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儿童

20.6万浏览    17.2万参与
摄影师°少林
聚散总是无常,人生别来无恙

             聚散总是无常,人生别来无恙

             聚散总是无常,人生别来无恙

数果健康
数果健康
七七小菇凉

下雨的清晨,送来一缕阳光。来自佳能专业微单eosR的温柔呈现,也感谢ying的儿子软萌出镜。

下雨的清晨,送来一缕阳光。来自佳能专业微单eosR的温柔呈现,也感谢ying的儿子软萌出镜。

莱芜牙博士口腔

儿童龋齿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儿童牙齿发生龋齿的概率是极大的,正是因为儿童对牙齿没有保护意识,毫不设防,才使得龋齿常常趁虚而入,那么龋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下面就听听莱芜牙博士口腔的专家的详细介绍吧!


龋齿的形成原因  

龋病是含糖食物(特别是蔗糖)进入口腔后,在牙菌斑内经致龋菌的作用,发酵产酸,这些酸(主要是乳酸)从压面结构薄弱的地方侵入,溶解破坏牙的无机物而产生的。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具备以下重要条件:  

①致龋菌;  

②细菌进行代谢活动和形成牙菌斑的物质基础——糖类;  

③细菌在牙面代谢和致病的生态环境——牙菌斑,牙菌斑使细菌...

儿童牙齿发生龋齿的概率是极大的,正是因为儿童对牙齿没有保护意识,毫不设防,才使得龋齿常常趁虚而入,那么龋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下面就听听莱芜牙博士口腔的专家的详细介绍吧!


龋齿的形成原因  

龋病是含糖食物(特别是蔗糖)进入口腔后,在牙菌斑内经致龋菌的作用,发酵产酸,这些酸(主要是乳酸)从压面结构薄弱的地方侵入,溶解破坏牙的无机物而产生的。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具备以下重要条件:  

①致龋菌;  

②细菌进行代谢活动和形成牙菌斑的物质基础——糖类;  

③细菌在牙面代谢和致病的生态环境——牙菌斑,牙菌斑使细菌发酵糖产生的酸能在牙面达到一定的浓度;  

④易感的牙。

龋齿的有效治疗方式

目前针对儿童龋齿的治疗主要是采用窝沟封闭进行有效防治。

一般来说,理想的窝沟封闭应做三次:即在3—4岁时给乳磨牙做一次,在6岁左右给六龄牙做一次,12岁左右给双尖牙和第二恒磨牙做一次。如果您觉得麻烦,至少应做六龄牙的封闭。这样使食物不易残留牙面,孩子也容易刷干净。

大妮

前几日的生日,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齐齐的拍了合影。
舅妈送了好多新裙子,还有梦幻闪瞎眼的披风。
这个生日加上游泳课派对的,吃了三次蛋糕,吃爽了。
祝这个会敏感,很好胜,会努力,也怕辛苦的姑娘,五周岁生日快乐🎈🎉🎊

前几日的生日,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齐齐的拍了合影。
舅妈送了好多新裙子,还有梦幻闪瞎眼的披风。
这个生日加上游泳课派对的,吃了三次蛋糕,吃爽了。
祝这个会敏感,很好胜,会努力,也怕辛苦的姑娘,五周岁生日快乐🎈🎉🎊

PDF_fenxiang

儿童英语 颜色

更多图书杂志需要请加入QQ群:1026364660

手机下载的话,请先点击查看下载说明

下载地址:https://weizhishuwu.pipipan.com/fs/1703962-383375308



更多图书杂志需要请加入QQ群:1026364660

手机下载的话,请先点击查看下载说明

下载地址:https://weizhishuwu.pipipan.com/fs/1703962-383375308


PDF_fenxiang

儿童英语2

更多图书杂志需要请加入QQ群:1026364660

手机下载的话,请先点击查看下载说明

下载地址:

https://weizhishuwu.pipipan.com/fs/1703962-383375248


更多图书杂志需要请加入QQ群:1026364660

手机下载的话,请先点击查看下载说明

下载地址:

