会得到的所谓恩赐,礼物的功能各种各样,外在的表现方式也大不相同,有些是刺青,图腾甚至伤疤,有些是出场必带的特殊装饰或者天赋


不过比起所谓[礼物]他还是更喜欢把他称之为[冰魄眼]这得益于他刚成为[次元的旅行者]的那段中二时光


虽说往事不堪回首,不过叫的时间长了也就懒得改了,就像他把[世界]称为[系统]一样


像艾斯达克一样直接表现在眼睛上的数量也不少,〔次元的旅行者〕从来都不止一个


当然,因为这只特殊的眼睛艾斯达克也经历过不少麻烦事,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其中似乎理所当然的包括了歧视,惊恐,利用,特殊商品等等一大系列糟糕剧情,老实说,艾斯达克偶尔还是会感激一下系统的删除记忆机制的


言归正传,他盯着那面墙,像是要看穿什么,然后轻声说了句


“给我继续”


鉴定的页面在他的眼前出现,然后越发详细起来,其中甚至包括了房屋的结构和里层材料


他面前的石墙里是用满满登登的魔钢建的,不是钢筋或夹层一样的东西,而是和正常石墙一样厚的魔钢,这东西他并不陌生,魔钢作为吸收了丰富的魔力量以及良好的韧性一直是魔幻系列世界武器的理想材料,就是产出条件苛刻,导致数量比秘银稀少,拿魔钢造墙,已经不是奢侈的程度了


再里层似乎涂上了魔法妨碍的物质,但靠着艾斯达克自身作为巨龙种的魔力量还是能看清几个人影


白底金纹的长袍以及上面的斩龙图腾,简直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教会装束


【话说这个图标和早上的小姑娘那个一样啊】


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发现墙外的事,那些穿着教服的教会人员正指挥着其他像是流浪汉一般的人将桶里的液体倒进一个像巨大水井一样的入口中


桶里的液体是亚龙的血


得益于[礼物]的加强鉴定,艾斯达克简直觉得已经要闻到里面浓重的血腥味了,虽然他并不讨厌,但还是觉得有那么点点的恶心




池鱼
我在干嘛我应该去复习啊下下周考...

我在干嘛我应该去复习啊下下周考试了我在咕咕咕什么我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政治生物都复习了吗我个呱娃子暑假不想过了吗awsl

我在干嘛我应该去复习啊下下周考试了我在咕咕咕什么我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政治生物都复习了吗我个呱娃子暑假不想过了吗awsl

千楓

关于儿砸
艾斯达克
作为次元的旅行者正在“拯救世界”中
目前这个世界观上是巨龙种的龙人
关于左眼是“世界”的“礼物”
所以的旅行者都会拥有不同的“礼物”
不同的人所持有的功能也会不同
更多的是作为隐藏属性被不断开发

关于儿砸
艾斯达克
作为次元的旅行者正在“拯救世界”中
目前这个世界观上是巨龙种的龙人
关于左眼是“世界”的“礼物”
所以的旅行者都会拥有不同的“礼物”
不同的人所持有的功能也会不同
更多的是作为隐藏属性被不断开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