https://weizhishuwu.pipipan.com/fs/1703962-383375248

PDF_fenxiang

儿童英语 水果

更多图书杂志需要请加入QQ群:1026364660

手机下载的话,请先点击查看下载说明

下载地址:

https://weizhishuwu.pipipan.com/fs/1703962-383375261


更多图书杂志需要请加入QQ群:1026364660

手机下载的话,请先点击查看下载说明

下载地址:

https://weizhishuwu.pipipan.com/fs/1703962-383375261

盐粒儿 🐯♡🐰

化妆品,成了这一代儿童新的玩具

《看理想》20190311 全文链接


即便你不是某些短视频网站的忠实用户,肯定也或多或少看过一些「小学生化妆」的视频:内容基本是一些懵懂的小学生或是偷用家长的化妆品、或是拿着水彩笔之类的化妆代替品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涂抹,结果通常十分具有喜剧效果。

然而,后来还真出现了一批煞有介事的「小学生美妆博主」,她/他们拥有了更专业的设备和更娴熟的手法,有的时候甚至会让观看视频的成年人自愧不如。


美丽作为一种工业,已经悄然入侵儿童的世界。

每当看到类似的视频,很多人还是会在心里有些疑问:虽然追求美是好的,不过从这么小就开始化妆是不是太早了?孩子们真的需要打扮成这样吗?化妆品真的适合他们吗?...

《看理想》20190311 全文链接


即便你不是某些短视频网站的忠实用户,肯定也或多或少看过一些「小学生化妆」的视频:内容基本是一些懵懂的小学生或是偷用家长的化妆品、或是拿着水彩笔之类的化妆代替品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涂抹,结果通常十分具有喜剧效果。

然而,后来还真出现了一批煞有介事的「小学生美妆博主」,她/他们拥有了更专业的设备和更娴熟的手法,有的时候甚至会让观看视频的成年人自愧不如。


美丽作为一种工业,已经悄然入侵儿童的世界。

每当看到类似的视频,很多人还是会在心里有些疑问:虽然追求美是好的,不过从这么小就开始化妆是不是太早了?孩子们真的需要打扮成这样吗?化妆品真的适合他们吗?

在我们担心小学生化妆还为时过早的时候,在韩国首尔,已经出现了这样一群小女孩——她们在还没走进小学之前,先走进了美容院。


1.

她们甚至还读不懂化妆品包装上的字

“我很喜欢这里,”在韩国首尔一家名为ShuShu & Sassy beauty的儿童美容会所里,一个7岁的小女孩微笑着面对镜头:“化妆让我看起来更漂亮。”

女孩穿着会所提供的粉色浴袍和配套的拖鞋,头上戴着毛茸茸的兔子发带,脸上擦了粉底,还涂了亮晶晶的口红。


ShuShu品牌作为韩国儿童美妆市场的开创者,2013年于首尔开设了第一家儿童美容店,现在在国内已经拥有了19家连锁店。他们的口号是向小朋友们提供「健康无毒」的化妆品,比如水溶性的指甲油或者安全的食品级口红。

在ShuShu & Sassy beauty的会所里,4到10岁的女孩们可以用两三百块人民币的价格来体验一次儿童SPA套餐,内容包括足浴、腿部按摩、面膜护理、化妆和美甲。


“我们公司致力于让女孩们能够和她们的妈妈有更紧密的联系,”ShuShu品牌的经理Grace Kim这样说道:“每个女孩都梦想着能够做和妈妈一样的事,包括护肤和化妆。与其让她们偷偷使用家长充满了化学制品的化妆品,不如给她们提供一种更安全的圆梦方式。”

在今天,韩国化妆品已经走出亚洲,对世界范围内的美妆产品都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同时也成为了韩国最重要的经济产业之一,每年所带来的收入超过了100亿美元。

然而这一切却都成为了附加在韩国年轻女性身上的沉重压力:对外表的高度苛求和集体审美的同质化,让女性们的护肤与化妆成为了约定俗成的「标准礼仪」,大大小小的整容手术也变得越来越普及。

作为全世界美容行业最发达的国家,在韩国19到29岁的年轻女性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自己接受过面部的整形手术,其中以双眼皮手术最为常见;而一个女性如果不进行日常的护肤与化妆更会被认为是失礼的表现。


最终,美丽在韩国成为了一种工业,而这个工业正在把目光投向更加年轻的女孩当一个社会过度重视外表的时候,在这个语境下长大的孩子们往往也会不由自主地追随大人的脚步,把「变美」放进自己对未来的期望之中

首尔街边的儿童化妆品广告牌上,一个穿着小学校服的6岁女孩正在对着镜子涂一只口红。“我正在做妈妈做的事,今天的我是个大人了。”旁边的文字这样写道。


△ 韩国地铁里随处可见的美容广告


与此同时,一个叫做“我想要和妈妈一起化妆”的视频在油管已经拥有了4300万次的点击,同类别下播放量排名靠前的视频还有“我上小学的日常妆容”和“Hello Kitty美妆套盒开箱”。

来自首尔建国大学身体与文化研究所的教授Yoon-Kim Ji-yeong表示:女孩们从小仰慕的动画片或电视剧女主往往都拥有精致的妆容和一身标志性的华丽装扮,而当她们开始模仿这些角色的时候,就会在心里认为女性的成功应该是和美丽息息相关的

几十年来,整个社会对于年轻女性外貌的苛求一直是西方学界的重要议题,而到了如今的韩国,这个社会议题所面对的人群似乎变得过于年轻了——她们甚至还读不懂自己所使用的那些化妆品包装上的字。


曾经,年轻女性对美丽的追求被物化成为韩国飞速发展的化妆品经济。而当化妆品产业在成年女性方向的市场已经接近饱和,他们把目光从转向了更为年轻的用户,开始煽动她们对外表的不安

于是,化妆及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已经成为这一代儿童新的玩具文化,家长为此付出的真金白银则成为了化妆品产业的“蓝海”。


2.

在黑夜中疯长的儿童化妆品

关于如今儿童化妆品的流行,令人感到害怕的一点是:很多儿童已经成为了这种文化的产出和传播者。

在youtube上,儿童化妆品相关的视频已经多到成为了一个单独的品类。

比如一个韩国学龄前小女孩和她的爸爸一起进行儿童口红试色的视频已经收获了超过5000万的点击,她的其他化妆品开箱视频也都获得了惊人的播放量。


此外,一个以小女孩Lime为主要拍摄对象的youtube频道Lime Tube已经拥有了将近200万的粉丝,这个频道所发布的视频里,很大一部分都与儿童美妆有关。


尽管大部分儿童美妆视频都会受到成年观众的质疑或者攻击,甚至有时激烈到油管主不得不关掉评论区,但是这些视频的播放量依然在疯长,仿佛有另外一群观众始终在沉默中静静观看

不可否认,youtube上的确存在着数量庞大的儿童观众群体——2018年获得YouTube收入第一名的年仅七岁的玩具开箱博主Ryan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他们的世界又和成年人的并不相通,成年人们只能偶然间充满惊讶地窥到一些蛛丝马迹。


△ Ryan与他的玩具开箱视频


YouTube上的美妆博主们曾经流行过一个挑战:只能用儿童化妆品来为自己画一个全脸妆。很多知名的YouTuber都参与了这个挑战,结果大同小异,无非是吐槽化妆品不上色、没有用、完全是给小孩子玩的东西。

博主Laura Lee打算去家附近的青少年化妆品商店CLAIRES购置一些「参赛用品」的时候,她被自己所见的场景惊呆了:CLAIRES货架上陈列的各类化妆品多到令人眼花缭乱,几乎每一个大人世界里的美妆单品都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儿童版的对应。


“儿童化妆品是什么时候发展成这样的?”她在视频里惊呼,这想必也是很多成年人看到此情此景想要说的话:“孩子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化妆品吗?”

的确,也曾有人对儿童化妆品的现状提出过不满:比如著名化妆师Seo Ga-ram就明确表示过她拒绝给化妆品公司所雇佣的儿童模特化妆: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的化妆品套盒取代了玩具小熊,成为了孩子们的新玩具。”她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这样写道:“请不要再为照片里那些画着眼线、涂着红唇、卷好头发的小女孩们点赞了,她们不该成为我们消费的对象。”

然而这个趋势并不会因为个别大人们的个人意志而停止。

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曾经在2016年对288名正在首尔读小学的女生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有42%的女生表示她们有化妆的习惯。毫无疑问的是,三年之后的今天,这个数据还在攀升。


已经有家长对这个现象表示了担忧:“我害怕这会让孩子们过早地进入自己的性别角色,我6岁的女儿已经开始主动要求我给她买某样化妆品了,而我在她这个年龄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明确的性别意识,我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


3.

逐渐消失的儿童

所以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会对「孩子和成年人越来越相似」这件事感到恐慌?又为什么会对「不再天然的孩子们」感到悲哀?

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曾在他的著作《童年的消逝》里面分析过这个问题。《童年的消逝》成书出版于1982年,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30多年,然而作者在书中的大胆预见,如今正在被各种社会现实所一一印证。

尼尔·波兹曼在书里说,「童年」其实是一个人造的概念。

在文字出现之前,儿童和成人都是依靠口口相传来获取知识,当时虽然也有儿童,但童年的概念并不存在。

在没有文字的世界里,儿童和成人之间就没有必要明确区分,因为不存在什么秘密,文字不需要提供训练就能被人理解。


而童年这个概念是因为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与书籍的普及被人们发明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印刷术创造了童年。

随着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原先把持在少数人手中的知识秘密流传到平民百姓之中。这时,字能力成为区分成人和儿童的重要标志。


成人因为有识字能力而能够获取各种知识;儿童却需要通过学校教育学会文字、语法,进入印刷排版的世界,并在成人认为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形式获取知识。

包括暴力、犯罪、性、疾病、死亡等在内的不适宜儿童了解的信息被隐藏在印刷体中,儿童被尽量隔离在这个秘密世界之外,童年需要回避成人的秘密。

儿童需要保护、养育、接受教育,并逐步知晓这些信息,等到他们在思维、观念和意识上逐渐成熟,才得以跨入“成人世界”。


而后来有了电视的出现,让大众媒体利用通俗易懂的图像世界与全新的传播模式,向儿童一览无余地呈现原本只属于成人的复杂世界


这个时候的信息变得无法控制,家庭和学校失去了作为儿童成长管教者的地位,因为理解电视的形式不需要任何训练;除此之外,电视还不能有效地分离观众。电视正在不断侵蚀童年和成年的分界线

到了现在,越来越多人为设置给儿童的障碍被便利的网络时代所打破,他们能够看到和成年人一样的电视剧,了解和成年人一样的新闻讯息,甚至各种儿童穿着、用品、游戏也在有意无意地向成人世界所靠拢

于是很多儿童开始在很小的年纪就学会了一些成人世界的法则,学会用一些成人的方式表达自己。成人世界的种种规则是否正在“入侵”本该处于童年的儿童,让他们告别了自己的童年呢? 

孩子们往往还没来得及提问,就已经被成人世界给予了全部的答案。



参考来源:

Lipstick in kindergarten? South Korea’s K-beauty industry now targets those barely able to read | The Washington Post

라임의 키즈 뷰티 스파 슈슈앤쎄씨 네일아트 풋스파 체험했어요! 어린이 화장품 장난감 놀이 LimeTube & Toy 라임튜브 | YouTube

Boram Lip Stick Candy Make-up Challenge | YouTube

FULL FACE OF CLAIRES MAKEUP _ KID MAKEUP | YouTube

《童年的消逝》[美]尼尔·波兹曼

盐粒儿 🐯♡🐰

数字时代的中国儿童,被迫早熟的一代

《看理想》20190409 原文链接

前段时间京东发布了一则针对00后、“自认为”十分扎心的数码产品广告,“活灵活现”地运用了当下一些印象标签:

我是赵青铜,生于2000年,我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从贵州的山路来到中路,稻草人在等我;

我是刘键盘,生于2000年,我所有的成就感,都来自网络;

我是张咸鱼,生于2000年,我很努力,但我承认成绩带来的满足感远不如花钱买个爆款耳机;

……

我很清楚,一旦走出校园,我微薄的工资,很有可能来自那些我在网上骂过的人,请原谅我的虚荣,我无法超越鄙视链,我一辈子的真实动力,就是沿着鄙视链向上爬。2019年……我已准备好,直面真实的人...

《看理想》20190409 原文链接

前段时间京东发布了一则针对00后、“自认为”十分扎心的数码产品广告,“活灵活现”地运用了当下一些印象标签:

我是赵青铜,生于2000年,我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从贵州的山路来到中路,稻草人在等我;

我是刘键盘,生于2000年,我所有的成就感,都来自网络;

我是张咸鱼,生于2000年,我很努力,但我承认成绩带来的满足感远不如花钱买个爆款耳机;

……

我很清楚,一旦走出校园,我微薄的工资,很有可能来自那些我在网上骂过的人,请原谅我的虚荣,我无法超越鄙视链,我一辈子的真实动力,就是沿着鄙视链向上爬。2019年……我已准备好,直面真实的人生。18岁以后,生活无需粉饰,该走的弯路,一条都不能少。


这则为了“迎合00后而迎合”的广告,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典型的、反映当下代际变迁过程的案例,因为它证明了两个事实,第一个事实是:消费经济正在瞄准下一个新目标——00后~10后群体。

第二个事实则是:它实际上体现了当下许多人对00后群体一种扭曲的标签式误读——生活有弯路,所以你可以做一个"青铜"、“键盘”、“咸鱼”;无法超越鄙视链,所以你可以主动迎合鄙视链18岁成人,所以你可以有做这一切的自由……好像这就是所谓的“直面人生”

虽然这则广告已经被下架了,但问题并没有解决——假如连一个拥有专业团队的互联网平台自己都分不清观念的是非对错,以为这是“用陪伴者的角度,去贴近新一代消费者00后”,那么更何况接收这类信息的众多青少年和儿童呢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00/10后已经逐渐进入到大众观察的视野之中,相比于前一代刚刚迈入“社交时代”,00/10后已经成为真正在数字全包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第一代,而这个过程中,他们势必将经历比前一代更加残酷和复杂的成长环境



01.

00/10后,第一批“数字童年”

多亏了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技术,今天一个年轻人的大脑所接收的信息,已经可以远超从前一个80岁老人生平所经历的全部信息,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而今天接触互联网的年龄,还在不断幼龄化。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数字时代的儿童》指出,全世界上网人口中,18岁以下的青少年和儿童占据了三分之一

以中国为例,另一份Wavemaker于今年2月发布的《数字时代的中国孩童白皮书》显示,中国当下6-15岁的孩童,多达1.6亿,他们开始使用电脑的平均年龄为7.8岁,开始使用智能手机的平均年龄为7.3岁,大部分在9岁以前都已接触各种设备、电子游戏、社交媒体。可以说,这1.6亿人口,是中国第一批拥有“数字童年”的群体。

这当然是技术不断革新的结果,但还有一部分原因,要归结到身为父母的80/90后身上。

首先,许多年轻的父母一开始把手机递给孩子的理由是——最简单有效阻止小孩子哭闹的方式


近年来手机、iPad已跻身最受欢迎玩具行列, 相比看漫画书、电视机动画片长大的父母一代,今天的儿童娱乐是量大、类多的网络视频,从动画片到不作限制划分的电视剧、电影、短视频、直播、综艺。

再回看80/90后上学时最“数字化”的教育,大概就是所谓人机交互的“多媒体教学”了,其实不过是用上了计算机和屏幕投影而已,但今天,数字化教育的最典型代表,是一款面向国内所有上网用户的学习强国app。

大环境如此,晋身为父母的80/90后,当然也比自己的父辈更善于利用数字技术辅助教育——无论是幼儿的睡前故事,还是儿童期的启蒙教育与益智游戏,又或者初高中的知识辅助,你永远能够在应用商店里找到一款适合的app。


图 | WAVEMAKER-数字时代的中国孩童白皮书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也正在不断深入儿童之间的友谊交流,家长与老师之间的沟通联系,学校与社会之间分享与协作。


那么相比童年的我们,受到如此优待的数字时代儿童们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不妨再看看今天正在迸发前所未有的巨大消费潜能的儿童市场。

多亏了全面发展的现代科学育儿观,从兴趣班到亲子旅游,从高品质乳制品、儿童牙膏等高标准的生活所需,到提升孩子颜值和气质的新兴儿童化妆品,各方面都希望达标的80/90后父母总是非常舍得付出。(点击参考:化妆品,成了这一代儿童的新玩具

另一个更隐秘的原因是,数字时代下的儿童逐渐拥有一定的财务能力——

因为更多的零花钱和压岁钱,也因为更便利的网购服务,他们比以往有更多的财务自由

他们在饮食、学习用品、书籍、服装、娱乐消费上有更多的消费自主权,也更早具有品牌意识,比如从小就认识很多品牌,有自己喜欢的运动鞋品牌、喜欢的零食品牌;

他们也更早形成消费观念,许多父母会在购物时询问孩子的意见,鼓励他们参与购物决策,有意培养他们的独立和主见;许多儿童自己也已经开始注重形象,敢于接触不同领域,也能感知旅游、留学等对自己的价值与利好……


综合这种种迹象,如此信息多元化、教育多元化的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是,儿童正被培养成心智早熟、被更早释放许多权利的个体,“小大人”,然而也因此,一种新型亲子矛盾已经出现



02.

社交一代的父母,主动成为孩子的吆喝者


初为人父人母的80/90后,是过渡到社交媒体的第一代,也是网络安全意识、网络隐私概念初起步的一代,这个背景下,一方面,其实父母自己对网络也没有太多防范意识;另一方面,孩子似乎成了父母在社交网络上的一种“社交货币”,也就是用来“购买”社会认同感与他人联系感的“谈资”。

你可能第一反应是——“晒娃狂魔”。


图仅供参考 | 《摩登家庭》


美国有一份早在2010年的调查,当年就发现2岁孩童中,在网上留有痕迹的比例已经超过90%,甚至出生之前的胚胎宝宝,也有不少已经在网上留下了模糊的B超照。

虽然大多数父母是抱着和家人朋友分享的美意,但难免会有一部分父母,他们将孩子与抚养孩子这件事发布在社交网络上,更多是带着娱乐、收获点赞评论的心态,而另外还有一部分父母仅仅只是跟风——当身边的人都在这么做时,你也不大会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题。

这类心态既成为普遍,父母允许甚至鼓励儿童开设账号、自我塑造成萌娃网红等,也就不足为奇了。


倒不是说这些行为是错的,只不过在按下发送的那一刻,有多少父母真的会考虑孩子的想法?培养早熟独立个体的父母,此时又是否真的视孩子为同等的独立个体?

《华盛顿邮报》上一位长期写家庭亲子话题的作者,在一篇文章中描述道,圣诞节期间第一次收到笔记本电脑的女儿,在搜索母亲的名字时发现自己的所有成长经历和照片都被母亲写进文章并上传到网上,她因此很愤怒地冲进母亲房里,将新电脑摔向了母亲。

《The Atlantic》杂志网站上也有一篇文章,探讨“青少年用谷歌查找自己”这一行为现象,其中确实有一些十几岁的孩子,还未拥有自己的社交账号,却发现可以通过谷歌搜索到自己的大量信息,加之如今设立社交账户的学校也不在少数,一个孩子甚至可能在网上找到一篇自己三年级时在课堂上提交的署名小作文。

事实上,儿童成长到四岁时,就已经具有自我意识、逻辑能力,已经试着开始建立友谊、与他人进行比较,所以当儿童看到网络上的自己时,他们当然也会有具体的意识和情绪——

会有一部分孩子感到不安,因为他们被完全公开,他们会产生和成人一样的种种担忧;会有一部分可能并不那么抵触,但会感到不满,比如这不是他们喜欢的照片、这不是他们想让人知道的事情;还有一部分可能会认为很酷,会希望自己在网上有一个更立体的人格和形象,会就此与朋友互相展示、交流……

不管哪种反应,都足以表明,孩子确实应该被视作同样具有知情权和隐私权的个体,更何况今天他们也确实已经对这些权利有了更早的认知。


第二个更重要的问题是,父母正成为儿童数据滥用的一大源头,而儿童数据滥用,正是儿童网络安全隐患的根源问题之一

比如从父母分享孩子的的社交状态中,获知孩子年龄、姓名、学校等信息并不难,下载、加工照片,再被网络滥用,也很容易。

数字时代儿童性犯罪的作案难度已降低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犯罪分子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接触潜在受害者……“此类犯罪的规模令人震惊,”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于尔根·施托克(Jürgen Stock)表示,“更糟糕的是,只要点击一下按键,这些图像就会通过网络分享到全球,并永远存在。每当这些图像或视频被分享、被浏览,涉及到的儿童就会受到二次伤害。”

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7年世界儿童状况:数字时代的儿童》 


父母通常担心孩子学坏,监督孩子的择友范围,嘱咐孩子不与陌生人说话,但作为保护者的父母,在网络上却很可能主动转换成了信息散布者,就好像公开吆喝自己的孩子,即使本意并非如此。

也许有人以为设置了隐私限制就可以隔绝掉许多危险,可是对于无孔不入的网络来说,真的要保证绝对安全,恐怕还需要再对这位“可看的朋友”进行隐私设置,谁能保证ta的锁屏密码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呢?



03.

儿童,最需要保护的隐形用户

这是否就意味着,就此禁止网络上的一切儿童信息?

当然不是。交流育儿经验确实可以帮助许多手足无措的新手父母,倘若没有网络,前段时间的学校食堂事件可能也不会很快引起舆论关注,许多偏远落后地区的儿童可能更难接触外界信息、得到外界及时的援助,而且心理学家还会建议,让儿童面对适度的风险,有助于他们提高适应能力和逆抗力。

那么我们能怎么做?最直接的第一个办法便是父母与子女约法三章

一个可借鉴的案例是,一对很爱玩twitter的父母,每次发布孩子相关信息时都会带上一个固定话题tag,孩子就可以通过搜查这个话题tag来监督自己的爸爸妈妈有没有发布什么让自己难为情的东西,同时孩子有一票否决权。


另外,尽管数据告诉我们儿童上网比例极高,但他们其实是极难被侦测到的一批隐形用户,因为大部分儿童使用的电子设备与账号,其主体是父母而不是自己。

而且随着手机的不断轻量化与功能强大化,一种覆盖全球的“卧室文化”正在显现,这也意味着,儿童上网也正在变得更私密、更简单、更缺乏监督

这就涉及到第二个层面:父母与学校应当给予未成年人相关的网络安全教育;网络也应该有儿童保护机制,比如涉及到网络欺凌、儿童隐私时,平台会有相应的风险监控,并跳出警示信息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层,是相应的社会意识和健全的法律法规。2015年欧洲就出台了一则法律,叫做“遗忘权”(rights to be forgotten,即个人可以申请清除搜索引擎下的个人信息。又比如在法国,极为严格的隐私法律,甚至允许孩子将未经同意发布个人隐私信息的父母告上法庭。

然而即使有了法律,我们对于法律又需要额外谨慎,举一个例子:

未成年人相关的法律中,最典型的做法就是限制年龄,因为一般认为年长的孩子更具有辨识力等能力,但这种规定也就预示着——会有儿童在网络上谎报年龄(已经很普遍);会成为潜在儿童引诱者的借口,因为他们可以声称,通过某社交网站接触的对象已满法定年龄。

其实又何止是保护儿童上网安全,对成年人的上网安全,也都很难有一个万全之策,我们能做的,借用UNICEF报告中的一句话,是更应该关注“他们上网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而不是严格限制他们应该在屏幕前花多少时间。



04.

《疑犯追踪》式的时代,与更沉重的“历史包袱”

完成上述讨论,我们再来看最后一个问题:

数字时代下,比保护儿童实际的人身安全更难的是,如何保护他/她不受到非物理层面的危害;

数字时代下,一个儿童或许心智早熟,但他/她将来是否能够晚成,也未可言。

最显而易见的是,丰富的信息和便捷的渠道也意味着,儿童更容易暴露在不健康、不适宜的内容面前,这其中包括色情、暴力、仇恨言论、种族歧视等等。

再深远一步,虽然强大的数字技术的确给了儿童更多元的信息环境,却未必给了他们更多元化的“审美”环境。

特别是当内容生产平台不可避免地使用内容推荐系统、开始揣测用户想看什么时,正如我们在之前的文章《我们的悲欢不相通,我们的趣味也不再相通》中所述,一个信息“回声室”将不可避免地产生——

我看到的观点,皆是自己观点的回声,并认为整个世界就是这样,其结果就是:一方面,信息来源愈发闭塞;另一方面,则是鄙视链的出现。

或许如今的青少年和儿童已具有更多维的思辨能力,但他们仍然是还未形成足够理性成熟判断力的群体、仍然是比较容易被引导的群体当他们开始接触带有观念和价值判断的信息时,难免会有一部分信息,或者直接影响他们的行为举止,或者逃过时间和记忆的过滤,对未来的价值观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京东00后广告的出现,就是这样一个值得我们警惕的现象。

此外,还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今天我们所身处的,已然是一个《疑犯追踪》式的数字时代——每天,每时每刻,你都正在被记录。


一位伦敦前市长就表示:“只要走在伦敦大街上,你就是个电影明星,对着你拍摄的摄像头数量超乎你的想象。”因为根据统计,伦敦有超过100万个闭路摄像头在随时拍摄。

回溯一下身边每天所经之处,街头摄像、地铁广告、商场投屏、家用电脑,到处都是“黑镜”,到处都在接收信息、输出信息。

我们既做不到把控孩子会接触哪些信息、遗忘哪些信息、会对哪些信息留下印象,更无法把握他们自己会在网络上留下什么信息,这些信息又会被加工成什么信息,会在哪一天突然产生什么样的效应……

更简单地说,这一代儿童已经背上了比我们更沉重的“历史包袱”:

今天,我们生活中受到的监视比几十年前的好莱坞明星或者国家元首还要严格得多。以往揭开富人和名人的生活秘密还需要一批经验老到的调查记者或狗仔队,而在今天,我们对什么人说了些什么、我们有什么观点等等内容却都能轻而易举地受到细致的监视并被分享。

今天的儿童和青少年所肩负的“历史包袱” 常常超出我们这些成年人的想象。虽然我们大多数人能够摆脱早年生活、爱情、工作、思想、行为、评论和所犯错误所遗留的影响,但今天的孩子们身处的情况却截然不同。一条愚蠢的评论可能会导致长达数十年的蔑视和网络欺凌。某个愚蠢的行为可能在几十年后,还被当局、选民或雇主详细审查。

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7年世界儿童状况:数字时代的儿童》 


如此看来,除却父母的有心栽培,数字大环境似乎也向儿童提出了“心智更早成熟”的沉重要求,他们终将更早地为自己的言行,乃至网上的一句玩笑话负责。



参考信息:

《2017年世界儿童状况:数字时代的儿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数字时代的中国孩童白皮书》| Wavemaker

When Kids Realize Their Whole Life Is Already Online | theatlantic.comThe Perils of 'Sharenting' | theatlantic.comMy daughter asked me to stop writing about motherhood. Here’s why I can’t do that. | washingtonpost.com

头图来源:

©️ Léonard Rodriguez (https://picgra.com/user/leonardrodriguezweb/448104151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